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蕊儿(m\/f古风父女为主)

尽小肆全力,写出甜的不能再甜的文~~

楼主 肆_旋律  发布于 2016-10-06 00:17:00 +0800 CST  
一、
翼王府…
“王妃,使劲呀!已经露头了!”女人在床上撕心裂肺的哭喊,满头的大汗。
“啊--”最后一声呐喊响彻云霄,一声清脆的啼哭清晰了起来。
“恭喜王妃,是个郡主。”稳婆抱起孩子,向王妃江倩道喜。
“什么?女孩儿…”江倩在床上喃喃道,“孩子放下吧,你下去吧。”,然后又突然唤道,“清月,你过来。”
清月走到江倩身边,跪了下来,“王妃。”
“清月你也知道我的状况,我只有这一次机会,如若生下的不是男孩儿,太后娘娘一定会为王爷续弦…倘若有朝一日生个男孩儿,我这正妃之位不保啊!”江倩抓着清月的手很是兴奋。
“王妃,这……”清月似乎有些明白了江倩的寓意。
“出去挖个坑,把这孩子埋了。再给我抱个男婴回来!”江倩的眼睛充斥着血红色。
“王妃饶命啊!”清月哪敢这么做,不断地磕头求饶。
“好妹妹,这件事只有我们两人知道。从今日起,这王府也就我们姐妹二人相依为命了…”江倩拍了拍清月的手。
清月只好抱着孩子从后门走了出去。出了城外,挖好了一个坑,看着安心睡觉的婴孩,清月无论如何都下不了这狠心。
城外离自己的家并不是很远,清月又抱起婴儿,往家的方向走去。
“爹。”清月抱着孩子,进了屋子后赶紧把门关上,跪了下来。
“清月?”徐方儒见女儿跪下,怀里还抱着个孩子。
“爹,我是替这孩子求您。这孩子是王爷的女儿,因为王爷在外征战,王妃生产后见是个女儿便让清月埋了这孩子。爹,女儿下不了这么狠的心,只好把她抱回家来了。”说着,清月着急地流下了泪水。
“这天下怎么能有如此狠心的母亲?”徐方儒愤慨道,接过清月怀里的孩子,又拉起清月。
“王妃等着我回去,爹,这孩子就交给您了…”清月临走时说道。
“去吧,身在王府,万事小心。”徐方儒交代道。
--------------------
“王妃,都处理妥当了。”清月最后抱着一个男婴出现在寝殿。
江倩欣慰地看着清月,“辛苦你了,清月。”
在小世子百天之日,翼王慕容勋快马加鞭从塞外赶了回来。慕容勋喜得爱子自是高兴地不得了,还给孩子起名“慕容锐”。
三年的安生日子,慕容勋看着慕容锐一天天长大,会翻身会坐会爬会有会叫“父王”。突然前方军情紧急,自己临危受命再一次赶到前线杀敌。
再一晃,又是三年光景…

