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你是我妹妹啊…(兄妹 虐)

楔子
“陌陌,坚持一下,我们之间有太多误会…”男子抱起浑身是血的女孩。
“咳…不必…咳…”女孩一边咳血一边断断续续的说道。
“哥…让我叫你一次吧…咳…”
“别说话了…”男子泣不成声。
“我好羡慕她啊…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看我一眼呢…”女孩慢慢的说,脸色越发苍白,她抬起瘦骨嶙峋毫无血色的手,像是要抓住什么,但很快垂了下来。
“不!”男子仰天长啸,这个强大如神祇般的男人失声痛哭。
“你是我妹妹啊…”
文笔渣,不定期更

楼主 248何以笙箫默  发布于 2017-07-01 22:10:00 +0800 CST  
“嗖啪 …嗖啪”鞭子狠狠挥下,砸在地上的孩子身上。孩子紧紧蜷缩着身子,死咬住嘴唇,不敢吭一声。施刑的男子豪不为之所动,眼神里尽是冷冽。都是眼前这个**,让妈妈和笙儿惨死,每年的八月七日,都是她拿血来祭奠她们的时候!
不过是一个与他同母异父的**,在这里,她没有喊疼的资格。
“咳…一百…谢兄长责罚…”萧陌断断续续的说。
“滚去跪着。”风潇铖厌恶的看着她。
那个地方,就是萧陌的母亲和姐姐笙儿的墓碑。不过墓碑前,是一个带有铁刺的跪垫。
萧陌艰难的站起身,晃悠悠的跪在铁垫上,鲜血很快涌了出来,染红了墓碑。哥…兄长说了,只有这样,才能还清她的罪孽。
可是…陌儿好想你们啊
风潇铖冷冷的看着,转身上了车。“开车。”吩咐管家。“可小姐…”“什么小姐?风家只有晟儿这个小姐!那个**她不配!”
管家不敢再说话,却叹了口气。陌儿小姐,是他看着长大的啊…

楼主 248何以笙箫默  发布于 2017-07-01 22:23:00 +0800 CST  
不一会,便下起了雨,萧陌还是跪在那里,血迹被雨水冲刷的干干净净,她的脸色更白了。但她是断然不敢起身的,当初那个男人拿着鞭子教会了她该怎么做,她不敢冒着生命危险危险违背他,她的命,是要用来赎罪的…
风潇铖看着屋外的倾盆大雨,思绪不由回到了十年前…
那时的萧陌,是四岁的风潇陌,央求母亲带她和笙儿出去玩,母亲性子软,又是个疼孩子的,答应了她。而十二岁的风潇铖却因为有事出不去,抱起妹妹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玩的愉快。”少年好听的嗓音激的风潇陌咯咯的笑,亲了哥哥一口,风潇铖笑,转头对母亲说:“妈,最近不太太平,记得多加小心。”母亲对着儿子温柔的笑笑,点了点头。
公园内,陌陌和笙儿玩的正开心,忽然被人一把抱起,冰冷的枪口抵上了她的头,陌陌吓得大哭。问询赶来的母亲脸色大变,“呵,乐妍,过得很快活啊”男子笑的阴险,“你放下陌儿,有什么事冲我来”乐妍求道。
“很简单,跟我演一场戏。”
……
当风潇铖和凤霆逸赶来时,只看到笙儿趴在陌陌旁边,乐妍两眼通红,抱着笙儿,“乐妍…”凤霆逸失声喊到,尹墨轻轻的把乐妍揽进怀中,温柔的抹着她眼角的泪,“现在唯一的阻碍也死了,我们一家三口可以好好过日子了。”
“尹墨!你这个**!一家三口?呵呵,乐妍,是这样吗?”凤霆逸看着妻子。
乐妍点了点头,眼神透露着哀伤,可暴怒的凤霆逸并没看到。
“尹墨,你敢杀笙儿,就一起陪葬吧!”凤霆逸手一挥,身后的人就开枪对准了尹墨。尹墨让身后的人退下,神秘的对凤霆逸说“告诉你个事吧…”突然对着凤霆逸开出一枪,怀中的乐妍疯了一样冲开他的束缚,挡下了这一枪。尹墨笑了笑,快速离去。
失控的凤霆逸抱着乐妍的尸体跌跌撞撞的走了,风潇铖目睹了这一切。如果不是她,笙儿和母亲都不会死!
红着眼的风潇铖走进风潇陌,“哥哥…”吓坏了的风潇陌看着走过来的哥哥下意识的求安慰,可风潇铖狠狠一脚把她踹倒。“别叫我哥哥!从今往后,你不再是风家的人!”四岁的风潇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自那以后她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楼主 248何以笙箫默  发布于 2017-07-01 22:48:00 +0800 CST  
风潇铖收回思绪,对萧陌,他是恨的。“哥哥!”风潇晟的声音传了过来,风潇铖走了过去,温柔的把女孩抱起,“晟儿怎么了?”“小陌去哪啦?”风潇晟撒娇。“她有事。晟儿,你记住,她只是你血液的储存库,不必理睬她。”这种事还是不要让晟儿知道的好。
风潇晟是风潇铖捡回来的孩子,那容貌与名字,都与当年的笙儿无比相似。他把对笙儿的宠爱转移到了她的身上。但她的身体有严重缺陷,每月都要输一次血。那血型,正是萧陌的独有的血型,是母亲留给她的。
风潇晟点了点头,乖乖的缩在风潇铖怀里。回到家的萧陌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很刺眼吧,看着自己的哥哥去宠爱一个毫无相干的女孩。很难受吧,自己的亲生哥哥对待自己如仇人。很悲哀吧,自己在哥哥眼中只是个存血的器皿。
萧陌的泪悄悄的流了下来。不敢去打扰这安详的场面,回到了自己的小屋。身上的血迹要处理一下,自己现在也就这一个用处了吧。
“咳咳…”萧陌突然猛的咳嗽了一下,移开手一看,入目的是鲜红的血。

