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陌上雨寒

目前有个大致文案,坑不坑不定,人品成渣,节操尽碎。不会为拍而拍,甚至拍很少,慎入。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5-11-06 20:54:00 +0800 CST  
【【第一篇-收网】】
【第一章-树欲静】
陆上清很不像个初中生。
他的房间整洁到像是从来没住过人,就连堆在一边的窗帘都是丝丝缕缕整齐划一。挨着窗的书桌上整齐地摞着书和本,每一支笔尖朝的方向都是一致的,连草稿纸用完后都被整理好了用订书机订了起来,稿纸上每一个标点符号都一丝不苟——可见这房间的主人若不是强迫症患者就是个乐于对自己严苛以待的怪胎。
床头柜上放着一副眼镜,一个水杯,还有一个挂着小篮球装饰的黑色翻盖手机,再无它物。不大的双人床上平躺着个人,可一夜过去,天已经微微亮了,床单都还是平整的,真不知道这人是睡太沉了不翻滚还是压根没睡着。
卧室门外有极轻极轻的响动,像是另一个卧室门开了的声音,还刻意压得极低,生怕惊动什么,然而陆上清却倏的睁开了眼——他那双眼中清明至极,像是根本没睡,人脸上却也不见疲累。
听见外面细微的鸡蛋碰案板的声音,陆上清就坐了起来,利索地整理了一下床褥——也没什么好整理的。到洗漱间冲了个澡,做完了晨必盥兼漱口,陆上清又回到床头柜边戴上眼镜,把手机揣在裤兜里,再把窗帘拉开,拉开窗户。所有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陆上清在书桌上抽出几本今天上课会用到的书,往胳膊底下一夹,又随意拿了支笔揣在兜里,就转身出了卧室。
“妈,早安。”陆上清对着厨房里忙碌的背影叫了一声。
“小清,你起来了啊。”陈悦回头对陆上清一笑,“想吃什么?”
“什么都行,您做的都好吃。”陆上清笑起来斯斯文文,看起来还有点腼腆。
“嘿嘿,你这孩子……”女人笑笑,也不再问,只说:“你哥和你妹妹还睡着,你帮我把他们叫起来吧,别让他们迟到了。”
“行。”陆上清就把书放在门口鞋柜上,转身走到陆上修的卧室门口敲了敲门:“哥,起床了。”
等听见里面应了一声“哦”,陆上清才往二楼去了。
陆思思的卧室。这次陆上清不再礼貌的敲门,而是直接破门而入,拎起床上滚成一团的小女孩儿就进了洗漱间。陆思思还没完全醒过来就被冷水浇了一脸,这下彻底毛了,转身一看是陆上清,又委委屈屈地把炸了一身的毛顺下去,任由陆上清给她洗了脸。
“醒了就自己刷牙吧,你都快九岁了,以后定个闹钟自己起床吧。妈在做早饭,你收拾完下来吃。”陆上清说完就走,也不管身后这小女孩还光着脚站在冰凉的地板上,真是……王八蛋。
陆上清顺手敲了隔壁卧室的门:“爸爸,快吃早饭了。”
门很快就开了,一身运动服的陆之义和蔼地笑着:“清儿起这么早?”
