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小年

赶在开学之前,心血来潮的挖个坑。
希望大家喜欢。
敬度娘。
时间紧,一会儿有事儿,没来得及艾特大家。先发一点啊。等我回来再艾特。嘿嘿。
谢谢大家的不嫌弃和喜欢。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3-02 09:58:00 +0800 CST  
上元佳节,一早儿就被忽远忽近的鞭炮声吵醒。然后就是一天的热闹,中午和师父一起吃了饭,是去东家家里吃的饺子,不出正月不算过完年,下午来串门子的又是一拨儿接着一拨儿,不管是真心叙旧还是走过场拉关系的,谁家的人也知道给宁旭封个红包。
总是听见这样的话,“姜先生,您这徒弟可是越来越厉害了,说话办事儿越来越有您的气度。”
师父也总是含笑看江旭一眼,低头呷一口茶,“不过生意人罢了,能有什么气度?” 师父是什么气度?宁旭也说不上来,只知道那是自己学不来的,师父不是那种雷厉风行的性格,温文尔雅,却能把生意做得越来越大,人们都看见仿佛谈笑之间就能把别人杀个片甲不留,把事儿办成似的。可是宁旭知道,师父比那些每天只知道喝酒捧角儿的商人们累得多,好几次宁旭睡了一觉师父房里还有亮光,一年哪儿都跑,大漠黄沙,江南烟雨,辽阔草原,南疆风光,宁旭见过师父去茶园儿,去挑皮货,甚至去田里看稻子,有人诓师父的时候,师父总能浅浅一笑,然后娓娓道来,把人驳得哑口无言。总之,师父是个地地道道的会做生意的人。
可是宁旭又觉得,师父不仅仅是个生意人。论理儿,师父这么能干,早就应该自立门户赚自己的,可是这么多年,师父仍然是在一手把他培养起来的昌记,担着大掌柜的头衔儿,统筹着恒记东西南北的生意,东家从收留师父的老太爷变成了师父的玩伴儿和兄弟,现在的老爷,师父还是做得甘之如饴。
“人不能发达了,就忘了本儿。当年老爷子收留我,我是一辈子记在心上的。”
东家也是厚道的人家,索性全都甩手给师傅打理,每次老爷都笑着说,“我爹真是给我找了个宝,什么都不操心还拿着大把的银子...”
夫人话不多,只是每次见到他的时候,一大包儿新衣鞋袜。
宁旭知道,这都是因为师父。
师父叫姜衍,昌记大掌柜的。
到了晚上,终于清静了,姜衍看着宁旭喝粥吃酱菜都吃得欢实,又给宁旭盛了一碗粥,“正月里我是饿着你了?”
宁旭吐吐舌头,“过年吃大鱼大肉的油的厉害,身上都滴出油似的,还是吃这个好...” 姜衍笑笑,“平时太惯着你了,吃饭都吃出门道儿了。”又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今儿也算闲下来了,一会儿...”
宁旭心里一动,看花灯?
“师父看看你最近读书如何。”
宁旭一下子泄了气,虽说处在喧嚣的生意场,然而师父是喜静的,偷偷抬眼看师父的眼神儿,根本没有缓和的余地啊。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3-02 10:00:00 +0800 CST  
@爱澈的人@令扬ling@即墨即离
@__搁浅m@捣乱军团的头儿@我のk@_曼罗沧海
@大PG的小妞妞@緈冨哒
嗯~厚脸皮的艾特了我就~不喜欢的不要嫌弃花~吼吼~
ps~亲阿姨~快来看看~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3-02 13:38:00 +0800 CST  
