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流年】

一楼百度

楼主 微微uncle  发布于 2018-11-11 16:35:00 +0800 CST  
第一章
李洛呆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书桌上铺开的是自己高三上学期期中考试的各科试卷,几乎每一门都故意答错了一个大题,总分比年级第一名沈浩辰低了58分,年级排名直接掉出了100,对于一直稳定在年级前3的李洛来说,这算是很大的一次“失利”了。
李洛紧张得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晚上9点了,也不知道李孟东什么时候回来。
期中考试前一周学校通知了家长会,或许是因为儿子成绩一直很优秀不用自己操心,忙于事业的李孟东习惯性得就拒绝了,毕竟,那么多年了他都没有去过儿子的家长会。
以前,李妈妈还在的时候李洛的家长会都是她去的,后来意外去世后家长会就都家里管家去了,成绩单第一时间就发给了李孟东,正在公司开会的李孟东眯着眼睛来回看了3遍也不相信是自己儿子李洛的,几乎每一门的分数都不太理想,总分更是排到了年级109。
最后还是电话打给了管家再三确认,才意识到一直放养状态的儿子,学习成绩退步了。
忙完公司的事情回到家已经10点了,李孟东上楼看到李洛的房间还亮着灯,便走去轻轻敲了敲门,很快李洛便来开了门,身上穿着灰色的家居服,整个人都有些无措:“爸爸。”
李孟东连衣服都顾不上换,压着火对李洛道:“拿着你的试卷,跟我来。”
李洛忙回到自己房间,拿起桌子上准备好的试卷跟着李孟东来到了他的书房。
因为经常会在家里办公,所以当时装修的时候李孟东就选择了最大的一个房间来做书房,和公司的装修风格一致,简洁利落,但在李洛眼里就显得有些空旷,每次李孟东让他来书房都会觉得怕怕的,毕竟,每次的记忆都算不得太好。
因为,李孟东生气了,是会打人的。

楼主 微微uncle  发布于 2018-11-11 16:35:00 +0800 CST  
第二章
高中的试卷已经很难了,从商多年的李孟东也看不出什么好歹来,只是确认了下儿子的分数,确认和成绩单上的一样,都考砸了。
李孟东将试卷往桌子上一放,沉声道:“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李洛看着地板,摇了摇头。
李孟东拉开书桌右手边的第一个抽屉,翻了翻竟然没翻到以前教训儿子用的板子,李洛小心翼翼得抬起头,对李孟东道:“爸爸,在最下面的抽屉。”
看着儿子满是无辜的小脸,李孟东气不打一处来得拉上被翻得一团乱的抽屉,吼道:“用你说?”
“我...”李洛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爸解释,难道说是自己故意考砸的?其实自己就是不开心李孟东一直都不给自己开家长会,以前不去就算了,现在高三了也一点都不关心自己,每天早出晚归就知道忙公司的事情,小孩子只是在用赌气的方法来吸引家长注意罢了。
李孟东弯腰从最底层的抽屉里拎出一块板子,这块板子当初买来也是威慑大于惩罚,小时候儿子不听话李孟东几巴掌就揍得他哭唧唧,但小孩子记吃不记打,前一天挨了打第二天照样调皮捣蛋,李孟东便托人做了块紫檀木的板子,足足有四十五公分长,一指厚。
第一次立规矩的时候,第一下板子下来李洛基本上就被打傻了,怎么会这么疼,要不是被李孟东按着,李洛估计能直接从书房的窗户跳下去,最后还是靠李妈妈让人撞开门才将人从板子下救出来,足足一个礼拜都不能坐凳子。
虽然这么多年来,挨板子打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李洛对这块板子,是心生畏惧的。

楼主 微微uncle  发布于 2018-11-11 16:36:00 +0800 CST  
第三章
念初中以后李孟东就给李洛订了规矩,成绩不好是要挨打的,要求是年级前10名,低于一个名次就是一板子。
李洛原本是打算考50名左右,但不小心预估失误掉到了109,实在是以前没有认真看过年级10名以后的分数,毕竟是重高,除了前面的几名尖子生,后面总分都是咬得很紧的,真是给自己挖了个大坑,要怎么死都要不知道了。
李洛已经记不起来自己多少年没挨打了,但挨打的规矩却不敢忘,看到李孟东拎着板子走过来,李洛忙双手撑着桌子将腰往下压,脸红得撅起屁股。
李孟东用板子轻飘飘得敲了敲李洛的屁股,提醒:“裤子。”
李洛不为所动得撑着桌子,这么大了还要被打光屁股,实在是接受无能。
看李洛不动,李孟东也没纠结,8分力的一板子就砸了下来,“啪。”
板子打在肉上的声音有些闷,但砸进肉里面的疼痛却让李洛差点站不住脚,实在是太痛了。
李孟东却没有给李洛缓一缓的时间,板子呼啦啦得连续落了下来,“啪啪啪...”
除了刚开始几下李洛咬牙忍着,后面就完全忍不了得惨叫出声,身后就那么一点地方,三指宽的板子没几下就打了个遍,沉重的板子层层叠加,身体下意识得就开始逃。
“啪!”李孟东狠狠一板子打在李洛腿上,“还敢躲?”
“啊!”李洛脚一软整个人就趴在了李孟东的桌子上,痛得直抽冷气,“爸爸,痛...”
看儿子委委屈屈的小样子,李孟东就气不打一处来,一板子又狠狠抽在李洛屁股上,“还委屈了?”
“不委屈。”李洛轻轻吸了吸鼻子,强迫自己重新撑好。