陆上清:“嗯,生物钟,习惯了。”
陆思思咬着牙刷探出脑袋来看看笑起来斯斯文文的二哥,惊悚之余心里嘀咕一声:“衣冠禽兽。”
已经成为妹妹心中“禽兽”的陆上清浑然不觉,笑着跟禽兽他爹一起下楼去了。
早饭简单而营养,椰奶燕麦粥,小麦面包片,金黄的煎鸡蛋,还有新鲜出炉的火腿片,每人一份,多少不等。
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吃过早餐,就各干各的去了——陆上修去上班,顺路送妹妹去小学,陆之义与陈悦去公司,陆上清千里走单骑地骑着单车去学校。倒不是陆之义与陈悦不送他,只是他自己硬要这样,家人拗不过他,只能随他去了。
每天早上在街上各个小巷子里溜溜转转是陆上清每日的必备功课。总要等他玩过瘾了,才晃晃悠悠地往学校里去,所以纵使陆上清每天起的比鸡早,也活该他总在班主任的瞪视下踩点进教室。今天也不例外。
陆上清的班主任二十来岁,顶俊秀的一个青年,名字也好听的很,叫“许月明”,可惜脑子里不知道是不是搅了502胶水,硬的让茅坑的石头也自叹不如。这货不信佛,不信神,唯一的信念就是“棍棒之下出英才”。有次陆上清为了做好人好事,把个打架受伤的少年送进医院里,还自己垫付了医药费,本觉得应该受到表扬,结果因为迟到了,被那俊秀的青年许月明按腿上就打了顿屁股,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一穷书生,巴掌居然还挺重,被打了近十分钟的滋味真是,嘶……陆上清就觉得真他奶奶的点儿背……
从那以后陆上清再没迟到过,他的生物钟已经本能地调整到了毫秒的级别。
陆上清刚坐下就听见斜后方一个压低了的紧张兮兮的声音:“哎!陆上清!”
陆上清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除了苏云舸这货没人会主动搭理他。说来也奇怪,陆上清自觉人模狗样,长相就算不帅也不至于伤天害理,可转学来快一个月了,除了苏云舸竟然没有一个人敢跟他近距离接触。
虽然苏云舸人比较二百五,但好歹是个活物,于是陆上清就回头看了他一眼,示意自己听见了。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5-11-06 22:57:00 +0800 CST  
“你以后可得来早点,今天咱们班主任6点就来了,守着看谁来的早、谁来的晚,刚刚他才说了一句以后谁敢迟到他就当堂拿板子打,你就踩着铃进来了!”苏云舸一边吓坏了似的把最新情报通知给陆上清这个他单方面认定的好兄弟,一边提防着许月明往这边看,如临大敌。谁知陆上清就那么漠然地转过头去了,连点个头都没点。苏云舸却习惯了似的,也不计较,只是连忙在自己座位上坐好了,生怕今天第一个被许月明当堂拿板子打的就是自己。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5-11-06 23:00:00 +0800 CST  
第一章完毕,有人木有……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5-11-06 23:13:00 +0800 CST  
居然木有看官嘛……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5-11-06 23:14:00 +0800 CST  
自己给顶上去。。。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5-11-07 07:37:00 +0800 CST  
【第二章-树欲静(二)】
倒不是陆上清装什么高贵矜持,只是他实在不想表现得跟苏云舸这等人是一路货色,所以才故意冷着他。没成想苏云舸不愧是人中奇葩,无论陆上清怎么冷漠无情,苏云舸都甘之如饴——真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如苏云舸所言,今天许月明果然是吃了枪药来的,没抓住一个迟到违纪的,就好像一身的劲憋着没使出来,抓不住犯罪分子,只好对徘徊在犯罪边缘的嫌疑分子开了火。
“何敏,”许月明沉着脸开了腔,“今天作业收齐了没有?”
一个纤弱文静的小姑娘站起来,规规矩矩地回答:“老师,还差几本……”
刚听到这儿许月明就眉毛一挑:“谁还没交数学作业,给我过来站这儿。何敏坐下。”
“……”陆上清就觉得无比郁闷,忍住想把许月明囫囵个扔出窗外的念头,规规矩矩地站起来走了过去,乍一看还有些委委屈屈的羞涩,真是……瞎了狗眼。
一并走过去的还有几个毛头小子,陆上清正好站中间,仗着近一米七的身高在一群小破孩中颇有种鹤立鸡群的即视感。
许月明可没功夫欣赏这些,只是抄起了他老人家一大清早就拍在讲桌上的厚木板子,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拍着。打量了一下眼前几个低着头的小伙子,好整以暇地开口问:“作业呢?”