楼主 肆_旋律  发布于 2016-10-06 00:17:00 +0800 CST  
二、
“啊!外公…疼…疼…”一个小姑娘被揪着耳朵回了家。
“蕊儿,你说说你,一天到晚跟个男孩儿似的到处跑!还惹事?外公天天跟你说,女孩儿要……”徐方儒还没有说完就被蕊儿抢了过去。
“女孩儿要文静端庄,安静懂礼,举止大方。”蕊儿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还知道的呢呀!”徐方儒恨铁不成钢的戳了戳蕊儿的脑袋,甩了袖子便进了屋子。
“外公~”蕊儿见外公生气,赶紧追进了屋子里。徐方儒坐在了床边,蕊儿也跪在床沿上抚着徐方儒的胸口,“外公别生气了~气坏了身子多不好啊!”
“哼!你巴不得我被你气死就没人管你了是不是!”徐方儒把蕊儿的手推开,冷声道。
“不是啊…外公,蕊儿身边就外公一个亲人,蕊儿怎么会这么想外公…”蕊儿的鼻子一酸,眼泪真的从眼睛里落了下来,浸湿了的眸子直直地看着徐方儒,让徐方儒一阵心疼。
“让我说你什么好 !”徐方儒和缓下了语气,用手指点了点蕊儿的小鼻子,然后伸手抱起蕊儿,慈祥却不失严厉,“以后下了学赶紧回家,可不许跟男孩子们乱跑了!再有下次,外公可不饶你!”
“知道啦!外公,蕊儿不会了~”蕊儿搂住徐方儒的脖子甜甜地说道。
徐方儒拍了拍怀里的蕊儿,无奈的摇了摇头。
“外公,你说娘亲什么时候还能再回来看看蕊儿呀!蕊儿想娘亲了…”蕊儿撅着小嘴问道。
徐方儒想了想,上一次清月回家还是前一年的中秋佳节,王妃特许清月回家小住三天,后来再也没回来过,不知道现在清月怎么样了…
“其实娘亲肯定也想蕊儿了,只是娘亲太忙了,脱不开身来看蕊儿。”徐方儒安慰着蕊儿,也同时安慰着自己。
--------------------
翼王回了京急忙往家中赶,听说锐儿生了大病,自己这个作父亲的怎不着急!
“王爷,救救锐儿!救救锐儿……”江倩见慕容勋进府,跪下抱着慕容勋的腿痛哭道。
“王妃莫心急,本王去看看锐儿。”慕容勋俯身拍了拍江倩。
慕容勋急匆匆地进了锐儿的寝殿,坐在床边,轻轻唤道,“锐儿醒醒,父王回来了。”
“父王,你终于回来了…父王,锐儿很乖的…锐儿已经把论语都背熟了呢…母妃说…等父王回来…就可以给锐儿讲解了呢……咳…”慕容锐有气无力地说着。
“锐儿乖,不要说话了。父王都清楚了,父王哪都不去了。等锐儿病好了,亲自教锐儿功课好不好?”
“王爷。”清月在正哭泣王妃身边轻轻唤道,“奴婢知道一神医,有妙手回春之术。”
“如此甚好!现在本王就去派人把神医接来!”慕容勋说道。
“神医姓诸葛,名一个锡字,居住在清泉山。只是此人隐居多年,只在山间问诊,从不出山。”清月解释道。
“那本王亲自去!请”慕容勋转身便向门外走去,带上几个随行的侍卫走上了前往清泉山的路。

楼主 肆_旋律  发布于 2016-10-06 22:13:00 +0800 CST  
为何没人…

楼主 肆_旋律  发布于 2016-10-06 23:02:00 +0800 CST  
自己顶顶好啦~

楼主 肆_旋律  发布于 2016-10-06 23:02:00 +0800 CST  
自己顶顶~车上好无聊~

楼主 肆_旋律  发布于 2016-10-07 10:25:00 +0800 CST  
三、
不到三日,诸葛锡真的被慕容勋请了回来。
“王爷,小世子这病,说治也好治,只要老夫开上一剂药,再加上一剂药引,绝对药到病除。”诸葛锡自信的说道。
“什么药引?”慕容勋问道。
“双亲其中一人的血。”诸葛锡回答道。
“什么!”江倩一听慌了神,“王爷你不能听这个庸医的!来人啊!把这个庸医给我打出去!”
“王妃你冷静一些,只是要双亲其中一人的血,本王怎么舍得让王妃放血?”慕容勋安抚着江倩道。
“这样不行啊!王爷…”江倩瘫坐在地上,看着慕容勋拿着一个碗,接着自己的血,然后拿去熬药。
药熬好以后赶紧送了过来,慕容勋接过药一点一点喂到锐儿的嘴里,“锐儿乖,喝了药很快就会好的…”
药一点一点的见了底,慕容勋安抚好江倩,便在一旁守着锐儿,诸葛锡去偏殿休息以免有什么意外发生。
锐儿在半夜时一点点醒了过来,却没有清醒,见慕容勋在一旁睡着了,手轻轻地搭在慕容勋的手上,彻底昏睡了过去。
慕容勋再醒来时发现自己的手中握着锐儿的小手,却早已冰凉。看见锐儿嘴角的血,慕容勋立刻慌了起来,“诸葛大夫!诸葛大夫!”
诸葛锡慌忙从偏殿赶了过来,手指搭在锐儿的脉搏上。
“不对啊!这种情况我也遇见过,一剂药下去应该有好转的,怎么会……”诸葛锡也诧异道。
“大夫,到底怎么了…”慕容勋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想,他想听见诸葛锡说出否定的答案。
“王爷,你确定小世子确实是你的孩子吗?出了这事,绝对是小世子的血脉出了问题!”诸葛锡看着安详的锐儿,问道。
“锐儿怎么可能不是本王的孩子!”慕容勋坚定道。
“王爷那么确信?老夫可真没觉得小世子和王爷王妃的长相有哪里是相似的!”诸葛锡直言道。
此时慕容勋的心里也泛起了嘀咕。锐儿难道真的不是自己的孩子?
“王爷!”清月推开了门,跪在可慕容勋面前,磕了一个头,淡淡地说道,“神医说的确实没错,小世子确实不是王爷的孩子,当年王妃生的是个女孩儿。”
“什么!”慕容勋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那……”慕容勋看着锐儿。
“当年王妃生下了女孩儿之后,让奴婢把孩子抱到城外埋掉,再抱回一个男婴回来。奴婢实在是不敢下手,便抱回了家里交给了父亲抚养。如今,那孩子也有六岁了。”清月交代道。
“这狠毒的女人!当年居然要杀我的女儿!”慕容勋紧紧地握着拳头。
慕容勋一气之下把江倩锁在了西面的偏苑,给慕容锐以世子的身份下葬。
一切都忙完了,慕容勋在书房里,问过一旁侍候的清月,“明天我们去把我的女儿接回来!”
“是!王爷。”清月真心为蕊儿高兴。这么多年了,蕊儿中午能回到他的生父身边了!

