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恶趣味的宫主大人

大概就是宫主大人带回一个软弱美人,在欺负他的过程中喜欢上他。
(图源网络,侵删)


楼主 Furry105  发布于 2018-09-01 13:49:00 +0800 CST  
第一章 英雄救美
公堂之上,柔弱的白衣美人正被按趴于地,白色纱衣外袍被粗暴地撩到腰上…一大众围观的人不禁呼吸一滞,丝绸质感的里裤勾勒出分外圆润的臀丘,在不堪一握的纤腰的衬托之下,更是显得挺翘至极。只见那衙役搓了搓手才搭上美人的裤腰,褪到一半时,似是当真看呆了,动作竟出奇的慢…堂上落针可闻,没有人不被这绝色所吸引:白皙莹润的臀瓣似乎还因布料拂过而微颤,肌肤柔嫩吹弹可破,似是比女儿家还娇上几分…如此尤物莫不是如同女孩一般从小养在深闺?暴露在空气里的半截玉腿纤细笔直,即使紧紧闭着也掩不住臀腿间若隐若现的风光…
板子轻轻搭上双臀,便立即陷下去…板子抬起时便是一道红印,衙役咽了咽口水,这屁股也过分嫩了些…
“啪!”一板子下去,两团雪峰迅速恢复挺翘,一道破皮的肿痕便浮了上来。
围观的人有些于心不忍,如此尤物怎能如此对待,奈何这人招惹了当地有名的花花公子,才被抓来这公堂受辱。
二十板子过后,身后早已血肉模糊,衙役粗暴地拉下袍子,如此痛楚受刑之人竟一直不曾挣扎,只是小声啜泣,微微颤抖…
肥头大耳的县令一拍惊堂木,“初尝皮肉之苦,滋味如何?你招是不招!”
只见,刚刚受过大刑的美人慢慢抬起了头,绝美的容颜显露出来,堂上又是一片吸气声,难怪会被那浪荡公子盯上,天姿国色也不过如此罢了!
“大人…草民是…冤枉的…不曾轻薄王家小姐…望大人…”受过大刑的人已在晕厥边缘,只能堪堪凭着一口气回话。
“嘴硬!不来点厉害的你是不会招了,来人,上拶刑!”
话音未落,却见堂上一道黑影掠过,还没来得及看清,受刑的人便…不见了。

楼主 Furry105  发布于 2018-09-01 14:49:00 +0800 CST  
第二章 初识
玟月只觉身处水深火热之中,后臀灼烧的痛感让人几乎昏厥…忽而落入一个宽大的怀抱里,下意识地去依靠,也放心地…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身后还是疼得不行,入眼便是陌生的环境,看样子像是客栈?不远处还坐了一个身材高大修长的黑衣男子,面容严肃,不怒自威,浑身散发着肃杀之气!是他救了自己吧,好威武的男人…
那人似是察觉玟月的目光,将茶水重重一放,惊得榻上的人一抖,“醒了就走吧。”
“多谢侠士搭救之恩,只是侠士可否收留玟月…玟月已是无家可归。”玟月一听那人要让自己走,便有些着急,玟家两老因他而亡,自此再也无人护着自己,那恶霸便日日上门欺凌,如今回去必定是羊入虎口…
黑衣男子看了一眼榻上柔弱可怜的人,便大步出了门,“如果晚间回来你还在这里,就别怪我不客气。”
那时,黑衣男子只是路过县城见有人围堵在府衙门口,便站在房顶目睹了这场闹剧的全过程:恶霸抢人不成反倒诬陷,谁料县令也是欺软怕硬的…男人便如往常一般,做了善事,救回了那人。
晚间。男人推门进来,见玟月还在床上,执了案上一方镇纸便击在那人灼烧的臀处,狠厉三下,肿胀的玉臀立时皮下血液翻滚,柔弱的人香汗湿透衣襟,颤抖好久才平复下来,却还是执著地哀求,“求您让我留下。”
“影六。治伤。”语毕,便有一黑衣人迅速落地,片刻不敢耽搁,探向床上之人的伤处。
“不…不要…”玟月小声哀求,有些害怕突然出现的人,却不敢动作,生怕再招致一顿镇纸。
果然,黑衣男子执了镇纸又是狠厉三下,臀丘处顿时一片血红,“做我的人,守我的规矩,这是第一条。现在走还来得及,否则,便都听我的。”
“不敢…玟月不敢了…饶…饶”玟月自小乖巧懂事,因是老来得子,孩子身体羸弱,玟家两老极其宠爱这个孩子,半分重话都不曾讲过。自两老故后,又受此刑责,已是身心俱疲,幸得搭救,自然不肯离去。
影六低着头,自家宫主广行善事,带人回宫也不是头一回了,如今看样子这个人也留下了,便轻车熟路地撩开那人衣襟准备治伤…绕是见过世面的影六也不由得有些怀疑,除开那些肿胀破皮的伤处,如此冰肌玉骨竟不是女儿身…也默叹了一口气,这般细嫩的皮肉怕是经不住后院那些规矩。
“我竟不知我的影卫也这般多情了!”男人不善地将镇纸扔向一旁,端了茶杯似是无意地说道。
“影六不敢。”影卫惶恐地跪伏在地,见宫主并未真正发怒才转过身继续为人治伤。
玟月一张脸疼得惨白,小心翼翼地回头看着自己血红的臀,纱布轻触伤口,玟月便浑身一抖,只好捏紧手里的锦被缓解一二,仍是避免不了痛呼出声。