“……”陆上清琢磨了一会,觉得与其被一群小破孩看猴戏似的围观,还不如当个出头鸟地好死,于是小声回答:“在我桌子上。”
许月明早八辈子想抽他一顿了,于是立刻命令:“去拿过来。”
陆上清默默无语,甚至多了一层窘迫的意味,依言取来了自己的作业本,翻到最近一次的作业,双手递给许月明,然后把“看去吧傻逼”五个字憋在心里。
许月明把板子往胳膊下一夹,又取出一支红笔来,接过作业当场批阅。四下寂静无声,唯能听见许月明笔走龙蛇划破纸面的声音,众孩子忐忑不安,陆上清也把头垂地越来越低。
“这就是你的作业?”许月明终于收起了笔,把陆上清的作业本随手丢到讲桌上,陆上清瞥了一眼,只见上面圈圈点点布满红记,却没一个长的像勺子的。
“给你个选择,”许月明拿着板子问,“你是伸手还是趴讲桌?”
“……”陆上清默默伸出了手。
“好,趴讲桌上去吧。”许月明拿板子往讲桌那边一指,“给你选择不代表我会选择你的选择。利索点。”
饶是陆上清再能装孙子,此刻也忍不住眼角一跳——毕竟只是十六岁的半大孩子,是气性正旺的年纪。然而陆上清只是低着头不动声色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愣是依靠着强大的自制力,缓缓走到讲桌边撑好了。
陆上清心想:“不就是打屁股么,哪个熊孩子没挨过呢,既然自己要装成熊孩子的样子,就该享受熊孩子的基本待遇。”这么一想,陆上清甚至觉得自己高大了起来,心里就坦然了。陆上清觉得自己应该更熊点,所以在第一板子呼啸着拍到身后的时候,他很给面子地哆嗦了一下,还一副忍得很辛苦的样子。
在许月明眼里,无论是陆上清、苏云舸还是何敏,都只是孩子而已,甚至没有男女的分别,他坚信着自己“棍棒之下出英才”的教育理念,决心不打出一个服服帖帖的精英队伍来不罢休。
像陆上清这种不算混账但却在混账边缘徘徊的浪子是许月明最无法忍受的,于是许月明在第二板子拍下来的时候就开了训:“你给我撑好了。没迟到是吧,我说过允许你踩点儿进了吗?”语毕又是结结实实一板子,直打得陆上清臀肉震颤,牙关紧咬,似乎是难以抑制想逃走的身体。这些小动作一丝不落地入了许月明的眼,于是许月明像有了神威加持,更用力地招呼着陆上清的窄臀,还不忘继续训话:“那就是你的作业是吧,哪个题我没讲过?类型都一样,变个数你就不会了?昨天上课干嘛去了?啊?初二刚开学就这样,你初三怎么办,上不上高中了?”
