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安翌传(古风,短篇)

发这篇文是为了解释下我还活着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11-16 18:51:00 +0800 CST  
二楼告诉老读者我所有的文都被度娘吞了,渣都不剩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11-16 18:51:00 +0800 CST  
三楼希望还有人能爱我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11-16 18:52:00 +0800 CST  
大安六十年,战乱频生,战火所至,遍地残骸,皇宫半倒,民房穿箭,舍无半畜,田无寸草,血溅余肢,鸦榷旋空,洪击防堤,火焚芦苇,宫中大乱,民不聊生。
“颜儿,楚颜儿......”安子成跪在皇宫大堂下,迷茫望着绚丽的宫顶,被两个曾听命于自己的太监架起。
“朕的江山,毁于一妇。诶,本应连坐斩首,看在你儿子今在前线应敌,再来不管怎样你都是朕最爱的弟弟。不惩,朕愧对于天下百姓,若罚,诶,容朕想想,先带下吧。”
安子功,当代皇帝,安子成的亲皇兄,此刻脱下黄袍,卸下皇冠,执剑披甲,赶往前线。
“皇上,此地甚险,您先回皇宫避难!”战队尾部指挥军队的镇西将军大声提醒。
“没了黄袍,我安子功也该驰骋沙场!”安子功抽出腰间的配剑,随队伍向前冲杀。
“皇上!”镇西将军红着眼,快速脱下兵甲战盔,单膝呈上。
“朕,不需要这些!”安子攻绕过自己的爱将,随部队一路狂奔。
皇帝亲自参战,士气高涨,仅半日攻破整整八个敌营。
傍晚,围着篝火,战胜的战士们没有一丝喜色。
红光映下的脸,黝黑的眸,透着对死去战士的怀念和那对导致国家遭袭的叛徒的愤恨。
战胜之夜,无军歌,烤肉,只有寂静的夜晚木柴时常的爆裂声。
迎风摇曳的火苗映着角落男孩乖巧的脸,顺着火舌舔去的方向,安子功的目光寻到了这个少年。
就是他的母亲,定北王爷安子成的爱妻楚颜儿,一份叛国密函,害了一个曾堤柳堆烟的富足国家,一夜间尸遍漫野,堆骨成山,害了自己的国土不得安宁,自己的江山受到迫害。
也不知自己同意这个侄子安翌随军参战以军功补偿其母罪孽的决定是否正确。不过将他安排于最低下危险的冲锋步兵,也揭不起多少风浪。
四个副将的监视下,安翌沉稳的嚼着简单粗粮,不慌不忙,透着贵族与生俱来的优雅与自信。感到有人看自己,安翌顺着目光,见了一张严肃板着的,曾承诺会像对待皇子般宠爱自己的皇叔的脸,叹了口气,低垂了眼。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11-16 18:54:00 +0800 CST  
我什么都发不出来
贴吧真烦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11-16 19:07:00 +0800 CST  
发不上来了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11-17 10:18:00 +0800 CST  
文字版去群里找找吧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11-17 10:18:00 +0800 CST  
过会再发,手机不见了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11-18 11:06:00 +0800 CST  
他安子成,原是天之骄子,为臣为君,忠臣和善,文武双全。
定北之战,打响了他的名号,也打碎了他的经脉。
无法习武的武人,蓬头垢面,一心杀上疆场,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第二日,起床号令携着千百将士重振精神,戴戈披甲,冲向敌营。
千军冲入营地,杀的扶军片甲不留,安翌却生的警醒。
再次攻破敌营的战士泰然离开,树林沙沙作响,一时间,四面山峦上架起部部突火枪。
这是扶国最先进的武器,不知谁透露了情报,让扶国如此自信能在这个时间花费几乎整个扶国所有战斗力于此一博。
皇帝身处险区,却自若不惊。他皱眉看向了安翌,是谁将皇帝亲临军队打仗一事告诉的敌军,他们是哪来的勇气敢在生死存亡之际一搏将所有战力聚集于此。若不是今皇帝在此刚好被围攻,否则扶国必败无疑。
谁呢?眼神确是盯着安翌。
安翌此刻大脑也在飞速运转。
他想立功。
如今安军有战士五千八百人,分为五队,各穿玄中,颐达,平川,林陵,和中路,以分散敌方火力,可使损失减到最小。
但如此一来,敌攻我避,敌暗我明,且顺势分散了队伍,不妥。
心中一张沙盘,悬空的手紧张布阵。
军分三路,两路包夹敌方步兵,使我方与敌方战士混于一路,突火枪不敢出击,另一路从中路逃离,前方易水湖,尚可聚集。
不对,还有皇帝在。
安翌一惊,若敌人只注意安子功所在之位,而我方将其放于中路,岂不是……
但若让皇弟随军包夹,有丧命危险,皇帝此刻断不信我。
如何是好啊。
安翌每眨次眼,便变换一次战术。
“皇上,你信安翌吗?”只能这样了。
“军分两路,皇上随大军进攻突火枪兵,我携小数从后山绕开,一连至扶国境内再相聚。”
咬咬牙,这是最可靠的方法,但其一皇帝处境危险,其二担心自己逃跑,此法难以实行。
况且若从后山绕路,自己此行九死一生,带领的将士也会多数殒命。
安子功闭上眼思索一会,道,“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
“安翌愿与皇帝种下子母蛊。”
“带了吗?”