楼主 Furry105  发布于 2018-09-01 16:26:00 +0800 CST  
谢谢大家

楼主 Furry105  发布于 2018-09-01 16:27:00 +0800 CST  
这个是新坑,尽量一天一更,周末可能双更

楼主 Furry105  发布于 2018-09-01 16:51:00 +0800 CST  
大概就是围绕后院的弯弯绕绕,小美人肯定会被欺负的

楼主 Furry105  发布于 2018-09-01 20:32:00 +0800 CST  
第三章 洛水宫
影六给人处理好伤口,上完药后,请示了男人便离开了。
安静的屋子,一坐,一趴…
良久,“做我的人,就得守我的规矩。吾乃洛水宫宫主暮苋,明日将启程回洛水宫。宫内后院虽有男子,但多是女眷,规矩严苛,你若此时后悔仍有机会…”
“玟月不悔。”柔弱的人努力抬起头来,因着忍痛,指尖都捏得发白。
暮苋愣了一瞬,便放下茶杯,熄了烛火,大步出了门。
但玟月仍是听见最后四字:辰时三刻。
——————
辰时三刻。
玟月在那人吩咐下带着面纱来到客栈门外,却只见到昨日为自己治伤的影六,也不敢多问,便被影六扶上了马车,并未等到昨晚的男人。
车内宽敞,玟月初是担心暮苋来了没有位置,后面实在难受得紧,便趴在了精致的小榻上。马车疾驰,路上不免磕磕碰碰,虽难受,但玟月还是睡了过去。
直到半日之后,玟月发现车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人,而自己正将头放在那人膝盖之上!
“宫主…玟月失礼了。”玟月一眼便对上那威武的男人,有些慌了神。
“无碍。非你自愿,何来失礼。若再如此搪塞,便先挨一顿戒板。”男人姿势未变,说出的话却威信十足,当真可怕。
玟月闻言,脸色微红,被那人威严的样子深深吸引,竟在这样的环境里觉察到了关心。
晚间,马车便停在了群山脚下,影六跪地吹响哨笛,空中便飞来四人抬着华丽的轿子。
然而暮苋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并未乘坐,打横抱起一旁快要站不住的玟月,向群山深处飞去。
这是玟月第二次被男人这样抱着,不同于上次几近昏迷的状态,这次他是清醒的:男人的胸膛很暖和,挡住了所有的寒风,臂膀坚实有力,让人格外安心。
没多久,一大片华丽的宫殿便显露在群山之中,规模华丽,丝毫不输皇宫。
暮苋在门口便放下了玟月,唤来一个中旬妇人,“这是玉娘,以后便跟着你,教导你洛水宫的规矩。”似是想到什么,又回过头来,仍是那副沉稳威严的样子,“他身上有伤,教导规矩先缓几日。”语毕,便大步离去。
“劳烦玉娘。”玟月不喜这严厉的妇人,柔弱的身子被晚风一吹,不禁打了个寒颤。
“公子有礼,请随奴婢来。”玉娘悄悄打量了一番,绕是见过这么多公子夫人,还未曾有这般尤物:一身轻纱般的白衣,除了一头黑发之外,通身肌肤雪白,倒是少了一些血色,显得更加柔弱。不禁心里默叹,在后院必会掀起风浪。

