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契约偶像(现代、 "师徒" 、"成长")

【原创】契约偶像(现代、“无良师父”ד单纯徒弟”、“成长”、娱乐圈)
标题想要打完整真的好艰难啊!
不过为什么都要加上引号呢?
因为大概不是什么正经师父、也大概不是什么正经的成长吧!



楼主 花薰風  发布于 2018-01-19 05:59:00 +0800 CST  
【先甩点儿台词引诱一下喜欢偶像文化的同类】

“艺术工作者才是为艺术而生,而偶像,是为粉丝而生。”

“搞艺术的人才会贩卖艺术和作品,idol可是个贩卖梦想、努力和希望的职业。”

“只想纯粹专注于作品,觉得关注fan的想法是不务正业的,我劝你好好提升自己的实力,趁早转行!”

“啊,不过恕我直言,你们要想当演员或者艺术家,那可真没多大希望,至少目前来看是这样。”

“而且,没有职业自豪感的家伙,到哪儿都赢不了。”

“我要打造的可是专业的正统偶像,不够专业的家伙迟早会被淘汰抛弃,我劝那些人赶紧滚蛋,莫要浪费青春,这可是忠告啊忠告!”

……



楼主 花薰風  发布于 2018-01-19 06:02:00 +0800 CST  
简介:
这个时代,人们总是无端感到孤独、彷徨、不安,idol的存在是必要的,这一职业也不过是应运而生,因为每个人都在心底渴望着梦想和希望。

这是一个无良制作人带领一群彷徨少年一起奋(造)斗(作)、寻找人生价值的故事。
养成系,且看黑心大佬如何调(祸)教(害)纯真少年。
嘴炮呛人,强行摧毁三观,耻度极大(注意,是“耻度”,不是“尺度”)!
So,慎入!学坏了可不要怪我哦~
人物太多,名字就先不提了。

楼主 花薰風  发布于 2018-01-19 06:06:00 +0800 CST  
先圈一发好友,感谢大家这一段时间的支持和鼓励

楼主 花薰風  发布于 2018-01-19 06:13:00 +0800 CST  
【第一章】

夜晚,繁华的街头,灯红酒绿。
工作日也无妨,纵使霓虹灯逐渐黯淡,这里也一如既往地热闹非凡。
“Tiger!Fire!Cyber!Fiber……”
会场内热火朝天,台下粉丝疯狂地打着MIX,震耳之声欲将间奏掩盖。台上一群女孩整齐卖力地甩动着短裙秀发,脸上闪烁着只属于夜晚的光亮。
“真要走?你舍得?”一个染着黄色卷发的男人,摘下口中的香烟,眯起眼吐着烟圈。
旁边的黑发男人捂着鼻子干咳两声,委婉而又故意地表露了自己的不满,可惜对方并不在意这些,甚至还理直气壮地说道:“燃不过五分钟的,不爽你就先受着呗!”
无奈,男人翻着白眼,“嗯”了一声。
方才可是连拳头都举起来了,却也不过是在那人面前晃了晃,便轻笑着放下。和老友的最后一面,还是和谐至上为好。
“反正失败了也没什么,就当是青春被狗吃了……”他戏谑地笑着,倏尔,朝会场入口看了一眼。
仅仅只是一眼而已,他很快便转过头来,将手插进西裤口袋:“那些女孩,以后就交给你了。”
“换上正装就会说人话了?”“黄发卷毛”伸手戳了戳他的垫肩,“不等结束了道个别?”
黑发男人笑了笑,径自转身,背着身子朝身后挥挥手,头也不回地阔步向前。
“你可别让整个候机大厅的人都怀孕了啊!”“黄毛”咬着烟头,冲那背影开着得不到回应的玩笑。

楼主 花薰風  发布于 2018-01-19 14:44:00 +0800 CST  
这篇文我要慢慢更,我想把文笔练练。
不要像上一篇一样,太急于表达,结果快把自己卡死了

