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残月问情(耽美)

咳咳~之前说的耽美坑
一楼先来一些碎碎念好了~
本文呢~耽美为主,古代的,由于文笔可能不太好,所以就不说古风了
不虐,因为小沐是亲麻麻一只~甜虐程度可参见我另一只叫小白滴娃~
看标题可能感觉会虐,但其实它就是篇宠文,只要一直坚信这一点就好
虐的部分会有,但是不会狠虐~最后一定是HE!!~
有养成,有强强联合
最后是欢迎新老朋友多多来捧场~~
废话应该说完了,就想到这些,剩下的以后再说~

楼主 沐小夭my  发布于 2014-06-14 20:43:00 +0800 CST  
二楼的话先来放个楔子好了~


【楔子】

我是一个没有记忆的人,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一切的一切都是空白
我只知道在我有意识的时候,便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
记忆里第一次见到光是在一个很宏伟的地方,后来我知道了那是皇宫,那一次我见到了他,那个一生与我牵绊的人
也是那一次的遇见决定了我的一生
对着那个乍一看到我,有些些惊讶但随即嘲讽的笑了笑,之后便又恢复了淡漠的人
我说了我有记忆以来的第一句话“我叫宁缺”

主角:宁缺 君琰 离月 君岚 筱攸
——————————————————————————————
主角先是这些~剩下的以后再补~故事的主人公就是这只叫宁缺的娃了
下面艾特小伙伴们~

楼主 沐小夭my  发布于 2014-06-14 20:46:00 +0800 CST  
度娘不爱我了我艾特的那一楼都被删了

楼主 沐小夭my  发布于 2014-06-14 20:54:00 +0800 CST  
@星星星星飘飘@双子牛肉面@諾言点赞@夏沫之殇[email protected]窗边的肥皂泡泡

楼主 沐小夭my  发布于 2014-06-14 20:57:00 +0800 CST  
终于搞定了~之前留爪说要艾特的我都艾特了
度娘你不要和谐我,我不是广告
然后正文我等一下来发~先去洗白白一下~

楼主 沐小夭my  发布于 2014-06-14 21:13:00 +0800 CST  
震天的锣鼓声响彻皇城的街道,今天是祈国长乐王爷大喜的日子,普天同庆
说道这位长乐王爷,那是祈国曾经的战神,当今天子的胞弟,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祈国能有今天的地位完全是这位年轻的王爷南征北战用千万人的鲜血堆砌而成,只是不知为何,天下大定,这位居功至伟的人物被封王之后,便不理世事,整天于王府内闭门不出,无人得见其真颜,加上年少时候的那些传奇,这位王爷愈发的被人津津乐道
宽阔的街道满满都是人,街道两侧堵得水泄不通,每个人都想亲眼见见传闻中的长乐王爷,更想知道到底是哪家千金能有这么大的本事被这位从不近女色也没有任何妻妾的神秘王爷看中,得天子赐婚,娶为王妃

大红花轿里安坐的人听着外面的喧闹声,脸上面无表情,无喜无悲,波澜不惊,好像独立于天地之外,对于外面那些吵闹,不论是羡慕嫉妒还是祝福,一切一切的话语都无视,虽然那些话语的对象是自己
微微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那一身红妆,再抬头看了看周围,入目皆是红色,精致雪白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表情,苦笑
那人与自己只见过一面吧,竟然就是那一面,自己就成了王妃,真是可笑,要是外面的人知道自己是个男人,还是个没有任何家世地位,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男人,只怕是下巴都要惊掉了
想着自己将要嫁的人,那个只有过一面之缘的人,那个看起来淡漠的拒人千里的人,不管这次婚姻的目的为何,自己的将来如何,总不会再比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要好,随遇而安吧

