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 3anguo+原创】愛你的資格。(羽脩)

看情況決定晚上還有沒有更新XD(你……)
我真的很喜歡打文,一碰到鍵盤就很容易停不下來,而且每天都一定要敲個幾百字(有時甚至兩三千)才滿意,所以我的文更的很快,存文很多。
不過因為我每次發文前還要修稿,所以說真的還是有點麻煩(我是個懶人啊……)而且我過去是多麼害羞內向(?)的人啊,別說在網上發同人文了我連學校的作文都不敢放開了寫……
所以,我打這些廢話的目的,就是要求留言!不只鼓勵,當然鼓勵我真的覺得很窩心啊我真的每次看到小天使們的鼓勵誇讚我都要看哭了,不過如果覺得我寫得不好也可以給我一點意見,只要不是惡意評論就沒關係哦,真的!
然後真的真的謝謝每天都來給我留言的小天使嗚嗚嗚愛死你們了啦!
以上!廢話到此結束!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3 17:14:00 +0800 CST  
14
關羽走後不久,華陀也說要讓他自己休息一下,暫時離開了房間。
脩躺在枕頭上,突然感覺有什麼不對,稍微張望了下,才發現他是睡在關羽的房間裡。
……他的警戒心是不是越來越低了?
還是……他對關羽有些依賴的情感了……?
……怎麼可能,就連親哥都沒有這樣的待遇,而且他才來銀時空多久,怎麼會有這種感覺……果然還是警戒心變得太低了吧。
雖然這麼想著,脩還是沒有離開關羽的房間,而是翻了個身,稍微觀察了一下。
好整齊的房間。東西都擺放得井井有條,而且隨處都能看出主人有多細心地維持房間整潔,都快趕上他那個有潔癖的老哥了。
難怪這房間讓他有種熟悉又安心的感覺,是因為這樣啊。
真沒想到那張與神行者相同的臉皮下,居然是一顆這麼細緻的心。說起來還真是奇妙,待在陌生的時空時,熟悉的臉應該會更吸引他的注意才對,但這短短的時間內,他卻幾乎要忘了關羽是神行者的分身這件事。
是因為他們個性差太多了吧……想到那個脫線的老前輩,為了不讓自己以後無法面對關羽,他決定就此打住。
唉,看來,他是真的越來越喜歡銀時空了。
單純只是這樣的話,那倒還好,以後有機會還是能趁著休假偷偷回來看幾眼。
但如果,他在這裡有太多的牽掛……
想著想著,他身上蓋著沾有關羽氣息的棉被,居然感覺眼皮有些沉重。
劉備什麼時候醫好啊……繼續這樣下去,感覺好像會很不妙……
想著想著,他頭下枕著留有關羽氣味的枕頭,居然感覺意識漸漸遠離。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3 21:08:00 +0800 CST  
15
再次睜開眼睛時,眼前是複數的擔憂面孔。
關羽不知為何站在人群最外圍,見他醒來便驚喜地笑了出來。
「大哥你醒了!太好了!」張飛首先撲向前,「你也真是的,怎麼能瞞著我們啊,知道你中毒,大家都要嚇死了。」說完還瞪了身為「共犯」的關羽一眼。
「對不起嘛,以後不會了啦。」
脩一愣,看向跟他同時開口的關羽,對方則是窘迫地撇開眼。
「最好是啦,以後再瞞我們,就……」馬超看了眼在旁邊罰站的關羽,又看了看掛在脩身上的張飛,說:「就要負責把飛不吃的菜都吃光!」
「這是什麼處罰啊?」趙雲看不過去,終於開口。
「我覺得這點子不錯啊!」張飛眼睛一亮,「馬超,你終於提出點有建設性的主意了耶!」
「得了吧,大哥和羽都不會同意的啦。」黃忠搖搖頭。
「劉兄,你感覺怎麼樣?」曹操拍了拍張飛的肩膀示意他先鬆開病患,然後順理成章地坐在床邊,關心道,「我已經讓我家大廚燉補品了,等一下就會端來,你要是還有點體虛的問題,儘管告訴我。」
「呃……會長,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不需要啦。」脩搔了搔臉,「我已經覺得好很多了,華陀也說我沒有大礙了啊。」
「那就好。」曹操說道,其餘幾人也鬆了口氣。
「不過啊,還是有那麼一點點小問題啦。」
華陀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一旁,手裡端著一碗湯藥,「劉大哥體內的毒畢竟還是致命的,雖然劑量少,但還是有些作用,加上之前他……因為拉肚子,所以身體本來就有點虛,之後還是會有點復發的可能。」
