【潇湘溪苑】【原创】小债主(繁星,纯甜,无虐)

谁说我只能虐心?


谁说我偶尔逗比,两极分化?


我今儿个起就给你们来一个小甜文,从头甜到尾的~






楼主 爱秀的琪琪  发布于 2015-05-05 17:51:00 +0800 CST  
什么?老妈你给我再明确点儿说!抵债是怎么个意思?!




【第一章 不靠谱的爹妈】


“儿子啊,这你也都知道了,你爸他自打公司财务出问题之后,就收拾行李跑了,剩下咱们娘儿俩。”张妈妈一脸苦大仇深的讲着自己的痛苦。


“前一段时间不是已经有点儿好转了吗?”张艺兴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很希望妈妈告诉自己刚才说的话就是开个玩笑。


“那只是表面现象罢了,其实早就无法挽回了。就前几天向人家吴氏集团借的那100万,也打水漂了.....”


“那您也不能就这么拿我抵债啊?!”张艺兴汗颜“我是您的亲生儿子没错吧?”


“那人家吴氏集团财大气粗的,也不会亏待你,你这么继续跟着我,能不能填饱肚子都是个问题......何况我还得满世界去找你爸去呐,带着你太麻烦。”


直接说嫌我累赘算了,做那么多铺垫干嘛......


“你妈我跟你爸爸不一样,我是个讲诚信的人,借钱怎么能不还呢?你说你也不舍得你妈妈我背着100万的债满世界跑吧?”


“我竟然值那么多钱?”这吴氏集团的人都缺心眼吧?!


“不是啊,你去人家家里之后还得工作呐!简单一句话,就跟个女仆差不多吧,唯一的不同点就是——你是个男的。”


张艺兴瞬间惊得说不出话。


趁着他凌乱在风中的空档,张妈妈就拖着巨大的行李箱逃离了张宅,临走来了一句“儿子啊,再有两个小时就要来人接你了,抓紧时间收拾收拾自己啊!要是能把吴大少爷搞到手,你以后就幸福咯!”


咣——门再次关上。


张艺兴终于从发愣中缓了过来,仰天长叹“哪有这样的爹妈啊?!”

楼主 爱秀的琪琪  发布于 2015-05-05 17:53:00 +0800 CST  
从车上走下来的张艺兴,很伤感——


作为一个男人,成了一个女佣;作为一个儿子,被拿去抵债。


老天啊,是不是我今天早上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啊?


这时候,类似于老管家的一个大叔走了过来,向张艺兴绅士的鞠了一个躬。


出于良好的家教,张艺兴回敬了一个90度的鞠躬。要不是年龄差距太大,跟“夫妻对拜”还真没有太大的差别。


“少爷他会在傍晚的时候才会回来。先跟我去你的房间吧。”


看来这里的人应该都知道我被卖过来的消息了......


张艺兴红着一张老脸,随着老管家走到了二楼最右的房间。


“少爷他叫我林叔,你也可以这样叫我。以后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说话的人身着纯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背心、黑色的领结、黑色的燕尾服,一只手背在身后,看起来对张艺兴毕恭毕敬。


“恩、好,谢谢林叔叔......”这什么情况?我不是来做苦工的吗?干嘛对我这么客气?


说话间,林叔已经退出了房间。


到现在,张艺兴才开始仔细的看了下自己以后要生活的环境——


整个房间出奇的整洁,很容易看出是特意整理的,装修风格很有英式的基调,整体呈鹅黄色,柔和而温馨。该有的设施一个也不少,甚至窗边都有架三角钢琴。


于是,我们的张艺兴小朋友开启了JPG模式,他站在床边紧紧地盯着钢琴的某一个键子,开始了冥想。


这一天之内,需要消化的事情太多,我需要40分钟梳理一下。


所以,在吴亦凡走进房间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么一个场景——


一个穿着纯白色运动服套装的小鬼,呆呆的站在床边,半睁着双眼,似乎随时都要有口水流下来。


老妈,说好的呆萌小白兔呢?说好的惊喜呢?我怎么就看见一个小呆瓜......

楼主 爱秀的琪琪  发布于 2015-05-05 19:14:00 +0800 CST  
“咳咳……”这种无视让吴亦凡觉得很尴尬,于是他出声提醒张艺兴,房间里又多了个人。

终于,某小孩儿有了点儿反应,不过反应却有点儿过大了:

他在转过头看见吴亦凡之后,立马双臂收紧,连着鞠了3个躬,同时嘴里碎碎的念着“不怪我不怪我,是那个林叔叔把我带到这个房间的,我没有乱跑,不是故意跑到您的房间里来的!”

好吧,这是张艺兴思考了47分钟得出的结论——刚才那个大叔搞错了,把我送到这个大高个儿的房间里来了,我本该就是住在类似仓库啊什么的地方才对。

吴亦凡一脸黑线(°ー°〃)糟了,这孩子脑子也不正常!

关键时刻,还是吴妈妈挺身而出。

“儿子,怎么样?满意不?”虽然已经将近50岁,可是保养的太好,又有一点童颜,压根儿看不出来。

“一般般,给个中评吧。”吴亦凡发誓,他这句话没走心,就是个敷衍的外交辞令罢了。

“谁问你了?!我是问我们兴兴呐!”说罢还很配合的给了吴大少爷个白眼。

“啊?!”这回轮到张艺兴吃惊了,难道这家人对仆人都称作“儿子”的吗?

“房间布置的满不满意啊?这可都是我一样一样的去亲自挑的呐!听你妈妈说你喜欢音乐,我还顺便挑了个钢琴,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吴妈妈星星眼,似乎就等着张艺兴给她个夸奖。

“那个、阿、阿姨啊,我不是过来做粗活的吗?”

