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我的痞子哥哥2

这就是原来的我的痞子哥哥那个帖子的楼主
只是楼主号不能上,这是新号
不许告我抄袭!就是一个人!


楼主 季小伞  发布于 2018-02-02 10:36:00 +0800 CST  
当苏新推开门的时候,就察觉不对了,但是他只是粗粗学了一阵子格斗,半吊子只能打个街头群架,比起苏津这种专业的实在差的太远了。
他刚一开门,就被一股大力扯了进去,紧接着连着外套和书包也在一片漆黑里被拽了下来,随手被对方甩在地上。
就在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又被一脚踹得跌倒在地。
黑暗中,传来苏津冷冷的声音“你给我跪好!”
苏新早就知道,这么粗鲁的,除了他哥苏津,就没别人了,但还是忍不住抖了抖,这么黑他真心不舒服。
苏新怕黑,苏津知道,但他就喜欢黑夜,因为在这样的阴暗光线里,他才能避免让苏新看到自己心疼的目光,也能让自己真的狠的下心狠狠揍这小子一顿。
完了完了……这顿揍跑不了了……苏新心里的小人已经崩溃地痛哭流涕,恨不得找个缝儿死在里面。
“说吧,第几次了。”苏津点了根烟,在沙发上坐下,好整以暇地看着犯了事,跪在地上眼珠子还在滴流滴流转不知道琢磨什么鬼主意的弟弟。
因为窗外的城市霓虹灯很亮,他能看清苏新的表情,而背光的苏新却完全看不清他,这更加深了苏新的恐惧。
苏新心想,每次苏津关灯揍人的结果,就是自己要趴上一周才敢坐凳子,怎么着也得让苏津打的时候看得到自己的伤才行,提前心软才好,否则岂不是跟上次似的,哭到死还被对方认为没打多重,被安个没骨气的罪名,多加了三十皮带。
“哥,咱开个灯呗…我害怕。”第一步先装可怜,当然,这几年已经有点儿不好使了。
苏津吐出一口烟雾,黑暗中,只有一个小红点能证明他的存在。
“就因为你怕我才关灯。”
……
“哥咱开开灯,省得你一会儿抽到鱼缸……”
苏津笑了,这个借口新奇“你放心。”
放心什么?苏新瞪大了眼睛。
“我抽你的准度比投三分篮的准度还高。”
TM的……
“你要是敢在心里骂我,今天我就把你屁股,抽,烂。”
……

楼主 季小伞  发布于 2018-02-02 11:27:00 +0800 CST  
我发现我还是得搬文

楼主 季小伞  发布于 2018-02-02 11:27:00 +0800 CST  
苏新垂着脑袋把今天早上的事情说了一个大概,其实也没多大的事情,就是他们在操场打篮球,结果篮球社的几个高年级学生就过来了。
篮球场就那么点儿,不让站场,秉承谁先到是谁的原则,一直相安无事,而且篮球社自己有自己的体育馆内的篮球场。
但最近省联赛比羽毛球,占用体育馆不让进,才有了篮球社出来找场地的事情。
苏新知道自家哥哥和社长胡子文是好哥们儿,所以一开始看他们来了,也没想惹事儿,反正他都打累了。
同班的几个男生也说,看他们不久有比赛,反正咱也累了,去超市买瓶水吧。
可篮球社的几个高年级的……混混……似乎习惯了不用常人方式说话办事,胡子文也不在,没有什么主事的人,一上来就推了苏新一下,可能因为苏新最瘦最矮……他才一米七八……
“见到高年级不知道赶紧走么?懂不懂规矩!”那横的语气真是……做作死了……
苏新不满意的撇撇嘴,这帮人照他哥苏津差远了,苏津一个眼神就能吓退一群混混,这帮人在他哥眼里恐怕就是底层混混也算不上……
“学长,我看你多活一岁,也没长齐全脑子吧,请人让道儿还这么横,高年级怎么了?篮球场谁先占上是谁的,我们没走你就得等着……你大我一岁怎么着,我们班你这么大的有十几个,一岁之差在现在的学校算什么我跟你讲,两岁都不算什么……”苏新开启了“苏新式**”模式,他一般不动手……真的不动手的,一动手他哥就得朝他动手。
苏津听到这里,坐在沙发上又踢了他一脚“你嘴能不能安静点儿,搁我早抽你了。”
苏新暗自嘟囔,幸亏我把其中的脏话都藏起来了,否则你现在就得抽死我。
结果是可想而知,那横的不行的“学长”立刻怒了,他还没那么好修养,一拳就挥上来了。
苏新虽然格斗学的不咋地,但是躲拳头的速度特别快,一闪身就跑开挺远。
结果,两波人就打起来了……
真是……多大点儿事儿……至于闹到那么大么?
当然苏新也动手了,他趁乱踢了那个特别横的哥们儿好几脚,听说是挺严重,好长时间没起来。
苏津听他絮絮叨叨说完,一根烟也抽完了,随手在玻璃茶几上碾灭,拍了拍沙发道“来,我们说道说道,你先把裤子给我脱了。”
卡拍ing……

