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天降王妃(耽美 甜)

好端端的走在路上,忽遇未来王妃“从天而降”。
陆景初:你别过来,小心我…我……
钟离瑾:你怎么样?
陆景初:小心我上了你!
一个时辰后……
陆景初:猝......



楼主 十年之约爱sky  发布于 2018-06-12 21:35:00 +0800 CST  
1.
残古战场的黄昏,将整个沙漠染成了红色。风偶尔扬起尾巴,不经意间对沙子进行挑逗。
.
远处,一支军队像一条灰黑色的带子一样,在山地蜿蜒着,只听到低微的“沙沙”的脚步声,连一声咳嗽都听不到。
.
为首的战马上端坐着一名男子,一袭白衣,上面绣满了紫色的龙,显得高贵优雅。如墨般的黑发被紫冠轻轻挽起。似黑琉璃般的眼里只有着冰冷,眉宇间有着尊贵和狂傲。嘴角似笑非笑的勾着,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
“殿下,前方还有十余里就到京城了。”他身旁一位将士恭敬道。
.
男人转头看向他身后的一位男子,挑眉道:“你打算怎么办?”
.
“呵...”温泽临轻笑了一声,带着许些说不出的魅惑,“当然是连夜赶回了。”
.
“看来是迫不及待要见你那小东西了。”
.
“嗯。”温泽临眼里闪过一丝柔和,继而又话锋一转,一脸戏谑的看着男人,“我们的摄政王殿下可真是勤于理政呢,澈儿都快成年了连个媳妇都没找到,啧~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
钟离瑾的脸色立马黑了,沉着脸道:“本王对男人没有兴趣。”
.
“那就是对女人有兴趣了?”
.
话音未落,一抹寒光直直地射向温泽临。
.
“嗖――铛――”
.
“你疯了,开个玩笑而已,至于吗?”温泽临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脯,还好他刚才反应快,不然差点被剑刺中。以后还是少跟他开玩笑。
.
“也是,你未来媳妇儿总不可能从天上掉下来――”
.
“嘭――”就在此时,在他们近处的一棵树下,忽尘土飞扬,看不清东西。
.
温泽临瞪大了眼睛,不会真被自己说中了吧,转头看向钟离瑾,发现他也在盯着路边的不明物体。
.
“咳咳……”过了好一会儿,灰尘才渐渐散去,两人仔细看去,发现地上竟躺着一个人。
.
“摔死劳资了!”陆景初边骂骂咧咧,边艰难起身,刚才从那么高的树上掉下来差点没跌死他。自己好好的坐在树枝上闭目养神,树枝却不知被什么东西砍中,一个不稳便跌落在地。
.
陆景初丝毫没有发现前方多出一群人,只是不断地拍着身上的灰,直到感到脖子上有一丝冰凉,才愣愣地抬起头,身体僵硬住。
.
钟离瑾在一刹那间便将剑抵在陆景初脖子上,眯着眼把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翻。眼前这人不但留着短发,还穿着奇装异服。
.
陆景初此刻总算反应过来,却已为是在拍戏,一把推开钟离瑾的手臂,不明白眼前这人是不是脑子有病,长的到是很帅,不过脑子好像有病,得治。