送嫁的队伍很庞大,王府方面更是出动了当年王爷座下第一人君岚迎亲,浩浩荡荡的绕城一周,场面不可谓不大,只逊色于当今天子封后那天
在晃晃悠悠一上午之后,队伍终于停了,喧闹声也小了很多
轿子里的人一路上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想,只感觉轿子终于停下落在了地上,接着便是“砰”的一声响,轿子微微一震
紧接着轿帘被挑起一些,一只手伸了进来,轿子里的人抬眼看了看那只手,四周都安静下来,轿门外的那人也不催促,只是稳稳的伸着手,等待着另一只手放上来


楼主 沐小夭my  发布于 2014-06-14 22:08:00 +0800 CST  
宁缺闭上眼睛轻轻的深呼吸一次,心中定了定,也就不再犹豫的伸出手轻轻的搭在那只看起来很厚实可靠的手上
当两手接触的时候,宁缺明显感觉到外面的人心神一愣,但也仅仅只是一瞬间,随后便被握住,轻轻的用力一带下了花轿
新娘下轿,一路的祝福,男女老少皆有,跨过火盆进了王府门

宁缺头上盖了盖头看不到周围的情形,低头只能看到脚下的路,而前路一无所知,就像这次的婚姻,看不见未来
微侧头看了看红绸牵引的另一端,那个自己嫁的男人,看不见那人的脸,只能看到那人拉着红绸的手,还是那样的稳妥可靠
只这一看,好似周围的祝福喧闹都听不见了,天地间只剩下自己身旁的那人,那个将来的另一半
平静如水的心微微一动,一步一步的跟着,慢慢的走着自己看不见的前路,这一刻突然觉得很安心,一直没有表情的脸上也浮上自己都不自觉的笑意

喧闹声渐小,一路的祝福下两人进了大厅,之后便是拜堂,天子亲临,高坐上位,主婚人是名满天下的帝师秦太傅
“一拜天地”
两人转身对外,弯身下拜
“二拜君王”
照样的弯身下拜
“新人对拜”
转身面对彼此,两人均是微微一愣,但终究还是没有迟疑的弯身对拜了
“礼成!”
尘埃落定的两个字,大堂里的宾客都是满脸微笑,祝福这对新人
“送入洞房”
震天的锣鼓鞭炮声又起,两人在人群的喧闹簇拥下离开了婚礼的大厅

楼主 沐小夭my  发布于 2014-06-14 22:21:00 +0800 CST  
王府新房里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外面的吵杂也都被隔离了,不知道是不是王府特意的安排,新房里一个下人都没有
身穿红色嫁衣的男子安静的坐在床边,头微低,红色盖头下那清冷的脸色和一室的鲜红形成鲜明的对比
静静的过了很久,外面的天也暗下来了,房间里的人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坐了多久
轻轻的“吱呀”一声,门被打开,接着便是些细微的响动
没一会儿,光亮入眼,盖头被挑起,宁缺低头微闭眼睛适应了一下这突如其来的明亮感,便抬起头看着来人,人人称颂的长乐王爷君琰

两人对视,这是宁缺第二次看见君琰,第一次是皇宫那次赐婚,接着便再也没有见过
君琰静静的看着坐在床边的人,一直淡漠的脸微微有了些松动,眼神也变得异常复杂,颤抖的伸出手抚上对面人的脸
眼里的情绪让人看不懂,至少宁缺没有看懂,就这样静坐着让那只手摸了上来
“月儿”轻轻的一声呢喃脱口而出,淹没在空气里,之后便再没有声音,好似刚才的话语只是幻觉
“王爷”清丽淡然的声音响起
唤回了微微有些失控的君琰,再次定定的看了看床上的人,片刻之间眼神又恢复了以往的淡漠,收回手一句话都没说,转过身便离开了

空荡偌大的房间只剩下宁缺一人,桌上是早已经冷掉的饭菜和精致的糕点,还有那一壶应该拿来喝交杯酒的女儿红
君琰走了之后便没有再回来,宁缺也保持着君琰离开时候的姿势呆坐了一夜,面无表情
===========================================================
这是一个很盛大的婚礼,却承载着最陌生的两人,有着一个最冷清的洞房夜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两个当事人回忆起这一天,不禁感慨,上天始终还是眷顾我们的,只可惜了那春宵良辰

