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两世兄弟(第二部)

一楼度娘

楼主 雨夜听雨88  发布于 2015-09-08 20:00:00 +0800 CST  
第一章 穿越 重生
(1)清醒过来一周了,悦轩仍未能从伤痛中走出来。父王的欺骗,凌落的背叛,大哥的陷害……悦轩痛苦的闭上眼睛,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那样对我?爹,儿子那么孺慕崇拜您,如果您的内心如同您的行为一样,给我一点点真心的关注,我会那样不择手段的去伤害您最爱的女人从而引起您的关注吗?凌落,从我九岁第一次见你,我就把你当成兄弟,当成唯一的朋友,可你为什么要背叛我?大哥,我从会走路时就喜欢粘着您,一直都很尊敬您,一直都很在意您,甚至为了这份我渴望珍惜的兄弟情,我强压下杀母之仇,您知道我内心有多矛盾与煎熬吗?如果您能给我一点点的好,我会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可是,我万万没想到您居然想杀了我!呵呵!都是我咎由自取!呵呵!从现在起,我再也没有父亲,没有大哥,没有朋友,在你们狠狠抛弃我之后,你们就不再是我的亲人和朋友,不配得到我的爱。
两行清泪顺着面颊缓缓流下,悦轩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这是自己记事以来第一次落泪。一双温暖的大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脸,慢慢替自己拭去眼角的泪。“轩儿,有什么不痛快的你就说出来,想哭就哭出来, 别这样憋在心里,大哥看着心疼。”又是这样温柔的语气,又是这样蛊惑性的语言。可是你为什么要长一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看到你这张脸,我就会想到他,就会想到那不堪的过往,想到背叛与抛弃,这对我是再一次的伤害与折磨。所以,请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悦轩扭过头躲开江一航的手,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唉!”江一航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自从弟弟醒来也一个多星期了,除了第一眼看到自己时震惊的问了一句“你是谁?”这些天便是一副心事重重、哀伤绝望的神情,一言不发。医生说可能是溺水缺氧造成的暂时性失忆,可是,这种忧伤的神情不该出现在轩儿脸上啊!他一直是一个开郎乐观的“小祸秧子”,从没见过他为什么事情忧伤过。难道是因为自己车祸坠崖,吓到了轩儿?


楼主 雨夜听雨88  发布于 2015-09-08 20:05:00 +0800 CST  
《两世兄弟》讲述的是现代青年江一轩与古代小王爷凌悦轩在某个特定时空同时发生了意外,导至两人灵魂互穿,彼此来到对方的世界。第一部讲述江一轩穿越到古代,以小王爷凌悦轩的身份与古代大哥的一段故事。第二部讲述小王爷凌悦轩穿越到现代,以江一轩的身份与现代大哥的一段故事。
两部文中,除了两个轩儿互穿外,没有别的穿越。另外就是主要人物中,古今有几个长得极为相似的,纯属巧合。
两部讲述的是两个故事,不是什么穿来穿去的。
楼主应该在正文前先讲解清,让这么多读者误会,抱歉!另外第一部还没完结,这几天有点忙不过来,可能会慢更,抱歉!

楼主 雨夜听雨88  发布于 2015-09-09 10:42:00 +0800 CST  
(2)“轩儿,别难过了!当日大哥并没有受多重的伤,那司机及时刹住了车。身上的血是推开你时在地面上擦破了皮。当时因为惯性大哥掉下了悬崖,不过好在崖壁上生长着许多枝枝蔓蔓,大哥及时抓住了一把藤枝,才慢慢爬上来。大哥也是上来后才知道你跳了下去……对不起轩儿,大哥让你担心了。轩儿,大哥要感谢你,感谢你又回到了大哥身边!如果没有你,大哥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江一航自顾自的说着,这次的事让他想明白了许多,有些事一旦错过就不会重来。所以,他的爱,他在乎的,他都要明明白白的说出来。他要让轩儿知道他是多么在乎这个唯一的弟弟,他们之间不能再有任何的误会。
江一航的话让悦轩鼻头发酸,眼泪不争气的流出来。我不是你的弟弟,我也不知道怎么会附在他的身上。求你不要对我好,我怕我会沦陷。既然老天爷不让我死,让我以另外一种身份活在另一个世界里,那么我会珍惜这次活着的机会,再也不会像前世那样轻信别人,最终死于非命。
刘燕轻轻敲敲门,随后就推门进来:“江总,粥熬好了。”说着轻轻将食盒打开,一盘盘的端出来摆好,轻轻躬了躬身便退了出去。
“轩儿,吃饭了。”江一航轻轻拍拍悦轩的背,将另一张床上的枕头也拿了过来替悦轩垫在身后,扶悦轩坐起来。端起桌上的白粥,用勺子轻轻搅了一下,舀了一勺慢慢吹凉,然后放在悦轩嘴边:“轩儿,张嘴。乖,听话,哥知道你不喜欢吃白粥,但医生特意嘱咐要你吃流食,你就再忍耐几天,等你出院了哥让刘婶儿天天做你爱吃的,好不好?乖,张嘴,你看哥还特意让他们做了几道爽口小菜,你多少吃一点,昂……”江一航哄了大半天仍不见悦轩张嘴,心中甚是无奈,慢慢将勺子放回碗里,问道:“轩儿,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话你就说出来,你这样不吃不喝不言不语的,大哥心里难受。”

