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左后方的你(主仆、耽美)

新人给度受顺毛,别吞劳资文
抓上班空档码字
力求两个月结文


楼主 八月正暖  发布于 2012-06-29 09:56:00 +0800 CST  
认识丁的那一年,我才十一岁,在父母亲的葬礼上,他一袭黑色的西装配上那墨黑的头发及双眼,优雅的就像黑天鹅,他是那样的出众、美丽,在瞬间就夺走了众人的目光,当然也包括我的。多年以后,我才明白东方人容貌上的不可思议之处,时光就像在身上停驻了,以致於让人几乎察觉不到变化。

丁面无表情走到了无措的我面前 。冰雪女王。那时我小小的脑袋闪过了这个字眼 。然后他开口:“少爷,奥格斯少爷,我是您的管家,以后由我照顾您。” 他声音冷冷的,没有半点温情,就像他外表给人的感觉那样,我不喜欢他的态度,所以我也不客气的对他说:“我不认识你,而且,我也请不起你,我什麼都没有了。”虽然我才十一岁,可是已经明白了很多事情,父母过世,我成了孤儿,家产就要被贪婪的亲戚瓜分殆尽,我什麼都没有了。没有了。

"奥格斯少爷,您父亲已经把什麼都交给我了,放心吧,那些都是您的,在您成年前,没有人能动它。”他淡淡地说。“而我必须照顾您,直到您成年。”

他用“必须”这个字眼,让我完全感觉不到他是心甘情愿,就像他接受了一个不合理的命令,而他别无选择的只能完成它,我从小父母娇宠,仆人们也哄我顺我,什麼时候受过这种待遇?我不喜欢他,真不喜欢他。

他也看出了我的不乐意,说道:“您别无选择,少爷,我已经是您法律上的监护人。” 是的,我别无选择,我只是个孩子,还能为自己做什麼呢?

当葬仪社开始将土覆盖在父母的棺上,且越覆越多时,我开始哭了起来,而他则一语不发的站在我左后方,什麼安慰的话都没有,那一刻,我真该死的恨他,我恨所有来追悼的人,我恨上帝,恨早逝的父母,还有被独留下的自己。 多年后我想起这件事情,回过头去,丁还在那里,还在我的左后方,我傻傻的笑了,被他白了一眼,他这冰山,哪懂得我那小小的心思呢?他不会懂我那一眼里的安心。

楼主 八月正暖  发布于 2012-06-29 11:30:00 +0800 CST  
小更一些
晚点接著码

楼主 八月正暖  发布于 2012-06-29 11:32:00 +0800 CST  
丁带我搬进了曼彻斯特郊外的新家,我从来不知道我爸妈原来有在这儿置产,还在这养了好几个家仆,我不知道的事还多著呢,丁就像一个谜,我不知道我爸妈到底是在哪里找到他的,他太能干了,也太无法捉摸,我甚至有点儿怕他,尽管他那张漂亮的脸是如何吸引我。

丁很快的就帮我办好转校手续,而我也很快的进入新生活。 对於搬来曼彻斯特这件事,我是万般不愿的,我打一出生就待在伦敦,早习惯那里的生活,还有朋友,可是丁却很坚持我们得搬来这,我对他大吼大叫,耍性子,都只得到他冷淡的回应,我最后也只能顺著他,毕竟我也只剩下他了。虽然我顺从了,但心里却埋下了反叛的因子。

曼彻斯特家里的佣人们人唤丁作“管家先生”,唤我为“少爷,”可是他们给我的感觉是丁才是这个家的主人,虽然他们待我也恭敬,但不是尊敬,看得出来他们对丁是明显的崇敬,丁打理著这个家大小事,还有财务上的投资,如果他垮了,那这个家也没了,我是个无用的少爷,空有头衔,却无实权,我好看不起自己。

我看著丁,他也顶多二十出头,大学生的年纪,却有著超龄的灵魂,我想是怎样的成长环境会造成他这样的压抑,可我想也想不明白,因为在父母过世前,我从未尝过真正的苦,我就是那样一个天真、娇惯了的小少爷。

上学第一天,我就打架了,几个乡下孩子看不惯我这富家子弟的作风,我这大城里来的少爷也瞧不起他们,所以一言不合就干起架来了,他们四个打我一个,原本该是一件只赚不赔的事,但我偏偏是个倔脾气,打起架来像不要命,他们最后竟也没讨到什麼便宜。 学校最后把家长都叫来了,我看这那些孩子们的父母,他们表情愠怒却也带著担心,我感到内心酸酸的,我强压下那种难受感,牙咬在唇上,疼也浑然未觉。

