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小年

姜衍抱着小年儿安抚了一会,看着孩子的呼吸平下来,放下孩子,“哭够了就趴回去吧”
啊?
小年儿就算平时闹腾得欢,屁股上还盖着巴掌印儿呢,哪敢不听师父的?乖乖地趴着,两只手局促不安的做着小动作。想也不用想脸上一定是一脸委屈。
姜衍走南闯北,天南海北闲聊的时候也听人说过谁家的师父打了徒弟扔下该干什么干什么的。姜衍不解,他们面对的也是小年儿这样的孩子吗?哦...也许没小年儿讨人喜欢。想着想着,明明是多操了心,却好像捡了个宝。
看着红红的屁股,姜衍轻轻拍了一下,“每天想这些有的没的,不务正业,你说该不该打?”
“打过了都...”闷闷地声音,“师父......”
一巴掌盖上去,“就你这脑子不清楚的毛病,这几巴掌就想完事儿吗?”
小年儿牢牢握紧了拳头,姜衍看着这样的小动作心里一酸,就算不是很疼,也忍得不容易吧,难道非要把孩子打得受不住了才算吗?
清清嗓子,“不许哭了,墙角儿跪着背书去。”
“唔...”小年儿提起裤子,“师父不生气了吧......”
“生气若是能制得住你,那师父只能每天生气了。”姜衍摸摸小孩儿的脑袋,“好好背书去,你长个记性,师父不生气了。”
本以为孩子会放松些,没想到小年皱皱眉头,“师父不生气了还罚我...”嘟着嘴,“真是没道理呢...”
意料之中的又挨了一巴掌。
“给我跪好了背书去。”这样的徒弟...姜衍笑着摇摇头。

朗月中庭,走出屋子的姜衍闲闲得看着月亮,想着屋子里的孩子,似乎觉得月亮都亮了一些,一会儿怎么安抚他呢,是哄着拍着睡觉,还是吃点什么新鲜的?
要不还是给他找个小金锁小玉佩什么的,当师父的总得给个见面礼。
其实无所谓的,反正日子还长,孩子也会慢慢长大。
姜衍笑笑,还是琢磨琢磨生意吧。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4-05 00:05:00 +0800 CST  
做了一晚上ppt~累到死~
话说,大家想看什么赶快说啊~嘿嘿~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4-05 00:06:00 +0800 CST  
姜衍觉得,小年儿最近比较...嗯...比较奇怪。
过了个年,就好像一下子转性儿了似。每天回来,还来不及泡上一杯茶歇歇,就看着孩子蹦蹦跳跳的跑过来。
“师父师父...那李家的大小姐怎么样啊?画像昨儿我给您搁这儿了。”往桌子上一看,果然多了一幅卷轴,小年儿撇撇嘴,“原来您没看啊...”
姜衍看着小年儿,发现这孩子笑得跟朵花儿似的,一脸谄媚“您要是有空,就见上一见?要不,咱找个媒婆说说也成啊。”
“小年儿啊...”姜衍声音里有些疲惫,“这每天在外边儿一大摊子,不能回家再跟着你闹腾吧?”
小年儿乖巧的给姜衍揉着肩膀,“嘿嘿,师父...您看您都这年纪了,再不找个师娘就...”
姜衍借口,“就没人要了?”
给师父揉肩的小年儿笑得快滴出蜜来,“哎呦师父啊,且不说您是昌记大掌柜的日进斗金生意兴隆...就您这身材...啧啧...这相貌...还怕找不上姑娘?”
“我让你去柜台上练嘴皮子,怎么练了一身媒婆儿的功夫?”姜衍随手拿块儿帕子擦擦脖子,“你口水滴到师父脖子上了。”
言归正传,姜衍之所以觉得奇怪,是因为之前的小年儿可不是这样的。
孩子说的对,自己的年纪,还有这身份,怕是最吸引媒婆说媒的,既不是天潢贵胄活得战战兢兢一如侯门深似海,却也能富足的生活一辈子。
自己也不是没动过这个心,可能是最该动情的年纪跟着老东家天涯海角的做生意,这家的皮货那家的茶,从南到北,商场如战场,少年老成,殚精竭虑,年少热血,一心就想着怎么把生意做大,哪儿有时间想这些。
等到昌记的名声儿已经不小的时候,姜衍才安定下来,他最是温润好相处的人,每天登门说媒的人说络绎不绝也不为过。那时东家托人介绍的姑娘听说也是蕙质兰心的主儿,东家和夫人都计划着三媒六聘了,只是那姑娘的家人似是夸奖一般说了一句话。
“我们家小姐最是和善,听说先生收有徒弟,那孩子一定也是伶俐的。成家之后不必让和其他伙计住店里,小姐早就看好了一处小院儿,权当师娘的见面礼。”
姜衍看着门外冒出的小脑袋突然跑远了,心不知怎么一疼。
小年儿哭了多久,姜衍就哄了多久。
从此,就再也没有了这念头。他是清泉一般的人,看着这孩子,怎么也不忍心让他因为个女人受苦。

