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不是人间富贵花(tfboys,兄弟,亲情)

小雨不怕死的开第二个坑。慢慢填。虐心。


楼主 雨歇微凉222  发布于 2015-07-31 09:27:00 +0800 CST  
深秋了。远处的霓虹灯明明灭灭,来往的车辆也打着车灯,映出入夜后的浓雾。王源裹了裹身上单薄的外套,从药店走出来。
“呦嗬,这不是小乞丐吗。”王源抬起眼,看到一群青年正晃晃悠悠的走过来。“小乞丐,怎么没找你乞丐老爹去捡破烂。”一个男孩子笑嘻嘻地推了王源一把。王源垂下头,抿紧唇不说话。
“还是你本来就是野孩子,没人要的杂种啊?”王源倏地抬起头,眼里布满冰霜。“哎,怎么着,小杂种还想揍我啊。哈哈。”王源重新低下头,不行,爸爸还等我回家吃药,要早点回去才是。
为首的男孩子却不依不饶,上来掐住他的下巴,一只手拍着他的脸,“是男人就动手啊。”力道越来越重,脸也逐渐红肿起来。
王源淡漠地张开口,“请你放我走。”“不放呢。”一记狠厉的拳头随着他的声音骤然出手,说话的男孩子立时跌倒在地上。“敢打我,兄弟们上。”手里的药瓶狠狠地摔在地上,药丸滚落一地。王源死死地趴在药丸上面,任由拳头飞脚砸落。疼,但是可以忍受。只要忍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了。
“你们在干什么?!”清朗的声音骤然响起,对面停下的宝马车开了门,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从车里走了出来。
衣着翩翩,整洁的黑色西装一尘不染,英气的脸上不带表情,却不怒自威,此刻在他们面前站定。
“谁让你多管闲事?一边去。”旁边的男孩子戳戳他,“大哥,这个车牌号你看到了吗。”劳斯莱斯后尾连串整齐的一排六,象征着车的主人非富即贵。“咱们惹不起,走吧。”本来一群男孩子找茬玩,看到这些,吓得头也不回的逃开了。
男孩子站在王源面前,干净的皮鞋在灯下反射着光,让他晃了眼睛。见地上的男孩只是呆呆地瞅着自己的脚,王俊凯俯下身,“你没事吧。”一只手伸出,修长白皙。
王源没有搭手,吃力地从地上挣扎着爬起,就开始一颗颗捡着药丸。
“小凯,走了!”一个女声从车里响起,王源像是被雷劈中,这个声音,怎么,这么耳熟。王俊凯看看他,“我要走了,再见。”
王源回过头,傻愣愣地看着少年上车。车里的女子闪过一个侧身,王源瞬间看清了容貌,跌跌撞撞的跑过去,“妈,妈!”
车无意识地开走了,王源拼命追在后面,慢慢车身只剩一个圆点,融入远处黑色的浓雾里消失不见。
王源狠狠地摔在地上,大滴眼泪顺着脸颊淌下来,“妈,我是源源,我是源源啊~”

楼主 雨歇微凉222  发布于 2015-07-31 09:35:00 +0800 CST  
脚好像崴了,王源一瘸一拐地拖着一条腿回家。没有药了,回去拿什么交待。
王源刚打开门,一只拖鞋“啪”打中了脸颊,本就红肿的脸在灯下更加清晰可见。“小兔崽子,买个药买这么长时间,你是要等老子疼死是不。”话语间,穿着白背心的男子踢着一只拖鞋走了过来。
王源把鞋子捡起来,弯腰给他送到脚下。男子伸脚进去,“药呢。”
王源抿抿嘴,艰难的开口,“钱。丢了。”男子一愣,接着笑了,“快拿来,你没那个胆子丢。”“真的丢了。”王源瑟缩着后退了一步。男子眯了眯眼睛,“你再说一遍?”“爸……”“啪”一个耳光,王源嘴角裂开溢出来,“谅你也不敢撒谎。老子这么辛苦赚钱,你把钱说丢就丢啊?”
王源在屋角跪下来,瘦削的身影在灯光下单薄得可怜。男子躺在床上,痛得翻来覆去。王源想尽办法让他缓解都没有效果,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男子折腾了一宿,王源跪了一宿。
早上,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男子的脸因为病痛折腾得蜡黄,还隐隐带有一丝黑气。王源做了面条,都默默的吃着不说话。
吃完饭王源收拾了碗筷就要上学,男子看着他的背影,开口,“中午在学校记得多吃点饭,都瘦成什么样了。”厨房里王源一愣,“知道了爸爸。”
学校里伙食又涨钱了,王源没有和男子说。爸爸收废品赚的钱本来就不多,加上患了肝癌要买药,根本就入不敷出。正因为没有钱,他才一直拖着,从早期拖到了晚期。王源记得从枕头下翻到诊断书的时候死活不去上学了,爸爸那一顿打得他三天没有下床,“你不上学,我就没你这个儿子!”最后王源还是流着泪回了学校。现在爸爸疼得连吃药的钱都没有,自己必须节省。中午只有两个馒头,菜太贵,吃不起。
王源收拾着东西出了门。昨天晚上,自己一定是看错了。不可能那么凑巧,明明跨了三个省,妈妈不会出现在B城。