楼主 微微uncle  发布于 2018-11-11 16:36:00 +0800 CST  
第四章
李孟东用板子往下压了压李洛的腰后板子又重新落下来,一点都不带放水的。
李洛痛得不行,疼痛撕扯着神经直冲大脑,尖锐得让人抓狂,无助得喊叫:“爸爸...爸爸...不要...不要打了....”
李孟东听到儿子惨叫着求饶,忍着心疼边打边训斥道:“给我好好受着,今天一下都不会少你的。”
“呜...”李洛扑倒在桌子上,不管不顾得想要逃开,“我错了,我知道错了,爸爸...饶了我,饶了我...”
知道李洛疼得站不住,李孟东便按着他的腰让他趴在桌子上,“老实点!”
“不...”李洛哪里还听得进李孟东的话,手一下子就伸到后面捂住了屁股,哭着哀求道:“不要打了...爸...”
“啪!”板子重重得打在李洛手背上,小孩发出嘶哑的惨叫声:“啊!”
李孟东忙扔下板子将儿子圈进怀里查看他的手,原本白皙的手背横亘这一条红紫色的伤痕,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肿了起来,李孟东皱眉捏了捏,幸好并没有伤到骨头,“试试看,能不能握?”
李洛吓得差点气都不敢喘,忍着疼小心翼翼得握了几次拳,带着哭腔道:“可以。”
小孩的脸上全都是泪,看上去可怜极了,李孟东看着却越发生气:“还有脸哭,居然敢挡,手还要不要了?”
李洛一边抱着自己手一边哭:“呜呜,要的...”
“屁股呢?还想不想要了?”
“呜呜,也要的...”
李孟东将李洛2只手放趴在桌子上,自己手圈着他腰让人趴在自己胳膊上,另一只手捡起板子抡圆了就开始招呼李洛的屁股,"我看你是不想要了!”
“啪啪啪啪啪啪!”
李洛没有数,李孟东也没有数,所以没有人知道李洛这一天到底挨了多少打,之后小孩子一直愤愤不平李孟东多打了他,李老父亲苦于自己当时也没有数不好说自己放水了多少数量,事实上,李洛到底是李孟东亲儿子,99的数量远远没有打到。

楼主 微微uncle  发布于 2018-11-11 16:36:00 +0800 CST  
第五章
李洛是被李孟东抱回房间的,念高三的男孩子身高已经一米八了,却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被爸爸打横抱在怀里。
李孟东将儿子小心得放在床里,李洛却转过身拉被子盖住自己,抽抽涕涕得很委屈也很生气。
因为一直没有脱裤子,李孟东也不知道将人打成什么样子了,刚掀开被子想查看的时候却遭到了儿子的制止,李洛哭得红红的眼睛狠狠瞪着李孟东:“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没办法,完全不会哄儿子的李孟东只得出去,让管家叫医生过来,结果医生来了,小孩子仍旧不肯看伤,医生只能留下伤药让李洛自己擦。
李洛哪里会给自己上药,痛得一动都不想动,心里也委屈,虽然人是自己轰出去的,但真的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小孩子哭都快要哭死了。
一晚上李洛都睡得很不安稳,身上痛,心里面又难过,早上很早就醒了。
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下一秒便又摔进了床里,李洛双手捂着肿肿的屁股,思考了很久后还是决定起床。
李洛咬牙爬下床,一瘸一拐得走去拿了校服换,脱裤子的时候才发现居然被打出血了,出血量不多,灰色的家居裤也就内层染了点都没有印到外面,但因为前天晚上没有及时处理,破皮流血的伤口已经和内裤黏在一起了。
轻轻扯了几次都没有扯下来,李洛也不敢硬来,实在是疼得太厉害,最后还是去浴室用温水冲了很久才脱下来,李洛也不在意伤口泡了水,反正疼得快麻木了。
胡乱得将身体擦干,李洛背对着镜子照了照,整个屁股黑紫狰狞,腿上也肿了乌黑一条,怪不得走路的时候腿也这么疼。
穿好衣服,李洛拎着书包下楼,幸好家里有电梯,不然估计能滚下来,李洛自嘲得笑笑后想起学校没电梯,顿时就不想去学校了,但在餐厅从管家那得知已经去公司的李孟东给自己请了病假后,叛逆心作祟的死小孩就义无反顾得去上学了。

楼主 微微uncle  发布于 2018-11-11 16:36:00 +0800 CST  
第六章
李家少爷是有专车接送的,一辆黑色的宾利刚开到学校门口,除了吸引很多学生侧目外,有些李洛的同学看到就直接停下等他了。
李洛是学校公认的校草,长得又高又帅,成绩也非常好,家里还超级有钱,但从来不会因为自身条件好而生出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平时虽然性格比较清冷,在班级里也没有特别深交的朋友,但同学跟他请教题目都时候都会很耐心得帮忙解答,虽然话不多,每次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就会咧开嘴傻兮兮得笑,虽然是一米八的大高个,但看上去还是非常可爱,一点都不违和。
等车停稳后,趴在后座的李洛用手撑着座椅坐起来,司机很快过来给他开门并扶着他下车,李家的司机是知道李洛挨打了的,小声询问道:“少爷,我扶您进去吧?”
“不用。”站稳后李洛便拒绝了司机的好意,硬着头皮走到了等他的同学身边。
李洛走得很是勉强,虽然想装作一点事情都没有的样子,但脚步一瘸一拐的,完全跟不上同学们的速度。
“李洛?”有个叫张婷婷的女孩子发现后便停下等他,“你...怎么了?”
“我...”短短几步路,李洛硬是走出了一身冷汗,心虚得说:“昨天不小心摔了跤,扭到了脚。”
张婷婷看着李洛苍白的脸,有些紧张了,“很疼吗?我扶你吧。”
“不用,不用...”李洛连忙拒绝,“我慢慢走就可以了。”
被拒绝的女孩子有些尴尬,后知后觉得想起李洛在学校没有深交朋友的主要原因是他不喜欢和别人有身体接触,便灰溜溜得先走了。
李洛继续龟速前进,走到楼梯口几乎已经用尽全力了,抬头望着台阶,欲哭无泪,教室在3楼啊。
这时,一直跟在李洛身后的沈浩辰开口问:“走不动了?”
李洛回头看到是班长沈浩辰,倔强得抓住楼梯扶手,声音都是抖的:“走得动。”
然后李洛试着抬起腿就瞬间疼哭了,一只脚跨在楼梯台阶上进退两难。
沈浩辰笑着将书包背在胸前,转身背对李洛,“别逞强了,我背你吧。”