楼主 花薰風  发布于 2018-01-19 14:51:00 +0800 CST  
S市郊区的清晨,桂花树上鸟鸣阵阵,空气中透着沁人心脾的清香。
琳琳穿着粉色运动短袖,在办公楼下的广场前打了套太极,这会儿正深吸着清甜的空气。
“真是凉爽啊!”她活动着脖子走进旋转门,冲里面穿着蓝色运动衫的男子甜甜地笑着,“宏,今天我们两个也要好好配合啊!”
“那当然!”被叫做“宏”的男子打了个响指,爽朗地笑起来,修长的手指在下颔处比了个“V”。
“不过,来应招的人长得帅不帅可不是我们能做主的。”余光无意间瞟到楼梯拐角,宏的笑容渐渐淡去,“我们只负责不错过任何一个脸还不错的,把人送上楼去。”
“李叔不是也说了吗?做好我们能做的就可以了。”琳琳拍了拍宏的肩膀,微笑着安慰道。
“也是啊……”被美女安慰了,宏没有理由不恢复笑容。
楼上那人的话语,以及身旁的美女搭档,总是让人充满干劲,作为一个“娱乐公司”的“星探”,他很满意自己的工作。
不过为什么“娱乐公司”和“星探”要用引号呢?
来这里已经有一个月了,整栋楼里除了清洁工,宏好像就没见过其它工作人员……楼上那人也只让自己和琳琳管他叫“叔”,而不是“老板”、“经理”、“总裁”之类的,真的是神奇得紧。
虽然是正经注册的,这个月的工资已按时发放,平时也没任何有违合约的地方,但这真的算是个“公司”吗?另外,哪家公司会让员工穿着运动服工作?虽然上面印有公司的logo,但哪家公司又会把运动衫当工作服?
说自己是“星探”,也仅仅是因为没有其它匹配的职业名词,难不成要说自己是“看大门的”或者是“前台接待”吗?
实在太不可思议了!这些问题他已经思考半个月了,依然未果,于是他坐回前台,直盯着电脑屏幕,托腮继续沉思。
也不知该说这是“过分专注”还是“严重走神”,有人推门而入他都没有发现。
“喂!快拿张申请表!”琳琳拍了拍宏的肩膀,这个人怎么又“成佛”了?她忍不住吐槽,“我们都在前面说一大会儿了,你怎么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抱怨归抱怨,工作还得继续,琳琳在接过申请表时,侧了身子低声问道:“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宏抬头看了看,大厅角落的沙发旁站着个身着黑色短袖牛仔裤的少年,他也正朝这边看着,那张未经修饰的脸配上天然柔顺的黑色短发……说实话,还真的是很不错。
“不错。”单单就相貌来说,宏不得不这么评价。只是不知为何,他总觉得那少年的眼神有些阴沉,尽管乖巧的发型尽显着少年人的阳光。
或许只是一大早就赶着过来,这会儿有些累了吧……“公司”的位置可确实够偏的,作为本地人的自己都不得不选择住在公司,经不起早晚来回的折腾……宏自我安慰着。
那少年确实很好看,只要他和琳琳都觉得颜还可以,就可以把人带上去。
已经是第三天了,终于来了一个两个人都认可的面孔,他着实是不想再提出什么异义了。况且,李叔还会亲自面试筛选呢!

楼主 花薰風  发布于 2018-01-20 08:39:00 +0800 CST  
奇葩的“娱乐公司”出现啦!
算不算粗长

楼主 花薰風  发布于 2018-01-20 08:40:00 +0800 CST  
琳琳微笑着招呼他坐下,温柔地递过申请表和碳素笔。
那孩子低声道了谢,却紧握着笔杆,迟迟不见动笔。
“如实填写就好,不会涉及隐私的。”琳琳轻声说道,“申请和面试不过是我们两方互相选择的途径,互相适合才是最好的,没有必要伪造隐瞒什么。”
少年点了点头,再次低声说了句“谢谢”,下笔在“年龄”这一栏稳稳地填上“16”。
“哇!你好小啊!才16岁!”琳琳不禁惊叹出口。
虽然招募条件上写着年龄要在16岁至20岁,但这两天她所见到的,多数都是19到20的大学生。这几天都是工作日,那些未成年人应该是正在学校上着课呢!
昨天见到一个17岁的,原本就已经够吃惊了,没想到今天来了个年纪更小的!
这声惊呼成功将宏招了过来,不过他可不是被年龄惊到的,而是自己这位美女搭档太一惊一乍了,他打算过去提醒她稍稍注意下形象。
“16岁也不小了,国外很多上初中的都出道了,不稀奇。”
“你说的那些国家啊,十几岁还允许结婚生子当爸妈呢!环境不同你瞎.比.较.什么?”琳琳迅速反驳过去,堵得宏无话可说,讪讪在沙发一角坐下。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宏也将目光转向那个“16岁”,不巧刚好看到他正对着“应招原因”那一栏紧锁眉头。
“你为什么要来参加招募,如实写上就好。”他稍稍停顿,回想着李叔说过的原话,认真将其传达,“哪怕仅仅只是想要出名而已,这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请务必如实填写,只是为了了解你的性格和想法,方便日后尽可能安排匹配的工作。”
“我不是想要出名……”少年低着头,闷声道,“只是因为……没有其它的事情可以做。”