楼主 季小伞  发布于 2018-02-02 11:28:00 +0800 CST  
苏新感觉还没挨揍自己就疼得不行了,更何况看不见苏津的表情,也不知道他哥到底生气到了什么地步,犹犹豫豫也不知道怎么处理更好,能让他少挨揍。
“别给我耍心眼儿,今天你这顿揍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拦不住。”苏津换了一条腿翘起来,又用力拍了拍他身侧的沙发
“滚过来,趴着。”
呜呜……
苏新也不是没挨过打,以前基本上没有说教,一般是拽过来,扒了裤子就揍,打到苏津消气为止。
今天为啥让他自己脱啊?
……被强制性扒了和自己脱性质不一样……
“要我帮你,你今天就等着被扒皮吧。”苏津不耐烦他的墨迹,阴恻恻地说了一句。
苏新吓得蹦起来,赶紧脱了裤子,慢悠悠蹭过去,做出可怜乖巧的模样希望能获得减刑。
沙发的凉意让他忍不住抖了一下,然后就乖乖趴好,这样白白的屁股就自然翘了起来。
他感觉一个冰凉的东西搁在了自己腰上,几乎是瞬间,他就知道,是苏津那条最结实,最有柔韧性的皮带!
“哥~~我错了…我不该去打架的……”
苏津眉头一皱,扬手就是狠狠一皮带,一下就抽出一条肿痕。
手下的小孩儿“嘶…”的一声,很快就捂住了嘴。
“我揍你是为打架么?啊?”边说,又抽了两记。
“哥哥哥……疼…真疼啊……”
“你用你的猪脑子想想,我一个一周打三次架的能为打架抽你么?”苏津恨铁不成钢地点着他的头。
猪脑子!我好歹是年级第二好不好!
你个学渣好意思说我是猪脑袋!
“别看你学那么多书,都吃狗嘴里去了!”
这回又变成狗了……
好吧…你爱说啥就是啥……
“这是第几次了你跟我讲!”苏津按住他的腰,用皮带抵在他屁股上,冷冷地问。
“第几次你主动接茬儿,然后就干起来了?”
“你要是管不住你的嘴!管不住你蠢蠢欲动的小心思!你就给我等着挨揍!听到没!说话!”
以上每个感叹号就是一皮带……
苏新被打的哇哇直叫,身后像是被热油淌过一样火辣辣的疼,一下比一下狠,苏津似乎又拿出了当年拎凳子打群架时的狠劲儿,好像打不服对方他就不是苏津一样。
“哥,哥!我知道错了……别……别打…”
苏津站了起来,挽了挽袖子,再次按住他,冷冷一笑“你是哥我是哥?”
“你让我别打我就不打?”
“那我多没面子!”
“啊!哥……你是哥!别打了!!”苏新的喊叫声很快淹没在身后一波波强烈的痛觉中,眼泪哗哗地淌。
高高翘起的臀部已经从白变红,满满都是皮带印子,如今已经泛紫,肿的跟馒头有的一拼。
苏津看打的差不多,扔了皮带,换了巴掌,狠狠甩了十几下,打得苏新连哭泣声都变小了才停下来。
“还嘴欠不?还瞎掺和不?”
苏新满脸都是泪水地摇头,可怜兮兮地,他抓住苏津的衣服“哥……疼……别打了……疼…”
“疼?你要是改不了,以后有的是你疼的机会,就看你到时候受不受地住了。”苏津重新坐下,狠狠揉了揉他的头发
“江湖,不是你想混就混的地方,你付不起那个代价。”

