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步步皆殇(纯父子)

竹子转了个圈又回来了…………

楼主 竹林风爱梦  发布于 2010-10-07 14:33:00 +0800 CST  
想写个纯父子的甜文…………

楼主 竹林风爱梦  发布于 2010-10-07 14:35:00 +0800 CST  
先发文案
他是仇恨中降生的儿子,他的存在是那个人一生的隐痛……
他是不受宠的三王子,他存在意义只是为了赎罪,为了无穷无尽的鞭打……
他是神秘的‘流觞阁’主人,银色面具生生隔开两个世界……
他是天下第一画师,却终是无法勾勒出一幅简单的父子融融图……

*“爹,你就不能给孩儿一点点怜惜么?”仰视的目光中满是期盼,终于那个人还是绝尘而去。
  

*“王爷,您当真只有两个儿子么?”面具上的脸孔依旧冰冷,面具下的神色早已黯淡。

    哪怕是七窍玲珑心,哪怕生有补天才,今生也全是枉然。


他生于武将世家,却偏偏爱上了江湖……
他不羁于形,却偏偏逃不开责任的枷锁……
为了自由,他不惜忤逆生父……
为了自由,他不怕与皇帝叫板……

*“陆子筝,你不懂君要臣死的道理么?”龙冉曦一脸的怒气,手中的奏章仿佛都要被捏的粉碎。
    陆子筝白了他一眼,一脸的无所谓:“君要臣死,臣就是不死,谁爱死谁死!”

   哪怕是金屋银器,哪怕是高官厚禄,也不敌那自在一笑嫣然。


他是权纵天下的帝王,他生来便要喜怒不形于色……
他是孤高慎密的霸主,为了天下不惜牺牲一切……
他是雨夜里痛哭的少年,无助凄婉……
他用尽心机,赢得了天下却偏偏输了她……

*“原来,一直是冉曦负了你。”

    哪怕是江山如画,哪怕是权倾天下,今生也不过是一场笑话。


他是用兵如神的军师,一直淡漠如尘处变不惊……
他是孝顺懂事的儿子,却生生夹在了正与邪的两端……
他是为了朋友甘愿一死的知己,恨过骂过,却不曾悔过……
他是乱世中那一朵盛开的白莲……

*“洛亦兮,白修羽不会让你有事……”

