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九天长】【美文】《谜踪》——逐洪荒续篇

你们期待的逐洪荒续篇来了!


楼主 conniesilvia  发布于 2018-05-29 20:20:00 +0800 CST  
仙友们久等了!但是,楼主要说,这一个半月的等待是值得的。因为,楼主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希望不会把自己给埋进去……
这篇是《逐洪荒》的续篇,讲述东凤婚后的生活。
《逐洪荒》这篇,相信叫很多仙友们印象深刻,尤其是我们的少阳君。接下来的这段日子,楼主要把这个系列的故事给大家说完整了。
主CP:东凤
副CP:连成
大家没看错,楼主顺便要把连成的故事也说完整。他们为何会分开,又是什么事情让他们分开了?嗯,且听楼主穿·插在东凤主线里为大家娓娓道来。


桃花剧播完已经一年有余,留到现在还未出坑的,都是真爱。枕上·书开拍在即,这篇文将陪伴东凤的真爱粉们渡过很长一段时间。大概待枕上·书杀青时,我也差不多完结了。
《谜踪》是一篇很长的故事,目测比《逐洪荒》更长。入了《逐洪荒》本子的仙友都知道那本厚得似块砖头,《谜踪》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要讲的事情太多了。目前楼主已些了16万字,已经达到了《逐洪荒》一半的字数,但是还有好多事情未讲。如果有仙友觉着又臭又长,请自行考虑要不要跳坑。
无论你喜不喜欢这篇文,请尊重楼主的辛勤劳动,不喜勿喷。
如果大家喜欢,请踊跃留言,也欢迎仙友们参与剧情讨论。


以下是楼主这篇以及之前两篇完结文的在贴吧、晋江和简书的传·送门:
晋江:
《逐洪荒续篇——谜踪》: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601676
《逐洪荒》: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355406
《两重生》: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281860
简书:
《逐洪荒续篇——谜踪》:https://www.jianshu.com/nb/26035421
《逐洪荒》:https://www.jianshu.com/nb/23671608
《两重生》:https://www.jianshu.com/nb/23671272
贴吧:
《逐洪荒》:https://tieba.baidu.com/p/5336403924
《两重生》:https://tieba.baidu.com/p/5183117967

楼主 conniesilvia  发布于 2018-05-29 20:22:00 +0800 CST  
出师不利,被度娘吞了,谁说今天是黄道吉日来着!只能上图片了。
大家重点划起来!











-TBC-

楼主 conniesilvia  发布于 2018-05-29 21:07:00 +0800 CST  
貌似我今天发啥吞啥!