楼主 微微uncle  发布于 2018-11-11 16:36:00 +0800 CST  
第七章
沈浩辰高三才转来李洛所在的这种重高,甚至直接进了最好的实验班,在外人看来,除了成绩好,估计家里关系也是很硬的。
到了高三,学习紧张,原本的班长在开学的时候就主动辞去职务,那时候沈浩辰刚来,在开班会选班长的时候班主任顺便让沈浩辰上台做自我介绍,沈浩辰身高一米八七,虽然不是李洛那种看到就让人眼前一亮的帅气,但眉目明朗,五官精致,整个人显得温润沉稳,含蓄又坚毅。
加上沈浩辰的声音很有磁性,一开口,低沉略沙哑的声音瞬间俘获了班里大部分的女生,沈浩辰表现得落落大方,自我介绍的时候提起在之前的学校担任过班长,也有意于这次的班长选举,最后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得高票当选。
沈浩辰学习好,篮球也打得好,很快就和大家打成一片,几次班级活动下来就在班里树立了威信,大家都很信任他,除了李洛。
李洛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很温和,但平时和同学之间的交往委实不多,也基本上不会参见班里组织的活动,对于沈浩辰,在李洛看来,我们一点都不熟。
李洛想拒绝,但是身上实在是疼得厉害,一路走来也差不多用尽了力气,实在是爬不动楼梯了,最后还是不情不愿得趴到了沈浩辰背上。
沈浩辰身体前倾,双手托着李洛的大腿,感觉背上的人全身僵硬,便轻声说:“李洛,手搂着我脖子。”
“哦。”李洛听话得双手搂住沈浩辰的脖子,不好意思得说:“麻烦你了。”
李洛身高不矮,但分量比预想的轻很多,沈浩辰背着人慢慢往上走,视线看到李洛青紫色的手背,皱眉问:“手又怎么了?”
之前李洛还刻意把手背藏在衣袖里,现在被背着就全暴露了,喏喏道:“就...一起摔的...


李洛的声音软软的,带着些委屈,听得沈浩辰有些心疼:“怎么摔得这么厉害?”
“不小心...”
“以后走路小心点。”
“哦。。。”

楼主 微微uncle  发布于 2018-11-11 16:37:00 +0800 CST  
第八章
沈浩辰稳稳当当得将人背到教室,虽然特意走了后面的门,但还是吸引了全班的注意,大家都好奇得回头看着两人。
因为个子高,两人都坐在最后一排,李洛坐在最里面靠窗的位置,沈浩辰跟他隔了2个位子。
教室里书桌排得满满当当,背着人想穿过去就得让坐在位置上的人让一让,李洛不好意思得对沈皓辰道:“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走。”
沈浩辰小心得将李洛放下来,不放心得伸手扶着他。
“谢谢。”李洛不着痕迹得错开了沈浩辰的手,礼貌又疏离。
沈浩辰并不在意,几步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李洛一路扶着别人的桌子步履蹒跚得挪到自己的位子,站了很久,然后站着打开书包将要拿的东西都拿出来,然后又放好了书包,最终在全班同学关心的目光下硬着头皮拉开椅子坐下。
坐李洛右手边的王海凑过来问:“张婷婷说你摔了跤,没事吧?”
“没事。”李洛疼得脸都僵了,撑着一口气说:“就是脚有点疼。”
附近的几个同学也围了上来,有好奇的,也有真得关心的。
沈浩辰坐着椅子往后靠,正好看到李洛笑得比哭还难看得和几个同学说话,整个人透着一股傻劲,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便开口道:“学习委员呢,开始早读了。”
一直回头看着李洛的学习委员陈晓玲忙拿起之前准备好的课本冲上讲台,“同学们,开始早读。”
大家都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拿出课本开始早读,终于解围的李洛朝沈浩辰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沈浩辰笑了笑后也拿着课本开始跟读。
李洛一只手一直用力撑着桌子,但这样屁股还是痛得要死,坐了好一会后终于适应或者说是麻木了。
很痛,但李洛连换个姿势的力气都没有,整个人昏昏沉沉的,上了一节课后便趴在了桌子上,李洛学习成绩好,平时也经常在学校睡觉,所以同学老师都见怪不怪得没有打扰。
第三节是体育课,体育委员帮李洛跟体育老师请了假,上了半节课后便是自由活动。
男生们自然是打篮球,沈浩辰摸了摸口袋发现没有带护腕,便和众人道:“你们先打,我去教室拿护腕。”
沈浩辰小跑着回到教室,刚进教室的时候听到轻微的啜泣声,之后又没了,沈浩辰走到自己的位子从书包里拿出护腕,往李洛的方向看了看后便放下护腕走了过去。
“喂,你没事吧?”沈浩辰走到李洛身边,见他不回答便拍了拍他的肩膀,“李洛?”