楼主 肆_旋律  发布于 2016-10-09 23:43:00 +0800 CST  
度娘说我有敏感词,那就放图吧~






楼主 肆_旋律  发布于 2016-12-17 23:45:00 +0800 CST  
https://v.qq.com/iframe/preview.html?vid=g01660yy5t5&width=500&height=375&auto=0

楼主 肆_旋律  发布于 2016-12-26 19:19:00 +0800 CST  
咳…人太少~自己给自己顶顶吧~

楼主 肆_旋律  发布于 2016-12-28 16:13:00 +0800 CST  
连发两遍都被吞了!宝宝生气了!!!

楼主 肆_旋律  发布于 2016-12-28 16:17:00 +0800 CST  





楼主 肆_旋律  发布于 2016-12-28 19:29:00 +0800 CST  
六、
“菲儿姐姐,这湖水里的荷花可真美呀!”蕊儿站在湖边感叹,菲儿在一旁淡然。
“年年岁岁都如此,就不感觉美了。”菲儿看成地说道。
“菲儿姐姐怎么这么说?皇伯伯这么疼你,姐姐的娘亲也很疼姐姐吧!”蕊儿好奇地问道。
“父皇对每个儿女都很疼爱,她们的母亲确实也很疼她们,可是我的娘亲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菲儿说完,并没有显露出太多的悲伤。
“哎呦!谁这么大胆竟敢把宫外的野孩子领进了皇宫里?”蕊儿只听身后一阵凌厉的女人声音响起。
野孩子?蕊儿诧异,她这是在说自己吗?菲儿姐姐是公主,这是宫里人皆知的。
“俪娘娘,蕊儿不是野孩子,她是十皇叔家的郡主。”菲儿转了过来,不卑不亢。
“胡说,既然是郡主为什么本宫从来没见过?”俪贵妃说道,“来人呀!把这野丫头重打五十大板,拖出宫外!”
“俪娘娘你不能打她,她真的是十皇叔的女儿!”菲儿的蕊儿护在了身后。
“我说小菲儿,今天中午本宫赐你的午膳你都吃了吗?”俪贵妃走到菲儿面前,拍了拍菲儿的小脸蛋儿,然后一把将菲儿推到了一边。
“俪娘娘,我都吃了。你就放过蕊儿吧!”菲儿着急地哭了出来,俪贵妃身边的宫女上前死死的按住菲儿不让她动弹。
“我说为什么皇伯伯说菲儿姐姐脸色不好,肯定是你给菲儿姐姐的饭菜里下毒了!”蕊儿指责道。
啪--
俪贵妃一个巴掌打到了蕊儿的脸上,“小丫头竟敢胡言乱语!刚刚本看在菲儿的面子上只打你五十大板,现在本宫后悔了!来人呀,备好板子,杖毙!”
“不要啊!俪娘娘!”菲儿歇斯底里地叫喊着。
“给我把她的嘴捂严实了!”俪贵妃一脸嫌弃,“罪妃之女还敢在这里放肆!”
我母妃不是罪妃!菲儿流着眼泪,这话活活憋在了心里。
“来人呀!给我打!”俪贵妃一声令下,两个宫女上前把挣扎的蕊儿拖在了椅子上。
啪--
“啊!”蕊儿尖叫道。撕裂的疼痛抽空了蕊儿的全部力气。
啪--
“住手!”来了两个男子叫停了板子。男子拱手说道,“俪娘娘为何如此动怒?对郡主都用上了如此酷刑?”
一旁的宫女放开了捂在菲儿嘴上的手,菲儿哭喊道,“华哥哥稷哥哥你们快救救蕊儿。”
“太子此言何意?这里只有公主,哪里来的郡主?”俪贵妃笑道。
“俪娘娘有所不知,十皇叔与皇婶徐清月产下郡主后,郡主体弱多病被送到城外外公家居住,皇婶与皇叔随后再次出征,一直没能好好照料郡主。如今郡主被接回,十皇叔带蕊儿进宫认祖归宗,俪娘娘这就把蕊儿郡主打得如此重伤,怕会伤了父皇和十皇叔的兄弟情分吧!”慕容华说道。
“本宫也不知道这是郡主,多有得罪了。星儿快把郡主扶起来。”俪贵妃赔笑道。
“稷儿。”慕容华对慕容稷使了个眼神,慕容稷上前推开了宫女,将蕊儿抱了起来。
“你是谁…”蕊儿虚弱地问道。
“我是你稷哥哥。”慕容稷在回答了蕊儿的问题后,蕊儿又昏死了过去。

