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纪实】与兄长大人的第一次见面orz不要再吞帖了

【潇湘溪苑】【纪实】与兄长大人的第一次见面
orz不要再吞帖了

楼主 墨翊辰影  发布于 2017-11-12 09:01:00 +0800 CST  
拿着火车票,我心里有些激动,两年了,与兄长认识了两年多,终于要见面了,脑海中,回忆各种充斥。
都是跟兄长,提出见面却被拒绝然后各种要求的画面,虽然明知道,过去就纯粹是挨揍,但心里依旧抑制不住的兴奋。
上了车,找到位置坐好,思绪万千。
两年半前,我们在群里相识,我吵着闹着要认你为兄,我为弟,两年来,你对我的关心,无微不至,对我的管束,也异常严厉。
那年,你高一,我初二,现在,转眼,你已经高三,我也上了高一,但不过两岁的差距,你却比我成熟的多,稳重的多。
同时才华横溢,耐心倍加,两年,我们发生过很多事,本以为不会再有联系,没想到,还会有,见面的那天。
回过神,看着眼前熟悉的电话号码,轻笑出声,抬手敲击着键盘“睡醒没。”因为老哥其他方面都好,就是特喜欢睡觉,不过高三,就很少睡了,但还是先发条信息确认一下吧。
不过一会,便看到了回信“你应该还没到才对吧”我心底,还是有些小兴奋的,迅速回了句,还有半小时,我就是来看看你醒没。
之后,便没了消息,我放下手机,安静平复着还是激动的心情。
【一小时后】
下了车,看着这座城市,心里异常满足,原来,这便是你生活的地方。
打了车,找了间宾馆,嘴角微扬的打了电话,说了地址,他留下句,嗯,等着吧,便挂了电话,我也有些忐忑不安的上了楼,躺在床上。

楼主 墨翊辰影  发布于 2017-11-12 09:02:00 +0800 CST  
QQ特别关心的声音响起,翻开手机,看到的一句话,便让我情不自禁的抖了下,“找个地方跪着,好好想想你你该说些什么。”
脸上有些微红,也有些惧怕,想到平常网络罚便已经够自己受的,若等他亲自动手……算了,还是乖点。
找了个还不算硬的地方,安静跪好,拿着手机不断跟兄长吐槽这个城市的空气质量有多差。
快到了一个小时,依旧没有见到他来,心底有些小小的幽怨,但倒也知道,他怕是故意凉着自己,此时,膝盖已经有些痛感,不过,好在对自己来说还能撑得住,毕竟,之前可是有过一次,被这个心狠的家伙,罚跪过一整个晚上呢,简直一晚上的噩梦。
终于,又等了一段时间,听到了房门开的声音,为了确保不是修水管的,我特地问了句“谁?”“你哥”
因为房间是两个屋,我在里屋,所以看不到门,不过,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心里异常激动。
虽然跟兄长认识两年,但却从没见过他的样子,没有照片,视频也不肯露脸,所以,兴奋肯定是有的。

楼主 墨翊辰影  发布于 2017-11-12 09:03:00 +0800 CST  
因为是跪在角落有插排给手机充电的地方,我只听见身后溪溪蟀蟀的动静,我知道,那是他坐沙发上的声音。
我抱着一丝激动的心情,转过头,一眼便看到了沙发上的他,抬脚立马飞奔过去给他扑了个满怀。
十分尴尬的是,刚到他身边,便被毯子绊倒,不是扑而是直接摔进了他怀里。
不过,以自己老哥的性子,果然不出意料的一下就推开了自己,我坐在床边,一脸的幽怨。
“谁准你起来的,跪回去”看着他的样子,心里异常满足,他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棒。
听见这句话,哼唧了一声,又跪了回去,十分带有挑衅的还玩起了手机。
“手机关掉,调成静音震动”果然,不到一分钟就传来这样的话。
不过,我这个性子,哪有那么乖,
嘴里说着知道了马上,但手却不停,直到身后的人声音沉了下来,才恋恋不舍的放下了手机,安静的跪着。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我跟他却没有一点生疏的感觉,就像真的亲兄弟一样自然。
“你们这的空气质量我是真心不敢恭维,刚下车就灌了我一眼睛的沙子”手停了,嘴是不会停,不停的埋怨这不好那不好。
“正常,这城市是风口,我都习惯了”
“我没习惯啊!你也不提醒我一下!让我带个口罩!”
“你这是在埋怨我?”
“小的哪敢”
我撇了撇嘴,哪敢,按照以前,我要说是,还不得揍死我。