楼主 微微uncle  发布于 2018-11-11 16:37:00 +0800 CST  
第九章
李洛慢慢从臂弯里抬起头,整张脸湿漉漉的居然全都是泪,沈浩辰紧张得问:“怎么了?”
“我...”李洛惨白着脸趴在手臂上,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很难受...”
“不舒服吗?”沈浩辰伸手覆在李洛额头上,已经有些烫手了,“你发烧了。”
李洛一时没反应过来,我只是屁股痛怎么就发烧了?
沈浩辰弯腰看着李洛苍白的脸,商量道:“我带你去医务室吧。”
“不要。”
“那我送你回家吧?”
“也不要。”
“李洛,你在发烧。”
“我爸上班去了,不在家。”
“那我给你爸打电话,让他来接你。”
李洛瘪瘪嘴:“我不要看到他。”
这次李洛的成绩掉得有点多,沈浩辰联想到前天的家长会,笑着道:“昨天被训了?”
李洛直接将脸埋进臂弯里,拒绝回答。
“那...要不要去我家睡一会?”沈浩辰建议道,“就在学校附近。”
李洛有些犹豫,“你家?”
“恩。”沈浩辰知道李洛的顾忌,解释道:“我一个人住,家里没有人。”
和班主任请假后,沈浩辰第一次将同学带回了家,还是自己背回来的。
将李洛放下来圈在臂弯里,沈浩辰掏出钥匙开门,179方的大三房,整体都是冷色调的装修,客厅很大,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客房还没有铺床,沈浩辰直接将人抱进了自己卧室,李洛还没来记得反抗就被丢进了床里,床垫很软,但还是痛得李洛惨叫出声:“啊...”
看李洛疼得蜷缩成一团,沈浩辰紧张得手足无措,“李洛,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是疼吗?”
李洛侧躺着,尴尬得恨不能缩进床垫缝里,“没事。”
“真得没事吗?”沈浩辰担心得看着李洛,“你脸怎么这么红,烧得更厉害了吗?”
李洛伸手摸摸自己额头也没摸出什么结果来,缩着抱成一团,“我有点冷。”
沈浩辰忙帮李洛盖上被子,“去医院吧,或者我叫医生来家里?”
“不用。”李洛用被子裹得自己只剩下眼睛露在外面,“你家里有美林吗?我发烧喝那个马上就能退烧的。”
“好,我去买。”
小区外面就有药店,沈浩辰付完钱看着手中甜橙味的儿童退烧药简直哭笑不得,这么大了居然还怕吃药?

楼主 微微uncle  发布于 2018-11-11 16:37:00 +0800 CST  
第十章
看着李洛喝了退烧药后,沈浩辰给他倒了杯温水,“中午想吃什么?”
李洛喝了水后将杯子递给沈浩辰,“不想吃。”
知道发烧的人没什么胃口,沈浩辰将杯子放在床头柜上,“你带手机了吗?”
学校是不准带手机的,李洛这天又故意把手机关机放在书包里,“没带。”
“外面客厅有座机,你有事可以打我电话,快捷键1。”
李洛朝沈浩辰笑笑,露出两边好看的梨涡:“哦。”
明明之前还难受得哭了,现在又傻兮兮得笑,莫不成是脑子烧坏了,沈浩辰诧异得问:“你笑什么?”
李洛笑得天真烂漫,“你人真好。”
“那...我回去上课了,中午再回来看你。”被夸奖的沈同学不好意思得走出房间,离开前还去厨房洗米插上了电话煲,估摸着中午回来的时候粥应该已经煮好了。
然后沈浩辰几乎是以百米跑的速度奔回了学校,第四节课已经开始,因为前面一节课是体育课,有很多流连篮球场的男同学迟到,沈浩辰还不算回来得最晚的,被任课老师说了几句也就让进来听课了。
中午,沈浩辰像往常一样在学校食堂吃饭,几个要好的同学围着坐了一桌,一个个都目瞪口呆于沈浩辰扒饭的速度,感觉就差割了脑袋直接把饭倒下去了。
“浩辰,你慢点,没人跟你抢,不够我这里还有,我也吃不完。”
“谁要吃你的。”沈浩辰拿起吃干净的餐盘,“我先走了,中午要回趟家。”
“好。”大家都知道沈浩辰家就在学校边上,离得很近,之前也有人提议要去沈家玩,但被沈浩辰委婉得拒绝了,王海看着沈浩辰快消失不见的身影嘀咕:“家里这是藏什么宝贝了?”
回到家,沈浩辰轻手轻脚得打开卧室门,李洛果然还睡着,便去厨房转了转,电饭煲已经跳掉了,沈浩辰盛了碗粥,又打开冰箱翻箱倒柜得找了些配菜用小碟子装好,肉松、榨菜、酱瓜、腐乳、还切了半个咸鸭蛋,最后一起用托盘装着端去了卧室。