楼主 肆_旋律  发布于 2016-12-28 20:24:00 +0800 CST  
七、
“皇兄!佟氏欺人太甚了!”慕容勋心痛地看着自己的女儿,愤恨道。
“勋弟,皇兄又何尝不知?只是没有足够的证据治佟氏一族的死罪罢了!”慕容宸无奈的说道。
“皇兄这是在后宫滥用私刑呀!”慕容勋说道。
“小辛子,晓喻六宫,俪贵妃滥用私刑伤及郡主,褫夺封号降为嫔。”小辛子领了口喻出了养心殿,慕容宸愧疚地说道,“本来想弥补蕊儿晋她为公主,只是这样蕊儿自此以后就要在后宫生活了。等蕊儿养好了伤朕让内务府挑点补品你带回去吧!”
“谢皇兄放过之恩!”慕容勋心里堵着气说道。
两个太医在蕊儿的身后不断地擦药酒,一点一点把蕊儿的衣裙从皮肉里取出来。慕容宸不禁后怕,后宫刑法何时如此残酷,两下板子就能使衣物嵌在皮肉里。
“爹…爹爹…”蕊儿虚弱地唤道。
“蕊儿,爹爹在呢!”慕容勋抓住蕊儿的小手。
“菲儿姐姐…”蕊儿叫着菲儿,慕容宸才想起来在一旁跪着的菲儿正在一旁后怕地抹着眼泪。
“菲儿起来!这本来就不是你的错。”慕容宸之前多次让菲儿起来,菲儿都不肯。
“皇伯伯,快让太医给菲儿姐姐看看。”蕊儿虚弱地请求道。
“文太医,你去给公主看看。”慕容宸赶紧吩咐道,“菲儿过来,来父皇这里。”
“喏。”文太医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文太医给慕容宸怀里坐着的菲儿号脉,不禁诧异,“回皇上,公主近几个月肯定是吃了不干净的食物。”
“菲儿,你这段时间都吃的什么?”慕容宸问道。
“父皇,您就别问了。俪娘娘害死了菲儿的母妃和外公,您就让菲儿去陪她们吧!”菲儿一句话说出来,眼泪也唰唰的流了下来。
“放肆!在朕面前怎么敢轻言生死!”慕容宸也被菲儿一句话激怒了。
“皇兄切莫生气,菲儿她只是想说她这段时间的膳食都是俪贵妃送过去的。”慕容勋安慰好蕊儿,对慕容宸说道。
看着怀里委屈的菲儿,立刻安慰道,“菲儿,你母妃自尽那一刻起父皇就知道你外公一家都是被冤枉的,父皇也在竭力为其申冤。只是菲儿,妄言生死的话以后切不可胡说了。”
“菲儿知错了,父皇不要生气。”菲儿小手一直抚着慕容宸的胸口。
“文太医,公主现在的身体能开些什么药调理吗?”慕容宸问道。
“微臣会开一些汤药调理公主的身体,但是陛下也要吩咐好御膳房每日给公主的膳食一定要荤素搭配好。”文太医交代道。
“好,朕知道了。你继续给郡主清理伤口吧!”慕容宸吩咐道,看向菲儿,“明天开始菲儿去坤宁宫住吧,你一个人在翊坤宫朕实在是不放心。”
“翊坤宫有母妃存在的气息,菲儿不想走。”菲儿低头喃喃道。
“菲儿!”慕容宸厉色唤道。
“菲儿就是不去!菲儿要留在翊坤宫!”菲儿任性地说道。