楼主 沐小夭my  发布于 2014-06-15 16:35:00 +0800 CST  
红烛燃烧了一夜终于燃尽,天也渐渐的亮了,宁缺动了动一夜未动的身体,起身稍稍活动了下
一夜无眠,宁缺想了很多,不过最终还是想不通这位大名鼎鼎的王爷娶自己的原因,唯一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他绝对不是看上自己了,不然昨晚也不会那样离开
百转千回还是无果,于是便放弃了,不管怎样,嫁都嫁了,既然他不对自己干些什么,那当然是求之不得啦,再说天大地大自己根本就没有地方去,有一个地方暂时的待着,给自己一个缓冲的时间,怎么都不亏,这样想着,也就释然了

打开房门,呼吸新鲜空气,调整了一下心情,既然做了决定要在这里待一段时间,那便好好的待着,新的生活开始了!
“咕噜咕噜”很不和谐的声音传来,宁缺尴尬的摸了摸肚子,一天一夜没吃东西是个人都该饿了
回头向房间里看了看,一桌冷了的菜,倒是丰盛,只是大鱼大肉的看着都没有胃口,又向上看了看,烛台上倒是有些糕点,缓步进了屋,向糕点走去
宁缺看着高台上那一排一盘盘高垒起的东西哭笑不得,莲子、红枣、桂圆、花生等等一应俱全,早生贵子吗?只怕自己是做不到
尴尬的移开眼,也不动那些东西,向着比较正常的糕点下手
拿起一块糕点慢慢的吃着,味道还不错,另一只手也没空着,随意的抓起一块,脚步没停的开始打量起周围
没过多久,院子里便传来脚步声,伴随着不停的骂骂咧咧的声音,似乎是很不满
听到声音的宁缺蹙了蹙眉,有些不解,便停下打量,朝着门口走去

楼主 沐小夭my  发布于 2014-06-16 19:49:00 +0800 CST  
“哼!混蛋!一个两个都是混蛋,该死的王爷,本来还以为你是什么好货色,谁知道没过多久就多了一个王妃,早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男人,见色忘义,亏的我家主人还,哼!!”一脸的愤愤不平,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嘴里骂的混蛋是这个王府最权威的人,甚至放眼整个祈国都没人敢惹的大人物
“还有那个该死的君岚,找谁不好,偏偏找我去伺候那个王妃,你算老几啊!老子是你手下吗?是你可以随意使唤的吗?哼!去你娘的伺候,老子不整死他都算对得起他,哼!!”
······
一路不停歇的骂东骂西,被骂的最严重的便是以上两位,王府的主人君琰以及地位仅次于王爷的二把手君岚,要说整个王府敢这样明目张胆骂着以上两人的还真就只有这位了
以至于交代完王府众人一些注意事项的君岚大总管一大早便开始不停的打喷嚏,苦笑着摇了摇头,想到那个骂骂咧咧的人,满脸的无奈,也不知道自己这一举是对是错,抬头看着早已经大亮的天空,想起昨夜大醉在揽月阁的王爷,心里酸酸的疼
————————————————————————————————
啦啦啦~文文里最傲娇的娃出现了
然后是今天木有了
拍什么的可能还有个一下,然后是本文不是那种替身文
第一拍可能有点狠,不过也是宁缺和君琰感情发展的转折点
之后就会各种有爱了~


后面两人的感情发展会穿插着之前提到的月儿,就是离月
我把离月也写在主角里,就是说君琰和离月以前的那些往事也会写到
不过宁缺和离月的关系很复杂很复杂,一下不好说,等文文慢慢发展吧~