然后我看到了丁。

楼主 八月正暖  发布于 2012-06-29 14:42:00 +0800 CST  
这是赤果果的卡拍我承认

楼主 八月正暖  发布于 2012-06-29 14:43:00 +0800 CST  
等等接著码
下班前还码不完就只能等明天更了

楼主 八月正暖  发布于 2012-06-29 15:00:00 +0800 CST  
丁穿著往常的黑西装,看起来还是那样冷峻,有一瞬间,我是感到开心的,因为我没有被落下,还是会有人来接我,会来带我回家,可是随即我的心情又掉到了谷底,他不是我的家人,不是,我的家人已经被上帝带走了。 我还是一个人。 丁听著校长描述我的状况 ,他的脸色很沉,我想他是不高兴的,可是有多不高兴我判断不出来,因为这个人脸色从没好过,他永远都是那副表情,就像没有任何事能令他开心,抑或是伤心。

其中一位母亲对丁吼道:“你看他把我小孩打成这样。”她指著她儿子的鼻子,下面残留著血渍。

丁冷淡的看了一眼说:“我很抱歉,夫人,但以多欺少绝对是可耻的。”

妇人听了便破口大骂,骂了好长一串,丁只是默默受著,直到校长阻止那位失控的家长,然后丁走过来检视我脸上的伤口,他看著看著,脸色越发难看,我心里清楚自己现在脸有多惨,有些地方甚至还肿得很严重,可是我觉得我已经很了不起了,那麼多人打我一个,我竟然还没有被打趴下。

丁看完以后便说道:“夫人先生们,我希望这件事不会再有第二次,这次奥格斯少爷也有错,相信经过教训后他以后绝不会再这麼做,但要是往后还有类似欺负人的事情发生,霍伊尔家绝不会善罢干休。”他语气不卑不亢,却颇有威严,把所有人都震住了。

回家路上的气氛不太好,虽然平时就没多好,但今天更糟,丁开著车沉默了一阵,才开口:“我不敢相信您竟然如此愚蠢,奥格斯少爷。”

“我怎麼了?”我不以为然的问道。

“打架、闹事、让自己受伤——每一样都很愚蠢,愚蠢至极。”丁的目光从照后镜瞪著我,如此严厉。

“不是我先开始的。”我辩驳。

“但您也不该还手。”

“那我就成了懦夫!”我吼道。

“打一场架也不能证明您有多勇敢!”他声音有火气了,我听得出来,但我才不怕。

“我想回伦敦。”

“这件事我们讨论过了,没有那种可能,少爷。”

“我不喜欢这!我的朋友都在那儿!”

“您在这也会交到新朋友。”

“我不稀罕!我不稀罕跟那些乡巴佬作朋友!” 我大吼,车刚好也停进了车库。

丁回过头来瞪著我,“您要是还用这种态度,我保证您一辈子也交不到朋友。”

我火大了,一甩书包就朝他脸上砸去。

我迅速地开门跑下车,丁很显然被我给激怒了,他很快的跩住我,沉声对我说:“您父亲是如此谦恭有礼的人,您却表现的如此傲慢,那种蔑视人的态度,等於在侮辱您父亲的名声。”

我后来想起,这大概是他第一次拿我跟父亲作比较,但不是最后一次,往后的数年,我都摆脱不了父亲给我的阴影。

"那又关你这个外人什麼事?”我不服输的问。

“少爷,先生不仅给我打理这个家的权利,还有管教您,我绝不会纵容您任何不合宜的行为。去书房。现在。”

楼主 八月正暖  发布于 2012-06-29 17:34:00 +0800 CST  
废话太多所以还是没拍成
只能等明天更了
今天先饶了小奥

楼主 八月正暖  发布于 2012-06-29 17:37:00 +0800 CST  
回复15楼:有吗,亲

楼主 八月正暖  发布于 2012-06-29 17:42:00 +0800 CST  
那一刻我还不懂“去书房”这句话所代表的意义,我只是单纯以为他要对我说教什麼的,我坐在书房柔软的沙发椅上时,内心还是充满著对这件事的不满和抱怨,我厌恶陌生的曼彻斯特,还有这一切,还有丁,我恨不得能回到过去。

丁走了进来,我瞪著他,眼角余光瞥到他手上的东西。是发刷。平滑、厚重的木质发刷,这时我眼神里的叛逆也难掩迷惑了,我无措的望著丁,对於那坚硬的物体充满怀疑,我有不好的预感,虽然我此时还猜不出那发刷的作用是什麼,但我相信他绝不是要用它来帮我梳头发!