楼主 肆_旋律  发布于 2016-12-28 20:26:00 +0800 CST  
八、
看着菲儿耍上了小性子,慕容宸抱起菲儿去了偏殿插好了门,坐在椅子上把菲儿按在腿上褪下裤子,巴掌抡圆了打在了菲儿的屁股上。
连着打了五六下,慕容宸问道,“你到底去不去坤宁宫?”
“菲儿不去!菲儿不去!”菲儿在慕容宸的腿上挣扎着。
坤宁宫的皇后孟可,温婉贤惠,待每一位皇嗣都如同亲生。皇贵妃陆宛晴自尽后,菲儿无人照料,本想将菲儿送到皇后处抚养,谁知才两岁的菲儿哭闹着说什么都不去。
若是皇后虐待,慕容宸也就不说什么了。可这是菲儿自己耍起的小性子,在送到皇后宫中才一个时辰菲儿便哭闹着。皇后也是一脸的尴尬。
啪啪啪啪啪…
“到底去不去!”慕容宸十成的力气招呼了过来,菲儿依旧挣扎着。
啪啪啪啪啪…
“不去不去…呜呜…我要守着母妃!”菲儿哭喊道。
啪啪啪啪啪…
慕容宸又加了几分力气,菲儿哭的声音也渐渐虚弱,在晕过去之前嘴里仍念叨着,菲儿不去…
慕容宸尽量躲着菲儿红肿发亮的小屁股给菲儿提好了衣裤,抱着菲儿出了偏殿。
“小辛子,召稷儿过来把菲儿抱到坤宁宫去。”慕容宸吩咐道。
“喏。”小辛子退了出去。
……
菲儿醒来发现自己既不是在养心殿也不是在翊坤宫,赶紧坐了起来。
“哎呦!好疼…”菲儿揉了揉自己受伤的屁股。
“菲儿,你醒了。”孟可笑着走到菲儿床边。
“菲儿给母后请…”菲儿刚要下床,被孟可拦住了。
“这些繁文缛节在这里就都免了吧,要不是你父皇把你打得哭晕过去,你是不是还是不想来。”孟可揉了揉菲儿的头发。
“母后,不是菲儿不想来陪您,只是在翊坤宫里,菲儿每天都能感觉到母妃的气息。”菲儿落寞道。
“没事,菲儿,母后已经跟你父皇说了,翊坤宫每天都会派人打扫,而且不管怎样都不会再让别妃嫔搬进翊坤宫的。”孟可坐在床边,把菲儿抱进怀里。
菲儿感受着孟可怀里的温暖,竟不自觉的唤道,“呜呜…娘亲…”
“菲儿,你叫我什么?”孟可惊讶地低头看着菲儿。
“娘亲,是菲儿不好,之前是菲儿太任性,娘亲不会怪菲儿吧?”菲儿抱得更紧了。
“不会不会,你是我的宝贝女儿,我怎么会怪你呢!”孟可安慰着菲儿,心里默念着,宛晴,有我照顾菲儿,你就放心吧!
“菲儿。”慕容宸进了来,菲儿看见慕容宸,赶紧躲进了孟可的怀里。
“皇上你看看,你把菲儿都吓成什么样子了!”孟可埋怨道。
“不打她一顿她怎么会这么安分地在你这儿歇着。”慕容宸也坐到了床上,菲儿把脸也埋进了孟可的怀里。
“菲儿这是不想见父皇?哎…行吧,乖乖喝药,蜜饯朕就拿走了。朕要是听说你不好好喝药,朕肯定再打你一顿。”慕容宸抚了抚菲儿的头发。
菲儿一听慕容宸要走,赶紧转了过来抓住慕容宸的手。慕容宸刚要起身,感受到手心里的温度,会心一笑。
“父皇,汤药太苦了,您得把蜜饯留下。”菲儿软软的说道。
慕容宸捏了捏菲儿的脸,“你个小馋猫儿!”转身端起药碗,自己试了一勺温度正好,第二勺开始送进了菲儿的嘴里。