華陀拍了拍胸口,剛才差點要說出脩之前受了內傷的事,結果脩一個眼神讓他及時嚥了回去。
「什麼?華陀,難道沒有根治的方法嗎?」曹操皺起眉。
「哎唷,毒已經解了,只是還有點餘毒,只要好好調養就沒問題啦。」華陀連忙示意眾人不用擔心,「前提是劉大哥不能再勉強自己動用內力,最好也少做點激烈運動,還有要多喝水少吃零食……」
「吼,你是要大哥調養還是養老啊。」張飛不耐煩地說。
「我知道了,謝謝你,華陀。」脩還是向對方道了謝,並接過了對方手裡的湯藥,「對了,會長,你那邊的情況還好嗎?」
「蔣幹已經向我坦白了,我知道他是不得已,不過他這次沒有成功,不知道董卓會不會再為難他。」曹操搖搖頭,「這幾日我們都得小心些。」
「拜託,蔣幹那種小角色,還需要擔心嗎?我一根手指就能解決他。」張飛比出小拇指表達鄙視。
「好啦,我們先出去吧,劉兄你繼續休息。」
「大哥拜~」
脩微笑目送大家,卻又擔憂地擰起眉,讓一直關注著他情況的關羽忍不住開口:「大哥,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嗎?」
「二弟,你還在啊。」脩愣了下,又搖搖頭,「我只是……有種不好的預感。」
「……大哥,你放心。」關羽堅定地看著他,「我絕對不會讓會長出事的。」
「……嗯。」脩點點頭,心裡那種不好的預感卻反而更加強烈。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4 10:50:00 +0800 CST  
不好意思今天睡過頭了所以比較晚更OTZ……一大清早被我家的狗給吵醒,睡回去之後就起不來了……我簡直對不起我良好的生理時鐘……
對了,還有,我下午又要出門了OTZ……所以下一更大概會在晚上……
以上,報告完畢(?)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4 10:52:00 +0800 CST  
16
中毒後的第三天晚上,好不容易讓所有人相信自己已經沒事,脩才得以無奈地抱著吉他來到中庭。
他真的有那麼讓人不放心嗎?習慣了照顧人的脩有些不習慣這些過度的關心,嘴角卻還是微微勾起。
其實,感覺也不差。
輕輕撥弄著吉他,脩不自覺地想起了鐵時空的同伴們,又想到現在在自己身邊的這幫兄弟,音節一下變得悠然感傷,又變得輕快激昂,思緒的轉變完全反應在他撥動琴弦的手指上。
然後,他不知怎地想到了關羽。
那個明明是最關心自己,卻也最不願意勉強自己的人。
他總是和兄弟們一樣擔心自己,但在他推開對方之後,他便會緩緩退開,看著被簇擁在兄弟們之間的自己,默默地關心著。
對方這樣的舉動,讓他想到了……在寒面前的自己。
不成調的音節又一次變調,輕柔又感性,就好像那個人的心一樣,如此溫柔、如此堅定,卻又如此隱晦。
其實他根本沒有資格對對方說教,對方懂了自己的心,便勇於去追求,而他,卻連追求的機會也沒有。
原因來自於無可奈何的命運,卻也來自於他自己。
他皺起眉,終於停下了撥弄吉他的行為。
然後他感覺到了一道視線。
都這個時間了,那些人應該在他抱著吉他出來後就回房間去睡覺了才對,怎麼還有人沒睡?難道是被他吵醒了?
他順著那道視線望了望,卻沒看到人,而他的視線則是對上了關羽的房間。
他垂下眼,想起方才的想法,突然又撫上了琴弦。
然後,閉上雙眼,開始彈奏。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4 17:26:00 +0800 CST  
17
之後,曹操提出了除掉董卓的計畫。
雖然感覺上是天衣無縫,脩拿著手中的企畫書,卻總覺得眼皮不停在跳……
結果,天衣無縫的計畫就敗在了董卓那生在右邊的心臟。
曹操和關羽雖然及時撤退,但前者還是被留有一絲意識的董卓取走了一隻鞋子,也是留下了一個不安定的因素。
果然,董卓利用那一隻鞋,用一種雖沒效率卻絕無差錯的方式在校園內尋找兇手,在蔣幹的掩護下,他們才得以讓曹操暫時逃跑。
曹操已經為自己找好了退路,要去投靠父親曹嵩的好友呂伯奢。
脩皺起眉,看著曹操的身影,總覺得還是有點心神不寧。的確,董卓絕對還會有下一步,他怎麼會想不到想害他的人是誰呢?那曹操這一去,到底能不能保證安全?