@ji10201471@huijiafree@谈天丶
@自此路人@戏满天下@歌却舞尽殇
@kkaa1158
@yyer67@_阿士匹灵_
嘿嘿~稍微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呢~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3-02 13:39:00 +0800 CST  
@芮雨蝶
@STGDOVE
啥也不说了~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3-02 13:42:00 +0800 CST  
宁旭一下子泄了气,虽说处在喧嚣的生意场,然而师父是喜静的,偷偷抬眼看师父的眼神儿,根本没有缓和的余地啊。
书房。
年前宁旭读了一遍《货殖列传》,的的确确是认认真真的读过了,此时姜衍坐在书桌前,也不拿书,开口便说,“夫山西饶材、竹、谷、纑、旄、玉石。”
宁旭流利的接下去,“山东多鱼、盐、漆、丝、声色;江南出棻、梓、姜、桂、金、锡、连、丹沙、犀、玳瑁、珠玑、齿革;龙门、碣石北多马、牛、羊、旃裘、筋角。”
姜衍点点头,这段儿没什么逻辑,最是难背。“还真是下功夫背了,看来这账本儿的确有用。”年前宁旭心浮气躁的,《士商类要》中抽了一篇《贸易赋》,宁旭七零八落的讲了一通。姜衍遇上不满意的,就扔一本儿账本过去让他对账,昌记生意繁杂,年前最是繁琐,可把宁旭累了一阵子。
姜衍问了一阵儿,查了背诵,也问了很多问题,在宁旭听到“百里不贩樵,千里不贩籴。”的时候瘪着嘴接了一句,“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姜衍若无其事的接了一句,“何解?”
宁旭偷偷瞥一眼姜衍,神色如常...“师父......”
姜衍拿过手边儿的戒尺拍了下桌子,“小年儿,没听清师父的问题?”
小年儿是宁旭的小名。宁旭委屈得伸出手来,就挨了一下戒尺,收回手来,边揉着边嘟着嘴,也不敢不说话,嘟嘟囔囔的,“就是,去年的灯特别漂亮......”说完一下跑到姜衍身边,“师父...今年的灯肯定更漂亮......”
姜衍顺手的拍拍孩子的头“多大了也不能静下来。”
宁旭眨着黑亮的大眼睛,“师傅常说做生意的人要心思活络,不能呆板呢。”边说还揉着手,姜衍看着他的样子,知道是装的也心疼。旋即起身,“依你便是,否则还不知道要想出什么借口呢。咱们可是说好了,过了十五,就不能这么贪玩儿了。”
街上的行人不少,龙灯花鼓,喧闹声和五颜六色的花灯交汇着向远处延伸,姜衍看着宁旭一脸幸福,“这阵仗你又不是没见过,咱们去收货的时候不比这儿人声鼎沸?”
宁旭伸了伸胳膊,“那都得四处瞧着,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回去什么答不上来又是一顿板子。现下轻轻松松,看见什么看就行,还用想着价格高低质量优劣?”
姜衍看着街边的一家茶楼,“你自己去前边儿玩儿,师父在里边喝茶等你。” 茶楼的掌柜的认识姜衍,一进门儿就请上了雅间,两个人随意谈着,聊了一阵子,看着宁旭气喘吁吁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师父在这儿啊,我在外边儿找了好...好一阵儿呢...”