楼主 十年之约爱sky  发布于 2018-06-12 21:36:00 +0800 CST  
PS:学生党,尽量周更,本文有肉

楼主 十年之约爱sky  发布于 2018-06-12 22:32:00 +0800 CST  
2.
陆景初抬头扫视了一圈,发现有些不对劲:“欸,导演呢?咋没摄像师也没有?”四处环顾之余,只听钟离瑾一声怒喝:“来人,将他拿下!”
.
一群将士蜂拥而上,拔出各自的配剑指着陆景初,却无一人敢上前。衣着这么奇怪,里面定藏有暗器。
.
陆景初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抱住脑袋,一时又感到这些将士的气势凌人,完全不像现代演将士的懒散。
.
难道,自己穿越了?陆景初脑子里冒出一个十分离奇的想法,忽然又想起自己在路上玩着手机,没注意脚下,不小心一脚踩空掉入一个下水道,睁眼时便发现自己躺在一棵树上。
.
想到这里,陆景初狠狠咒骂一声,哪个不要脸的把井盖偷了,害的老子不知道到了什么鬼地方。
.
就在此时,一柄利器飞向陆景初,几乎是贴着他的脸飞过,还割下一小撮他的头发。陆景初僵直了身子,这是要谋杀啊啊啊!
.
“嗯?”钟离瑾轻轻皱了皱眉,眼前这人丝毫感受不到内力的存在,甚至在刚才自己像是要杀了他时一动也不动,反而像吓傻了似的。是自己疑心太重,还是……
.
“瑾――”温泽临拖着长音唤了钟离瑾一声,见他不理自己,便翻身下马,走上前去,拍了钟离瑾一掌。
.
“时候不早了,还是先把这人带回你府里,你自个儿慢慢研究吧。”
.
钟离瑾点了点头,立刻吩咐人将陆景初绑了起来,陆景初就这样从头到尾处于懵逼状态由一群人看着带回王府。
.
夜色朦胧,天上一轮明月若隐若现,露出几分娇羞。
.
“大少爷!大少爷……将军...二少爷回来了!”温家,一仆人慌慌张张跑进一间屋子,对着屋里人喊到。
.
“什么!这么快!”温易宸从躺椅上跳起,“快快快,帮我把桌子顺干净,还有把这些点心撤下去!”然后猛地蹬掉鞋子,一只脚刚踩在床上,门口便有个声音由远到近幽幽道:“这天还没暗呢,哥哥这么早就睡了?”

楼主 十年之约爱sky  发布于 2018-06-13 22:47:00 +0800 CST  
3.
温易宸刚踩上床的一只脚又缩了回去,转过身来,眨巴着眼睛道:“我....胃有些难受,所以便早些睡了……”这话说的他自己都感到心虚,眼睛不由乱瞄。
.
“哦,胃疼啊――”温泽临走进温易宸,故作奇怪道:“可我刚才怎么看见你院子里的下人拿着几盘点心呢?胃疼还能吃的下去?!”
.
“……”呃,被发现了。温易宸挠了挠头,到底应该咋样才能让他相信呢?
.
温易宸脑袋里忽然灵光一现:“我是在给你暖床!下人们说你今晚回来,我就先上床了。省的你睡的时候床冷冰冰的,所以提前给你捂被窝!”嗯,对,这个理由正好!
.
温泽临差点没笑出声来,自己怎么有这个傻哥哥,忍不住一把将温易宸搂在怀里,狠狠地揉了揉脑袋,含笑道:“那真我刚才是错怪哥哥了,没想到哥哥还会这么关心人呐。”
.
温易宸自己都觉得尴尬的笑了两声:“呵呵呵,哪有~就是听说你要回来了――”欸,不对,他们怎么可能回来这么早,按道理来说至少也得是明天清晨才能到。
.
温易宸又忍不住问道“你怎么早就回来了?”
.
温泽临笑了笑,嘴贴在他耳边轻声道:“当然是回来――”温泽临顿了顿,然后说了个让温易宸遍体生寒的话,“揍你。”
.
“……”温易宸下意识的就往门口跑,刚跑了几步就被温泽临像拎小鸡一样拎起来,然后把人带进内室,顺手拿下了挂在墙上一块上好的红木板。
.
完了,又要挨打了!温易宸急得两手乱抓,便抓住了书架,整个人像一只巨型树懒一样挂在书架上。
.
“松手。”温泽临的语气变冷了。温易宸摇了摇头,表示至死不懈。
.
温泽临直接用劲将人从书架上拽下来,随后“哗啦”一声,从书架上掉下好几本印着“春.宫.图”大字的书。