时间拉回现在,小年儿主动提起这些,做师父的自然觉得不太正常,“好好做你的事儿去,别想这些有的没的。现在生意多,师父可没时间哄你两三天的。”
小年儿脸一红,“那是以前不懂事嘛,师父,您再看看这个,这位家里是做木材生意的,这人熟,她爹不是前阵子来找过您办事儿么。”
“你倒是记性好。”语调不善,可姜衍想着,孩子记性是不错。
“我每天事儿不多...忙完自己的就只能惦记师父了。”
“宁旭。”姜衍瞥他一眼,小年儿最怕师父叫自己大名儿,赶紧乖乖地答应,“师父。”
“若是觉得师父惯你惯得厉害,下回查功课的时候就加上四书五经吧。”姜衍满意的看着蔫了的孩子,“回头儿去当铺练着吧,我去跟那儿的掌柜的知会一声,若是收回一件儿赝品,咱们戒尺说话。”
“师父...”
“与其你每天这个姑娘那个姑娘的看,还不如去看看这些个物件儿练练眼力见儿。”
“师父...”
“还嫌事情少?”
“小年儿错了...”


“哎,我说小宁公子啊,您怎么才出来啊,您师父怎么样,答应了吗?他中意哪家的姑娘?”
“他...我师父他这两天忙...不过您放心,几家的姑娘我都跟他说了,他说好好想想...毕竟...婚姻大事不是儿戏。”
“那是自然...”媒婆点点头,“这是你的辛苦钱,咱们说好的一人一半儿。”
熟练地把碎银子揣好,“王大娘您放心,有信儿我一准儿告诉您!”
这些钱,够不够给给师父买礼物呢?下个月可就是他的生辰了。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4-05 23:14:00 +0800 CST  
唔,亲们,花下午有事儿。所以不能艾特大家嘞…另外…也是最最重要的…欢迎点戏啦喂…我有点儿卡住了…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4-06 14:03:00 +0800 CST  
哈哈~亲们~原谅花伪更的不厚道吧~花这两天为了一个神马英语竞赛累死累活的~(~ o ~)~zZ人家不是故意不更文了啦~周末可能会有一小段~~~所以~大家谅解包涵啦~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4-10 15:24:00 +0800 CST  
过了几日,姜衍终于沉不住气了,这不仅徒弟奇怪,怎么连生意场上的掌柜们,老板们都奇怪起来,那日绸缎庄的李掌柜私下里问他,话虽然说的客气可明里暗里的都想让自己给李家当女婿。姜衍只能借着酒劲儿打哈哈,“我和李掌柜一直兄弟相称,这差了辈份儿可就不好了。”
李掌柜无奈,都知道姜衍一表人才一直没有娶亲的念头,前几日听自家闺女说姜掌柜有这念头,便想着无论消息真假都要试一试。
“您这是折煞姜某了。”姜衍笑着说,“您也知道,我这一年四季领着徒弟四处转,找了谁家的姑娘不是连累了别人,等过几年四处都发展好了再作打算吧。”
打量一眼面前的人,温文尔雅的样子,话语中的意思再是明白不过,无论娶妻不娶,昌记的生意必将是蒸蒸日上的。这样的人家...
“只是一个人到底有很多照顾不上来,你还带个半大的徒弟...”
说起小年儿,姜衍似乎笑得都带了几分真实,“你说宁旭那孩子啊,我就这一个徒弟,就算手把手的教他怎么做生意,也够麻烦的了,书读得一塌糊涂。账本儿啊,现在都看不出个门道。”