楼主 雨夜听雨88  发布于 2015-09-09 10:47:00 +0800 CST  
江一航的体贴让悦轩心中感动的一塌糊涂,从来没有一个人与自己如此亲近过。前一世,自己虽贵为储君,但却高处不胜寒。两个弟弟不与自己亲近,大哥成天想着如何对付他,父亲常年领兵在外,舅舅与大哥师徒情深,唯一一个信任的朋友,直到临死前他才知道原来是大哥派在自己身边的奸细。呵,多么讽刺!他不会再去相信任何人,不会!可是,面前之人给的温暖却让他无法抵抗,他承认虽然自己表面冷冷淡淡,但内心早已崩塌。从来没有一个人对自己如此好过。那个人,从自己醒来就激动异常,拉着自己的手絮絮叨叨,又哭又笑的说了一整天,直到把他自己累晕过去,悦轩的耳根才清净了。这些天,从吃饭、喝水、吃药再到洗脸、刷牙甚至洗脚,都是他亲自伺候,从不假手他人。虽然前一世自己也是这样被人伺候,但都是些下人,不带个人感情的,像他这样带着浓浓的关爱服侍自己的,悦轩两世为人也是第一次享受。

楼主 雨夜听雨88  发布于 2015-09-09 10:50:00 +0800 CST  
(3)“轩儿,多少吃一点好吗?一会儿还要吃药,空腹胃会受不了。”那人蛊惑般的声音再次响起。悦轩木讷的张嘴吞咽,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下来,求你不要对我这么好,我会沦陷,会抵挡不了。
“轩儿,医生说你的各项指标都已恢复正常,如果你在医院闷的慌,大哥就接你回家,好不好?”吃完粥后,江一航轻轻擦着悦轩的眼泪问道。
“……”依旧是沉默不语。
江一航实在弄不懂这个弟弟的心思,所有的话都说尽了,但他对自己仍是不理不睬。这和以前那个总爱粘着自己的小家伙完全判若两人。哎!叹了口气出门打了一个电话。
不大一会儿,夏朝阳推门进来:“大哥,出院手续都办好了,司机就在楼下,可以走了。”
“嗯!”江一航点点头。
夏朝阳从旁边的衣柜里拿出江一轩的衣服,递到一轩面前,开玩笑道:“轩儿,你自己穿还是朝阳哥帮你穿?”
凌悦轩,不,他现在叫江一轩。江一轩恨恨的看着眼前之人,就是他,凌落的亲大哥。就是他当初设计自己,让自己以为凌落是被‘仇家’追杀,才出手救了凌落,为自己埋下了祸根。“别碰我的东西!”一轩一把抓过衣服,口气不悦的说道。
夏朝阳愣了一下,随即看到大哥眉头一皱,欲言又止。夏朝阳释然的笑笑,开口对大哥说:“大哥别生气,轩儿大病初愈,情绪不好也是正常。”
“用不着你猫哭耗子假慈悲。”不待江一航说话,一轩抢先呛了一句。
江一航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也许是大哥的气场太强大,江一轩愣是没敢回话,只是定定的坐在床边,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脚上的拖鞋。
“站起来!谁教的你这样没规矩!”江一航呵斥道。
一轩慢吞吞的从床上站起来,心中很是郁闷,为什么要听他的?明明自己应该恨他才对,为什么还是很没骨气的服软了?为什么自己会怕他失望?我又不是他的弟弟。为什么这一个星期的相处,自己会如此留恋他给的温暖?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