姜衍看着宁旭额头都出了汗,显然是跑回来的,“你跑什么,师父又没有给你门禁。” 宁旭挠挠头,“我...怕师父等急了...”
姜衍和茶楼的人道了告辞,边往出走边问,“前边儿几家小吃不是你最喜欢的?今儿怎么不买了?”
宁旭抿着嘴,“嗯...我...我...”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3-02 20:15:00 +0800 CST  
来不及艾特,吃饭去了~大家包涵 花对不起大家。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3-02 20:16:00 +0800 CST  

“我们俩来你这儿一次,不能让我们高兴地吃个饭?”夫人布置好了一桌子饭菜,看着姜衍,“孩子再怎么着也不能饿着,饿出病来怎么办?” 姜衍若无其事的拍拍衣服,“不用管他。”
宁旭站在书桌前无聊的对账本儿,犯了事儿直接挨顿打还算好的,最惨的就是站着看账本儿,不知道看到什么时候,似乎眼睛都抽筋了,磨磨蹭蹭的消磨时间,也怕师傅到时候问起来说不出个所以然更是受罪。
昨儿气喘吁吁的跑出来,还没走两步,就被一群人拦了下来。一家小玉器店的主人看着姜衍和身后的宁旭,“姜先生,这是您家的公子?”
宁旭不是个愚笨的主儿,有的时候却也没脑子,在玉器店给挑东西的人讲起行家的技巧来了,人们一看,这地儿的玉的确不怎么样,小孩儿搅了人家的生意不溜之大吉,人家伙计气不过骂两句,还砸了店里的桌椅,完了意识到闯祸了,这才跑出来。
姜衍赔礼道歉,安抚了玉器店的主人,看着垂头丧气的宁旭,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货殖列传》,夫山西...”
宁旭抬头,“师父?”
姜衍不说话,宁旭叹了口气,低低地背,“夫山西饶材、竹、谷、纑、旄、玉石。” 姜衍又问,“那平时辨的那些玉呢,是太行山西满山遍野吗?”
宁旭嗫嚅,“百里挑一,凤毛麟角。”
姜衍点头,“这便是了,寻常百姓家,玉器可能图个富贵吉利,可能图个平安康泰,教你识玉,不是为了让你去识货的啊。”
宁旭疑惑了,“那...咱们那些...”心里想着也不敢说出来,是白学了吗?
姜衍拍拍宁旭的脑袋,放缓了声儿“咱是为了生意上不吃亏,可是别人呢。就像师父说的,各有各的用处。何况你知道,那店里也没有欺瞒客人,主人家也算是热情。”
宁旭牙齿磕着手指,“那是我错了?”
姜衍把宁旭的手从嘴里解救出来,“这事儿你没错,想法不同,你是好意。”看着宁旭放松的神情,“但是...”姜衍看了一眼宁旭,“意见不合就砸别人的店,砸了还没事儿似的跑了。谁惯得你敢做不敢当的臭毛病!先不说你自己,传出去了人家说什么!说你不懂事儿就便宜你了,说你欺行霸市的都有!咱们昌记的人,就是这德行吗?!”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3-03 09:51:00 +0800 CST  
赶在开学之前小更一段…谢谢大家支持喜欢!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3-03 10:34:00 +0800 CST  
花到学校了…嘿嘿。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3-03 18:52:00 +0800 CST  
对不起大家了…花实在实在实在太累…而且宿舍网络修理。周末回家更!对不起。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3-05 22:57:00 +0800 CST  
姜衍把宁旭的手从嘴里解救出来,“这事儿你没错,想法不同,你是好意。”看着宁旭放松的神情,“但是...”姜衍看了一眼宁旭,“意见不合就砸别人的店,砸了还没事儿似的跑了。谁惯得你敢做不敢当的臭毛病!先不说你自己,传出去了人家说什么!说你不懂事儿就便宜你了,说你欺行霸市的都有!咱们昌记的人,就是这德行吗?!”
“啊?”宁旭愣了一愣,“师父?”师父怎么说生气就生气啊。一下子变得太快了。

“小年儿,知道你一知半解的。”姜衍似乎柔和了些,“可是,再怎么不懂事也不能随随便便砸场子吧?明天去给人家好好儿的道个歉。”
“哦。”宁旭闷闷地点个头,“那我回房了。师父早些休息。”一边儿说着还有些小小的不安。师父显然是不高兴了。
“早些休息。”姜衍淡淡的点了点头,看着宁旭努力抑制着勾起的嘴角,“明儿起来看账本儿。”
“师父...”宁旭嘟着嘴,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委屈。
“小年儿。”师父摆摆手,“若想跪着看账本儿,那今儿就别走了。”

