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以“理”服人(父子 师生)

从现实中取材,我们政治老师的性格。
关于父子的二三事,会突然有玻璃渣。
——我们的政治老师在道德与法治课上给我们讲思想品德。


楼主 fly那一抹清风  发布于 2018-12-09 22:31:00 +0800 CST  
章一

毕景一放学就往录播教室跑,找了个角落坐下来看书。不能这么快就被他老爸发现,不然数学老师要是告诉他了,还不在学校给他打一顿。

可能是良心不安,毕景无心看书。老话说得好,死亡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等死啊。今天上课不就该嘴欠接下言,数学考了点分儿就飘了。他老爸怎么可能不了解他,教室没人肯定就往录播教室去了。

吱呀一声,录播教室的门开了。毕生向里面望去,毕景一脸生无可恋地坐着,两手揣在兜里,书都不知道翻在哪陪。“快收拾收拾回家了。”毕生的声音也不是很大,但是毕景着实的一惊,马上抄起书就放进书包跟毕生出去了。

“今天晚上想吃什么?”车开在路上不是很安静,毕景又在想今天怎么糊弄过去,根本听不见他老人家说话。

“啊?!”半晌,毕景一愣神,思绪回到现实。“问你想吃什么呢。”毕生耐心重复。“什么都行……”都要找倒霉了还吃个毛线啊。

毕生老师打开录音。那是他在办公室录的,为了让毕景自己来承认错误也是用心良苦。毕景听到的就是一个声音神似毕生的声音。

“年轻人就要勇于承担责任,现在大部分年轻人对于责任这个概念太泛泛太模糊了。啊,现在的小伙子们犯了错就想着逃避,一点男子汉的样子都没有。所以说……”

毕生没放完,因为他就录到这里,吓唬吓唬毕景就得了。怕孩子吓坏了晚上饭都吃不下去了。毕景全都听懂了,一个字儿都不带差的。

不能在车上说,不然毕生一激动把车开偏了……他可就成千古罪人了。毕景就等下车那会儿了。上电梯,父子俩站的不远,毕景心里那可是一万个害怕。

“爸,我犯错了,我认罚。”毕景果然在出电梯那一刻说出来了,毕生满是欣慰,气儿已经下去了大半。“先进屋吧,吃完饭再说。”毕生安慰似的拍了拍毕景的后背,下电梯。

毕景平静下来,想着这一波稳了。

安心吃饭!安心睡觉!

毕景挥着笔写作业,今天的数学题也格外简单。“景儿,出来吃饭。”毕生在门外叫了一声就没再叫,心里酝酿着点什么。毕景开心的过去拿筷子盛饭,今天的晚饭也格外有滋有味。

饭吃一半。“一会吃完饭去我那屋一趟,谈谈今天数学课上那事儿。”毕生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刚进嘴的饭说什么都嚼不动了。瞬间感觉像是在吃塑料,生吞硬咽下了肚。“把碗放着就行。”说罢,毕生就下桌回屋,不知道去翻什么。

吃不下,要不先回屋?

想着毕景就往屋里跑,关上门突然意识到什么,反锁门。这一波稳了!心里正得意着,毕生直接用钥匙打开毕景房间的锁。“我就知道你小子不会老老实实过去。”毕生的食指敲了敲毕景的肩膀,这会儿毕景的脸色都变惨淡了,默默替自己祷告。

“裤子脱了,趴着。”毕生扯下自己的裤带,折了一折在空中试着力度。

楼主 fly那一抹清风  发布于 2018-12-09 22:33:00 +0800 CST  
人设??


楼主 fly那一抹清风  发布于 2018-12-09 22:35:00 +0800 CST  
章二

毕景照做,脱了裤子趴在床沿。灰色的内裤还留在上面,那可是信仰,说啥都不能脱。

毕生一皱眉,用皮带点了点毕景的内裤,示意他脱。“爸,能不能……”

皮带嗖的一声就下来了,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毕景全身一个震悚。“认罚就老老实实受着,脱。”

毕景咬牙,红着耳根一用力就扯下内裤。“爸……皮带就用不着了,那玩应儿怪沉的……”

“啪!”这一下叠着刚才的伤,加上毕生那力气,可真是够劲。今天他咋事儿的,咋这么狠啊。“我不嫌沉就成。”

看毕景趴好了,毕生也就再次举起皮带往下落。

“啪啪啪啪……”大概那么十来下,毕景这种要面子的忍忍就过去了。毕生的力度肯定是在变小,怎么说那玩意儿也是一条带铁块儿的皮条。这会儿毕景身后已经是通红一片,孩子也是微微颤抖。毕生肯定是心疼。

“想好哪错了吗?”

“上课接下言……”

“啪!”又是一足了劲儿甩下来的皮带“嗯……”毕景小声呻吟,手揪着床单不放,脸埋在胳膊里看不见脸。

毕生扔了皮带到一边,突然就出去了。毕景心想,难不成是跑了吧。没多久就见毕生拎着一挂着褐色流苏的黑檀木戒尺进来。

“爸你什么时候买的啊?!”

