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梨花憔悴月无聊(现代,父子)

【潇湘溪苑】【原创】梨花憔悴月无聊(现代,父子)


楼主 影飘飒落  发布于 2019-03-29 20:49:00 +0800 CST  
这篇文,没文案,没存稿,只有思路。心血来潮的产物,佛系更文。但保证完结。短篇。

楼主 影飘飒落  发布于 2019-03-29 20:53:00 +0800 CST  
【第一章:浮生若梦(一)】
人生啊,总是让人措手不及。你站在远方,总觉得它在眼前,可当你不顾一切地飞奔而去,想要把它抓在手里的时候,却总是发现,手掌里握着的只是自己的手指。指缝里溜走的,不仅仅是空气,更是自己苦涩的心。

当许懿坐在书桌前,细细读着沈三白的《浮生六记》时,总是觉得心头泛着点点的苦涩。尤其是当读到“梨花憔悴月无聊,梦逐三春尽此宵。”这一句。

宛如他自己的心境。乍一看,很美的句子。但仔细想想,谁的梨花谁的月,心中万般无奈,却又如何尽此宵呢?

许懿正沉浸在书中,突然,头上传来一阵痛楚。他回头看,只见许沉黑着一张脸,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他身后:“高二了还有心思看这些闲书?昨天的小测你还敢错?是太闲了吗?”

语气里带着极度的不信任,让许懿心里有些发颤。许懿定定地看着许沉:“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可能被许懿太过清澈的眼神看的有些躁。话音刚落,一声脆炸响在耳畔,许懿的眼睛里面泛着不易发现的点点泪光,偏过头的时候就寻不到点点踪迹了。

许沉眯着眼:“现在,连爸都不叫了是吗?”反手,又是一记耳光,极狠,把许懿打的趔趄了好几步。

“对不起,爸。我不敢的。”

许懿低着头,极力的忍着马上就要喷薄而出的泪。

“滚去祠堂跪着!”

“是,爸。”

许家也是从民国时期就传下来的大家族。在破四旧时,可能破除的不彻底,还残存着许多封建糟粕,例如祠堂,又如家法。许沉,正是这一辈许家的当家人。许懿走出自己的房门,下了楼,顶着红肿的脸,向一楼的祠堂走去,可是眼眶里的泪却是怎么也忍不住,劈劈啪啪地掉下来。

在祠堂正中间跪下,低着头,若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他刚哭过。

说是高二,实际上许懿只有14岁。许懿是许沉的长子,也是唯一的孩子,从小便被灌输你必须最好的想法。叔伯们总是对他说“许懿,这个必须要会,你父亲在十二岁时就会了。那个必须要会,许家是要靠你撑起来的。”只有最疼他的小叔叔会在他被打的站不起来的时候把他抱在怀里,眸子里带着不掩饰的心疼轻柔地说“小懿,快快长大吧。”

楼主 影飘飒落  发布于 2019-03-29 21:54:00 +0800 CST  
大家不要这么高冷,落落想被评论砸死呀

楼主 影飘飒落  发布于 2019-03-29 22:52:00 +0800 CST  
求评论,求点赞,如果有长评就更好啦

楼主 影飘飒落  发布于 2019-03-30 10:45:00 +0800 CST  
【第一章:浮生若梦(二)】
少年规矩地跪在地上,目光缓缓地看向上面的牌位,随后目光锁定在其中一个牌位——爱妻言宛之位。

少年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个极致温柔又乖巧的微笑。

那是妈妈啊。

少年的脑海中浮现出妈妈的一颦一笑。他的妈妈,是这世界上最温柔的女人,曾是他黑暗世界里唯一的光。自妈妈去世后,他的世界里只剩下了漫无边际的黑暗,他的心中只剩下了无法消散的阴霾。他的心暗了,伸手不见五指。他的眼中只剩下了冰冷,刺骨寒冷。

凡尘世人再不见少年的情感。只知道许家大少爷许懿惊才绝艳、温润如玉。

他记忆中,无法说爸爸是不是爱妈妈。说爱,可是他总是和妈妈吵架还总是打妈妈。说不爱,他曾无数次在爸爸喜怒不形于色的眼中看出爸爸对妈妈深深的思念,和近乎疯狂的爱恋。

在他幼小的记忆中,爸爸只要会许家老宅一次,回家来必要跟妈妈大吵一架,然后必要跟妈妈打一架。

许是早慧,许懿记事也很早。大概在他三岁时,一次他刚从老宅回家,一推家门,就见别墅里的佣人噤若寒蝉地站在原地。一转头看到爸爸把妈妈按在沙发上,左右开弓打耳光。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惊在原地连哭都忘了。

三岁的孩子啊,他如何能承受?这好比是在他的心头凌迟啊。

他听到他向来温柔如水的妈妈在可以喊的时候不停地喊“许沉!***!我恨你!我恨你!***!”