楼主 雨歇微凉222  发布于 2015-07-31 10:10:00 +0800 CST  
王源背着书包出了门,怀里揣着要交的资料费。
坐到位置上,他便拿起书来复习功课,必须学好才对得起爸爸用救命钱给自己换来的读书机会。
王源平时话不多,也不招惹是非,顶多被别人喊两声书呆子。但是因为成绩过于优秀,总是会遭人嫉妒。上次遇到的就是班里的千年老二,路慎凌。路慎凌是天之骄子,家境不错,长相不错,成绩也不错,身边聚集了一群狐朋狗友,还有一群仰慕他的小女生。王源铁打不动的第一显然碍了他的眼。
“我说,书呆子,玩会儿呗~”路慎凌抽走王源的课本。王源低下头没有说话。“看我们的好学生,多乖啊。”路慎凌笑嘻嘻的摸着王源的头,王源只是绷紧了肩膀,一声不吭。“好学生,怎么不是打我那会儿了?”穿插在王源头发里的手开始用力,王源被扯着抬起脸。“上课了上课了!”老师走进来,路慎凌他们急忙坐回自己的座位。
其实老师不是没有看到,可是人都分亲疏远近,路慎凌和老师玩得开,爸爸又经常会宴请他们,没有人会为了一个不爱说话的穷小子出头,即使他成绩很出色。毕竟现实里,有钱就是爹。
王源默默的翻开课本。发起呆来。
中午。三三两两的学生搭伴儿去打饭,王源趁这个时候走到凉亭外的走廊里,拿出早上在路上买好的馒头,就着凉水吃起来。
“哎,老师,谢谢你。”一个女子从办公室走出来,从凉亭边上走过来。王源一口水呛到喉咙里,咳得面红耳赤。站在百米外的就是自己的母亲,虽然十年没见,但是王源死也不会认错。
眼看女子就要开车走人,王源丢下馒头狂奔过去,“妈,妈……”女子刚想拉下安全带,被狠狠地吓了一跳,抬起脸来。
错愕、欣喜瞬间从眼神里流露,接着突然归于平静。女子淡漠地说,“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王源心里一惊,从车窗一把抓住女子扶在方向盘上的手,“妈,我是源源,你看清楚!”女子用力地从王源手里挣脱,“我不认识你,不好意思。”转动钥匙,王源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红色轿车扬长而去。

