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一引懂进退,苦乐都跟随(琅琊榜,飞流)

这里果冻~~(好久没发帖,发了两次都格式错误,也是被自己蠢哭了π_π)
作为一个《琅琊榜》的原著迷曾经想着电视剧会拍崩,但是!但是!不得不说拍得真的棒!然后,果冻默默地入了琅琊榜电视剧的坑。其实看小说的时候就特别萌飞流,电视剧也是,这个坑其实也酝酿了好久,但是一直没开出来,今天突然想开了就开了,比较任性~~
还有,果冻是标准理科生吕汉纸一枚,文笔啥的不是不好,是根本没有→_→所以,大家多担待哈~
PS:第一次写古风(?ω?)






楼主 果冻VB  发布于 2015-10-13 21:41:00 +0800 CST  
江左盟宗主梅长苏是何等人物,他掌握着江湖和朝廷的各种风吹草动,可以说他对这个五湖四海了如指掌,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是江湖第一大帮江左盟的新任宗主,更是为了他多年之后的计划。
任凭梅长苏是在江湖人眼中是如何厉害的存在,这都并非是他真正想要的,梅岭梅长苏这号人物原本明明是可以不存在的,偏偏命运弄人……
自以梅长苏重生以来,每天都靠心中那份信念行尸走肉般活着,信念也好,执念也罢,除了这个,梅长苏真的再找不到撑下去的理由,直到——
或许是老天自觉亏欠梅长苏太多,给了他一个温暖的补偿——飞流。
初见时,飞流昏倒在树旁,小脸脏脏的,十来岁的孩子愣是因为饿得面黄肌瘦看起来才七八岁的样子。梅长苏原是为了一味药才来到此地,不曾想看到这个可怜的孩子,一下子勾起了心底无尽的记忆和伤感。令随行而来的黎纲将这孩子带回了廊洲。
蔺晨听说梅长苏带回来个小病孩,还没等梅长苏派人来请,就自己先登门造访了。
“哟,听说梅宗主带回了个孩子啊!哟!谁家的小孩这个俊啊?”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指的大概就是蔺晨。
“琅琊阁少阁主都不知道的事,天底下还有谁能知道?”
“嘿嘿……”
蔺晨脸上挂着招牌贱笑将手搭在榻上小孩儿的手腕上,笑容逐渐敛住,拇指和食指将小孩的眼皮撑开,愈加的严肃。
“这孩子修过秘术,还是最狠毒最隐秘的那种。”梅长苏一句话解答了蔺晨的疑惑。东瀛那个组织的破灭在江湖上没几天功夫已传的沸沸扬扬,梅长苏自然也是知晓,再加上发现那孩子的地域,梅长苏也猜到了十之八九。
“那便是了,那你也一定知道这孩子身上的毒并非一日形成,东瀛人手段毒辣,他身上的毒由来已久已经损害到脑部,即使毒清,受损的脑部已经无法恢复。”
“我身上的毒你都能解,这孩子别告诉我你解不了。”梅长苏拂袖拿起一碗茶,轻轻抿了一口。