楼主 conniesilvia  发布于 2018-05-31 20:17:00 +0800 CST  


楼主 conniesilvia  发布于 2018-05-31 20:28:00 +0800 CST  


楼主 conniesilvia  发布于 2018-05-31 20:29:00 +0800 CST  


楼主 conniesilvia  发布于 2018-05-31 20:30:00 +0800 CST  


楼主 conniesilvia  发布于 2018-05-31 20:32:00 +0800 CST  


楼主 conniesilvia  发布于 2018-05-31 20:33:00 +0800 CST  


楼主 conniesilvia  发布于 2018-05-31 20:34:00 +0800 CST  


楼主 conniesilvia  发布于 2018-05-31 20:35:00 +0800 CST  
-TBC-
本章分两次更,以上是上半部分。

楼主 conniesilvia  发布于 2018-05-31 20:37:00 +0800 CST  
以下是第二章的后半部分,不知道会不会吞,我已经怕了……
***************
“我这就去寻个地方喘气,便不打扰帝君办正事了。”遂朝着那挺拔的背影作了一揖,“先行告辞,改日登门拜访!”
东华未有回头,只悠悠地嗯了声。今日他忙得很,也的确没甚心思同那三皇子闲聊。入了青云殿,他便自顾自地朝高座去。司命跟了他三十多万年,这瑶池大典他也历了无数回,早已习惯了他的行·事作风。也无需帝君开口,他便自行去到殿外宣布瑶池大典开始。原本闲闲散散,三三两两成堆的修仙者便就收了闲话的心思,准备登上青云殿去叩拜那位传说中的东华帝君。这九重天的青云殿在他们这些修仙之人眼中是何等的神圣,仿佛进去走一遭出来便就能染上仙气,从此仙途平顺,飞黄腾达。怀揣着美好的愿景,一众修仙者挤在并不宽敞的南端露台上,一边憧憬着日后为仙的种种美好,一边等待着被点名招入。
虽然在大典开始前现场秩序有些混乱,但到这一日终是进入正轨后,倒也一路顺风顺水,风平浪静。几个时辰前还喧闹不止宛若民间市井集市般的九天瑶池,此时秩序井然,安静得反倒叫人有些不太习惯。那些被点了名从下界仙山赶来的修仙者挨个儿地被招入,精神抖擞。不多时,再挨个儿地从青云殿走出,垂头丧气。虽说也没能指望一次就能成功入了仙籍名录留在九重天上,但到底这瑶池大典是时隔了七万余年才终是又举行了一次,且这些年神界也不太平,方才经历了场大暴·动,天兵天将死伤惨重。照理来说,天宫里头该是人手比较紧缺才对,可为何那东华帝君却没能瞧上他们?传说这位紫衣尊神避世七万年,不理朝政,也就是那场几乎天地易主的大战才露了下脸,打了一架,稳了稳神族的根基。想来这么一位上古老神仙,大抵也是对这选拔小仙的差事不大上心。留不留,全凭当下的心情而定。再瞧瞧他那张冷冰冰的脸,想来今日的心情大约也算不上是愉悦。于是,这一日下来,待到天色有些暗淡的时候,并不怎么宽敞的瑶池南端露台的气氛有些压抑凝重。此时,还有大约二十来位修仙者尚未被宣入。即便内心惶惶不安,他们也不敢来回踱步,唯恐一不留神,不经意间做错了什么便影响了仙途。今日来的修仙者皆是这七万年里头下界的佼佼者,可就是这么些个杰出代·表,今夕在青云殿里却得不到东华帝君的赏识。至于理由,那紫衣银发的神仙没说,只遣他们先退下在殿外候着。这一等,便就从白日等到了现在。瞧着这势头,怕是连个晚膳都吃不上了。本就心情低落,眼下还饿着肚子,这群修仙者便更沮丧了。
“拾遗,王拾遗!”
不远处的云阶上传来了灰袍仙君的声音。被唤了名字的修仙者上前一步作了一揖。
“赶紧去吧,到你了。”
粉衣仙子在一旁招呼他。成玉也是受了一日的累,早已是累得两条竹竿子似的细腿酸胀不已。她本就是个没甚耐性的神仙,见了眼前这磨磨唧唧的男人,便就替他着急了起来。