楼主 肆_旋律  发布于 2016-12-28 20:26:00 +0800 CST  
今天连更四篇,竟然没人理我~

楼主 肆_旋律  发布于 2016-12-28 20:59:00 +0800 CST  
九、
“爹爹…好难受啊…”养心殿里,太医们已经极力地处理着蕊儿的伤口,可是还是对有躲过感染的危险。
看着蕊儿满头的虚汗,慕容勋一直用温水淋湿的手帕帮蕊儿擦拭着。
“只有两板子,怎么会这么严重!”慕容宸看着也害怕起来,蕊儿这刚回王府进宫觐见就把命搭在宫里,怕是以后和慕容勋二人只有君臣之情没有兄弟之谊了!
“这可是按照杖毙的标准打的!”慕容勋怒声说道。他怒的是俪贵妃平白无故伤他失而复得的女儿,和自己不能直接一剑杀了那个贱人的无能!
“勋弟,皇兄知道你是在气朕的软弱。要知道佟纪年为三朝元老,现在我们只知道他叛乱的迹象而没有实证啊!”慕容宸蹲在慕容勋身边安慰着,伸手抚了抚蕊儿疼得惨白的小脸儿。
“我知道皇兄的无奈,臣弟自始至终都没有怪过你!”慕容勋的语气依然含着怒声,“明天起臣弟不上早朝了,望皇兄恩准!”
“这个朕自然是准的。”慕容宸心里叹息。也是,宝贝女儿都伤成这个样子了,自己还哪里有心思上朝?
太子慕容华此时来了养心殿,拱手行礼道,“儿臣拜见父皇,不知父皇召儿臣前来所为何事?”
“华儿,最近有什么进展?”慕容宸问道,对于这个太子,慕容宸当然是一样他能历练一番,所以把暗查佟府的任务交给了慕容华。
“儿臣已经寻得一点线索,请父皇再给儿臣一点时间。”慕容华请求道。
“朕已经够能容忍佟氏一族的,没想到他们变本加厉,佟嫔也是如此。”慕容宸愤恨道。
“儿臣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慕容华斗胆说道。
“有什么话你就说。”慕容宸说道。
“这几日早朝儿臣感觉佟纪年有直指国丈的意图,儿臣愿下军令状,若十天之内不能查到佟富年叛乱的铁证,儿臣愿意听凭父皇处罚!”慕容华单膝跪地说道。
慕容宸何尝没有察觉佟富年的企图,慕容华保护母亲一族心切,唯恐孟可成了第二个陆宛晴,加之慕容华从小对自己要求就很严格,对慕容华的管教,慕容宸从来都不用多操心的。“好!你去吧!十日之内,不能拿下佟氏一族,朕必严惩!”
“儿臣遵旨!”慕容华领了旨立刻乔装一番,出了宫门。
几日前,慕容华在京城里最大的妓院丽春院里发现其实这家妓院就是佟家的一个大金库,佟纪年想要干出番事业来,朝廷的俸银加上百官的贿赂可远远不够。想要快点积攒银两,开妓院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这妓院里,确实还有一个卧薪尝胆只为有朝一日报仇雪恨的人。
“大爷~进来喝杯酒吧!”慕容华虽是便装,也是一副富家公子的模样,来这种场合,更加给人一种玩世不恭的感觉。只是胭脂俗粉实在勾引不起慕容华的兴趣。
“去去!把你们这里的花魁给我找来!”慕容华一副喝醉了酒的样子,吩咐道。
“呦!这位公子要找涟漪姑娘吗?这…”老鸨出来一脸为难的样子!
“不就是钱吗!小爷我有的是!”慕容华随手就掏出两锭银子。
“公子面生,老身怎么从未见过公子呀!”老鸨把银子使劲地用衣袖擦了擦,揣进了怀里。