楼主 雨夜听雨88  发布于 2015-09-11 08:46:00 +0800 CST  
“向你朝阳哥道歉!”江一航命令到。
“……”
“大哥,算了,轩儿可能是这段时间闷坏了,我们先回家吧!”朝阳眼看着兄弟俩剑拔弩张,赶紧劝阻道。
“怎么,听不懂我说的话?”江一航没理夏朝阳,直直盯着一轩说道。这孩子真是被自己宠坏了,这都什么脾气。
“……”
“大哥,下午三点美方谈判代表就到了。时间不多了,我们先回去吧,轩儿的事改天再谈吧。”夏朝阳及时开口,希望暂时分散一下大哥的怒气。
江一航抬手看了一下时间,下午一点三十五分,确实时间不多了。“回家!”
车上,江一航与江一轩并排坐在后座,两人皆是一言不发。坐在副驾上的夏朝阳偷偷回头看了看大哥的脸色,不禁为轩儿捏了一把冷汗。 轩儿啊轩儿,你小子今天吃错药了?若不是大哥顾及你身体刚好,你这会儿早就被揍趴下了,还容你现在这样梗着脖子和大哥犟。你可一定要乖点,朝阳哥这招‘围魏救赵’可维持不了太长时间,晚上你若再犯浑,谁也救不了你了。
很快车子停在了一座独栋别墅大门口,门口早有人等侯。江一航没有下车,只是转头吩咐已经站在车外的一轩:“回去先洗个澡,吃点东西,在家里等我。”
“哦!”一轩很不情愿的应了一声。
江一航盯着一轩看了几秒,才缓缓关上车窗,车子扬长而去。

楼主 雨夜听雨88  发布于 2015-09-11 08:48:00 +0800 CST  
谢谢大家的留言,楼主这几天在更《落子无悔》,等落子无悔更完了,就更这部,再等几天。抱歉!

楼主 雨夜听雨88  发布于 2015-09-18 14:37:00 +0800 CST  
第二章 相处
(1) 管家刘伯上前热情的帮一轩拎包,边走嘴里还不住的念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总算平安无事了!轩儿啊,你都不知道这一个月先生是怎么过来的……”
“我的房间在哪儿?”一轩厌烦的打断了对方的唠叨,一个下人,哪来那么多废话。
刘伯一愣,看到一轩很不耐烦的眼神儿,释然的笑笑,这小子怕是在医院给闷坏了吧?“在二楼,我带你上去。”
江一轩的房间布置的温馨而大气,桌上放着一个相框:江一航微笑着搂着弟弟,一轩则笑的满面春风。这样的画面让现在的江一轩深受刺激,他啪的一声将相框扣在桌面,内心却在纠结:我不是你的弟弟,不该占了他的位罢还要嫉妒他。不,我不能再相信任何人,不能再留恋他给的温暖,我注定是孤家寡人一个。 我要离开这里。
江一航今天的谈判特别顺利,弟弟又康复出院,这让他的心情格外好。尽管这小子有点欠揍,但毕竟身子才好,还是慢慢教吧。江一航将手头工作全交给他的助理兼弟弟夏朝阳,自己便驱车回家了。
江家别墅是依山而建,就在别墅不远处江一航上下班的必径之路,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那里。江一航放慢速度开过去停在路边。
“一航,我要见轩儿!”江一航刚下车,凌泽就走了过来,开门见山的说道。
“伯父,轩儿身体才刚刚好,此时不宜受刺激,过段儿时间再说吧。”
“一航,你父亲都走了这么多年,你还是不肯开口叫我一声‘爸’吗?”凌泽有些无奈的说道。
“我姓江!”江一航平静的答道。
“一航,当年将你过继给松山,实在是情非得已。他当年为了救你,丧子身残,爸实在不能做那种不仁不义之事,把你留在他身边,也能给他一些慰籍。而且爸也能看着你长大。”凌泽痛苦的解释着当年的事。
“伯父,我都理解。当年我已经11岁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我也都清楚,我没有怪你。那些年,父亲将我视如己出,倾尽一生的教导我,我过的很幸福。所以,伯父不必觉得亏欠我什么。”
“一航,我们现在不谈论这件事,我们说说轩儿。我要见他,我一刻也等不了了。”凌泽态度坚决。