楼主 果冻VB  发布于 2015-10-13 21:43:00 +0800 CST  
“哎哎哎,那你还真是找对人了,这我别的不说,这医术可是无人能及……”蔺晨正夸自己夸得眉飞色舞,根本停不下来。
梅长苏淡然地听着,将手中的瓷盏静静地放下,才抬头看了眼夸夸其谈的蔺晨:“少阁主是真真忘了云游在外的老阁主了么。”
什么叫一针见血,梅长苏只一句话就成功地让蔺晨蔫了,气呼呼地提起笔在纸上写着什么。
“喏,药方,让你手底下的人找齐这些药材再配上我的针灸,祛毒是没问题。”
埋汰归埋汰,蔺晨的医术高还是要承认的,不过几日功夫,小孩就毒清醒了。但也如之前所料,从小习秘忍之术,加上一直被药物和灵术所控制,导致心智发育不全,善恶不分,不辨是非。小孩醒来竟第一时间攻击离他最近的人,若不是黎纲眼疾手快,只怕梅长苏真的会被伤到。
黎纲控制住暴走的小孩就开始大骂:“小子懂不懂知恩图报?就了你还反过来要伤人?!”
而被人桎梏住的人儿只会“啊!啊!”的发出单音节词,说不了别的话。
梅长苏倒不怕,伸手摸了摸小孩的头:“别怕,哥哥不是坏人,只要你不动,那个叔叔就放开你了,好么。”
小孩好像觉得被摸着头很舒服,点了点头后又将头伸到了梅长苏手旁。梅长苏也好像懂他,又伸手顺着小孩的头发,顺便让黎纲松了手。
小孩倒也实在,没有感到危险也就真的乖乖安静下来。
“好孩子,你叫什么名字?”梅长苏摸着小孩的头耐心地尝试和他沟通。
“飞流。”小孩喜欢这个嘴角带着浅浅微笑的哥哥,听得懂也愿意回答他的问题。
“飞流啊,很好听的名字。”梅长苏还想继续说点什么,但小孩肚子先咕咕叫了起来。
掐准他今天会醒,梅长苏早就让吉婶做了些粥备着,听到肚子叫的声音,梅长苏也是笑出了声,吩咐黎纲去取了粥,自己耐着性子喂他。

楼主 果冻VB  发布于 2015-10-13 21:44:00 +0800 CST  
梅长苏知道飞流以前是怎样被训练,现在心智缺陷,对常识的掌握也钝于常人,所以他问任何关于他以前的事。
飞流第一次这么被人关怀,眼神中显得有些紧张。
梅长苏看出他的心思,冲他笑了笑,“飞流喜欢苏哥哥么?”
“嗯。”飞流很用力的点了点头。
“那飞流以后和苏哥哥一起生活好不好?”
飞流眨巴眨巴漂亮的眼睛看着梅长苏。
梅长苏想了想,换了个说法:“飞流以后和苏哥哥一起吃饭一起玩好不好?”
小孩明显这次理解了他的意思,嘴角扯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好~”
就这样,江左盟里多了个每天飞来飞去的小孩子,宗主梅长苏也多了个走哪跟哪儿的“小尾巴”。
飞流不懂人情世故,做事情都是随着性子来,很单纯,很招人喜欢。蔺晨仗着是救他一命的大功臣几乎每天去逗他玩,蔺晨又是个极爱开玩笑的人,飞流每次都会被他逗得炸毛,又因为他的苏哥哥告诉他真的是那个人救了自己,飞流就是炸毛了也不敢对他怎么样,只能任由他“调戏”,到后来就变成对蔺晨他是深恶痛绝,蔺晨一来他就躲得远远的。

楼主 果冻VB  发布于 2015-10-13 21:45:00 +0800 CST  
不同于蔺晨,飞流对梅长苏是敬畏。梅长苏也真是把飞流当成儿子在养,在宠。而飞流最在乎的人,也绝对是梅长苏,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或者企图伤害他。
梅长苏和蔺晨之间会飞鸽传书来传达一些消息。飞流本就不待见蔺晨,再加之每次那些白鸽飞过来,他的苏哥哥就一定会在房间里和黎纲,甄平他们说好久好久的话,也没人陪他玩,飞流心里不开心,很不开心。于是连带着不喜欢那些鸽子。
飞流有一次抓住一只报信而来的鸽子,正欲掐它之时被甄平看见,甄平急忙拦住了他,只是飞流小性子上来了,就是不肯放开那鸽子,结果一个跑一个追,满院子上蹿下跳,最后梅长苏也被动静惊动,了解缘由之后好气又好笑,难得的对飞流严肃了一回,板起脸训斥了飞流,敲了敲飞流的头让他下次不能再掐鸽子了。飞流不甘心地瘪了瘪嘴,心里委屈极了。
哼,不掐就不掐。
没过几天蔺晨的信鸽准时报到,飞流记着几天前和它们的“恩怨”呢,哪那么容易放过他们,只是苏哥哥不让他伤害它们,那怎么办?
飞流抓着鸽子左手换到右手,右手再换到左手,来回倒了好几次,终于——
飞流看到墙边有些砖,找了几块大小匀称的砖前后左右围了一圈,把鸽子放在中间的空间里,最后往上面盖块砖,好了,搞定!
飞流拍了拍手,得意地飞上了屋顶。