「會長。」關羽的聲音讓他回過神來,他轉過頭,便看見對方對曹操說:「我和你一起去吧。」
「二弟?」他訝異地問道。
而關羽只是對他一笑,便和曹操一起上了車。其他人也都擔憂地看著他們,卻也只能默默祝福。
脩走到車窗旁,曹操便會意地搖下車窗,「還有什麼事嗎,劉兄?」
「……沒什麼。」他看了看曹操,又看向駕駛座的人,「會長、二弟,你們一定要小心。」
「我知道。」曹操對他笑了笑。
關羽也看向他,「大哥,我會遵守承諾的。」
脩一愣。
──大哥,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讓會長出事的。
那天晚上,關羽看著他擔憂的表情,為了讓他放心,信誓旦旦對他說了這樣的話。如今想起,心裡除了因得到對方承諾的安心外,卻也有一絲疑慮。
待兩人絕塵而去,他才想到,關羽從頭至尾都沒有提到自己的安全問題。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5 09:27:00 +0800 CST  
18
應證了脩的擔心,關羽和曹操被董卓抓住並關進禁閉室,三天後便要舉行祭天大典,決定兩人是生是死。
但有腦袋的人都想得到,董卓絕不會放過這個能一次除掉兩個眼中釘的機會。
脩左思右想,卻怎麼也想不到要怎麼幫助他們。想了一個晚上,結果就是他根本沒能睡多久,一大清早便起床了。
他想了想,還是決定去看看那兩人。
一路上他都在想要怎麼做才能幫助他們,甚至連要不要用異能阻止都考慮了,但最後還是被理智壓下。
他這個大哥,做的還挺失敗的吧。
「大哥!」
一見到他的身影,關羽便衝向前,兩手抓住那根本沒什麼阻擋作用的籠門。
「二弟。」見曹操還在睡覺,脩便伸出手指示意對方降低音量,「你們還好嗎?董卓有沒有為難你們?」
關羽抱歉地笑了笑,「我們是沒什麼,倒是大哥,你現在身體還好嗎?怎麼這麼早就來了,沒睡好?」
「你現在還擔心這些做什麼啊。」脩有些無奈,這個人到底有多重視他啊?「三天後就要舉行祭天大典,你……」
他突然說不出話來。
你有沒有想到什麼脫困的方法?你和會長打算怎麼做?你有沒有需要我幫你完成的事?你……
越想,思考就往越糟糕的方向行進,脩垂下頭,不再言語。
「大哥。」
聽見關羽的聲音,他反射性抬起頭,卻發現對方突然離他很近。
走出籠門的關羽就站在他面前,笑容一如既往,要不是對方身上的囚服,他幾乎要以為自己所在之處是曹操家,而關羽只是在和他閒話家常。
「我說過,我不會讓會長出事的。」關羽一臉堅定,「我說到做到,無論如何,我都會讓會長全身而退。」
脩皺起眉,「你……」
「我知道你會擔心我,但是事已至此,請你讓我守住這一個承諾吧。」關羽看著他有些惱怒的表情,眼神卻絲毫沒有動搖。
「……」脩冷著臉,不再說話。他並沒有對關羽的死腦筋生氣,而是在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憤怒。
關羽看著這樣的他,突然擰起眉,似乎在做什麼掙扎。然後他握住脩的手,讓脩疑惑地看向他。
「大哥,這次我恐怕……」看著脩的眼神,他實在說不下去,「請你答應我,照顧好三弟,也不要忘記我,這樣就夠了。」
「……你在說什麼啊。」一向不喜歡被人隨意碰觸的他一次又一次破例,先是老愛掛在他肩上的張飛,現在又是用決絕的眼神看著他的關羽。脩握緊拳頭,回望著關羽,眼裡是不輸給他的堅決,「二弟,你聽著,大哥並不像你一樣視守諾如命,但我也不會輕易背棄諾言,我向你保證,我會想辦法救你。」
關羽定定地看著他,最後只是微勾起唇,「好。」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5 13:30:00 +0800 CST  
19
孫尚香的出現是個意外,卻也是個希望。
這個帶給脩一種莫名的親切感的女孩滿懷自信,說自己有辦法能救人,那雙靈動的眼瞳閃著狡詐的光芒。
但對方說,她只能救一個人。
脩感覺無法平靜下來。對方這麼說,表示最後獲救的一定會是曹操。不只是因為對方是受曹嵩的拜託而來,更是因為關羽那句承諾。
脩抱著吉他發呆,連伸手撥弄琴弦也無心去做,腦子充滿了一團亂麻。
他已經不管他究竟是呼延覺羅.脩還是劉備,現在的他只是關羽的大哥,是關羽的兄弟。
曹操能獲救就應該感到滿足,但關羽的命如果無法保住,那他也無顏回到鐵時空去了。
連重要的人都無法保護,他又還能做到什麼?