楼主 墨翊辰影  发布于 2017-11-12 09:04:00 +0800 CST  
因为本贴主要记录顺便纪念那天发生的事,所以有不好的地方请小可爱见谅。

楼主 墨翊辰影  发布于 2017-11-12 09:06:00 +0800 CST  
“行了,少埋怨了,过来坐这”
“诶,来嘞”
闻言,我立马坐了过去,眼睛滴溜溜的看着他。
“看我做什么”
“哥你真帅”
“少贫,把你手机给我。”
有些疑惑,但还是递了过去。
“密码?”
嘴角微抽,查手机啊,完犊子了,手机里还有自己上次去酒吧还有逃课逃校的记录。
“……你生日”
“嗯,去下去买两瓶水上来,三分钟内回来。”
纳尼?!三分钟?!逗我呢,这是二楼啊,苦着一张脸,只好飞奔着下楼买了两瓶水,该死的下面还要现找。
到了门口敲门得到的回应是……
“先站一会吧”哼一声,我就知道,诶,不过,这个门好像不隔音啊,意,看来一会一定要忍着点,出声就太丢人了,让楼下听见就不太好了。

楼主 墨翊辰影  发布于 2017-11-12 09:16:00 +0800 CST  
有小可爱看的话,回复一句么让我知道开心一下。

楼主 墨翊辰影  发布于 2017-11-12 09:25:00 +0800 CST  
嗯,还记得老哥的规矩是,不能躲,不能挡,不能咬自己,不能叫,不准求饶……啧,鬼知道疼到极点的时候能不能忍住叫啊不想让我叫就轻点呗。
拿着两个水瓶靠在门上丢着玩,幽幽的盯着这个还不开开的门。
良久,终于看到门开了。
“跪这”我知道,要进入主题了。
其实这次见面,主要原因是因为一件事,一件可恨又可爱的事,导致他彻底怒了提出见面揍一顿,如果撑不下来,那就只能最后结果相逢陌路了。
我跪在中央,低头看着毯子出神,突然,听见声音,抬起头,瞬间,吓得腿软坐在了地上。
只见老哥拿出了个长宽无法估测的板子,在空中挥着,我真是全身都抖了下,妈妈咪啊,这玩意打上去得多疼去,吓得腿都有些发软。
“哥啊……你不是说就拿了根类似柳条的东西吗,这个,这个哪来的……”
“专门给你用的,跪好了。”
我咽了两口口水跪直,心都在突突。