楼主 微微uncle  发布于 2018-11-12 18:30:00 +0800 CST  
第十一章
将餐盘端进卧室,李洛还沉沉睡着,沈浩辰有些犹豫要不要将人叫醒,便将餐盘放在床头柜上,转身坐在了床边的沙发上。
拿出手机玩了会,沈浩辰抬头看自己床上抱着枕头趴着睡的小猪,李洛长得好看沈浩辰转学来的那天就知道,第一次走进教室的时候整个班的同学看过去,一直脸盲的沈浩辰单单记住了李洛的脸,皓齿明眸,神采飞扬,真的是让人很难忽视的帅气。
这还是沈浩辰第一次这么近的看李洛的脸,因为发烧的关系,原本白皙的脸颊红扑扑的,竟觉得有些可爱。
沈浩辰忽然觉得脸上有点热,红着脸转过头,看到床头柜上的粥便伸手试了试陶瓷碗的温度,凉得差不多了,便轻轻推了推李洛的肩膀,“李洛,吃饭了。”
李洛迷迷糊糊得醒来,美林药效很快,烧退了整个人都舒服了很多,“...沈浩辰...吃什么啊?”
沈浩辰拿了平时玩电脑的小桌子放在床上,将餐盘整个放了上来,“我煮了粥。”
李洛歪歪斜斜得侧坐着,看着好几碟小菜,惊喜得说:“有腐乳唉!”
“你不吃的吗?”
“吃的。”李洛开心的拿起勺子挖了点腐乳放在粥碗里,边吃边说:“我爸平时不让我吃,这些都不让我吃,说是腌制类的不健康。”
“是挺不健康的。”沈浩辰尴尬得看着快被李洛吃完的榨菜酱瓜咸鸭蛋,“你少吃一点。”
“难得吃一次么。”李洛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沈浩辰,“另外半个咸鸭蛋呢?”

楼主 微微uncle  发布于 2018-11-12 18:30:00 +0800 CST  
第十二章
看着李洛很快吃完一碗粥,沈浩辰便问:“粥还有,再吃一点。”
“谢谢,我吃饱了。”李洛趴回到床上,坐了这么一会就痛得不行,歪着头看着沈浩辰问:“能在你家再睡会吗?”
“当然可以。”沈浩辰将床上的小桌子折起来放到一边,余光看到李洛手背上边缘整齐的伤痕,怎么看都不像是摔的,而是像用什么东西打的。
李洛想到自己还瞒着李孟东,又试探着问:“那如果我爸不来接我,晚上也可以睡你家吗?”
“可以。”沈浩辰认真想了想,“我可以睡客房,待会让阿姨铺一下床就可以了。”
“阿姨?”
“家政阿姨,她下午会过来打算卫生,准备晚饭。”沈浩辰解释道:“我会提醒她你在卧室睡觉,不会进来打扰你的。”
“哦。”李洛看了看墙上的时间,便催促沈浩辰:“快要上课了,你快回学校吧。”
虽然沈浩辰很希望李洛能留下,但还是开口提醒李洛:“你跟家里打过电话了吗?”
“还没。”
“要我帮你打电话吗?或者让班主任打电话,告诉他们你在我家。”
“唔...待会我自己打。”
“好。”沈浩辰起身端着餐盘往外走,“我去学校了。”
沈浩辰走后,李洛认真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要告诉李孟东。
宝宝生气了。

楼主 微微uncle  发布于 2018-11-12 18:30:00 +0800 CST  
第十三章
早上李洛出门后李孟东就知道了,还以为伤得不厉害不影响上学就没管他,不过下午还是早早得处理完公事,提前下班去学校接儿子。
学校下午5点就放学了,李孟东左等右等一直等到5点30分终于坐不住了,拿出手机拨了儿子的电话,没想到对方是关机状态。
李孟东皱眉,让司机继续在校门口等着便下车进了学校,来到李洛的教室,教室里已经没有人了,李孟东一眼就看到最后一排李洛那只挂着嘻哈猴的书包,那还是几个月前自己在美国出差的时候给他买的,熊孩子拿到后一边说丑爆了一边就把旧书包上的嘻哈猴挂件摘下来挂上去,第二天就背着屁颠颠去学校了。
打开书包,里面静悄悄躺着李洛的手机,也不知道小孩去哪玩了,李孟东抬头看着教室的摄像头,拿出手机打了校长的电话。
收到消息的班主任刚出学校大门,连忙又原路返回,气喘吁吁得跑到学校的监控室,显示器上面正不断切换着学校各个角落的画面,只见校长、副校长等人围着一名身穿西装的中年男子,所有人神情紧张得盯着显示器,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校长看到班主任徐琴到了,忙问:“徐老师,今天李洛同学在学校有什么异常吗?”
徐琴一时有点摸不清状况,“李洛上午就请假回家了呀。”
李孟东回过头盯着徐琴,“徐老师,再说详细一点。”
“早上你不是跟我请假了么,不过后来他又来了,第三节体育课的时候,沈浩辰过来帮他请假,说李洛发烧了。”
“发烧?”李孟东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那他人呢?”
看到家长都找到学校来了,徐琴紧张得问:“李洛还没有回家吗?”
“没有。”李孟东走到显示器面前,对工作人员道:“调早上教室的监控。”
显示器上面的画面马上切到了空无一人的教室,时间轴拉到早上开始快进,等看到沈浩辰背着李洛进教室后,李孟东忙喊道:“回放。”
画面又从沈浩辰背着李洛进教室的时候开始用正常的速度播放,只见沈浩辰放下李洛后,李洛扶着桌子慢慢挪到了自己的位置,然后又特别慢得拉开椅子坐下了,看回放的人都以为李洛是身体不舒服,只有李孟东知道,儿子是因为身上有伤。
看李洛趴桌子上不动后,工作人员又开始快进,一直到体育课的时候沈浩辰走过来俯身跟他说话,出去下后,沈浩辰又回来把李洛背了出去。
按道理,学生不舒服要请假回家班主任应该将人送到家最起码是送上车,但徐琴当时正忙着,知道李洛家是有专车接送他上下学的,而且也看到沈浩辰将人背出去,以为车子就在学校外面等着就没有一起送出去,后来又忘了和家长确认,谁知道竟然出事了!
另一个画面切换到学校大门,只见沈浩辰背着李洛一直往外走,直到走出监控区域也没有看到他们上任何的车辆。
教室的画面快进后,沈浩辰到第四节课开始好几分钟后才一个人回来。
那么李洛呢?李孟东指着沈浩辰问:“这个孩子是谁?”
“沈浩辰,他帮李洛请的假。”
“有他的联络方式吗?”
徐琴连忙掏出手机开始翻通讯录,“有,有的。”