幼小的他清晰地看到爸爸的面色在一寸一寸地皲裂。就在这时,小许懿才后知后觉地嚎啕大哭。

许沉偏头看到了小许懿。一把放开了他掐着言宛脖子的手,却抓住了她黑长的直发往别墅门口拽。

他心中那样美丽的妈妈滑倒在地,被他心中宛如神明一样的爸爸用一种极度屈辱的方式在众目睽睽之下拉出了别墅大门。

可许懿听到的是,她妈妈声嘶力竭地喊:“小懿,你快回去,不要看!听妈妈的话,不要看!”

可能就是这一句话点醒了许懿,他倒腾着小短腿,被绊倒了也不管,磕磕绊绊地往门口冲去。他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勇气,拦在暴怒的爸爸和虽然狼狈却仍旧不掩风华的妈妈中间,冲着爸爸跪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做出跪下这一个动作,执拗又坚定地说:“爸爸,妈妈痛,小懿也痛。”

清亮的目光直直的射入许沉的心中,逼得许沉突然冷静下来。肉乎乎的小手拼尽全力地把爸爸的如铁钳一般大手从妈妈纤细的头发上扳开。

言宛刚刚被打的脸颊红肿,快被掐死时,都没有掉一滴泪,却在这时,抱起许懿泪如雨下。

许沉似乎反应过来些什么,放开了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时别墅里的佣人一哄而上,把言宛和许懿扶起来,不停地说:“少夫人,您没事吧?小少爷没事吧?”

许懿眼神空洞,却把言宛吓坏了。抱着许懿一边哭一遍喃喃着道歉:“宝贝,对不起,是妈妈不好,不该让你看到的。对不起……对不起……”

许是听到妈妈的声音,许懿才回过神来,但小小的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但他敏锐地发现妈妈只是虚抱着他,他挣扎从妈妈怀里出来。拉起妈妈的手,却发现,妈妈的手臂被蹭破了皮,好像玉璧上有了些许瑕疵。

在小许懿心头狠狠狠狠一击,让他无法承受的是,他看到妈妈的小拇指指甲,从中间断了,断的地方狠狠地扎入了妈妈的小拇指的肉里面,那修长的手指已经肿了起来,一部分的血凝固了,还有一部分正冒出来,断甲处已经泛青。

小许懿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揉在了一起。他不懂,他感受到的这种情感,叫心疼。这种感觉,让他无法呼吸,让他痛彻心扉。

楼主 影飘飒落  发布于 2019-03-30 10:45:00 +0800 CST  
被和bai谐du掉的字都是:王bai八du蛋!

楼主 影飘飒落  发布于 2019-03-30 10:53:00 +0800 CST  
求求求评论

楼主 影飘飒落  发布于 2019-03-30 11:10:00 +0800 CST  
第一章是一个简单的介绍。从第二章开始虐。落落这两天心情不好,无敌想虐儿子

楼主 影飘飒落  发布于 2019-03-30 12:34:00 +0800 CST  
【第二章:今夕何夕(一)】
许懿轻轻一哂,自己真是傻了,父亲要求跪省,自己却在想妈妈。一会儿说不出来一二三,又要惨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这样循规蹈矩、小心翼翼的活着,还不如父亲把他打的皮开肉绽让他心里面觉得舒坦。