“你看我们家哪有什么粗活给你做啊!”她拉起张艺兴的手坐在床边“你最大的任务,就是卖萌给我们娘俩看就够了~”

“蛤?”这回两个人全都傻眼,互相转过头,对视上了。

我不会卖萌,怎么办?

甭理她,更年期。

短暂的眼神交流过后,两个人都对对方产生了淡淡的同情——

这个大高个儿,和这样的妈妈生活在一起,没变成精神病还真是有毅力呐!

这小鬼,以后被老巫婆折磨成精神病怎么办?看来得多看着他点儿。

“宝贝儿,以后叫我琪姨就成,。从今天起这儿就是你的家,我把我的宝贝儿子交给你了啊!”说完还伸手顺了顺张艺兴头上的呆毛。

转过脸来,刚一对上吴亦凡,就开启鬼畜模式“敢欺负我家兴兴,你就等死吧。”说罢威胁的一瞪眼。

吴大少爷习惯了这样的阵仗,一偏头吹吹口哨,假装没看到。

“好了,我去楼下看看晚餐有没有做好,你们俩先沟通沟通感情啊~”说完话,就一溜烟的跑了。

张艺兴惊魂未定,还呆呆的愣在原地。

楼主 爱秀的琪琪  发布于 2015-05-06 16:04:00 +0800 CST  
吴亦凡好心的走过去,坐在他旁边轻轻拍拍他的肩膀“别看她这个德行,品质不坏的,以后我也会好好待你,放心的在这儿住下去吧。”

躲在门口偷听的吴妈妈气不打一处来——哪有说自己妈妈“这个德行”的……

张艺兴终于了解了前因后果,放松了心情,冲着吴亦凡笑了。

第一次看见对方的酒窝,吴大少爷一愣,果然好看。老妈眼光还算不错。

而蹲在门口偷看的某个老女人,已经冲到洗手间去处理自己的鼻血去了。



——第一章 end——————

下章开始本文的首拍~希望大家不要介意本人小小的客串哦~

楼主 爱秀的琪琪  发布于 2015-05-06 16:06:00 +0800 CST  
【第二章 不许再鞠躬!】


第一个晚上,吴亦凡张艺兴两个人全都没有睡好。


张艺兴是出于对新环境的无法适应,而吴亦凡却是因为满满的期待,激动地睡不着。


来了这家伙,以后日子会变得有趣多了吧。


可是却在第二天一大早,惊掉了下巴。


刚一睁眼,就看到小小的身影在自己房间里左冲右撞、手忙脚乱——还有,围裙就罢了,张艺兴你头上戴的那个方巾是从哪儿偷来的?!


看到吴亦凡已经睁开双眼,张艺兴迅速丢掉了自己手里的拖布,深深地鞠了一个躬“少爷早上好。睡得好吗?”


你弄出这么大声响,睡得好才怪......


看对方没有要回话的意思,张艺兴自顾自接着说下去“洗澡水我已经放好了,早餐我还不太会做,一会儿我会去找林叔叔学学看的,还有那个领带什么的...”


“谁让你做这些事情的?”吴亦凡一挑眉,阻止了他继续絮絮叨叨。


“我不可以白白住在这里的,而且我妈妈还有欠你们很多钱......”


“学校呢?不准备去了?”


“反正成绩也不好,我还是安安心心努力工作吧。”


吴亦凡气结,也不好在刚认识的小鬼面前发作,深深叹了一口气,就踏着拖鞋进去洗澡了。


等出来的时候房间里的小鬼已经不在了。吴大少爷面无表情的换衣服,想起小鬼刚才唯唯诺诺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下楼到了餐厅,看见张艺兴怯怯的站在妈妈身后,头上还是戴着那条挫(萌)爆(翻)了的头巾,眉头皱的更深了。


吴妈妈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儿子,你可算下来了。快快快,让兴兴坐下吃饭吧!”


“他喜欢站着就让他继续站着好了。”吴亦凡淡定的坐下开始切面包。


余光瞟到小鬼好像咬住了下嘴唇,心情更不好了。


于是没吃几口就重重的把刀叉放回桌子上“饱了,上班去了。”站起身来就想离开座位。


“你给我坐好!今天你休息,不用去上班了,在家陪兴兴。”吴妈妈王八之气全开。


“妈,我可是总经理!”这么草率真的好吗...


“你妈我还是董事长呐!我命令你今天休假。”转过头又开启“小葵花妈妈”模式,一脸的慈眉善目“今天亦凡他陪你,开心一点哦~”随后,转身上楼拿好文件就回公司了。


艺兴看见吴亦凡气呼呼的坐在座位上,讨好的端起桌上的牛奶“早上喝点儿牛奶一天心情都会好的。”


而吴亦凡却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转身上楼了,留下他呆愣在原地。


他怎么可以这样?


昨天还好好的,他怎么可以——就因为我不会做早餐就这样嫌弃我了?!


我们的张艺兴小朋友又一次曲解了吴亦凡的意思。


所以,早餐时间之后,他立刻黏到了林叔的身旁,吵着要学会怎么煮早餐粥。


---------------------------------------------------------------------
吴亦凡在房间里心不在焉的看着文件,心里却淡淡的升起一股愧疚感。刚才转身离开的时候张艺兴的表情让他印象太深刻。


“诶......慢慢来吧。”我们吴大少爷还是准备去向小鬼陪个不是。


下楼走到厨房,看到张艺兴围在林叔身后,虽然什么都做不好,却还是努力的想要帮上忙。


吴大少爷无奈的靠在门上,满脸都是笑意的继续看着——呆呆的还蛮可爱的。


突然一声脆响,张艺兴把手里的瓷碗摔碎在地上了,而他想都没想伸手就去捡地上的碎片。


吴亦凡亲眼看见了这一切,特别凶的喊了一句“给我放手!”


张艺兴被吓了一跳,手一抖,反而被碎片划破了手,血流了出来。抬起头看见面前的吴亦凡,立马又开始了频率极快的鞠躬“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会赔偿的!”