楼主 雨歇微凉222  发布于 2015-07-31 10:52:00 +0800 CST  
王源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路旁的梧桐树染上枯黄,落叶一片片打在他身上。风有点凉。王源坐在石板凳上,仰着头看对面楼上灯火点点。每个窗里都是一个温馨的画面。有说笑的家人,有冒着热气的饭菜。
似乎很平常的生活。怎么就这么遥不可及。王源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也是这么个天气。
“源源,妈妈今天带你去游乐场玩。”小源源睁着大眼睛,“真的吗,可是我们没有钱啊。”“今天妈妈带着源源单独去玩,妈妈没有钱不带哥哥,我们偷偷的好不好。”
小源源的印象里,妈妈是最喜欢哥哥的。对于他,好像只是半透明的存在,从来都吝啬一个微笑。但是对哥哥不一样,会笑着摸他的头,会抱着他转圈,会搂在怀里哄着睡觉。小源源都看在眼里。今天妈妈居然要单独带他去玩,感觉幸福得要飘起来了。
游乐场里,小源源坐着旋转木马。妈妈坐在旁边的马上,对着他笑。很快乐很快乐。
出了门,“妈妈,我要气球。”看到远处的卡通气球,小源源指着它撒娇。“好,你乖乖坐在这里等妈妈回来好吗。”“嗯嗯。”乖乖的点头。妈妈蹲下身来,笑着揉了揉他的头,然后又紧紧的抱在怀里。小源源睁大眼睛,真的美得想做梦一样。
“等着妈妈哦。”小源源甜甜的笑着看妈妈的裙子摇曳着消失在人群里,乖乖等着。
十分钟。一小时。天黑了。小源源越来越冷,妈妈还没有回来。游乐园关门了,看门的爷爷过来询问,他不走,等着妈妈。说好的,源源是乖孩子。
妈妈再也没有回来。王源就是在看着对面楼房一盏盏灯亮起的时候,突然就明白了,妈妈不会回来了。秋天的夜风里,一直忍住不哭的他终于放声大哭起来。
王源一直以为,爸爸死后,家里穷妈妈才不得已抛了他。他辗转流离,逃出孤儿院,掉入人贩手里,四下逃荒终于遇到了现在的爸爸。
他恨过,他发誓如果遇到妈妈也不会认他。可是见到她的一刻,王源还是心软了。他幻想过无数次见面的场景,她抱着他哭,说着各种抱歉的话。唯独没有想到,她,不认他。
他知道她认出了他,可是她不承认。王源心里多年筑起的堡垒终于溃不成军。
又一次被抛弃了呢。风卷起落叶,籁籁作响。
王源迷茫的看看周围,怎么世界还是大得这么吓人。

楼主 雨歇微凉222  发布于 2015-07-31 12:11:00 +0800 CST  
越来越冷,王源走在回家的路上。他还要回去给病中的爸爸做饭,想着就加快了步子,一路尽是噼里啪啦落叶尸体被碾碎的声音。
转动钥匙,刚刚打开门,王源还没来得及抬头,“啪”一个狠厉的巴掌把他打得跌了出去,狠狠磕在门框上,额角立时流出血来。
王源扒着门框站起来,一把被男子揪住,“逃课?你现在居然敢逃课?”王源站不住,半跪着被拖到桌子旁狠狠一推,肋骨碰在桌角的尖棱上,剧痛激得他跪倒在地上。
男子拽出皮带,拉起倒在地上的王源,“别装死,给老子说,为什么要逃课?!”
被摁在桌子上,王源脸紧紧按住冰凉的桌面。“爸爸,你别生气。”
男子用力的挥动着皮带,像是在打没有生命的沙袋。“老子宁可死都要让你上学,你就给我逃课?!”
身后撕裂的疼痛,王源手死死地扣住桌沿。
“逃课!不学好!”男子红了眼睛,“你对得起谁!”
病痛折磨得男子痛不欲生,连个止痛药都不舍得买却给他钱买资料,太让人寒心了。
男子不再说话,一下一下砸在王源身后。
痛得意识都快模糊了,却只听男子“啊”地一声倒头栽在地上,王源顺势也跌倒在地。
“爸爸,爸爸~”王源搂住男子,“你有没有怎样?”男子有气无力的摆摆手,“你滚。”“爸爸,儿子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王源哭得可怜,跪在地上哀求。
男子被王源扶到床上,由于病痛,让他的脸看起来面如死灰。王源在床边不住地啜泣。
“孩子,你现在翅膀硬了,主意也正了。”男子看着他,“可是爸爸告诉你,书一定要读。爸爸没文化,知道读书是好事,你千万不能不争气啊。”
王源用力的点头,“我知道错了。”
“学好了习,以后出人头地,没人敢欺负,你知道吧。”王源哭得更厉害,“知道。”
那个夜晚,王源守着爸爸,两个人都带着一身的痛,苦苦挣扎在生活的最底层。