许懿没有带表,他也不知道自己跪了多久。太过思念妈妈,让他根本没有发现许沉站在他身后。

许沉把许懿几经变化的表情,看的一清二楚。不由得一阵无名火蹿上来。

许沉不知道许懿在想什么,但他可以肯定,许懿根本没有反省自己的错误。

许沉轻轻的低咳了一声,满意地看到许懿跪的笔挺的身子狠狠地抖了一下。

走到许懿面前,看到许懿的头又低了几分,好看的眉目像极了亡妻,看不见少年的神情,只能从微低的眼帘中看到他一贯的乖顺。

可是此时的乖顺并不能降下许沉心中压抑已久的怒火。许沉用一根手指轻蔑地挑起许懿的下颌。许懿还是规规矩矩地眼睛看着地面,没有直视许沉。

“呵”轻轻地一声,抬手又是一击耳光,狠狠地掴在少年本就红肿的左颊上。这一巴掌的狠厉好似与前面那轻轻一呵的是两个人。

一条血线慢慢地从少年的嘴角滑落,少年依旧低垂着目光,也没有伸手去擦。可就是这样的乖顺,在许沉眼里却是一种无声的反抗。

“怎么,许大少爷话都不会说了吗?还要我教你怎么说话吗?”

许懿突然遍体生寒,他要说什么?他该说什么?一进门来,给他说话的机会了吗?父亲您想打就打,为什么还要找理由呢?那我就给您理由吧。

一言不发。

许沉气急,十几个耳光连着抽在少年的两颊上。

许懿只觉得天旋地转,耳朵嗡嗡作响,脑子里面哄的一声。他保持不住身体的平衡,扑倒在地上。不消片刻,两颊高高肿起,肿的透亮,青红交加,完全看不出少年原有的英俊。

“知错了吗?”许沉似是有些不忍。

什么错?小测的错吗?

少年重新跪直身子,牵动疼的钻心的嘴角。“许懿知错,请父亲责ze罚。”

少年知道,刚刚只是开胃菜,只是为了教训他这个不敬尊长的不肖儿。

许沉也没有让少年等,拿出一条黑色的鞭子点了点少年的后腰。少年身体前倾,两只手掌稳稳地按在地上,让后背与地面平行,跪在地上的小腿和大腿成90度。

无可挑剔的姿势。但是在少年心中却是觉得如此屈辱,像狗一样的趴在地上。

后面迟迟没有痛楚袭来,许懿明白,许沉是在等自己脱bai裤du子,但他就是不想脱。太屈辱了,做出这个姿势,已经到少年的极限了。

“要让我帮你脱,你可要想好后果。”许沉轻飘飘地一句话,却让许懿如坠冰渊。

最终,裤子是许沉粗暴的拉下的,少年终究是无法心甘情愿地褪下自己裤子。当裤子滑在膝间的时候,少年的眼泪不争气地砸下来,与黑色的地板融为一体。

“自己说!”

少年尽量平稳着声音:“小测错了一道选择题,失了3分。30下。”

话音刚落,鞭子就咬了上来。如热油泼过的痛楚,10下一组,且都打在一处。30下过后,少年的臀上,整整齐齐的3条血槽,不停地往外渗着血。许懿疼的浑身都在颤抖,豆大的汗滴混着泪肆无忌惮地砸在地上。但他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生怕再加罚。

“接着说。”

许懿调整了调整姿势,稳着不断抖动的声线“许懿不该看书,应该充分利用时间学习。请父亲教训。”

许懿心中有些苦涩,看书是自己最喜欢做的事情,也要被剥夺了吗?

许沉歪着头看着许懿,他似乎看出了许懿心中的想法。放下鞭子,换了一根藤条。

“起来,把袜子脱了。”许懿普通刚惊醒般难以置信地看着许沉。这是他进祠堂以来第一次正视许沉。少年干净的眸子里带着恐惧。但最终什么话都没说,依言,脱掉了袜子,重新跪好。

只不过这次跪的时候,许懿是把脚趾弯起来踩在地上,最大限度的把脚掌露出来。

低着头“请父亲教训。”

一口气,不停歇地十记重重击在少年白皙的脚掌上。许懿觉得自己疼的七窍生烟,把牙咬的吱吱作响,手指甲狠狠地扣在地上才忍住了身体本能的多次反应,才把脱口而出的痛呼死死的压抑在喉间。

少年已如从水中捞出一般,浑身的汗。脸上分不清是汗还是泪。

楼主 影飘飒落  发布于 2019-03-31 11:40:00 +0800 CST  
如果评论多一点的话,今天双更

楼主 影飘飒落  发布于 2019-03-31 11:41:00 +0800 CST  
20条评论,双更~看过的小伙伴按爪啊~

楼主 影飘飒落  发布于 2019-03-31 11:49:00 +0800 CST  
你们看完以后签个到好吗?我能看到阅读量在增加,但是,大家怎么都这么高冷呢?落落也需要读者的反馈呀。爱你们,评论下吧。

楼主 影飘飒落  发布于 2019-03-31 12:25:00 +0800 CST  
我已经写好了第二更,你们,真的不想看吗?落落真的想被评论砸死呀

楼主 影飘飒落  发布于 2019-03-31 14:56:00 +0800 CST  
二更!!!