楼主 果冻VB  发布于 2015-10-13 21:46:00 +0800 CST  
果冻说明一下,果冻写文有个特点:比较啰嗦一般正题切入的比较慢,然后这个文还是会根据原著多一些,因为原著里苏哥哥和飞流的互动更多,萌飞流的强推看原著

楼主 果冻VB  发布于 2015-10-13 21:48:00 +0800 CST  
飞流拍了拍手,得意地飞上了屋顶。
一直到了傍晚,梅长苏算了算时间,还没有等到甄平带来蔺晨的消息,自己也呆得闷了,便起身捋了捋衣服,一出门就看到甄平在院子里踱来踱去的焦急样。
“甄平,怎么了?”
“哦,宗主,蔺少阁主消息还没到,是不是……”
“不会的,蔺晨虽然嘴上不牢靠,他办事我还是放心,只是今天这也的确过时辰了……”梅长苏说着看到正在屋顶上愉快玩耍的飞流,心里像是有了什么想法:“飞流!飞流!”
飞流听到苏哥哥叫他,马上就下了地,乖乖地到苏哥哥身边站着。
梅长苏将飞流身子侧过来:“飞流啊,你有没有看到蔺晨哥哥的白鸽啊?”
飞流不会撒谎,听到“白鸽”眼神就不断闪躲着。
梅长苏看飞流的样子就知道白鸽必然在飞流那儿,敛起他的温柔,严肃地看着飞流:“飞流,苏哥哥前几天刚跟你讲过不许伤害蔺晨哥哥的鸽子,为什么不听话?”
“没有!”飞流突然抬起头,委屈地看着梅长苏。
“好了,带苏哥哥去找鸽子。”梅长苏看到飞流委屈的样子,心还是软了。
飞流怕苏哥哥再生气,乖乖带着他们去了藏鸽子的地点,手指一点,甄平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了几块砖头,而且……已经塌了……
甄平马上过去把砖头拿开,看到鸽子被压在底下,脚应该是伤到了,动不了。甄平捧着鸽子过去给梅长苏。
梅长苏怜惜地接过鸽子,轻轻地摸了摸鸽子的羽毛表示爱抚。飞流没想到他搭的“房子”会塌,更想不到鸽子会被压伤,一时间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梅长苏一只手戳了戳那颗呆呆的小脑袋:“你啊,真是要罚一罚了。”

楼主 果冻VB  发布于 2015-10-14 13:54:00 +0800 CST  
梅长苏一只手戳了戳那颗呆呆的小脑袋:“你啊,真是要罚一罚了。”
飞流眼神中流露出害怕,手不自觉地去拉他苏哥哥的衣袖。
梅长苏吩咐甄平带走飞流:“甄平,把飞流带到小黑屋。”
“这……宗主……”甄平了解梅长苏,他说出去的话,不会轻易改变,劝说的话也就没说出口。
“飞流,去小黑屋好好反省。”留下这句话的梅长苏转身离去。经过甄平身边时压低声音:“让飞流自己在屋里,但你也别走远了。”甄平心里默默地鄙视了一下他的宗主:舍不得你别罚啊→_→
只是飞流不知道,他呆呆地看着苏哥哥离去的方向,表情黯淡地低下了头。
甄平见他丧气难过也不忍,伸手牵起飞流的手安慰他:“好孩子,没事的,苏哥哥最疼飞流了,只要飞流乖乖的,听苏哥哥的话跟甄大叔走好么?”
飞流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着甄平,认真的点了点头。
甄平将他带到小黑屋:“乖孩子,你乖乖的在这儿。”说完趁着飞流不注意就关门离开了。
等飞流回过神来想回身找人,周围黑漆漆一片,心底的恐惧让他颤着声音喊着:“在哪?”可是回应他的只有自己的回音。
小孩子普遍都怕黑,飞流也不例外,而且因为从小就被扔在暗无天日的地方进行残酷的训练,飞流比一般的孩子更怕黑。现在在黑暗的地方只有他一个人,他好像回到了那个没有人性,没有温度的训练场,那个地方,每天都有人被一起训练的人杀掉,那个地方,想活就必须踩着同伴的尸体……耳边甚至还响起了控制他的人的声音,那么冰冷,那么让人恶心……