楼主 雨歇微凉222  发布于 2015-07-31 16:24:00 +0800 CST  
第二天。王源牵扯着身后的伤,在学校里的街路上打扫卫生。这是学校特意为贫困生准备的名额,可以领到补助金。
身后的伤在校裤下摩擦,更加痛痒难忍。王源干脆倚到凉亭旁边,准备停下来歇一歇。
车尾66666的劳斯莱斯停在办公室门口。王源立即站正了,目不转睛的凝视。
车门被打开,王俊凯从车里走出来。还是气宇轩昂,一身雍容大度。王源几乎都要把手里的笤帚把捏碎,他的哥哥,上一次他居然认不出来。哥哥完全变了样子,变得好高,衣服也这么华贵,好像是生活得很好。王源几乎都要冲上前去,拉住他的手告诉他,自己就是源源。
他刚想迈步,只见王俊凯回身敲敲车窗,“调皮鬼,还不下来?”后车门被打开,一个小小身子立即跳着扑到王俊凯怀里,“哥!我不想上学!”王源一愣,停下了脚步。
王俊凯笑着拍了拍小孩的头,“都八岁了,再不听话看我怎么收拾你。”小孩皱着鼻子,“哥,你好凶,我找妈妈。”
说着,女人便从车里下来,“千千怎么啦。”王源往后退了几步,默默看着。
“哥哥他老熊我,好坏。”女人下来抱起小孩,点点他鼻子,“千千,你就是太皮了!”
王源一愣,什么时候又多了个弟弟?想着一个商人模样的中年男子下了车,“千千又调皮?不想上学?”说着就要从女子怀里抱过来,吓得小孩立刻搂住妈妈的脖子,“我要上学。”
“哈哈”三个人都被他逗笑了,王俊凯笑着对男人说,“爸,千千就怕你。”千千翻了个小小的白眼嘟囔,“那是爸爸比哥哥你更凶嘛。”
“好了,去给你办转学手续。”一家人都笑着往办公室走去。
王源像是被定住了,傻傻的拄着笤帚。什么时候哥哥又多了一个爸爸,那个小孩子又是怎么回事?回想起刚刚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身后的伤又不合时宜尖锐得痛了起来。
王源鼻子有点酸,看着他们的豪车愣神。“王源,你做什么呢,怎么还没扫完,要上课了!”王源赶紧低下头,眼泪打在笤帚上,被自己扫过去,洇在土里。

楼主 雨歇微凉222  发布于 2015-07-31 17:02:00 +0800 CST  
放学了。王源背着书包,经过学校后面的小吃街。
身旁三三五五的学生打打闹闹的说笑着,“老板,再来两串撒尿牛丸!”“我要一杯抹茶奶茶!”“好嘞,马上!”……
空气里飘着各种美食的香气。王源肚子咕咕叫起来,也只是抓了抓书包上的肩带,收回在食物上流连的目光,低着头走过去。
“哥,今天就你自己来接我啊~”王源抬起头,蓦地看到王俊凯和唤做千千的小孩走了过来,急忙躲在一边。
“对啊,今天妈妈没时间。我来接你还不乐意?”王俊凯笑着低头刮了刮小孩的鼻子。
王源一愣。他记忆里模糊的画面,哥哥就爱刮他的鼻子,嘲笑他小鬼。
王源看着,没有勇气上前。王俊凯穿着休闲装,一身耐克。王源低头看看脚下几乎快要撑破的脏球鞋,书包抓得更紧。
“哥,我要吃那个!章鱼小丸子!”小孩蹦蹦跳跳地就往摊贩上跑。
一把被王俊凯长手捞回,“摊上的东西多不干净,小心爸爸知道又揍屁屁了。”
千千垮下一张小脸,“爸爸是大魔头,你是大坏蛋!”
王俊凯也不生气,弯腰将他抱起,“还说~”举手就往千千身上呵痒。
“坏哥哥,大坏蛋~”
王源站得脚都要麻了,看着他们坐上车走远,才默默地收回目光,举步往家里走去。

