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嫡不如庶(渣爹)

江承一进门就听见噼啪的板子声,心里猛的绷紧,急急忙忙奔着前厅去了,一见江承进来几个奴才紧忙跟上了他脸上乐的和菊花似的。
“少爷今天回来的挺早啊。”
他抿着唇无心答话,反而脚底下的速度快了不少。
果然,楚王江烨躺在椅子上,几个侍妾正给他剥荔枝吃。
“父王。”他连礼都顾不得行,急忙抢了家丁手里的板子扔在地上,“哥哥又犯了什么错你要这么罚他?”
地上的江悔一口气提上来哇的吐了一口血,半天都没能抬起头,后背的白衫被鞭子抽成了烂布,全是一条条血印子。
板子是最后挨的,原来没好干净的伤又被打破了,去了裤子的屁股也看不太出来像是屁股,江承除了进来时候瞄了一眼外实在是看不下第二眼。
“承儿回来了啊……今天玩的还高兴吗?”江烨像是没听见他的质问一样,笑眯眯的样子,家丁却感觉背后阴凉低下身就要把板子捡起来,被江承狠狠地踹了一脚。
“爹,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
“这**冲撞了本王,本王罚他几下都不得?”
还没等江承在开口,趴在地上的江悔嘶哑着嗓子低低的笑出声,“那楚王殿下就打死我啊……”
他笑声里带着无尽的嘲讽,尽管身上疼的连动的力气都没,他仿佛也不在乎似的,“这么多年了你都没将我打死,真**。”
果不其然江烨终于睁开了眼睛,却连一眼都没给他,“看见你真是污了本王的眼睛!还不继续打?”
“我看你们谁敢在碰我哥一下!”江承紧跟着他就喊出一句。
几个家丁连忙跪地,楚王是主子惹不起,这江承是楚王的宝贝眼珠子也惹不起,这江悔打是不打倒霉的都是他们。
“承儿,你为什么总为了这个**跟爹作对?他娘害死了你娘还差点害死了你,你又何必这么护着他呢?”
“那是他娘做的事,和我哥什么关系?”
“江承,你滚回去成吗?”趴在地上的江悔咳嗽了两声,嘴角不知道是嗓子里闷出的血还是咬破了,他颤抖着手臂在江承脚上推了一下。
说是推,对于江承来讲几乎都要感觉不到,“你要是真心疼我,你让他打死我吧,太遭罪了……”

楼主 翊翊翊翊翊丶喵  发布于 2018-03-30 23:41:00 +0800 CST  
被删帖了
一个渣爹
一个宝贝眼珠子
一个倔受
有虐渣

楼主 翊翊翊翊翊丶喵  发布于 2018-03-30 23:42:00 +0800 CST  
楚王到底是给眼珠子妥协了,对于他来讲程渝生的江承就是命根子,别说饶了江悔一条命,就是要了他的命他眼睛都不眨一下,又怎么会为了个贱: 种惹江承的不高兴。
再说江悔也活不太久了。
江承坐在床边儿给江悔清洗伤口,后背上纵横交错的还好说,只是板子一次又一次的打,屁股伤的实在重了些,没有一块皮肉是完整的。
筋骨早就伤了,江悔左腿走路一直不怎么利索,虽然江承没听江悔讲,可一到冬天多走几步穿的那么单薄都能疼上一头汗。
还没洗完江悔就醒了,他两条腿一直在抖,费劲儿回头看了一眼江承,半天才发出一个音节,“撕……”
“哥,我是不是弄疼你了……”
江承像是条大狼狗似的,又高又壮,可手底下动作却十分轻柔,江悔到不是被他弄疼了,而是嗓子说不出话来。
疼这种事儿,从小到大都没停过,他怕疼怕的几乎看见楚王就腿软,可仍然没在楚王面前低过头。
他是不受待见到任人欺凌,可是他骨子里就有一种骄傲,从他发现自己怎么努力楚王都讨厌他的时候开始,他在楚王面前连眼泪都没掉过一次。
那时候……他好像六岁。
他骨子里有和楚王一样的骄傲,同样和楚王一样恨一个人就恨进骨子里。
他恨楚王。
从来。