丁看起来已经回复以往的冷静,他好看的东方脸孔上只剩下淡然,此时我根本无法想到他即将带给我的伤害。 “少爷,您还是不认为您有错吗?”他淡淡的开口。

我倔强的抿著唇,一语不发。

“夫人和先生都是温和仁慈的好人,我想他们肯定是宠坏您了。”丁的嗓音转为冰冷,“我答应先生将您教养成一个杰出的绅士,所以我绝不会纵容您。奥格斯少爷,今天您的确做了错事,但现在看来您对这点没有任何的体悟,抱歉,年轻的男士,我只能用一些方式来帮您意识您愚蠢的错误——”

他在书桌前的椅子坐了下来,严肃的说道:“过来,我要打您的屁股。”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所听到的。打屁股?我对这个词几乎是完全的陌生,在我更小一点的时候犯了错,通常是说谎,父亲会拍打我的屁股,父亲认为说谎和偷窃是最严重的错误。但我已经很久没被打屁股了,爸妈通常很容许我一些小小的任性,我就读的学校也是坚持实施爱的教育,所以不同於这个年纪的其他孩子们,我的屁股是完好无缺的,它从来没受过什麼太大的伤害。

丁见我不过去,又沉声说了一句:“过来。”

这时我脑中的警铃大作,身体猛然一颤,迅速的从沙发跃起往门口奔去。我想逃。要逃去哪我暂时还没主意。但我要逃。我很怕丁。

楼主 八月正暖  发布于 2012-06-30 11:27:00 +0800 CST  
等空闲时等再码
下午续更

楼主 八月正暖  发布于 2012-06-30 11:28:00 +0800 CST  
拍完了
但度受一直傲娇不给发

楼主 八月正暖  发布于 2012-06-30 16:14:00 +0800 CST  
丁的手脚也很快,一把拦腰将我抱起,我还是个孩子,他已经是成年人,五呎八吋的身高,比起大多英国人来得矮,可是我还是挣不过他,我猛力的扭动著,丁用一只胳膊将我夹在腋下,一手扒了我的裤子,我感到我的内裤随著短裤一起滑落至膝盖,屁股凉凉的,我开始破口大骂,把所有我听过的难听字眼都骂上了,却还是没能阻止他接下来的举动。

“啪”“啪”两声脆响打断了的咒骂,我愣了一下,左臀火辣辣的疼,那两记发刷都打在了那上面,毫不留情,我还没来得及平复那种疼痛,更多的发刷便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

“啪” ”少爷——” “啪啪” “您得为了——” “啪” “让霍伊尔家以及您自己蒙羞而付出代价——” “啪啪啪啪” “您的行为傲慢、” “啪” “无礼、” “啪” “愚昧、” “啪” “简直不像个绅士该有的作为——” “啪啪” “我会教训您——” “啪” “狠狠的” “啪啪” “直到您改过自新——” “啪啪啪啪啪”

太可怕了。那个发刷一下又一下的重击我的屁股,就像要把我的两瓣臀肉都给打扁似的,我从没挨过这麼重的打,比起来父亲的巴掌简直就像哄小孩,丁的发刷带给我的是无法想像的疼痛地狱,我一开始完全低估那东西的威力了,太可怕,太疼了,尤其你根本不知道它什麼时候会停。

"啪” “我会一直揍您的屁股。” “啪啪” “狠狠的揍您被宠坏的屁股。” “啪啪” “直到您成为像您父亲一样——” “啪啪” “ "谦和有礼的人。“ “啪啪啪啪啪”

“噢啊啊啊啊——” 我已经顾不得面子和尊严了,开始用力扭著屁股逃避这顿痛打,可是丁却仍不放过我 ,他的发刷已经把我小屁股整个打遍了,包括靠近腿根的嫩肉,也丝毫没有遗漏,他已经进入了第二轮、甚至是第三轮,发刷重叠的覆盖在我肯定已经伤痕累累的屁股上。

楼主 八月正暖  发布于 2012-06-30 16:18:00 +0800 CST  
即使我再倔强狂妄,此时也被全打灭了。
“先生。噢天啊。先生。求求你。我很抱歉。噢噢。我错了。噢呜呜。真的。求你。我不能再挨更多了。噢噢噢——”我哭泣著求饶,这是我第一次称呼丁为“先生”,我从来都是直接叫他丁的,可是此时我只想用最好的态度来换取我屁股一刻的安宁,这时候要我做什麼都愿意,只要能让这该死的发刷停止。

"您认为自己哪里错了?”

“我、我不该打架。”

“啪” 重重的一下痛击我伤得最重的臀锋。

“噢——”

“那不是最主要的问题之处。接著说。”

“我不该骂人......”我颤抖著说,我确信自己不能再挨更多了。

事与愿违,丁的发刷又再次亲吻上来。

“噢,先生,你告诉我吧,我想不到了。嗷。请你告诉我吧。噢噢噢噢——”

“少爷,您做事莽撞、冲动、不计后果,那些孩子欺负您,您可以请师长处理,或有其他更好的解决方法,而不是这样冲动的跟他们打一场架,他们人多,您可能会受更重的伤或让自己惹上麻烦,凡事您得多用点脑袋,而不是莽撞行事,明白吗?”