楼主 雨歇微凉222  发布于 2015-08-01 10:58:00 +0800 CST  
走到巷口,“源源!”王源一惊,猛地回过头。
王源的母亲,叫苏霜的女子,从车里走下来。
王源没有动,站在几米外远远的望着她走过来。
苏霜一头长发,长裙摆在风里轻轻摇曳着。八年,妈妈一点变化都没有,还是那样年轻漂亮。
苏霜走近,在路灯下,眼睛里似乎含着泪光,王源呆呆的看着她。
“源源,跟妈妈找个地方说说话好吗。”
王源没有动,咬了咬嘴唇,当时妈妈冷淡的表情他还记得。
苏霜轻轻的晃了晃王源的肩膀,“妈妈求你了,好吗。”
王源感觉眼泪都要被晃出来,缩在衣袖里的手攥紧,终于微微的点点头。
咖啡厅。王源局促的挤在座位一角。
室内的装潢过于豪华,对于连馆子都没下过几次的王源来说显得太陌生。
苏霜看他紧张不安的样子,轻啜了一口咖啡。“别紧张。”
“源源,你恨妈妈吗。”猜到她会问这个问题,王源没有犹豫的摇摇头,仿佛真的没恨过。
苏霜笑了笑,并不相信。“你一定很恨我。当初为什么抛弃你。为什么抛弃的是你而不是你哥。”
王源极力忍住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紧紧揪住自己的袖角。是,他一直想问她,为什么,为什么对哥哥这么好对自己却永远冰冷的样子。
苏霜垂下眼睛,仿佛下定了决心。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

楼主 雨歇微凉222  发布于 2015-08-01 11:04:00 +0800 CST  
二十年前的苏霜是远近闻名的美女,自然不乏追求者。
当时她只看中了王俊凯的父亲王逸霖,迅速的嫁给他生下王俊凯。
王逸霖当时是一名船员,经世界各地的走,工作也有一定危险。
在王俊凯三岁那年,王逸霖又要远行,两人经过一夜缠绵,恋恋不舍的分开了。谁知过了不到两个星期就传来他暴毙身亡的消息。
传来消息的第二天,对苏霜垂涎已久的王克杰趁她失魂落魄的时候,就把她强暴了。
苏霜忍辱负重,为了王俊凯没有选择自杀,谁知后来竟发现自己怀孕了。她不清楚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便动了打掉的念头。
王克杰死活拦着她,发誓要照顾她们母子三人。当时的王俊凯生了肺炎急需用钱,她迫不得已嫁给了他。
后来,王克杰去世,她带着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根本活不下去,只能抛弃一个。
一直以来,苏霜看到王源就想到被强暴的那个夜晚,所以几乎是头也不回的把他丢下。
带着王俊凯辗转各地,最后来到B城,却意外的发现了王逸霖还活着。王逸霖早前回家找过她们,也以为她们都不在了,于是留在B城发展,下海成了商人。
十年生死,一夕相逢。
苏霜把那段屈辱的过往埋在心底,没有告诉他王源的存在,也没有告诉他自己做过抛弃儿子的事情。
接着就有了千玺。

楼主 雨歇微凉222  发布于 2015-08-01 17:53:00 +0800 CST  
“源源,你能原谅我吗。”
王源几乎晕了头,懵懵地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原来不是他的错觉,一直以来,母亲都在厌恶他的存在,他是她的污点,是她想要逃离的噩梦。
妈妈,从来没有爱过他。
王源曾侥幸地想过,也许母亲另有隐情,但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出生就是一个错误。
所以,他的人生本来就不该存在,才会走得如此步履维艰。
“源源,我需要你的几根头发去做DNA亲子鉴定。”王源茫然抬起头来,她接着说,“我希望你是逸霖的儿子。”
王源恐慌了。
他害怕,害怕自己不是,那样自己都要恶心自己的存在。他不是被强暴后生下来的怪胎,他不能是。
王源几乎是抓起书包夺门而出,一路上像是拼了命一样奔跑。
他要回家,他还有爸爸。爸爸在等他。

楼主 雨歇微凉222  发布于 2015-08-01 17:54:00 +0800 CST  
王源跌跌撞撞地穿过人群,脑子里一片空白。他只想着回家,尽管破破烂烂却给过他太多温暖的家。
王源走到巷口,突然发现家门口挤满了人。王源脑子嗡地一声像是被雷炸开,不,不可能!
没命地冲上前去,奋力拨开人群,屋子正中间的一张白布赫然映入王源眼中。
突然失了所有力气,王源差一点跌落在地。他像是傻了一样,只是木木地站着,不敢上前一步。
邻居大爷上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本来是要借东西的,没想到……孩子,别太伤心了。”
王源听不到任何声音,迈开腿走近,手拼命哆嗦着,掀开白布。
这一定是在做梦,一场噩梦!
王源猛地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强烈的刺痛袭过,他终于“哇”地一声大哭起来,“爸爸!”
紧紧搂住着男子已经凉透的身子,王源几乎用尽了所有力气哭喊,“爸爸,你睁开眼睛,说话啊,爸爸!……”
听着少年哀戚的嚎啕,在场的人都不忍地转过头去。
夜,是无尽的黑。迷路的人最终没能等到黎明。