楼主 花薰風  发布于 2018-01-20 19:03:00 +0800 CST  
这话说得……那意思就是干不了别的才来这儿的?把这儿当什么了!
宏很想朝这臭小子脸上来一拳,可他的情绪控制力偏偏要比琳琳强太多,握紧的拳头并没有举起,深吸一口气,以劝说的语气,语重心长道:“没事儿干就滚去上学吧!”
“上学得花钱。”少年流畅地填写着应招理由,头也不抬地低声道,“来这儿的话,包吃包住有保险还有补贴拿。”
这孩子真是……从他刚才坐下来开始,就在不停地带给人“惊喜”,他是不是把这儿当慈善机构了,难道是自己刚才没说清楚?琳琳打算再强调一些事情,关于享受“包吃包住有保险补贴”的待遇需要付出些什么,却不巧被搭档打断。
宏俯下身子,单手撑着桌子边沿,冷笑了一声:“所以,你是打算来这儿当蛀米虫?”
“嗯。”那家伙果断地点了个头。
“小朋友,这么直白不好吧!”琳琳差点儿笑出声,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啊!
“当蛀米虫不行吗?”少年停了笔,抬头看着琳琳,认真地说道,“不是有句话叫‘存在即合理’吗?蛀米虫会生存在这个世上,自然也有它的意义。”
这回答让琳琳一时怔住,她并没有心思去细细琢磨这话哪里有毛.病,只是,她看到那孩子抬起的眼中,隐约带着水汽……
站在少年身后的宏可不一样,听到有人一本正经地说出这种混.账.话,气得想跺脚。
这人到底是故意还是有病啊!哪有人面试敢这么说!仗着脸好就可以为所欲为?宏在心底暗骂着,溢出口的却只有一声冷笑。
他起身拍了拍这混小子的肩膀,准备礼貌地将人送出大门,却不料耳边传来李叔的声音。

楼主 花薰風  发布于 2018-01-21 09:20:00 +0800 CST  
哈哈哈哈哈,忍不住笑出声


楼主 花薰風  发布于 2018-01-21 10:24:00 +0800 CST  
“让他看清合约内容,能接受就让他上来。”
宏压了压耳麦,快步朝墙边走去,抬手一推,原来这里还有个隐形的房门!
暗室的隔音效果不错,宏终于放开了情绪:“李叔,你不觉得这人脑子有点儿问题?”
“他看起来不像是智.障嘛!脸长得还真不错。”耳麦那头的磁性声音显得很是随性。
“我是说性格方面,他绝对是故意的!一点儿诚意都没有!”
“人是可以改变的,就目前来说,脸能让你俩同时看过眼就够了。”随性的声音突然停顿,“怎么,你不相信我?”
“不是不是。”宏急忙否认。他只是不能想象把这样的奇.葩招进来,后果会有多麻烦。
“反正我会亲自把关再筛选的,况且,撑不够半年,要赔违约金的是他,我们赔不了的。”
这么一想,好像确实没什么。宏从里面拉开门,看到琳琳正在往文件夹里存放申请表,便径直走向还坐在沙发上的少年。
“喂!你填表之前,听清她跟你解释的注意事项没?”宏指了指桌子透明玻璃下压着的纸张,继续道,“看到这里没?签约之后,半年之内,你的一切活动都得听我们安排,平时连集训部的门都不能出,否则是要付违约金的!”
宏一口气交代完,这到底是想让这家伙知难而退自己.滚.蛋.呢,还是针对前面回复“无事可做才来这里”的报复,过后他自己也想不明白。不过这会儿,话刚出口他就后悔了——干嘛说这么多?这种混小子就该让他吃点儿亏长长教训!
“谢谢。”少年竟然起身朝他鞠着躬,“我都清楚,我不会跑出去的。”
突然转变的礼貌态度,终于也让宏怔住,直到意识到这孩子得不到回复就不打算直起身子,才急忙将人扶起。
“跟我来。”他叹了口气,轻声说道。