楼主 十年之约爱sky  发布于 2018-06-15 08:37:00 +0800 CST  
4.
…………
.
温易宸小心翼翼地掉过头来,果然发现自家弟弟黑着一张锅底脸,不由咽了咽口水,感觉好可怕~
.
“你整天在家就看这些书?”温泽临弯腰从地上拾起一本“啪”的砸到温易宸脸上,后又把剩余的书撕成碎片,找了把椅子坐下,倒了杯水来压下心中的怒火。
.
“小泽……”温易宸弱弱的叫唤了一声,“你别生气,我以后绝对不会看了。”
.
见温泽临不理自己,温易宸眼眶微微发红,走上前去扯了扯他的衣袖,略带撒娇的说:“小泽,我真的知错了~”
.
“既然知错就滚过去把板子拿来。”温泽临冷冷开口。
.
温易宸不敢不从,只得乖乖跑去拿来木板,双手给温易宸呈上,心里忐忑不安。
.
温泽临接过板子,拿在手里颠了掂,站起身来把温易宸按在桌子上,隔着裤子抡圆了胳膊就呼了五下。
.
温易宸抑制住呼之欲出的痛呼,扭了扭屁股,没想到才一个月没见,温泽临的手劲又大了几分。
.
正想着,温易宸忽然感到身后一凉,立刻羞得满脸通红,温泽临怎么又把他裤子扒了。
.
接着便是一连串的啪啪声,温泽临每一下都是用的全力,这可苦了从小就娇生惯养的温易宸,何时挨过这么重的打,还没打到十下就以一脸泪水,惨叫连连。
.
“嗷!啊――小泽你轻点呜呜呜……啊啊啊疼死了呜呜嗷――我错了……啊不敢了呜我再也不敢了......”
.
温易宸的屁股渐渐肿起,变为深红,再布满星星点点的青紫,忍不住伸手挡了一下,却被温易宸一板子拍在手背。
.
“嗷嗷嗷――”温易宸疼得猛缩回手,发现右手背红了一大片。
.
“再敢挡就是这么一下子,明白吗?”
.
“呜呜明白……”温易宸抖了抖身子,却发现温泽临已停下了板子,转为一根细而长藤条。

楼主 十年之约爱sky  发布于 2018-06-24 21:31:00 +0800 CST  
5.
温易宸的哭声陡然变大,嚎着躲着不让他打,却被温泽临死死按着,动一分都是奢望。
.
“现在我们来把账一起算算。”温泽临用藤条点了点温易宸的屁股,“实话说,我不在的一个月里去哪鬼混了?”
.
“呜呜......我就是去酒馆喝了点酒……”
.
“嗖啪――”“该打!”温泽临说着毫不留情一藤条挥下,身下那两团肉立刻浮起一道血痕。
.
“唔...呜呜呜……”温易宸手握拳状,张口咬在嘴里,尽量不让自己叫太大声,身后更是感到撕裂般的疼。
.
“还有。”
.
“还...还去醉花楼里逛了一圈……啊呜呜嘤嘤嘤不要打了好不好~”温易宸哭到嗓子发哑,感觉今天好像要被打死了。
.
“嗖啪――”“我有没有说过那些地方不准去!”“嗖啪――”“你当我的话是说给空气听的?!”
.
“啊不不不打了……没有...我听,我一定听话,求求你别打了……”温易宸已经疼到没力气哭了,什么求饶的话都说出口,面子是什么,能当饭吃吗?
.
温泽临停了手,看着温易宸伤痕累累的屁股也实在不忍心再下手,长叹一声把人轻轻拥入怀,避开伤处让他坐在自己腿上,低头吻了吻温易宸的眼角,安抚道:“乖,不哭了。”
.
温易宸打了几个哭嗝,头闷在温泽临怀里,不理他。
.
温泽临无奈一笑,大手抚上温泽临的屁股,轻轻揉道:“宝贝,是我不好,打重了。”
.
温易宸还是不理 。温泽临板下脸,故作严厉的说:“宝贝难道认为自己没错吗?”
.
温易宸探出头来,瘪了瘪嘴:“错了。”
.
“乖,别闹了,等过几周我带你进宫玩。”
.
“真的?”温易宸眼里闪着光,又可以和小澈澈玩了。
.
“嗯,骗你是小狗”温泽临挑眉。温易宸立刻破涕为笑,哪知这模样却点起了温泽临的火。温泽临忽然低头吻住他的唇瓣,进而将舌头探入。温易宸愣了愣,随后十分的配合,张开嘴任他索取。舌头不停的在对方口腔里纠缠,又是吸又是咬,十分火热。
.
也许这就是痛并快乐着吧,温易宸想。