楼主 墨翊辰影  发布于 2017-11-12 09:45:00 +0800 CST  
没错,就是这个东西,简直是我的噩梦


楼主 墨翊辰影  发布于 2017-11-12 09:49:00 +0800 CST  
然后,我就看着老哥把板子放在了外屋的小床上,而他也坐在了床上,饶有兴趣的看着我:“说吧,最近都干了些什么好事”
“好事啊,挺多,比如公交让座,帮人找丢失的物品,给部长做分工,等等等等,夸我吧。”我当然知道这个所谓的好事是指什么,但是,鬼知道他看手机都看到了些什么,要是把他不知道的说出来,亏大发了,但要是他知道的我没说,那怕是会死的很惨。
“再贫后果自负,从中考到现在,都干过什么好事,想好了说。”
跪在地上内心各种挣扎纠结,瞧着某人懒散的躺在床上的背影撇了撇嘴,只好如实招来。
“逃校去酒吧了,军训逃了一大半没去,抽烟,喝酒,记了个大过,脏话,没,没了”
我咽了口口水,会不会被打死,天。
“嗯”诶,竟然这么平淡的回应。
“衣服脱了,去厕所里站着。”
“是”听到这句话,我瞬间脸上爆红,不过还是应了下来,毕竟,这是在来之前便说好的,受罚期间,不准穿衣服。
我直接跑进了厕所,把衣服都脱了后,一丝不挂的站在里面,脸红的可以煎鸡蛋了,感觉此时,与烤肉就差一撮孜然。
“哥,好了”
“嗯”听见门开的声音,我头也没敢抬的看着自己脚趾。
悄悄透过镜子,看到了他的动作,拧刚买回来的那瓶矿泉水的瓶盖。
恩?渴了?不过下一瞬,立马明白了他要做什么。
身上瞬间一阵透心凉,措不及防的被浇了一身的水,直接叫出声,一脸震惊的转过头“哥?”
“如果不是你没带换洗衣物,我就直接不用你脱了。”
说着他抬手又把剩下的半瓶泼在了我身上,我从小怕水,这样泼,我总有种要窒息的感觉,大口的喘着粗气。
“怎么,想反抗就来。”听到这句戏谑的声音,我摇了摇头,平复着这口气。
“这下清醒没?嗯?”带了几分严肃。
“清醒了……”
“自己擦”丢给自己一个毛巾。
我拿着毛巾慢慢给身上擦干,心底有种说不上的小委屈。

楼主 墨翊辰影  发布于 2017-11-12 10:25:00 +0800 CST  
擦干后我站在地上不知干什么好。
然后,我就一脸惊悚的看着他那着那个板子饶有兴趣的看着我,指了指靠近门上的床,“趴那”
我撇了撇嘴“刚来就上刑啊”
“哦,我记得,你说喜欢otk这种温馨的,行,来吧”
听到这句话,我瞬间跳起来“不不不,不用了!”
“过来,别让我说第二遍”带了点威胁意味。
我一脸尴尬的蹭过去,站在他身边死活不趴腿上。
看我磨磨唧唧的样子,老哥也是有点不耐烦了,直接拉着我胳膊就拽,我本能反应的挣脱。
“快点的”
“马上马上,我准备下”
看着没有一点回旋余地的老哥,一脸无奈,太了解他哥的性子了,说到做到,横竖都是死,一咬牙闭眼就趴了上去,脸上瞬间热的可以。
还没开始打,我就有想哭的冲动了。
感觉着身后的某只大手各种游移,我有些心惊胆战,虽然是同性,但是还真心不好意思

楼主 墨翊辰影  发布于 2017-11-12 22:30:00 +0800 CST  
有宝宝在看嘛

楼主 墨翊辰影  发布于 2017-11-13 08:59:00 +0800 CST  
“中考打了多少分,各科成绩。”因为一些原因,我没告诉过他我的分数,不过,我有些无奈,没胆子说多少分,怕今天都走不出去这个屋。
“忘记了……那都挺长时间的事了。”身后揉捏的手貌似重了一下。
“考号给我,我自己搜。”
趴在地上的我咽了口口水。
“忘记了……”
“算了,你回去吧”沉默半响老哥后说了这样一句话,然后就轻推我下示意我可以下去了。
听到这句话,我瞬间慌了神,哥是不是……又要不要我了,脑子还没反应过来,身体直接做出了动作,一把抱住了他,各种认错。
看着我的样子,或许是心软了,老哥指了指里屋“去里面吧。”
里屋的有灯但没有阳光照射,闲的很暗很暗,他说,他不喜欢暗的地方,会看不到伤,但外屋容易被人听见。
到了里屋,我又按照他的要求趴了回去,他慢慢给我调整着姿势。
“先定个安全词吧,以免我第一次也不了解你的承受能力,虽然感觉你不可能说。”闻言,我撇了撇嘴,当然不可能,疼死也得忍着打完,我可不想失去你。
“随意吧,我选恐,你定吧。”
“你定吧,我定不好”
“好吧,那就头发吧”随口说了一个词,深吸一口气,我知道,要开始了。
“恩,还记得你自己说的数目吧,工具1500,至于这个巴掌,倒是意料之外,100,报数”语毕,身后便一阵刺痛传来,他打的,不是一个一个,而且非常快的连击。
嘴上报着数,心里却有点欲哭无泪,他是玩健身的吗,怎么力气这么大,一会工具还能不能受得了啊。
每二十一组,每满二十,他便会停下跟我说两句话,以至于到了后来,好几次都忘记了打到多少。
60过后,身后已经热的可以,这个时候的我,报数的时候都带了几分哭腔和隐忍的叫声。
不过也仅仅是在挨的时候,停下便恢复了平静。
“啧,果然还是上工具比较好,要不然,你没肿,我手都该先肿了,怎么,想不想自己摸摸?我托着你,蛮热乎的。”又一组二十后停下,饶有兴趣的看着我说道。
“好啊”我懒懒的说到,打完后的声音,就跟没打过一样。
但这样托着,相当于没有支撑力,会不会摔啊……
似乎是看出我的担忧,他笑了笑“相信我”仅仅一句话,我的心便安了下来。
顺着他的力道,自己摸了摸,是挺热的,不过感觉,我此时的脸更热。
最后打完一组后,他拍了我两下,示意我起来,指了指外屋的床。
“趴那去,先在外屋三十,剩下的在这屋进行。”