吴亦凡再也忍不下去了“林叔把医药箱送到我房间来。”他冲过去扯住张艺兴受伤那只手的手腕,避免了触碰到伤口,霸道却温柔的把他扯回了楼上自己的房间。


张艺兴呆呆的坐到床上,不敢去看吴亦凡的眼睛。没一会儿的功夫,林叔把医药箱送上来了。


“一会儿不管有什么声音都不要进来,出去把门关上吧。”

楼主 爱秀的琪琪  发布于 2015-05-07 19:01:00 +0800 CST  
“手伸出来。”吴亦凡黑着一张脸。吓得张艺兴不敢造次,乖乖的把受伤的那只手举到对方的面前。


吴亦凡从医药箱里取出了棉签和消毒水。先仔细观察了一下伤口里有没有残留的碎片。确定了没有之后,开始轻轻地在伤口上涂抹双氧水。


“嘶——”尖锐的剧痛让张艺兴倒吸一口凉气,小手本能的往回缩。


吴亦凡淡淡的抬起头,无表情的盯着张艺兴的眼睛。面前的小鬼立刻就不敢再乱动了,只是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


消毒过后,吴大少爷笨手笨脚的缠上了好厚的纱布,确认了不会感染,才做罢休。


“现在,那个手,伸出来。”


“啊?”什么情况?


“快点。”吴亦凡的眉头皱起来了,很容易看得出来已经很不耐烦了。


张艺兴小朋友只好颤颤巍巍的把另外一只手从背后抽出来,送到了对方的面前。


“手心朝上,胳膊给我伸直!”突然变凶的语气,让房间内的气氛瞬间降到0度以下。


尽管快要被吓哭了,张艺兴还是努力做到了吴亦凡的要求,把受伤的小手背到后面,另一只手直直的伸平。


看见对方乖乖听话,吴亦凡满意的转过身,打开门去找林叔了。


被独自留在房间里的张艺兴也不敢轻举妄动,手平平的举着一动不动。


一会儿的功夫,吴亦凡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鸡毛掸子。


看见了对方手里的凶器,张艺兴彻底傻眼了,嘴巴张的大大的,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注视着面前的大高个儿。


“少给我装可怜,没用。”对方很明显不吃这一套。


“你有没有常识?碎片就直接用手捡起来是吗?”吴亦凡托住张艺兴的手背,固定住之后,把鸡毛掸子细的那端抵在他的手心。


随后,“啪——”一下,用力的甩在了小孩儿的手心上,表层的嫩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蹿红,接着肿了起来。


在痛呼要喊出来的前一瞬间,张艺兴迅速的咬紧了自己的下唇,只剩下了低声的呜咽。


很不幸,这个动作被吴亦凡完完整整的看见了。


真有出息!变着法儿的伤害自己是吧?!


所以他没有给小孩儿喘息的时间,第二下又迅速抽了下来——


“啪——”两条伤痕重叠在一起,痛的张艺兴直跺脚,却还是不肯松开牙齿。


“咬嘴唇这个毛病是谁教给你的?!你就给我接着咬啊,你什么时候不再咬你自己的嘴唇了,我就停下!”接着一连五下,全都抽在了刚才那条伤痕下端一寸左右的位置。


“啊!我不咬了、不咬了!别打了,求求你!”张艺兴没出息的哭了,鼻涕眼泪全都一起流出来了。


天呐!怎么会这么疼!手要残废了......


“以后再让我看见你咬嘴唇一次,咱们就继续这么办。”看见对方哭的可怜兮兮的,吴亦凡终于决定放过他的小手了。


可是之后却说出来另外一句恐怖的话“那好,现在,转过去,趴在床上。”

楼主 爱秀的琪琪  发布于 2015-05-08 19:30:00 +0800 CST  
张艺兴收住眼泪,瞪着大大的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人。


“没得商量,你要是动作快一点我可能会轻点儿。”吴亦凡嗓音非常平静,就像是讨论今晚吃什么的那种语气。


“可是你、你刚刚已经、已经打过我了......”小兔子想最后替自己争取一下合法权益。


“挨完这顿打我再告诉你原因。”


“不要!你压根就是不讲道理嘛!”这会儿倒是学会撒娇耍赖了。


吴亦凡懒得继续跟他废话,冲上去掰过张艺兴的肩膀,顺着手臂的力量把坐在床边的人推趴在床的中央,左手用力的按住对方的腰,甩手就是一下——


“啪——”张艺兴今天只是穿了薄薄的一层运动裤,算上内裤也不过就两层布料而已,根本就挡不住这么强烈的痛感。


“啊!疼啊......”


“疼?!真正疼的在后面呐。”说罢就伸手拽掉了外面那层运动裤。


“干嘛啊你?!”屁股疼勉强我就忍着啦!居然还扒掉裤子这么丢脸?!


“啪——”又一下狠得,直接抽上了只有一条小内内的圆滚滚的包子上。


好吧...这个我也忍不住了。


“啊!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就饶了我这一次吧!”大丈夫能屈能伸,先保住屁股再说。


“哦?”吴亦凡淡定的停下了手“那你倒是说说看,你错哪儿了啊?”


“额......那个...那个吧...就、就是那个......”书到用时方恨少,早知道就多学学习,不是能编更多理由嘛...关键时刻词穷了。


“骗我是吧?!”意料之中,这小鬼就是疼的胡说八道而已。


手上的动作继续,一下又一下的继续抽在床上小鬼肉呼呼的屁股上。


这个地方肉厚,不像手上薄薄的只有一层皮。所以吴亦凡也就没客气,每一下都是货真价实的。


床上的小孩儿疼的紧,眼泪又开始不要钱一般的流。也不肯老老实实挨打了,摇摇晃晃像一条泥鳅,乱动到吴亦凡几乎按不住了。


“你再动!我把你的内裤也扯掉!”床上的人立马装死尸......