楼主 微微uncle  发布于 2018-11-12 18:31:00 +0800 CST  
第十四章
沈浩辰回到家的时候,阿姨已经在烧饭了,换鞋洗手后,沈浩辰轻轻打开卧室的门,李洛合眼睡着,听到声音就睁开了眼睛。
沈浩辰坐到床边,柔声问:“睡了一下午?”
“恩。”李洛有气无力的点点头,整个人都不舒服。
看李洛难受的样子,沈浩辰用手试了试李洛额头的温度,皱眉:“怎么又烧起来了?”
这时,家政阿姨走过来敲门,“小沈,有电话找你。”
“好。”沈浩辰忙出去接电话,家里的座机按在客厅,显示屏上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喂?您好。”
“是沈浩辰同学吗?”
“是的,您是?”
“我是李洛的爸爸。”
“哦,李叔叔好。”
“李洛是在你家吗?”
“是。”
“地址?”
“白马公寓15幢1单元601。”
挂了电话,差不多也就10分钟吧,家里的门铃就响了。
沈浩辰去开的门,只见一名中年男子站在门口,穿三件套的灰色西装,头发整齐得梳在脑后,儒雅与威严并存,微皱的眉显得有些焦急,身后乌压压得站了好几个人。
李孟东进口后,边走边问:“洛洛呢?”
沈浩辰不动声色得把李孟东往书房引,等李孟东进去后就把门关上了,“李叔叔,我想跟您谈谈。”
书房里空空如也,李孟东顿时明白了沈浩辰的意思,“你说。”
“李洛身上的伤是你打的吗?”
“是。”李孟东坦然承认,想到儿子不给所有人看伤却让一个同学看了,不由重新打量站在自己面前的男孩子,个子很高,面容俊朗,眼神很坚毅,有着同年人没有的稳重。
沈浩辰并不知道李洛同学被他爸打得屁股开花,只是看到他手上的伤,知道他腿上也有伤,“为什么?”
李孟东不置可否得说:“洛洛自然有他做得不好的地方。”
“是因为期中成绩吗?”沈浩辰看着李孟东默认的神情,将自己的猜测慢慢说了出来,“李洛的卷子我都看过,每一门前面都答得很好,到最后一题却都做错了,都是很**的错法,我不相信他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楼主 微微uncle  发布于 2018-11-12 18:31:00 +0800 CST  
第十五章
沈浩辰不再多说,相信李孟东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便带李孟东去了卧室。
李洛躲在被子里装睡乌龟,知道李孟东会找来,但不知道会这么快,一点心里准备也没有,简直要吓死了。
李孟东走到床边,掀开被子露出李洛紧紧闭着眼睛的小脸,伸手试了试额头的温度,滚烫滚烫。
李洛下意识得往后缩了缩,又翻身背对着李孟东。
“洛洛。”李孟东内疚得揉了揉儿子毛茸茸的后脑勺,“我是爸爸。”
李洛不敢吭声,就怕李孟东在别人家再揍自己一顿。
知道儿子在跟自己赌气,但当务之急还是先去看医生,李孟东掀开被子想将李洛抱起来,没了温暖的被子小孩子冷得瞬间缩成了虾米状。
11月的天已经有些冷了,李洛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衬衣,校服外套也不知道放在哪里,李孟东忙脱了身上的外套将李洛包着打横抱了起来。
李孟东身上很暖,李洛乖巧得靠在李孟东怀里,李孟东柔声道:“抱着爸爸脖子。”
李洛犹豫了下,最后还是听话得双手抱住了李孟东的脖子。
李孟东抱着李洛对沈浩辰道:“洛洛不懂事,给你家添麻烦了。”
“不麻烦。”李孟东对李洛的宠溺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来,一直站边上的沈浩辰开始质疑自己之前的推测,懊恼得说:“李叔叔,今天是我唐突了。”
李孟东看着怀里装死的蠢儿子,微笑着说:“我很开心洛洛有你这样的朋友。”

楼主 微微uncle  发布于 2018-11-12 18:31:00 +0800 CST  
第十六章
李孟东将李洛抱上车,便命令司机开车,“去医院。”
听到要去医院,李洛不干了,“不去医院。”
虽然还没看过李洛身上的伤,但李孟东知道一定伤得很厉害,便坚持道:“听话。”
“不要去嘛!”李洛也很坚持,被打屁股已经很丢脸了,再去医院还要不要活了,“让医生来家里也一样的。”
想想去医院那么多人估计小崽子更不愿意了,李孟东便给医生打了电话。
回到家,李孟东将李洛抱回房间,校裤脱掉后就看到灰色的内裤上斑斑的血迹,心里猛得一惊,竟然伤得这么厉害,然后决定以后都要脱了裤子打,以免过度伤害。
李孟东有点无处下手,索性给李洛盖上被子等医生来,心疼得问:“洛洛,疼得厉害吗?”
“恩...”李洛委屈得看着李孟东,大眼睛眨啊眨眼泪就滚下来了,“快要疼死了。”
李孟东坐到床边拍拍李洛的肩膀安抚,视线看到床头柜上的药膏,便问:“昨天上药了吗?”
李洛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李孟东,吸了吸鼻子说:“没有。”
不肯看伤,不肯上药,还非要逞强去上学,还故意手机关机和家里失联,李孟东看着倔强的蠢儿子,心疼又无奈:“还委屈了,活该。”
“你...”蠢儿子瞬间翻脸,转过身背对着李孟东,“你出去你出去,我不要看到你。”
李孟东揉揉李洛的头发,放柔了声音哄道:“这次是爸爸不好,爸爸打重了。”
“哼。”李洛继续不开心,抽抽搭搭得开始谈条件:“以后不准打我...屁股。”
李孟东摸摸李洛瘦削的胳膊和肩膀,装作认真得说:“这么瘦,你自己说,除了屁股哪里还有肉?”
李洛急了,“那你可以不打的呀!”
“这么不听话怎么可以不打?”李孟东想到刚跟儿子失联时的担心还心有余悸,厉声道:“以后再不听话,不但要打屁股,还要脱了裤子打!”
李洛不敢置信得看着李孟东,居然最后谈到了这么一个丢脸的挨打待遇,顿时委屈得大哭起来,“呜呜呜...”