安翌毫不犹豫的掏出蛊盘,道,“母死,子亡,每月发作一次。”
所说的每月发作一次是蛊毒,常人难以撑过哪怕一秒半分,习武之人也难过几次蛊毒。
“种下。”安子功划破手腕,剑尖带出一滴血,飞溅在蛊虫身上,又快速的隔开安翌的筋脉,诱导蛊虫入内。
蛊虫见血,异常兴奋,一口急血喷出,安翌第一次感到绝望的痛楚。
虫子在身体里无规律穿行,喷洒着毒素。
“今夜毒发,希望你能撑住。”安子功深呼吸,不去看身前的脸色透明的小孩,又提功号令。
安翌咬破了唇,站稳,即刻带着不到千人的队伍从后路离开。
走出不远,就听到身后打斗声穿出,见没有突火枪的声音,心中一喜,果然扶国不敢拿突火枪对着自己的阵营攻击,否则皇帝这次真的危险了。
“后方打起来了,我要回去支援皇上!”一壮汉嚷着,提着大刀。
“不可!”站在队伍最前的安翌喊着,身上的蛊虫随气息乱窜,引得一阵痛楚。
“我张大壮才不是什么贪生怕死之人!你一叛徒之子,凭什么带领我们热血战士弃君主而逃。”
“在场,谁打的过安翌,那便放你去添乱!”安翌凝神,威严油然而生。
“我张大壮打不过将军,还会打不过你一个黄毛小子?”张大壮一个飞步,跃到安翌身边,借着惯性扬出一拳,安翌仅一掌,攻破。
“再来!”张大壮另一只手提着的大刀掩面而来,却收了几份力道。见对方无意伤人,安翌也未抽佩剑,又是一掌,扇飞了大刀。
“还有谁?”乘着张大壮惊讶的时间,安翌大声道。
只要再来一人,他必败无疑。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11-18 12:27:00 +0800 CST  
只要再来一人,他必败无疑。
因蛊虫干扰,内息已乱,如今全身剧痛不已。
冷汗顺着鬓角留下,见没人再有言语,才继续踏上路途。
露了一手后,碎碎语少了不少,确还是听得见有人在讨论安翌母亲叛国的事情。
安翌无法阻止,也无力折腾,自顾自往前走。
天性直爽的张大壮硬是叫着比他小好几十的安翌大哥,尾随着他一路讨好。
是夜,搭好营地,两人一间住进帐篷。
没有光的帐篷中,张大壮呼噜声作响,安翌盘膝端坐在床上。
不知道伯伯有没有脱险。
自己留下近五千人随皇帝攻入林陵,他们之后还会遇到危险吗?
不过扶家的战力应该全在那里了,再留手的几率很小。
现在最危险的是自己这里。
我带着他们进入中路,会经过蛮国,不知是敌是友。
我们粮食不够,水资源匮乏,还要走七天的路,才能赶到蛮国,若他们不愿招待我们,这八百战士会与自己一道饿死野外。
蛮国附近有段风沙路,传闻中的死亡之地,无树无水不出三日,自然风干。如果顺利,三天才能从中走出。
安翌透着缝隙看帐外点点繁星,一声叹气,娘亲,你把安翌害的好苦啊。
玉盘慢慢移至头顶,安翌眼睛一眯,全身触电似的颤抖。
蛊毒发作!