“教师节学生给的。”

毕生笑着,还挺感谢那同学的。虽说肯定知道这东西是要用来打人的,还坚持给送过来。两手捧着那样子可真是招人喜欢,毕景就没有这么会来事儿了,他在自己面前少放纵。

或许是因为他是父亲吧,孩子诉苦总不会想到自己,就算是要说也得找他朋友吧。还真挺有挫败感的,明明天天说着道德,却连自己儿子都不愿意和自己说心里话儿。

孩子可能是不知道,但是他今天路过的时候刚好看到毕景跟一个小伙子在那打架。

毕景脸都憋红了,手里攒着一大把力气刚要怼出去就让旁边几个男生拉回去了。想想就生气,万一真打出个什么意外谁负责。

“啪啪啪啪啪!”一连五下一组,毕生其实摸不准这戒尺究竟什么力度。其实这东西打人肯定是疼,不过毕生感觉不到毕景也不喊。

“啪啪啪啪啪!”又是五下,这五下着实的遭罪。毕景这会儿都疼的受不了了。毕生还是感觉力气用大了,孩子身后都是檩子,红色青色也有,好一个五彩斑斓的大场面。

“今天中午你跟谁打架来着?”

“那就是闹着玩……”

“啪啪!”闹着玩?闹着玩手攥的那么紧,青筋都起来了?

毕景开始小声哭,他这一哭毕生可就懵了。毕景以前怎么挨,挨多重都不流一滴眼泪。

“景儿?”毕生试探着问。

“嗯……”一股浓重的鼻音,分明就是受不住了。这会儿你要让毕生再下手,那可就不容易了。

“先起来吧,趴床上待着,我给你拿药去。”毕景显然没有起来的意思,毕生其实也明白,孩子嘛,到了青春期总会开始害羞。

退出房间,关上了门。

回来时候毕景正从地上爬起来,动作特别慢,就像一只刚会走路的小鸭子似的。毕生赶紧过去搀起他,给毕景放到床上。打开药膏,用棉签沾了一点往毕景身上抹。

完事儿,毕生给毕景倒了杯温水顺顺气儿“爸,我错了……”毕景肯定是知道了,也不枉费这顿打“这次是我打重了,但是你也犯错了。好好休息。”

楼主 fly那一抹清风  发布于 2018-12-10 21:17:00 +0800 CST  
章三

毕景一大早就被毕生叫醒,到嘴的脏话就要说出来,却没了力气。全身软绵绵的,喉咙也干,眼睛周围一圈都涨得慌。毕景使了点力气坐起来,看到毕生正在他旁边。

“怎么发烧了呢……”毕生拿着体温计,一脸纳闷。毕生看毕景醒了,递过来一杯水给他润润嗓子。“快点穿衣服,带你去诊所看看去。”说完毕生就出去了,顺带关上门。

毕景脚一落地就是来自臀部的强烈刺激,一瘸一拐到衣柜那找衣服。毕景随便穿了件就算完事儿。走两步衣服就被磨热乎了,全身都是疼的,都能感觉到汗毛在颤动。

“还吃的下早饭吗?”毕景胃不是很好,以前生暖气总是给他弄煤气中毒,一连就是一个星期都是吃什么吐什么。秋夏早上还总是没胃口,搞不好还会干呕。“不饿。”

“那先下楼吧。”毕生带着毕景上了电梯,找到附近一个诊所。“孩子这怎么回事啊,初秋就发烧了。”毕景欲言又止,心里把他们家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昨天热水器坏了还偏要洗澡,这不发烧了吗。”

毕生这个茬搭得真是时候,再晚一点毕景就要跟人家医生说说他老爹都干了什么好事儿。

医生不再说什么,专心看病。“扁桃腺发炎了,本来就肥大,平时少吃辣的。打吊针吧,这两天估计就能好。”医生给毕景挂上液瓶,毕景颇为别扭的坐在诊所里屋的床上。虽然医生让他舒服一点待着,但是他怕错位又要重扎,就没有动。

毕生看他也不是很舒服,一阵协调之后,毕景倒是舒服的躺着玩手机。毕生坐在对面两眼就这么盯着毕景,看的他发毛。毕景现在想把毕生弄走,他一个人本来舒舒服服的,现在却要手机不敢玩觉也睡不安。

“饿吗,我给你买点吃的去?”毕生看时间也不早了,这会儿应该能吃下东西了。“我要吃包子。”毕景目送他出去,门刚关上就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愉悦地打开手机,享受属于自己的快乐时光。

毕生出乎意料的快,出去不到十分钟就回来了。身上散发着新鲜空气,跟屋里浓烈的药味截然不同。“趁热吃吧,一会儿就凉了,顺便给你带了杯小米粥。”