楼主 Furry105  发布于 2018-09-01 23:27:00 +0800 CST  
有点紧脏

楼主 Furry105  发布于 2018-09-02 10:26:00 +0800 CST  
第四章 后院
来到洛水宫已过四日,玟月被安排在一个僻静的院子里。简单地种了几株海棠树,还有一些不知名的花花草草。一连四日,玟月都未见到暮苋,倒是玉娘每日都会跟着,为自己揉伤上药。
按着玟月的性子,本是万万不肯让旁人触摸自己的,尤其是如此羞耻之处。奈何自己反抗之时,玉娘立即停了动作,严厉地说道,“公子,进了洛水宫,就得按照宫里规矩来。既然留在了后院,这身子自然是属于宫主,容不得公子如此糟蹋,若公子再是反抗,奴婢禀了宫主,公子怕是要吃些苦头。”
闻言,玟月有些害怕地想起那晚狠厉的镇纸以及那人在马车之上威胁自己的戒板,便咬住唇任那妇人去了。当玉娘看见那人挺翘的玉臀时,惊讶更甚,果真是人间尤物。
终于在五日过后,玉娘便将洛水宫里的现状一一告知玟月了。
宫主暮苋及洛水宫在江湖上的威望自是不用说,宫主为人仗义,喜管不平之事,洛水宫自是武林无冕之王!听到这些,玟月倒是不足为奇,只见玉娘清了清嗓子,好像才进入正题。
“公子,下面的内容可要听仔细了。宫主乐善好施,家中又无妻室,便自然有人挤破了头要往洛水宫里钻。宫主不愿耽误姑娘的大好年华,也不喜后院整日乌烟瘴气,便制定了一套极其严苛的规矩。每一个身处后院的夫人公子都有自己的一套规矩匣子,若犯了错,便捧了规矩匣子到宫主或是戒房请罪。而玟公子,你是宫主的第十位公子,自然也要遵守这些规矩。最重要的一点,洛水宫难进易出,后院的人若是倦了皆可随时离开,但出去了便不能再回来。还有,宫主从不宠幸后院夫人公子,自然也无高低贵贱之分。只是三人除外…”
玟月听得呆愣,半晌才回过神来,“哪三人?”
玉娘笑了笑,让玟月心里一慌,“这第一人乃是宫主救回来的其中一个女人,还为宫主挡过一箭,宫主为此倍感愧疚,便放其管理后院之权,尊称一声慧夫人。”
原来自己不是一个例外,只是他做的善事中微不足道的一件么,终是忍不住开口,“那剩下两位呢?”
“一位是梁夫人,还有一位是柒公子。这梁夫人,宫主曾在醉酒的夜里误入其房门,令其怀上了宫主的孩子,可惜后来因在后院闹事,戒房一顿板子下来孩子便没了。宫主念其破了身子,又难以再孕,便格外放纵她些。”玉娘顿了顿,看了看玟月失魂落魄的样子,将人大声唤回,“公子,不可走神!最后一位柒公子,才是最重要的,也是陪伴宫主最久之人,宫主喜其性子淡泊,温和宽容,常常于柒公子那处小坐歇息。后院纷争不少,但无一人敢惹上他。”
玉娘见玟月从刚才开始便像丢了魂一般,不免出声安慰,“公子也无需过分担忧,后院规矩虽是严苛,但公子性子淡泊,定是不会犯那些糊涂事。”
玟月闻言只是凄惨一笑,“辛苦玉娘了,玉娘先去休息吧。”
直至天黑,玟月都一人呆坐在院里,看着海棠花树,一季花开,一季花落,便是一生。
可为了这片刻,也义不容辞。