楼主 248何以笙箫默  发布于 2017-07-01 23:00:00 +0800 CST  
活不久了呢…是不是,等自己所有的血流干了以后,哥哥就能原谅自己了…
萧陌这样想到。明天还要上学,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楼主 248何以笙箫默  发布于 2017-07-01 23:01:00 +0800 CST  
早晨五点半,萧陌起床,冲了一个澡,身上的伤口开裂了,管家伯伯给的药也用完了。她还要早走,今天是她值日。
学校内,安静的女孩坐在桌子前专注的听着课,突然教室门被打开,风潇铖抬脚走了进来。老师知道这是学校的大股东,停下了讲课,询问
楼主 248何以笙箫默  发布于 2017-07-01 23:09:00 +0800 CST  
风潇铖把那血给了医生,医生接过温热的血瓶,想起了那个瘦弱的女孩。当初那个女孩,就是自己给抽的血呢。
今天风潇铖不知怎的,看到哪管血竟觉得分外刺眼,那熟练的动作,竟让他的心有些微微刺痛。他在想什么?那不过是仇人的女儿,即便身上和他一样流着母亲的血。
风潇铖看着床上的女孩,这才是他该保护的。没看到女孩眼里闪过的冷光。
“晟儿想吃什么?”风潇铖摸摸女孩的头,柔声说道。
“可乐鸡翅!”风潇晟叫道。“好。”风潇铖笑着答应。
“哥哥把电脑放在这里,闲的话就玩玩吧,但别动哥哥桌面的软件啊。”
风潇晟点点头,终于可以开始了么?做成了这件事,哥哥会认可我了吧。(此哥哥非彼风潇铖)
风潇铖不知怎的,让秘书把鸡翅捎给风潇晟后,到了萧陌的学校。今天他是魔怔了么?为什么会怜惜这个**?

楼主 248何以笙箫默  发布于 2017-07-01 23:19:00 +0800 CST  
“你倒是起来啊?恩?”一个男生踩着萧陌,邪邪的笑道,“不是很狂吗?”萧陌不甘的锤着地,“咳…那你也是个**。”“哈!都这样了,还不忘逞口头威风?”杜然冷冷一笑,“给我打。”周围男生立刻围上去拳打脚踢,没有半点怜香惜玉。萧陌本来也就像个男孩子,男孩子的打扮,男孩子的性格,这都是自从母亲死后才变成这样的。
萧陌就地一滚,却蹭到了身后的伤,一个不稳,又摔倒在地。“还有力气躲?我告诉你,在这个学校我就是天!还敢招惹我?你认为你的背景能有多大?”杜然不屑的说。萧陌强撑着一拳头打退一人,眼神里尽是冷冽,她从来不怕死,死,可怕吗?萧陌,自从十年前就已经死了!
风潇铖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他没想到萧陌在学校是这样被人欺负的。但他也并没露出什么心疼的神色,转身上了车,朝着杜然的方向开了过去。她不能死,至少不能死在那群人手里。
“妈的,谁那么不长眼?!”杜然往后一退,破口大骂,但汽车已经扬长而去,地上留下一块牌子。
“靠,怪不得敢招惹我,反正你也活不长了。”杜然呸了一声,他再不济也是个京城公子哥,这牌子是鬼影的封杀令。鬼影组织神秘无比,无人敢去招惹。萧陌也是好胆量,他也就不动手了,免得招惹事端。