「怎麼抱著吉他不彈啊,你不會是錯把吉他當成抱枕了吧?」
身後傳來的聲音讓他一愣,轉過頭去,看到的便是今天才認識的人,「孫小姐。」
「在擔心那兩人?」孫尚香這麼問,語氣卻非常肯定,「我也不是萬能的呀,能救一個是一個啦。」
「我明白,孫小姐已經盡力幫助我們了。」脩點點頭,聲音淡然、語氣卻藏不住擔憂,「但是,真的沒有任何方法能幫助我二弟了嗎?」
「哦?」孫尚香笑了笑,「你這麼確定獲救的會是曹操啊?」
「……因為我了解關羽。」承諾比他的生命還重要,他怎麼會願意苟活。
「這樣啊。」孫尚香眼睛轉了轉,看著他沒什麼表情的臉,突然沉吟道:「其實,我是還有一個辦法啦……不過能不能成功,我就不敢保證了。」
「什麼方法?」脩抬起頭,感覺又燃起了一絲希望。
孫尚香一手扶著下巴笑道:「你笑一個給我看,我就告訴你。」
「啊?」脩愣了愣,有些不解地微皺起眉,但看對方一臉玩味,只能微勾起唇,勉強地給了對方一個沒什麼笑意的笑容。
「也太勉強了吧。」孫尚香故作不滿,「好吧,那就告訴你一半。」
脩靜靜聽著,眉頭也漸漸鬆開。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5 19:27:00 +0800 CST  
20
最後還是沒能成功。曹操得救了,關羽卻還得待在禁閉室裡,等候下一次的祭天大典。而這次,也就只給了他們七天的準備時間。
縱然很清楚自己是一點辦法也沒有,脩還是忍不住逼迫自己思考。
雖然每天都會和兄弟們一起去看望關羽,他卻總是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對方。
快想啊、呼延覺羅.脩,這可是你答應關羽的,你身為鐵克禁衛軍的統領,怎麼會一點辦法也想不出來?
但事實是,他呆坐在房間整整三個小時,卻完全沒有任何能用的方法,反倒是腦子開始自動回憶起與關羽相處的一幕幕。
好像自己的理性在逼迫自己救關羽,自己的感性卻認定關羽會死亡一樣。
不,不是認定,而是害怕。
──害怕?
脩皺起眉。他在害怕關羽死亡嗎?是因為他答應對方要救他,還是因為關羽不該在這時候死,他在擔心時空秩序?
才認識不過幾個月的人,怎麼可能……
腦子裡又浮現關羽向他笑著,叫他「大哥」,關心著他、擔心著他、照顧著他的所有模樣。那個人總是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堅信「大哥說的永遠是對的」,對他沒有一點的不認同或者是懷疑。
……或許……
那些原因也是真的,但,單純不希望他死的想法,也如那些原因一般強烈。
原來,才認識不過幾個月的人,也能讓他如此掛心。
──也是,就算是素昧平生的陌生人面臨死亡,他也會想盡力拯救對方,更何況是像這樣重視自己的存在。
他突然釋懷了,將那有些不對勁的想法抹去。
「二弟,你等著。」脩握緊拳頭,沉聲對自己承諾道,「我不會讓你死。」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6 09:20:00 +0800 CST  
21
隔天晚上,脩獨自一人來到禁閉室。
關羽正在打坐,他不想驚擾對方,便想掩去自己的氣息,關羽卻在那之前睜開了雙眼,好像在他踏入禁閉室的瞬間就察覺到了他的存在。
「大哥。」
他走到脩的面前,說:「我守住了我的承諾,你不用為我擔心,我已經沒有什麼好遺憾的了。」
「……」脩氣極,他沒想到對方的第一句話就成功讓他火大了起來。他冷冷地說:「我不是說過我會救你的嗎?」
「大哥……你別誤會,我相信你。」關羽著急地從牢房鑽出來,「我只是不希望你因為這件事有壓力,就算有萬一,我也已經沒有關係了。」
「你沒關係,你想過我沒有啊?」脩不自覺將這話脫口而出,卻覺得有哪裡不對,便又說:「還有三弟、雲、超、忠,尤其是會長,他一定會很自責的。」
關羽緊了緊拳頭,又緩緩鬆開,「……請你幫我向他們轉達,能認識他們,是我關雲長此生最幸運的事,來生我會彌補我們無法相伴的時光──」
「夠了。」脩擰起眉,看向關羽。
對方的眼神讓他想起祭天大典當天,對方以慷慨就義的心態對他們表白,如此堅毅卻又不捨。
然後那雙眼,牢牢地鎖住了他。
脩承認,他的心是有點亂了。但在之後,他只當作是對兄弟的逝去感到不忍,還有對自己的無能為力的不甘。
此時此地,關羽又一次用那樣的眼神看著他,但在這麼近的距離,他好像又看到了些什麼,深沉而又純粹,堅定而又柔軟……
那樣的眼神,真的是在看著「大哥」嗎?