楼主 季小伞  发布于 2018-02-02 11:29:00 +0800 CST  
一顿打可以让苏新安静好几天,特别是……一顿狠打。
第二天,他还是疼得下不了床,只能揉着屁股,哼哼唧唧地支唤苏津。
“哥,我要喝水。”
“哥,我饿了。”
“哥,我想吃麻辣烫。”
“加辣。”
结果就是苏津忍无可忍,最后也觉得无需再忍,掀开被子就是一顿巴掌
“给你脸了!”
“好好看书,*****!”
“吃什么麻辣烫,喝粥吧你!”
然后,他就趴了第三天。
“明天去学校该干嘛自己知道不?”苏津看他伤好得差不多,就没继续给他请假。
“嗯,我去找子文哥道歉。”
这次的事情直接导致了篮球社一年的比赛被取消,而这也是胡子文的最后一年。
可以说他给胡子文惹了不小的麻烦。
“算你有脑子,你给我小心点,别整天胡咧咧,哪天死在这上面都不知道。”
苏津狠狠按了按他的脑袋。
“额……呜……”苏新被按进被子里吐字都不清楚“手机…你手枝……”
“手机?”苏津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响了挺长时间了。
接通后,他就到阳台上了,迎着黄昏的光芒,苏津好看的眉毛微微皱着,脸色也愈发有些不好。
苏新看到了,却不敢多问,自己给自己上药后,就趴在床上装乖巧。
等苏津出来,他才抬头问“哥,谁啊?”
“你希哥。”苏津在一躺椅上坐下,闭目沉思,一会儿,不自主地点了烟。
他小时候得过脑震荡,一般,只有烦躁的时候才会抽烟,来缓解头痛。
这种时候,苏新就乖乖的闭嘴,因为他知道,让苏津烦恼的事情,以他的段位什么也帮不了。
苏津思考的时候,也不需要别人。
因为领袖,都是孤独的。

楼主 季小伞  发布于 2018-02-02 11:30:00 +0800 CST  
顾希是苏津的发小,二人一同长大,情同手足,苏津初中辍学后就开始混社会,但是顾希却一直坚持,念完了大学,他家里也不富裕,但是很在上学的事情上很坚定,就是砸锅卖铁也得上大学。
所以,苏津辍学后,顾希曾三年没跟他说过一句话,据苏津吊儿郎当地描述中提过
“那家伙就是气的,气我辍学不提前告诉他,否则他肯定要拦我,可是他也不想想,我要是被他劝住了,哪有现在的津哥呢?哈哈哈哈!”
真是自恋狂!
顾希原本已经和苏津走上了不同的岔路口,他要上大学,正常结婚生子,为工作努力。
苏津呢?继续混社会,当然,他十八岁的时候参加的群架级别越来越高,次数也越来越少,兴许,他能成为江湖的新星,黑社会未来的老大,也很有可能,死在火拼里。
然而就在顾希大一的时候,他父亲得了重病,瘫痪在床,母亲又有老年痴呆,神智一会儿好,一会儿不好,家里医药费一个月一万,渐渐,拖垮了整个家庭。
学,他不能念了,因为,没钱。
他就算得十倍奖学金也不够负担家里的重负。
但他没毕业,只有高中学历,找到的工作也支持不住。
他借了高利贷,他想,先把父亲病情稳定下来,到时候,大不了还不起的钱就拿命抵,他哪里知道,有些事,不能碰,一碰就能要命。
半年后,他欠了有三百万的钱,稳定了父亲的病情,也透支了他。
一天,黑社会上门逼债,十几个壮汉把他堵在走廊里。
“你们别进去,我爸妈都是重度患病,死了人你们也讨不了好,我就在这里,你们想怎样就怎样。”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这么平静。
那帮人也没想这么快宰了他,把他关在一家废弃工厂里,天天拳打脚踢,逼他还钱,逼他朝其他亲戚,朋友勒索借钱,不同意,就往死里揍。
他断了五根肋骨,得了类风湿关节炎,胃病,脑震荡,直到后来晕死。
后来不知道哪里知道这件事情的苏津,当天带了五六十人带着大棍子冲进来,挑了对方的场子,带了人出来,送了医院。
听医生说,晚一天,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顾希知道苏津这么做不好,他才十九,还没什么江湖地位,没有什么势力,就敢挑了一个挺有影响力的大佬陈辉义的场子,劫了人,撂了对方面子,这事儿,肯定得算在苏津身上。
后来,他听说苏津亲自带了两百万去向那陈辉义赔了罪,并承诺半年后再还他三百万才肯罢休。
他还知道,那天,苏津跪了,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跪,又被人连扇了十几个耳光,才摆平这个事情。
他顾希的命,以后,就是苏津的了。