楼主 果冻VB  发布于 2015-10-14 21:39:00 +0800 CST  
飞流跌坐在地上,一步步后退到角落,捂着耳朵瑟瑟发抖。他怕,他真的怕。
梅长苏仔细地给鸽子包扎,估计这苦命的鸽子没法再长距离的飞行了,“唉~这孩子……”
这声无奈的叹息正好让进来的黎纲听到:“宗主,听甄平说您罚飞流关小黑屋了啊……”黎纲话还没说完梅长苏便把鸽子交到他手里:“把它放到鸽舍里好生照顾。”
黎纲接过鸽子,出门之前还不忘“提醒”一下梅长苏:“听甄平说飞流在小黑屋里特别安静,大概是真的知道错了。”
梅长苏原是狠了心关飞流一晚,听黎纲一说飞流特别安静才坐不住了,飞流从小被训练得没有表情,更不会哭,可就是这样,梅长苏才更担心,飞流怕黑他是知道的,心里害怕却又没有办法发泄出来是会有多折磨人,这点梅长苏比别人清楚不过,想到这儿,梅长苏起身了,快步来到小黑屋前,急忙吩咐甄平开门。
梅长苏一进去因为里面暗,没有看到飞流,一声声唤着“飞流。”
梅长苏突然感觉到墙角有动静,然后就是一个软绵绵的身体撞上自己的胸口,腰被死死抱住。
梅长苏感觉到他的飞流在发抖,浑身发抖。不用看也知道飞流一定是死死咬着牙来代替哭,梅长苏心疼不已,一只手搂着他,一只手顺着他的背哄着。
别的孩子怕了还能哭,飞流连哭也不会,这孩子心里会有多苦。
梅长苏温柔地在飞流耳边说着:“飞流啊,跟着感情走,不需要忍着。”
说完这话没过一会儿,梅长苏就听到低沉的哭声,衣服也被染湿一角。
梅长苏却鼓励一般摸着飞流的头:“对,哭出来就不怕了,哭出来就好了。”
飞流不知道哭了多久,梅长苏也不知道哄了多久,终于,飞流发泄够了,抬起头,用哭红的眼睛看着苏哥哥:“错了,对不起。”
梅长苏宠溺地给他擦着未干的泪痕:“没关系,下次不这样就好了。”
两个人牵着手一起回去,两个身影一长一短,显得静谧且美好。

楼主 果冻VB  发布于 2015-10-14 21:39:00 +0800 CST  
果冻会说没有拍是因为果冻写着写着心疼了么飞流太小了,下不了手心疼π_π而且果冻自己觉得写的有点虐(ಡωಡ) 下一章可能画风要变一变

楼主 果冻VB  发布于 2015-10-14 21:42:00 +0800 CST  
尝是霁月清风,琅琊榜首;来时缓带轻裘,机诡满腹;去时遥望狼烟,跃马扬鞭。
然又是一年琅琊榜,榜首再无江左梅郎。
一曲《赤血长殷》,曲,终唱完,人,终要散……






楼主 果冻VB  发布于 2015-10-16 14:14:00 +0800 CST  
大结局这么虐也是情理之中,悲剧远比喜剧让人记忆犹新,也好,还是心疼飞流,虽然有蔺晨,但那不一样。如果非要分别,蔺晨和苏哥哥应该是严父和慈母的区别吧

楼主 果冻VB  发布于 2015-10-16 14:18:00 +0800 CST  
先说一下,这章里面有大量的原文……果冻想了想,有些原文没法去掉,因为它很重要,所以果冻直接拿过来用了,所以,不好意思