楼主 雨夜听雨88  发布于 2015-09-29 10:08:00 +0800 CST  
“现在不行!我不能再冒这个险。上次同意你去见他,才会刺激他导致出事,我现在已经很后悔了。你不知道, 他这次醒来就跟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整个气场、神态、说话的语气以及接人待物,处事方式全都变了。若不是偷偷的做了DNA比对,我甚至要怀疑我是不是认错人了?医生说,他可能是因为溺水时间太长,导致大脑缺氧,出现了暂时性的失忆。”江一航靠在车门,扶着额头说道。
“失忆?”凌泽很震惊。这些天,江一航一直不允许他出现在轩儿面前,怕轩儿受刺激。所以他每次只能在夜深人静时,偷偷从窗口探望几眼。每次都是轩儿睡着的时候,所以这个情况他并不清楚。
“是的。您再耐心等一段时间,等轩儿这面情况有所好转,我一定会帮您完成心愿,让你们父子俩团圆!”江一航说道。
“我的心愿,不仅仅是我和轩儿两父子团圆,而是我们仨父子团圆!”凌泽恳切的说道。
“我先回去看轩儿了。”江一航无法给出承诺。凌泽盯着长子驱车远去的背影,心中燃烧着浓烈的痛苦,自己的两个儿子都不认他,他这个父亲做的可真是失败啊!

楼主 雨夜听雨88  发布于 2015-09-29 10:09:00 +0800 CST  
今天就这些,别催了,楼主忙去了。

楼主 雨夜听雨88  发布于 2015-09-29 10:10:00 +0800 CST  
(2)此时的江家已经乱作一团,刘伯、刘婶儿及他们的女儿刘燕都为找不到轩儿而慌了神。刘伯、刘婶在江家已经十几年了,当年靠拾荒生活的他们,餐风露宿,饥一顿饱一顿,导致他们年幼的女儿重病无钱医治,是江一航救了他们。夫妻俩感念江一航的大恩,便在江家做了杂务,这一晃十五年了。江一航也从不亏待他们一家,每月都按时发放工资,并且资助刘燕从小学到大学的所有费用。刘燕今年二十二岁,刚刚大学毕业,现在江氏集团实习。
“这是怎么了?”江一航一进门就发现气氛不对,开口问道。
“先生,轩儿不见了!我们一直在楼下忙活,没见他下来。前面我去他房间准备叫他下来先吃点东西,结果发现人不见了。窗户开着,可这是二楼,又没任何支撑,他……”刘伯说不下去了,他很自责,万一轩儿再受伤,先生该伤心欲绝了。
“前前后后还有花园各处都找了吗?”江一航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全都找了,到处都没有。”刘婶儿急的都快掉眼泪了。
江一航几步上楼,来到一轩房间查看。所有东西都在,只少了一件。江一航眼前一亮,快步回到书房打开电脑。一轩带走的是江一航前两天送他的一条腰带,只有江一航自己知道,那条腰带的扣子里面装了一个定位装置。很快,江一航便锁定了一轩的位置,顿时吓出一身冷汗,这是一个月前轩儿出事的地方。
逃出江家的一轩感到一片茫然,这个世界和他的认知完全不符,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一轩尽量往人少幽静的地方去,不知不觉的就来到了上次出事的那条盘山公路,一面临水,一面靠山。
这个地段儿,自从上次出事之后,就被钉了许多结实的水泥墩子作为防护栏。一轩带着对前一世的绝望,带着对这一世的恐慌,站在高高的水泥墩子上,闭着眼睛,张开双手,身临其境的体验着生死一线间的感觉。而他不知道的是,他所站的地方,就是真正的江一轩掉下去的地方。
当江一航赶到的时候,就看到弟弟站在悬崖边儿那高高的水泥墩子护栏上,他觉得自己紧张的都不能呼吸,腿也软的抬不起来。“轩……儿……”江一航气若游丝的轻唤了一声,他好怕惊吓着弟弟。江一轩听到动静转过头,就看到这一世给他温暖的那个大哥。