楼主 沐小夭my  发布于 2014-06-16 19:55:00 +0800 CST  
一路骂不停的人也不觉得累,嘴里还是不歇的进了新房所在的小院,哪知道一进来就看到宁缺站在房门口,骂声戛然而止,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也吓得来不及闭上,足足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震惊过后便是狂奔,一把扑进宁缺的怀里,大声的哭了起来“呜哇哇,主子,呜呜呜”
差点被撞倒在地的宁缺还没反应过来,便感觉自己胸前湿了一大片,无奈的低头看了看
良久,实在是被哭的头痛,再加上自己衣服都快湿完了,尴尬的出声打断使劲哭的某人“那个,你先停一下好不好,或者你换个地方哭也行”
“呜呜”哭声渐小,听到有人说话,哭个不停的人也反应过来了,擦了擦眼睛抬起头来盯着宁缺看
很自然的便看到宁缺一身还没来得及换下的红装,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人是谁,立刻退了出来,脸色不可谓不奇怪,先是不可置信,接着便是失落痛苦,然后便是恍然大悟,最后又恢复了开始的愤愤不平,短短的时间里,小小的脸上不停的变换
宁缺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面前一脸泪痕的人,清了清嗓子“咳,你好,我叫宁缺,你是哪位?”
宁缺的出声打断了不停变脸的人,看着一身红装的宁缺怎么都没好脸色“哼!你就是昨天过门的那个王妃?”
宁缺无奈的看了看自己“应该是吧”
“哼!!!”更大的一声哼来表示自己的不满,倒没有再骂骂咧咧
“那个,你怎么称呼?”
“凭你也想知道我叫什么!”白眼一翻
“不知道也行,我只是想知道这里有没有衣服可以换”
“换什么衣服啊!真是”照样的白眼,还没翻完,便看见宁缺无奈的看着自己的衣服,一眼扫过去,只见宁缺整个前面都快湿完了,小脸一红,刚要骂出口的话也停了,闷闷的说了声“你等着!”便冲进一间房,应该是去拿衣服了
宁缺看着笑了笑,也不介意那人的态度,想着以后的生活里有了这位不知道名字的大孩子相伴,应该会很有趣吧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宁缺嫁到王府也有一个月了,除了新婚那夜见过君琰以外,两人就再也没见过了
君琰像是根本忘记了宁缺的存在
宁缺在王府里的日子很悠闲,小院里只两个人住,宁缺和那天出现的人筱攸,没什么特别的人上门来打扰,所有的下人见到宁缺都只是保持该有的尊敬,剩下一律无视,不过吃穿用度倒也没苛刻,这正合了宁缺的意,每天都和那天出现的人吵吵闹闹一翻,一天也就过去了
宁缺也没有想起过君琰

楼主 沐小夭my  发布于 2014-06-17 20:00:00 +0800 CST  
今天先来一段番外好了,因为正文里的拍可能铺垫有点长
然后目测会卡的像小白那里一样销魂,所以先在番外里有爱的拍一拍
是离月和君琰的往事
本来是没有的,然后占到100楼的小伙伴@諾言点赞说想要看~
也就拿来做奖励了,临时码的~新鲜出炉
下面发番外

楼主 沐小夭my  发布于 2014-06-18 21:17:00 +0800 CST  
【番外一 离月&君琰之初见】
初见,那一年,烟雨朦胧的江南,泛舟湖上,君琰带着君岚四处云游,不远处画舫传来的乐声,本就在音乐上造诣不错的君琰听着那乐声,竟是笑了,直往画舫而去
刚登上画舫,里里外外都是人,只是无一例外都安静的听着,吵闹声几乎没有,君琰看着又是一笑,往被大家围住的地方看了看,反弹琵琶,呵呵,不错,曲子也是自创,君琰没有听过,很有意境,正配合着江南的风情,人嘛,倒也是纤细,至少弹着琵琶的手很好看,至于脸,君琰并没有在意
听了一会儿 ,也是一时兴起,竟抽出腰间的笛子就跟着合奏了,听过一遍的乐曲,对君琰来说并不难,毫无违和感的插了进来
只是这笛声的加入,倒是惊动了那专心弹奏的人,微微一顿,头稍抬,指尖微颤,有些停下了,而后由于那笛声的带动,很快静下来,再次闭眼,指尖游走,乐曲再起
很是动人的一曲合奏,音落,久久无声,之后是雷鸣般的掌声响起,安坐的人只抱着琵琶抬头对着君琰点头示意,算是问好,只是这一看,倒是将君琰看愣了,好美的男子,原来竟是男人吗,青衫飞舞,并没有束发,只简单的披散着长发,发梢处随意的绑了条带子
而后,一个看起来年龄很小的孩子笑嘻嘻的上前接过那人怀中的琵琶,这样绝美的脸上竟是有了笑意,这一笑,竟又是将君琰看呆了
呆的不止君琰一人,在场很多人都呆了
那人也没有在意自己引起的动静,只安静的准备离开画舫