楼主 十年之约爱sky  发布于 2018-06-27 11:42:00 +0800 CST  
6.
若不是看在温易宸身上有伤,温泽临恨不得现在就将他吃干抹净。
.
俩人温存了好一会儿温泽临才恋恋不舍的松开温易宸,小心地将他放在床上转身去拿药,这个夜,注定不会轻松。
――――――――――――
此时的摄政王府却是灯火通明。主院,陆景初被五花大绑地按跪在地上,在他身前不远处还摆放着一把空的红木椅,想都不要想肯定是钟离瑾的座椅。
.
莫约过了半个时辰,陆景初等的整个人都快趴地上了钟离瑾才慢步走进。刚沐浴完后的他散发出一种犹如嫡仙般的气质,给人强烈的压迫感。
.
“跪好!”
.
陆景初被人呵斥一声,随后又被踹了一脚,一个不稳脸直接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
“呸呸呸。”陆景初吐掉嘴里的杂草,狼狈地从地上跪起。妈的,哪个王.八.蛋敢踹小爷。刚要回头望去,却发现地面上多了一双紫色鞋。
.
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在陆景初头脑产生。
.
陆景初咽了咽口水,头埋的更低了,恨不得整个人都钻进土里。
.
“头抬起来,给本王瞧瞧。”钟离瑾沉声道。陆景初却忽然发现他的声音很好听。不对,现在的重点不是这个好不好。
.
陆景初僵硬地抬起头,无意中触碰到钟离瑾的目光,漆黑,深邃,仿佛要将他整个吸入般。
.
“说,什么人派你来的。”当陆景初回过神来时,钟离瑾已转身坐在座椅上,一手倚着头,看似漫不经心道。
.
陆景初无语的说:“什么什么人派我来的,我说我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你信吗?”
.
“一派胡言!”钟离瑾皱着眉,语气里隐隐带有戾气。
.
“都说了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你们不信,怪我喽?”陆景初也略带不快道。明明就是你把小爷从树上弄下的,现在居然不承认。
.
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小子敢这么和王爷说话,看样子是活不成了。
.
陆景初也有一些紧张,他不会把自己大卸八块然后再拉出去喂狗,或是慢慢用酷刑折磨自己?天呐,想想都可怕(゚Д゚)ノ
.
可钟离瑾似乎没什么反应,可接下来的话让陆景初想抽自己一巴掌。“出言不逊,责鞭二十。”
.
What?!陆景初大吃一惊,随即猛地发现身边竟然真的有一个人拿着鞭子来了。没办法,只能豁出去,脸也不要了,你们谁爱要不要。
.
“慢着。”陆景初抬头,以为钟离瑾良心发现想原谅他,随后的话却似让他跌入地狱。“吊着打。”