楼主 雨夜听雨88  发布于 2015-09-30 19:49:00 +0800 CST  
那人眼中紧张、担心、恐惧与留恋的眼神,让一轩心中一紧,他是在担心我吗?似乎是为了印证他心中的这个猜测,一轩轻轻跳下水泥墩子,果然看见那人松了一口气,随即便怒气冲冲的朝自己走来。而此时的一轩,因为心中的猜测得到证实,在这异世中,还能遇到一个如此紧张,担心他的人而感动和开心,并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大难临头。
江一航怒气冲冲的走过去,一把揪住弟弟的领子就朝停在远处的车走去。一路上,江一航拼命地平息着怒气。对于这个失而复得的弟弟,他比以前耐心好了许多。这要换做以前,他直接就在路边儿动手了。而江一轩,自从逃出江家他就后悔了,在这异世他根本无处可去。刚刚大哥的表现,又证明了他对自己的在乎。江一轩完全沉浸在这种被“亲人”关心的幸福中,毫不自知。
江家别墅名曰“寒松园”,进了大铁门直接穿过花园,就到了主宅。江一航打开车门,将弟弟揪了出来,直接进屋,上二楼。楼下,刘伯一家面面相觑,看到先生气成那个样子,谁也不敢上去劝阻。

楼主 雨夜听雨88  发布于 2015-09-30 19:51:00 +0800 CST  
(3)书房中,江一航坐在沙发上,眼睛直直的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弟弟。“为什么要去那里?”
这些天,大哥一直是温柔细致的照顾着自己,从没见过他发过这么大的火。此刻的一轩竟也有些紧张:“我……我随便转转。”
江一航腾的站起来,怒斥:“随便转转需要站在那么危险的地方吗?”
明白了大哥对自己的担心后,一轩也不想惹大哥生气,解释道:“其实也没什么危险的……”自己是有功夫的,只要自己不想,又怎么会失足掉下去呢?这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就被大哥粗暴的打断。
“你说什么?”江一航彻底怒了,弟弟这种视生命为儿戏的态度让他不能容忍。江一航揪住一轩的衣领,将他按趴在书桌上,抽出墙角花瓶里插的一根鸡毛掸子,狠狠地朝弟弟臀部拍下去。
“啪!啪!啪!啪!啪!”连着五下拍在同一个地方,一轩死死咬牙忍住,身子一动不动。江一航有些诧异,这混小子以前挨打都是鬼哭狼嚎的,这次怎么这么老实,莫不是消极抵抗?
“啪!啪!啪!啪!啪!”又是狠狠五下,一轩手指死死扣住桌沿,努力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江一航误以为弟弟是在和自己较劲,顿觉无力的将鸡毛掸子扔在桌上,人也有些颓废的坐在沙发上:“回房去吧!”
一轩起身看到大哥双手按揉着额头及两侧太阳穴,神色十分疲惫无奈,心中有些愧疚,又有些委屈。他是这一世对自己最好的人,自己不该把他气成那样,可自己都已经认打认罚了,他怎么还生气?
“那个……我……”一轩不知该如何安慰他,鉴于前一世的阴影,他叫不出那声“大哥”,尽管他知道眼前之人和他前世的大哥并不是同一个人。
江一航此刻也平静了下来,叹了口气说道:“自己回房间反省,想清楚了再来!”
“是!”一轩退出房外。

楼主 雨夜听雨88  发布于 2015-09-30 19:52:00 +0800 CST  
今天没了,明日过节,楼主外出,大家节后见!

楼主 雨夜听雨88  发布于 2015-09-30 19:53:00 +0800 CST  
第三章 交心
回到房中的一轩,脑海中不断闪现着刚才书房中江一航抚额叹息的样子及盘山公路上他那种紧张担忧的神情。一轩不想惹那人生气,就冲他这七八天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就冲他今天对自己自然而然流露出的那份担心与呵护。一轩不是不懂得感恩的人,只是他不知该如何回报那人的这份深情厚谊。算了,目前还是先别惹他生气了。不就是反省吗?一轩走到墙角直直跪了下去。
书房中,江一航渐渐平复了心绪。算了,他刚大病初愈,慢慢来吧。想通了的一航,左等右等等不来弟弟,无奈的叹口气,起身出门去。这小混蛋自从这次醒来后行情见长,越来越倔强。
推开一轩房门,江一航一眼就看到跪在墙角的弟弟,心中一惊,随即怒气上涌。江一航几步走过去一把拉起弟弟,怒吼:“你在做什么?”
一轩委屈的看了一眼对方,自己已经乖乖的反省了,他怎么又生气了?“对不起……”一轩低头认错,尽管他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但“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唉!江一航无奈的叹口气,弟弟那委屈的眼神儿真让他招架不住。江一航蹲下身,慢慢卷起弟弟的裤腿,膝盖处果然红成一片,江一航用温暖的大手慢慢给弟弟按揉着膝盖。感受到来自兄长的温暖,一轩心头一热,所有的委屈荡然无存,如果我真是他的亲弟弟该多好!
“记住,以后让你反省,站着就行。跪这么长时间,膝盖不想要了?”江一航按揉完放下弟弟的裤腿,站起来温柔的训斥道。
“是!”一轩乖乖的应到,被人关心呵护的感觉原来是这么的美好。
“身后的伤怎么样了?大哥看看?”
“不、不、不用,我、我没事。”一轩惊慌的后退两步说道。开玩笑,这一世自己虽然不是储君,只是一个普通人,但好歹也是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可能在一个才认识不到十天的人面前脱裤子呢。再说,伤的又不重,自己又不是文弱书生,不用那么大惊小怪吧。
“好好好,不看就不看,紧张什么?”江一航微笑着扶弟弟趴在床上,轻轻为弟弟盖好被子:“晚饭就不用下去吃了,哥给你端房间来。”
楼下,刘伯刘婶儿早已张罗好了晚饭。江一航挑了几样一轩爱吃的饭菜,端着托盘上了楼。
“轩儿,刘婶儿特意为你做了你最爱吃的鸡汤炖蘑菇,尝尝。”江一航很自然的舀了一勺递到一轩嘴边。