一顿板子打得陆上清格外销魂,还不忘配合地发着抖、嘶着气,显得疼痛难忍。
许月明似乎终于良心发现地停了手,让陆上清撑在讲桌上缓气,还不忘继续训话:“你不是挺硬么,怎么,就这几下也打疼你了?拿上你作业,回去重写。”
陆上清就依言拿起被批得一塌糊涂的作业本,一瘸一拐地走回座位,表情如壮士断腕般地心一横,坐稳了。
许月明又挨个儿问了其他孩子,回答不是“作业忘在家里了”就是“昨天家里停电没办法写作业”,许月明也就挨个儿赏了一顿板子,又着重强调了一遍班规纪律,发了一份题下去,熬到了下课。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5-11-07 14:49:00 +0800 CST  
许月明前脚一走,后脚就全班炸开锅了:“老班今天疯了吧?”“老班昨晚表白被拒了吧?”“老班精神分裂了?”“…………”
陆上清充耳不闻,低头奋笔疾书着被驳回重写的作业,忽然笔尖一顿,抬头看向何敏。
何敏现年十二,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她正偷偷打量着陆上清,却被猝不及防地逮了个正着,目光与陆上清那淡淡的眼神轻轻一撞,脸刷地就红透了。何敏是挺可亲的一个小姑娘,粉扑扑的脸,水灵灵的眼,挺俏的鼻梁,水嫩的唇,还有一口白玉似的牙。可惜在陆上清眼里,她只是一朵没开的花,跟他妹陆思思没什么区别。眼见何敏一张脸红成了罂粟花,陆上清就漠然收回视线——非礼勿视,非礼勿视,非礼勿视,还是继续看数学公式的好。
一早上晃过去,平平淡淡。
由于家住的远,陆上清午饭就在学校食堂里解决。学校食堂是黑暗料理界的发源地,什么蛋花炖鱼鳞,芥末拌白菜,酱油泡豆腐,应有尽有。如果让学校食堂的大厨去做广告,只用说一句:“一切皆有可能”,即可震慑全场。但陆上清所在的初中条件还是相当不错的,学校食堂的饭菜虽然口味欠佳,倒也不至于存天理灭人欲。由于学校开放式管理,家比较近的都会回家去吃,只有很少的学生会来学校食堂。所以陆上清迈进食堂时,只有一少半的座位被占了——学校食堂这种大鳄级别的存在竟然也能沦落为买方市场,陆上清叹为观止。
“陆上清!”一个充满阳光的声音在陆上清身后炸开,陆上清脚下一顿,不紧不慢地低头扶了扶眼镜,这才转头看向声音的主人——俊秀青年许月明。
“你家很远吗?”许月明不计前嫌地过来跟陆上清拉起了家常,“怎么来食堂吃饭了?”
“……”陆上清又低下头扶眼镜,仿佛这样可以把想揍人的念头压下去一样,指关节不动声色地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半晌,终于调整好一个看起来腼腆无害的笑容对许月明点了点头:“家远,每天中午在学校吃。”
“哦,好吧,那以后我们一起吃吧,我家也……很远。走吧,今天老师请你好了。”许月明自然地勾住陆上清的肩膀去买午饭,像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件事。
“……”虽然陆上清很想把这货揍一顿,但鉴于这顿饭的人情,陆上清心想:“这人只是太实诚了,看来也有可爱的地方。”可见“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不是说说而已。
午饭时,许月明散发着圣母一般的光辉,时不时问问“还疼不疼”这样的问题,搞得陆上清啼笑皆非,既有莫名的感动,又有想把餐盘扣对方脸上的冲动,冰火两重天。
下午的课依然枯燥而无味,放了学陆上清就晃晃悠悠地骑着单车往家回了。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5-11-07 15:02:00 +0800 CST  
有人木有……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5-11-07 15:25:00 +0800 CST  
木有人看的么……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5-11-07 15:26:00 +0800 CST  
【第三章-风不止(一)】