楼主 季小伞  发布于 2018-02-02 11:30:00 +0800 CST  
“希,你在哪儿,我一会儿过去,你让他们都别惹事。”苏津一边打电话一边开车送苏新上学,吓得苏新一个劲儿地四处看,生怕他哥被撞了带上他一起死。
“臭小子!你哥啥技术你不知道啊!麻溜的,滚下去。”
苏新揉了揉因为苏津一个漂亮甩尾导致被撞的鼻子,果断下车。
他已经疼的腿都发麻了,TM的……至于打的这么狠嘛!
“喂,孙老师,我是苏新的哥哥,嗯,已经好了,他前两天犯错让我揍了,这周可能坐不下,您让他站着上吧。”
神马?wtf?
苏新涨了一个大红脸,狠狠甩上了车门,你狠!
然而,被班主任知道自己被揍了不算什么,恐怖的是全校老师都知道了。
因为孙老师接电话的时候正在吃面条,另一只手在啃苹果,就让别的老师帮他按免提了。
然后……
他堂堂全校第二,一中校草,收到了来自各个年级老师的“关怀目光”
甚至!!!还有一瓶云南白药!
就这样,他站了一周,也把脸丢了个干净,然后在期中考试,他第一次,考了全校第一。
不是他进步了,而是第一的白泉病了,而且据说病的不轻。
苏新在学校,一直是第二,居于白泉之下,从未超越过。
也不可能超越,因为白泉是那种考试型的天才,而苏新是艺术特长生。
他要把全天大部分的时间分给伟大的艺术。
“白泉病了?什么时候的事儿?”白泉是谁?变形小金刚啊!三九天可以穿着短袖奔跑的蓝孩子,病了?
“好几天前了吧,跟你同一天请的假。”孙老师瞟了他一眼
“你伤好了?”
咳咳咳!!
苏新脸又红了,赶紧打了两句哈哈,抱着卷子飞也似地跑了。

楼主 季小伞  发布于 2018-02-02 11:31:00 +0800 CST  
送过弟弟的苏津开着自己的奥迪就朝南区而去。
南区,是平浦市公认的最闹最乱的地方,那里,三教九流,吃喝嫖赌,打架斗殴,什么都有,基本就是传统“三不管”地区。
顾希目前就在南区天堂乐酒吧,那里,是城南的混混头子钱皮的地牌。
“希?你那儿怎么样了?”苏津听着电话那头的摔凳子声不禁皱了眉。
顾希一贯的性子就是很隐忍的,被迫进入这个江湖这么多年,也自己闯出了一些天地。
只是性子还跟以前一样,倔得令人发指……
“还好吧,就是打起来了。”淡淡的语气实在是有点欠揍。
苏津差点摔了手机,怒吼一声“不TM告诉你别让他们惹事么?”
顾希似乎沉默了一下,然后接了一句“你手下的人,我怎么管的住。”
苏津气极反笑“好,好,你把电话给阿鲁,别告诉我你拉不下一个人。”
这个自然毋庸置疑,很快苏津的得力手下阿鲁接了电话“津哥,”
“让他们停了,我一会儿就到,都把皮给我绷紧了,等我处理!”说完,苏津果断利落地挂断了电话。
然后又打了一个电话出去,只是刚按就挂了,屏幕上还闪动着“沈爷”两个字。
苏津揉了揉头,目光沉稳了许多,握紧方向盘就一脚油门开出去。
到了地儿,果然已经停了,其实也没啥好打的了现在,因为对方厉害的那几个都倒了,自己这儿呢,顾希安然无恙地坐在那里喝酒,阿鲁陈飞几个都有伤不过还好,看来以色列格斗术没白学。
苏津没有很早进去,他先看了一圈,眼尖地发现对方里有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很是眼熟,想了想,竟然是钱皮的表侄,关系似乎还不错。
他不怕钱皮,三年前他或许怕,但是如今自从沈爷赏识了他,做了他的靠山,他的势力一步步暗地里扩大,现在谁怕谁还不一定呢。
但他不想闹大了,让人说他仗着沈爷的势,就为所欲为。
他苏津的成就,可以借势没错,但是打架闹场子这种事自己都摆不平,多丢人啊!
于是,他推门进去后,上去就扑棱了一下离他最近的一个亲信的头“啊?你们惹得事是不是!”
“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牌么?”
“钱哥昨天上午还请我吃饭,今天你们就闹人家场子来了?”
“真给我长脸,你们让我以后怎么混?搞的道上都说我不给钱哥面子,你们负责啊!”

