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甜

一个甜文,喜欢请支持,有一点不喜欢可以提意见,严重的不喜欢请不要告诉我我会伤心的


楼主 烟灰礼赞  发布于 2018-12-30 02:52:00 +0800 CST  
元历324年,元宵节的前一天。莫丞相家的公子加冠了,最近京城里的人茶余饭后都在谈论这事儿。
茶水铺子里,张三和牛二在那闲侃“听说啊,元宵节那天,丞相家的门槛差点都被求亲的人给踏平了,戚将军还亲自去提亲了呢。”
“诶?戚将军不是没有女儿吗。”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丞相家公子出生的时候,就有云游道士算到,公子是不能娶只能嫁的命格啊。”
“一个云游道士的话怎么能信。”牛二脸上都写着鄙夷
“怎么能不信?这道士啊可姓洛!”

楼主 烟灰礼赞  发布于 2018-12-30 13:19:00 +0800 CST  
“你竟然让你爹去我家提亲?!”最近被议论纷纷的莫公子莫千欢咆哮道。
“你难道不想吗?”戚宣恶劣的笑了笑,一把拽过莫千欢使他不得不趴在自己的腿上,另一只手揉了揉莫千欢的屁股“屁股还疼吗?宝贝”
莫千欢气的脸发红,“你还问我疼不疼,你打我的时候怎么不停手,我都那么求你了。”
坐在桌子另一面的元泽把手里的茶杯不轻不重的放下,明明没说话却成功的让莫千欢闭上了嘴。
“你是不是忘了我的存在?”元泽的声音清清冷冷的,人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脸配着雪白的狐裘,却对莫千欢有着绝对的威慑力。
“没有,我这不是,不是,那个,”莫千欢嗫嚅着,特别小声的补了一句“我这不是忘了吗”
戚宣笑说“屁股再不好可就要伤上加伤了啊。你先去榻上趴着,我和殿下要谈论点公事”说完俯身亲了下莫千欢的额头。
莫千欢偷瞄了下元泽的脸色,起身识趣的快速亲了元泽一下,跑进了里室。

楼主 烟灰礼赞  发布于 2018-12-30 13:19:00 +0800 CST  
“那就这么办吧”元泽和戚宣相视一笑,无论是元泽还是戚宣在此刻的笑容都像是偷了腥的狐狸。

楼主 烟灰礼赞  发布于 2018-12-30 13:20:00 +0800 CST  
说罢,他们一前一后的迈进里室,恰好,莫千欢不知在撅着屁股在床底找什么东西。元泽和戚宣一进来就看到一个圆润的屁股在那翘着,还微微的晃。
俩人静默不语,直到莫千欢欣喜的从床底退出来,手里还捧着一捧碎银子。
“银子用来干什么的?”元泽淡淡的问。
莫千欢一僵,回头讨好的冲俩人笑了笑“就,存着,存着的私房钱”
“趴在榻上”戚宣看着莫千欢的眼睛,命令道。
“凭什么啊”莫千欢炸了“凭什么我存个私房钱都不行”
“为什么?昨儿听说你和詹渊去了花楼?还要给花楼的姑娘赎身?”
“你,你们怎么知道”莫千欢咽了咽口水。
“怎么知道的就不重要了,去趴着吧”元泽的语气毫无波澜,但是成功的让莫千欢的心凉了半截。

楼主 烟灰礼赞  发布于 2018-12-30 13:20:00 +0800 CST  
文在这里

楼主 烟灰礼赞  发布于 2018-12-30 13:21:00 +0800 CST  
图片又被删了

楼主 烟灰礼赞  发布于 2018-12-30 13:38:00 +0800 CST  
莫千欢闷闷的趴在榻上,趴了一会发现俩人还没过来修理他,不禁心生庆幸,觉得自己今天可能会逃过一劫,然而没过一会,他就觉得屁股一凉,接着整个下半身都暴露在空气中,虽然屋子里地龙旺盛,不至于寒冷,莫千欢却觉得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戚宣将莫千欢的手腕脚腕分别绑在榻的四个柱脚上,使莫千欢成了个大字型,私chu明显的暴露在俩人的眼中。莫千欢羞红了脸却不敢闹。元泽蹲在他面前,脸上没多少笑意,“你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莫千欢的si处粉粉嫩嫩的,戚宣伸出食指按了按,莫千欢的脸爆红。元泽趁着莫千欢不注意,对戚宣使了个眼色,戚宣秒懂,开了床头的暗匣,在里面翻翻捡捡。

楼主 烟灰礼赞  发布于 2018-12-30 13:41:00 +0800 CST  
元泽慢条斯理的起身,揉了一下莫千欢像白面馒头似的屁股,把tun瓣向两边扒开。
莫千欢感到si处一凉,有什么东西从那里进入到了他的体内,还越发深入。莫千欢不自禁的往前串了串,却不知这样更增加了两人的xing趣。
元泽和戚宣从小一起在皇宫内长大,而自从那个道人给莫千欢算过命又去了皇宫一趟后,莫千欢就成了两人内定的媳妇儿。
按理说莫千欢从小就被两人接进宫内,从14岁就开始接受两人的管jiao,应该不会害羞了才是,但是元泽和戚宣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媳妇儿对自己的tiao教都没有感觉呢。当然要松弛有度才能有长久的乐趣。
而那个qing楼,还恰巧是元泽闲着没事又顺便帮自己的哥哥收集情报而建的。
莫千欢不长脑子的去踩雷,两人都喜闻乐见,话说西域进贡了许多新鲜玩意正苦无没有机会试一试呢。

楼主 烟灰礼赞  发布于 2018-12-30 14:52:00 +0800 CST  
眼见这一条细细的棒子已经全部进入莫千欢的身体,只剩下一个机关似的开关,元泽松手递给戚宣一个板子。这个板子是最开始管教莫千欢的时候就开始用的,还记得第一次打完莫千欢哭的整个人都蜷缩着,两人哄了好久才哄好。接着就是越来越疼和越发羞.耻的管教,莫千欢现在还在愤愤的想,当初就不应该原谅这两个**(其实你不原谅也没用,还是会接着打的)。
“啊”莫千欢叫完就发现不好,赶紧把嘴闭上,元泽递过来一个帕子,让莫千欢咬在嘴里,莫千欢心想完了,果然,板子快速的落在莫千欢的屁股上,大约打了二十下才停止。
“知道错了吗?”戚宣放下板子,试了试莫千欢屁股的温度,宝贝的屁股打完了摸着更舒服啊,戚宣心想。
不等莫千欢缓过来回答,元泽用冷漠的声音说道:“鉴于你这次所犯的错误过于恶劣,惩罚增加”说着,拧开了细棍上的开关,莫千欢僵硬的感觉到屁.股好像被什么东西撑开,不比一个细细的棒子可以忍受,菊xue慢慢的张开了有两指宽。戚宣垫了两个枕头在莫千欢的小腹下,两人就看着莫千欢的小xue像花瓣一样绽放,不约而同,两人的胯下都硬了。莫千欢还不知道自己逃过一劫。没有行夫妻之礼,丈夫是不能对妻子做到最后一步的,不过之前的管教也很羞耻。因为在本朝,男妻的地位虽然和丈夫相等,不过在婚前必须接受丈夫的调教,以便婚后满足自己和对方的需要。

楼主 烟灰礼赞  发布于 2018-12-30 15:02:00 +0800 CST  

楼主:烟灰礼赞

字数:2097

发表时间:2018-12-30 10:5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2-30 16:17:08 +0800 CST

评论数:2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