“最后5下,给我忍着。”于是...漫长的5下,就这么草率的开始了。


“啪——”似乎是故意的,吴亦凡挑了臀腿相接的这个位置,被打后每次坐下都会重温那种钝钝的痛。


“啪——”等到第一下的痛感发挥到极致的时候,第二下才缓缓来袭。两条伤痕重叠,那酸爽...不敢相信!


“快点儿、快点儿打完算了。”张艺兴终于忍不住了。


“好吧。”大赦一般,吴亦凡就这么一次性把剩下的全解决了。不得不说,这种紧促的、重叠的痛感,更加丧心病狂。


全部结束之后,张艺兴被松开了束缚,紧绷的精神一下子放松了,张开嘴就开始嚎啕大哭“我都求饶了你还打我!那么疼!而且我连为什么挨打都不知道...”小孩儿委屈坏了,嘴巴撅的可以挂住油瓶。


“昨天我跟你讲过,在这里安心住下去。老巫婆也叫你儿子,说明我们两个已经把你当做一家人了。”一边说,一边温柔的替小鬼擦去淌出来的鼻涕。


“可是、可是我妈妈......”


“那是他们之间的事情,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我来之前,我妈妈有跟我讲说,我是来做女佣的。”


蛤?这妈,比老巫婆还不靠谱......


“在这里我说了算,以后,你就是我们家里第四个成员。跟我一样叫老巫婆妈妈就可以。老头偶尔会回来,等你见到他再说。”


“可是...”张艺兴偏头“这里不应该是琪姨她说了算吗?”


“咳咳......说过了,叫妈妈,不是什么琪姨。”这老巫婆,毁我形象...


“哦,记住了。”张艺兴乖顺的低下了头。


“以后不许再做那些家务活,更不许做什么都小心翼翼的。明天起我就给你转学手续,尽快给我去上学去。”


张艺兴不在回话,只是一个劲儿的拼命的点着头。


“好了,我给你上点儿药吧。”


尽管害羞的快要爆血管,张艺兴还是同意了上药这个提议,毕竟疼成这个样子,行动都不便。


晚上,当吴妈妈回到家之后, 听完了今天一整天的事情经过,狠狠地踢了吴亦凡小腿一脚“暴力狂!”


吴亦凡虽然疼爆了,却还是装着面无表情吹着口哨,却连张艺兴都听出来——吹跑调了。


看着面前的两个活宝母子,张艺兴发自内心的笑了。我也是这样一个家里的成员了呐~




——第二章 end——————

楼主 爱秀的琪琪  发布于 2015-05-08 21:37:00 +0800 CST  
额……那个什么,,这个是楼主之前写过的虐文,,有小盆友问我要链接,,我就发给大家看一下~提前说好啊,,真的挺虐的~喜欢被虐的小盆友们欢迎收看哦http://tieba.baidu.com/p/3381670584?share=9105&fr=share同时欢迎点赞哦⊙▽⊙

楼主 爱秀的琪琪  发布于 2015-05-09 17:27:00 +0800 CST  
【第三章 我是学生......】


穿上衬衫,打好领带,再套上西服外套,站在镜子面前的张艺兴,此时很想咆哮。


为什么......


又要上学?!


------------------------------------------------
对于从小成绩就不好的张艺兴来说,上学就是一个煎熬。


倒不是说他不认真,就是那个智商...并不是那么特别的、足够。


自从那次,张艺兴贪黑起早、点灯熬油学了一整个学期,却还是考了个37名的时候,他就看透了这个世界。


“学习并不是唯一的出路啊!”他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于是,张艺兴小朋友开始了文体方面的发展。


当他坐在电视机前看着叫“东方神起”那几个大哥哥跳舞的时候,口水直接就流下来了。


这个也太帅了吧?!


他转过头对自己亲爱的妈妈说“妈妈我想退学,改去学舞蹈。”


结果......那个活出新高度的女人、竟然同意了!第二天就带着自己儿子去学校取消了学籍。


所以我们张艺兴小朋友的文化水平就残忍的止步在了高中一年级。


当吴亦凡听了这段往事之后,发自内心的深深地担忧——这孩子要是继承了他妈妈的基因该怎么办?


权衡之后,母子俩还是一致决定,要让小鬼重返校园。


尽管张艺兴小朋友哭天抢地百般阻挠,还是被全数驳回。


“脑子笨没关系,多花时间学习就够了。”很显然,他“脑子笨”这件事情,吴亦凡一眼就看出来了。


“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考到过班级的前半部分,再怎么学也不会有作用的!”不行!绝对不能让自己的某个身体部位再次置于水深火热之中。


“那是因为身边没有人盯着你,以后这个任务交给我,我倒要看看你到底会不会考好。”有那样的爹妈,能学好就怪了。


张艺兴见吴亦凡这一关不好突破,刚想转过头跟吴妈妈卖个萌以求帮忙,吴大少爷却在此时淡定的开口“我和妈两个人已经商量好了,这件事情完全听我的意见。如果你还想有什么其他企图的话,我觉得,我们两个就该‘单~独~聊~聊~’了。”四个字说的百转千回,吓得张艺兴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撅起了油瓶嘴,可怜巴巴的点头妥协了。


于是,几天后,张艺兴就重新开始了可怜巴巴的学生生活。

楼主 爱秀的琪琪  发布于 2015-05-09 19:08:00 +0800 CST  
转学第一天,吴亦凡亲自开车把张艺兴送到了学校“一会儿你的班主任是我很好的朋友,所以你在学校最好乖一点。”


“我一般不会捣蛋的。”他说的是实话,他压根没有开启这项专属技能。


“我知道。”说着还从方向盘上抽回一只手,顺了顺小鬼的头发。


“安全驾驶啊!”张艺兴立马双手紧紧扶住方向盘的右下角。


“好、好、好。”吴亦凡欣慰的笑了笑,把手放回到原来的位置。


到了学校,两个人先去了办公室——


“我们家小鬼可就交给你了啊,磕了碰了伤了你就给我看着办。”吴大少爷一屁股坐在墙边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说道。


“德行吧。”转过身来看着面前的小孩“以后在学校里我会好好照顾你的,我们一起加油好吗?”说罢还拍了拍他的肩膀。


“可、可是,我比较笨......”