“你倒是走快些,后头还有好多人等着呢!”
那男人回头瞧了她一眼,神色有些奇怪。虽然嘴上没说什么,脚下的步子却依旧不紧不慢。他上了云阶,到了司命跟前又作了一揖。灰袍仙君例行询问了几句,确认来者无误后,方才领他入了青云殿。殿内空空荡荡的,虽是金碧辉煌,却清冷肃穆,叫人不由地便心生畏惧。远处高座上坐着个紫衣银发的神仙。只见他半倚半坐,看起来吊儿郎当。手里执着册子,此时正随意地翻看着。
“还愣着干嘛,快拜见东华帝君!”
司命见他晃了神,遂赶紧提醒他。
怔了一怔,他赶忙跪下,虔诚叩拜。
“你就是王拾遗?”
那男人应了一声,依旧维持着叩拜的姿·势。
“命簿上记载,你曾是个山贼?”
“是……”
“怎么就想起来从良了?”
额头还贴着冰冷玉石地的男人愣了一愣,遂心直口快地如实说道:“我自幼被遗弃在荒山上,被山头主捡了去养。耳濡目染,从小跟在养·父身后为·非·作·歹。后来,养·父一不小心被其他山头的主砍死了,于是我就成了那座山头的霸王……”
“说重点。”
跪着的男人冒了些冷汗,遂继续道:“有一日,在山脚下看上了个迷路的姑娘,本该是依着我们山头的规矩,砸晕了扛回去做压寨夫人,可却是无论如何都下不去狠手来。于是装作是那荒山上的采药人,将她送出了地界,顺便也套了套近乎。那姑娘一心向道,我觉着自己着实配不上她。照理说像我这样的蛮野之人,该是拿得起放得下。却又不知为何,拿起了竟就放不下了。于是便狠了狠心弃了恶道,做起了善事,不多久就把家底给败了个精光。做山贼的,向来欺软怕硬,于是我那山头便就遭了殃。许是做了善事积了德,被人揍个半死之际,得一仙道出手相救。后来,便就一直修·道。”
紫衣尊神翻着他的命簿,心不在焉。
“王丢丢?”
“额……”那男人顿了顿,“养·父本无姓氏,因是个山大王,所以择了‘王’为姓,也没什么学问。又因是捡来养的孩子,便取了这么个好养活的小字。”
“那‘拾遗’这个名字,是仙道师傅给起的?”
男人嗯了一声,“师傅乃修·道之人,到底是有学问些。”
“也没甚学问。”
依旧跪着的男人憋了半晌,遂还是没忍住,憋了一句话出来,“帝君莫要贬低师傅……他也还是有些学问的……”
高座上的尊神浓眉一挑,遂觉得面前跪着的这个男人还有那么点儿意思。虽依着资历,也着实入不得他的眼,但如此心直口快不遮不掩的直爽性子,倒是这九重天上不多见的。寻思了一番,他凉凉开了口。
“二十七天的锁妖塔缺个看·守的小仙。”
司命闻之一怔,意识到帝君这是要留他的意思。这一整日里,前来叩拜的修仙者没一百也有七八十。眼前这个男人,虽也是下界修仙者里头的佼佼者,但委实算是今日这一批里最差的。灰袍仙君摸不着头脑,难道帝君今日选拔的标准是倒着来的?
“从明日起,你便是摭舍仙官,掌管锁妖塔。”
王拾遗跪在地上愣了片刻,“敢问那塔里头的妖怪……厉不厉害?”
紫衣尊神抬眼瞧了他一瞧,语气清幽,“你从前是个山贼,想来拳·脚功夫该也不会太差才是。”
嘴角颤了好几颤,跪着的新任护塔小仙额头上又冒了些冷汗,连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我弃恶从善几万年,没……没动过粗……”
高座上的尊神唔了一声,遂接着沉了一句,“那就以后多动动。”
立在一旁的灰袍仙君有些绷不住,却也只得拼了老命地忍着。自他家尊座从无妄海的长眠中苏醒,这一本正经捉弄人的本事渐长,颇有些从前当天地共主时的影子,叫他甚是怀念。遂又一阵感慨,那时的帝君,可真是威风啊!年轻果决,手段毒·辣,叫人不敢为·所·欲·为。再看看后世的那几任天君,委实比不过他,也难怪异族总是蠢·蠢·欲·动。
“下一个。”
司命回了神,便见着帝君正瞧着他这处。于是赶紧收了心思,低头将地上的小仙领了出去,再招下一个进来。