脩一怔,慌亂地撇過頭,後退了一步。
「大哥?」關羽有些焦急的聲音傳來,「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讓你生氣……我只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能讓你放心……」
脩又一次看向他。
「二弟。」他嚴肅地說,「你答應我,你會為了我活下去。」
「大哥……?」
脩定定地看著關羽,不讓他有絲毫的機會逃離自己的眼神。「如果你還把我當作大哥,就答應我。」
「大哥……」關羽又一次握緊拳頭,而這次……
他緊緊抱住了脩。
「對不起。」
脩的耳畔響起了他充滿自責與痛苦的聲音。
「這次,我恐怕無法答應你……」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6 13:03:00 +0800 CST  
22
所有人都以為沒有轉機了,直到孫尚香的話帶給了曹操轉變。
曹操決定與黃巾賊聯手除掉董卓,卻無意造成了董卓施展移魂大法失敗、因而與狗交換靈魂的意外。
當意識到這代表關羽的生命安全已經有了保障,突如其來的脫力感讓脩差點跌坐在地,還好他以意志力忍了下來。
「太好了!我們快去通知羽!」馬超興沖沖地說。
「等一下,我們當中得要有幾個人看著董卓和小豬。」趙雲說,「只要通知羽然後把他帶回來,一個人就夠了。」
「我去吧。」脩淡淡地說。
「好啊,那就麻煩你啦,大哥。」張飛一邊逗弄著董小豬一邊說,「要好好地把二哥帶回來喔。」
「你是放心不下我,還是放心不下你二哥啊?」脩無奈地說,「不過我要先去換件衣服,這件衣服上都是汗。」
「咦?」黃忠遲疑地看著脩的背影,「大哥原來有潔癖嗎?」
脩當作沒聽到。
他其實只是還不知道要怎麼面對關羽。
不只是因為那隱晦的情感……無論是關羽對他,還是……他對關羽。
他總是避免自己去想,就是怕會引出自己的感情,然後一發不可收拾。
他不知道關羽為什麼會對自己有那樣的想法,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動了心,他只知道這樣的感情會使兩人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關羽,異時空的、他的好兄弟啊。他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與對方在一起,他也沒有這個資格。
所以,這樣就夠了。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6 19:33:00 +0800 CST  
好的,脩大的視角也已經完結了哦,這代表離結局越來越近了~
不過不到最後,作者本人也不知道結局會怎麼樣就是了(不得不說這文的走向被我改了好幾次)……不過最後一定會是HE!