“明白、先生、明白。”我忙不迭的回道。

丁接著说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我惊恐的感觉冰凉的发刷又贴上了我火烫的屁股,我紧张的缩了一下,紧紧的绷住肌肉,然后无情的发刷又落了下来。

“啪” “永远不要——” “啪啪” “蔑视他人——” “啪啪啪啪” “即使有一天——” “啪” “您自认成为了不起的人物——” “啪啪” “也不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哀号的嗓子都哑了,那该死的发刷终於停住,我听到了它被放回桌面的声音,丁把浑身颤抖的我给扶了起来,我的腰因为弯了太长一段时间而有些难受,可是远不及我那被修理得彻底的屁股。

丁帮我把裤子拉了上来,当布料磨擦到受伤的皮肤时,我哆嗦了一下。

丁掏出一条白色帕子擦拭我肮脏又满是鼻涕泪痕的脸,和我汗湿了的颈子,一句话也不说。我望著他的眼睛,那双漆黑、幽暗,看不出半点情感的眼睛。有时候我真怀疑这个死气沉沉的家伙是个人吗?他没有半点温情,完全没有。

我感受身后那热辣辣的疼痛,没有一点转好的迹象。觉得自己***的恨他。

楼主 八月正暖  发布于 2012-06-30 16:23:00 +0800 CST  
今天就到这了
等周一上班时才更

楼主 八月正暖  发布于 2012-06-30 16:30:00 +0800 CST  
度受你这吃货想怎样!!!

楼主 八月正暖  发布于 2012-06-30 21:33:00 +0800 CST  
晚餐后是念书时间,屁股被揍肿的我根本无法好好坐在椅子上,不断的扭来扭去变换姿势,还是怎样都疼啊。站在我左后方的丁看不过去了,冷冷的开口:“您要是坐著无法专心,那就站著读。”

我委屈的看著他,“能不能今天不读了?”丁却没有丝毫妥协的意思,他从书桌抽屉翻出了一根尺子,“您要再不专心,就别怪我不留情。”

都这样了还打?我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想不透他的心是什麼做的,这麼狠,我赌气站了起来,心中不断腹诽著他。

我再一次分神时他的尺子果真就抽下来了,我惊跳起来,双手背过去揉著屁股嘶哈叫疼,却不见他有半点同情,他只是用那根该死的尺子指指书,示意我继续,我重新捧起书本,小心翼翼的用眼角打量他反应,深怕那根尺子再抽下来,他平静的看著我,淡淡的威胁:”要是再不能专心,裤子也不用穿了,光屁股念。

” 他*妈*的这家伙到底把我尊严放哪?我真是恨死他了,咬著牙,捧著书本再次读了起来,这次再没分心。

我可不想让他抓著把柄再揍我。

揍我他就高兴了?马的。

楼主 八月正暖  发布于 2012-07-02 09:48:00 +0800 CST  
一直发不上 度受找碴嘛

楼主 八月正暖  发布于 2012-07-02 11:32:00 +0800 CST  
想揍死它的心都有了我说真的

楼主 八月正暖  发布于 2012-07-02 12:19:00 +0800 CST  
晚上丁把我送上床,关了灯后离开,什麼话都没多说,我真厌倦了跟一个冰块生活,我是倒了几辈子的楣让我爸妈从地狱找了个没人性的管家给我!我想起伦敦老家里的老管家查理,他是没丁长得好看,可至少人家疼我疼的什麼似的,一点气都没舍得让我受。

屁股疼得要命,我扒下裤子小心翼翼的摸了摸,上头热烫得吓人,表皮还有点硬了,摸起来鼓鼓的,再多用点力我就差点要叫出声来,太疼太疼了。

我想起了伦敦,想起了父母,想起老家的一切,越想越悲从中来,终於在被子里呜呜的哭了。 不知哭了多久,我抬头看看钟,凌晨三点了,可是我却睡意全无,我不想再待在这个家,这里的人都冷冰冰的,每个人都像中了丁的毒,我觉得在这个家我是完全没有容身之处。

然后我下了个决定,我要离家出走。

(死度受你再不给发文偶就不发了)

楼主 八月正暖  发布于 2012-07-02 13:13:00 +0800 CST  

楼主:八月正暖

字数:122563

发表时间:2012-06-29 17:5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7-07 19:03:54 +0800 CST

评论数:282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