来来往往,待到夜深人静之时,最后的一位修仙者终是踏出了青云殿。候了一天,本就糟心不已的修仙者们早已是没了精神头。当灰袍仙君举着颗硕·大的夜明珠替紫衣尊神开道时,大家才又勉强提了些精神。而当他宣布此次瑶池大典落幕,并只有一位修仙者被授予阶品时,众人哗然。遂有窃窃私·语传出,场面不太和谐。紫衣尊神慢慢悠悠地扫了一眼,如鹰般锐利的目光叫人胆寒。片刻后,清冷的声音响起,荡在幽幽夜色下的瑶池上空,叫空气都寒了几分。
“连妒性都压不住,这修仙的七万年,想来也是得过且过这么过来的罢!”
底下窸窣声停歇,众人皆低下了头。
“回各自的仙山去,好好想一想到底为何要修仙,想通了再来。”
高大的身躯转身,同来时一样,步履稳健,不急不慢。
不多久,衣袖中便传来了躁动,他拍了拍袖底,和颜悦色,“这就回太晨宫了。”
凤九坐在他的衣袖里百无聊赖,遂又想起了白日里的情形,再次叫她羞得无·地·自·容。本不过是睡个回笼觉,不想一睡便就直接睡死了过去。睡得迷迷糊糊半梦半醒之际,她觉着有些闷热,于是就把脑袋探了出去。遂觉着还是热,索性整个身·子都钻了出来。周·身空气微凉,身下的褥子触感也有些凉,叫她觉着舒服了很多。趴了一会儿,她翻了个身。干燥凉爽·透过皮毛,叫她整个背脊都觉着舒坦。心想不愧是太晨宫的褥子,真高级!仰面朝天露着的肚子被人揉了揉,遂又被挠了几下。凤九觉着痒,便就扭·动着身·子想要躲开那只烦人的大手。几下翻腾过后,她便径直跌了下去。砸到地上,凤九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睁着两只葡萄似的大眼睛定睛这么一瞧,她愣在了原地。高座底下跪着个陌生男子,此时也用着同样是算得上震·惊的目光望着她。眨巴了几下眼睛,凤九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东华揣着来了这青云殿!愤慨之余,她亦是羞愧难当。身为东华帝君的妻子,太晨宫的帝后,她现在顶着这副乱七八糟的仪容出现在瑶池大典这么个正儿八经的公圌众场合委实不合·体统,实在是丢人现眼。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在不耻东华又一次捉弄她的同时,凤九也哀叹起自己的不争来。这隔三差五的戏·弄竟也没能让她提起丝毫的警惕来,果真这两年在东华身边日子太好过了,叫她忘记了从前吃过的那些苦头。颓然垂头,她灰溜溜地爬了起来,身·子一转叼起那紫色的衣角便钻了进去。伏·在他暗紫色的云靴旁,凤九默默地舔·了·舔自己的爪子,心情低落。思绪回到了七万年·前,那个遥远的幻梦境。那时,东华也是这样揣着她,叫她饿肚子。
“你这又是在诽腹君上?”
外头传来了她那如意郎君的声音,叫凤九直接把狐狸脑袋砸向了爪背。东华那上九流的读心术,还真是一刻都没有闲着的时候!往他的云靴上蹭了蹭,凤九索性搂上了他的脚脖子。撒娇这一招她向来使得溜,东华对她这一杀手锏也没甚抵·抗能力。蹭着蹭着,她便被从衣裾底下拽了出来。紫衣尊神揉了揉她脖颈处的白色绒毛,叫她扬起了狐狸脸。毫无防备地对上那张好看得不像话的面容,凤九愣了神。东华的脸依旧冷冷的,眼中却含·着笑意。凤九张·开嘴,哈喇子流了下来。
“这么饿?”
她咽了咽口水,目光炯炯。
“忍一忍,正事办完我们就回去吃饭。”
随后,她便被塞回了衣袖中。这一忍,便就一直忍到了现在。这几年的丰衣足食,委实叫凤九扛饿的本事倒退到了奶娃娃的时候。肚子叫唤个不停,凤九只得望着头顶东华的胳膊将它想象成猪肘棒,好似望梅止渴般。东华将她掏了出来,夹在臂弯中,遂有凉凉低语传来,沙沙的,叫她的双颊泛起了淡淡的红。
“在九嶷山那会儿,你下口可真狠!”
凤九舔·了·舔·他的手,表达歉意。随后,她便被幻回了人形。落地后,她朝着四处望了望,这才发现他们已是入了太晨宫。于是,凤九便有些迫不及待,遂就没有注意到她那夫君眼神中的星光闪烁暗流涌动来。
“我们终于到家了,可饿死我了!”
紫衣尊神唔了一声,意味深长,“本帝君也饿了……”
-TBC-