楼主 翊翊翊翊翊丶喵  发布于 2018-03-30 23:43:00 +0800 CST  
废了半天劲儿都没说出一个字,江悔伸手拍了江承胳膊一下,江承忙放下毛巾给他接了一杯水,扶起他喂了下去。
一口水混着锈味儿吞到肚子里,嗓子好歹不在那么烧的疼了。
江悔软软的压在江承身上,张嘴就咬他肩膀。
“哥,你发烧了得躺着。”
“烧死我算了……”江悔松嘴,却还是任由江承摆弄。
趴好了回头一看江承,圆溜溜的眼睛却是红了一圈,看着可怜巴巴的。
“又不是你挨打……你哭什么?”
“哥,我心疼你,你多疼啊,爹怎么就想不开呢?”
江承起身拿来了金疮药,江悔恨不得现在就疼的昏过去省的糟这个罪。
“他可别想开……啊!你轻点,他可别想开了恶心我!我死了才好……疼死我了你!”
这药劲儿的疼可不比这顿板子轻到哪儿去,江悔猛的咬住枕头,眼泪很快湿了眼眶顺着脸颊往下流。
挨打多疼都能忍,回回上药就破功。
“哥,我没回来的时候你千万要少说几句,每次你都说话刺激他,还不知道他什么脾气吗?”
江悔没回答,实在没多余的功夫回答,两条腿使劲儿绷着,绷不住了开始躲,连腰带屁股的扭半点形象都不顾了。
这么多年在江承这儿哪儿还有什么形象。
屁股一动还有血从肉里往外渗,江承没办法一条腿压着他两条腿,手按着他药,尽量快的把金疮药止血药都抹上,抹完他身上都出了一下汗。
江悔也没劲儿在折腾了,气喘吁吁的,“太疼了江承,太遭罪了……”
太遭罪了……
从前年冬天开始,这句话江承就经常听见了。
他一下一下轻轻摸着江悔的头,“哥,你睡吧……睡着了就没这么疼了……”
“睡着了也疼……”江悔有气无力的回他,但还是很快的陷入昏睡,可能昏迷要多上一点。
他听见江悔很小声的叫了一声娘,心里全不是滋味。
他知道每次江悔被打,江烨都会给在庙里的程珍修书一封,告诉程珍江悔挨了多少打,可他的这个生母却从没给过一封回信。
江承偷偷见过程珍,那女人容貌与江悔有五分相似,淡漠的跪在佛前。
第一章完

楼主 翊翊翊翊翊丶喵  发布于 2018-03-30 23:43:00 +0800 CST  
QWQ有人看嘛。。有人看我一会就在更点。。

楼主 翊翊翊翊翊丶喵  发布于 2018-03-30 23:43:00 +0800 CST  
吓死我了,我以为又被删了。。。

楼主 翊翊翊翊翊丶喵  发布于 2018-03-30 23:51:00 +0800 CST  
江悔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江承门也不出,见了江烨也没什么太好的脸色,可江烨毕竟是他爹,待他一直不薄,他还是很孝顺的总去陪他。
一进门,就看见江悔靠在枕头上看书,多是写兵法阵法,他一看就头疼的,可江悔却看的很认真。
他有一双和楚王极其相像的眼睛,细长的,瞳孔也是琥珀色的,漂亮的好像一对儿琉璃做的一般。
江承很小的时候就喜欢缠着江悔,江悔不陪他玩他就去告诉江烨,每次都会以江悔挨打继续不搭理他为结果。
他不知道给江悔带去了多少顿打,只知道只要江悔挨了打他就只能趴在房间里,这样他就可以和江悔玩了。
直到八岁那年的开春,江承非要在花园里湖水的冰面上玩,冰面裂了江承掉进水里,婢女家丁围着湖一个敢下水的都没有,是瘦弱的江悔拼了命把他拉上来的。
尽管如此,江烨仍然把这件事推到江悔身上,顶着一身冷水在屋外跪了一天一夜,等江悔给江烨求情时已经不省人事了。
那次没挨打,可身上的旧伤发炎风寒入体,勉强捡回一条命,留下了永久的肺病。
醒来的江悔第一句话就是,“江承,我不欠你的了。”
江悔没欠他什么,反而是他一直欠江悔的。
直到江悔抵不住疲倦放下书才注意到一直安静看着他的江承,“你不是去陪楚王了吗?”
“爹去宫里赴宴了。”
听到这句话,江悔发出一声冷笑,“他还不赶紧弄死我,咳咳,弄死我了你就是名正言顺的小王爷了。”
江承听着难受,却是低眉顺眼可怜巴巴的和他撒娇,“哥,你别这么说,我活着不会让你死的。”
“我活着遭罪吗?”
“哥……”
“我肯定要死,让他活活打死我,我狰狞的死在他面前让他以后一个好觉都睡不成!”

