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 【原创】雪(耽美,主奴,训诫)


背景 民国
李一北今晚请客,其中有一名贵客,是省长薄瑜,薄瑜年方二十,年轻有为,家世显贵,。薄瑜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眉清目秀。

“青儿,去,把礼物拿出来。”薄瑜吩咐少年。
初看他们年纪相近,薄瑜待他又很温和亲近,以为是薄瑜的亲戚,原来他的家奴待从。
李一北刚从北欧回来,对国内的事不太了解,但也知道,虽然外面的世界已是平等的公民世界,但国内仍然是封建保守。
这种祖上就显赫的大户人家,奴仆众多。

那年薄瑜和父亲上街,遇到一个乞丐模样的男人,因家中贫困,在卖孩子,那孩子已病得奄奄一息,薄瑜的父亲见他可怜,买了下来,又给花钱给他治病,救了他性命,还从小把他送去读书。薄云青十岁为奴,和少爷一起长大。
现在高中读书。坐在薄瑜身边喝饭,李一北不由得多看他几眼,这孩子生得清丽。

一个月以后,薄瑜的父亲国民委员薄远凝被政敌设计陷害,薄家虽势力强大,可这次对手早已预谋多时,此事恰好李一北能帮得上忙,
薄瑜来拜访,
两人喝酒。“要我帮忙也行,你怎么谢我?”
“但凡是我所有,随你。”
“好,君子一言。这样,我只要薄云青陪我一夜。”
薄瑜气得说不出话来。
。。。。
当晚,十六岁的男孩,低头坐在床上,一声不响。他穿着一件白衬衫,清秀干净,平时住校,昨天正在期中考试时,接到薄瑜的电话。
李一北缓缓解开衣衫,眼前呈现白晰如雪,李一北感叹,这般精致绝美,薄瑜就出手相送了,换成是自己,如此心爱之物,怎么舍得。。。。李一北伸手随意把玩,细嫩白滑,凹凸有致,孩子别过脸去,咬着嘴唇,一声不响。
李一北心里生一些怜爱,这孩子和自己的儿子年纪相仿。
。。。。。
第二天早上,薄云青回到薄府,薄瑜褪了他衣服,细细查验他身子,丝毫没动。薄瑜心想,李一北是个君子。
“青儿,怪爷吗?”薄瑜一根手指托起孩子嫩嫩的脸蛋,
----------------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6-12-31 23:10:00 +0800 CST  
不小心删了主贴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6-12-31 23:13:00 +0800 CST  
都睡了吗?有人不?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6-12-31 23:50:00 +0800 CST  
不然我心拔凉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1-01 00:17:00 +0800 CST  
快过新年了,云青回学校的路上是一个清晨,坐在电车上,他看到路上有一位女士走过,提着刚买的一些青菜,那身影好象自己的妈,明知不可能他仍要仔看。母亲早已在童年时就不在人间。他眼里流下泪水,心里骂自己今天怎么这么软弱。

他发誓,孤单一人,定要在这世上好好活着,有一天定要活出个样来,让在天堂里的妈妈为他自豪。

这世上曾有人那么珍爱过他。

薄瑜应酬很多。一天夜里,他又吃酒到半夜方归,云青一个人坐在书房看书。

“这么晚还不睡?”薄瑜说。
“您不也才回吗?”

云青放下书本,服待他洗漱换衣,笑道:“您天天这么吃酒,身体都不要了。”

“小子,你晓得这世上最有钱有势的人是怎么过?男男女女脱光了玩乐,饮酒,吸毒,玩妓女,要想挣到他们的钱,就得和他们同流合污。”

云青没说话,给薄瑜倒水端茶,伺候主人休息。

“我做第一笔生意时,第一回陪那孙子喝酒喝到想吐,第二回玩妓女,连*了四个**都不倒,他才和我签了约,你得有把柄在他们手里,变得和他们一样脏。”
薄瑜醉眼看着眼前的男孩子,把西装扣子松开,他喝得脸有些红了。

云青蹲下来,给薄瑜脱鞋,然后把薄瑜的腿平放在长沙发上,好让主人舒服些,他只是沉默的听着,一言不发。

薄瑜看着孩子,刚从纸醉金迷的玩乐场回来,眼前这个干净清涩的少年就象山间一股清澈溪流。

“这不是什么好事,这么过有什么意思吗?都这么同流合污,世界永没有清明的一天。”云青说

然后他意识到自己和薄瑜顶了嘴,报歉似的说:“青儿是担心您。”

他自称“青儿”,含着歉意。

薄瑜无话可说,云青说的没错,这孩子聪明,坚强,受过那么多苦,仍有一颗顽强和自由的心,他感到自己真不如云青。

他想到云青给自己写信时,落款写的是“奴才 云青”,云青是那么清傲的人,承认自己只是薄渝的一个奴才,这让薄瑜有些难过,他要是投生在有钱人家,不会是这样的命运。

薄瑜说不上为什么这么喜爱这个孩子,他把自己所知道的都教给他,让他多接触到这世上有教养,有良心的人,他想多给这个孩子一些美好的东西。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1-01 09:28:00 +0800 CST  

薄瑜当晚沉沉睡去,一夜无梦。天亮后,他清醒了,想起昨夜的事情,一笑而过。
早上吃饭,薄云青呆呆的坐着,眼睛有些肿,好象昨晚没睡好。
“小青,怎么了,快点吃饭。”薄瑜有些担心。
“是。”
薄瑜看着少年失神的样子,这才又想昨晚,他感到有些愧疚。

晚上,书房里,少年乖顺的站在他面前。
让薄瑜有些意外。
“小青,”
还没等薄瑜说话,
小青抬起头说:“主人,小青昨夜错了。我。。”
“昨晚我是喝多而已。”薄瑜只说了一句话,他不再提起。