楼主 conniesilvia  发布于 2018-06-02 19:13:00 +0800 CST  
第三章,一次更完。可欢乐可闹·腾。
这一章里有个关于主线的伏笔,也算是这一些列事情里面打得很早很早的一个伏笔。不过我估计你们是找不到的。(来自作者的傲·娇~)
晋江、简书同步更新~
**************
第三章 小道消息






-TBC-

楼主 conniesilvia  发布于 2018-06-05 19:39:00 +0800 CST  
仙友们,楼楼开始要讲大·事·件了。拿好你们的小本本,重点划起来!
简书、晋江同步更新~
************
第四章 琉璃阁密会








-TBC-

楼主 conniesilvia  发布于 2018-06-07 20:02:00 +0800 CST  
第五章分两次更完,以下是前半部分。
*******************
第五章 妙华镜趣事


窗外繁花纷飞,落英不时地便从敞开的窗户零星飘了进来,落在不大的楠·木桌上,带来一阵阵淡淡的花香,掺着丝丝清甜。戏班子在底下演得热闹,这雅致的高座包间里,看戏人却有些心不在焉。
“听说新来的锁妖塔仙同你走得挺近?”
成玉随口嗯一声,思绪却早已飘到了不知何方。
这几日,那摭舍仙官得空就来瑶池寻她。他寻她,倒并非是来招惹她。虽司命说此人从前是个山贼,但修·道几万年,早已是褪去了痞性。如今一身白色纱衣立在跟前,干干净净,倒也是仙味十足。
“他对你有·意思?”
见她半晌没搭话,凤九便就抬起胳膊肘顶了顶她。成玉这才回了神,遂将心思转移到了方才的谈话上。
“谁?”
“摭舍仙官啊!”
“他?”
“还能有谁!这几日,那些宫娥都在议论纷纷,说你俩走得近!”
“哪有!”她随手捞了个核桃剥了起来,“帝后的耳根子怎如此软,什么闲话都信!”
“他得闲就去瑶池寻你,你们一聊就是半日,这还算是走得不近?”
成玉默了半晌。若不是他来寻她说话,怕是也没能叫她想起来他们从前在凡间还有过那么几面的缘分。那时,她尚在凡间,还未得道成仙。彼时的记忆已是模糊不堪,但她依稀记着好像的确有那么一回事。于是,成玉便就当那摭舍仙官是个故人,与他闲聊了起来。不料这九重天上的眼线也是多,且四处潜伏。这才几日的功夫,八卦便就传得有鼻子有眼。天宫这么多张嘴,成玉觉着自己委实管不过来。想着到底是与那摭舍仙官清清·白白,便也没对这桩事情太上心。这八卦嘛,最怕的就是千年不变。同一个八卦传久了,也就失了新意。要不了多久便也自行消停了。
“昨日三殿下来太晨宫寻东华下棋,我瞧他脸色不太好。”凤九继续旁敲侧击,“怕是也听说了你和那摭舍仙官的事。”
“听说就听说了,耳朵长在他的脑袋上,我也管不了。”
“你当真对三殿下半点意思都没有了?”
成玉睨了她一眼,遂咬上了核桃,含糊道:“要我说多少次!”
“那摭舍仙官呢?”
“也就算是个熟面罢了!”
凤九唔了一声,点了点头。遂也开始剥起了核桃,并默默替三殿下默哀了片刻。

楼主 conniesilvia  发布于 2018-06-09 19:39:00 +0800 CST  
“这出戏委实无聊!”成玉弃了手上半个难剥的核桃,抓了把花生,“还不如我那说书摊子热闹!”
“我与东华的大婚,你都说了两年多了,还没说腻?”
“听戏的都还没听腻,我一说书的怎能说腻了!”复又一阵惋惜,“若你当初行行好,捎我去昆仑虚吃那墨渊上神的喜酒,我也不至于说了两年东华帝君的大婚!”
凤九望了望窗外,底下排的那出戏就如同她手上的那颗核桃一般,不太合她的口味。于是,她索性便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与成玉的闲聊上。
“你怎不去和三殿下说说。你若同他说了,他定带你去!”
“我凭什么跟在他的身后去,我又不是他什么人……”她顿了顿,吃了两颗花生继续道,“若跟在他身后去喝那顿喜宴,定是要闹得九重天人尽皆知,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你与那摭舍仙官的八卦传得热闹,我也没瞧你有多少在意。”凤九直击要害,“你那么着急同三殿下撇清关系,还说心里半点没他的位置!”
“他可是连宋,我不愿与花·花·公·子扯上关系。他那元极宫的后花园开得烂漫,也不缺我这么一朵红莲来。”
凤九掩了笑,“看,这不还是把实话给抖落出来了!”
成玉愣了愣,但转瞬便恢复了常态。
“这台戏委实无聊,不看也罢。既然已是在第七天,我们不如再去妙华镜玩玩,如何?”

