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一别多年(温馨,古风,耽美)

约定好的,我就一定会赴约


楼主 听到雨滴的声音  发布于 2018-07-03 20:44:00 +0800 CST  
2.第一章
京城,雪花悠悠的从天空飘下,皑皑的白雪覆盖了入眼的所有事物。
城中的一个角落,有着一座酒楼。这酒楼叫“清闲门”,此酒楼虽然地处偏僻,但是生意好的没话说。 现在大厅内已经坐了不少的人,都是各自聊着天,喝着小酒。
二楼是包房,现在也已经是被人都包走了。
而三楼却是不对人开放的,因为是这栋酒楼里老板为自己留下的休息之处。
现在三楼的窗户全部被打开,一位身穿白衣的少年,手摇着酒杯,边饮着酒,边看着楼下的美景。
心中感慨,果然是在此饮酒赏景才是最美的差事了。
突然门被推开,进来的人身穿青衣,刚走进屋子,脚步是突然一顿,只感觉这里的温度,比外面还要冷上几分。然后定睛一看,有些惶恐的看着全部打开的窗户,惊呼一声,“公子,您怎么又把窗户全部打开了。”随后急忙就去关上窗户。
那少年微微一笑,“清风啊,你这是让我好不容易才开的窗户又关起来了呀。”那少年无奈的看着清风急急忙忙的动作,心中感慨,为什么自己的属下就这么担心自己的身体呢,明明什么事情都没有啊。
只听清风埋怨道,“公子,您自己的身体还不知道吗?身体这么弱,整日还要喝药,最是受不了寒的,却是偏偏喜欢在这大冬天的贪凉,这是想让自己的又要再床上待上一段时日不成。”
少年听着清风的唠叨,心中又一次感慨。然后盘算着下次将这小子,再支原点,好让自己享受完才好。 总让他这么破坏自己的兴致可是不好。
可是刚刚想说些什么,清风却是又一次开口说到,“公子,小的我知道您想再将我支远点,好让您贪凉贪个够,但是公子您可别忘了,您身边可是不知清风我一人的。”
少年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难道说,跟在我身边学的挺快?
然后又一次进来一人,穿着蓝衣,进了房间也是皱眉,然后先是一句话不说,将仅剩下的没关的窗户,当着少年的面关上,然后点上了房间的火炉。
少年看着目瞪口呆,这是都学会自己的先斩后奏了嘛,个个都不怕自己怪罪下来不成。
蓝衣少年做完这些事情之后,才开口说到,“公子,刚刚得到消息,凌王在边境的战役大获全胜,然后今天中午就可以回到京城。”
少年一愣,然后扶额,“清文,你这应该是早就得到消息才是,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这让自己该怎么想出办法逃啊。
“是的,公子,这消息本该是前几日就该禀告您的,但是凌王让属下在他抵达京城的那天再禀告您。” 清文站在一旁冷着脸说着。
少年是一脸的惊愕,这是什么情况啊……
然后又是扶额哀叹,这事也怪自己,前几日得了风寒在床上躺了几日,要不然凌王回京这等大事怎么会没有风声啊。