楼主 肆_旋律  发布于 2016-12-29 21:48:00 +0800 CST  
十、
“小爷我全家从江南搬进京城也要向你汇报嘛!让不让我见花魁?不让的话退了小爷的钱,小爷我就走了!”慕容华一脸的不耐烦。
“别介啊,爷跟老身前来,涟漪姑娘就在房里呢!”老鸨笑盈盈地把慕容华领到了楼上。
“涟漪丫头。”老鸨打开涟漪的房门,喊道,“这位爷进京城头一回来咱们丽春院,点名要你伺候,你今晚可得陪好了呀!”
“知道了,妈妈。劳烦妈妈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涟漪淡然地说道。
“春宵一刻值千金,妈妈就不打扰你们了!”老鸨兴高采烈地关上了门。
有的人在醉生梦死时最喜欢那些长相妩媚妖娆声音甜腻可人的女人,也有的人就喜欢众人皆醉中的那股清流,涟漪无疑就是那股清流。
四年前涟漪流落街头无家可归,在集市采购的老鸨正巧看见。涟漪可人的但有点脏的脸蛋瞬间吸引了老鸨,老鸨放下手中的东西,蹲下来擦拭着涟漪脸蛋儿的脏污。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怎么就你一个人呀!”老鸨柔声地问道。
“我…我叫涟漪,家里闹了洪灾,家人都在洪水中丧生了…”小涟漪声音中透出惊吓。
“那你愿不愿意跟我回家?家里什么吃喝都有呢!”老鸨诱惑道。许多女孩子之前就是这么被老鸨诱惑进园子的。
“我…”小涟漪的刚想说些什么,肚子咕噜噜地叫了起来。
“想必流浪这么多天了,跟我回家洗个澡吃点东西,我们再慢慢说好不好?”老鸨站起身,将手伸到小涟漪面前。
“嗯。”小涟漪点点头,将手递给老鸨。
那一年,涟漪十三岁。
老鸨将小涟漪领进后院,给她好好的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又让她好好吃了个饱饭。
“丫头,以后跟着妈妈吧!妈妈肯定好吃好喝地供着你!”老鸨心平气和地和小涟漪交谈着。
小涟漪心底一想,问道,“那涟漪需要学些什么吗?”
“让妈妈看看你几天,然后再告诉你应该学些什么。”如此好学的女孩子老鸨打心底里喜欢上了,“这段时间妈妈请人教你抚琴。”
“谢谢妈妈。”小涟漪记住了,眼前的这个人自己要叫妈妈。
十天下来,小涟漪的琴艺进步得让教琴师傅低声向老鸨感叹,“这是个好苗子,她有什么做错的地方你可别伤了她的手。”
“这个我自会注意。”老鸨低声地回复着师傅,眼睛不停地打量着小涟漪。
“涟漪呀,走!陪妈妈出去走走。”老鸨满脸微笑的牵起小涟漪的手。
老鸨故意领着涟漪去偏僻的院落逛了好久,听的屋门紧锁的屋子里传出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小涟漪不禁问道,“妈妈,她们为什么哭的如此凄惨?”
“她们都是妈妈领回来的,当时来的时候都是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妈妈让她们办点事她们就立刻拒绝了。可是吃了妈妈的用了妈妈的而不懂得回报,妈妈肯定得给她们一些教训不是嘛!”