没走几步,就被人阻止了,看起来像是恶霸一般,上前就对着那人调戏,言语有些轻佻,见那人不理会,渐渐的倒是有些难听了,还想要动手动脚
只是那人一直无表情的站着听了那些愈发难听的话
这样的动静自然让早已经回神的君琰看到了,见那只不安分的手就要摸上那人脸的那一刻,示意一边有些被自己吓到的君岚上前解决
“咔嚓”一声,手腕折断,表情扭曲,刚准备发作,就见君岚对那人说了句什么,竟是让那人脸色煞白,很快的带着人离开了
小插曲很快过去,只是那绝美的脸上从头至尾都没有过表情,无论是难听的言语还是发生在眼前的残忍的断手画面,静静的站着看着那些人离开
然后也准备出画舫了,只是离开的时候,向君琰微微低头一礼,算是对刚才出手相助的感谢,君琰微愣之后只是笑笑表示不用
两人没有过多言语上的交谈,就连对方的名字也不知晓,只是萍水相逢,擦肩而过

而后,江上再遇,两人把酒言欢,知音难寻,两人也算投缘
就这样,定下了一生,书写了缘分

很久以后,两人故地重游,月下泛舟江上,离月靠在君琰的怀里看着夜空
君琰摸了摸怀中人的脸,有些好笑的问道“当初见你怎的那番模样?”
只见怀里人有些调皮的扬起笑脸“不那样怎么勾的到你?”
君琰没有去理会离月话里的真假,只是顺手抱着人将身子翻转,压在腿上,臀部自然的翘起,没等人挣扎就是一巴掌盖下
“啪”“要是我不让岚儿出手,你就让那无耻之徒碰你?!”
本没有生气,只是话问出来,竟也有些怒了,愈发用力的几巴掌往翘起的臀上盖
用了力的巴掌将人打疼了,身子轻微的挣扎起来,“唔,不要打~是我错了嘛”
只是这般软软的求饶没有起到很好的效果,巴掌还是不间断的落下
“啪啪啪”的声音在深夜的江面显得格外清晰
“唔,琰~疼~不要打了”声音愈发的可怜兮兮
又是有些重的一巴掌盖在臀峰处“啪”
“啊~”手不自觉的向身后摸去,只是还没有碰到那个饱受摧残的地方,就被君琰抓起往腰上按住,接着又是不停歇的巴掌落下
终于意识到问题所在的离月立刻拿脑袋蹭了蹭君琰
“我知道你一定会出手的~你怎么会让我被别人碰呢~”
软软的撒娇说着这样的话让人很满意,于是巴掌渐弱,只是还没有停下
某月再接再厉“你要是真忍心不管我,我也不会让那个人渣碰的~”
说着又是蹭了几下,蹭的君大少终于是停手了
俯下身对着离月耳边轻叹“月儿~你是在惹火”
“唔,不要~”
“晚了”
之后自然是一番云雨,直到离月累的不行,躺在君琰怀中沉沉的睡了
君琰看着怀中人依然绝美的脸蛋,宠溺的笑笑
不管两人的相遇是不是缘分所致,既然遇见了,爱上了
那今生就只你一人,定护你安乐~
————番外完————