楼主 十年之约爱sky  发布于 2018-07-07 13:19:00 +0800 CST  
拍不会卡太久,尽量在明后两天更

楼主 十年之约爱sky  发布于 2018-07-07 19:49:00 +0800 CST  
7.
陆景初的脸色由红到青,再转为白,差点就想冲上去揍钟离瑾一拳。……我忍。
.
很快,又来一个人手上拿着一根长绳,绳子一头把陆景初双手捆在一起,另一头系在树上,然后拉动绳子,使他身体渐渐离地,直到双脚脚尖点地绳子才停。
.
这个姿势陆景初感到十分难受,身体不自觉的扭动,可一动整个人就会原地打转。
.
这时,陆景初惊恐地看见一个人手上拿着一根大拇指粗的长鞭向他走来,然后停在自己背后。只听得“嗖――”的一声,陆景初吓得紧闭双眼,随后便感到背上像火烧一般,疼得他原地转了几圈。
.
没等陆景初消化完第一鞭的疼痛,第二鞭紧接着落下,伴随的还有“刺啦――”声,陆景初的外衣也给划破了。
.
“呃……”当挨到第五鞭时,陆景初就有些受不了了,在原地转来转去,可无论他怎么转鞭子都准确不误地落在他身后。
.
十鞭下来 ,陆景初的衣服已破烂的不成样子,背上也隐隐透出血迹,他再也忍不住地开始惨叫,哭得稀里哗啦。
.
钟离瑾皱了皱眉,不知为何,他看到陆景初哭泣的模样和惨叫的声音,心里有点异样的感觉,差点想叫人停下。
.
没过多少时间,二十鞭已打完,一人松开了绳子,陆景初直接趴在地上,感觉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了,浑身火辣辣的痛,衣服也快不遮体,零碎的搭在身上。
.
钟离瑾终于起身,缓缓走到陆景初身前,蹲下抬起他的头,看着哭得肿胀的几乎睁不开来的眼,冷冷道:“本王再给你一个说实话的机会,说,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
陆景初动了动喉咙,沙哑着声音,艰难的吐出一个字来:“没……”
.
“哼!”钟离瑾一把甩开陆景初的脸,转身快步离开,“给本王把他关到柴房,不准给他吃喝,什么时候想通了让他滚过来见本王!”
.
陆景初眯着眼看着钟离瑾离开的背影,终于脑袋一沉昏了过去。

楼主 十年之约爱sky  发布于 2018-07-08 21:23:00 +0800 CST  
伪更先戳右上角
某傲娇受说:“朕要赐你三尺白绫!”
.
丞相默默不语。
.
半晌。
.
丞相微微眯起勾人的凤眼,看着被绑着的小皇帝,喃喃了一句:“原来皇上喜欢这种调调啊!”
.
“放开朕!魂淡!”
.
“皇上不用害羞,这样的您,很漂亮。”
.
于是某只傲娇受安分地被吃掉了。。。