和姜衍打交道的都是七窍玲珑心,一听这孩子上手就是看账本儿,不是跑堂不是站柜。还要读书,又听说这孩子对玉的功夫了得...
姜衍...
这是在培养大掌柜的啊。
一言既出,这话儿也就四处传了开来。似乎姜掌柜这还不怎么会办事儿的徒弟一下子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十五六岁的小年儿,终于也给自己引来了第一位...
媒婆...
“姜老板您瞧,你这孩子,年龄是小,可聪明伶俐,有有您这样的师父指点着,成大器是迟早的事儿啊。”
“咱不急,先定下来也成啊。”
姜衍真想去山里找方丈算上一卦,最近这是招惹什么了。
就听那媒婆吃吃的笑,“您那徒弟,是个孝顺的,还托我给您寻个媳妇儿呢。”
“这孩子做生意的料啊。您看了画像了吧,这些美人图传到您那儿,你徒弟还问我要钱呢。”
“这钱,您给了他。这孩子啊...”
姜衍看着那点儿连孩子点心都不够买的银子。就为这么点儿...唉,要是有可能,恐怕自己都会被拉来拉去见客的吧。
平时是短他吃了还是缺他穿了。
得,自己有了钱,连师父给的荷包都落下了。
一捏荷包,姜衍自己笑了,孩子是嫌荷包女孩子气,把银子拿走了啊。
抖抖,里边儿掉出来张小纸条儿。
上面写着自己的生辰。
诶,这孩子。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4-12 22:07:00 +0800 CST  
“我平时就这样教你的!”姜衍戳戳面前孩子的脑袋,“十五六岁的孩子,怎么就养成这种性子?”
小年儿脖子一梗,“书上和师父都说的是仁义礼智信,他们不讲诚信!说今天给我东西的!钱我都交了一半儿了!”
“你也知道是仁义礼智信!”姜衍气得直咬牙,“你的仁义呢!礼呢!智呢!”扯过小年儿照着屁股上狠狠几下,“说话做事不动脑子!”
小年儿被说得不吱声儿,屁股火辣辣的疼。姜衍看着这孩子的倔样儿,恨恨地灌了两口茶下去,“你是砸店砸上瘾了吧!”
“这本来就不怪我!说好的事儿,怎么就反悔了!”
“小年儿,师父说话不听了是不是?”
“师父!”孩子气冲冲的叫了一声,“你不能不讲道理!”
“又没什么要紧的东西,你的那些小物件儿,一时半会儿的也没什么。”
“可这是...”火气正大的孩子一下子没了声儿。
“是什么?”姜衍心里也明白个七七八八,却还是装着不知道,淡淡的问出来一句。
“师父就觉得我怎么做都不对!你!....”大义凛然一般的蹦出来一句,“要打就打吧!反正打了我你就解气了!”
连珠炮似的话把姜衍气得差点儿晕过去,下午鼻青脸肿小年儿和一家店的老板同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做师父的还没说话,老板就连连道歉,说什么开始不知道是姜先生的徒弟,要不一定会早点儿拉架的。
做师父的狠狠地心疼了一下自家徒弟,然后转过弯儿来了。“拉架?”
“是啊,他和我们几个伙计打起来了,孩子身手不错...”
“为什么呢?”
“伙计说,他毁了我们不少东西。”
“这是他的不是,那我来赔吧。”
“不用,也是我们的不是,他要的那件东西没做好...”

“小年儿!你知不知道,要不是人家认识你,你今儿非得被打的回不了家!”