楼主 Furry105  发布于 2018-09-02 10:26:00 +0800 CST  
第五章 生病
玟月身子本就柔弱,昨日又在树下石凳上坐了那么久,自然就生病了。
玉娘来的时候,玟月拢着披风,白皙的脸上浮着不寻常的红晕,“公子可是发烧了?”
玟月整个人轻飘飘的,迷迷糊糊点了头。只见玉娘招来一个下人,嘀嘀咕咕说了几句。
不一会,暮苋竟然来了,还带来了一位年轻的男子。
只见面色沉重的男人将玟月一把抱起放至里间榻上,摸了摸额头,才开口对年轻男子说道,“你来看看,他可是着凉了?”
那年轻男子狡黠一笑,看向玟月的目光不禁带了丝丝探究,“小美人,伸出手,我为你把脉。”
暮苋听得这个称呼,脸色更沉,吩咐了玉娘要好生照看,便出了里间。
那年轻男子见此笑意更盛,摸着玟月的玉手,才收敛一些,“小美人这皮肤娇嫩竟不比女儿家,昨日可是受了凉?”
玟月被那人摸着有些难受,奈何整个人都没有力气,只好张了张苍白的嘴唇,“昨日…在石凳上多坐了一会…今早便难受了…”
年轻男子一听,不出所料,“小美人,你身体羸弱,自己应该知道,怎如此不爱惜…算了,我与你开一副药,喝个三五天便好了。”说完才邪魅一笑,便走到外面开方子去了。
玟月烧得迷迷糊糊,以为是玉娘,谁知又传来那年轻男子的声音,“小美人,记住我叫茚浔,日后还会再见的。”
良久,玉娘才端了一盆水进来,绞了帕子敷在玟月额头上,白皙的玉脸染着不正常的红晕,粉红的嘴唇变得苍白,羽睫轻颤,看得人有些心疼。
玉娘耐心地帮人掖好被子,才开口说道,“公子先安心养病,这般不知自惜,宫主定是要罚的。”况且,除了柒公子外,还未见宫主对谁如此上心。
玟月用了那茚浔的药后,三天便好全了。那日玉娘说的话,他烧得迷糊,也并未听清。心里正纳闷,今日玉娘如何迟了这么久?
苍白的手指拢了拢披风,准备去院子里走一走,谁知刚出门便看见一脸阴沉的暮苋正踏进院子,不禁有些慌了神。
“回屋。”暮苋只是看了一眼,便沉声下了命令,不由得让玟月一哆嗦。
语毕,玉娘也跟着进了屋,让人不解的是,玉娘竟关上了门窗。
“玟月不知…宫主…这是何意…”玟月心里有些害怕,好久没见到这男人阴沉的脸色了,袖子里的手紧紧地捏着。
“玉娘,按后院规矩,该怎么罚?”暮苋自然没有放过那人紧张的动作,暗自皱了皱眉。
“回宫主,玟公子是初犯,当掌臀三十。若日后再犯,便加戒板三十。”玉娘恭敬地对人答到。
立时,玟月一张玉脸羞得通红,他不明白自己何处犯了错误,咬了咬嫣红的嘴唇,颤抖着朝着主座的人跪了,“宫主,玟月不明白何处犯了后院的规矩…”
暮苋不答,只是脸色阴沉地看着地上那人,因为害怕浑身颤抖不已,一袭白色的披风将那人完全包裹,更是可怜得不行。
玉娘自然懂得,未等宫主开口,便解释了一番,“玟公子,明知自己身体羸弱,却仍是不自惜,于院内石凳上久坐,这是一错。公子发烧难受,却不主动告知奴婢,这是二错。按院里规矩,本要挨戒板的,但念其是初犯,判掌臀之刑即可。”
玟月听闻,又是浑身一抖,自小便是父母疼着爱着,府里上下的人都围着自己转,饿了渴了有丫鬟端茶布菜,冷了热了便有人提醒自己加减衣物,更别说病了,全府上下都要为自己操心…如今无人无人提醒,竟…
“去衣,撅榻上。”主座上的人终于开了口,却如晴天霹雳,玟月不禁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地看向那人。