楼主 十年之约爱sky  发布于 2018-07-10 22:01:00 +0800 CST  
度又抽风了→_→


楼主 十年之约爱sky  发布于 2018-07-13 22:14:00 +0800 CST  


楼主 十年之约爱sky  发布于 2018-07-14 20:52:00 +0800 CST  
9.
给陆景初上完药,又让秋晤和许太医两人退下后,钟离瑾在思索一件事:自己该睡哪。
.
自澈儿继位后,钟离瑾就强迫着他批改奏折,因是初学,且钟离澈又不肯好好学,所以每次都搞得自己头大。可尽管这样,依然有大堆奏折上呈,黎溯那没良心的家伙总以府上事务多来推辞,所以这事自然而然就落在他身上,每次改到半夜不由在书房里睡着了。
.
而卧室离书房又较远,钟离瑾索性让人把床搬到书房来,这样省的费事。
.
可现在问题来了,只有一张床,并且床的大半部分都被陆景初占着。自己挤上去?不行不行,万一自己忍不住把他踢下去。扔地上?嗯,这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
.
钟离瑾思量片刻,然后双手向前抓住床单,再用力一扯,把陆景初卷起来,再放地上,至少没有给他造成二次伤害,陆景初也没有醒,只是唔了一声扭了扭身子继续睡。
.
钟离瑾又翻出一张床单,铺好后也沉沉睡去。
.
陆景初是被饿醒的,一睁眼,他发现自己眼前有一张十分俊美的脸,细看看竟然是昨天那个让人抽他二十鞭子的暴力狂。陆景初当即吓得大叫一声。
.
钟离瑾立马睁开双眼,正对上陆景初的眸子。两人大眼瞪小眼,然后钟离瑾条件反射地把陆景初一脚踢下床。
.
“哎哟――”陆景初惨叫一声,还好是脸朝下,不然自己的背又要遭殃了。一想,陆景初发现自己的背竟不是那么疼了,就是大脑有些晕。不会是眼前这人给自己上药的吧?!陆景初错愕地想。
.
钟离瑾也是一脸茫然,自己昨天明明把他扔到床下了,可为什么第二天醒来又出现在床上?
.
其实昨晚陆景初在地上睡着睡着有些冷,迷迷糊糊站起来看见有张床,想都没想就睡上去,还睡得十分安稳。
.
“王爷!”秋晤推门而入,他刚才在外面听到陆景初惨叫,以为出了什么事,就进来看看,不过看这样好像没有发生什么。
.
钟离瑾下床整理好衣服,若无其事道:“叫人去准备早膳。”
.
“王爷,早膳已经准备好了,您是在书房还是大厅用餐?”钟离瑾瞥了陆景初一眼,“就在书房吧。”
.
很快书房搬来一张黑漆带雕花六角桌,一些食物陆续搬上桌,有金丝燕窝,燕窝薏米甜汤,紫苏柰香,茯苓糕等,看得陆景初一直在默默的咽着口水,好香,而且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
.
钟离瑾装作没看到,径直走向桌子,擦了擦手就开始动筷子。
.
好饿~陆景初感觉自己快不行了,已经有快两天没吃东西了,偏偏这时候肚子又不争气的响了一声。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钟离瑾停下吃饭的动作,回头看到陆景初可怜兮兮的小眼神,心里竟忍不住逗弄起来:“饿了?”“嗯。”
.
“那好,给本王学声猫叫,本王开心了,”钟离瑾拿起一块糕点在陆景初眼前晃了晃,“这块茯苓糕给你。”

楼主 十年之约爱sky  发布于 2018-07-18 21:05:00 +0800 CST  
大家能多提点建议不,有啥不满意的地方我改,不要总是催更好不好

楼主 十年之约爱sky  发布于 2018-07-18 21:07:00 +0800 CST  
10.
陆景初顿时气炸了,脸一阵青一阵红,这是把自己当成宠物了,别扭的转过头去不看钟离瑾手中的糕点。哼,就算小爷饿死也不会学猫叫。
.
钟离瑾一眼看穿陆景初心思,而后故意大声道:“既然不吃那也罢。本王看着这茯苓糕好像不太新鲜,秋晤,拿去扔了。”
.
“是。”秋晤弯腰将一整盘茯苓糕端在手里,然后转身就走。
.
陆景初一看就急了,哪里不新鲜了,还冒着热气呢好不好,当即猛地从地上站起,对秋晤还未离开的背影吼了一声:“不准扔!”
.
钟离瑾暗笑,晚了,再次转身看着陆景初,语气故意放冷:“你是主子还是本王是主子?秋晤,扔了!”
.
“不可以!”陆景初虽然明白这样做可能会惹某位大爷生气,自己说不定又要挨二十鞭,可是看到食物白白浪费还是觉得可惜。管他呢,先想办法吃了再说。
.
钟离瑾竟没给陆景初使难,反而摸着下巴,似笑非笑的说:“怎么,想通了?”
.
陆景初咬着牙,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般 ,僵硬地点了点头。
.
“那叫一声给本王听听。”钟离瑾手拿一块糕点在陆景初眼前一晃,茯苓糕的香味在他鼻尖环绕,直勾的他心痒痒。没办法,为了生存,小爷我豁出去了!
.
“喵~”陆景初用细若蚊蚋的声音叫了一声,两眼紧盯那块茯苓糕。嘿嘿,这下总能吃了吧?双手向前一伸,不料扑了个空。
.
哪知钟离瑾却不买账,早已收回手中的糕点,摇着头道:“声音太小,本王听不见。”
.
“……喵~”陆景初欲哭无泪,今后小爷的脸该往哪放?看着一群下人憋笑的样子,陆景初恨不得冲上去咬钟离瑾一口,气人!
.
好在钟离瑾然后没有再为难陆景初,将糕点扔给他后摸了摸他毛茸茸的脑袋:“只要你乖本王心情愉悦就赏你吃的,但是不乖……也能吃。”
.
“次什么……”陆景初有些怀疑,口齿不清的说,犯错还能吃东西?果然,钟离瑾下面说的话让他呛到了。
.
“吃鞭子。”钟离瑾说完这话后就起身,“今天本王心情好,这一桌菜就赏给你了。”然后不顾陆景初(和下人们)惊讶的目光又道:“秋晤,随本王进宫。”
.
陆景初默默地从地上站起,站在门口默默地看着钟离瑾越走越远的背影,转身看着一桌子的菜,眼里掩饰不住兴奋和激动,飞身扑了上去:“美食我来啦!”