   哪怕是风雨俱来,哪怕是刀山火海,那一抹圣洁依旧会浅笑安然。


楼主 竹林风爱梦  发布于 2010-10-07 14:48:00 +0800 CST  
更名《梦殇天下》

楼主 竹林风爱梦  发布于 2010-10-07 14:54:00 +0800 CST  
《梦殇天下》:第一章   雪夜初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一场大雪,下了足足三天三夜,这坠落凡尘的精灵将万物包裹的不染纤尘。
南宫王府内,万籁俱寂,天色仍处在一片黑暗中,雪地里空无一人。
突然一个白色的身影一闪而过,似惊起的鸿鹄,不留下一点尘烟。
白色的身影闪进了荒凉的北院,屋内没有炭火,并不比外面暖和多少。
但他并不在乎,或许是早已习惯了,倒头便睡。
呼吸渐渐均匀了起来,借着皎洁的月光长长的睫毛投下了一团阴影,剑眉微蹙,说不出的年少俊逸。
紧闭的薄唇因为天气的酷寒微微有些青紫,上面的齿痕隐约可见。
鬓若刀裁,眉如墨画,下巴略尖,稍显清瘦,白皙的脸上还有微微有些红肿,让人不禁心中微疼。
躲在房内许久的令狐笑笑不禁看得痴了。
他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如此漂亮的男孩,如此令人心疼的男孩。
笑笑一激动就爱冲动,一冲动就容易犯错。
他情不自禁的走上前去,仔细的端详着那个男孩子的脸。
可真好看,脸上的绒毛随着呼吸微微颤动,鼻尖竟有些晶莹的东西,是雪水么?笑笑不禁伸手为他擦拭。
突然,男孩睁开了眼睛,愣愣的看着他。
笑笑一下子也愣在了那里。两个人感觉着彼此的呼吸,一瞬间时光静止。
“这边!这边!明明看见他往这边跑了啊……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呢……开门!开门!……”一阵慌乱的敲门声将二人惊醒。
令狐笑笑乞求似的望着男孩,男孩微微一笑,,抓起他,往床下塞去。
笑笑长这么大第一次被男人碰,突然想起临出门前师父的教诲:“笑笑啊,如果有男人碰你,你就一巴掌挥过去!”
笑笑可是乖孩子,只听“啪”的一声,男孩脸上瞬间多了一道嫣红。
男孩莫名其妙的看着眼前这个穿着怪异的小兄弟。
令狐笑笑脸一红,自己钻到了床下。
“开门!快开门!”敲门声越加的急促。
男孩不敢耽搁整整衣衫打开了房门。
“进去,搜!”门口的那个干瘦老头一脸的不耐烦。他正是王府的总管周文。
“慢着!”男孩拦住了想要进来的人。
“三王子还请不要妨碍奴才们办公事!”干瘦老头虽然嘴上叫着三王子,脸上可是挂满了不屑。
男孩并不在乎,王府中所有人都知道三王子不过是个称号而矣,实际上他连个下等的奴才都不如,只因为他是个罪人,不可宽恕的罪人……
下人又想往里冲,男孩伸出手牢牢地守在了门口。
“放肆,我虽然不受宠,但也毕竟是王子,是你们的主人,本王子的房间岂是你们这些奴才能够说进就进的!”男孩话语坚定不容反驳,狭长的眼睛里闪着不可欺辱的光!
一瞬间,周文竟对这个一直隐忍沉默的三王子有了一些畏惧。
“好,那等奴才请示过王爷再来拜见三王子。”周文奸笑着说,脸上道道皱纹像是干枯的松树皮,风一吹便会沧桑的腐败掉。
男孩怎会不知他这是威胁,但还是无所谓的浅笑。
一顿鞭打而矣,十六年了,早习惯了……
“哼!”周文拂袖而去,男孩静静的关上房门,将满眼的苍白关在了门外。
令狐笑笑从床下钻出,门外的对话他自然听得真切。
“你是谁?为什么来王府?还有他们为什么要抓你?”男孩眼中的落寞一扫而光,敏锐地注视着他。
令狐笑笑微微一笑,“我叫笑笑,令狐笑笑。”
男孩浅笑,“好名字!”
“那当然了,这可是我师父给我取的,师父他说‘人生数十载不过是笑笑别人偶尔再被别人笑笑而矣”。”说起师父,令狐笑笑一脸的崇拜。
看得男孩心中一痛。
“令狐姑娘你还没有回答完我的问题呢!”男孩看他一脸陶醉的表情,无奈的浅笑。
“咦?你怎么知道我是……”令狐笑笑瞬间脸色绯红。
男孩不禁莞尔,“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姑娘的耳洞在下刚才可是看的真切。”
“哦……我是听说你们家有什么宝贝夜明珠就来拿了……”令狐笑笑说的一脸坦然。
家?这里算么?男孩微微叹了口气。
“喂,你叹什么气啊?哎,你长得可真好看!”令狐笑笑贪婪地瞅着他,由衷的说。
男孩脸色微红,瞪了令狐笑笑一眼,他还真不习惯这女孩的说话方式。令狐笑笑笑的更加灿烂了,“来小王子,送你的!”说着伸出手。
男孩茫然地伸出手,一个珠子稳稳地落在他的掌心。屋内瞬间有了一抹奇异的光彩。
“这是……”男孩奇怪的说。
“你们家那宝贝的夜明珠啊!反正我也不喜欢它,看你生活过的也不太好,送你好了,你可以拿它换些钱!”令狐笑笑一努嘴,望着这简陋破旧的房间,“真难相信堂堂南宫王府居然会有这么破旧的地方……”
男孩不置可否的一笑,小心的收好夜明珠。
“好了,我得回去了,要不师父该着急了,对了小王子你叫什么名字啊?”令狐笑笑自顾自说。
男孩神色一暗,“我没有名字……”
“你怎么会没有名字呢?你爹没给你起么?”笑笑一脸的惊诧。
男孩微微一笑,云淡风轻,却令人倏然心疼。
他是罪人,罪人又怎么可以有名字……
“你可以叫我小洛……”话淡淡的轻轻的。
令狐笑笑笑的灿烂,“好啦,小洛王子,笑笑走了昂,后会有期!”
说着消失在茫茫雪地中。
男孩望着天上那已经有些暗淡的明月,一脸忧伤。
“月落故人殇,忆昔断人肠。”
洛亦兮…………



楼主 竹林风爱梦  发布于 2010-10-07 14:55:00 +0800 CST  
梦殇天下:第二章 明珠遗祸
白雪被风扫起成飞沙,打在他如玉雕琢的脸上,风景如画。
他——洛亦兮看着手中的夜明珠,无奈的摇摇头,今日天已大亮,何况还惊动了周文那群鼠辈,今日归还看来是无望了。索性改日再将其偷偷放回藏宝阁算了。
随手将其扔进了平日作画的纸篓中。
夜明珠,不过是一颗会发光的珠子而矣,竟也值得世人如此追逐。
一夜终是未眠,不得以撑着疲惫的身子走出房门。
谁又能想到堂堂南宫王府的三王子竟要每天早上起来去清扫落雪呢?
三王子……多么滑稽的一个称呼。
那个人,总是叫自己什么呢?
逆子?只怕自己都担不起这两个字,自己不能算是子。
畜生?呵呵,这是他最常用的了。
没有名字的三王子,从未在人前出现过的三王子。
时间久了,世人都忘记了他的存在。
久的估计他也快忘记自己了吧……
外面的雪早已止,素白的天地,不带一丝尘埃。
拿起扫帚认真的扫起雪来,他必须在大家起来前把雪都扫干净,把木柴劈好,把水缸挑满。
雪很厚,没料到只一夜竟可积的如此厚重。
也许冰冻三尺也可以是一日之寒,或许都用不得一日,只需一瞬间而矣。