楼主 花薰風  发布于 2018-01-21 17:24:00 +0800 CST  
【第一章End】
核心人物算是都登场啦!
字与字之间的“.”是为了防止“合蟹”,有几楼消失了,就是因为出现了星号,我自己删掉重发的。

楼主 花薰風  发布于 2018-01-21 17:27:00 +0800 CST  
第二章

在二楼的尽头处轻叩房门,里面随即传来一声爽朗的“请进”。
“叫什么名字?”穿着休闲短袖的男人将衬衫搭在靠背上,随和地站起走上前来。
少年从进门起就迅速扫视了办公桌上的一切,最先入眼的便是桌边印着“李研介”的三角会议台牌。
意识到这也算是面试的环节,他扬了扬嘴角,努力让自己微笑起来,朝那人鞠了一躬:“李总好,我叫刘廉。”
“榴莲?”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这种水果,惊于孩子父母取名的随意。只不过宏这人嫩了些,站在那孩子的身后却没有憋好笑声,尽力紧闭的口中还是发出了“噗嗤”声。
男人看了看宏,眼神中并没有责备,只是暗暗示意他先出去。
宏很快会意,带上门的那一刻他就开始反思自己的过失,为什么今天没看申请表就把人带上来了呢?好歹也得提前知道自己带上来的人叫什么啊!
一定是被这混小子给气晕的!宏握了握拳头,暗下决心绝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就算李叔没有指责教训,一直自诩自律的他也是不能容忍这种低级错误的。
门外的宏深吐着气调整心态,房内的男人坐回办公椅,看了眼电脑屏幕上琳琳传来的申请表扫描文件。
“没有其他事情可做才来这里的,有意思……”研介脸上显出意味不明的笑意,借着屏幕的遮掩继续道,“不上学也可以去打工嘛,你已经满16了。”
刘廉盯着屏幕背面,庆幸对方也看不到自己,低着头咬了咬下唇:“打工做不好,老被骂……”
只一句回答,便让额头和手心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他依然庆幸对方一直隐于屏幕之后。
“那在这儿就能做好了?”研介反问得甚是平静。
“我以前经常参加学校表演。”他微微上前一步,声音显得有些紧张,“唱歌不算太差,跳舞也稍微会一点儿……”
“可以展示一下吗?”研介终于抬起头来,眼神中有了些许期待,“两三分钟,先跳后唱。”