从心脏向外扩张的疼痛冲入神经末梢传入大脑,突如其来的疼痛使安翌呜咽一声,又死死咬住被褥。
呼噜声很响,盖过了安翌压抑的痛呼。
先是筋脉胀气的感觉,毛孔中映出了血渍,衣服通红一片的血迹,很快四肢抽筋,无法控制的乱蹬。
声响越来越大,呼噜声骤停。
“大哥,还不睡啊。”张大壮抽动了鼻翼,转个身。
刚想入睡,旁边的人还在不停的抽搐,摸索着点开蜡烛。
“大哥?大哥!”张大壮先是迷茫,待看到白日里精神抖擞意掌击刀的安翌浑身浴血,蜷缩一团,嘴里塞着被褥一角,无意识抽搐时,尖叫出声。
“无碍,呃……”重新咬住被褥。
安翌的冷汗随着血滴落,凝在床上,一片鲜红刺眼。
“怎就无碍了!我去叫军医。”张大壮没来得及穿衣服,开了帐帘,跑了出去。
军医是一个姑娘,黑黝黝的皮肤,朴素的着装。
军队的人都听说过这个姑娘,替智障弟弟从军的美名甚至传到朝廷。据说这女孩为治疗智障弟弟被重男轻女的父母要求从小学医,练出了一身好本事,进了军队,帮现在跟着皇帝入扶的半百老军医打下手。
那女孩半夜被叫醒没一丝怒色,急急忙忙跑来,同是一身单衣。
见床上安翌的状况,抓过抽筋的手把脉。
脉搏过于繁乱,无法作出结论,女孩子只能一手握掌击在安翌脖颈处打晕。
安翌还是浑身抽搐,等脉搏稳定后,军医女孩才搭上手指。
这是……蛊毒?
从袖中拉出手绢,替他擦了擦脸上的血,才认出安翌的身份。
这不是传遍军营的叛徒之子吗?我怎么能救他?姑娘丢下擦血的手绢,跑了出去。
“诶?燕姑娘?”帐篷外的张大壮见女孩没过多久就从帐中出来,叫住了她。
“不治。”燕姑娘裹了裹单衣,跑开。
“燕姑娘!你是大夫!”
“这人不治。”燕姑娘的声音远远传来。
张大壮只能回到帐篷,被打晕的安翌趴在床上,动作变慢,隔了很久才会有几处肌肉的跳动。
蛊毒结束了。
安翌总算完全平躺,动也不动。
第二日一早,安翌顶着憔悴的面容高声唤醒熟睡的人。
燕姑娘听到安翌的声音,几分厌恶,几分惊讶。
惊,昨夜还中蛊毒如此痛苦,今日已能准点起床点兵,多大的毅力?
恶,正是他的母亲害得我父亲战死沙场,害的安国妻离子散。
安翌此时并不好受,胀晕的大脑在声带的振动下生气倦意,一夜的折腾使他无法清醒。
一路西行,到了第三天,树林不再茂密,水壶也渐渐变轻。
“前面,就是风沙滩了。”安翌喘着气,放慢脚步。“几日的粮食体力消耗,士气已经大衰。”
“大哥,要不,休息几日再上路?前面,毕竟是传闻中埋葬千百好汉的死地。”
“不可休息。其一,我们的食物,水资源,禁不起消耗,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到达蛮国,我们才可能存活。其二,这众人行路,本是疲惫,若休息,腿脚麻木,心生惰性。足痹,无心,如何带他们再过风沙滩呢。”安翌说完,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现如今,只能一鼓作气,冲过死地。”
嘴上说着,心里却不是这样想。
这风沙滩,别人带足了资源,却少有人能从中穿行,更别说这一队人,无论是水亦或是体力,都已是强弩之末。
又走了一个时辰,稀疏的树木总算没有了,所有人心中咯噔,脚下就是风沙地!
安翌跳到一块沙丘上,传令,“所有人,控制水量,把干粮全部交给我!”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11-19 18:12:00 +0800 CST  
没有公开帖子所以如果遇到老读者是缘分,私信问子辰子诺文章后续的朋友这里统一回复,文章是被贴吧吞了,我预计在寒假恢复更文。
这篇很多读者都看过因为我之前有发过,是修改后的版本,幼稚也好烂尾也罢,安翌不会再修改了,他只会记录在我读书的年龄曾让我骄傲的记忆中。
谢谢大家喜欢,也期待邂逅更多知音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11-19 19:54:00 +0800 CST  
昨天住在学校了没有手机,一会再发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11-21 19:14:00 +0800 CST  
又走了一个时辰,稀疏的树木总算没有了,所有人心中咯噔,脚下就是风沙地!
安翌跳到一块沙丘上,传令,“所有人,控制水量,把干粮全部交给我!”