楼主 沐小夭my  发布于 2014-06-18 21:24:00 +0800 CST  
春暖花开的季节,微风拂过很是清爽,宁缺心血来潮,想自己来王府也快一个月了,竟是从没出过小院,然后自己又没有什么禁足令,干嘛不出去逛逛,这么好的天气
于是说干就干,“筱攸,我出去走走”说完没等回应就出去了,反正猜也猜的到那人什么反应
“哼!出去就出去,告诉我干什么,还想我跟着伺候你不成,哼!”嘀嘀咕咕的抱怨,向外面看了一眼,刚好看到宁缺出去的背影“哼!!!”把手里的东西一摔,甩门进屋了,接着又是一大串的嘀咕传出来,也不知道是在气什么

走出小院的宁缺看着王府稍微楞了楞,这王府也太大了吧,不过风景倒是不错,早就该出来走走了
宁缺随意的走着,看着周围的风景心情倒也舒坦,不过走着走着,宁缺发现了一个问题,王府这么大,自己从来没走动过,现在没有人带路,根本不知道是在哪儿,也不知道怎么回去
无奈的叹了口气,看了看天色,还好只是中午过了些许,有的是时间给自己回去,也就没有慌张,继续的走着,不过这次是向着反方向
越走越觉得不对劲,这次宁缺可以肯定自己是迷路了,往回走了一个时辰竟然还没回去
向周围看了看,一个人都没有,不由得暗叹自己倒霉,再向前走了走,没多久便看见一个很高的楼阁,入眼便是“揽月阁”三个大字,不知是出自谁的手笔,心念一动便想进去看看
门口有人把守,宁缺上前刚准备进去,就被那人拦下“此处是王府禁地,任何人等不得擅入”
“哦”没有强求,转身便离开了
走了一段路才发现自己刚才好不容易碰到人,怎么就忘记问路了,真是傻了,于是立刻返回,只是等宁缺再回到揽月阁门前时,那人已经不见了
再次看着面前的阁楼,心里有道声音一直驱使着自己进去看看,从来没有过的感觉,稍稍停顿了下,宁缺迈步踏入了揽月阁

揽月阁内的布置很精致,可以看出住的人很用心的装扮过,宁缺一眼看过去便很喜欢,真是个好地方,不过也只是一个普通的房子而已,只是稍稍修饰的好些,不知怎么就成了禁地
默默的把每层都逛了逛,只是随着一层层的往上走,便觉得越来越冷,上到顶层更是寒冷,像是处在冰天雪地一般,宁缺不由得打了个颤,但脚步却没停下,上到顶楼,微微环视一圈,顶楼只有一个房间
好奇心的驱使下,宁缺走近那个房间,温度越来越低,心也不停的跳动,就在刚伸手要推门的那一刻,手腕被人抓住了
伴随着的是幽灵一般强压着怒火的声音“看够了吗?”

楼主 沐小夭my  发布于 2014-06-19 21:09:00 +0800 CST  
宁缺被吓的一惊,身子一抖,刚才那一刻心像是要跳出来般,极力的压下恐惧,大大的喘了几口气,在差不多平静下来之后,转回头看了看来人
果然,一脸淡漠的君琰冷冷的站在身边,黑暗的环境下看不出喜怒,只是被抓住的手腕传来的痛感示意着来人的愤怒
这是宁缺第三次见到君琰
没有过多的话语,轻哼一声,君琰就拉着应该说是拖着宁缺往外走,下了一楼后便直接从窗口飞出去,刚下到地面便把宁缺往地上一丢
缓过神来的宁缺发现自己已经在揽月阁门前了,缓缓的爬起来,微微低着头默默的揉着手腕,刚才被抓着的地方已经是青紫一片
之前的守门人已经跪在地上不住的请罪,只是君琰一直面无表情的盯着宁缺
没过多久,君岚匆匆赶来,面前的场景一看便明白了七八成,看看王爷的表情,心里有些没底,只怕今天是不能善了
“王爷”上前躬身行礼
“恩”还是盯着宁缺随意的回了一句
“是属下办事不利”
“确实”慢悠悠的吐出两字
君岚听闻面色大变,半跪下地“请王爷责罚”
“先不急,一个都跑不掉”没有半点情绪的声音
听到君琰的话,君岚更是脸色惨白,那句话的含义没有人比自己更清楚,王爷这次只怕是气的狠了,抬头看看低头揉手腕一脸平静的宁缺,君岚怎么都想不通这位主闯进这里的原因,看到宁缺现在的样子,君岚只觉得浑身冒冷汗