楼主 248何以笙箫默  发布于 2017-07-02 22:00:00 +0800 CST  
待杜然走后,萧陌慢慢的从地上爬起,可惜伤了胳膊,支持一下都是难事。她无力的趴在地上,手指碰到了那块牌子,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封杀令吗?那就来吧。死了也好,不会再看到那让自己揪心的画面,不会再看到自己的亲哥哥对自己仇视的眼神。
突然,一只修长的手出现在自己面前,萧陌抬头,看到一个温润的男子笑着看自己,“能起来吗?”萧陌一怔,好温柔的眼神啊,自从母亲死后,她再也没有看到过,不论是谁。
一双手将她扶了起来,那双手温暖有力,她想到了曾经的哥哥。泪不经意间又流了下来。男子的手温柔的替她擦去眼泪,她再也忍不住了,不管男子是谁,扑到男子怀中就大哭起来,像是要把所有的委屈发泄出来。
萧羽宸心疼的抱紧了怀中的女孩,这可是他的小侄女,这些年小铖就是这么待她的?
身上的伤痕,瘦弱的身躯,无不在昭示着女孩悲惨的生活。萧陌哭累了,不好意思的从男子怀中出来,耸了耸小鼻子,不敢看萧羽宸。
“谢…谢谢”萧陌带着哭腔说道。“小陌跟我客气什么?”萧羽宸摸了摸女孩的头,宠溺的说道。“你是?”萧陌十分疑惑,“我是你的小舅舅,”萧羽宸捏捏女孩的脸“我叫萧羽宸。”
萧陌回想了一下,记忆中小时候确实有个温暖如玉的男孩子,带着她和哥哥玩。母亲那声“小宸”充满了对弟弟的疼爱。

楼主 248何以笙箫默  发布于 2017-07-21 14:11:00 +0800 CST  
“我…我还要回学校…”萧陌别捏的说道,她眼睛看着地,这么多年了,没有什么小舅舅,她依然过的很好,不就是被哥哥恨着吗?除此之外,她也不在乎什么了。
“那种学校…小铖给你安排的?”萧羽宸有些惊讶。“恩…哥哥说,我不配和风潇晟在一所学校…”萧陌低下了头。“风潇晟?他收养的一个孩子?”萧羽宸有一股火,字迹的亲妹妹不去疼爱反而去关心一个与他毫无血缘关系的外人?
“走,舅舅带你回去。”萧羽宸拉起萧陌,“可是…”“没什么可是的,你哥现在在哪?”萧羽宸语气重了几分,这风潇铖魔障了不成?小陌可是他的亲妹妹!
“哥哥应该在公司…”萧陌小心翼翼的说,说道哥哥二字,她的语气不免紧张了起来。风潇铖不许她这么称呼他。
“上家里等,我就不信等不到。”萧羽宸此刻没用半分温文尔雅打样子。
家中只有老管家一人在,“胡叔。”老管家身躯一阵,“…宸少爷?”“户数,多年不见,你还是老样子。”萧羽宸道。
“人老了啊,还能变样不成。胡叔想让你帮帮小姐,少爷他…唉”胡桐摇头叹气。
“胡叔放心,小陌这事我管定了。 ”有了萧羽宸这颗定心丸,胡管家放心了。
“那…”“叮铃铃…”胡管家刚想说什么,就被萧羽宸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喂。什么?!我马上到。”萧羽宸语气变化的很快。他蹲下身,双手搭在萧陌肩上,“舅舅有事要处理,小陌等着舅舅可好?”
萧陌淡淡的点了下头,萧羽宸也知道这心结不是半天能解开的,从怀中掏出一个蓝色手表,戴在萧陌手上,“这里面有舅舅的号码,有事打给舅舅,这也算是舅舅的见面礼吧。”说完摸了摸萧陌的头,匆匆的走了。
萧陌愣在原地,看着手上打手表,不知怎的,此刻她非常想哭,这是那年之后自己收到的第一份礼物…
“哥!我累啦,抱着我上楼嘛~”门槛传来的声音让萧陌一下子回到了现实,不动声色的把带了手表的那只手往后藏了藏。
“这点路就累成这样?真是把你惯坏了啊…”话是这么说着,可语气中充满宠溺。公主抱抱起风潇晟,走过客厅时看到萧陌站在那里不知想什么,莫名觉得烦躁。
“滚开,别挡道。”风潇铖抬脚把小陌踹到,扬长而去。
萧陌捂着胃瘫坐在地上,又极力撑着身子,她要回房拿药…
房间内,一瓶瓶的药不要钱似的往嘴里灌,碎肉都是一些低价止疼药,但萧陌打脸色得到了好转。
“你这胃再不治疗下去,恐怕会胃癌啊。”耳边响起老大夫的警告。有什么用呢?且不说她没有钱,少爷他…怕也是盼着自己死吧。
风潇铖没给过她一分零花钱,除了家里她为数不多吃过的几顿饭,全身上下她也拿不出多少钱。学校里也是她自己想办法。
萧陌把自己缩成一团,疼痛使她逐渐失去了意识,下次药就不够了吧…
风潇铖把风潇晟送回房间后,想起刚刚自己的一脚下去后,那人摊在一边的样子,心里烦躁的很。