楼主 conniesilvia  发布于 2018-06-09 19:40:00 +0800 CST  
“你若想听书看戏,大可自己下到凡界寻个热闹的酒馆混上个几日。那妙华镜灵气重,你修为薄浅,常去那处也是不大好!”
凤九语重心长地劝了她一劝。在混沌界的那七万年,她别的本事没学着,这耐戾气的功底可是被磨炼得非等闲小仙能比。起初,东华那半个元神的碎片拢着她,替她阻隔了戾气。可随着碎片数量的逐渐减少,她还是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戾气的干扰。慢慢地,偶有的一两下刺痛变得频繁起来,如同千千万万把锋利的兵器,伤得她体·无·完·肤。疼痛无时无刻不折磨着她,叫她很难集中精神。于是,手上的动作便也就慢了下来。每每痛到无法继续之时,凤九便会想起东华。想起他待她的好,也想起了那段甜·蜜的时光。当初他剜半个元神的时候,痛不痛?这受了伤的半个元神暴·露在混沌界的戾气中,是不是比她当下承的痛苦多上数倍?只稍稍这么一想,凤九便就振作了起来,咬紧牙关继续扛着。在那混沌界里,他们唯有彼此罢了。她花了七万年的时间,才终是将他的半个元神拼凑了个齐全。这七万年的沉淀与磨练,也让她的修为深厚了不少。
“你好歹也是个上神,虽然其他像样的本事你也没有,但至少还耐得住那灵气。”成玉嘲讽了她几句,“幸好你还有那么点儿上神该有的本事,否则这上神的阶品还真是与你十分不合衬!”
凤九睨了她一眼,遂端起了架子,“若不是有本上神在,你想靠近那妙华镜观一观凡界的好戏连连,怕是只能去寻三殿下了吧!”

楼主 conniesilvia  发布于 2018-06-09 19:42:00 +0800 CST  
被怼了一句的成玉元君朱·唇一瘪,悻悻然道,“不愧是东华帝君的帝后,说起话来都越来越像了!”遂讨好似地拽了拽她的衣角,语气诚恳,“再带我去看一回,上次看到北燕国的太·子与自己的皇·帝老爹抢男·宠,我委实好奇那美·人最后究竟跟了谁!”
凤九柳眉微敛,颇有些嫌弃的意味,“这桥段比我姑姑的那些话本子还狗·血还离谱,你竟也看得下去?”
“那可是活的断·袖,还是一对儿多出了个程咬金来。哪儿是你那些话本子里头的庸俗套路能比得上的!”
凤九想了想,发现成玉说得居然还挺在理。活的断·袖她是见过的,比如那老凤凰和她四叔。可两个男人同抢一个男人的好戏,她这辈子委实没见过。遂再次起了兴致。
“罢了,本上神就带你再去一回。”遂又有些不大放心,与她约法三章,“那妙华镜灵气太重,等会儿你离它远些,以免被灼伤。最多酉时,我们就得离开。”
“好好好!”成玉赶紧应了她,“晓得你舍不得太晨宫里的那位,急着回去给他做晚膳!你放宽心,绝不会耽搁你当贤·妻·良·母。”

楼主 conniesilvia  发布于 2018-06-09 19:46:00 +0800 CST  
掩了笑意,二人便从高座的雅致厢房而出,径直往天门处去。一片娑罗树林子的深处有一方瀑布,那便是妙华镜。
给彼此罩了个结实的仙障后,凤九便掐了个诀法。指尖凝起法术,散着淡淡的金色仙泽。水幕上立刻显了景象,叫成玉惊呼出了声,遂拉着凤九便坐了下来。那北燕国的皇·宫大戏着实精彩,尔·虞·吾·诈,设·计·陷·害,花·样层出不穷。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叫这二位在九重天上有头有脸的女仙拍手连连。纵使那瀑布的灵气扰得她们有些头晕,也挡不住熊熊燃着的看戏兴致。
清冷的声音夹杂着隆隆水声自头顶不远处飘了来,叫凤九身形狠狠一颤,差点掉进了瀑布中。
“前些日子,你闹头痛,原来是在这处烙得的毛病。”

楼主 conniesilvia  发布于 2018-06-09 19:47:00 +0800 CST  

楼主:conniesilvia

字数:105680

发表时间:2018-05-30 04:2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8-25 19:35:18 +0800 CST

评论数:493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