薄瑜出差到外地,好久才回来。回来时,已是早春。
坐了一夜的火车,赶到家中,已是傍晚。他有些乏了,晚饭,薄瑜看着小青,旁边父亲兄弟并没在意。
“瑜儿,好久没回家了,这回要好好休息几天。”父亲说。
“是。”薄瑜说。
“少爷,您这次派的事派成了吗?”小青问。
“成了。”薄瑜转过头,笑着说。
“那太好了。”
“派成了事,庆贺一下好不好?”
“好。”小青说。
“我。。想要小青给我庆贺一下。”薄瑜直看着少年说。
旁边家人没觉得什么,小青和薄瑜四目相对。
。。。
晚上,小青在薄瑜房里等着。
薄瑜进来了,小青站了起来,薄瑜看着他,小青自然的把衣服脱光了,裸着身子。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1-01 13:24:00 +0800 CST  
没有人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1-01 14:45:00 +0800 CST  
。。。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1-01 15:21:00 +0800 CST  
。。。。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1-01 15:55:00 +0800 CST  
想了一天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1-01 16:54:00 +0800 CST  

薄瑜压在少年身上,用一指手指头拔弄着少年的乳

头,粉嫩的乳粒在粗糙手指的拔弄下,变硬挺立,

少年脸微红,不由得微喘。薄瑜重重的压在他身

上,只觉身下一片柔软丰润。少年平躺着,任薄瑜

上下其手。

薄峰一边压在上面大动,一边感激的在少年嘴边,耳边不断亲着。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1-01 18:00:00 +0800 CST  
好吧,没几个人,不更了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1-01 18:33:00 +0800 CST  
薄瑜把一根手指cha进了粉嫩的小xue,手指在肠壁摩擦着,感到液体包着手指尖,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1-01 19:22:00 +0800 CST  

薄瑜起身,把自己**慢慢的顶入,才刚进到xue口,少年不由得哆嗦,但咬着嘴唇忍耐。薄瑜在上面看着少年修长白净的手抓紧了床单。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1-01 19:24:00 +0800 CST  

窗外那雪越下越密,薄瑜穿好衣物,把裸着的少年抱起来,走到窗前,让少年光溜溜的坐在自己的大腿。
薄瑜伸手往下摸着少年臀部,旁边就是炉火,天窗开着一条缝,不时有零星雪花飞入,落到少年的乳头上,
薄瑜手指拔弄着粉嫩乳粒,少年乖顺的垂着头。主人衣料硬硬的,硌着他的光屁股。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1-01 20:27:00 +0800 CST  

这时,传来一阵敲门声。
“少爷,许厅长有紧事,要见您。”

薄瑜扯过一条绵缎,给少年裹上,让他躺在窗边长藤凳上。
拉上隔间的垂帘,走到屏风前面。让秘书把许厅长引进来。

许厅长和薄瑜省长谈话期间,垂帘被风过,许厅长隐隐看到屏风后,翠绿绵缎的一角,还有一只雪白的脚垂下来。

薄瑜站起来,把垂帘拉好,笑了笑:“我的一个奴才。”

许厅长当然知道富贵人家这档子事,贴身小厮和主人,这很常见。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1-01 20:42:00 +0800 CST  
都睡了吧?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1-01 23:33:00 +0800 CST  
春天来了,薄瑜常带着薄云青去爬山,两人在山野中游荡,脸晒黑了,
''您走的也太慢了吧?我这都在山顶等多久了,''薄云青笑着说,站在阳光下,背后是蓝蓝的天,
薄瑜喘口气,心想,到底是年轻人,十几岁,真的最好的年纪。
两人坐在草地上,吃着面包,
''咱们明天在把那个山头攻下来,怎么样?''小青笑着,
''好啊,''薄瑜一把把少年搂住,
少年挣脱,站起来,望着远山''天真蓝!''
。。。
晚上,两人没回家,在城外的小旅店住下了。
夜里,薄瑜躺在床上,一手吸着烟,一手拿着报纸看,云青依在他怀里,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1-02 07:47:00 +0800 CST  

云青依在薄瑜的怀里,手扶着他裸着的胸膛,薄瑜衬衫扣子松松的只在腰间系了一个扣子,前胸敞着。云青眼睛看着那强健的胸肌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看得心跳,头紧贴着在薄瑜的胸口。
薄瑜吐了一个烟圈,用单手又翻了一页报纸。
“钱还够吗?”薄瑜眼看着报纸,说了一句,声音低沉。
“嗯。您不用再给我钱。”
“那点钱够到月末?是不是骗我?”
“云青不敢。”薄云青说,让薄瑜供着念书,他深感愧疚,生活用度十分节俭。
“青儿好好念书,不可想得太多。”蒙瑜说。“不早了,睡吧,我再看会报纸。”
“嗯。”云青缩在薄瑜怀中,闭上了眼睛。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1-02 09:42:00 +0800 CST  

第二天,两人回了家。休息了一天,

晚上,薄瑜把云青叫到卧室,叫秘书拿给他一个折子。
“我叫秘书给你在银行立了个折子。”

云青停了一会儿,说“。。用不了这许多。”
“少爷叫你拿着,还不快着点。”


第二天,云青回了学校。
薄瑜无意中发现,书房桌上放着那个存折,还有一张字条。
“少爷,钱您留着吧。云青有手有脚,再让您白养着,羞愧难当。
小奴 云青“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1-02 09:52:00 +0800 CST  

楼主:笑三少0988

字数:40087

发表时间:2017-01-01 07:1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4-07 12:59:07 +0800 CST

评论数:232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