陆上清作为一个十六岁的半大小伙子,挺着近一米七的身高,正在发育的身体没有一丝赘肉,永远一身干净利落的校服,靠近了还能闻到清新的皂香,坚毅的唇形,紧致的皮肤,明明有种风中男子的气概,却让鼻梁上的眼镜显得斯斯文文,眉眼黑白分明,利落的短发恰到好处——以这样一个“别人家孩子”的形象每天晃悠在初中二年级,引起的效果可想而知。初二的学生大多十三四岁,像何敏这样十二岁的也有,都是少男少女,心思才刚刚开转,身高也都不见长,陆上清大剌剌地往人群中一站,似乎是有某种气场,同学们自发地就退避三舍了。搞得陆上清也挺郁闷——转学近一个月了也没人跟他多说一句话,当然,除了苏云舸。
其实男生们都乐意勾肩搭背没事找事,可陆上清身上总有种让人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似乎拒人于千里之外,却被自己刻意压着。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刚开始还有人找陆上清说说话,可是很快,陆上清就被除了苏云舸以外的男生集体孤立了。
女生的心思更易懂,除了没心没肺爱玩爱混的,也就剩下情窦初开的了。爱玩的女生与男生一样,很快就与陆上清泾渭分明,至于情窦初开者,面对这样一个现实中的禁欲男神,都自发地“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了。
所以当大家都成群结队放学回家时,陆上清却独自一人骑着单车晃悠。每日清晨陆上清都要在大街小巷里转转悠悠,每日傍晚他也要这样转悠回去——也不知道那些弯弯绕绕的深巷胡同有什么好看的,陆上清却日复一日风雨无阻。
眼下陆上清正晃悠进了一个被垃圾堆堵了大半路口的逼仄胡同里,连转弯都做不到,只能慢慢倒出去,真是……闲的蛋疼。
终于出了胡同口,陆上清瞥了一眼臭气熏天的垃圾堆,里面林林总总什么都有,连医用针头都随手丢在这里。
陆上清见天色暗了,便骑上车径直回了家。
陆之义有自己的公司,是董事长,陈悦原先是他的助理,在陆之义前妻突发急症离开人世后的第六个年头两人登记结婚。陈悦虽然年纪大了些,却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因此婚礼并未因陆之义二婚就精简什么,可以说还是很隆重的,次年就生下了小女儿,被陆之义取名为陆思思。
由于夫妻两人都要工作,家里还有几张嘴坐地等吃,只能请了钟点工,所以陆上清到家时只见到芹姨忙前忙后,客厅里没人。芹姨是个精干的中年妇人,有眼力劲,干净利落,聪明,不让人生厌,反倒有种靠谱的感觉,烧得一手好菜,陆上清对她印象挺好。
“少爷回来啦。”芹姨笑着跟陆上清打招呼。
“阿姨,我看起来像土财主的胖儿子阿三?”陆上清也笑道。
“嘿嘿……少董回来有一会了,现在书房里呢。”芹姨笑着提醒陆上清。
“嗯,行,我放了书就过去。”陆上清知道芹姨好心,点头微笑:“阿姨您忙。”芹姨笑笑,转身继续准备晚饭。
陆上修在他大学时就创建了自己的团队,开发手机游戏、手机软件,如今也有自己的公司,只因陆上修一直以陆之义独生子的身份出席各种场合,才有了“陆少董”这个称呼,芹姨在陆上清来之前就在这个家里工作了,叫了几年的“少董”也不方便改,干脆就叫陆上清为“少爷”了。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5-11-07 22:34:00 +0800 CST  
陆上清放了书,换了衣服,稍微洗漱了一下,才去书房找陆上修。
陆上清在门前站定,敲了三下:“哥,我是小清,我回来了。”
“进来。”
陆上清推门而入,回身把门轻轻关好,走到陆上修桌前一米处站定:“哥,我回来了。”
陆上修这才放下手里的文件,抬头看向面前站着的弟弟,一时间竟觉愧疚不已,只好勉强笑笑:“站那么远干什么,我又不咬人,”陆上修一边冲弟弟招招手,一边打开抽屉:“过来,哥给你买了块手表,耐磨防水的,你看看喜不喜欢。”
陆上清走到桌前看着陆上修取的手表——蓝色的,显得很青春少年,的确比自己手腕上这块黑色不起眼的好看很多。
“挺hao……”陆上清刚开口就被陆上修打断了话音——
“干嘛还隔着张桌子,你真怕哥咬你啊?”陆上修笑道:“过来,哥给你带上,看看颜色怎么样。”
“……”陆上清这才笑了笑,绕过桌子在距陆上修一步远处站定。
“你呀……”陆上修摇摇头,一把拉过拘谨疏离的弟弟,心中苦涩,笑也成了苦笑:“我给你戴右边,你自己选选,喜欢哪个戴哪个。”
“哥哥买的,我都喜欢。”陆上清笑道。
“其实你还是恨我们的,是不是?”陆上修一边戴着手表,一边低声问。
“没有,哥,您别多想,”陆上清顿了顿,觉得还是把话说开了好:“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我能因着什么事儿恨你们呢?”