楼主 花薰風  发布于 2018-01-23 20:48:00 +0800 CST  
没有背景音乐,刘廉自己拍手打着节拍,跳了不到一分钟便不好意思地自动停下:“可以唱歌了吗?”
李研介点了点头,刘廉试图从他的眼中看出些情绪或者想法,却以失败告终,只能闭了眸调整着呼吸,唱出节奏明快的流行歌曲。
“好的,可以了。”研介随着节拍,在一段过后平稳地打断,“歌还行,在调上,舞就有点儿太凑合了。”
“我不能通过吗?”他紧张地问道,脖子后面有两股汗水落下,滑得后背痒痒的,手攥握得更紧了。
“通不通过不是看这个,就算你现在唱歌跳舞都不会也无所谓。”研介浅笑着起身,“都可以学嘛!只要肯学能吃苦,这都不是问题。”
少年急急点头,似是在这方面对自己很有信心。
“我需要再确认一下……”研介走上前去,微俯着身子问道,“你确定能接受那些要求?”
“嗯!”刘廉果断地点了头,紧接着补充道,“半年之内要在训练营训练,所有的活动都要听公司安排。”
“这个‘所有’可是包括吃饭睡觉的。”
“嗯,我明白。”
“每天只管晚上的一顿。”他将两手插进裤子口袋,“那两顿是不管的,而且,禁止食用早饭和晚饭,一经发现就会有处罚。”
这倒是招募海报和那位姐姐都没有提到过的,刘廉一时愣住,不过他很快便反应过来,这大概是为了保持身材吧,据说很多明星为了减肥都吃得很少。
“可以喝水吗?”他抬头问道。
“放心,不会让你渴死的。”
“也会有保险的,是吗?”
“那当然,我们可是正规公司。”研介笑了笑,后退一步虚坐在办公桌上,“还有其它疑问吗?”
眼看这孩子正在锁眉细思,研介拿起桌子上放着的台牌,翻弄着自行补充道,“怎么不问问违约的后果?”
“我不会违约的。”这声音不算大,却足够坚定。
“那最好,不过我还是好心提醒一下。”他将台牌一抛一接地玩弄着,视线直跟着台牌上下来回,声音也随着台牌的起落而有节奏地连停。
“一旦签约,这半年就必须在这里参加训练。”
“中途退出就是违约,需要赔偿违约金。”
“半年后会有筛选,通过的才能留下进行第二阶段的培训。
“被淘汰的,就可以直接离开了。”
“怎么样?”他接住台牌轻放在桌上,视线终于落在了这孩子的眼睛上,“有信心留到半年后吗?”

楼主 花薰風  发布于 2018-01-23 20:49:00 +0800 CST  
刘廉摇了摇头,倏尔迅速补充道:“不过,这半年我一定会在!”
看来是自己也不清楚,研介笑了笑:“下周六开始试培训,早上八点之前到这里。给你三天时间去感受,能接受就可以签了这半年的约。”
“那现在呢?”
“可以回去了。”
“哦……”那神色写满了失望,可他也只是咬了咬下唇内壁,低声说着“谢谢您。”
“下周六不能按时到就算弃权,今天的面试你通过了!”
———————————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
“爸!爸!”激动的呼喊声吵醒了正在熟睡中的人,“寄生虫的存在也是有意义的!下周我会证明给你看!”
“那就等你,下周拿到,嗝!钱再说吧……”躺在床上的人懒懒地翻了个身,嗝出了浓浓的酒气,“你要是不存在,嗝!该有多好啊……”

楼主 花薰風  发布于 2018-01-23 20:50:00 +0800 CST  
【第二章End】
偷偷发了一章,花某人勤劳cry啊!
大家猜猜谁是主角?
还有,谁是本文第一帅?(Sexy花除外,花花自然是第一帅,毋庸置疑,那么除了本花之外呢?谁最帅呀大家来猜一猜~)

楼主 花薰風  发布于 2018-01-23 20:54:00 +0800 CST  
第三章

终于到了试训的那天,刘廉起了个大早,特意换了套干净整洁的衣服——一条灰白色的纯棉短袖和另一条牛仔裤。
真是对短袖和牛仔裤有着很深的执念啊!再次见到刘廉的琳琳在心中感慨着,不禁打了个冷颤,今天可是降了温的,这孩子就不能穿个长袖或者外套过来?
罢了罢了,年轻人都是不怕冷的,况且今天的怪事也不止这一件。
比如说今天一大早,这栋楼里就突然多了不少人,如果不是他们也穿着印有公司logo的服装,并且携带了楼上某间办公室的钥匙,她和宏就要误以为这是来砸场子的了!
那简直是蜂拥而至啊!早上七点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从哪儿赶来的,二三十个人突然间就一起涌了进来,有边说边笑的、有吊着嗓子的,还有滑着太空步的……总之就没几个是正常走路的,但却没一个蹦哒蹦哒被旋转门卡着的,“大部队”顺利有序地无视这两个“星探”直接朝楼上去了。
琳琳和宏按着对方的肩膀,互相安慰着“要冷静、冷静、再冷静!”李叔昨晚可是交代过的,说是培训老师和其它工作人员今天会来。可纵使提前知晓也断不会料到这种场面,这群人也太……就不能分散着来?
十几分钟之后,这两周“通过面试”的应招者陆续赶来,除了那个叫程枫的男孩六点就在大门外候着了,也没有来得太早的。
不知不觉到了八点,研介磁性的声音准时出现在了两个人的耳麦里。
“让已经来的上四楼,有老师在等着。你们俩继续在下面呆着,再有拿着‘试训卡’来的,想办法哄走就行,不接待。”
“这样真的好吗?错过人才怎么办?”琳琳倒是很为公司着想。
“毕竟我们是没有名头的新公司,不被认可、不被敬畏也是正常现象,来不了的就是缘分未到,没必要强求。”
琳琳还想说什么,却被宏抢先回复了“明白”。
“如果你是老板,有人求职面试迟到了,你心里会爽?”宏拍了拍琳琳的肩膀,劝她不要再多说什么。