楼主 雨夜听雨88  发布于 2015-10-08 09:48:00 +0800 CST  
非常抱歉,楼主忙糊涂了,第一部和第二部在江一航身世问题上有些出入,感谢@雨寒玺的提醒,现在修改重发。

楼主 雨夜听雨88  发布于 2015-10-09 22:40:00 +0800 CST  
一轩承认,这样的关爱与温暖太有诱惑力,他抵挡不了。前一世自己虽有天潢贵胄的身份,却也渴望人间最平凡的亲情。求而不得,所以格外珍惜,就当我贪心,让我再享受这最后一次的温暖,之后我会向他坦白一切。
这一餐,一轩吃的格外多,直到江一航端上来的饭菜全部吃完,一轩还有些恋恋不舍,意犹未尽。
江一航从桌上抽出一张纸,替弟弟擦了嘴,才温和的说道:“轩儿,还没吃饱吗?你这些天都没有好好吃东西,所以一顿不能吃太多。你自己活动一会儿,就早点休息吧,这些天在医院都没怎么睡好吧。”
一轩心中感动,满含着热泪望着大哥,最终下定决心似的开口说道:“对不起!我,我其实……我并不是……你的亲弟弟!我……是个来历不明的人……”
“别胡说!”江一航打断弟弟的话,看着弟弟认真的说到:“轩儿,有件事,大哥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向你解释,现在既然你提起来,大哥也就不瞒你了。其实,我们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我本名叫凌微,父亲与养父从小感情甚好,相交莫逆。我十二岁那年发生了一场地震。养父当时为了保护我,将我死死护在身下,结果被房顶掉下来的一根横梁砸在腰部,导致养父终生残疾,再无生育可能。而养父的发妻与年仅三岁的儿子,也在那次地震中死亡。父亲为了感激养父对我的救命之恩,就将我过继给了养父。再后来,母亲因为这件事和父亲闹的很凶,最后离父亲而去。至于你,我们是半年前才得知你的存在,那时父亲发了疯的找你,几乎翻遍了当年你失踪的那座城市,所有孤儿院、收容所以及派出所登记的和你年龄相仿的收养记录,我们都一一核对,但都以失望而告终。后来,父亲查到了当年为你接生的助产士,据她回忆,母亲当年产下一名健康男婴,臀部有一个三角形的胎记,所以我才联想到你。”
“啊?”一轩有些反应不过来。
江一航笑笑,解释到:“你是我带大的,你身上哪个地方有什么印记之类的,我还能不清楚吗?当时之所以没有想到你,是因为大哥当年收养你时弄错了你的年龄。上个月为你过了十八岁生日,其实你真正的年龄只有16岁半。在你生日的前几天,你和父亲做的亲子鉴定结果才出来。当时父亲非常激动,但你却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大哥劝了你好几天无果后,就同意父亲的主意,想在你生日当天,大家一起努力,让你迫于压力父子相认。可没想到弄巧成拙,让你在那天出了事……”