楼主 影飘飒落  发布于 2019-03-31 16:20:00 +0800 CST  
“再来,自己接着说。”

“……”许懿真的不知道自己还哪里错了。

“许懿不知,请父亲明训。”

许沉继续轻飘飘地说“今天,你已经让我帮你做了一件事,如果你让我做了第二件,你也要掂量掂量自己能不能承受的了吧?”

许懿觉得自己真的好累,真的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

“请父亲明训。”少年坚定的声音传来。

“真是不知死活。”许沉轻飘飘的声音好像在说今晚吃米饭还是面条一般。“双腿打开,与肩同宽,身体下倾,手掌按地,不许动,不许挡,不许躲。”

少年觉得自己的心都碎成一片一片的了。向来骄傲自持的少年才明白,他的骄傲,在父亲这里一文不值,他的尊严在父亲眼里,如同笑话。

许懿的心里面痛到无法承受,可是他还是依言做出了最标准的姿势。

许沉换了一根细长的棍,抬手一记,责在少年臀bai缝处。

一秒的静默,而后少年发出明显被压抑过但无法压抑的痛呼,绝望而悲恸,绵长不绝。

又是一记。少年浑身都在抖,想把双腿并拢,但却在刚有这个动作的时候突然停住了,接下来猛地爆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

又是狠狠一击,少年不敢动,但却呜咽着不住地求饶:“爸爸,太疼了,求您,饶了我吧,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会改的……求求您不要再打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呜呜呜……”

抬手又是一记,少年此刻才明白,他的小心思,在许沉这里,只会溃不成军,许沉会用一种极度痛苦的方式,让他明白,违背他的父亲,会遭受什么。“啊……疼……啊……呜呜呜,爸爸,求求您饶了我吧……我真的挨不住了……我错了,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许沉清冷的声音响起“最后一下,收起你的小心思。”最后,用着掂量好的力气,猛猛地击下来。

“啊!!!啊!!”少年再也撑不住,整个人趴在地上。他剧烈的呼吸着,像浅滩上的鱼一样。他顾不得自己究竟是什么姿势,下bai半du身是否有蔽体的衣物。

许沉随手拿出一瓶酒精,拧开瓶盖,一整瓶倒在少年伤痕累累的身上。

本来累极脱力趴在地上的少年突然“活”了过来,疯狂地在地上抽搐着,压抑着自己的呼喊。

少年模模糊糊地听见许沉走之前,冷冷地说“你的骄傲,你的自尊,你不会安放,我帮你。这一周给你请假,你在家里每天把家里的地板跪着擦两遍,不许穿裤bai子。”

直到听到门关的声音,许懿才后知后觉地大哭出声,嘶哑地吼着。无助,屈辱,悲恸,难堪。

楼主 影飘飒落  发布于 2019-03-31 16:20:00 +0800 CST  
看过的小伙伴按爪

楼主 影飘飒落  发布于 2019-03-31 16:24:00 +0800 CST  
给大家安利一下,落落的第一篇文。欢迎各位的骚扰

楼主 影飘飒落  发布于 2019-03-31 22:46:00 +0800 CST  
http://tieba.baidu.com/p/4552911765?share=9105&fr=share&unique=06A077AA9EC5DF389FEDE4152670B8AE&st=1554043522&client_type=1&client_version=10.0.2&sfc=copy

楼主 影飘飒落  发布于 2019-03-31 22:46:00 +0800 CST  
【第二章:今夕何夕(2)】

许沉站在门外,听着许懿那样复杂的哭声,眼中是一派清明却带着不易察觉的些许不忍。老管家站在身旁,恭敬地道:“少爷,这对小少爷,是不是太残忍了。他还小。”

许沉深吸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许懿模模糊糊地感觉他被人抱起来,轻柔地放在床上。身上的伤也变得清清凉凉。在他半梦半醒间,一双大手一直摸着他额前的碎发。

他似乎还听到了一声叹息,然后两只脚的脚踝一凉。

第二天6点,他是被家里的内线电话吵醒的。少年沙哑的声音却也带着很好听的腔调。“小少爷,少爷让您6点15分去书房找他。”“好的,我知道了,谢谢吴伯。”

少年掀开被子,发现自己身上的伤确实上过了药。但两只脚踝之间却出现了一副镣铐。之间的距离让他只能小步的挪动。

少年刚站在地上便扑通一声跪下了。脚心被抽的肿了两指高,他根本没办法走路。他要怎么过去??