“小清……”陆上修握紧了弟弟指节分明的手,似乎想把全身的热量一并传递过去,却始终低着头,不敢正视陆上清的目光,喃喃自语般说道:“我们欠你的,怎么都还不了,也不可能弥补得了……可我还是这么自私,当我觉得你在疏离我们的时候,就觉得很难过,其实最难过的人是你……”陆上修顿了顿,似乎在考虑下句话究竟有没有意义,可最终还是说了出来:“对不起,小清,对不起。”
陆上清默然不语,一时间只能听到左右手腕上两支手表沙沙而过的秒针声。陆上清终于叹了口气,回握住了陆上修的手:“我不恨你,不恨爸妈,更不恨陈阿姨和陆思思。我只是……一个人太久了。当一个人孤独太久的时候,会本能地疏离所有的人,我知道你觉得不舒服,可我需要时间。”
陆上修深呼吸了几次,终于站了起来,仗着比陆上清高一头的优势,把人搂在自己怀里,半晌才放开,笑意盈盈地问:“喜欢哪个?我想知道实话。”
“……”陆上清就苦笑:“我……喜欢黑色的这个,可能是戴久了,有感情了,它还没坏,我就不想换……手机和手机链也一样,没换您买的那副也是这个原因。”
陆上修包容地笑笑,取下刚给陆上清戴上的蓝色手表,重新包装好了丢给他:“那等你想用的时候再用好了。就该这样,有话直说,以后也得这样,不许跟哥哥绕弯子。”
“是,兄长大人。”陆上清就把手表揣进了衣兜。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5-11-07 22:36:00 +0800 CST  
@花灸妍更文啦。。。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5-11-07 22:51:00 +0800 CST  
【第四章-风不止(二)】
“最近在学校里怎么样?能赶上进度吗?”陆上修边说边拉着陆上清一起走到沙发处坐下,“学校餐厅的饭怎么样?要不要以后带便当去?”
陆上清就想起了坑爹的许月明,笑道:“还行,太久不上学,很多知识都忘了,不过慢慢会想起来的,”然后一语双关:“我对口味也不怎么挑,重口也甘之如饴,不用带便当。”
陆上修边听边泡了壶茶,倒了一杯递给陆上清:“有什么不开心都跟哥说,能帮到你的哥就帮,帮不到的哥也能跟你一起分担烦恼。”
“嗯。”陆上清接过茶杯,小啜了一口,心想:“烦恼倒真有,告诉你也只能跟着添乱了。”然后真渴了,喝了一大口。
“听说你挨打了?”陆上修突然开口
“噗——咳咳……咳……咳……咳咳咳咳……”陆上清一口水卡在嗓子眼,咳的昏天黑地,严重怀疑他哥是故意掐准时候说的。
陆上修倒真没想那么多,更不是故意的,见陆上清这么大的反应才后知后觉——也是,半大小伙子了,正是要脸的年纪,自己只顾担心他身后的伤,竟忘了避讳一点了。于是陆上修忙扯了几张抽纸递给弟弟,一边收拾被喷出来的水渍一边想缓解弟弟的尴尬:“这没什么,没什么的。哥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被咱爸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呢,就是二楼书房里的那木板子,你见过的吧,咱爸说那是家法,经常给我家法伺候,呵呵……现在想起来,那会我也真是太淘了,咱爸下手狠,老能把我打哭,有时候疼得狠了,不上药不行的。哥是担心你……让哥看看你身后的伤,好不好?”