楼主 雨歇微凉222  发布于 2015-08-02 07:03:00 +0800 CST  
苏霜在中学时代就是出了名的美女加才女。爱憎分明,性子淡漠又热烈,个性反叛直接。
当初爱上身为穷小子的王逸霖,和父母反目,毅然地奔向他的怀抱。在苏霜心里,她的爱情一定是轰轰烈烈揉不得一粒沙子。
苏霜本就是烈性女子。所以,王源就是她爱情里容不得的那一粒沙子。
虽然为了年幼的王俊凯向现实低了头,可是王源的存在无时不刻提醒着她这段爱情早已不再纯洁。
苏霜极力想洗去这个污点。所以,在抛弃王源的时候,她冷漠决绝。
岁月总是能把坚硬的心打磨柔软。苏霜总要为年轻犯下的错付出代价。这些年来,她食不知味,寝不能安,总在挂念着被抛弃的王源。
幸福的日子让她更加有负罪感。她的一个孩子还在外面受苦,不知生死。有了千千之后,更多激发出来的母爱让她一想起王源就歉疚得要死。
她夜夜失眠,不敢跟枕边人讲。王逸霖同样是有精神洁癖的人,倘若他知道这一切,知道自己一直奉为传奇的神圣爱情如此不堪,他的女人是一个狠心弃子的母亲,她有什么脸去面对他。错过开口的机会,时间越长就越不敢讲。
自从她重新遇见了王逸霖,她就相信,一切都是因果轮回。见到王源的那一刻,她更加坚信这一点。
苏霜现在唯一的祈愿就是王源是她和王逸霖的孩子。她渴望得到王逸霖的原谅,也渴望王源回归家庭。
就在她辗转难眠的时候,电话响了。
“我可以做亲子鉴定,你给我钱。”干哑到几乎撕裂的声音从话筒里响起。

楼主 雨歇微凉222  发布于 2015-08-02 07:44:00 +0800 CST  
屋里没有开灯,静得吓人。体力透支的王源倚墙坐在地上,脸上还挂着没干的泪痕。再也没有力气喊叫,世界孤独得只剩他一个人了。
被母亲抛弃厌恶,他总想着还有爸爸在,他还有家,他还有人爱。
现在,他真的只剩下一个人了。从此再也没有人给他抻被子,没有人给他做好晚饭等他放学,没有人和他说话聊天了。
又一次无家可归了。
他以前不甘心,为什么他王源命就这么贱,为什么就要他受尽人世颠沛流离之苦。现在,他认命,命运于他何止残酷。
他爱的人厌弃他,爱他的人离他而去。那么,是野种好像也没什么所谓的了。反正再也没有一个人在乎了。
王源从地上爬起来。他要安葬父亲的遗体,他需要钱。
茫然失措地走到电话亭,拨通了女子的电话。
你要怎么折腾都随你的便。给我钱。