上午的时候,书房洒进一室的阳光,冬日的阳光暖暖的包着宁旭。早上赖了会儿床,觉得师父没有催促的意思,裹着被子在床上满足的蹭蹭,慢悠悠的穿衣起身。
无数次的看这些账本儿,每次总有一种深深的敬畏的感觉。师傅总说,这是各家分号的每一滴汗水写就的。宁旭总能看着这些项目数字,就想到采茶的女子,想到染布的少年,想到祖祖辈辈许许多多各司其职的人们,想到自己跟着师父的这些日子。
收回思绪,再怎么辛苦的劳动化成一行行数字还是看得宁旭眼晕,手撑着桌子,希望能省点儿力量。
“唉。反正最后师父还要看的,先放几本儿在下边儿看过了的地方吧。”
打开柜子,宁旭愣了,放账本儿的地方只有自己最爱吃的桂花儿蜜饯。

还有一把戒尺。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3-09 14:35:00 +0800 CST  
宁旭沮丧极了,师父显然是把自己看得透彻。他可以想到师父的样子,“小年儿,累了就先吃点儿东西。”然后又是不能商量的一阵儿疼痛。
听到脚步声越来越清晰,宁旭狠狠的抖了一下,赶紧翻开一本儿装模作样的看起来,门打开才听到熟悉的声音,“小年儿。来,先吃点儿东西。”
宁旭抬头呼出一口气,“夫人。”看着那和蔼的目光不由叫了句,“伯母...”
夫人这才点点头,带着些怜惜。“猜着你肯定没吃东西,来来来,坐下吃点儿。” 宁旭抓过一块儿牛肉干儿,“不敢坐的,师父看见了非得多打我几板子。”带了点儿夸张的撒娇却让夫人絮絮叨叨,“唉,你师父那是着意栽培你,他对你那么上心,你可别辜负了他。”

宁旭很懂事的点点头,“师傅生气的时候,我一般都很体谅他。”
“那小年儿,今儿师父可得让你好好体谅体谅了。”姜衍温温的声音,“夫人,小年儿惦记您做的麻婆豆腐和香酥鸡了。”
夫人还没出姜衍的小院儿,就听见一声儿哭音儿,“师傅轻点儿!啊...二!”