楼主 248何以笙箫默  发布于 2017-08-12 00:44:00 +0800 CST  
风潇铖揉了揉额头,推开萧陌的房门。
床上的人丝毫不动,或许已经睡着了吧。风潇铖想。这房间,不再有当年缤纷的色彩。这些年是自己第一次踏入这里吧。蓝色覆盖了这里的一切,显得那么孤寂。
原本桌柜上许愿瓶里亮闪闪的星星也都换成了一个个白色药瓶。怎么会这么多药?风潇铖轻轻拿下一小瓶,翻看。可惜这种低价药是不会有说明的。
风潇铖暗暗把瓶子塞在怀里,明天去找铭问一下吧。学医的朋友也就他一个了。可是,自己为什么突然会关心她?这么多年,自己不也都对她这样吗?
眼神瞟到旁边椅子上的衣物,是上次罚她时留下来的。血迹已然褪了色,可是依然醒目。
这有什么?她的血流干了也换不回笙儿!洗不去她造下的孽!
风潇铖恨恨的瞪着床上的人,突然掀开萧陌的被子,拽着人拉到了地上。
缓过劲来还尚且迷糊的萧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米粒的睁着眼睛,在看清来人后突然瞪大了双眼,“少…少爷…”声音带着颤声。
风潇铖一怔,第一次听她叫自己少爷。即使不允许她称呼自己哥,她至少还叫过兄长。如今,不把他放眼里了?
“嘭!”萧陌被狠狠摔在地上,风潇铖蹲下身,捏着她的下巴,“长本事了?恩?你们学校的老师跟我说你没回去上课?”萧陌脸色变了变,萧羽宸带她回来后,她也忘了自己还要上课,风潇晟是请了假,可她呢?谁会帮她请假?
“…是我的错…”萧陌嗫嚅的说。
“那就好生受着。”风潇铖冷笑,转身出门,“管家,把阿肆叫来。东西准备好。”
胡管家一震,这他再熟悉不过,少爷是要把小姐打死吗?“少…少爷?”
“听不懂我的话?”风潇铖冷冷的说,转头提起萧陌出了房门。萧陌自知逃不过可她还是想看看,是不是他真的要她死才罢休。