听说要交粮,大多人脸上都透露着不愿意。
在这茫茫戈壁中,粮食和水是生命之源,怎么能交出呢。
也有聪明伶俐的人,立刻听从指令。
走出风沙滩,三天的时间,不可以无水,却可以不吃食物。
战士的干粮,大多压缩脱水,吃后口干舌燥,不利于长时间无水赶路,倒不如将其上交,还能减轻负重。
也有人不愿上交,安翌没有强求。
即使这样,背后行囊多出的重量也让安翌深吸一口气。
不夸张的说,每行一里,倒下一人。
严峻的气候条件和残酷的见死不救让所有人都感到绝望。
夜晚,天气逼近零下五六十度。
风呼啸而过,逆风而行,甚至有人体力不支被风吹走。
安翌走在最前,他的双腿越发无力,双眼发烫,长时间脱水使他发起高烧。但他明白,至少现在,作为一个队伍的领队,他还不能倒下。
军队中唯一的姑娘燕军医,被汉子们照顾着走在队伍中间。
所有人的就餐,用寝时间被安翌严格控制。
还未走过一半的距离,人却倒下一半。
到了看见密林时,原本八百多人的队伍只剩下了一百出头。
死亡士兵都让出了自己的水,使剩下的人勉强撑到风沙滩另一头。
值得一说的是,在大老爷们的保护下,一直走在中间有水先用的燕姑娘还未倒下。
“前面就是蛮国了,喝水吧。”安翌的声音沙哑到好似鬼叫。
没有人笑他,仅仅七日的相处就让所有人敬佩这位叛徒之子。
他合理分配所有死去战士的行囊,为不少人分担行囊,却不肯接受一点不是自己的水。
他总是走在队伍最前为一群均龄大他十岁的汉子们遮风挡雨。
他武功高强,聪慧过人,创造了在资源不济条件下带领上百人过风沙滩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壮举。
蛮国以打猎为主,提倡强者为尊。
进入土石砌成的城门,不少人围观这群着衣装的怪人。
还没发展农耕文明的蛮人甚至无法与他们正常交流。
于是,一个套了草裙的蛮族汉冲到了队伍最前,一拳轰向了安翌。
弱肉强食的道理大家都懂,安翌凝住心神,对拳轰去,用了最大的力气以造成最大的视觉冲击。
即使多日赶路没好好休息,安翌依旧凭着身手打飞对方。
五六米远,汉子才堪堪摔落。
妇女惊慌的嚷着听不懂的话语,跑回家去,又抬上罐罐果酒。
酒香四溢,原本还拳脚相待的蛮人此时满脸恭敬。
古书有云,蛮族,妇女摘果,男丁狩猎,若遇宾客,蛮族族长(当地名为旮瘩,乃族中最强者)出手相较,获胜,则不招待宾客,失败,则转让旮瘩之位,以旮瘩之礼相待。
当时还怀疑这奇怪选族长方式可信度的安翌此时在蛮族人的簇拥下才明白,之前的无意一击却使自己被立为旮瘩了。
看着一群嘴中不知云云的黑人,安翌下令让将士们喝酒。
一群饿狼一人一罐酒,直往嘴里倒。
不管怎么样,先保证安军的性命。
安翌想着,盘坐在地,接过一个小女孩递过的酒罐。
轻柔一笑,顺了顺小姑娘黑色柔软的头发,又小心喝下。
酒香洒在舌尖,浓浓的醇香被唇紧紧包裹着,顺滑的果汁顺着喉咙咽下,湿润着一寸寸内脏。酒是纯发酵而成的,味道不似酒精,不冲,不辣。
即使不知道对方嘴里说着什么,但从他们的肢体动作上可以轻易看出蛮人的兴奋。
“旮瘩!旮瘩!”
算是听懂了他们的意思,安翌扯了扯嘴角,自己以后就是蛮国旮瘩了?
巍巍颤颤走来一个老者,所有蛮人都转身向他行注目礼。
“远方到来的旮瘩啊,尊贵的客人们啊!蛮国欢迎你们。”老者口中吐着安国语言。
“你好,我们是安国的军队,无意中到达贵国,谢谢你们的热情款待。”安翌尽量用蛮国的语气回答道。
“尊贵的旮瘩,你是我们的主啊。”老者的拐杖狠狠的击着地面。
四周的人群又纷纷大嚷着旮瘩的名号。
“蛮国人民,朴素单纯,英勇好战,力大忠诚。希望旮瘩好好对待他们。”老者拿起拐杖在安翌身边走了一个圈,周围的人又再次欢呼,看样子这就是登基仪式了。
安翌的武功,吸引了蛮人,他的自信,不卑不亢的气质,折服了蛮人。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11-22 18:19:00 +0800 CST  
上一楼被折叠 不要忘了点开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11-24 08:25:00 +0800 CST  
懒得转了反正没什么人看,要看的自己去群里找吧每天复制粘贴一遍也挺累的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11-24 18:39:00 +0800 CST  

楼主:MileyEmilycyru

字数:5600

发表时间:2018-11-17 02:5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1-26 18:24:11 +0800 CST

评论数:3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