半大的孩子总是很容易冲动,“明明是认识你!反正在外边儿就算不被打,回来也要被师父打。”说得自己有点儿委屈,带着哭腔儿,“打死我算了!”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4-13 22:53:00 +0800 CST  
姜衍气得扯过小年儿按在自己腿上,“本来不想和你计较的,这可是你自找的!”噼里啪啦几下,隔着衣服能感觉到孩子有点儿颤抖。
估计不是疼的,是委屈的。姜衍边打边训,“说得好啊!接着说啊!既然你这么说了,不打你还真是对不起你了!”
“疼...”
“疼也给我忍着!”姜衍又盖上去两巴掌,“宁旭你记住了,再给我犯这种事儿,别说外边儿怎么样,回来就给我挨打吧!”
“师父...”怎么没发现师父的巴掌劲儿这么大,“疼...”
“闭嘴!”又是一下拍下去,“这就疼了?离打死你还远着呢!”
不敢说话,忍着疼,又有点儿伤心,十几天来,虽然说是拿师父赚钱,可是每天累得一躺床上就睡,最后就换来一顿打。
打孩子的师父也有点儿下不去手了,又觉得不能这么惯着他,“起来吧。回你自己的屋子呆着去。”
“师父......”师父都不哄哄自己看看伤了吗?
“让你干什么呢?还想疼?”

回到自己的屋子,泪眼朦胧的小年儿斜斜的趴在床上,突然看见自己的荷包,好像还是鼓鼓的...
“这钱...”师父不会是知道自己和媒婆一起赚钱了吧......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4-13 23:09:00 +0800 CST  
写得有点仓促了…明天英语竞赛毛线也没看。还想着写完看呢。果然是老了…一过十一点就困得要死。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4-13 23:21:00 +0800 CST  
伪更…我去他大爷的英语竞赛!靠!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4-14 12:54:00 +0800 CST  
“这钱...”师父不会是知道自己和媒婆一起赚钱了吧......
想想师父,倒也不是觉得害怕,但是...总有些别扭的感觉,想到师父可能戏谑可能生气的样子,小年儿就觉得莫名其妙的不好意思,一下子脸都红了。
磨磨蹭蹭的起身,几巴掌拍的身后还是有些疼的,只是想到师父,屁股上就仿佛更疼了一些。走了几步到了师父的书房,看着师父气定神闲地拿一卷书,就想起别人夸师父什么“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觉得真是形容得恰如其分,似乎看着师父,自己都能慢慢安静下来。
可是又有点儿失落,打完自己没什么反应吗?小年儿嘟着嘴,“怎么着也应该着急一下子嘛......”一抬眼儿,却又看见师父桌子上放着的桃酥,心里又甜起来。
好吧师父,看在桃酥的份儿上,小年儿原谅你了。
怀着小心思准备悄悄地回去,却听见里边儿传来的声音。
“什么时候又惯得你这偷偷摸摸的毛病?进来。”

慢慢地挪进来,看着师父意料之中的表情,“怎么了?发现自己钱多了?”
小年一下感觉脸都烫了,“师...师父...这...这是...您给的...这个月买零嘴儿的钱吧...是吧...给的早了...嘿嘿”...带着几声不好意思的干笑。
“是啊,可不是吗?”姜衍看着小年儿,“早点儿给你,把您哄高兴了,别回头儿把师父不知道卖给谁家小姐了。”
“师父...”小年儿被这一席话说得头都快低到地上了,“小年儿...不会...什么也不会...只能想出这么个法子。”说到最后已是嗫嚅。
“你怎么赚钱是你的法子,可你明明知道师父现在是不想给你找师娘的。”姜衍点点孩子的脑袋,“你这不是耽误别的女子吗?”
小年儿瘪着嘴,“到时候他们知道师傅不答应,自然就会换人家的。呀...师父!”
姜衍又补了两巴掌,“就你这句话,再打你一顿都不冤。什么都不为别人考虑,你指着谁真心对你?嗯?以后谁还信你?”
小年儿低着头,姜衍看来这委屈的小样儿煞是可爱,“有什么委屈的,你干的这些傻事儿,罚过了,好好儿记着教训。”
小年儿点点头,“嗯...”然后眼神儿看着桌子上的桃酥,勾起嘴角,“师父?”