楼主 听到雨滴的声音  发布于 2018-07-03 20:44:00 +0800 CST  
2.第二章
少年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心中只感觉无奈,自己的属下为什么会听凌王那家伙的命令。
随后楼下传来嘈杂的声音,是脚步声和欢呼声,还有隐约的马蹄声。他知道,是凌王已经进城了。霎时,也不再管两名自己身边的属下,开起来了窗户。
正好看见了,百姓们拥着向前走着,而中间的街道是一直空着的,口中是欢呼声。然后不多久就看见一队车队从百姓中间空留的地方缓缓行来。
少年看着前面带队的人,正是凌王的前锋,然后有一辆半遮挡式的马车被将领护卫着向前行进。
少年微笑,虽然有些不太想让这个男子现在就与自己相见,但是不得不说的是,他确实挺想念这人的。
想念这个人一直陪着自己,想念他为了自己不惜一切与他的父皇谈判,想念他为了自己去边疆带兵打仗,一去就是三年。想念他的一切……一切……
突然,就在少年愣神的功夫,那马车中的男子是回首与他四目相对,男子挑起嘴角上扬。心中欣喜,总算是可以与这个小家伙一直在一起了。
然后张口,对着少年说了一句话。楼上的少年是一愣,这人说的是唇语,少年自然是看懂了,他说的是:“钰儿,我们晚上见。”
少年微微一笑,看着已经走远的人马,关上了窗户,看着一直盯着他的两个属下,只能说到,“走吧,回府。今日是玩儿不成了。”
因为就在那人回过头去的时候就对着身边的人吩咐了些什么,然后就向着他的位置看了一眼,然后点头,再然后就闪身消失了。
据苏昀钰所知,估计是这位凌王墨煊凌将那位派到自己身边了,当他的暗卫,保护他的安全,顺便将自己的事情详详细细的告知给墨煊凌所知。
苏昀钰只好踏步走出了酒楼,上了回府的马车,回府等待着男人晚上的光临。
只是还没等到夜晚,就被一道圣旨与家人一同进了皇宫。苏昀钰的家人除了苏父苏母以外还有两位哥哥,苏昀朔和苏昀瑾。
等到苏家人到了皇宫的宴会,皇帝和凌王还未到来。苏昀钰呆在位置上,盯着前面的酒水。
他最是喜欢酒了,对名酒是经常一掷千金,而且尤其的贪杯。 据说这皇宫里的酒更是一绝,今日定要趁着别人不注意偷偷多喝上些,若是可以带回去一些更好了。
只是他身体不太好,自家的哥哥是明令禁止自己喝酒的,还说自己再喝酒就绝不轻饶自己,可是苏昀钰却是阳奉阴违,嘴上答应了,背地里却没少喝。
就像刚刚来皇宫的马车里,不知道是不是与他们离的近了,竟然闻出了自己身上的酒香味。当时两位哥哥就气的不轻,险些在马车上就动了手。

楼主 听到雨滴的声音  发布于 2018-07-04 20:44:00 +0800 CST  
小可爱们,我没有存稿的,所以都是更完文直接发上了,基本是晚上发文。
若是有什么不足之处,还请大家想我提出来,可能不会回复,但是我一定会在文章内修改

楼主 听到雨滴的声音  发布于 2018-07-04 20:49:00 +0800 CST  
2.第三章
苏昀钰盯着眼前的酒水,不敢动弹,因为他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家哥哥一直盯着自己,如果现在就妄动,那回到家就是罪加一等了。
但是估计苏昀钰也没想到,墨煊凌会在开席后弄上那么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酒席上苏家老二苏昀瑾不时的与苏昀朔聊着天,不时的注意着苏昀钰的动作。
不多时,皇帝与凌王同时步入大厅,所有人跪下朝拜。苏昀钰心中撇嘴,规矩可真多。
“平身,众卿家不必多礼,今日是凌王凯旋而归,此次宴会是为之接风洗尘。……” 皇帝落座之后说了一堆的话,可惜苏昀钰只知道皇帝来了可以开餐了,于是就一句也未听清皇帝那厮说了些什么。
接下来就是正式开餐了,大多数人都是抱着巴结凌王而来,所以基本都是不停的与凌王敬酒,而真正用餐的也就没有多少人了。
苏昀钰边撇嘴,边吃着眼前的菜。这些美食平时可是吃不到的,而且就算是可以吃到家里也是不允许他吃的,原因无他 ,只因为他的身体太弱。
趁着他们不注意自己赶紧喝一口酒,哎呀,哎呀,这酒确实是不错。
突然墨煊凌站起身来,单膝跪在了大厅的正中央,请示道,“父皇,此次凯旋而归儿臣只有一个愿望,其余的什么都不需要。”
皇帝手中的动作一顿,他差不多已经知道自己的皇儿要说什么了。
“说吧,这次你立下大功,想要什么都可以。” 既然这个孩子无心皇位,如此也好。
“父皇,儿臣想请一道旨意,望父王下旨将苏大人的三子苏昀钰册封儿臣的正妃。” 墨煊凌的请旨,让四座哗然。
苏昀钰更是一口酒喷了出来。
苏昀钰想到墨煊凌会在私下请旨,但是没想到这人竟然会明目张胆的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直接要了自己。
苏家的人却是没有什么反应,原本刚刚知道两个人有着一些不清不楚的关系时,比较生气。可是看到墨煊凌为了苏昀钰做了那么多的事情,而且对苏昀钰也是好的没话说。苏家自然也就放行了。他们家可不是那些墨守成规的家族。
以前家族之中也不是没有出现过苏昀钰的先例,就连苏昀钰的亲叔叔,也就是苏父的弟弟也是这样的。
最难办的其实是皇帝这边,不过看皇帝如此神情,应该是已经同意了。并且几年前墨煊凌与苏昀钰的事情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并且墨煊凌也已经完成了皇帝的考验,那现在……
只听皇帝哈哈一笑,“既然如此,那朕就下旨,将苏昀钰册封为你的正妃。明日旨意就送进苏家,今日只是为了给你接风洗尘。”
“谢父皇。” 墨煊凌抱拳,眼中是难掩的高兴。反观苏昀钰是一阵的目瞪口呆。
“好了,坐回去吧,宴席还没结束呢。” 皇帝大手一挥,让墨煊凌回到了座位上。
苏昀钰是愣了又愣,这就好了?就没别的了? 这岂不是以后自己就要活在墨煊凌的眼皮底子下了嘛。
有些不太高兴,拿起酒杯,刚想灌入口中,只听见耳畔传来了墨煊凌的声音,“酒杯放下,你若再沾酒,今夜不想好过。”
苏昀钰手腕一抖,险些酒杯摔在了桌面上。抬头望去,只看见墨煊凌对着他笑,而其他人明显是没有听见刚刚的话,那意思就是说,墨煊凌这是内力传音喽……