對了,還有……不知道是最近潛水的小伙伴比較多,還是因為真的沒有太多人看,留言的人好像越來越少了……
對不起每次都說任性的話,可是大家的留言真的是我的動力……無論我的文寫得如何,他們都是我的孩子,把他們放上來,也是想得到一點評價……
希望各位小天使能多多留言……就請看在我這麼勤奮的份上吧……TT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6 19:36:00 +0800 CST  
23
「大哥!」
又一次聽到這雀躍的聲音,讓脩不自覺勾起嘴角,「二弟。」
「大哥,你這次怎麼來這麼早?其他人呢?」關羽笑得燦爛,好像光是脩一人的到來就能讓他無比高興。
脩突然起了壞心眼,他憂慮地皺起眉,聲音也低下幾階,「二弟……」
見對方這模樣,關羽頓時慌了神,「大哥,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他也不管自己的理智不斷提醒自己要與對方保持距離,直接來到對方面前,伸手抓住對方雙肩。
「……」脩抬眼看了下他,突然於心不忍,於是又笑道:「沒事。」
「…………啊?」關羽表示傻眼。
大哥居然在跟我開玩笑……?他感覺心裡非常複雜,還對對方的反常感到擔心,卻不知該怎麼開口問。
「咳。」好像有點過了。脩拍開關羽的手,說:「我是要來告訴你,你已經可以回去了。」
「欸?」關羽愣了愣,「為什麼?董卓不殺我了嗎?」
「事情是這樣的。」脩抬起手,「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原來發生了這種事。」關羽也笑開了,「沒想到居然會這樣逃過一劫,命運還真是奇妙。」
脩點了點頭,心裡卻有些苦澀。
可不是嗎?命運的奇妙,讓他愛上了寒,卻讓他連傾訴的機會也沒有,就親手掐斷了破土而出的愛苗;如今他又愛上了關羽,然而這次,對方也對他有意。只是他還是得親手斬斷這些曖昧,好好當關羽的大哥。
脩的沉默使關羽擔憂地看著他。
他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才能讓對方不再露出那樣憂慮的表情,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使對方開心一點。明明下定決心守護,卻還是不滿足於這樣的距離,一次又一次衝破理智的枷鎖,又在最後一刻硬生生止住自己的心。
他們就在對方的身邊,心裡也牽掛著對方,卻無法說出,只能狠狠斬去這些牽連與情感,試圖挽救岌岌可危的關係。
關羽和脩同時看向對方,眼神裡的心意一閃而逝,快到兩人都沒能捕捉到。
「走吧,我們該回去了。」脩說道。
「……嗯。」關羽笑著點頭。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7 09:41:00 +0800 CST  
24
又一次地,脩坐在中庭撥弄著吉他,而關羽則是在房間的陽台上靜靜地看著他。
脩覺得吹吹晚風能讓心情更加平靜,雖然不能動用異能,但那些風還是十分親近地帶給他平和與安定,就好像關羽帶給他的感覺。
「叮」的一聲,他不自然地停下了動作。
見他這樣憂心忡忡的模樣,關羽也十分擔心。他很想下去問他的大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能讓他露出這樣的表情?對方的眉頭好像從未鬆開過,但他卻只能看著。
這樣由自己限定的距離,就算伸出手也無法撫上他的眉間。
而正因關羽心亂的脩,突然從懷中掏出了一些紙張,上面似乎寫畫了些什麼,但關羽就算憑著武者的敏銳視力也還是看不清。
脩拿起筆,又補上了些東西,然後便看著那些紙,開始彈奏起來。
原來那是樂譜。關羽靜靜地聽著,心情不可思議地平靜下來,卻又感覺有絲苦澀。脩彈的曲子節奏輕快,彷彿帶著風呈到他的面前,卻又有些自暴自棄般的無奈。
他並不擅音律,但也知道他的大哥,正為了想掙脫什麼束縛而困擾。
他深深地看著那個人,只覺得怎麼看都不夠。就算這輩子的時間都只能看著他,他也覺得心滿意足。
大哥……
下方的人像是有了感應,突然抬起了頭。
正專心聆聽的關羽來不及躲閃,兩人便對上視線。
對上關羽溫柔深沉的目光,脩也柔和了表情,手下動作沒停,依然彈奏著這首為他寫的歌,眼睛也不再盯著樂譜,而是看著他。
他們就這樣,隔著自己設下的透明界線,與對方遙遙相望。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7 14:14:00 +0800 CST  
打文打到有點累了,休息一下……