第二天正是姜衍的生辰,东家牵头,热热闹闹的吃了顿饭,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已是日头西斜,姜衍回到书房,看见桌上摆着不大不小的木雕,粗看是个老翁,胡子一大把,拄根拐杖,细细一看,那另一只手里拿着的,可不是姻缘簿吗?
旁边还有一张小条儿,“师父,这回可是真心的。”
姜衍看着那笑得一脸灿烂的老翁,想起来昨天那家店的老板就是做雕刻生意的,肯定是误了小年儿的时候了。
“这傻孩子。”姜衍笑笑。
门边儿偷看的孩子悄悄儿离开,想着要不要跟厨房的大娘学着,做一碗长寿面。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4-19 23:09:00 +0800 CST  
@0虫小虫0
@捣乱军团的头儿
@huijiafree

@似雪情
@Lsouth97
@yyer67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4-19 23:12:00 +0800 CST  
@她是小色色
@STGDOVE你去哪里了?
@雪小点
@大PG的小妞妞
@爱澈的人
@我のk
@东方玉上官
@帅哥小丫头
@o二白o
@_阿士匹灵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4-19 23:13:00 +0800 CST  
@即墨即离@乖青玉
@糖葫芦恋人
@life晨曦恋雨
@烤箱预热
@雨花清露
@惜君微雨别
@菖蒲暮鼓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4-19 23:16:00 +0800 CST  
@我吃水萝卜
@契小样
@__搁浅m
@规格化doo
@人生即折腾
@歌却舞尽殇
@o大宝子o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4-19 23:22:00 +0800 CST  
四川又地震了,早上的时候 也许自己正在纠结吃什么,他们都已经经历了生死。希望那里的人能平安吧。~大家都要珍惜生命。好好活着。~花爱你们~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4-20 14:19:00 +0800 CST  
“小宁,累坏了吧,来,赶快坐下歇着。”直到傍晚,宁旭一脸疲惫的回来,看着等着自己的掌柜的,抹了把脸上的汗“没事儿,不累。”
在西北的分号掌柜的柳义信的性格正如他的名字,讲义气重诚信,宁旭才来的时候便觉得他性格豪爽,对自己颇为照顾,不过月余相处得和自家长辈一般。
看着宁旭歇了歇,柳掌柜的开了口,“那生意...”
宁旭叹了口气,垂下目光,“那毕竟是突厥王庭啊,这么多年不通,两边儿才开始通商...”
一向豪爽柳掌柜跟着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不会这么顺利。”然后又振作起来,拉过宁旭左右看看,“第一次就当试试水了,没事儿!突厥人生性勇猛好斗,你没吃什么亏吧。你只要平平安安的就行,咱不怕没柴烧。”
宁旭摇摇头,“我能吃什么亏。”然后抿嘴一笑,“掌柜的,两边儿才开始通商,我就把这事儿做成了!”
柳掌柜猛地一下站起来,“真的?”
宁旭还是那样狡黠的表情,“可不是嘛,磨烂了嘴皮子......”
“你小子!”柳掌柜拍着宁旭的肩,哈哈大笑“跟我玩儿这套!亏我还想着怎么安慰你小子呢!”
宁旭也乐了,办事调侃半是认真“总不能丢掌柜的人啊。丢了命也不能空着手回来啊。”
柳掌柜一拍宁旭的脑袋,“怎么说话呢!”拉着宁旭坐下,“这么说,以后咱的玉器,绸缎...”
宁旭点点头,“还有茶叶。”
柳掌柜眼睛一亮,“都成了?”然后看着宁旭翻腾出笔墨,“小宁,干什么?”
“掌柜的,赶快给大掌柜的报信儿啊!”师父,小年儿也是办大事儿的人了。

姜衍这边儿收到信儿的时候又过了七八天,姜衍看着柳掌柜的信,那种扑面而来就是塞外风霜的感觉,勾起嘴角,“我倒还不知道小年儿有这本事。”
这是小年儿自己出去的头一次,过了年柳掌柜回来,姜衍想着该让孩子去历练历练,小年儿开始还总是不愿意离开自己,现在,必然是信心满满,策马奔驰在蓝天白云间了吧。

“两边儿才通商,这回反应快的可就咱一家,姜掌柜的先见之明啊!”柳掌柜拉着一帮掌柜伙计庆功的时候还是挺激动的,看着小年儿,“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只是,这么大的事儿,是不是该让大掌柜的过来,把事儿好好规划规划?”
“是啊,要不总感觉少个拍板儿的!”
“是啊,得有主心骨啊!”
柳掌柜点点头,“我是不好意思让大掌柜千里迢迢的跑来,可是大家的意思都是这样,成!回头儿我就写信!”