楼主 季小伞  发布于 2018-02-02 11:41:00 +0800 CST  
对面有个黄毛小子刚才被踢的特别狠,此刻也分辨不出苏津的身份,上来就是指着一直安然喝酒的顾希“他是谁?一上来就挑衅我们,大家都是出来混的,你要是他老大,不得给我们个说法。”
苏津想说自己不是顾希老大,但是要是真这么说了,明天就有人去找顾希单挑。
“我的人懂不懂规矩,就不用你费心了。你们主事的呢?老板呢?”苏津也不想理这种小角色,挥手叫来阿鲁,吩咐了几句。
老板早没影了……
不过,如苏津所料,那个中年人果然跟钱皮有关系,还关系匪浅,是亲侄子,名叫季安,也没有那么大岁数,刚到三十。
“你退下去!谁给你的胆子这么跟津哥说话!”他推了推那黄毛,笑着伸手。
苏津看了他一眼“原本****低一辈,但是看在钱哥的份上就这样吧,反正,你也是没机会在什么大场合称呼我。”
按理,你该叫我津……叔。
那中年人有点愠恼,但还是笑着道“您看,今天这事儿,我们也不想闹大,手下不懂事,两句话就打起来了,钱哥也不知道,您看这……”
苏津勾起一抹笑“钱哥会知道的,那老板不是跑了么?”
季安脸色一变,看这时间,想来钱皮已经快知道了。
钱皮一直跟他们说别跟沈爷家任何人杠上,特别是苏津,因为苏津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江湖人,他给人的深不见底,比纵横驰骋的沈爷还恐怖。
他们原本看顾希一个好孩子模样的文质彬彬的样子就没在意,打起来了,也没想到这个话里话外全是损招的人是苏津的人。
“那您说怎么办?”季安刚才看见阿鲁出去,心里知道苏津已经半道儿拦了那老板,就等自己付出等价交易。
苏津四处看了看“这里,是你们弄的吧。”
“我们陪全部。”季安赶紧接上。
苏津挑了挑眉“还有我几个手下的医药费……”
拜托,大哥你手下没事好么!
“您说……个数吧?”
“五万。”顾希在后面悠悠一句,
季安刚想说你,算,个,屁,的时候,苏津却点了点头“我这边五个受了伤,就五万吧,明天送到zero。”
季安咬牙切齿,这么点事儿!你要我五万!
但是俗话说,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事儿,今天过了再说。
“好。”
苏津带了人扬长而去,来的时候一辆车,一个人,回去的时候,一辆车,车里多了一个人。
“津,你生气了?”顾希躺在后座,侧头看观后镜里的苏津。
苏津转头看了他一眼“闭嘴。”
顾希哪里能乖乖听话“你是不是可生气了,气到想揍我?”
“……”MD,咋说这么准!
“可你得憋着啊!”顾希悠哉悠哉道“因为你已经惹祸在身啦!”
“我?”苏津突然急刹车,顾希一骨碌滚了下来。
顾希爬上车座,揉了揉头“对啊,沈爷好像不让你亲自出面参与解决江湖纷争,看你这样儿,没跟沈爷报备吧?”
苏津皱眉“沈爷不是网监处,也不是摄像头,还能这破事儿都知道?”
顾希勾唇一笑“我刚才,看见四哥了。”
“*!”苏津咬了咬牙,狠狠砸了一下方向盘。
沈爷不让他参与的原因,他懂的很,想尽快提升江湖地位,以他的状态,最好就是学沈爷,默默地侵蚀,而不是大张旗鼓有动作。
前些天沈爷给他的项目他还没拿下,今天就?鋈?N瑟,恐怕是讨不了好了。
顾希憋着笑,正想笑他,就听到一句“你也别乐,这两天啥幺蛾子也别出,等我腾出手,好好归拢归拢你!”
……

楼主 季小伞  发布于 2018-02-02 11:42:00 +0800 CST  
苏津心情不好,手下的人也遭殃,一个人被罚了二十板子,扒了裤子按在一家地下车库一顿揍。
揍完,一群大老爷们儿脸都没地方放了。
“我跟你们几个最后说一遍,再惹事儿,我就拖你们去赛车场揍,看丢不丢得起人!”
阿鲁等赶紧应是,然后揉着屁股走了。
苏津瞪了一眼顾希“你呢?没什么说道吗?”
顾希满不在意的一笑“咋滴?你还想把我也在这儿办了?”那挑衅的眼神毫无顾忌。
苏津皱眉看他,默然不语,低头看了看表,“我没时间了,你回去吧,今天的事儿,以后再说。”
基本上,以后再说的意思就是,翻篇儿了。
顾希目光沉了沉,撇撇嘴,手插进兜里“你这两年越来越怂了。”
也不等苏津回话,他径直上了车,一溜烟开没影儿了。
苏津苦笑揉头,正想转身进车库找辆其他的车,却听见一声急刹车的撕裂声,十分刺耳。
他肯定,这不是顾希把车撞了,因为他那破车的声音他太熟悉了。
而此刻的声音,是辆跑车。
果然,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停在了车库门口的空地上。
苏津脸色苍白,头上都冒了汗。
车上副驾驶下来一个人,穿着笔挺的西装,带着墨镜,然后他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那黑色风衣的身影,苏津熟悉到不能再熟悉,那人的眼神里的冰冷,也令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沈毅,其实,今年也不到三十,但在这一带,不论是黑道上的还是白道上的,都称呼他一声沈爷。