楼主 花薰風  发布于 2018-01-25 21:19:00 +0800 CST  
于是两人也只能将这四十多个男孩送上楼去,可一转身就看到有人顺着旋转门进来了。
“抱歉啊!来得晚了……”又是一个穿着灰白色纯棉短袖的,“打的的车胎刚出市区就突然破了,临时换车等了一阵子……实在是抱歉。”
眼看来人满头大汗的,又是道歉又是鞠躬的,琳琳有些心软。
毕竟只晚了两三分钟,好歹也算是自己亲自挑选出来的人,对着那张帅气的脸,琳琳实在不忍心拒绝……
“晚了就是晚了,我们口头提醒过,试训卡背面也明确写了,所以,我们也很抱歉。”宏不卑不亢地还了对方一个“抱歉”和鞠躬。
“真的不能通融一下吗?”那孩子不好意思地涨红了脸,却还是尽力扯了个笑。
“规定就是规定,实在很遗憾,祝你在其它的事情上获得好运。”
“好吧……”他无奈地笑了笑,“那打扰了。”
然后,微微鞠身出了大门。
“唉……”琳琳长泄一口气,“幸亏有你啊!刚才我完全都不知道要怎么办。”
“按规矩办,最简单最实用的原则,那话是真是假咱也不好判断啊!”
确实,按规矩来够实用够简单,不过这也要分人,后面再来的那些家伙就没这么好打发了,个个对于“耍大牌”无师自通,甚至还有带着家长来壮势的,可把两个人气得够呛!得亏是俩人配合得好,总算是都把人给“撵走了”!
终于到了午饭时间,楼上开始热闹起来,那群男孩一窝蜂似地跑了出去,估计是都饿坏了。
“上午辛苦你俩了,再撑一个半小时,等这群孩子吃完饭回来,我请你们吃饭去。”原本就很好听的声音,这会儿在耳麦中显得更胜天籁,“菜单发过去了,你俩可以先点菜,随便点,不要客气。”
就冲这句话,两人瞬间感觉上午受多大气都值,激动地击了七八次掌,手掌发红了才去围着电脑屏幕看起菜单。
“那个,打扰一下……”正当两人商量着吃什么的时候,刘廉突然出现在前台,“不是说会管饭,而且,只能吃晚饭吗?”
“这三天不是正式的啊,好好珍惜最后这段能一日三餐的美好生活吧!哈哈哈哈,以后可就……”正在嬉笑中的琳琳骤然停下,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惊讶地问道,“你那天没问李叔?听到这么苛刻的条件,你就这么……随便地接受了?”
刘廉被问得一愣,难道还可以讨价还价?
“对于突然转变的饮食习惯,你竟然都没想着要去争取一下缓冲期,也不问问试训期是不是也只能吃一顿?”
“其他人都问了?”
“人家都背着吃的呢!昨天之前,这儿可是外卖APP都用不了……说起来,你出门怎么也不背个包?”
他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没有什么好拿的。”
“不过还好,今天刚开业了一家饭店,你可以去吃点儿。”
“那晚上可以回家吗?”
“你还真的是什么都没问啊!”琳琳无语极了,不过她现在心情很好,索性好人做到底,“下午是一点半到六点,结束后就可以离开,明天早上八点再来。”
刘廉道了谢,走出大门,在外面的绿化带里寻了个草多的地方,背靠树苗抱膝而坐。
原本就没想过可以吃到午饭,也没带多余的钱,他笑了笑,安慰自己现实和预想并没有什么差别。
仔细调了腕表上的闹钟,将脑袋埋在膝间。地铁一路站着过来,又练了一上午的舞,腿酸困到发胀,就算有食物也吃不下了,他现在只想休息……