楼主 十年之约爱sky  发布于 2018-07-20 11:07:00 +0800 CST  
我周更是不是多更了没评论没赞没动力,这周就不更了

楼主 十年之约爱sky  发布于 2018-07-21 19:45:00 +0800 CST  
11.
*皇宫*
御书房里,钟离瑾坐在书桌前沉着一张脸批改奏折,桌前不远处跪着一个小人儿,莫约十五六岁的样子,模样长得甚是水嫩,此时正嘟着小嘴在地上画圈圈。
.
钟离澈已经被罚跪了近一个时辰,皇叔一直不说话他也不敢起身,目前来看怕有一顿狠揍。唉,没办法,谁叫自己在钟离瑾走后一直玩呢?奏折在桌上堆的都有一座小山高了,也难怪钟离瑾一进门就让他跪着。
.
又过了一刻钟,钟离瑾见奏折改的差不多了,想着小孩应该也在反省自己,一抬头,眼前这一幕让他额头青筋暴起,恨不得现在就把人按腿上打一顿。
.
只见钟离澈低着头,长长的眼睫毛像蝴蝶一般 ,微眯的眼睛里闪烁着不一样的光彩,樱桃般红润的嘴唇上还有一些口水。钟离瑾直接拿起一本奏折准确无误地扔到钟离澈头上。
.
“嗷――有刺客!”钟离澈猛地惊醒,然后飞快的站起身来,捂着有些红肿的额头,环视四周,想找出那个罪魁祸首,可一抬头便对上钟离瑾盛满怒火的双眼。完了,要死……
.
“钟离澈!”钟离瑾拍桌怒吼起身,吓得小人一抖,又直直的跪了下去,低着头不敢直视钟离瑾的眼睛。呜呜~皇叔好可怕~
.
钟离瑾按着太阳穴,强迫自己要冷静,不能冲动,要冷静,不能冲动,要冷静,不能冲动。在心里默念了三遍,钟离瑾快步走向钟离澈,伸手揪住他一只耳朵把他从地上拎起。
.
“嘶……皇叔你轻点...疼疼疼,您松手好不好~”钟离澈疼得呲牙咧嘴,鬼嚎着,一点都没有个君王该有的样子。
.
钟离瑾好不容易松了手,钟离澈连忙捂住自己通红的耳朵,然后再次低头乖乖等着挨罚。
.
“去书架上把戒尺拿来。”钟离瑾觉得和他说太多不如一顿打管用,索性边打边训,这样效果更好一些。
.
钟离澈应了声,很快捧来一把紫檀木戒尺,不同的是戒尺下方挂着一小穗金黄的流苏,戒尺末端还刻着一个“澈”字。没错,这是钟离瑾专门为钟离澈准备的。
.
“桌上趴着。”钟离瑾接过戒尺,点了点书桌。看着钟离澈慢慢趴在桌上,钟离瑾不喜欢他磨磨蹭蹭的样子,直接把他按住然后手抓住裤子大力一扯。
.
“皇叔――”钟离澈惊叫一声,自己都这么大了皇叔还用对小孩子的方法教训自己,头不禁埋入双臂,两耳露出嫩嫩的粉红色。
.
钟离瑾拿着戒尺对空中比划一圈,然后找了一个适宜的角度抬手向身下那两坨肉团抽去。
――――――卡拍