楼主 248何以笙箫默  发布于 2017-08-13 01:01:00 +0800 CST  
阿肆随着管家走了进来。风潇铖拎着萧陌的领子,把她扔到客厅,“绑上去。”客厅中已然准备好了一条黑木长凳,阿肆拿着一块四指宽两指后的板子站在一旁候着。
“是。”阿肆回答道。随即抓起地上的人,熟练的绑在了黑木凳上。
“五十,打。”风潇铖转身坐到身后的真皮沙发上,手一挥,佣人端上一杯红酒,风潇铖端着酒,残酷的看着这一场刑罚。
“啪啪啪!”三板子带着风狠狠砸下,萧陌身子一下子僵住了,脸色变的惨白,这三板子砸在内里,五十板子下来,恐怕她就算有条命也是个废人了吧。萧陌暗自苦笑。
“啪啪啪啪啪啪…”板子接二连三砸了下来,萧陌紧咬着唇,努力不让自己喊出声,喊出来她就完了。
板子仍在继续,这时可以看到板子上沾了些许血迹。因为未曾褪裤,裤子和血迹紧紧黏连在一起,就算想要处理伤口,那种痛楚还不如再来一场刑罚。
“啪!啪!啪!”这几板子砸的极有规律,板子带着血迹扬起,高高落下后又伴有更多的血珠。与其说是刑罚,不如说是支“血之舞”。
三十五,三十六,再坚持一下吧。萧陌暗自数着数,如果真的坚持不住了,是不是她就能去见妈妈和姐姐了?要不是因为她一意孤行得想要出去玩,妈妈不会遇上那个人,姐姐也不会死…她的存在就是个错误啊…
可是,如果妈妈不让她下去陪她呢?自己是不是还要留着命赎罪啊。四十三,四十四…萧陌的眼皮越来越沉重,好像感觉不到疼了呢,快不行了么?
“哥?”风潇晟出现在楼梯口,看到这惨烈的一幕,有些惊讶。风潇铖放下手上还残留着些许的红酒,起身抱住风潇晟,“怎么下来了听话,上去。”
“她会死嘛?”风潇晟问了一句。“她死不了。”风潇铖语气沉了下来,当年她就是堪堪活下来的那个!她怎么会轻易的死?
萧陌无意识的把手放在身下压着的手表上,不是舅舅么?为什么,总是在需要的时候不在。没有他,这些年不也是这样过来了么。自己又在奢望什么啊…

楼主 248何以笙箫默  发布于 2017-08-13 23:16:00 +0800 CST  
白天手机被收走了,晚上才能拿回来,所以说更文有些慢,但是不会弃坑的。谢谢支持我的人,我会尽力的

楼主 248何以笙箫默  发布于 2017-08-13 23:21:00 +0800 CST  
“咣!”大门被人狠狠踹开,萧羽宸眼神冷冽,风潇铖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原来是舅舅啊。管家,上茶。”
萧羽宸快步上前,抓起风潇铖胸前的领子,“这些年你就是这样对她的?”指了指躺在黑木凳上浑身浴血的孩子,颤声问到。
“有什么不对吗?”风潇铖没有挣扎,眼神毫不妥协的看着萧羽宸。“啪!”
萧羽宸狠厉的一巴掌挥下,风潇铖脸上瞬间浮起一道肿印。
“舅舅稍安勿躁。”风潇铖擦了擦嘴角的血,淡淡的说。“哥!你怎么了?”风潇晟从楼上跑了下来,靠近风潇铖。“叫舅舅。”风潇铖摸了一下她的头。“舅…”“别这么叫我,我不是你舅舅!”萧羽宸冷声说道。
“风潇铖,你可以。我从未想过你会这么对她,是我大意了。小陌,我带走了。”萧羽宸一字一顿的说道。风潇铖拦住了要去阻挠的下属。保得了她一时报不了她一世,萧陌终究会回到这里。
萧羽宸心疼的看着眼前几乎没有意识的孩子,不知从哪下手。
萧羽宸拿出手机,拨了几个号码,不一会就来了人。“送到伊铭的医院,快!”萧羽宸语气有些急。那几人小心翼翼的把萧陌从凳子上解下,送到车里。
“小陌,再坚持坚持。”萧羽宸摸着女孩的头。
医院。
“哟,萧大总裁怎么有事来我这小庙里?”一个欠扁的声音响起。“你再废话别怪我不客气,快,快给她治疗!”萧羽宸语气很急,伊铭见状闭了嘴。
“这打的也太惨了吧,你干的?”嘴上这么说着,手下的速度倒很快,“别问那么多了。”“好吧好吧,不过,这处理可能会非常痛苦,你要压着她。”
伊铭说着,拿过剪刀剪碎身后的布片。连着肉的布片被剪短,萧陌即使不清醒也痛苦的扬起头,大力的挣扎着,萧羽宸连忙按住她,“小陌,忍一忍,就快过去了”“呜…我不敢了…别打了…”萧陌呜咽的嘟囔着。
“啧啧,真是残呐”伊铭手下不停,一块块染血的纱布很快堆满了桌子。
“呼!终于好了,别忘了请我吃饭啊。”伊铭吊儿郎当的搂住萧羽宸的脖子。“以后再说。”萧羽宸扯下他的胳膊。坐到床边,看着脸色惨白的孩子,眼里的心疼越发的止不住。
“好啦好啦,开个玩笑。这药效很烈,麻醉药一会就失效了,那时她也会醒,不过是疼醒的,你最好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伊铭正了正脸色,一本正经的说。
“我会注意的。”萧羽宸轻声说道。小陌,这些年你受苦了,舅舅以后来补偿你。
萧陌感觉自己做了一个非常长的梦。梦里有风潇铖,有风潇晟,有妈妈和姐姐,还有…那个舅舅。
自己还是被打的那么惨,少爷还是那一脸的冷漠,没有一个人愿意救我…可是,妈妈和姐姐也不让自己下去陪她们,到底该怎么做啊,我也想活下去…
这时,萧羽宸的脸出现在她面前,那张脸温柔似水,像极了妈妈,都是一样的温润。他说,他会补偿我。可是,这么多年都过去了,自己还要妄想什么?没有人补偿,她也能活下去吧…
一阵强烈的痛觉袭来,萧陌艰难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萧羽宸焦急中带着关心的脸,“小陌,这痛你需要忍一忍。和舅舅说点话好吗?”萧羽宸小心的说道。萧陌被一阵阵痛处刺激着,她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我…想喝点水”萧羽宸立马起身,端来一杯水,把萧陌轻柔的扶起,在她背后垫了个枕头。萧陌此刻觉得无论怎样都摆脱不了这痛楚,但她没有说什么,接过水仰头喝了个干净。
———————
谢谢还在看这篇文的人,我会努力更下去的。她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不必去理会,水终有澄清的那一天。