楼主 季小伞  发布于 2018-02-02 14:00:00 +0800 CST  
苏津初中毕业就辍学了,那年苏父苏母去世,他和弟弟无依无靠,就靠着他给酒厂干活勉强糊口。
后来,是酒厂的老板叶辉相中了他能干,一路提拔,做了亲信,这是他第一个恩人。
十八岁后,他有了自己的势力,叶辉却因为一起案子被抓起来了,他接手了那几家酒厂,越做越大。
叶辉是个保守的人,十几年酒厂也不可能扩大规模,苏津却是有野心的人,很快,就拿到了半个市的酒水供应线。
然后输了的那一方派人堵他,他当时就自己在城西酒吧喝酒,没想到没人敲黑砖,双拳难敌四手,很快就没了招架之力。
这时,一个清淡冷漠的声音从酒吧门口传来“住手。”
这是沈爷,他第二个恩人。
“你想跟我?为什么?”沈毅坐在吧台边转动着高脚杯。
苏津脸上还有血,但是他坚持道“我想走得更高!”
“你已经是一片的头儿了,还要高到哪里?”
苏津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答不好,就是彻底没机会了。
“直到能完全护住我想保护的人为止。”
没有止境。
在给他们造出无敌金刚罩前,他要一直向上。
沈毅沉默了许久,然后指了指面前的另一杯酒“喝了。”
苏津迷惑的接过,仰头干了,才发现那是红酒,这种喝法怪怪的。
沈毅站起身,慢悠悠喝了自己的酒“看来你的路还很长,明天,把你的酒厂转到我名下。
然后带着你弟弟,离开现在的住所,到我买的地方住吧。”

楼主 季小伞  发布于 2018-02-02 14:00:00 +0800 CST  
对于沈毅,苏津是怕的,甚至是畏惧的。
就好比现在,明明沈毅迈过来的步态是那么悠闲,明明,那嘴角带着笑,他却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头上冷汗直冒。
“阿津,过来。”沈毅看他不断后退,眉头轻皱,停下脚步示意他过来。
苏津脑子飞速运转,他现在就想知道,沈毅知道多少,四哥是跟他一起进的酒吧,还是跟顾希一起进的酒吧。
沈毅看他紧张的搓手,以为他是惹了事害怕,便道“放心,这儿有人,我不会在这里动手。”
苏津干笑了两声,赶紧上前几步,语气低了几分“沈爷,您看我这不是什么事也没有么?”
这句在试探。
沈毅看了他一会儿,轻呵一声“你给我站直了!”
苏津一激灵,立刻站的笔直,连那玩世不恭的笑都收回去了。
气氛一度沉默
沈毅看了眼方才副驾驶的人,那人立刻会意,转身去关了车库的大门。
真不知道他从哪里知道的密码。
苏津觉得有点不妙,因为沈爷收拾他一般有这样几种套路,气急了就亲自动手,拎起东西什么都能揍他。
要是还能忍住,就是现在这种情况……
“你们几个,陪他练练,给你们十分钟。”
他可没学过什么特别厉害的格斗术,所谓的以色列格斗术他也不过是学了点皮毛,怎么可能打得过这四五个空手道黑带!
这就是摆明了要群殴他。
以一种正当理由群殴他。
照沈爷的话说,这么做,就是看他欠揍。

楼主 季小伞  发布于 2018-02-02 14:01:00 +0800 CST  
搬楼真费劲……真希望贴吧有一种服务可以把楼主的话一口气全复制粘贴……累死我了