“没关系,我们慢慢来。”


哇~这个老师好温柔啊,比那个暴力鬼强多了。


看着面前的小鬼,满脸笑意的盯着自己的脸,朴灿烈伸手捏了捏他脸蛋上的肉“不过你要听我的话啊,要不然,老师我也是会变身的啊!”


“哦...记住了。”


这孩子,呆萌值几乎爆表诶。


“走吧,老师带你去教室。”说着拿起了办公桌上的书,回头看了一眼吴亦凡“大少爷您该去上班了。”


吴亦凡老气横秋的点点头,大摇大摆的就离开了。


穿过了长长的走廊,两个人终于到达了那个张艺兴深恶痛绝的地方。


“这是我们班新转来的同学,名字叫张艺兴,大家以后好好相处。”说完指着靠窗的一个位置“你先坐在这里吧。”


张艺兴乖顺的坐到了座位上,默默地从书包里拿出了数学书。


旁边的新同桌笑着对他说“你好,张艺兴,我叫边伯贤,以后我们变亲近吧~”


听了这话,张艺兴也回了一个大大的笑脸,酒窝都笑出来了“好啊!”


躲在教室后门窗户外的吴亦凡看到了这样的画面,眼睛眯起来了“看来回家该通知小鬼一声,不要对谁都笑得那么呆(萌)!”










吼吼吼,老吴被我写成了尾行痴汉~

楼主 爱秀的琪琪  发布于 2015-05-11 12:03:00 +0800 CST  
“好了,今天就讲到这里,同学们回家记得做作业啊。”班主任朴老师在讲台上做着放学结束语,班里的同学一个一个都沉浸在激动之中……

“那就放学了,明天见!”就这么几个字,比发令枪都管用,大部分的孩子们背着大书包,争先恐后的从前后两个门跑出去了,不一会儿,教室里就只剩下朴灿烈,伯贤和艺兴了。

“艺兴,回家了,发什么愣啊?”伯贤伸出手,在他脸前晃了晃。

“啊、哦……”抬起头才发现,已经放学了……

“今天的课都听懂了吗?”班主任老师柔声的问。

“只听懂了一小部分……对不起。”张艺兴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新转学过来的这样很正常,不要给自己太大心理压力啊。”

“别担心!从明天起我带着你好好学习!我们两个一起努力一起飞!”伯贤攥着拳头作勤奋状。

“你不给我惹麻烦就谢天谢地了。”朴灿烈轻轻的捏住了伯贤的一只耳朵“不说我都忘记了,你今天的数学作业又没给我交!”

伯贤窜天猴一般逃出他的魔掌,拽起书包一路小跑着逃离了教室,一边跑还一边喊“谁让你留那么多作业,哪里有时间全做完啊!老师明天见咯~”

“你给我过来!”说完也毫无形象的追出去了。这会教师里就只剩下艺兴一个人发呆了。

就在他思考,足足发了一整天的呆,回家之后该怎么应付吴亦凡的时候,那该死的敲门声响了——

“小少爷,人都走光了,您跟这儿思考人生哲学啊?!”一回头,果然是那家伙炫酷狂拽的脸“回家了。”

————————————————

这一路,我们的张艺兴小同学魂不守舍、词不达意、指鹿为马、指桑骂槐啊,东扯一句,西说一嘴,就怕吴亦凡问到他崭新的校园生活。

其实这一天,也是近日以来吴亦凡工作效率最低的一天,从早到晚都要纠结着一个问题——

你丫的是准备去评选长沙小姐还是怎么的?!笑的那么阳(垂)光(涎)灿(欲)烂(滴)……要不、请个家庭教师?放在外面不放心啊。

诶……真不知道两个人什么时候思想才能同步上。

可是,吴亦凡确实打心眼儿里知道,自己开始把小鬼放在心上了。

楼主 爱秀的琪琪  发布于 2015-05-12 21:29:00 +0800 CST  
“哎呦,宝贝儿回来啦!今天怎么样啊?”一进门,吴妈妈就赶紧迎上来。


“挺、挺好的呀......”张艺兴他肯定没有注意过,自己每次一紧张的时候,就会吞吞吐吐的。


很不幸,这一点又被我们吴大侦探察觉了。


刚才在车上光顾着想对策了,都没抽出时间了解一下他今天的表现,看来有情况啊。


“张艺兴你跟我到书房来。”撂下这句话,就先走了进去。


艺兴小童鞋转过头用求助的目光看向吴妈妈,就差挤下几滴眼泪了。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透露出“我不想去...”这个信息。


为老不尊的吴妈妈哪受得了这种诱惑,冲过去把小孩儿抱到怀里,抱不平的说“凶什么凶啊你!”一边说一边顺着怀里孩子的头发“不怕不怕啊,他不敢把你怎么样的。”


“妈妈您陪我进去好不好?”张艺兴摆出兔子眼。


强忍住鼻血,吴妈妈还是万般无奈的拒绝了他“我是真心想进去护着你啊,可是我答应过亦凡不插手你的学习问题了...”能不答应吗?他说我插手的话就送你去寄宿学校,一个月才能看见大宝贝一次,会憋疯!