楼主 听到雨滴的声音  发布于 2018-07-06 20:26:00 +0800 CST  
抱歉昨天身体不舒服,然后就没有码子更文

楼主 听到雨滴的声音  发布于 2018-07-06 20:26:00 +0800 CST  
接下来,苏昀钰老实的很,因为他明显感觉到墨煊凌是一直看着自己的,心中只得暗骂,脸上却是对着墨煊凌温柔一笑,但是那笑容怎么看来都是有些迫不得已的感觉。
宴会很快就结束了,苏昀钰和两个哥哥一同离去,只是没有想到的是,那马车去往的方向不是自己的家,而是去往凌王府的方向。
苏昀钰被两个哥哥踢下了马车,然后一脸懵的看着牌匾上写着凌王府三个字,一回头就看见哥哥们的马车已经快速离开了。只听见二哥说道:“今日凌王爷已经回来了,我们与父亲母亲商量过了,认为凌王爷肯定会照顾好你的。所以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吧,来之前我已经和凌王爷说了,他很是乐意呢。”
苏昀钰张大了嘴巴,这是将自己卖给墨煊凌了吗?看着走远的马车,又看了眼大门。无奈的在两门士官的瞩目下走向前去。
“请问是苏三少吗?”刚刚上前想与两门士官说些什么,一位老者就上前走来。
苏昀钰点点头。
“凌王爷已经安排好了,请跟老奴进来。”苏昀钰撇嘴,明明他和哥哥一直在一起的,他们是怎么和墨煊凌交谈的。
苏昀钰跟着老者进了一家院子,院子名为昀凌苑,“老奴只能将您带进院子了,我们这些奴才没有资格进入这里。”
“好,我自己进去。”老者微微欠身,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苏昀钰好奇的进入这座院子,只是没想到刚刚进入这里就闻到一股梅花的香味,苏昀钰深深呼吸着空气。向前再走几步,只见眼前突然一亮。那是红梅,寒雪中的傲然红梅。是自己最喜欢的花朵,而现在正是此花开放的季节,苏昀钰心中感慨,近几年被关在家中,都好久没有看见过这么美丽的梅花了呢。
“喜欢吗?”
“嗯。”苏昀钰只顾着看梅花,没有注意刚刚和他说话的人是谁。
“宝贝,穿的这么少,你不冷吗?”苏昀钰突然感觉有人搂住他的腰身,随后被带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苏昀钰抬头,果然就看见了墨煊凌。看着还是那个熟悉的面庞,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
“刚刚有些热才把外袍脱去的,不冷的。”苏昀钰笑的有些尴尬。
“是吗?”墨煊凌将手放在了苏昀钰的臀部,威胁之意甚是明显。
“呃……”苏昀钰的眼睛不敢与墨煊凌对视,他可是知道,现在的他若是回答的不合这男人的心意,可是会挨揍的。
突然墨煊凌按住苏昀钰的腰,然后右手高高抬起,“啪”的一声,墨煊凌狠狠的打在了苏昀钰可怜的臀部。
苏昀钰只感觉到自己的屁股一阵的钝痛,然后感觉到男人的手很有威胁意义的盖在苏昀钰的臀部。
“钰儿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体到底有多差,可是受不住一丝的寒意。”男人伶俐的话语,让苏昀钰慢慢的低下了头,只是苏昀钰也只是在表面上看的知道错的模样,心里只感觉这男人比几年前还要啰嗦,没完没了的。
苏昀钰微微的撇着嘴巴,真是的,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管着自己。
墨煊凌眯眼盯着苏昀钰,知道这小家伙肯定又是不服。墨煊凌突然一伸手臂,将苏昀钰以公主抱的形式抱了起来。
“小家伙,这几年你很不服管教啊,将我之前所定下的规矩全部给毁了。”墨煊凌顿了顿然后接着说,“今天看样子还要给你从新上一遍规矩啊。”