楼主 雨夜听雨88  发布于 2015-10-09 22:40:00 +0800 CST  
江一航陷入痛苦的回忆,半响,才接着说到:“大哥至今都很后怕,如果你当时真的出了事,大哥会后悔一辈子的。所以轩儿,你答应大哥,永远都不要离开大哥,好吗?”
原来真正的江一轩也有这么曲折的一段经历。看到大哥期盼的眼神,一轩真想说句“好!”,可是他不能,不能欺骗他。一轩试探的问道:“那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并不是你的亲弟弟,你会怎么办?”
“傻瓜,你怎么会不是我的亲弟弟呢!不过,你那天刚醒过来时的反应和言谈举止,还真是吓了我一大跳。要不是我手中有DNA的鉴定报告,我真要怀疑你是不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江一航心情渐好,愉快的开着玩笑。
“如果我真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呢?”一轩接着大哥的话问到。
“又说胡话了吧?就算我不相信你,还能不相信科学?医生说你是因为溺水,导致脑部缺氧,从而出现了暂时性的失忆和记忆混乱,别担心,慢慢会好的。再说了,在过去的十二年相处中,我也并不知道你是我的亲弟弟,我们不是照样相处的很好。所以,大哥更在乎的是你这个人,而非血缘关系。”一航解释安慰到。
大哥的话似是一颗定心丸,让一轩惶恐不安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这不就是自己渴望的亲情吗?反正前一世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这样也好,留在他身边,让自己的心不再那么孤寂。想通了一切的一轩,心情大好,不顾大哥的劝阻,执意洗了澡,然后换了睡衣便甜甜的睡去。
江一航轻轻替弟弟掖好被子后才回了自己的卧室,这一个多月来,天天守在医院,也确实是累坏了。

楼主 雨夜听雨88  发布于 2015-10-09 22:41:00 +0800 CST  
第四章 冒险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幸福美好,每天早上和大哥一起用早餐,之后大哥去上班,自己则留在家中“养病”。这段时间,一轩也基本适应了现代的生活,搞清楚了自己的身世。原来,自己是从孤儿院逃出去后,被逼跳下山崖,后来遇到了大哥,救了自己。可是,据大哥讲,父亲是半年前才知道他的存在。那么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他与大哥的母亲去了哪里?他这一世的父亲又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一系列的疑问搅的他头疼,不行,他必须搞清楚所有事情。
一轩迅速的换好衣服下了楼,刚准备出门,就被管家刘伯拦住了: “哎呦小祖宗!外面那么冷,你穿这么少准备去哪里呀?”
一轩厌烦的绕过刘伯,直接开门出去,他才懒的向一个下人交待自己的行踪。若不是大哥严令一轩不许对刘伯一家不敬,一轩早就一个手刀将其劈晕过去。
“哎呦,我的轩儿小祖宗呀,先生不许你出去,让你在家养伤……哎!那你好歹加件衣服啊……”一轩脚下生风,刘伯的声音很快被淹没在风中。一个下人,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出了门,一轩犯难了,自己并不知道大哥的公司在哪儿,也不知道这一世的父亲是谁,该去哪呢?正犹豫着,肩膀被人抓住,一轩条件反射性的一招就将那人撂在地上。“哎呦!是我是我!我说老大,你下手也忒狠了!”只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倒在地上哀号。
一轩并不认识此人,冷冷问到:“你是谁?”
“啊?不是吧老大,你真失忆了?”那少年爬起来惊讶围着一轩转了一圈,看一轩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便继续说到:“我是石磊啊,你一直叫我石头,我们是最铁的哥们儿,你真不记得我了?唉呦,我的这个小心脏啊!”石磊夸张的捂着胸口,表情滑稽。
“找我什么事?”一轩懒的和他啰嗦,直接问到。
“老大,我早就想来看你了,结果都被你大哥以‘静养不便打扰’的理由挡在门外,这不,我只好守株待兔,结果真让我给等着了……”
“说重点!”一轩不耐烦的打断对方。
“好好好!我说,重点就是一个月前我们与刘黑子干了一架,没分出胜负。当时双方约定一个月后,也就是今天再战一次,爽约或者战输的一方,要向另一方俯首称臣,以后听他调遣。”
“俯首称臣?!荒唐!这又不是他刘家江山,他还想造反不成?”一轩加重语气愤怒的说道。


楼主 雨夜听雨88  发布于 2015-10-10 17:51:00 +0800 CST  

楼主:雨夜听雨88

字数:133594

发表时间:2015-09-09 04:0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2-08 16:01:28 +0800 CST

评论数:1208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