楼主 花薰風  发布于 2018-01-25 21:20:00 +0800 CST  
三天,不过三天而已,这种强度的训练就已经逼走了几乎一半的人。
不过,与其说是被训练强度吓走的,倒不如说是被“一日一餐”的限制吓倒的。
不过还好,至少这个结果,研介自己是满意的。他可不在意走了多少,这个人的眼中,只有多少人留下了。
而且,不是还可以再加上一个吗?
“从明天开始,贺清贤和大家一起训练。他之前过了面试,试训却来迟了,看在他在楼下硬站了三天的诚意上,我就破个例,大家有意见吗?”
诚意是最好的武器,就算心里确实不服也不会有人直言,研介笑了笑,走过去将门外的少年推进人群。
“这半年,大家就努力跟着音乐老师和舞蹈老师练习基本功,好好遵守合约上的规定,其它的什么都不用管。”
“半年后还能留下的,我会亲自教他圈子里的生存之道,希望……”
正说着,从席地而坐的人群中举起了一只小手,研介停了下来,问道:“怎么了?”
“很抱歉突然打断了您,可我实在是有些困惑……”又一个穿着灰白色短袖的少年站了起来,“您为什么不能先传授我们生存之道,再教我们基本功?”
一般来说,应该是先获得生存本领再去追求能力提高的,这样才更合理吧……坐在地上的人也个个陷入沉思,甚至有人小声应和起来。
“这么多年的义务教育都白接受了?”研介直直盯着那孩子,目光并未移向周围分毫,嘴角挑了挑,似是很乐意回答这个问题,“难道你在学校,是先学的社会准则再去识字数数?”
那孩子被问得愣住,呆呆地摇摇头,空气就这样恢复了安静,不少人低头陷入了沉思。
研介抬手示意他坐下,继续道:“希望大家在有疑问的时候,能多想想自己是怎么一路活下来的,不过随便一想,很多事情自然就懂了。”
“这半年,虽然我不会教大家什么东西,但作为制作人,我还是需要尽一尽管理管教的职责,以后请叫我‘李老师’,不要再叫什么‘李总’了,我可不是老总。”
“大家请做好随时被抽查练习情况的准备,每次抽查的成绩也会作为半年后筛选的依据,请好好努力,练得不好可是有惩罚的。”
“惩罚”这个词,成功地让安静的空气瞬间“鲜活”。研介站在台上,欣赏着下面的一个个黑脑勺闪变成点点白光,不禁弯起了嘴角,这抬头的同步率,还真是不低呢!
拍了拍手,暂时止住了下面的低声议论,研介拿起桌上的合约样本:“别忘了,大家可都是签了约的,谁要是不服管教,我也只能拿合约说事儿了。”
“我怎么感觉我签了卖身契……”人群中有人低声和左右交流着,这个观点的被认可度还很高。
“不过也没必要太紧张,我还不至于让大家一天时间就学会个美声唱法。”下面稍微安静了些,研介提高了声音,“好歹,我也是个讲科学的人,没把你们当神仙。”
这话也算是稍稍安慰了人心,研介再次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因为是之前就讲过的规定,质疑的声音没有再次出现。
短暂的“会议”就这样结束了,坐在地上的少年们迅速起身,一哄而散,甚是珍惜这最后的自由。
“去二楼办公室一趟。”正晃晃悠悠朝宿舍走去的刘廉被人拍了肩膀,扭头一看,原来是宏。
似是早有预料,刘廉轻声谢过,浅浅叹气,转身下了楼梯。

楼主 花薰風  发布于 2018-01-28 08:51:00 +0800 CST  

楼主:花薰風

字数:91815

发表时间:2018-01-19 13:5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0-26 05:46:27 +0800 CST

评论数:126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