楼主 墨翊辰影  发布于 2017-11-13 09:53:00 +0800 CST  
“喔”我撇了撇嘴拿着个枕头挡住自己的某些部位后,走到床边,头埋在两臂之间,安静趴好。
突然感受到上半身的东西,有些疑惑的看过去。
“盖上点,要不然再伤到你”听到这句话,心里还是暖暖的,即使在这么生气的情况下,也能先冷静自己注意自己的安全,怎么会不暖心。
“呃”还没等自己美滋滋完,第一下板子就落了下来,没准备的被这一下打的有些出了声音,反应过来后便趴在两臂之间咬唇等待。
“前三十报数”“喔,一”
“啪!呃啊,二”第二下如期而至,没有一点留情,拳头不自觉攥紧,突然庆幸有巴掌热身过,若不然直接上工具可能痛死。
强忍过十三过后,身后肆虐的板子突然停了下来,我有些疑惑看了过去。
只见老哥犹豫了一下道
“不过十几下,就有了点破皮的征兆,平常看你不是挺抗揍的吗”
我幽幽的看了眼“DIY跟真人能一样吗”
“也罢,你自己去看看吧,然后再考虑,是否要继续了。”
说实话,这十下,我挨的并不轻松,每下都忍不住想跳起来,都被我强制忍了下来,听到这话,本想一口回绝不用考虑,但又想趁机休息一会,便去看了看,啧,下手真狠,还真有点破皮的迹象,叹了口气,回了床上趴着。
“我选择,继续”

楼主 墨翊辰影  发布于 2017-11-14 23:18:00 +0800 CST  
这时的心里,已经对这个板子产生了浓浓的恐惧。
不过,为了还能和他重归于好,这点痛,我忍了。
“换个方向趴着”闻言,我乖乖照做,我知道,按照板子的落力,右面应该比左面略微重一些。
又忍了几板子后,我已经有了上手挡着的欲望,太特娘的疼了