楼主 十年之约爱sky  发布于 2018-07-22 11:34:00 +0800 CST  
12.
钟离澈条件反射的绷紧了身子,戒尺呼啸着招呼向臀峰,清脆的板声乍然而起,臀肉随即颤动,红痕截至而来,却并没有换来停顿,一连好几下都集中在臀尖部分,疼得他差点叫出声来。
.
钟离瑾又连续抽了十几下,钟离澈终于忍不住了,眼泪宣泄而下,惨叫和呼痛声伴着求饶认错声叠叠相交。
.
“呜啊...皇叔我知错了.....嗷呜……疼啊..呜呜好疼,呜皇叔轻点....我知错呜呜我错了……”
.
戒尺每一下都让钟离澈感到燃起了一把火似得,刺啦啦的疼着,整个屁股都变得辣麻肿胀,整个人被钟离瑾死死按住,只能不停的跺着脚,哭着求饶着。
.
正当钟离澈嚎啕大哭时,门此时被人推开,只是钟离澈哭得声音太大自己没有听见。
.
来人一头暗红色长发,未绾未系披散在身后,光滑顺垂如同上好的丝缎。秀气似女子般的叶眉之下是一双勾魂摄魄的深紫色瑰丽眼眸,眼角微微上挑,更增添撩人风情。朱唇轻抿,似笑非笑。
.
“怎么,杀猪呢?”黎溯进门,走到一把椅子前坐了下去,一手倚着头看向钟离澈所在的方向,没有丝毫要阻止的意思。
.
钟离澈看到黎溯仿佛看到救星似的,大哭道:“呜呜...阿溯,溯溯救我……我要被皇叔打死了!”
.
“你活该!”黎溯瞪了他一眼,看着钟离澈渐渐红肿的屁股还是心疼了,无奈的叹口气道:“瑾,差不多了。”
.
钟离瑾又补了两下才放开钟离澈,黎溯随即走上前去把他搂到怀里,那有力的大手抚上了肿痕交错的小屁股,暗藏内力的开始轻柔,化开肿痕下的硬块:“都多大的人了还哭的跟小花猫似的。”
.
钟离澈把头埋在黎溯怀里,呜咽道:“皇叔打人可疼了,我忍不住~~”
.
黎溯轻笑,小东西怎么这么可爱,让他忍不住又掐了掐钟离澈稚气未脱的小脸。
.
“这一周给本王禁足书房,哪也不准去,若本王知道定打得你半个月下不来床。”钟离瑾终于出声,却发出钟离澈自认为惨无人道的命令,可是又不敢违背,只得惨兮兮的说:“我知道了。”
.
又看了眼两人,钟离瑾对黎溯道:“把他照顾好,我先走了。”“嗯。”
.
得到回应后钟离瑾出门,却见秋晤跪在五米远的地上。他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
“怎么了?”
.
“回王爷,属下失职,人不见了。”

楼主 十年之约爱sky  发布于 2018-07-24 17:05:00 +0800 CST  
大家想小初初被抓回来怎么打

楼主 十年之约爱sky  发布于 2018-07-25 08:09:00 +0800 CST  

楼主:十年之约爱sky

字数:21852

发表时间:2018-06-13 05:3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1-25 21:47:10 +0800 CST

评论数:70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