没有理会跪在地上的两人,径直的走到宁缺面前,定定的看着“谁让你进来这里的?”
宁缺被君琰的气场压得就快喘不过气,不过还是挺直着腰板直直的与君琰对视“我迷路了,只是想进去看看”
“你不知道这是王府的禁地吗?”说着还扫了一眼跪着的两人
之前那个守门人更是害怕,身子也开始微微颤抖
宁缺不是没看见大家的反应,只怕是不知不觉间触了这位王爷的逆鳞,心里哀叹一声,本来就是自己惹出祸,怎么能推到别人身上,更何况只是实话实说
“我知道”面无表情的回答三个字
“那你还进去?是明知故犯了?”
宁缺自己都说不清楚为什么会进去,明明自己不是那种好奇心重的人,面对这样的质问,也只能无言
看到宁缺无言,君琰眼里的狠厉一闪而过
“没话说了?来人,传家法!”
听到君琰的话,宁缺的震惊也只一瞬间,很快就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依然平静的站着,一脸的淡然
接着便是下人急急忙忙开始搬东西的声音,不多久便搬来了刑凳和传说中的家法,一根看起来很可怕的棍子

一直注意着宁缺的君琰看到东西都准备好了,看着宁缺的眼睛,冷冷的开口,声音里没有一丝温度
“王妃擅入禁地,杖责八十”
“王爷”君岚看着准备好的板子和刑凳,再看看一脸平静的宁缺,好像刚才王爷处罚的对象不是他一样,不顾规矩的出声提醒君琰
说到底君岚还是对这个新来的王妃印象不错,竟然为了宁缺当众驳了君琰的命令,可谓是史无前例了,毕竟宁缺和君岚没什么交情,君岚也不是什么热心肠的好人
君岚虽然不满当初那场婚礼,但这一个月来和宁缺短暂的接触和从手下那里了解到的宁缺的作为,总结来说,君岚还是看宁缺蛮顺眼的,至少没了刚开始的厌恶,所以才有了刚才的那一幕,八十杖还不把宁缺给打死,就算不死也少半条命

心里有些诧异君岚此刻的开口,不满的瞥了眼跪着的君岚
君岚被自家主子看的有些心慌,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开口,有些尴尬的垂下了头
君琰停了停,终究还是松口道“念其初犯,刚来王府,不懂规矩,刑罚减半,杖责四十”
“李正,玩忽职守,拖下去杖毙”
无人敢有异议,只是默默的动手拉起地上跪着的人
“等一下!”
———————————————————————————————————
这里先来一个粗长君[email protected]诺言点赞 生日快乐~
然后我去努力小白了,有点卡的厉害,不过我尽量的长
最后是这里就这样,今天木有了哈我一直很卡的,大家都明白的