這一段(24)是我打到現在最喜歡的一段,兩個人都正視了自己心中的情感,也正視了自己的想法,卻無法正視對方。
而在這一段的兩人正視了對方,卻又放空一切,逃避了自己心裡的情感和想法,只剩下空氣中的曖昧飄散。
在他們心中,對方是無可取代的那一個人,但他們都不允許自己說出口。
這裡不能表達得很清楚,不過在正文完結之後,我會好好說一下我對這兩人、還有這篇文的想法……雖然都是些囉嗦的話啦,而且看不看也都不要緊,這是我打文的習慣,算是一種對自己的文的重新審視,只是想分享一下XD
很感謝大家的支持,結局很快就要出爐啦~~大概吧XD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7 14:55:00 +0800 CST  
25
「我覺得這樣下去不行。」曹操一臉嚴肅地說,「還是要想個一勞永逸的方法。」
「可是董卓已經變成狗了,會長你就可以依原本的計畫,換上替身,將被董卓折磨的學生們拯救出來啊!」馬超握著拳揮了揮。
「會長是覺得這樣下去,董卓的勢力還是沒有剷除,不太安全。」趙雲說。
「是啊,有沒有什麼辦法,能讓董卓的爪牙不再觸及東漢書院?」曹操憂心道。
這時,剛睡醒的張飛打著呵欠下樓,「咦,你們在討論什麼啊?大哥和二哥呢?」
「吼,飛,我們在說你有沒有在聽啊,今天輪到羽去看著董卓、大哥去陪小豬散步了啊。」馬超撇撇嘴,「我們在討論怎麼除掉董卓的勢力。」
「喔……這還不簡單。」張飛叉腰道,「董卓幹了那麼多壞事,趁現在他什麼都做不了,我們去把李儒和魅娘抓來逼問,然後錄音,再把證據上交給全校盟,讓他們把董卓趕走啊!」
「可是,你有把握李儒一定會說嗎?而且這種口頭上的證據,也要經過查證,這段時間如果又發生變數怎麼辦?」趙雲很快地把張飛的漏洞提出。
「我倒覺得,這方法或許可行。」
眾人回過頭,孫尚香和華陀不知為何一起走了過來。
「阿香,你的意思是?」曹操對眼前的人十分信任,應該說是對對方的頭腦。
「你們知不知道,全校盟御史台,已經開始追查王允校長昏迷的內幕了?」孫尚香輕聲說道,「雖然人證的證詞不能全信,但也是給他們一個更有利的線索,就算不能馬上趕走董卓,至少能讓他們更加壓迫董卓的勢力,到時候我們再聯合御史台蒐集更多證據上報,就能把董卓的勢力徹底剷除。」
「那……我們怎麼確信李儒和魅娘會說實話?」黃忠小心翼翼地問。
「這個,就讓華陀來回答囉。」孫尚香看向華陀,「剛才我和他在聊他最近的一些研究,他告訴了我一些很有意思的事。」
「沒錯,我有方法能讓李儒他們百分之百說實話。」華陀一臉驕傲,「不過,在真正對他使用之前,我還需要確認一下……」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7 19:45:00 +0800 CST  
26
脩覺得其他人看他的眼神有點奇怪。
從他帶著董小豬散步回來後,他就感覺那些留在家裡的人有點怪怪的,尤其是孫尚香、華陀和曹操三人,簡直像是在打什麼算盤一樣,弄得他寒毛直豎。
端坐在餐桌旁,脩看著滿滿一桌的菜,感覺卻有如芒刺在背。
「大哥,你怎麼了?」
脩一愣,轉過頭來,看見的便是關羽擔憂的表情,「呃……沒事啦,吃飯吃飯。」
關羽還想問什麼,張了張口,卻還是默默點頭,說:「好。」
他的反應讓脩更是心酸,對方總是這樣,雖然在意卻從不願意勉強他。但也是因為這樣,才能讓他鬆一口氣。
他相信只要他不說,對方是絕對不會向他表露心意的。
「我吃飽了。」關羽放下碗筷,「我先回房,你們慢慢吃。」
看著脩瞬間抬起頭、望向他的模樣,關羽想給他一個微笑讓他不要擔心,卻連勾起嘴角都覺得有難度。
在眾人擔憂的目光中,他頭也不回地走向自己的房間。
孫尚香和曹操默默交換了一個眼神。
「……我也吃飽了。」脩輕嘆了口氣,正要站起身,卻被眾人瞬間集中在自己身上的眼神嚇了一跳,「你、你們幹嘛啊?」
又是那種讓人心驚膽戰的眼神!脩簡直想大喊讓回到房間的關羽來救他,他可不想失手使出異能,但想想這簡直比失職還要讓他覺得丟臉,於是只能驚疑地回望眾人。
「大哥,你跟羽是不是吵架了啊?」趙雲首先開口問。
「對啊,最近你們老是這樣,話沒說幾句就避開,感覺超不自然的。」張飛也起身逼問。
「有……有嗎?」脩小心翼翼地回。
「有!」眾人一致回應。
「…………」被眾人壓制的脩低下頭,「我覺得還好啊……」
「劉兄看起來是還好,但是我很擔心羽的狀況。」曹操說道,「劉兄,如果有什麼誤會,還是趁早澄清的好。」
「就是啊。」孫尚香點點頭,遞上一杯水,「你啊,現在就去跟關羽好好聊聊,別把關係搞壞了。」
脩愣愣地接過水,看著大家關心又鼓勵的眼神,終於下定決心。
……也好,是時候該和關羽好好談談了。