楼主 听到雨滴的声音  发布于 2018-07-11 15:49:00 +0800 CST  
苏昀钰听到此话浑身一怔,重新上一遍规矩……他可是记得当年刚刚答应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墨煊凌给他定规矩的场景,那可是惨不忍睹……
“别,不要,我没忘记,规矩我没忘记。”苏昀钰急忙回答着,深怕墨煊凌给他重新上一遍规矩。
“没忘?”墨煊凌进了房间,将苏昀钰放在了床上坐着,“那你就是明知故犯了,那你还记不记得明知故犯是要怎么罚吗?”
苏昀钰浑身一僵,在床上不敢动弹,他可是记得规矩里面可是有着若是明知故犯,那所犯下的错误,数目可是要翻倍的。
“怎么,看样子是记得了?”墨煊凌给苏昀钰一段时间去思考,自己则是将房门关紧,点上了房中的火炉。
“说,该怎么罚!”做完一切准备之后,从书架上取下一个黑色木盒,吹了吹上面的灰尘,然后走到了苏昀钰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苏昀钰。
墨煊凌突然冷下来的声音,让苏昀钰浑身是止不住的颤抖,颤颤巍巍的回到:“明知……明知故犯,所有的惩罚翻……翻倍……”
“看样子规矩果然是没忘记。”随后将手中的木盒放在苏昀钰的面前,“打开,将家法拿出来。”
苏昀钰有些委屈的抿抿嘴,怎么这么严厉啊,以前可是没见他这么凶过,果然离开三年什么都变了。
“快点!”墨煊凌最看不惯苏昀钰在这里磨磨唧唧的,敢犯错没勇气去接受惩罚,那就一开始就不要犯错!在他这里既然已经犯了错,那就要有承担后果的勇气。
苏昀钰只好加快了速度将木盒里的东西拿了出来,这木盒里共有两样东西,一样是戒尺,另一样则是藤条。
小错一般是巴掌,在犯大些的错都是用戒尺,而藤条只有第一次墨煊凌为了给他定规矩用过,之后就一直放在这盒子里。
苏昀钰刚刚想拿起戒尺,就听墨煊凌冷声说道:“拿藤条。”
瞬间苏昀钰眼中含着泪水,抬头看向了墨煊凌,这眼泪是被吓出来的,他可是最经不起这男人吓的。
“快点,今天若不让你吃点教训,以后你该又不听话了。”
“不要,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一定乖乖听话,不要用藤条好不好啊。”苏昀钰是直接抱住了墨煊凌的腰,将脑袋埋进他的怀抱里。
“不好,这几年我不在你的身边,你的两位哥哥可是没少书信和我告状啊。”墨煊凌将苏昀钰从怀里拎了出来,将他的鞋子脱了下来,然后大掌抓住脚丫,随后墨煊凌是一挑眉,果然是一片冰凉,“跪好!”
墨煊凌暂时放下了手,让苏昀钰跪好,然后将床上的被子拉了过来,将苏昀钰的脚丫连同小腿盖住,“跪直!”
苏昀钰直起身子,墨煊凌直接是一巴掌甩在了苏昀钰的身后,苏昀钰轻哼一声,并没有大声喊出来。
“不许坐下来!”然后墨煊凌从木盒中拿出了藤条,“将手伸出来,手臂高举。”
苏昀钰是照做,即使他已经很害怕了,他可是最怕墨煊凌会打他手板的。随后墨煊凌将藤条放在了他的手中,“半个时辰,好好想想这三年里你犯了哪些事情,若是一会儿归纳的不全面,今日你就别想走出这个房间了。”
然后就解下了自己身上的外衣,为苏昀钰披上了那件外衣,就算是罚,也不能让这小家伙着凉了。