楼主 Furry105  发布于 2018-09-02 11:41:00 +0800 CST  
今日份,over

楼主 Furry105  发布于 2018-09-02 11:41:00 +0800 CST  
第六章 初尝规矩
好久,玟月才反应过来,嗫喏着开口,“宫主…不要…不要…”泪珠大颗大颗划过苍白的脸颊。美人垂泪,英雄本该怜惜。但暮苋却将茶盏往桌上一放,清脆的声音让玟月一抖,“做我的人,便守我的规矩。这是最后一遍。”
玟月闻言抖得更厉害,却不敢再哭出声来,借着玉娘的手,一步一步…被扶向榻边。
玉娘耐心地与人除了披风与鞋袜,为了能够让宫主看见施刑的过程,将玟月背对主座,摆成跪趴的姿势,再用锦被将一双小巧的玉足掩住,才温声告知,“公子,奴婢为公子去衣。”
玉娘先是撩起一层淡青色纱衣,再是外袍下摆,最后竟只有一件宽松的月白色里裤裹住两瓣挺翘,秋日里不免过分单薄了些…
果然主座上的人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怒火更重,沉了声音道,“加十记。”
“是。”玉娘默叹,这玟公子也太不会照顾自己。随即将那人里衣后摆整齐堆叠在腰间,完整露出下裤,再慢慢除去这最后一层遮羞布…绕是玉娘曾多日为他揉伤上药,却还是被惊了一番:几乎白到透明的嫩臀挺翘至极,形状撩人,似乎是害怕即将到来的责打还微微颤抖着…这般细嫩,可如何挨上四十记掴掌?
“公子皮肉细嫩,按院里规矩应先热臀,打红便好。”玉娘将手置于雪肌之上,触感恍若无物,丝滑如江南锦绣,柔软如蚕丝棉羽,果真尤物!
玟月已经满脸泪痕,身后异样的触感吓得他不住地哆嗦,只能小声呜咽,但求快点结束这羞人的刑责。
热身,只是用两分力道拍打皮肤,直至整个玉臀一片粉红。好在玟月肌肤细嫩,一掌便能掴得粉红,很快熬过了这个环节。
“公子,接下来便是真正的惩罚。请公子忍耐些许。”语毕玉娘便高高扬起手掌,“啪!”
“唔呃——”仅仅一下,玉臀上立时一个大红的掌印,使得两个臀瓣都颤抖不已。
玉娘皱眉,也太娇气了些,扬手落下第二掌,“啪!”
“唔!”第二掌下来,玟月便再也收不住泪水,不禁回过头来用湿漉漉的眼睛盯着玉娘施刑的那只手。
“啪!”“啪啪!”玉娘不去看那人可怜兮兮的样子,只是板着脸,毫不徇私。
“嘶哈!宫主…轻打…”玟月无法,只好看向那主位之人,奈何暮苋并未有所反应。
“啪啪!”
“唔——”两条腿已经抖如筛糠,香汗早就湿透了里衣,发丝凌乱地贴在苍白的脸上,指尖已经攥得发白。身后的巴掌还在继续,一左一右,像是要将那挺翘之处拍扁一般!
“啪!”
“唔呃!”终于格外沉重的最后一记宣告了惩罚结束,玟月随之瘫倒在了榻上,衣衫凌乱,肩膀一耸一耸地忍着疼。他并不知道的是,玉娘从第二掌开始便卸了几分力道,不然四十记下来必要破皮流血。只见,那圆润挺翘的玉臀之上,每一处都均匀肿了深红一层,边缘还分布着错落的指痕,与其他雪白莹润的肌肤相比,简直可怜至极。
“回禀宫主,玟公子掌臀四十记责罚完毕。”玉娘恭恭敬敬地向主座之人汇报了。
良久,才听见暮苋沉声吩咐,“去唤茚浔。”
“是。”玉娘低着头便退出了门外。
而榻上之人,赤裸着下身,身前衣襟大开,雪肤外露…玟月正暗自忍痛之时,一双大手隔着里衣包裹住了自己身后痛处,一抬头,正好对上那人阴沉的脸色。
暮苋揉了揉手下柔软发烫的臀肉,许久,才松了手,沉声问,“可长记性了?”
“玟月不敢…玟月再不敢了…宫主轻饶…咳咳咳…咳咳…”玟月自刚才起就抖个不停,一半是怕的,还有一半是冷的,就连埋在锦被里的玉足都透着凉意,肺里难受的紧,便咳了几声,咳得满脸通红。
暮苋皱眉,轻轻抚着人的背。等他平静了才脱衣上床,把人按在自己温暖的胸膛上,将两只冰凉的玉足夹放在自己腿间。另一只大手则继续安抚刚刚受了掴掌之刑的两瓣挺翘。
玟月眼眶一红,不禁情绪翻涌,落下泪来,小声地抵在男人怀里啜泣。

楼主 Furry105  发布于 2018-09-02 19:53:00 +0800 CST  
http://tieba.baidu.com/p/5756056650?share=9105&fr=share&see_lz=0&sfc=copy&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9.7.8.0&st=1535898683&unique=6F3AA02052E09C022455B8012DB48BCB