楼主 雨歇微凉222  发布于 2015-08-02 07:45:00 +0800 CST  
早晨的天气冷得似乎都能呵气成冰,初冬的浓雾还没有散去。
王源孤零零地站在电线杆下,单薄的外套皱皱巴巴地挂在身上,已经呆了半个多小时。
他望着远处来来往往的车辆,裹了裹脏兮兮的衣服,试图温暖早就冻透的身子。
“源源。”苏霜穿着深棕色的貂裘大衣,从红色宝马里走出来。
“对不起,路上有点堵,妈妈来晚了。”
说着自然地想去摸他的头,可一伸出手苏霜就后悔了,王源头发已经脏得有点打绺。她的手顿了顿,拐了个方向轻轻拽了拽他的袖子。
王源不是没有注意到,他咬咬嘴唇,把裹在袋子里的东西生硬地递到她面前。“给你。”
苏霜接过来,意识到刚刚有点过分的行为,尴尬的笑了笑,“卡里有五万块钱,你先用着。密码是你生日。”
王源接过来。转身就要走。
“源源。”王源停下了脚步。
“你不去上学吗。”苏霜看他没有背书包,本来寒碜却整洁的衣服此刻却又脏又皱。
“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苏霜担心地询问。她偷偷地跟去看过,知道他有一个相依为命的爸爸,她担心他对他不好。
王源回过头,突然笑了。他回过身来,“我去上学啊,你顺路送我吧。”不是没有看到后座上千千扒着小脑袋往这边瞅的样子。
“这……”苏霜没料到一直软性子的王源会问得如此尖锐,愣了一下,气氛僵硬得吓人。
王源早就料到,也不再多说,转身就走。
没走出几步,身后传来悦耳的童声,“妈妈!”
“千千你怎么下来了…”
“那个哥哥是谁啊?”
“哦,是妈妈朋友的儿子。来来,快上去,感冒了怎么办,都没穿大衣你这孩子……”
王源听得真真切切,手里紧攥着银行卡,头也不回的走开。

楼主 雨歇微凉222  发布于 2015-08-02 15:50:00 +0800 CST  
郊外的墓园里,淅沥地下着小雨。枯草长了半人高,在冬天的风里撕扯着。
王源在邻居的帮助下置办完了父亲的丧事,大家都陆陆续续的回去了。他一身黑衣,坐在爸爸墓碑前,眼神空洞。
给爸爸买墓碑置办丧事,五万块根本不够。王源在邻居的帮助下把房子抵押给了一位开发商,才算凑齐了钱。
学校那边没有请假,连续旷课三天,估计是回不去了吧。爸爸走了,书也读不成了。
天快黑了,守墓的老奶奶走过来,“人过一辈子,都有走的时候。孩子,回家吧。”
王源抬头,雨水顺着发梢淌在脸上,“我没有家了。”神情狼狈得像被丢弃的人偶。
现在,他根本不知道要去哪里。他茫然的看着夜色降临,远处几点灯火摇曳。

楼主 雨歇微凉222  发布于 2015-08-02 20:54:00 +0800 CST  
三天后。苏霜取到了检验单,满心的期待霎时被浇了个透心凉。
苏霜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医院大门,又是怎么回的家。千千和她说话,扑到她怀里,都没有知觉。
王俊凯走过来,“妈,你看起来不太好,不舒服吗。”
苏霜看看他,目光凄迷,“小凯,你想不想你弟弟。”
“我不就在这里吗。”千千挠挠头,不解地看着突然变了脸色的王俊凯。
王俊凯知道妈妈说的是王源。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压在心底不敢触碰的回忆。
他记得那天早上小源源在被窝里偷偷把脑袋凑过来,神神秘秘地咬着耳朵,“哥哥,我给你带礼物回来哦。”问他去哪儿他只是一个劲儿呵呵地乐。
王俊凯也没管他,就去上课了。之后就再也见不到了。
他恼过,疯了一样找过,有的时候他恨不得想,自己是被抛弃的那个。
有的时候他做梦,梦到小小的王源过来牵他的手,哭着喊好冷好饿。惊醒之后总是满头大汗,他甚至在想王源是不是已经不在了。
王俊凯意识到什么,“妈,你,你找到他了?”
苏霜点点头,“交安街禄槿胡同143号。”
王俊凯几乎是跑着冲进了雨里。
苏霜关上房门,拿出纸笔,秀美的侧脸泛着柔和的光。

楼主 雨歇微凉222  发布于 2015-08-02 20:58:00 +0800 CST  
逸霖。
还记得你给我写过的唯一一首诗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一直以来,你非我不可。以为我不在了,你独自一人整整七年,直到我和小凯出现在你面前。
你跟我说,谢谢上天,没有让你孤独终老。你这辈子只要苏霜。
可是苏霜在这几年里却早已满身风雨。她被糟蹋了,还生了一个孩子。后来活不下去,就把这个孩子抛弃了。她还欺骗了你整整八年。
这样的苏霜你认识吗。
我没有脸见你,你也永远不会叫醒我了。我愿意偿还我的罪孽,也请你把那个说过至死不渝的苏霜忘了。
他生莫做有情痴,我负了你,也负了我们的爱情。
我从来没有开口求过你什么,逸霖。我求你,收留我这个孩子吧,他没有错啊。
我爱你。
清隽的字体在纸上流淌,苏霜放下笔。
打开抽屉,拿出安眠药。再也不用夜夜失眠,不用抑郁到要求助治疗了,终于解脱了。