楼主 果冻VB  发布于 2015-10-20 23:13:00 +0800 CST  
第二章
要把不懂表达,没有表情的飞流养到有表情,会宣泄自己的情绪,整个江左盟的人都宠着他,更不用说梅长苏和蔺晨了。
要说梅长苏对飞流宠是真的宠得不成样,无论闯了什么祸总是别人的错,飞流总是没有错的。有时候蔺晨看不过去他这么惯孩子,要出手教育飞流又被梅长苏挡下,什么孩子还小,什么他不懂之类的话,蔺晨表示这些话他都要听腻了。
飞流虽然心智不全,但是闯了祸他还是知道要撒娇,会把头埋在梅长苏腿上蹭阿蹭,每次这个时候,梅长苏也知道多半是又闯祸了,想说他几句又看他撒娇那样儿就软了,只能有一下没一下地捋着他的头发。
梅长苏有时候也在想,自己好歹也是将府出身,从小在军营里长大,父亲虽然也宠自己但一旦闯了祸,军棍加身是在所难免。这么如今自己带孩子就这么心软……
在廊州之时,飞流闯祸闯严重了,梅长苏挂在嘴上地一句话就是:“再皮就把你放蔺晨哥哥那儿去。”梅长苏知道飞流怕蔺晨,蔺晨对飞流也是对儿子一般,只是相对梅长苏慈母的角色,蔺晨就是严父了。梅长苏让飞流去琅琊山取东西结果飞流差点把琅琊阁的藏书一把火烧掉的那次,蔺晨气得要用藤条罚飞流,飞流疼得紧了就用内力挡,结果蔺晨也来真的,飞流用内力挡,蔺晨就将内力灌进藤条里抽,差点把飞流打成内伤。梅长苏为此怪了蔺晨好久,蔺晨倒还是一脸嬉皮笑脸那样:“别说没打成怎么样,就是打得重伤我也能治好!”理直气壮地简直让人无言以对。
所以飞流依赖梅长苏,但不代表他不依赖蔺晨,虽然他很“讨厌”蔺晨哥哥,各种嫌弃,却也是另一个角度的敬畏。如果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人能让飞流听话,一定是梅长苏和蔺晨。
梅长苏进金陵之前并不想让飞流一同前去,他不希望让飞流看到那个机诡满腹的梅长苏,也不希望飞流卷入事件中。哪怕是后来到了金陵,他也问过飞流,回廊州好不好。
“飞流,你回廊州去好不好?”梅长苏抚着少年的头,低声问道。 飞流的眼睛登时睁的大大的,猛地向前一扑,抱住了梅长苏的腰:“不要!”
“我可以写封信给蔺晨哥哥,叫他以后不要再逗你,这样行吗?”
“不要!”
“可是飞流,”梅长苏的语调中带着一种难掩的怆然,“如果你留在我身边,你会眼看着我越变越坏,到时候……就连飞流也会变得伤心起来……”
“飞流这样。”少年将脸紧紧贴在梅长苏的膝上,“不会伤心!”
“这样就够了么?”梅长苏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只要能留在我身边,靠着我的膝盖休息,你就可以很快乐吗?”
“飞流快乐!” 梅长苏轻轻捧起飞流的脸,用指尖慢慢抚弄着他的额角,神色更显忧伤:“好……既然这样,那我最起码应该可以保住你的快乐……飞流,你要记住,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你都不要害怕,因为永远都会有人照顾你的,你永远都会是我……最快乐的那个孩子……”