“那、那要是您听到有什么情况,赶紧叫林叔来救我好吗?”最后一道护身符可不能忘,掌管整个家里所有备份钥匙的林叔,就是我的福星了。


“知道了,去吧。”这个都不用说,我们两个人肯定是随时待命的。


于是,张艺兴迈着千斤般的步伐,终于来到了今天的主战场——书房。


“舍得进来了?”吴亦凡一挑眉。


“恩......我、我有点儿饿了,什、什么时候可以吃饭啊?”房间内的低气压,变得张艺兴喘不过气,只是想赶紧逃离这种情况。


“不急,我先问你,今天在学校,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你今天放学之后就不对劲。”吴亦凡紧紧地盯着张艺兴的眼睛。


“我没有不对劲......”张艺兴低下头。


“抬起头来,看着我!”装什么傻,平常完整的说出几句话都难,今天回家一路上嘴就没停过,绝对有问题。


小兔子只好委屈的抬起头,看着面前黑脸鬼的眼睛“我没有闯祸,真的没有......”


“那你干什么这么怕我?”


“他、他们今天...今天一整天讲了那么、那么多的东西,我怎么可能学得会!”兴兴咧开嘴就开始哭,眼泪一滴一滴都流下来了“我本来就笨,不想再上学了...我想呆在家里......”


看着小鬼哭的梨花带雨,吴亦凡本想上前给他一个安慰的抱抱,但是听到他说不想上学的时候,立刻放弃了那个方案,抬起脚,就踢了面前小鬼一脚“说过多少次了,记不住吗!”


“那我本来就不是这块料嘛!”张艺兴揉了揉被踢痛的腿侧“我妈妈都同意我不去上学,你又凭什么逼我去......”因为底气不足,越说声音越小,不过吴亦凡还是全都听到了。


“我看我最近真的是对你太好了!”说完这句话,吴大少爷就走到最里侧书柜面前,拿出了之前那个让张艺兴胆战心惊的——鸡毛掸子。


难怪让我来书房...他竟然把这个放在这里!


“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知道,我凭什么!”说罢,吴亦凡挽起了袖子,朝张艺兴走了过来。




楼主 爱秀的琪琪  发布于 2015-05-13 20:31:00 +0800 CST  
张艺兴被吓得够呛,完全舍弃了平日里JPG的形象,转过去就朝门口跑去。可是由于腿~并不是那么太长的关系,在手触碰到门把手的瞬间,被吴亦凡拎住了衣领。

“还敢跑了是吧。”成功被引领到门边的吴亦凡,理所应当的锁上了门,顺便把小鬼拖回了本来的位置。

糟糕……自掘坟墓了(°ー°〃)

张艺兴悔啊、恨啊,怎么小时候不多喝几口牛奶,长了大高个儿,逃跑也方便不是?

吴亦凡本来就被他刚才说的话气的够呛,这下子成功在火上浇了一把汽油。于是他豪不温柔的把张艺兴按到了书桌上,开始扒他的裤子“从今天起,你每次挨打都会是这种待遇。”

趴在桌上的人,脸瞬间红的可以滴出血,不甘心的伸出一只手紧紧攥住岌岌可危的裤子。

于是,吴亦凡把手里的鸡毛掸子放到一边,捏住了小鬼身后的一块肉肉,来了一个销魂的180°大旋转,意料之中听到了桌上的人杀猪般的一声惨叫——

“啊——,我不拽了,不拽了,裤子都给你!”张艺兴眼含热泪,大义凛然的就范了。

气节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楼主 爱秀的琪琪  发布于 2015-05-14 21:18:00 +0800 CST  
这个文,今天刚好第十天,也很巧,攒足了100个赞。说真的,你们真的是太棒了,我感谢每一个为我顶过文的小鬼,也尽量满足了你们提出的要求,,每天不管多忙,我也都尽量抽出时间更新一点儿文。

除了奶奶手术的那天,我让大家白等了,现在跟你们说一句搜里~

我这个人呢,,在面对你们这帮小鬼的时候呢,真的是那种没有脾气的人,你们怎么说,我都尽量好好的哄着你们,因为毕竟我大你们很多,在我心里你们一个一个都是大宝贝儿。

可是我还是希望,你们在向我催文的时候,不要那么理所当然,语气那么强硬。毕竟我是这个文的作者,我也不欠任何人的。不管怎样,请你对我有最起码的尊重(当然,我指的只是特别的人,其他小鬼撒娇式的催文,你们琪姨我还是打心眼儿里被萌到的)。

今后我也还会像之前一样,尽量满足每一个小鬼的每一个要求

宝贝儿们,,你们就是最棒哒~

楼主 爱秀的琪琪  发布于 2015-05-14 21:27:00 +0800 CST  
见对方变得老实了,吴亦凡十分顺利的褪掉了小孩儿所有的裤子。


其实这样做,不是为了别的,只是因为在气头上的时候,控制不好自己的力气,像这样能够看见被打的程度,不至于真的伤到小鬼头。


可是此时乖乖趴在桌上的小鬼很显然是意识不到这一点的。他就认为,黑脸鬼就是故意要让他难为情。


张艺兴这个人呢,平常呆的不行,恨不得用整个生命来诠释,什么叫“老年痴呆年轻化”。


可是真的倔起来,一般人还真的是搞不定。就比如现在——


我就装死尸。


“我告诉你多少次了,说话要经过大脑?”


“......”倔给你看。


“还有你这个不求上进的样子,丢不丢人?!”


“......”我继续倔给你看。


可是——我们的吴大少爷哪是一般人啊~


于是他故技重施,把手又放在了刚才摧残过的那块肉肉上“你确定不准备回我的话吗?”


“很多次了很多次了,我以后肯定改,说话之前先想半分钟!而且肯定好好学习,早上预习,晚上复习,一天都不会偷懒的......”