楼主 季小伞  发布于 2018-02-02 14:02:00 +0800 CST  
要搁平日里,被四五个这种段位的高手围堵,苏津百分之一百就溜之大吉,溜不了也怂了,什么比命重要?这种时候逞强的都是傻。
可偏偏沈爷就讨厌怂的人……
所以他想怂也不能怂。
于是他站在原地,看着那四五个打手过来,嘴里依旧不停地说着“几位大哥,你看咱平日里交情也不错,不过年过节的,见血多不吉利。”
一个领头的男子看看沈毅,得到回复后,又转头看他,“放心,不能见血,我们都有分寸……”
分什么寸?上次都流鼻血了。
“过两天给我弟开家长会,几位大哥别往脸上打呗。”苏津看这几个脱光了全是肌肉的人,心里就颤颤。
“可以。”
“那个,不能伤残吧?”
“不能,有分寸…”
“还有…那个……”
苏津背后一人已经忍不住了,一脚踹过来,正踹在他屁股上,直接踹趴在地上。
“有完没完!闭嘴!”
“飞哥啊……你咋这么……狠。”
苏津再起来的时候,对方就上了一个人跟他打。
打了有五分钟的时候,沈爷慢慢从靠着的车上起来,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不错啊,有长进。”
苏津听见一乐,还没等他乐出来,和他对打的那人又是一脚踹在他屁股上,也不知他啥时候绕道后面去的。
刚才夏飞踹的时候就已经疼的不行,这一脚下去,苏津疼到根本起不来。
“嘶~太狠了吧!”
沈毅摇了摇头,继续靠回去,摆摆手示意所有人一起上。
然后,苏津就被人拳打脚踢了。
也不知那几个人是不是故意的,就不把他翻个个打,拳头都招呼在背上,脚基本上随便踢,随便踹,大部分都踹在臀腿上。
目测,他今天得横着回去。
那铺天盖地的痛感不知道是那个方向来的,只知道他现在跟麻袋没有区别,痛苦也没有止境。
等一切停止,沈毅才慢悠悠过来,抬起他的下巴,道“怎么样,长记性了?”
苏津咬了咬牙,才挤出一个看上去挺难看的笑容“长记性了,沈爷。”
“服么?”
苏津垂着头,看不清表情“大哥教训小弟,没什么服不服的。”
沈毅轻笑一声,再次抬起他的下巴,逼迫他直视自己“要不是你这两天真有事,我看你这嘴也不用要了。办完事来找我,咱们好好说道说道。”

楼主 季小伞  发布于 2018-02-02 14:02:00 +0800 CST  
话说苏新小孩儿得了第一却不开心,当天知道白泉生病后也郁郁寡欢,不知道什么滋味。
白泉和他接触不多,一个实验班,名次那么接近,因为他平日里参加各种集训特别多,所以跟他说话也不多。
但其实,以苏新的性格,那绝对是不怎么能忍受一直屈居第二的。
但他拼死八活儿地学习,彻夜不眠地耗电费,也只是第二。
为此还让苏津好一顿嘲笑。
所以,他真是对白泉充满兴趣。
然而,白泉这两天都没来。
这就更不对劲了。
放学,来接他的是顾希,说是要去医院一趟。
“希哥,反正我也没事儿,带我去呗!”
顾希瞟了他一眼“我去看我爸,咋滴,你哥瘫痪了?”自从进了江湖,顾希说话风格也越来越……洒脱了。
苏新吐吐舌头“我去不也能帮帮你嘛。”
顾希笑了笑“想打发时间就直说,拐弯抹角的,医院可不是游乐场,我带你去,你转悠转悠就出来到车里等我。”
“哎,好嘞!”
……
短小一更,明天继续。
没有赞就像是没油一样…

楼主 季小伞  发布于 2018-02-02 14:03:00 +0800 CST  
首先……这原本是纯兄弟的……
但是貌似你们都腐得不行……
我尽量拐成cp版本
但是楼楼不会写肉肉
正文分割—————————————————
顾希母亲在两年前就去世了,父亲还在,病情这些年也有缓和,虽然瘫痪,但是神智还算清醒,也能和顾希说话。
苏津借沈爷的三百万一直在还,沈爷又给他家请了两个护工早晚看护。
基本上,他已经算不清自己欠苏津,欠沈爷多少了。
即使沈爷一直不把他算在江湖人这里,他也不放弃,他总有机会报答。
顾父病房在医院后面的疗养院,顾希先去医院买了几种药,扔给苏新,然后把车钥匙给他“溜达好了就回车里。”
自己去了后面疗养院,顺道儿买了几斤水果。
苏新闻着一鼻子消毒水味儿就觉得刺得慌,整个医院又忙碌,实在没他想的那么好,有美貌女护士啊…帅气的医生…可爱的刚刚出声的宝宝……
现实是……一脸褶子的护士长,一群诚惶诚恐的小护士,白胡子,胖胖的,满脸皱纹的白大褂医生,他们既没有特别冷,也不热情,有点看破生死的感觉。
至于患者,到处都有人在流血,有的满脸都是血从他面前走过,有的支着拐杖……
啊嘞?
那哥们儿咋那么眼熟?苏新小心翼翼地走过去,轻轻拍了一下蹲在医院柱子后的人。
那少年吓了一大跳,猛地站起来,噌地窜出去好远。
“哎哟妈呀!”苏新觉得心脏都出来了
“你干嘛反应这么激烈!我又不吃你!”
“你是……”少年想了想,“不记得了,但挺眼熟,好像联欢晚会总有你…”
苏新仔细打量了他一下,呦呵,这不是千年第一学霸白泉嘛!
这土不拉几的蓝裤子和泛黄的白衬衫,真像是近现代电影。
不过,听说他家家境穷苦,果然是买不起什么衣服,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白泉是吧?我是你同班同学你都不记得?”
虽然他也不咋记得……
白泉清秀的脸上露出歉意的笑“不好意思。”
“那你不至于不看年级大榜吧,贴在大厅的那个。”苏新说着自己都脸红,暗自骂这哥们儿就是个傻子,非得让他自己承认我就是那个总靠你后面的那个人么?
“是没看过……哦,我想起来了,在联欢会节目单上,最后压轴弹钢琴的……你是苏……苏……”
苏新气急败坏地拍了他一下“苏新!苏新!苏新!重要的事说三遍!”
说完,他发现自己又郁闷了,这货和自己关注点完全不同,自己找人看成绩表,他找人看联欢会节目单……什么鬼?
“你弹得那首《水妖》是近代一位英国女作曲家创作的,贝拉是我最喜欢的女作曲家……”
苏新扯了扯嘴角,你要是敢说你连钢琴都会,我就灭了你!
老子我为了钢琴才屈居第二,你要是双管齐下,我的面子往哪里搁!
好在,白泉遗憾的道“我家穷,买不起钢琴,只能平时到街边光盘摊子边等,等放到钢琴曲的时候听几首。”