楼主 微微uncle  发布于 2018-11-12 18:31:00 +0800 CST  
第十七章
医生很快就到了,到来李洛的卧室就看到小孩子趴在床上委委屈屈得哭,李孟东哭笑不得得坐在床边也不知道哄哄人。
掀开被子,居然看到小孩子身上带血的内裤,医生也是吓了一跳:“怎么这么严重?”
李孟东拉过被子给李洛盖住上半身,对医生道:“还发烧了。”
“先处理伤口吧。”医生打开一瓶生理盐水给李洛冲洗伤口,反复几次后才将黏在伤口上的内裤脱下来,整个屁股青紫狰狞,红肿不堪,破皮的地方凝结着干涸的血迹,已经发炎了。
“痛...”消毒药水碰到伤口,痛得李洛惨叫不断,身体大幅度得扭动来躲避医生手中的棉签。
李孟东忙按住李洛的身体,“洛洛乖,马上就好了。”
“不要...不要...”李洛痛得满脸都是泪,不断得往外推李孟东,“放开我。”
李孟东只得将李洛紧紧抱进怀里,不断催促医生,“快一点。”
医生手法利落得处理完伤处,又给李洛仔细得做完身体检查,便对李孟东说:“应该是伤口发炎引起的高烧,用药后应该就会退了,伤口注意不要碰水,也不要有大幅度的肢体活动,多休息。”
“知道了。”李孟东心疼得给李洛擦泪,安慰道:“好了,不哭了。”
李洛将脸埋进李孟东怀里,呜呜得说:“我才没哭。”
医生给李洛扎完针,收拾完药箱后就在边上陪着输液,李孟东便对医生道:“你去休息吧,好了我让人来叫你。”
医生走后,管家便来问晚饭,李孟东还没吃,去沈浩辰家的时候看到他们家的阿姨还在做饭想必李洛也还没吃,便对管家道:“挑些清淡的,送过来吧。”
佣人很快推了餐桌过来,李洛侧躺在床上,嘟嘟嘴表示不要吃。
李孟东拿起李洛那一碗饭,佣人贴心得准备了勺子,李孟东舀了一大勺白饭送到李洛嘴边,不熟练得哄道:“多少吃一点。”
李洛嫌弃得看着这一勺饭,眼睛滴溜溜往餐车上扫了一圈,“我要吃肉。”
“好。”李孟东夹了块排骨给李洛吃,一天没怎么吃东西的人吃着吃着胃口就来了,让李孟东喂了几口后觉得不好意思就开始自己吃了,也吃了大半碗。
吃完饭,李孟东看着不知道在乐些什么的傻儿子,问:“笑什么?”
李洛趴在枕头上,瞪了眼李孟东:“谁笑了?”
李洛长了一双桃花眼,在李孟东眼里翻白眼的样子也很可爱,想了想因为工作的原因已经很久没和儿子一起吃饭了,便问:“是因为今天和爸爸一起吃饭吗?这么开心?”
“谁开心了?”屁股还痛的要死,李洛别扭得转过脸,又用后脑勺对着李孟东。
李孟东揉揉李洛的头发,试探得问:“期中考试也是故意考砸的吗?”
“你...”李洛身体猛得一滞后快速回复了镇定,但声音里还是透着一丝丝的委屈,“我才没有这么幼稚。”
“是爸爸不好。”李孟东已经想不起来当时拒绝出席家长会时儿子的表情了,只记得小家伙当时挺难得来书房找自己,说下周学校要开家长会。
不说还好,一说李洛的委屈就忍不住了,声音里也带了哭腔,“本来就是你不好,还打我。”
李孟东俯身将李洛抱进怀里,忍不住说:“是你自己蠢。”
“呜呜...”李洛靠在李孟东怀里大哭,止也止不住,“你还说我蠢,呜呜...坏蛋...”
“爸爸也蠢。”李孟东用手指拭去李洛脸上的泪,承诺:“以后,不会了。”