楼主 竹林风爱梦  发布于 2010-10-07 14:56:00 +0800 CST  
当那双华贵的靴子出现在自己眼前时,一切瞬间冰封。
洛亦兮诧异抬头,心中一惊。也顾不得地上冰冷的积雪,直直跪下,恭敬地叫道:“王爷!”
来人正是他的父亲,南宫泓诺。
那个人满脸怒容的看着他,那种厌恶深入肺腑。
“畜生,你昨晚都做了些什么?”
洛亦兮诧异抬头,难道,他知道自己的事了么?
“三王子那夜明珠可是在您房间里找到的!”周文带着一脸的得意讥笑着望着洛亦兮。
洛亦兮心中了然。
“畜生,你还不认罪?”一声怒斥,令在场所有人都战栗不安,甚至周文都立刻收起了笑容。
洛亦兮抬起头仰视自己的父亲,“我没有偷夜明珠!”字字真切,字字坚定。
“好,事到如今,你竟仍不思悔改……来人,把本王的马鞭拿来!”南宫泓诺冷冷的看着他,目光中杀气凛然。
洛亦兮心中一痛,他竟想杀了自己,自己的父亲竟然为了一颗夜明珠就想杀了自己……
世人称赞的英明神武的南宫王爷先是不问青红皂白就给自己定罪,然后不念亲情要亲手毙自己于其手下。
事情竟是如此可悲、可笑!






楼主 竹林风爱梦  发布于 2010-10-07 14:58:00 +0800 CST  
回复:10楼
呵呵,先苦后甜…………
发不上啊……

楼主 竹林风爱梦  发布于 2010-10-07 15:03:00 +0800 CST  
梦殇天下:鞭子拿来的同时他看到了另外两个身着皮裘的人,正是自己的哥哥南宫玉、南宫允。
“父王您犯不着和如此低下之人动气,不如让孩儿代您好好教训他……”南宫玉说的很是恳切。



楼主 竹林风爱梦  发布于 2010-10-07 15:05:00 +0800 CST  
“是啊,父王,就让大哥代您教训他好了。”南宫允适时的帮腔,一脸的奸笑。
南宫泓诺冷冷的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洛亦兮,伸手将自己的貂皮手套摘了下来,“玉儿,戴上这个,小心动伤手!”
洛亦兮心中一痛。
南宫玉微笑着接过父亲那带着体温的手套,戴到手上,接过鞭子,慢慢走向洛亦兮。
洛亦兮没有抬头,没有颤抖,此时他的心早已被酸涩浸满。
“啪……”狠狠的一道长鞭夹着风声而下,毫无征兆的落在洛亦兮的背上,单薄的衣衫顿时裂开一道口子。
两只冻得通红,布满裂口,肿的像萝卜似的手死死的撑在雪地上。
温热的血从那狰狞的冻疮伤口中淌出,竟渐渐染红了手下的一片雪地……
鞭子仍在继续,洛亦兮死死咬着嘴唇,口中早已是一片血腥。
肆虐的痛从身体的各个部位传来,头上的汗一滴滴打在雪地上。
衣衫早已破烂不堪,身后早已是殷红一片……
其实他也怕痛,他好想求饶,求自己的父亲饶了自己……
但是,不可以,他什么都没有了,现在的他绝对不可以抛下那仅剩的一点点可怜的卑微的自尊……


楼主 竹林风爱梦  发布于 2010-10-07 15:05:00 +0800 CST  
回复:15楼
百分……之八十……甜……
就是洛亦兮开始是虐的,主人公不是两个呢吗?