姜衍吩咐身边儿的人,“收拾好东西,这几天跟我跑跑北边儿。”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4-20 23:42:00 +0800 CST  
这是伪更…我只是上来说…欢迎点戏…貌似大家还是喜欢小小年儿…那我写完大小年儿的故事,大家还想看什么呢…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4-25 22:03:00 +0800 CST  
姜衍吩咐身边儿的人,“收拾好东西,这几天跟我跑跑北边儿。”
姜衍也没有再回信,带上几个人简简单单的就一路往北走,路上走走停停,说是出来各家分号看看却也不严肃,多了几分游山玩水的意味,跟着姜衍的人觉得跟着大掌柜的出来最是舒心,不需要战战兢兢地忙前忙后,等着姜衍吩咐着活就都干得差不多了。各家分号的掌柜的都知道姜衍这些年多了个习惯,喜欢各地的小玩意儿,自然而然地都备了一些特色,姜衍笑笑也不推辞,带着这些,慢悠悠的北上。
明明都是大孩子了,却还是当小孩子宠着。姜衍想着自己就笑了,什么大孩子,苍茫草原,纵马驰骋,与突厥王族谈笑风生,早就不是孩子了。
却总是记得小时候这孩子一脸隐忍的担忧怕自己扔了他的样子。
===================================================================================
“你再说一遍好不好...”宁旭皱着眉,苦着一张脸,“突厥人说的话太难了...”
宁旭旁边的人又呜哩哇啦的说了一通,侧着头看着宁旭,“懂了吗?”
宁旭苦着脸摇摇头,身边的人叹口气,忽然一把拉起宁旭,“你在咱们草原上还怕学不会咱们的话?我师父教我汉话我都学了个差不多。”吹了个口哨,“骑马去!”
这是突厥可汗的小侄子,听说颇得可汗宠爱,宁旭总记得他在突厥王公贵族面前历数通商好处的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似乎比草原上的阳光还耀眼。他打马在前面,回头朝宁旭一乐,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
姜衍到的时候是下午,太阳拉长了影子,虽说有些疲惫,打起精神下了马车,正看着柳掌柜闲闲的打着算盘,“这般悠闲,想必最近进账颇丰了。”
柳掌柜抬头一看,大笑着起身,“可把大掌柜的盼来了,虽说生意成了,还有一堆事儿等您拿主意呢。”
姜衍笑着摆摆手,“宁旭呢,那孩子没给你添麻烦吧。”
“哪儿能啊,这孩子,我还怕在你那儿呆惯了吃不了苦,来的时候,账本儿翻得那就一个快,什么多什么少该怎么做一点就通。”柳掌柜说起来就滔滔不绝,“这回的生意,我就是想让他试试,还说等着您来咱们合计合计呢,没想到...唉...咱们都老喽...”
姜衍点点头,“能帮得上你也算他没白过来。”心里想着却是这孩子小时候可怜兮兮的站在自己旁边看账本儿,时不时的偷偷看自己一眼,偶尔眼神儿对上了,就可怜兮兮的来一句,“师父...”
柳掌柜招呼着昌记在这边几家店的掌柜的都来给姜衍接风,姜衍也没有推辞,都是多少年的老朋友,几个人觥筹交错,感慨往事,姜衍也叹口气,不知不觉都已经这么多年。可不嘛,孩子都能独当一面了,自己还不老了?

=================================================================================
“今儿怎么这么热闹...”宁旭把马带到马厩拴好,看着店外好几辆停着的马车,正看着一个小伙计出来,“这是怎么了,掌柜的今儿有客?”
小伙计一脸神秘的告诉宁旭,“是总号的大掌柜的来了...”
宁旭一怔,小伙计后面说的话都没听进去,心里欢喜的像是飞起来一样,师父来了师父来了师父来了...进门儿的时候“哎呦”一声儿,差点儿被门槛绊倒。
师父,小年儿想您了呢...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4-28 21:26:00 +0800 CST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4-28 21:49:00 +0800 CST  

楼主:吟花涵

字数:90757

发表时间:2013-03-02 17:5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2-12 23:32:36 +0800 CST

评论数:246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