楼主 沐小夭my  发布于 2014-06-20 20:26:00 +0800 CST  
我要是再卡拍会肿么样

楼主 沐小夭my  发布于 2014-06-21 20:14:00 +0800 CST  
“等一下!”有些清冷的声音传来
“哦?~王妃可有不服?”挑眉嘲讽的看着宁缺
“我是不服,他有什么错,只是不小心放我进去了,再说你问都没问是怎么回事,就要他的命,你太过分了!”不理会君琰的目光有多刺眼,话语有多讽刺,挺起胸膛毫不畏惧的直视
“这是王府的规矩,本王怎么做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面色阴沉,风雨欲来
“真不关他的事,他有告诉过我不能进去的,他尽到了他的责任,只是我趁他不注意,自己偷溜了进去,罪不至死吧”
“这里是王府,本王说了算”
“你!你这是专制!你不讲道理!”有些气急败坏了,倒也显得几分可爱,不再那副淡然的模样
只是这样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是一身冷汗,大气都不敢出,这位主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啊,没看到王爷都快气疯了吗?还敢骂人,不想活了啊
“道理?那本王就来和你讲道理”看着面前一身白衣,倔强站立着的宁缺,不知怎么就改了口
宁缺闻言一喜,心里也放松了些
“你的意思是你明知道这里是禁地,还故意的闯进去,是这样吗?”
“我”明明知道君琰话里的意思不对,但就是找不出可以反驳的地方
“那就是了,也就是说,之前说的不懂规矩完全不存在,再加上明知故犯,刑罚翻倍,一共一百六十杖,你可有异议?”
“你什么意思?”蹙眉不解
“你若是受了这一百六十杖,本王便放过他,饶他一死,如何?若是受不了,你们两个一起死”

楼主 沐小夭my  发布于 2014-06-21 20:26:00 +0800 CST  
我先丢一段,话说打到多少停下来好呢

楼主 沐小夭my  发布于 2014-06-21 20:27:00 +0800 CST  
表示晚上和粑粑出去兜风,还喝了点酒
然后回来的晚了…于是先码了我家小白,码完就很晚了…所以这里顾不上了
为了不卡拍,所以明天一起发好不好

楼主 沐小夭my  发布于 2014-06-23 01:04:00 +0800 CST  
“好!”没有片刻的犹豫“我答应你,这一百六十杖我受了,只是不管我有没有命活下来,你都要放过他”
“王妃”刘正泪流满面“多谢王妃好意,本就是小人的错,没做好王爷吩咐的事,罪该万死,小人实在不值得王妃以命相抵”几乎在场所有人都明白,一百六十杖相当于杖毙了
“本就是我不对,才害的你有此无妄之灾,一人做事一人当,怎么能让你因为我而赔上性命,我过不了自己那关”淡淡的说完就再次看着君琰“如何?”
君琰没有对刘正的插嘴表示不满,而是一直看着宁缺,听到宁缺对刘正说的话,心里有些诧异,不过脸上依旧是无表情
静静的看着宁缺,一身白衣傲然挺立,绝代风华,一张绝美的脸蛋淡然无波,眼神却透着倔强,君琰就这样看着,一种近在咫尺却永远触摸不到的感觉浮上心头,直到如何两字传来才召回君琰的思绪
“一言为定!”鬼使神差的吐出四个字
“好!你说话算话”心里的大石头落地
“本王向来一言九鼎”
得到回复的宁缺也不说什么,面无表情淡淡的走到刑凳前,一句话都没说便趴了上去,淡然的好像将要受罚的不是自己一般

下人们都被之前的一切惊呆了,直到看见宁缺趴在刑凳上才反应过来,匆忙上前,掀起宁缺的衣衫,接着便有人上来褪里裤
宁缺意识到后面人要干什么,顿时一惊,反手抓住自己的裤子,抬头看着君琰,没有表情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恳求
下人看到这样的场面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王府的规矩当然是去衣受责,只是前面这位可是王妃,王府名义上的半个主人,要想之前的那位,不管王爷生多大的气,都是关起门来亲自动手教训,所以王府众人从来没处理过这样的状况,一时间都没了主意,纷纷停下手看着君琰,等着指示
看到从自己见过宁缺以来,从来没出现的恳求表情出现在宁缺的脸上,君琰不知想到了什么,挥挥手表示裤子不用褪了

宁缺看到君琰的动作也松了口气,对着君琰感激的笑了笑
说到笑,好像这是宁缺第一次对着君琰笑,这一笑,直把君琰看恍了神,很久才反应过来
撤回了抓住裤子的手,宁缺有自己的骄傲,可以挨打受罚,但是众目睽睽之下去衣受责,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楼主 沐小夭my  发布于 2014-06-23 21:16:00 +0800 CST  

楼主:沐小夭my

字数:116757

发表时间:2014-06-15 04:4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2-15 10:09:30 +0800 CST

评论数:964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