楼主 听到雨滴的声音  发布于 2018-07-12 20:13:00 +0800 CST  
苏昀钰举着藤条,头低的极低,心中慢慢的都是委屈。而墨煊凌则是坐在一旁看着小家伙,嘟嘴的模样。心中想着,果然这三年过去了还是一个小孩子心性。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两人的心中都是不好受,苏昀钰心中是委屈,受罚只会让他更加难熬。而墨煊凌看着小孩受罚,心中也是慢慢的心疼,他也是盼着时间早些过去。等到了半个时辰到了,墨煊凌就直接站起了身,走到苏昀钰的身前,伸手拿走了藤条,向下甩了甩。苏昀钰感觉到手中的东西拿走了,又听见男人甩藤条的声音,只觉得心颤。墨煊凌冷声说,“来,现在说说,都想到些什么。”顿了顿然后补充,“最好一次性说完,我们也能早点结束,早点休息。”苏昀钰放下手,吞吞口水,“我不该不喝药。”然后就感觉墨煊凌的藤条是刷的一声甩在了他的大腿根处。苏昀钰连忙伸手向后揉,墨煊凌就等着小孩揉好了,反正今天他有的是时间。“呜……我……我不该喝酒。”“嗖啪……”“啊!”墨煊凌直接用藤条甩在了他的另外一条腿上。“还有!”墨煊凌的声音更冷了。“没,没有了……呜呜……”“没有?”墨煊凌又是一藤条甩了上去,“那今天我在酒楼上看到的是什么?”“啊!我……我不该吹冷风。”苏昀钰被打的厉害了,这句话险些是喊出来的。“哼,今日就只算三条,其余的我也不与你算了,若以后被我抓住了,后果你自己知道。”苏昀钰听到这个心中只觉得咯噔一下,看样子,这三年里干的好事,墨煊凌都知道了。“三条,这三条都是我为你定下的家规,现在却是明知故犯,一条二十藤条,共六十藤条,不委屈吧。”“不……不委屈……哇……”苏昀钰听到这么多的数量,心中只觉今日要将性命交代在这儿了。“既然不觉得委屈,将裤子退了,跪直。”墨煊凌用藤条点点苏昀钰的臀部。“不……不要,我再也不敢了,真的,阿凌,我再也不敢了。”苏昀钰再也受不住男人这么冷言对他了,这样的他,他害怕极了。“不敢了?那你之前怎么不说不敢了。”墨煊凌又是甩了一下,“现在才来说,晚了。快点!”苏昀钰伸手想去揉伤处,结果一抬眼就看见,男人冷着眼睛。吓的再也不敢伸手。急忙抱住男人的腰,“阿凌,能不能趴在你腿上受罚啊,跪着我受不住……我真的受不住。”墨煊凌眯起眼睛,“可以,但是不可以乱动。”他到底是不舍得心爱的人接受那样的惩罚。苏昀钰带着有些恐惧,慢慢趴在了男人的腿上。男人看着小孩乖巧的神色到底还是心疼了他,慢慢将他的裤子退下。刚刚退下,心中就是一惊,刚刚甩下的藤条,竟然已经让小孩儿的腿上有了破皮的迹象。

楼主 听到雨滴的声音  发布于 2018-07-30 19:44:00 +0800 CST  
抱歉,我的火气已经压了一个月左右了,等到了学校我就更文

楼主 听到雨滴的声音  发布于 2018-09-12 21:15:00 +0800 CST  
再等我几天哦,我军训结束之后就可以更文了

楼主 听到雨滴的声音  发布于 2018-09-26 11:44:00 +0800 CST  

楼主:听到雨滴的声音

字数:6606

发表时间:2018-07-04 04:4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2-15 10:02:00 +0800 CST

评论数:9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