楼主 248何以笙箫默  发布于 2017-08-14 12:37:00 +0800 CST  
“小陌,看着我。”水杯放好以后,萧羽宸出声道。萧陌因疼痛眼神有些涣散,下意识的抬头,对上萧羽宸的双眼。
“当年发生的一切,让我们所有人都将错归咎到你身上。我始终无法面对,疼爱我的姐姐和可爱的笙儿,就这样没了。而存活下来的你,竟然不是姐夫与姐姐的亲生女儿。原谅舅舅的懦弱,选择了回避。我以为以小铖对你的疼爱,即使再怎么恨也不会对你怎么样,可是,我错了,”萧羽宸顿了顿,语气沉重的说,“早知如此,我当年就该带你走的…”
“说这些有什么用?!”萧陌一脸泪水,“我已经没有家了…我是一个被抛弃的人啊…”泪水滑下,渲染了白色的床单,“哥哥恨我…我也恨自己,是我害死了妈妈和姐姐…所以我用自己的血替风潇晟续命…这也是哥哥带她回来的原因…可是,为什么偏偏你要出现?我已经没有希望了!这些年已经这样了,根本无法改变什么了啊…”萧陌流着泪说道,身子不断发颤。萧羽宸此刻眼中也含泪,用血帮别人续命?风潇铖,他还真干的出来!呵呵,用自己亲妹妹的血给别人续命!
萧羽宸轻轻抱住床上哭泣的孩子,让她躺在自己怀里,“小陌,忍一忍,马上就过去了。这些年都是舅舅的错。舅舅来补偿你,一定会对你好的…舅舅不奢求你能原谅我,但给我一个补偿你的机会…”萧羽宸轻柔的缓缓说道。
怀中的孩子渐渐停止了哭泣,身子也平静下来,萧羽宸低头一看,小孩的脸上带着泪痕,昏睡了过去。
萧羽宸苦笑了一下,轻轻放下小孩。他不敢保证小陌彻底对他依赖信任,但他会将她护在羽翼下一辈子,不会让她再受伤害。
萧羽宸坐在床旁边的凳子上,渐渐也陷入了沉睡。昏迷中的萧陌嘴里嘟囔了一句,“舅舅…”…