“咳……不……不不用了,”陆上清好悬一口气才倒上来,就连忙拒绝:“我没事,我皮厚耐揍抗摔打,早上的事了,现在一点感觉都没有,真没事。”末了还补充一句:“对不起啊哥,我喷了一茶几的水。”
“没什么。真不疼?别硬扛着,”陆上修语不惊人死不休:“他不是拿木板子打的吗?他说打了三十板子,都是实打实的,让我给你擦药,说不擦药不行,怕你有瘀血,哥把药买好了,就在你房间里放着,让哥看看行吗?”
“……”陆上清无语凝噎,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因为一顿饭就觉得许月明可爱了,这是有多欠吃呢。
陆上修见弟弟默然不语,以为是真疼了,不由分说就拉起他往卧室去了。
陆上清出了书房才意识到他哥准备干什么,正要辩解婉拒,陆之义却回来了,于是陆上清就把到了嘴边的话一溜咽下,自然而然地打了招呼,又自然而然地跟他哥进了卧室。
眼见陆上修把门反锁,陆上清已经囧的想直接跳窗逃了,但职业素养让他定在了原地,不动声色地把“装傻充愣”发挥的淋漓尽致,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正常的熊孩子。
陆上修十分照顾弟弟的情绪,温和地拍拍他的肩膀,半搂半推地让他在床上趴好,伸手褪去了弟弟腰以下的衣物,然后说:“还说没事,都青紫了,你等下,哥给你拿热毛巾敷一下。”
很快,陆上修熟练地给陆上清热敷、喷药、揉伤,等再把人扶起来时,就看到了陆上清“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而且还是红的。
陆上清这次真没装,的确是哀莫大于心死了,他都能想到如果这事被他以前的兄弟知道了他会被怎么消遣,所以陆上清立刻做了两个决定——1、以后再也不能得罪许月明,2、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绝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了。
做了两个决定,陆上清就身体力行地付诸实际行动——他抬头对陆上修说:“哥,你不会把这事跟别人说的吧?”
陆上修浅笑:“不会的,快吃晚饭了,你收拾收拾就出来吧。”然后看到陆上清点了头就走了。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5-11-08 09:35:00 +0800 CST  
陆上清刚稳定了心绪,就突然被人破门而入,身体下意识地做出防御的动作,继而在看到陆思思时放松了神经,暗笑自己草木皆兵。
陆思思小大人一样的审视着他二哥,若有所思的打量着他二哥的卧室,最后宣战一样的说:“我知道你肯定不是普通人,你应该是个佣兵,对不对?”
陆上清就苦笑了,怎么这次成佣兵了?上次还是情报间谍呢。他懒得跟小屁孩儿玩过家家的游戏,干脆棒槌地说:“对,我是佣兵。你来干嘛,雇佣我?”