楼主 墨翊辰影  发布于 2017-11-19 21:06:00 +0800 CST  
“起来,下地,半趴床上,感觉,还是臀腿比较好”听完这话,我有几滴冷汗花落,mmp,臀腿的地方,自己平常打都疼死,这个力度,要死啊
不过,再怕,动作还是挺迅速的。
“啪”18
“啪”啊,19
“啪”呃,20
我此时已经有点感觉受不住,每下都向前冲,在第二十有意加了几分力度的情况下,终于,没忍住,用手挡了上去。
“起来,手。”身后的板子停了下来,我不住的揉着各种吸冷气,良久,他说了这一句。
“喔”心里有点小惧怕,手心肉少,打上去的感觉,啧。
按照他的话,我慢腾腾的站了起来,手伸了出去。
“啪”“啊!疼”
仅一下,瞬间给我疼的原地崩了起来,使劲的甩着手,蹲在地上半天才缓过来,太特娘的疼了。
“回来,手”
“哥,哥,别打了,我不挡了,别打了。”
“别让我重复第二遍。”听着他的语气,我知道不可能违背,只得颤颤巍巍的把手伸了过去,转过头,视死如归的闭上了眼睛。
“啪”“啊!!!啊疼,哥别打,别打了,嘶”
两下以不轻的力道打在同一个地方可不是闹着玩的,直接把我打的眼眶都有些发红,心里都有种想哭的冲动,我还是你亲弟不,打这么狠,啊啊啊,好疼,嘶,在看眼我手心,已经通红一片,还有一点点的青点。
“行了,趴回去,再挡,我就再给你来三下”
等我缓了一会后,便听他说道。
我撇了撇嘴,趴回床上心底有些绝望。
这才20
TM当初脑抽定了1500??
打死了……

楼主 墨翊辰影  发布于 2017-11-20 22:43:00 +0800 CST  
ps,在过程中,你说让我相信你,其实,哥,我想对你说,在我褪尽衣物的时候,就已经把所有的信任都交给了你,连同身体(别误会,只是挨揍)和尊严,都毫无保留的交给了你,因为我信任,也相信你,我相信这么久的感情,若不我这么腼腆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干脆的脱,哥,我想说,有你真好。

楼主 墨翊辰影  发布于 2017-12-15 09:30:00 +0800 CST  
在宾馆怂成一团的楼主

楼主 墨翊辰影  发布于 2017-12-31 12:18:00 +0800 CST  
趴回床上我有些委屈的看了眼身后:“哥,轻点……”
说完,就把脸埋了进去,啊啊啊啊,羞死了
平常都是打字讨饶,视频受罚也从来没有说过疼,轻点,饶了我之类的话 ,现在说真的太难为情了。
不过,事实证明,在痛苦中碾转的时候,害羞神马的,都是浮云
“啪!”“嘶,二十一”
"啪!""二十二……"
"啪""啊,二十三,哥……轻,轻点"
这几下我忍得有些辛苦,身下的床单都让我弄乱了,额头上也冒出了几丝冷汗。
然而,身后的力度依旧一成不变。
终于,又过了两下之后,我再次忍不住的伸手挡了上去。
"哥,疼,真疼,让我缓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平常diy几千的我,才仅仅二十就疼成这个样子。
我心里还是有点纳闷,曾经实践也不这样啊,那时候青紫一片自己却一声都没出,现在……越活越过去了。
我手忍不住在身后揉着,好热,怎么办怎么办,1500!!!会不会打死,想哭,说好死也要撑下来,但现在突然好怂。
"挡是吧,起来,手"
闻言,我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恐惧,不是吧?!刚才的手板已经让自己疼到不想说话,不是我承受能力弱,是真疼。
但是兄长的话也不好忤逆,只得慢慢站起身,颤颤巍巍的把手伸出来。
他也不客气,挥臂就要落下,我本能把手伸了回来,反应过来后,一脸尴尬的看着有些似笑非笑的哥哥。
"那啥,意外,意外"
说着,我有些灿笑的伸出手,闭上眼睛,不过一瞬,手心瞬间一阵剧痛传了上来,痛的我瞬间红了眼眶,叫的声音愣是堵在了桑眼里没发出来,狠狠的甩着手,似乎是想甩掉这个痛苦的地方。
我哥则是淡淡的看着我,看我缓好后,才开口:"手,不许躲,五下"
"哥……"
"没得商量"
我撇了撇嘴,抓着手腕把手伸了出去。
直接如烈士搬扭过头双目紧闭不去看,我知道这个样子有多怂,但是……至少能给我增增胆子啊!

楼主 墨翊辰影  发布于 2018-05-23 20:12:00 +0800 CST  
d

楼主 墨翊辰影  发布于 2018-05-23 20:53:00 +0800 CST  

楼主:墨翊辰影

字数:6192

发表时间:2017-11-12 17:0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2-15 10:05:10 +0800 CST

评论数:7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