听着手下的小人连珠炮般的说了一大堆,吴亦凡满意的收回了手,抄起了桌上的鸡毛掸子,又用细的那一端抵在了某小孩儿的屁股上——


“你先熟悉熟悉这个东西啊,以后应该会经常见面。”说着,小范围的在小孩儿的身后摩擦。


这种感觉太恐怖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东西会离开,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甩下来。于是小孩儿开口求饶了:


“我不敢了,以后再也不敢了,就饶我这一次吧......”


“以后的是以后的事,犯了错就别指望跑得掉。”抬起手,迅速地抽下第一下“啪——”


桌上的人疼的直蹬腿,下意识的把牙齿抵在下唇上。


“敢咬嘴唇的话,记得我之前说过什么吧。”都不用看,就知道他要干什么。


果然,小鬼默默地把牙齿收回了嘴里。


“啪——”第二下,吴亦凡用力八分的力气,我们兴兴果然挺不住了:


“妈!林叔!你们快来呀!他要打死我了!”歇斯底里的呼喊,只为了保住自己的两团肉罢了。


门外的敲门声准时响起“儿子啊,兴兴他都认错了,你就原谅他这一次吧!”


你问为什么没有实行之前的计划?


因为吴亦凡如此狡猾,早猜到他们会用这一招,提前拿好了书房的备用钥匙,才进来等着张艺兴的。


“哦,知道了。”吴亦凡回答的同时,甩下了最后一下“啪——”。


“好了,这次就这样放过你了。”低下头检查一下小鬼嘴唇上有没有牙印,结果非常满意“以后给我乖点儿听到没?”说完还在小孩儿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


“记住了......”说完之后,委屈的撅起嘴,小手在脸上抹着眼泪。


“好啦好啦!”吴亦凡被萌坏了,伸手把桌上的小孩儿圈在怀里,一用力,抱起来了“我抱你回房间吧。”


“唔......”小鬼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害羞的把头埋进了大高个儿的肩膀里。


--------------------------------------------------


打开门之后,吴妈妈看见了如此香艳的场景,淡然的走进了洗手间。


看来,偶尔的小状况,还是对两个小鬼有利的嘛~




——第三章 end——————

楼主 爱秀的琪琪  发布于 2015-05-15 21:33:00 +0800 CST  
【第四章 第一次考试】

相信每一个正常的学生,在回忆自己学生时期的考试时,都会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头。

当然正常人不包括那种叫做“学霸”的生物。

譬如吴亦凡就是这种可恨的生物,从小到大始终都是在各种大小考试稳坐第一名的宝座。

一般人是无法理解他是多么努力才克服了来自老妈的强大基因。

不过很可惜,我们兴兴小盆友属于一般人了……

于是乎,当到了第一次月考的前一周的时候,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偏偏那个该死的黑脸鬼,最近的工作量异常的少,每天放学的时候都会准时在学校门口接他回家,吃过饭之后,就死盯着他学习到11点才肯罢休。

当然,过程中少不了一些比较特殊的“爱抚”。

比如今天,在张艺兴第四次求导出错的时候,吴大少爷捏着脖子把小鬼按在了桌上的数学练习册上,抬手就是一顿“巴掌炖肉”——

“第几次了?长没长脑子?!”手上动作继续。

“啪——啪——啪……”尽管左躲一下右闪一下,巴掌还是像长了眼睛一样一下不偏的拍在了小孩儿肉肉的屁股上。

不敢咬嘴唇,所以我们可怜的兴兴小朋友只能小声的哼哼。

大概打够了20下,吴大少爷停手了“坐下,给我坐得直直的!”又把小孩儿按回了椅子上。

“啊——”意料之中,小鬼喊了出来。

太疼了!这简直就是二次虐待啊!

“给我坐好了,疼着做题,我看你还能不能求错。”

“唔……”转过身,使出看家本领——兔子眼。

“是接着做题,还是接着挨打?”吴大少爷抬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我做、我做题……”兴兴同学撇了撇嘴,又低下头继续对付讨厌的数学了。

虽然这样的日子痛苦而刺激,可这也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平静而已。

终于,到了考前一天晚上。

“今天给你放假,早点儿睡觉吧。”吴大少爷如大赦一般说出这句圣旨,之后就退出张艺兴的房间了。毕竟不要把孩子逼得太紧嘛。

于是,早早躺在床上的兴兴小盆友,失眠了。毕竟已经太久没有这么悠闲的躺着了,每次都几乎是困到极限了才被批准上床。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屏幕上显示着打来电话人的名字——伯贤。

楼主 爱秀的琪琪  发布于 2015-05-16 21:33:00 +0800 CST  
“怎么了,白白?大晚上的给我打电话。”


“兴兴啊,我、我弄到了一点好东西,你要不要看看?”电话里的伯贤吞吞吐吐的。


“什么东西啊?”


“先挂了,我用微信发给你。”说完这个,伯贤就先收了线。


大概半分钟左右,张艺兴收到了8张图片。当看清第一张图片的大标题时,小兔子彻底呆住了。


没工夫JPG,张艺兴立刻把电话给回了过去“白白你是怎么搞到数学试卷的?!”


“我刚才去办公室偷得,就在班主任桌子上。”


“你疯了?!被发现了怎么办?”张艺兴难得能有这么明显的情绪起伏。


“不会啦,我有很小心。快把这个背下来,明天考试就不用担心了。你想想你那个哥哥!”