陆思思皱着眉说:“爸爸让我叫你去吃晚饭。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会查出你的根据地,还有你的真实身份。”
陆上清大步走过去拎起陆思思,心中纳闷到底自己哪里出了问题,成年人都可以瞒过去,怎么就被这么一个小屁孩怀疑上了呢,好在大人们总是自作聪明地不去理会小屁孩的想法,所以陆上清也懒得在陆思思面前伪装什么,所以就听陆上清对手上拎着的小姑娘说:“你的好奇心太旺盛了,就不怕我把你灭口么。”
其实这句话任谁说都是一句应景玩过家家的幼稚话,可被陆上清说出来却不是那么回事了,他嘴角一挑,笑意却不及眼底,被眼镜一反光,颇有种阴恻恻的感觉,当场就把陆思思震住了。
陆上清看着快被吓傻了的小女孩,心满意足地放开她,然后大步流星地出了卧室。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5-11-08 09:35:00 +0800 CST  
@花灸妍更文啦。。。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5-11-08 09:44:00 +0800 CST  
帖子沉的好快……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5-11-08 10:05:00 +0800 CST  
【第五章-狭路相逢(一)】
芹姨把晚饭布置得温馨丰盛,陆上清到餐厅时人就齐了——如果把离他身后三步远、一脑门怨念的陆思思也算上的话。
晚饭稀松平常,无非是大家拉拉家常,没话找话。饭后,陆上清回到卧室就把作业写完了,这次没再错一片,而是仔细地把握了火候,把老师讲过的都写对,把没讲过但应该会的写对一半,把其余超纲的题错得一塌糊涂理直气壮。
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业,陆上清又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了才把作业都整理好,抽出一本《鲁滨逊漂流记》打开放在桌上,做出正在认真看课外读物的样子,然后坐如钟地合上眼打起了盹。
陆上清醒来的时候看了一眼腕上显示十点半的黑色手表,就收拾利索了书桌,起身去跟陆之义和陆上修说晚安。
陆之义与陈悦住二楼,所以二楼的书房其实是他的办公场所,陆上清敲门进去的时候陆之义还在埋头处理文件。陈悦刚放下一杯热水和一板药,见陆上清来了也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就走了。
“爸爸,您喝什么药?”陆上清问。
“没什么,胃不太舒服,老毛病了。”陆之义看看站着的儿子,伸手一指旁边的椅子:“坐那儿,我有话跟你说。”
陆之义常年奔波,风来雨去地打拼,如今的家业都是靠他一手撑起来的。然而每日疲于周旋的应酬不仅没有让他挺出啤酒肚,反而让他更注重身体的锻炼与保养。所以现在陆之义虽人已中年,却也不见身材走样,眉宇间反倒多出一股叱诧风云的气概,说话十分精炼,自然而然地带着不容人违背的力度。
眼下陆上清切实地感受到了这种力度,只得依言坐好。
“你今天下午干嘛去了?”陆之义头也不抬,眉间微锁,手下不停地写着什么,愣是把疑问句问成了陈述句的语气。
陆上清心中一紧,谨慎考量地回答:“在街上遛弯。”
“遛弯遛到烧烤摊上喝酒去了?”陆之义抬头看了儿子一眼,“说谎也挺有技巧,还知道避重就轻。”
陆上清只听了前半句就瞳孔骤缩,心里“咯噔”一下,一连串地想:“为什么没发觉被人跟踪?什么时候开始的?看的这么清楚应该是近距离,跟踪者是谁?哪个方位?自己没发现对方,银狐也没发现吗?”手心倏的冒了一层冷汗,还没来得及紧张完,就听陆之义说:“我今天跟客户去看楼盘,就那烧烤摊对面的。刚到地方,还没下车,就看见你这豪气万丈了,直接对瓶吹,看不出你还有这本事。”
陆上清这才缓了一口气上来,不动声色地压下了心里的一团乱,暗道自己太风声鹤唳,陆之义怎么可能会派人跟踪自己呢,简直是自乱阵脚。陆上清看陆之义依旧低着头奋笔疾书,只好稳下心神组织措辞:“我有个朋友在烧烤摊吃东西,今天遛弯的时候我正好路过就看见他了,他叫我,我就过去跟他说了几句话。”
“然后把他手里的一瓶酒都干了?”陆之义依旧低着头笔走龙蛇,只是掀掀嘴皮顺口接话:“我儿子酒量真是不错。”
陆上清结合了一下自己目前的身份,又瞥了一眼桌上的胃药,估计是陆之义在以“过来人”的立场矫情那瓶酒的问题,于是就坡下驴:“对不起,爸,我错了。”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5-11-08 14:21:00 +0800 CST  
@花灸妍更文啦。。。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5-11-08 14:22:00 +0800 CST  
文案改了又改,改了又改,我要崩溃了。。。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5-11-08 16:33:00 +0800 CST  

楼主:真是个好天气啊

字数:307388

发表时间:2015-11-07 04:5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2-15 21:42:48 +0800 CST

评论数:1285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