楼主 季小伞  发布于 2018-02-02 14:03:00 +0800 CST  
我其实也不清楚,沈爷的魅力在哪里?……
而且,我简单一个小炸弹,就发现了白嫖我文的几个人……平时不评论你至少点个赞嘛……楼楼就那么几个赞,你点了我就看见了……么么哒
正文分割线——————————————
周末的时候,苏津刚从zero出来,就看到路边一辆黑色辉腾。
他正寻思今天来的客人里最有钱的几个,到底是谁家的车时,车窗就降下来了。
“四哥?”苏津差点没摔死在道牙上,立刻堆出一脸笑“四哥来了?您看,您也不早早跟我说一声,好让我去接您…”
四哥,并非是排名第四,沈爷手下的左膀右臂,一个是素来狂放不羁四处花天酒地的大混混徐默默,一个,就是陆原嗣,是管理大部分沈爷下面的产业的。
叫四哥,只是谐音。
陆原嗣淡淡瞟了他一眼“别TM废话,麻溜儿滚上车!”
忘了说了,这是一个看上去斯文,其实不咋斯文的斯文人。
苏津一上车,就赶紧问“是沈爷叫我?”
“不然呢?你苏津现在厉害了,除了沈爷谁还叫的动你?”
苏津知道这人说话风格,也不生气,“看您说的,我能干这么大,还不都仰仗沈爷。”
陆原嗣这次只是看了他一眼,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苏津,你如果是这么想,那你也跟不了沈爷多久了。”
苏津一愣,不知道什么意思。
陆原嗣一边对着一个闯红灯的大妈狂按喇叭,一边问他“你把沈爷当你什么人?你觉得沈爷把你当成什么人?苏津,你有仔细思考过么?”
他怎么看沈爷?救命恩人?贵人?领路人?
沈爷看他……
比较有天赋的小弟吧。
陆原嗣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冷冷哼了一声,推了推眼镜,漠然道“狼心狗肺。”
苏津哭笑不得,他对沈爷真可以说是毕恭毕敬,咋就狼心狗肺了?
车里一度沉默,就是苏津也找不到什么好话题了。
可是,在到了湖林景区后的靠山的公路上,陆原嗣又开口了。
“苏津,沈爷以前有个弟弟你知道不?”
苏津点头“听说过,似乎十年前就死了。”
“他,死在江湖拼杀里,死的时候,只有十六岁,要是活到现在,也该跟你一边大了。”
沈爷今年刚到三十,他今年二十六,看来还真是。
不过,提这个干嘛?
给他保命用?
陆原嗣看他那不开窍的样子就来气,狠狠一个急刹车,一个漂亮的甩尾把车停在庄园前。
“滚下去!”
说完,就把苏津踢下车了。
沈爷家不是随便进的,所以没啥事的陆原嗣也就开车走了。
其实苏津现在也没发现,能随意进出沈爷家的,也就他一个。

楼主 季小伞  发布于 2018-02-02 14:04:00 +0800 CST  
终于复制完了

楼主 季小伞  发布于 2018-02-02 14:04:00 +0800 CST  
最后向所有等文却没找到文的说抱歉,我也很无奈啊……

楼主 季小伞  发布于 2018-02-02 14:04:00 +0800 CST  

楼主:季小伞

字数:30284

发表时间:2018-02-02 18:3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2-12 11:32:36 +0800 CST

评论数:26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