楼主 翊翊翊翊翊丶喵  发布于 2018-03-31 00:03:00 +0800 CST  
越听江悔说话越难受,江承抓着他的衣服把脑袋往他胸口埋,忍着江悔踢过来的一脚深吸一口气。
他身上是淡淡的草药味儿,单薄的好像是一把骨头。
“***吗?”江悔一下一下踢江承膝盖,却一点儿都提不动,江承落水后跟着名师习武多年又吃过不少楚王寻来的仙品名药,内功护体,他一个病弱少年就是用尽力气也就和猫挠痒痒差不多。
他当然也没那么多力气,看了一会儿书就疲惫的头昏眼花。
“我给你当狗使,你别说那些话吓我。”
“江承,我真的很累,马上就是你生辰了。”江悔叹息一声,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喘,一口淤血卡在嗓子里压不下去,吐在了手上顺着指缝往下淌。
江承慌忙坐起来,拿帕子细细擦净了江悔手上的血,可怎么都擦不掉那种怪异的腥气。
并不像鲜血的气味,掺着苦涩的药味儿和淡淡的腐气。
他盯着江悔苍白的脸色,心里一阵绞痛。
“你娘等着我下去给她赔罪呢……”
这句话很轻,带着一种视死如归的意味,惨白发青的唇和牙齿上的鲜红对比大的刺眼。
“哥……我娘肯定也不会怪你,你别留下我一个人。”
“我十六了。”
江承疑惑的盯着江悔。
“我在楚王手里生不如死的活了十六个年头,我不想再活第十七年了。”
“我去和父王说……今年生日咱俩一起过,若是非要你给我娘守灵我也陪你守。”

楼主 翊翊翊翊翊丶喵  发布于 2018-03-31 19:02:00 +0800 CST  
QWQ有人看吗。。。

楼主 翊翊翊翊翊丶喵  发布于 2018-03-31 19:03:00 +0800 CST  
等下要更身世QWQ

楼主 翊翊翊翊翊丶喵  发布于 2018-03-31 19:28:00 +0800 CST  
他们二人生日仅仅差了半个时辰。
那时皇宫出现爆乱,太子逼宫,楚王身为太子党羽,自然进宫相助。
万万没想到仅仅三日不到的功夫,楚王妃程珍与侧妃程渝双双产子。
是程珍故意造成这个局面的,她给妹妹程渝下药让其难产而死,自己也吃了药早产诞下江悔。
等楚王回府时程珍和江承都以下棺,程珍也削发为尼留下襁褓里的江悔。
楚王看都不曾看江悔一眼,开棺救出了差点因为缺氧而死的江承,而被丢在柴房的江悔被老鼠吃掉了大脚趾。
程家业大,楚王不能将程珍碎尸万段才想起来有这么一个孩子捡回来勉强养着。
他想摔死他,闷死他,拧下他的脑袋,看着婴儿一点点因为失去空气哭都哭不出来的样子,觉得不能叫这个孩子死的这么便宜。
母子连心,他想叫害死他最爱女人的毒_妇痛苦。
这些江悔心里清清楚楚。
他更清楚那些王府探子汇报给楚王他母亲看过这些信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没有人爱他。
每年生辰对于他来说都是最受折磨的日子,从还没记事起,这三天他都会被扔在楚王陵墓里,只有一点点冰凉的水供他生活。
他要忍着伤痛跪在程渝棺前,无论是哭闹还是昏睡,回应他的都只有不计数的鞭子。
去年生辰下了一场持续三天的大雨,楚王觉得是他心思不纯,硬是要他跪满七天才肯放他出来。
第二天他就已经在吐胆汁了,几次昏迷下来抽的满背鲜血淋漓,却也实在挺不起腰杆。
那鞭子抽下去不止带下布料碎片,还会扯下他后背单薄的皮肤,甚至碎肉。
是江承闯进了陵墓,强把江悔背出来才救下了姓命,不然早在那几日就死在成渝墓前了。
不,或许还有更多次,在楚王动了杀心时江悔被江承这样救下来。
江悔怕疼,他瘦弱的身体每天都在疼,他甚至连健康是什么滋味儿都不知道,他在等着解脱。
死亡很多时候真的就是一种解脱。
第二章完