楼主 微微uncle  发布于 2018-11-12 18:32:00 +0800 CST  
第十八章
周五,沈浩辰隔着王海望着李洛空荡荡的位置有些担心,自那天后,李洛已经2天都没来上学了。
周六,沈浩辰看着笔记本上李洛家的联系电话和地址,从上午纠结到了下午,趁家政阿姨来之前下定决心拨了号码,电话马上就痛了,沈浩辰有些紧张:“喂?”
李家的管家接起电话:“您好。”
“是李洛家吗?”
“是的,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哦,我是他同学,李洛这几天都没有来上课,班主任说他请了病假,现在怎么样了?”
“多谢关心,已经好多了,周一应该就会去上课了。”
“可以让他听电话吗?”
“现在可能不行,少爷还睡着。”
“哦...”
“待会可以让少爷给您回个电话,请问怎么称呼?”
“我叫沈浩辰。”
李洛午觉一直睡到了下午4点,醒来觉得口渴便下楼找水喝,管家看到李洛后就把沈浩辰来电话的事情说了,李洛拿出手机直接拨了便签上面沈浩辰的手机号码,一边喝水一边听着手机的彩铃声,等了好一会才接通,“喂,我是李洛。”
“李洛?”沈浩辰看着手机上面的陌生号码,有些惊喜,“你睡醒了啊?”
“呃...”午觉睡到4点实在不是很光彩的事,李洛有些心虚,“你打电话来的时候我刚睡着。”
“你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身体怎么样?”沈浩辰把锅甩给了同学,“这两天都没来上课,同学都很担心你。”
被老爸揍得屁股开花几天上不了课实在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李洛把锅甩给了脚:“就是腿疼,不想走路。”
“还疼得厉害吗?”
“好多了。”
“那就好。”沈浩辰看着桌子上的纸袋,装着随意得说:“你上次校服外套落我家了,阿姨已经洗过晒过了,我明天给你送过来吧,周一要穿的。”
“那多麻烦你,我让人过来拿吧。”
“不麻烦,我...”沈浩辰回忆着李洛家的地址,临时编了个借口:“我明天刚好要去附近。”
单纯的小孩子完全没有想过他们家这片远离市区以清净著称连出租车都打不到的别墅区会有什么人要路过,笑着说:“好呀。”

楼主 微微uncle  发布于 2018-11-12 18:32:00 +0800 CST  
第十九章
周日,沈浩辰在家里吃过饭后就动身去了李洛家,打车过去也还算顺利。
按了门铃,佣人看到可视对讲机屏幕上沈浩辰的脸就把门开了,因为管家提前通知过,佣人直接将沈浩辰领到了客厅。
收到通知的管家也马上出现在客厅,“你好,我是管家,你叫我福伯就好。”
“福伯。”沈浩辰礼节性得微微躬身,眼神忍不住得往里张望。
管家乐呵呵得笑,“来得真不巧,少爷刚回房间午睡,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睡着。”
沈浩辰有些尴尬,只得将手中的纸袋递给管家,“这是李洛的校服,已经洗过了。”
福伯将纸袋接过,“好的,谢谢。”
有些不甘心,但沈浩辰也只得告辞:“那我回去了。”
李洛从没带同学回来过,前天还很激动得告诉自己明天有同学会过来,管家当然明白这个同学对李洛的重要性,忙阻拦道:“沈少爷,你可以去少爷房间看看,可能还没睡着,之前他一直等着你呢。”
“是吗?”沈浩辰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现在才12点都不到,真得等自己的话会那么早回房间睡觉
管家尴尬得笑笑:“我家少爷,比较爱睡觉。”
这个倒是真的,学校一天8节课,李洛基本上有一大半都是睡过去的,沈浩辰将信将疑得跟着管家往里走,坐了电梯上到3楼,管家领着沈浩辰走到李洛卧室门口,想了想后抬手轻轻敲了敲门。
听到回应后管家打开门,示意沈浩辰进去。
沈浩辰走进卧室,只见李洛懒洋洋得躺在床上,手上还抱着枕头,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李洛放下枕头走下床,边说边打了个哈气:“你怎么现在才来?”
沈浩辰有些不好意思,“打扰你睡觉了?”
“没有啦。”李洛拉着沈浩辰坐到沙发上,“吃饭了吗?”
“吃过了。”沈浩辰看李洛走路的样子,问:“腿还疼吗?”
李洛小心翼翼得坐在沈浩辰边上的沙发,拉过靠枕抱在怀里,然后脚也上了沙发整个人缩成一团,想了想回答:“不碰到的话就不怎么疼了。”
沈浩辰没见过李洛这么随意的样子,只觉得很可爱,像只慵懒的小猫咪。
年纪相当的两个少年很快就熟络了,聊到两人都玩的一款游戏后,李洛迫不及待得拉着沈浩辰进了家里的影音室,一玩就玩了一下午。
这几天李孟东都会注意在晚饭前回家陪儿子吃晚饭,换了衣服后,按管家的指示来到影音室。
这间影音室从装修到设备都耗资不菲,视觉与听觉效果都做到了极致,一打开门,游戏里面的声音扑面而来,幕布上投影着激烈的打斗画面,李孟东伸手开了灯,“吃饭了。”
开灯的时候李洛就知道是李孟东回来了,乖巧得按了暂停键,“爸爸。”
听到声音,沈浩辰忙跟着李洛放下游戏手柄,“李叔叔。”
李孟东点点头,笑着说:“洛洛昨天晚上开始就念叨着你要来,游戏下次再玩,快和洛洛去洗手,吃晚饭了。”
听到要吃晚饭,沈浩辰也是吓了一跳,居然玩得这么晚了,“我该回家了。”
“吃了再回去吧?”李洛依依不舍得拉着沈浩辰,“快和你家里打个电话。”
沈浩辰完全无法拒绝李洛,打电话和家里阿姨说过后就跟着去洗手一起吃饭了。
李孟东对沈浩辰这个孩子很有好感,吃完饭后还和李洛一起将人送上车,“浩辰,有空多来家里玩。”
“恩。”沈浩辰坐上李洛的专车,降下车窗对李家父子道:“李叔叔,洛洛,再见。”

楼主 微微uncle  发布于 2018-11-12 18:32:00 +0800 CST  

楼主:微微uncle

字数:50161

发表时间:2018-11-12 00:3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1-26 18:25:06 +0800 CST

评论数:28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