毕景心里闹唤着来的真快,但还是放下手机乖乖吃。毕景吃的也快,擦了擦手就继续躺着。除了看天花板就是环视屋子。父子俩尴尬极了,屋子里没人,两人时不时就四目相对。四目相对就先不说,还哑口无言。

毕生看着毕景这样也不好受,这么大一小伙子了,身体一点也不结实。毕景自己明知嗓子不好,一点也不上心。搞得现在声音奇奇怪怪,变声期得受多少苦。

以前还有话能说,现在就是个闷葫芦,平常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朋友不超过五个。上初中不用自己提醒就玩命学,也不能说他什么,打击人家积极性总归是不好。天天熬夜,把身体都熬糟蹋了,突然的也不好跟他动手。

简直就是操碎了心,最近明显感觉到自己絮絮叨叨的。不过,也比以前想的多了,会瞻前顾后了。

毕景这会儿都睡着了。

猛然一下的痛感让毕景从梦中惊醒,望了望周围好久才缓过来。只是医生把点滴拔了,但毕景还是指尖发抖。

“按着点,不然流血。”医生收走吊针,留下那几张医用胶带。毕景把手机装起来,用右手攥住左手。左手带着半个手臂都是凉的,冰火两重天。

“你刚醒,没力气,我给你按着点吧。”毕景放下右手,感受着毕生手掌传来的温度。这就是深沉的父爱吧。

楼主 fly那一抹清风  发布于 2018-12-11 07:02:00 +0800 CST  
章四

毕景的病到了周一的时候已经没什么事儿了,坚强的爬起来去上课。

毕景中午吃完饭,洗完手回班,和周围同学逗了起来。这一逗不要紧,一个脾气急,几个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打一起了。打就打吧,毕景还是被圈踢,有懂事的不使劲,但是也有下手没轻没重的。身上难免有点伤。

这会儿毕生正在德育处。中午监控很松弛,就等着一个机会抓着违反校规校纪的。今天是他毕生在这,看见自己儿子打架,万一不是他,那不就有意思了。这臭小子。

毕生立马放下手里拿着的东西,径直就往楼上跑。用不着进去,就在窗户外面看一眼,毕景立马就怂了,动都不敢动。赶紧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毕景试探着往窗外看一眼,刚好和毕生四目相对,又快速移开视线。毕景很自觉的就跟着毕生过去,下楼进了毕生的办公室。

“爸……”

“啪!”毕生拍了下桌子,毕景被吓得一激灵。“你这都第几回了,我说话都不管用了是吗?我前几天白打你了是吗?”毕景脸都红透了,脸压的低低的,完全不敢直视毕生。

毕景第一次见他这么生气,估计这次是没跑了。“爸,我错了……我保证再也不打架了,我下次一定不跟他们逗。”毕景赶忙认错“回家再说。他们打你哪了?”毕生倒是关心毕景有没有受伤,看到毕景抱着头挨打那会儿都快气疯了。毕景默默伸出胳膊,一块淤青。

“就这个?”毕景点头,他们大部分都是闹着玩,其实并没有用力。而混在里面使劲的才是可恶。“我现在没带药,回去再说。记得提醒我。”

“那我能回去了吗……”

“回去吧。”

毕景这一下午都没安下心,上政治课甚至都在发抖。毕生也看到了,什么也没说,眼神到毕景那直接一带而过。班主任还问怎么了,毕景憋半天也没想到什么说辞。

放学,毕生要顺路送一个老师,就让毕景坐在了副驾驶。等那位老师下车后,就剩下父子俩。“怎么天天和人逗?还一逗就急?”毕生看儿子一脸生无可恋,打破了僵局。

毕景紧张的搓着手“我也不想,他们非拉着我……”“你就不能躲开?我看你是真有瘾。今天中午一说是我在德育处,另一说,要是我没看见,你现在早就在德育处站着了。”毕生带着笑意说话,毕景可被他吓得不轻,低着头什么也说不出来。

“怎么就是一点记性也没有?我打的轻了?”毕景悟性很高,其实也很懂事。他知道他爸不容易,还天天为他着急上火,他也不好受。

“爸……”

“下车。”

毕生抓着毕景的帽子带进电梯,生怕他跑路。毕景已经麻木了,该来的总会来的,跑不了啊。虽说看到毕生那张写满愤怒的脸还是害怕。

毕生关上门,脱下外套挂在门边的架子上。“进屋,把书包放了。”毕景都淡然了,逃不掉啊……

楼主 fly那一抹清风  发布于 2018-12-13 22:29:00 +0800 CST  
炸潜水,人多码番外

楼主 fly那一抹清风  发布于 2018-12-14 21:43:00 +0800 CST  

楼主:fly那一抹清风

字数:4589

发表时间:2018-12-10 06:3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2-15 10:04:49 +0800 CST

评论数:2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