「我知道了。」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8 09:29:00 +0800 CST  
27
待脩離開,其餘幾人便互相看了幾眼,同時伸手比了個V。
「沒想到大哥居然那麼好騙。」馬超小聲說道,語氣裡有顯而易見的興奮和得意。「我還以為他多少會再懷疑幾句耶。」
「那是因為他心裡有鬼啊。」孫尚香笑了笑,「他對關羽有愧,所以才會從善如流地接受我們的提議,說明他和關羽的確發生了什麼事。」
「那……這樣沒問題嗎?」趙雲遲疑地說,「能做實驗、也能知道羽最近發生了什麼事,雖然是不錯的點子,但我們也不清楚羽對大哥到底是怎麼想的,萬一他們吵起來……」
「哎唷,我了解我二哥,他絕對不會對大哥有任何不滿的啦。」張飛擺擺手,「而且還不能確定這個……什麼真相大白的藥水有沒有效。」
「是『真相大白水落石出要你說你就說藥水』啦。」華陀突然又冒了出來,「效用是一定會有,不過不知道能到什麼程度。我特別加強了劑量,如果像關二哥這樣心智堅毅的人也會中招,那給李儒和魅娘用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那他會不會察覺到不對,然後就不喝了?」黃忠道。
「放心,那藥水無色無味,就跟普通的白開水沒兩樣。」華陀得意地抬起下巴。
孫尚香偏了偏頭,笑道:「而且,像關羽這樣的人,我看就算他知道劉備端過去的是毒藥,也會一滴不漏地喝掉吧?」
幾人不自覺點頭附和。
「好啦,我看時候差不多了,我們去看看效果如何吧?」曹操比了比關羽的房間,和其他人交換了一個眼神。
於是,眾人隱藏好氣息,偷偷摸到關羽的房門……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8 12:59:00 +0800 CST  
28
脩一走進關羽的房間,便看到他佇立在陽台的身影。
不知為何,他總感覺對方是在等他。
「大哥?」關羽察覺到脩的氣息,便回過頭,「你怎麼來了?」
「呃,我想說……來……找你聊聊天啊。」脩有些尷尬地撇過頭,「你看起來心情好像不太好的樣子,還好嗎?」
「……」關羽愣了愣,看著脩,沒有回話。
這讓脩感覺有些不太對,便抬起頭看向他,「二弟,你怎麼了?」
一對上對方的眼睛,關羽就覺得心神不寧,他眼睛轉了轉,看到對方手裡端著的水杯,便笑著接過,「我剛好想下樓倒點水,這是給我的嗎?」
「喔,是啊。」脩搔了搔臉,「那個,二弟,其實我有些事想跟你說。」
脩深吸了口氣,定了定心神,然後堅定地看向關羽。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傷害到對方,也不會違反時空秩序。他要保護銀時空,也要保護眼前的人。
被他這麼一看,關羽又開始覺得呼吸不順。這樣的眼神如此讓人心動,卻又讓他有種不好的預感。他想說話,卻覺得口乾舌燥,便喝下一口水,想讓心情平靜一下。
「……大哥,你有話就說吧。」
「嗯。」脩又恢復了冷靜,淡淡地說,「我知道你現在正為什麼事感到煩惱,雖然我可能沒有立場這麼說,但我希望你能好好想清楚。現在董卓的問題還沒有完全解決,我們都應該在這事上全力以赴。你是個聰明的人,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關羽點點頭,「我懂,大哥。」
「……那就好。」那樣就再好不過了。脩垂下頭,藏去心裡的一絲失落,「那我就不打擾你了,你休息吧。」
……以後,還是在房間裡的陽台彈吉他就好吧。他這麼想。
在他轉身的那一刻,突然玻璃破碎的聲音響起,在他反應過來前,便感覺關羽緊緊地擁住了他。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8 17:18:00 +0800 CST  
停在這邊,我感覺我要被板磚拍死了……請留我半條命讓我繼續打文吧OTZ
結局真的已經很~近了呢……他們兩個還沒在一起,我的進度真不是普通的慢咳咳……非常抱歉OTZ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8 17:20:00 +0800 CST  

楼主:弦外有音YX

字数:31663

发表时间:2017-01-31 00:2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2-07-27 21:25:53 +0800 CST

评论数:40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