楼主 Furry105  发布于 2018-09-02 22:31:00 +0800 CST  
宫主正式开始做事业

楼主 Furry105  发布于 2018-09-03 09:09:00 +0800 CST  


楼主 Furry105  发布于 2018-09-03 09:13:00 +0800 CST  
咳咳,虐肯定不虐,但是小美人肯定会被欺负的。宫主其实很护他的

楼主 Furry105  发布于 2018-09-03 11:33:00 +0800 CST  


楼主 Furry105  发布于 2018-09-04 17:24:00 +0800 CST  
你们就说小美人自开篇以来哪天是舒坦的

楼主 Furry105  发布于 2018-09-04 17:29:00 +0800 CST  
第九章 秋日纵马
次日,院里便有人送来了碳火,整个屋子都熏得暖烘烘的,这让玟月十分感动得润湿了眼眶,那人虽是严厉些许,但终究是待自己真正好的。
让人奇怪的是,玉娘却不见了。
而玟月见到玉娘的时候已是在两天后,那一向严厉的妇人竟有些脚步不稳,眉间有些沧桑,这让玟月心里愧疚不已,他知道定是自己那天连累了她。
“玉娘…是玟月任性了…连累了玉娘…对不起…”玟月急红了一双眼,想要伸手扶过妇人,却不想被拒绝了。
“公子,千万不要折煞奴婢,公子是主,奴婢怎敢接受公子这般。况且,奴婢受罚自是有奴婢的过错,奴婢日后定会严守本分,按宫主吩咐的,悉心照料公子。”玉娘将头深深地低下,行了一礼。
玟月急忙去扶,却并未看见她脸上一闪而过的…狠厉。
而两日未见的暮苋也在下午时分来了。
“身后可还疼着?”一进屋便将人抱了个满怀,屋内暖烘烘的,还有些让人发热。
“还受得住…宫主这是?”玟月才注意到暮苋的打扮,往日皆是广袖锦袍,而今日一身黑色劲装,十分干练。
“带你去骑马。”暮苋不由分说为人披上白色的狐毛披风,一把打横抱起出了门。
玟月缩在宽厚的胸膛里,看那人施展轻功越过大半个宫殿,落在后山一处空旷的平地上。
暮苋将一匹深棕色毛发的马拉到玟月面前,本以为那人会被吓着,谁知玟月竟伸出苍白的手摸了摸那马儿,满目温柔…暮苋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些怜爱之情,勾唇一笑…玟月自是没有看到。
大步跨上马鞍,再将瘦弱的人单手抱起放在身前,拢了拢他身上雪白的披风,确认遮挡得严严实实了,才两脚一夹马腹。
“从前可骑过马?你这身子如此瘦弱,当多锻炼些。”暮苋抱着怀里暖烘烘的人,前些日子被那些琐事叨扰的心都不由得平静下来。
“不曾,这是第一次。”玟月尚未从如此亲密的姿势里回过神来,转头羞涩一笑,正是对上那人漆黑的眸子,秋日的阳光将那向来严肃的人忖得柔和些许,浑身都有一层金黄色的日晕…
“坐稳了。”暮苋又紧了紧那人的披风,才抽动马儿,疾驰而去…
偏黄的草地在脚下快速向后方退去,风声簌簌擦着耳边而过,身后是宽阔温暖的胸膛,两只有力的大手护在自己胸前牵着缰绳…
虽然那天风声很大,但玟月还是听见了。
暮苋说,你笑起来好看,别老苦着脸。
玟月后来曾多次回忆这时的场景,都不由得红了眼眶:若说从前是感激,大概从那刻起,就说不清了…
直到暮色吞没大地最后一点光亮,玟月都觉得身后隐隐作痛了,两人才骑着马慢慢往回走。
“明日我要出门办点事,别老待在屋里,多出去走动走动。有什么主意先与玉娘商量一番,要听话,不然我回来是要罚的。”暮苋总觉得有些不放心,但这次情况不一样,又不能带着他,只能多叮嘱一些。
“唔…是…宫主且放心去吧。玟月会听玉娘的话…”玟月缩了缩,将整个人拢在披风里,夜晚的风有些冷了。
暮苋见状皱了皱眉,干脆下了马,将人直接一路抱着飞回了住处。
那晚,月色尚好,两人相拥而眠,一夜无梦。

楼主 Furry105  发布于 2018-09-05 11:46:00 +0800 CST  
有些急了,晚上看看能不能再写一点。

楼主 Furry105  发布于 2018-09-05 11:47:00 +0800 CST  

楼主:Furry105

字数:49050

发表时间:2018-09-01 21:4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3-05 23:30:16 +0800 CST

评论数:183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