姜衍又对着趴在桌边儿上的宁旭落下一戒尺,“做个体谅的徒弟,别哭的惨兮兮的让我心烦。”看着柜子里吃了大半儿的蜜饯,翻手又是一下,“还想偷懒儿是不是!”
宁旭一听师父的语气越来越冲,放开了嗓子嚎想要姜衍心疼“师父...我没有...我...”姜衍连着打下几戒尺,听着宁旭喘不上气儿似的报数声音,“六七八九十!啊啊!师父..我缓缓!”
姜衍扔了戒尺,“行,你缓着。”边说边顺利的给宁旭褪了裤子。
“唉!师父!别啊师傅!小年儿知道错了...”宁旭觉得身后一凉,“师父你...呃...” 姜衍拿起一块儿蜜饯喂到宁旭嘴里,“砸人场子!你这莽撞的毛病不改了!脸一红脖子一梗什么事儿都能成?嗯?”边说着边落下几尺子,压着之前的痕迹,貌似平静的看着宁旭直蹬腿。
宁旭差点儿噎着,“师父...我都知道错了...”怎么还打啊。
“师父今儿气不顺,你可得好好体谅!”又是几戒尺翻下,“给你个机会还当自己没犯事儿呢?什么时候起来的?”
宁旭瞥一眼账本儿,第一本儿才翻了几页儿,撒谎都没话说...“才起来一会儿...”语气糯糯的,“以为师父没催促,所以...哎呦,师父我错了,我以后一定早起...师父...”疼得厉害的宁旭只能叫师父。
姜衍用手指戳戳徒弟的脑袋,一脸无奈“活该你挨打。不长脑子。”
“师父有脑子,我跟师父一辈子。”小家伙眨眨眼,撒了个娇。
ps 没拍完呢~不艾特了~累死了~对不起大家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3-09 16:27:00 +0800 CST  
上来艾特一下大家~昨天和一个传说中的“修车子师傅”聊到很晚~@漱玉小妖
所以今天才更。大家久等了啊。
@0虫小虫0
@捣乱军团的头儿
@huijiafree
@__搁浅m
@似雪情
@Lsouth97
@yyer67
@话不多便便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3-09 20:21:00 +0800 CST  
@她是小色色
@STGDOVE你去哪里了?~呜呜
@雪小点
@大PG的小妞妞
@爱澈的人
@我のk
@东方玉上官
@帅哥小丫头
@o二白o
@_阿士匹灵_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3-09 20:26:00 +0800 CST  
@惜君微雨别
@规格化doo
@南国的小鱼
@痴霓裳
@戏满天下
@歌却舞尽殇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3-09 20:50:00 +0800 CST  
花到学校了,估计又得周末了,大家有木有想看的番外…说出来…说出来。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3-10 22:34:00 +0800 CST  
花伪更…只是想和大家聊聊。最近特别烦躁,而且什么都不想做…特别懒,我家离学校挺近。花每天就是想回家…在学校人际什么也不错。可是就是不想呆…什么活动也不想参加…我不能这样啊,我才大一啊(>_<)…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3-13 14:12:00 +0800 CST  
宁旭瞥一眼账本儿,第一本儿才翻了几页儿,撒谎都没话说...“才起来一会儿...”语气糯糯的,“以为师父没催促,所以...哎呦,师父我错了,我以后一定早起...师父...”疼得厉害的宁旭只能叫师父。
姜衍用手指戳戳徒弟的脑袋,一脸无奈“活该你挨打。不长脑子。”
“师父有脑子,我跟师父一辈子。”小家伙眨眨眼,撒了个娇。
“一辈子的事儿有时间说,现在咱先把你这事儿了了。”
姜衍的语调还是那么平和,宁旭有时候总想,师傅这样一贯波澜不惊的语调,和他做生意的人不觉得看不出来一个人的喜怒哀乐是件挺可怕的事儿吗?索性师父对着他,有那种从眼睛里带出来的笑容,——哪怕会有恨铁不成钢的怒气,尽管还是平静的语气,可是这至少是一个真实的,真心疼他的人,他感觉得到。
姜衍看着宁旭若有所思的样子,戒尺点了点宁旭,“想什么呢都入神了?”
宁旭回过神儿来,裤子还搭在小腿上,师父那戒尺还在手里拿着呢,正受罚呢怎么就蹦出来这么多的心思?自己这是怎么回事儿?傻傻的露出一个讨好的笑,“没...没想什么...”
姜衍一戒尺下去,“没想什么跟那儿发呆那么就,忘了自己该干什么师父就帮你想想!”余光瞥见小家伙儿疼得呲牙裂嘴的,不停歇的又是几下,看着宁旭想伸出手来又不敢的样子一下就觉得心里一酸。
宁旭倒没觉得什么,只是怕师父生气多打几下得不偿失。唉,跟了师父这么多年,每每到了这时候,前一刻还能温温的讲道理,后一刻戒尺就上了身。这什么时候戒尺落下来,每次自己都不知道。心悬的就好像秤似的,晃晃的停不下来。
一声儿“啪”的响声,宁旭疼得差点儿咬了自己的舌头,回过头去红着眼圈儿看着姜衍,“师父...疼...”
姜衍叹了一口气,似是不解气般的又补了几下,宁旭默默的又低下头去忍耐,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屁股肯定肿了不少,师傅是没打几下,可每下都像把肉敲下来似的。
“看你那可怜的小模样,可是打委屈你了?”
宁旭不说话,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小脑袋在胳膊上蹭蹭,然后接着沉默,带着一点儿抑制的颤抖。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3-15 23:34:00 +0800 CST  
花花不艾特了…明天一起召唤…我这不争气的胃啊…我处理处理…

楼主 吟花涵  发布于 2013-03-16 00:21:00 +0800 CST  

楼主:吟花涵

字数:90757

发表时间:2013-03-02 17:5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2-12 23:32:36 +0800 CST

评论数:246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