好吧...伯贤小朋友准确的抓住了我们兴兴的心理。他不止一次看见了学校门口那个黑脸的大高个儿,把兴兴吓得缩脖子,不用想,绝对是统治者级别的。


而他自己,就是想要考出一个足够好的成绩,向姑夫证明,自己还是个有潜力的孩子。


大概8岁左右的时候,白白的爸爸因为空难离开了这个世界,妈妈不想自己一个人带着这么个拖油瓶,于是把他丢在了姑妈家门口。


善良的姑妈自然愿意照顾他一辈子,可是姑父就不是那么伟大的人了,从小到大一直明里暗里给伯贤委屈受。而伯贤却为了不让姑妈难做,一次又一次的忍了下来。


这一次,姑父终于下定决心要把他摆脱掉。于是跟伯贤约定,如果能够考得上全学年第一,才会继续供他上学,否则就让他到店里帮忙了。


伯贤一直以来成绩不错,虽然达不到顶尖,但是学年前十还是不成问题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不做作业各科老师也不会罚他的原因。


可是第一的这个标准太过苛刻,让小孩儿不得不铤而走险,为自己以后的人生,赌一次。


出于跟新认识的同桌纯纯的革命友谊,更是出于对张艺兴平均水平以下智商的恻隐,伯贤决定,把自己的成果分给他。




张艺兴开始了强烈的思想上的挣扎,到底——要不要这么做?


妈妈从小就告诉我,不应该骗人。(好吧,这应该是她妈妈做的唯一一件正经事......)


可是我数学成绩那么烂,考完会被黑脸鬼收拾的几天不敢坐吧......


那万一要是被发现了,会不会更惨?


那万一要是没发现呢?不是赚到了!


......


权衡了大概半个小时,在伯贤都快要睡着的时候,张艺兴终于给了回复“谢谢白白,我会都背下来的......”


于是,两个人都度过了辗转反侧的一个晚上。毕竟,还都是单纯的小鬼啊。


-------------------------------------------


第二天,数学考试。当数学试卷拿到手里的时候,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欣喜,随后淡淡的愧疚。


“大不了就这一次而已。”就连自我安慰都是同款。


铃声响起,开始答卷了。


在时间差不多刚刚过半的时候,两个人都结束了答题,长出了一口气。


而两个人全都没有发现的是,监考的班主任老师,几乎从头到尾,都在微怒的看着伯贤。




楼主 爱秀的琪琪  发布于 2015-05-17 20:00:00 +0800 CST  
考试当天下午,朴灿烈第一次这么飞速的批完了所有的卷子。


昨天晚上,他接到学校警卫室发来的电话,说有人进了他的办公室,想要他来学校确认一下有没有遗失物品。


而朴灿烈马不停蹄的赶到学校,检查之后,却发现没有任何东西不见。除了桌上的考试卷和答案有被动过的痕迹。


他调取了监控录像,在看到那个小身影的第一眼,他就认出是伯贤。


于是他跟警卫室的人解释说是自己派学生去办公室取材料,完全是一场误会罢了。


也就是说,朴灿烈他明确的知道,伯贤知道数学考试的题目,却没有点破。他想要观察小孩儿的反应。


这次试卷的难度,五星满分能达到四星半。满分150分, 一般水平的学生也就是刚刚过百而已。优等生们,最高也就是能到120分。


结果,边伯贤142分。不过这也是朴灿烈意料之内的,他很清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


可是,张艺兴竟然考了满分。


那这件事情似乎就并没有那么简单了。


放学之后,朴灿烈把两个小孩子都留下了。当着两个孩子的面,给吴亦凡打了电话——


“下班给我过来一趟,你家小鬼似乎是闯祸了。”一边说着,还抬起眼睛看了兴兴一眼。


被盯住的小鬼这下子彻底怕了。他心里知道,这件事情怕是被发现了。他不敢想象自己一会儿该怎么面对大高个儿。


在他发愣的空挡,朴灿烈又准备要给伯贤的家人打电话了。翻过了通讯簿,只有找到姑妈的电话而已。


在电话将要被打出去的那一瞬间,伯贤冲过去抢下了他的手机“老师,关于这件事,我可以跟您解释。”小孩带着哭腔说。


“哦?那我倒要听听看,你有什么好解释的。”朴灿烈坐直身子,把双手抱在了胸前。

楼主 爱秀的琪琪  发布于 2015-05-18 19:11:00 +0800 CST  
“我、我……”真的到了解释的时候,嘴却笨笨的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一件一件都解释清楚,怎么会考到这种程度?怎么会考试的时候慌慌张张心神不宁?怎么会昨天晚上进我的办公室?!”朴灿烈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几乎就是咆哮出来的。


听到最后一句,伯贤惊恐的抬起头,看着面前盛怒的人。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了。


“要不是我替你瞒着,你以为这样的行为学校你还念得下去吗?”虽然说出的话如此冷淡,可是连张艺兴都听出来了那么一种恨铁不成钢。


也难怪朴灿烈他会这么生气,平时他太疼这个孩子,为他做的也早就超过了一个班主任老师的分内之事了。


“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伯贤跌坐在地上,双手挡着脸大哭了出来。


这一天之内的事快让他崩溃了,他敌不过自己心里的内疚感,他才仅仅是一个16岁的孩子啊。


朴灿烈终是不忍心看他这个样子,他蹲到小孩儿的身边想拉他站起来,却被甩开了。


“无论怎样,我这个学校也没办法继续念下去了是吧。”伯贤用袖子用力的擦掉了脸上的眼泪,之后站起身来,给朴灿烈深深鞠了一个躬“谢谢老师您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我以后会报答您的。”说罢,就转过身去想要走出办公室。


“边伯贤你给我站住!”记忆中,这是他第一次真的对伯贤发脾气。


可是那小孩儿却像没听到一般继续走着。


这下可惹恼了朴灿烈,他追了出去,扯住了伯贤的手臂,大力的把他拽回了办公室。


“张艺兴你先去门外等着。”一边说着一边把伯贤扯进了办公室深处的休息室。

——————————————

今天就只有这些,谁也别说我短小,也别说我卡拍啊……真的是没有时间写,我是在公交车上写的这点儿东西。你们体谅体谅我吧……

楼主 爱秀的琪琪  发布于 2015-05-19 20:35:00 +0800 CST  

楼主:爱秀的琪琪

字数:208063

发表时间:2015-05-06 01:5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2-12 18:14:33 +0800 CST

评论数:2381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