楼主 竹林风爱梦  发布于 2010-10-07 15:07:00 +0800 CST  
过会儿……发甜的昂……

楼主 竹林风爱梦  发布于 2010-10-07 15:10:00 +0800 CST  
梦殇天下:
第三章     王子认父
陆王府
“王爷不好了,有仇人找上门来了!”管家张伯急急忙忙冲了进来。陆尚一愣,自己没有什么仇人啊,迟疑了一下便跟着张伯走了出来。
只见一个白衣少年手持长剑坐在了自己家门口的房檐上,长发凌乱,白衣飘飘,手中还拿着一个苹果自在的啃着。
“叫你家王爷出来!”那少年不知死活的嚷嚷着,一脸的不耐烦加狂傲。
“请问少侠找我家王爷所为何事?”陆尚不想做炮灰,机警的问着,反正今天他穿的便服,自信不会被认出。
“哦,看你这样子应该是这的管家吧!”那少年使劲扫了陆尚一遍信心满满的说。


楼主 竹林风爱梦  发布于 2010-10-07 15:12:00 +0800 CST  
梦殇天下:管家?陆尚此时恨不得将他拉下来狠狠教训一顿,什么眼神啊,看了半天就看出个“管家”!
陆尚强压着心头怒火,“少侠,你找我家王爷所为何事?”
“哦……”那少年将吃剩的苹果一下子丢到了门外,飞身而下,拍了拍身上的雪,来到陆尚身边,笑的一脸阳光,“也没什么事,就是他是我爹!”
这下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赶来看热闹的五位王妃都不怀好意的笑着看向陆尚。
陆尚望向她们怒火冲冲的问:“这个是你们哪个背着我生的?”
五位王妃面面相觑,最后齐声道:“王爷,他真不是臣妾的!”
那少年看了半天热闹最后终于明白了,原来眼前这位管家就是自己要找的父亲啊。
“喂,管家……哦不,爹,我确实不是她们生的,我娘是聂花骨……”
此言一出,一片静寂。
江湖中人称鬼见愁的聂花骨……


楼主 竹林风爱梦  发布于 2010-10-07 15:13:00 +0800 CST  
梦殇天下:
陆尚心中了然,都是自己年轻的时候迷恋上了什么行走江湖,稀里糊涂的招惹了那恶女聂花骨,后来两人中毒,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了关系。本着勇于承担责任的原则,他发誓要娶她为妻,为了她甚至不惜与父亲反目,被逐出家门,可是结婚当日她居然留下一封信一走了之了,说什么她一点一点连半点都不喜欢他,更不想和三个恶心的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
没想到事隔十六年,她居然给自己弄出个儿子来。
果真是祸害遗千年啊!
想到聂花骨的恶行,陆尚心中暗暗决定这个儿子可决不能认,有其母必有其儿。
“我不是你爹!”陆尚冷冷的说。
所有人再一次愣了,据他们所知自己的王爷当年确实和那妖女情深无比呢。
“我娘说你是!”那少年急了,这可是娘的遗命,必须完成。
“那你叫你娘来和本王对峙好了!”陆尚明知聂花骨三个月前已经过世,索性来个死不认账。
闻此言,那男孩的眼眶竟红了,站在那一言不发,看上去无限委屈。


楼主 竹林风爱梦  发布于 2010-10-07 15:14:00 +0800 CST  
写虐的容易挨骂……干脆写点甜的昂……
这男孩才是我喜欢的亲儿子…………嗯嗯……(*^__^*) ……

楼主 竹林风爱梦  发布于 2010-10-07 15:17:00 +0800 CST  
“王爷,您怎么能这么无情呢?好歹他也是您的骨肉……”心最软的二王妃看不过去了,急忙走到少年身边,将他拥入怀中,“乖,他不认你二娘认你……”
剩下的四位王妃也是不甘落后,叫人拿点心的拿点心,收拾房间的收拾房间,完全把陆尚晾在了一边。
“都给本王住手!”陆尚忍无可忍,用手一指在五位王妃簇拥中的少年,“你,给本王滚出去!”
男孩见自己父亲如此绝情,不由得心中一怒,口不择言:“你以为小爷我愿意待在你这鸟不拉屎鸡不下蛋的破王府啊,如果不是我娘让我来找你,你八抬大轿小爷我都不来!”


楼主 竹林风爱梦  发布于 2010-10-07 15:18:00 +0800 CST  
回复:27楼
哪里不懂我更正一下……

楼主 竹林风爱梦  发布于 2010-10-07 15:26:00 +0800 CST  
回复:29楼
有……等会昂……

楼主 竹林风爱梦  发布于 2010-10-07 15:29:00 +0800 CST  
“你!”陆尚气的七窍生烟,他有六个儿子,六个儿子哪个不是乖巧懂事在他面前规规矩矩,如今这个臭小子,竟放肆到了如此地步。
“你什么你啊,爹,今天你是愿意认我也得认,不愿意认也得认!”少年满脸的不耐烦,“你一天不认我我就赖在这一天不走,我会出去说给全城百姓听,让他们知道他们尊贵无比的陆王爷是个抛妻弃子的懦夫!”


楼主 竹林风爱梦  发布于 2010-10-07 15:30:00 +0800 CST  

楼主:竹林风爱梦

字数:278059

发表时间:2010-10-07 22:3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1-15 05:32:52 +0800 CST

评论数:93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