楼主 248何以笙箫默  发布于 2017-08-15 23:06:00 +0800 CST  
几天后萧陌出院了,萧羽宸把她接回了家。萧陌还是闷闷的,也许性格如此,她几乎不开口说话,能让她多说话的,也就只有那几个好兄弟了。
萧羽宸已经帮她又找到了一所新中学,也就是风潇晟所在的中学。萧陌本就不擅长与人沟通交流,一下子换了个新环境,很是不适应。所以很快被人找了麻烦。
一天下课,萧陌静静的坐在座位上,低着头不止在想什么,周围几个男孩渐渐靠拢过来,其中一个推了一下萧陌的肩膀,“喂!新来的,不知道要给我们几个打声招呼?”萧陌日常穿的都是运动休闲装,从来就没有过一件裙子之类的衣服,头发也是短短的,所以说整个人乍看上去像个男孩子,平时不怎么说话,女孩们倒觉的很酷,男孩就不一样了。
萧陌站了起来,毫不服输的瞪着他们,“樂想打架?”代弘愣了一下,这句话向来都是他们说的,没想到让一个假小子说了出来。
“不错呀,要哥几个陪你玩玩?”代弘这么说着,活动了下拳脚,他倒要看看这小妮子有什么本事。萧陌原先在那个学校被找麻烦已经够多了,就算不会打架也知道怎么反击了。
代弘一拳头照准了萧陌的连打了过来,萧陌侧身躲过,一拳头打到代弘的左脸,“**!你敢打我?”代弘捂着脸,指着萧陌。
“在这吵吵什么!成何体统!”一个声音传来,萧陌的班主任张老师站在门口出声呵斥。
“老师,萧陌打人!”代弘恶人先告状,张老师看向萧陌,“是他们先挑事的。”萧陌淡淡的说。
张老师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要不,联系家长?
风潇铖今日来给风潇晟请假,不知怎的,他总是想起萧陌。风潇铖的脸色更冷了,以为有了舅舅久可以无法无天了?做梦!他会让她时刻记住她的身份!
这么想着,耳边就传来了萧陌的声音,风潇铖一眼就看到了萧陌,冷冷一笑,走了过去。
张老师正在抉择中,看到风潇铖走了进来,“请问您是…”萧陌此刻脸色立马变了,哥哥怎么会在这里?
风潇铖指了指萧陌,意思不言而喻,他根本懒得说萧陌是他的什么人,又或是不值得说 。
张老师是个明白人,一下子就懂了,把事情跟风潇铖简单的说了一下。风潇铖眼睛眯了你,闪出冷光,他见过萧陌被人打倒在地,没想到这么快就打了别人。
风潇铖走到萧陌身边,萧陌的头更低了,“抬头。”冷冷的话语不带一丝感情,萧陌强忍着恐惧慢慢抬起头。
“啪!”一巴掌抽了下去,萧陌的脸上很快肿起五道指印,头一偏,很快正了回来。
这一巴掌可比萧陌打代弘重多了。“够么?”风潇铖说话。“啊?啊?”代弘此刻也蒙了。
“啪!”又是一巴掌,萧陌脸上又多了五道指印,嘴角渗出血迹,“我问你够不够。”风潇铖不带一丝感情的说。
“够够够!”代弘忙说,他是想教训一下萧陌,可没想过这样。
风潇铖也不看萧陌,转身出门。萧陌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张老师此刻也是刚刚反应过来,“萧陌同学…你…”
“我没事。”萧陌忍着痛说道。每说一句话都牵动着脸上的伤,明明已经不奢望什么了,为什么在他无情的挥下巴掌时心还是那么痛?