楼主 翊翊翊翊翊丶喵  发布于 2018-03-31 19:45:00 +0800 CST  
有人看我就在更一点呦。。我在码字,没有存稿。

楼主 翊翊翊翊翊丶喵  发布于 2018-03-31 19:49:00 +0800 CST  
江悔胃病很重,吃东西对他来讲很遭罪,只能吃一些药粥还边吃边咳嗽。
粥里不知道加了什么草药,本身江悔嘴里就又苦又腥,在混上这个粥,他吃了几口就实在不想吃了。
可江承目光灼灼,死死盯着他的脸,恨不得直接上手喂他,他不得不强扒拉小半碗进嘴里。
江承把江悔拉到怀里,轻轻揉他的肚子,把旁边儿的米糕端过来喂他,“槐花蒸的,很软糯,很好消化的。”
这个姿势很别扭,只是靠在江承怀里不需要用力,江悔小小的反抗了一下就放弃了,闻了闻米糕,淡淡的槐花香味儿萦绕,他小小的咬了一口慢慢的咀嚼吞咽。
看着江悔吃了两块,江承才放下心来,只要哥哥肯吃东西总是好的。
吃完东西,江承跟着江悔在院子里走走,江悔左腿走路不怎么利索,一瘸一拐走起来也很慢。
江悔是被迫住在江承院子里的,这是王府最好的院落,甚至风水都是找给皇宫排风水的大师给看的,风景也是整个王府最好的,鸢湖上盛开着三朵金叶睡莲,这是宫中都没有的美景,被称为凤雏的花。
整个列国也就这么三朵。
江悔也是有院子的,毕竟怎么说他也是名真言顺的小王爷,纵使江烨恨不得他睡在雪地里还是给他排了院子。
没有下人也没有风景,只有几间破旧的屋子和一颗据说吊死过人的柳树。
江悔是极其怕黑的,每到晚上那荒凉的院子透着月光柳条晃动,他好像总能在树下看见黑影,吓得睡不着觉。
只是,后来被江承强迫住进他的屋子以后就没在回去过了。
那院子里也没什么东西是属于他的。
要说有,也是那根挂在床头的马鞭,他不记得是哪年过年,江烨拎着马鞭进来说要送他礼物,两鞭子抽在胸口直接把他抽背过气去。
现在他胸前还有两条颜色比他皮肤深一些的疤痕。
那是江烨这么多年唯一一件送给他的东西。

楼主 翊翊翊翊翊丶喵  发布于 2018-03-31 20:50:00 +0800 CST  
各位想看he还是be啊。。

楼主 翊翊翊翊翊丶喵  发布于 2018-03-31 20:50:00 +0800 CST  
明天有虐,后天又肉。。最迟大后天有肉QWQ

楼主 翊翊翊翊翊丶喵  发布于 2018-03-31 22:25:00 +0800 CST  
日子过得也快,江烨亲自操办起江承十六岁生日宴会,连请帖都是他亲自写的。
江承哄了江烨两天,提出了要和江悔一起过这个生日,没想到江烨居然同意了。
没什么比这个更让江承高兴的,在院子里直接舞剑给江悔看。
江悔小口喝水,盛夏却披着狐裘靠在树下的梨木椅上,琥珀色的眼睛盯着江承,看他轻松的舞了一套复杂的剑法,不禁有些羡慕。
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舞的动剑,那把在江承手里形同玩具的名剑,却是他两只手也很难拿起的。
况且,他不知道江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以他多年对江烨的了解,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他?
哪年不是扒了他一层皮不罢休,他身上疤痕交错,耻骨被烙上了屈辱的奴字,那一次叫他好过了?
他不禁眯起眼睛,嘴角嘲讽的微微挑起。
“哥,你好好养养身体,今年冬天我和父王讲讲,带你去江南别院过冬。”江承收了势略微气喘的和他讲,眼珠子圆圆的,看这就觉得喜庆。
他俩看着倒是不像,江承长得像楚王多一些,却有一双像程家姐妹的圆眼睛,而样貌漂亮的有些不似人间的哥哥却有一双和楚王如出一辙的眼。
江悔总是不出门的,一来是江烨不许,二来是他的身体情况总是不许他出门的,只是几年前江承强拉着他上街了一趟,街头就留下了不少谣言。
他们说王府里藏了一个天人般的小郡主,根本就没有什么体弱多病的小王爷。
江悔靠在椅子上睡着了,较长的睫毛在他脸上打下一片阴影,惨白的脸色仿佛随时都可能真成了天人。
江承看了一会儿,忍不住在江悔鼻尖上亲一下,冰凉的触感舒服的他几乎想要深出舌头舔舔,克制住了冲动把江悔横抱起来,等下天色晚了江悔在病就不好了。
一回头,江承整个人僵住了,江烨就在院子门口,隔着鸢湖看着他俩。
他不知道江烨看没看到他亲吻江悔,只得先轻轻放下江悔急冲冲的朝江烨跑过去,“父王,您怎么过来了?”
“真是兄弟情深啊……”江烨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吓得江承心脏仿佛都停下了半拍,“本王这不是给承儿拿请柬过来吗?你的朋友请柬还是自己发的好,过生日爹还有件礼物要送你呢,保证你会喜欢的。”
“父王,几张请柬,叫婢女跑一趟不就完了,何必您亲自来送?”
楚王嘴角带笑,细长的眼睛里全是对这个儿子的宠溺,“承儿不是不喜欢婢女家丁在院子里破坏了风景吗?本王总不能伤了你的眼吧。”
“爹,您说什么呢,您能来院子儿子欢迎还来不及。”江承心里慌乱,都不知道说什么了,“不过哥哥在我这儿,不是怕您不高兴吗?”
江烨摸了摸儿子的头,发现这小子快和他差不多高了,不禁有些欣慰,“行了,你好好陪着那个贱_种吧,你高兴本王也就高兴了。”
听到这话,江承总觉得怪怪的,又对江烨有些内疚,不管这么多年江烨带江悔多么无情残忍,可是待他却是慈父捧在手心里的,他为了江悔一而再的顶撞违背江烨,虽然不后悔还觉得保护的不到位,可心里面总觉得有些对不住这个爹。
只是……
江烨这句好好陪着,江承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楼主 翊翊翊翊翊丶喵  发布于 2018-04-01 10:59:00 +0800 CST  
第三章完