楼主 果冻VB  发布于 2015-10-20 23:13:00 +0800 CST  
飞流眨着眼睛,听不太明白这些话里面的意思,但却能感受到话中温暖的善意,所以他在那张还不习惯出现笑容的冰冷的脸上,学着梅长苏的样子扯出了一丝微笑,尽管那生硬拉动嘴角的样子还有些古怪,可已经是他表达自己情绪的一个难得的表情了。 “我们飞流真可爱,等以后回廊州,也笑一个给蔺晨哥哥看好不好?”
“不好!”
“为什么?”
“他坏!”
“你这么讨厌蔺晨哥哥啊,”梅长苏轻柔无声的笑着,将飞流搂进怀里,缓缓摇动,“还是你好……我要是能象你这么无忧无虑,能象你这么快乐就好了……”
飞流挣开他的怀抱,坐直了身子,认真地道:“可以!”
梅长苏温柔地看着他:“真的可以吗?”
“可以!”飞流重复了一遍,起身拖了一只高凳过来,自己坐上去,再把梅长苏拉到地毯上坐下,搬住他的头放到了自己的膝盖上:“象飞流一样!苏哥哥也可以!”
梅长苏觉得眼角有些润润的湿,靠着飞流的膝,感觉到他的手指穿进自己的的发间,轻轻地揉啊揉啊,把他最纯粹的爱与依赖揉进了自己的体内。
飞流让梅长苏感动和欣慰,不论自己变成什么样,永远有一个因为自己而开心快乐地人陪着,直到自己油尽灯枯的那一天。
带着对飞流“永远会是最快乐的孩子”的承诺,可想而知梅长苏会怎么宠孩子。
用景睿的话说就是“没见过这么宠孩子的。”
用黎纲的话说就是“宗主,孩子不是这么宠的。”
就连飞流一到谢府就和蒙大统领大打出手那次,梅长苏也把错归到了大统领身上,哄着飞流告诉他没错,以后不要再对这个大叔有恶意。
然而蒙挚那次,梅长苏心里也知道飞流还伤不了蒙挚,可是飞流有时太紧张他的苏哥哥,别人一点点对梅长苏的动作就会被他误解要伤害他,比如靖王萧景琰。
靖王因为误会梅长苏利用霓凰郡主帮他夺嫡而怒,对梅长苏大发脾气,甚至对梅长苏有种仇视的态度。

楼主 果冻VB  发布于 2015-10-20 23:14:00 +0800 CST  
飞流感受到了靖王的不友好,以为他要伤害他的苏哥哥,想也不想便出手了。而这次梅长苏才是真正对飞流动了怒。
少年充满杀机的掌刃散发着浓浓的寒气,如同死神的镰刀般直劈向靖王的脖颈。
“住手!”厉声喝止的同时,梅长苏用尽所有力气将靖王撞向旁侧,把自己的身体前移过去格挡。
飞流杀气腾腾的这一招正使到中途,突然看到苏哥哥出现在掌风攻击的范围内,知道他经受不住,心头大惊,立即全力回撤,以左掌挡右掌,后纵了数尺,但寒意仍然侵袭到了靖王的侧身与梅长苏的肩头。
靖王经常熬练,筋骨精壮如铁,这点已被大力减弱的寒气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梅长苏却觉得如被冰针刺中一般,喉间发甜,一口鲜血涌上,又被他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苏哥哥!”飞流大叫了一声。
梅长苏忍着胸腹间的疼痛,沉下脸来,挡在靖王身前,厉声道:“我跟你说过的话你全都忘了吗?你不记得曾答应过我绝对不伤害这个人一丝一毫吗?”
“可是他……”飞流虽然表情僵硬,可是一双大大的眼睛里却充满了孩子的委屈。
“不许回嘴!”梅长苏斥道,“不能做的事情就是不能做!快跟靖王殿下道歉!”
飞流全身微颤,紧紧地抿住了嘴,俊秀的脸绷着,倔强地扭向一边。
靖王倒是对飞流这样的人毫无反感,皱着眉道:“你不要逼他。”
“不行,”梅长苏面沉似水,“他必须要记住这个。飞流,你道不道歉?”
飞流很少被梅长苏这样声色俱厉地责骂,脸憋得通红,气息又粗又重,胸口一起一伏,牙咬得脸颊两边的肌肉都扯紧了,额上更是青筋暴出,那简直就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梅长苏叹了一口气,心里又软了下去,缓缓迈走上前,双手捧住了他的脸,轻轻揉了揉,低声道:“别咬牙,头会疼的……”