楼主 248何以笙箫默  发布于 2017-08-17 00:17:00 +0800 CST  
老师也看出风潇铖不是个好惹的主,安抚的拍了拍萧陌的肩膀,走了出去。
“喂,你…没事吧?”代弘别扭的说。怎么的这也是一个女孩,因为他挨了这么狠的巴掌,他过意不去。
“…”萧陌没说话,眼神空洞,不知在想什么。“大不了我再让你打一巴掌。”代弘看她不说话,有点急,把脸凑了过去,两巴掌换两巴掌,公平。
萧陌抬头看他,脸色淡漠,没说什么,走了出去。打与不打,有什么用么?只是徒添了痛楚罢了。
萧陌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凉水碰过红肿的脸颊,不由得一阵刺痛。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萧陌皱眉,放学后还不消肿的话,回去怎么和…舅舅说呢。
说到底,还是没有真的依赖他啊。
回到教室安静的坐好,随意的用书本挡住自己的脸,下次上学要带一些口罩防备了。风潇晟也在这个学校,那,是不是意味着风潇铖会经常出入学校?那她可就没好日子过了。
放学后,萧羽宸给她安排的车子在门口早已等候多时,从未被接过的萧陌有点无措,踌躇的坐上了车子。
萧羽宸换上了一身轻松的家居服,俊俏的面容上带着一副金丝眼镜,整个人看上去儒雅又不失风度。“回来了?怎么样?”萧羽宸放下报纸,温柔的说。
萧陌背对着他换鞋子,支支吾吾的说:“还好。”急匆匆的想上楼,不敢把脸对着他。
萧羽宸起身,怎么这孩子这么急?莫不是出了什么事?“小陌,转过身来。”不容置疑的语气。
萧陌身子抖了一下,没有动作,却停在了原地。萧羽宸挑眉,抬腿走了过去,按住小孩的肩膀,把人转了过来。
映入眼帘的是小孩红肿带着些青紫的双颊。“谁干的?”萧羽宸此刻火气上来了,这小破孩被欺负了也不吱声,就这么不想告诉他?
“…”依旧是沉默,萧陌低下了头,萧羽宸一看她这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烦躁的想打人。“管家!叫伊铭过来。”
萧羽宸冲着客厅的管家喊了一声,然后转向萧陌,“去洗澡。”
忍住想要揍小孩一顿的冲动,尽量用轻柔的语气说话。萧陌乖巧的点点头,回到房间。
一会儿,伊铭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萧大少,伤筋了还是动骨了?叫老子这么快过来”
萧羽宸给了他一拳,“还贫。不是我,是小陌。”“又是她?怎么天天受伤。”伊铭撇撇嘴,“别废话了,我去叫她下来,你给她看看。”
萧羽宸敲了敲萧陌的房门,萧陌闻声打开了门,湿漉漉的头发还没擦干,身上穿了一件天蓝色的浴袍,此时有点无措的看着萧羽宸。萧羽宸拉着小孩往楼下走。
“哟,这是被谁打了?” 伊铭吊儿郎当的开口,“我去让人查查。”萧羽宸揉了揉额头。
萧陌被按在沙发上乖乖坐好,伊铭从随身药箱里拿出药膏,手法娴熟的往萧陌脸上抹。“嘶…”萧陌疼的抽气,“忍着,药效虽然烈,但好的快。”
伊铭不正经的说着,直到药膏抹匀,他擦了擦手,轻轻踢了一下萧羽宸,“两次了啊,今天我可就赖在你家吃饭了。”
萧羽宸点点头,吩咐管家准备晚餐。
转头看到一脸药膏的萧陌,火气小了几分,“回头再跟你算账。”揉了一把萧陌的头发。
“…舅舅”萧陌试探的开口,萧羽宸瞬间转过头,“你叫我什么?”语气激动,这是小陌第一次叫他舅舅。“舅舅…别查了,我没事的…”萧陌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说。
萧羽宸虽然沉浸在喜悦中,但他敏锐的察觉出萧陌不希望他查下去,一定有什么原因。如果是同学之间有摩擦老师不可能不管,那么只可能是…风潇铖。
萧羽宸脸色微沉,这就是小陌憋着不告诉他的原因吧。没想到风潇铖打人还能打到学校去。
“去吃饭。”拍拍萧陌的头,萧陌乖乖的点了一下头,跟在萧羽宸身后。
“快点快点,劳资饿死了”伊铭大大咧咧的说道。“急什么。”萧羽宸不紧不慢的说。菜一上桌,伊铭就迫不及待的狼吞虎咽,萧陌愣了一下,似是没看见过吃饭这么…着急的人。
萧陌不喜欢吃青菜,她只喜欢吃肉。无肉不欢的那种。萧羽宸看着她没碰一下青菜,皱了皱好看的眉头,夹了一筷子青菜,“吃些菜。”放进了萧陌的碗中。萧陌不是多么能挑食的人,青菜她不喜欢吃但不是一点不能吃,乖乖的咽了下去,真的是咽下去的。
萧羽宸自然注意到了这一点,看来以后要好好改改小孩的毛病。

楼主 248何以笙箫默  发布于 2017-08-26 22:47:00 +0800 CST  








楼主 248何以笙箫默  发布于 2017-10-24 19:39:00 +0800 CST  

楼主:248何以笙箫默

字数:10689

发表时间:2017-07-02 06:1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5-31 02:38:19 +0800 CST

评论数:70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