楼主 翊翊翊翊翊丶喵  发布于 2018-04-01 11:15:00 +0800 CST  
晚上更虐QWQ

楼主 翊翊翊翊翊丶喵  发布于 2018-04-01 13:03:00 +0800 CST  
放一下这两天的预告


楼主 翊翊翊翊翊丶喵  发布于 2018-04-01 16:33:00 +0800 CST  
临生日的前一天,纵使江承在不想离开,还是听从江烨的亲自去送请柬了。
需要他送请柬的,多是些江湖人士,有不少都是后起新秀,鱼龙混杂的,他觉得玩的不错也想拉给哥哥看看。
前脚出门后脚江烨就把江悔绑起来拖到了祠堂。
江悔被绑着跪在程谕碑位前,不用旁边儿的江烨说费劲儿的给程谕磕了三个头。
双手都被反绑在身后,这三个头磕的倒是无比艰难。
人毕竟是死了,这个无辜的女人被他娘害死了,这也算母债子还,所以江悔磕头时的确是认真的磕的,第三次刚磕完,还没直起身体脸就被按在祠堂冰冷的地面上。
身后的家丁掀起他的外袍,一把撤下他身后的几层裤子,连带亵裤也不留。
尽管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也习惯了江烨一次次的责打,他的双腿还是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泡过水的藤条贴在他屁股上,屁股上有不少疤痕,那些痕迹就是养的再久都消不掉,永远的留在他身上。
他屁股上的肉也没厚到哪儿去,感觉藤条被抬起伴随着划破空气搜的一声,他猛的绷紧屁股,两条腿颤抖的更厉害了,可藤条却是落在了胳膊上。
一身冷汗,胳膊上的肉一跳一跳的疼着。
“呵……”看戏的楚王轻笑一声,那家丁立刻狠狠地十几下迅速抽上他屁股,甚至喘息的机会都没,四五下过去最前面的一下才开始泛红鼓起来。
江悔纵使能忍不愿意在楚王面前示弱还是难以抑制的发出破碎的呻吟声。
楚王不说停藤条就不会停下。
屁股很快就不满了一条条没规律的红痕,连带着大腿都是抽打的痕迹,交叠次数多的地方开始破皮,他皮肤薄家丁下手也重,哪次挨打不是皮开肉绽。
被按着后背和头,臀腿是没什么限制的,他咬着嘴唇克制自己的挣扎,免得在楚王面前扭动屁股让他看了笑话。
屁股小幅度的躲闪挣扎一点儿用处都没,他身后的楚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从家丁手里一把抢过藤条自己动起手来。
他抽的很快也很准,三下狠狠地抽上江悔屁股中间那条脆弱的缝隙里,准确的落在菊_穴上。
江悔被按在地上跪时,腿中间距离不小,这一抽立刻忍不住凄惨的叫了出来,奋力的挣扎合上腿。
不止有痛苦,还有几乎让他想死在这里的羞耻。
江烨扔了藤条,家丁也放开了挣扎的江悔,江悔猛的倒在地上合上两条腿,身体努力的蜷缩着。

楼主 翊翊翊翊翊丶喵  发布于 2018-04-01 18:20:00 +0800 CST  

楼主:翊翊翊翊翊丶喵

字数:68394

发表时间:2018-03-31 07:4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5-27 12:20:05 +0800 CST

评论数:156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