再加上脚镣的存在,他根本没办法穿裤子,下bai 半du 身光溜溜的。

少年的眼眶又忍不住红了,他只能用手承担身体绝大部分的重量,慢慢地把自己挪去洗漱间。

他看着牙刷又犯难了,他没办法站立,难道要跪着刷牙吗?

少年最终决定试一下。轻轻地一点一点放开自己的重量,让脚挨地。当他完全放开自己的力量时,整个人疼到颤抖,眼泪猝不及防地流出来。

狠狠地刷着牙,力气大的恨不得把自己的牙床刷烂。

通过监控看着这一切的许沉,紧紧地皱着眉头。

终于他慢腾腾地挪到许沉书房时,已经6点半了。

许懿想起来自己通红肿胀的脸颊,真的害怕父亲再怒不可遏地抽几巴掌。

敲了敲门。忍着浑身无法抑制的颤抖恭敬地站着。

“进。”

许沉眼睛都不抬:“是打轻了,还能站起来。”

许懿闻言,觉得自己好不容易粘好的 心又被剖成碎片了。

但他真的特别抗拒,赤裸着身子,笔挺地跪着。

于是,他又沉默了。

许沉显然是想到了许懿会是这样的。许沉一直晾着他。

知道他看到许懿整个人抖地筛糠一样,他才开口,但说出来的话却让许懿如度三冬。

“想站别在这里站,去哪儿站去。”随着许沉的手指看去,许懿难以置信地看着许沉,心中压制着无法言说的痛苦。

许沉的书房带一个小阳台,阳台上的地是用鹅卵石铺成的。

而许沉的手指的就是阳台。

少年努力地压抑着满腔苦楚,涩涩地说“是。”

看着少年艰难的背影。许沉的眉头皱的更深。这个孩子为什么连自己的爸爸都不知道服软。

而他不懂的是,在许懿心里,让他觉得越难堪,越屈辱,他越不会真正地接受。

不知道许懿站了多久,只看见少年浑身冷汗,不停地抖,臀上的伤已经隐隐有了化脓的趋势,嘴唇惨白没有血色。只剩下肿的猪头一样的双颊。

许懿知道,许沉是在等他跪下。可他就是不想。

许沉随手从抽屉里拿出来两根数据线,拧在一起,再把两头并在一起,用医用胶布固定好。这时数据线就成了一个水滴形。许沉把水滴的尖头握在手里。

走到许懿的身后,向横亘着三条血槽才愈合的臀,狠狠地砸下去。

只一下,就让三条血槽尽数开裂,随着就是许懿狠狠地一声“啊!”

许沉皱了皱眉,打下了第二记。血花随着鞭风砸落在地上,染红了原本清幽的阳台。许沉开口的话仍带着戏谑“我还以为许大少爷不会说话呢。”

接下来连着三记抽在臀上,打飞了血花,打散了碎肉。

许懿一开始还能忍。随着白色的数据线慢慢变成了红色,臀上面变得血肉模糊。

伤上加伤逼得许懿青筋暴起,让他只想咬舌自尽。

被脚镣限制,脚底也被原本光滑的鹅卵石来来回回磨地血肉模糊,少年再也站不住了,跌跪在地,他再次开始不住地求饶“爸爸,这次我再不敢了,我以后一定听您的话,……啊……快死了……爸爸,求求您,饶了我吧……啊……疼……”

许沉并没有停手“昨天你也是这么说的。”

直到把许懿打昏在地。

许沉走出去,又拿了一瓶酒精,冲着少年血肉模糊地臀倒了下去。

楼主 影飘飒落  发布于 2019-04-01 11:09:00 +0800 CST  

楼主:影飘飒落

字数:34119

发表时间:2019-03-30 04:4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4-18 19:49:56 +0800 CST

评论数:117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