楼主 果冻VB  发布于 2015-10-20 23:15:00 +0800 CST  
飞流的嘴扁了一扁,向前一冲,扑进了他的怀里,双手紧紧搂住他的腰。
“好了,好了……”梅长苏语调模糊地哄道,“飞流听不听苏哥哥的话?”
“……听……”
“那去跟靖王殿下道歉。”
飞流垂着头想了半晌,突然抬起双眼,狠狠地瞪了靖王一眼,硬硬地道:“他先!”
靖王挑了挑眉,没有听懂,但梅长苏却立即领会了飞流的意思。
“不许胡说,靖王殿下为什么要跟你道歉?”
“跟你!”
“跟我也不行……”
“他打你!”
“他没有打我,”梅长苏有些无奈地垮下肩膀,“他只是有些生气,说话时靠我近了一点……”
“他道歉!”飞流坚持道。
“他没有伤害苏哥哥,他为什么要道歉?是飞流差点伤了他,所以飞流要道歉。”梅长苏还是尝试着和飞流讲道理。
“不!他……”
“飞流!说了不许回嘴!道歉!”大概是道理讲得自己都烦了,然而还是没有用,梅长苏火气又上来了。
飞流干脆将头转到了一边,倔强的样子倒是和当年的林殊一模一样。
“飞流!再不道歉你会被苏哥哥罚。”
飞流回头吃惊地看着梅长苏,仿佛不相信他刚说的话。
梅长苏没有等到飞流的道歉,耐心也终于用完,先委婉地送客:“今天殿下这番话在下记住了,他日自会像郡主道歉,天色也不早了,若没有其他事,殿下早些回府休息吧。”
萧景琰本来看着梅长苏严厉地训斥飞流很是尴尬,梅长苏这么说了,他自然识相地先离开了。剩下梅长苏和飞流。

楼主 果冻VB  发布于 2015-10-20 23:16:00 +0800 CST  
最近好多好多事情,果冻真的要疯了,也没有多少时间写文很多搬原文真的请见谅

楼主 果冻VB  发布于 2015-10-20 23:18:00 +0800 CST  
萧景琰本来看着梅长苏严厉地训斥飞流很是尴尬,梅长苏这么说了,他自然识相地先离开了。剩下梅长苏和飞流。

萧景琰一离开,飞流不敢去看梅长苏冰冷的脸,软软地低下了头。梅长苏暗暗地撑着桌角,刚才飞流那一掌还是让他有些受不住。
“黎纲!”梅长苏唤了一声黎纲,“去竹园折一根竹条来。”
“宗主,这……是……”黎纲看看梅长苏又看看飞流,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出去了。
飞流抬起头大大的眼睛里流露出害怕,上齿咬着下嘴唇,委屈的小样儿惹人怜。
梅长苏不是没看到,但这次,他不想向心软妥协。
黎纲办事向来是有效率的,没一会儿就带着一根竹条回来了。
飞流直愣愣地盯着黎纲手里的东西,紧张地双手开始搓衣角。
“飞流。”梅长苏如往常一般的唤他却让少年微微一颤,“过来。”
飞流听话地挪到梅长苏身边,糯糯地叫着:“苏哥哥。”
“苏哥哥再问你一句,错了么?”
飞流不会违背自己的心,虽然害怕却依旧不会撒谎,固执地认着死理:“没,没错。”
“好。”梅长苏看向黎纲:“打,不许放水。”又看向飞流:“不许用内力挡。”说完自己转过身去随手拿起一本读了一半的书。
“宗主……”黎纲左右为难。
“连你也不听我的了?!”梅长苏极少拿出宗主的架子,所以一旦拿出来他的话就不容反驳。

楼主 果冻VB  发布于 2015-10-24 20:28:00 +0800 CST  
今天被催文了然而果冻还没写完,今晚如果写得完就发,写不完,就……
还有,今天发现好多潜水党

楼主 果冻VB  发布于 2015-10-24 20:31:00 +0800 CST  

楼主:果冻VB

字数:10330

发表时间:2015-10-14 05:4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01-21 02:30:53 +0800 CST

评论数:28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