楼主 雨歇微凉222  发布于 2015-08-02 22:35:00 +0800 CST  
王俊凯疯了一样跑出去,开动车子去寻他八年未见的弟弟。
当在王源邻居的带领下来到墓园的时候,王俊凯的心狠狠地揪紧了。
墓园四下很安静,死一样的沉寂。王俊凯慢慢的寻找着,终于听到了极其细微的呼吸声。
他低下头,看到松树下小小蜷成一团的黑影,在孤冷的灯光下躺在石板凳上沉睡着。小雨还飘着,少年单薄的孝衣早已经湿透。
王俊凯屏住呼吸,一步一步像是有千斤重。
走近看到少年消瘦的侧脸,居然是那天被围殴的男孩儿,居然是他的弟弟。王俊凯给他撑着伞,少年打了个寒噤,更加用力的缩起身体。
王俊凯几乎哽咽,张开口试着唤他,“源源,源源?”
王源仿佛听到有人叫他,他想要吃力地睁开眼睛。像是哥哥的声音呢,一定又是在做梦,为什么头好沉,好累。
王俊凯看他毫无反应,俯下身,王源像是没有生命的物体,脸色在灯下苍白得吓人。王俊凯心疼得都要皱起来,这是他的弟弟,以前活蹦乱跳的小天使啊。
他轻轻的将王源抱起来,差点用力过猛,怀里的人儿居然轻得像一张薄纸。
他胖乎乎的小奶包去哪里了,王俊凯再也按捺不住,大滴大滴的眼泪砸在王源脸上。
怀里的王源动了动睫毛,嗯,好温暖的感觉,难道爸爸要来接我了吗。

楼主 雨歇微凉222  发布于 2015-08-02 22:46:00 +0800 CST  
入眼一片白色。王源睁开眼睛,发现手上正打着点滴。
“病人是重感冒,而且有严重的胃病,还有长期营养不良导致的贫血。”听到门外传来医生的声音,王源拔了针头想要走下去。
“怎么下床了?”推门进来的少年让王源愣住了。王源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王俊凯走过来,皱了皱眉。王源顺着他眼睛的方向看下去,原来是自己的手因为拔了针没有揉压,正在淌着血。
“为什么拔了针头。”王俊凯拿起纸巾走到面前,俯身给他轻轻擦拭,按住了流血的针眼。
王源下意识地要缩回手,王俊凯抬头瞪了他一眼,“怎么不说话,哥问你呢。”
淡淡的语气,没有重聚后的泪流满面抱头痛哭,王源却在这几句平常话中一下子卸下了防备。
王源任由他扯着手,眼眶开始泛红起来。“我不知道谁送我来的医院……”接着又嗫嚅道,“我怕付不起医药费~”
王俊凯强压住泛上来的酸楚,硬了硬语气,“那也不能就胡乱拔了针,该打。”说着腾出了手,王源条件反射地闭上了眼。
谁知王俊凯只是微微蹲下,将他打横抱起。
王源吃了一惊,羞赧的要去推他。王俊凯低头冲着怀里的人笑,“还和小时候一样,胆小鬼。”
轻轻的将他放到床上,盖上被子。王源定定的看着帮他掖好被角的少年,觉得又像是做了一个梦。
“哥,你…你都知道了?”王源试探着询问。
“嗯,妈妈都告诉我了,都怪哥当时没留意。”
王俊凯搬了把椅子在王源床边坐下来,“下雨天也不知道躲雨,这么糟蹋自己的身子,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
回家,哥哥说回家。
王源再也忍不住,眼泪一倾而下。
王俊凯看着床上瘦弱的少年哭得歇斯底里,鼻尖泛酸,只是紧紧的握住他的手,
“相信哥,从此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楼主 雨歇微凉222  发布于 2015-08-03 14:00:00 +0800 CST  

楼主:雨歇微凉222

字数:91838

发表时间:2015-07-31 17:2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8-20 22:33:52 +0800 CST

评论数:593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