楼主 肆_旋律  发布于 2016-12-29 21:49:00 +0800 CST  
十一、
“知恩图报,这点道理她们都不懂!”小涟漪在丽春院后院歇息几天后,整个人的精神也恢复了。在说这句话时脸上满是冷漠。
此时有个妖艳的女人找到了老鸨,“妈妈!今天要是再有公子爷来,你可得给我留一个呀!”
“知道了知道了!妈妈最疼你了!快回去吧!”老鸨赶紧把那女人哄走。
“涟漪,其实每一个来这里的女孩子妈妈都会给她还一个名字,之所以不改你的名字,是希望你不要像刚刚那个女人一样,心中清冷遇事不要起一点涟漪。”老鸨牵着小涟漪的手,“你前几日问妈妈,还要你学什么吗。这就是妈妈希望你学的。”
“妈妈,涟漪会努力学的。”涟漪点头道。
“今天开始为妈妈做事情怎么样?”老鸨问道。
“知恩图报的道理涟漪懂得的。妈妈放心,涟漪会做好的。”涟漪甜甜地说道。
“真是妈妈的好孩子,妈妈以后不会亏待你的。”老鸨省了不少心,本以为小涟漪会像那些不懂事的女孩子一样,自己要大费一番周折,“今天晚上,给妈妈陪一位大贵人。”
“知道了,妈妈。”小涟漪答应道。
晚上,老鸨所说的大官人来了丽春院。老鸨亲自给小涟漪上了淡妆,能看出来如果小涟漪上了浓妆,自然没有了自己想要的效果。
“记住,妈妈是要你清冷,但是帷帘一放,你的声音可就要妩媚动人了。”老鸨在领小涟漪出门时再次交代道。
“嗯,涟漪记住了。”小涟漪点头。
“妈妈的乖女儿。”老鸨真是爱死小涟漪了,“走!妈妈带你去见大人。”
老鸨给小涟漪盖上一块红纱,将小涟漪领进了一间客房,客房里有一个年过不惑的人自己喝着酒。
“相爷,老身跟您提的涟漪,给您带来了。”老鸨作揖道。
相爷?小涟漪的双手藏在衣袖里紧紧地攥着。
“死丫头还不快给相爷行礼。”老鸨看着身后的小涟漪一声不吱开口教训道。
“涟漪失礼了,给相爷请安。”小涟漪弯身低头,声音清冷却不失优雅。头上的红纱巾自然地掉到了地面上。
“免礼免礼。”佟纪年看了小涟漪清秀的眉眼倒也没深追究些什么,转头看向老鸨,冷声道,“没什么事你就下去吧!”
“是,相爷。”老鸨又作了个揖,离开了房间。
“来,坐吧。”佟纪年吩咐道。
“是,相爷。”小涟漪轻轻地坐在了椅子上。
佟纪年倒了一杯酒,“喝了它。”
“相爷,涟漪不会饮酒。”小涟漪拒绝道。
“妈妈跟我说了,你第一次陪客,本相也知道你不会饮酒,这都是学出来的。你聪明好学,正在练习琴艺,本相还想有朝一日听你抚琴呢。”佟纪年说道,“喝了它,有了第一次,少不了第二次。”
小涟漪望着酒杯片刻,鼓起勇气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好!哈哈!本相和妈妈都没有看错你!”佟纪年也饮尽了酒杯里的酒,“这园子可是本相的心血,如今有了你本相也是如虎添翼!”

楼主 肆_旋律  发布于 2016-12-29 21:50:00 +0800 CST  
十二、
“相爷说笑了,涟漪只是一介女流,能成什么事?”小涟漪说道。
“能成什么事?”佟纪年又哈哈笑道,刮了下小涟漪的鼻子,“挣钱,本相能看出来你这丫头是一个有开发潜力的小宝藏!”
“多谢相爷厚爱,肯如此抬举涟漪。”涟漪主动倒上两杯酒,举起佟纪年的酒杯送到他面前,“这一杯,涟漪敬相爷,感谢相爷知遇之恩。”
“本相喜欢知恩图报的人。”佟纪年接过酒杯,不动声色道,“但是本相也恨极了背叛本相的人!”
“涟漪愿为相爷鞍前马后!”涟漪迎合道。
“好好!”佟纪年高兴地饮下了这杯酒。
“本相知道今晚你可能会疼痛难忍,特地向妈妈讨来的这包药。”佟纪年从怀中掏出一包药,倒进了酒壶里,摇匀,倒了两杯酒,一杯递到小涟漪面前,“女人,要学会怎么伺候男人。”
“多谢相爷怜惜。”小涟漪的声音不娇柔不做作,接过酒杯再次一饮而尽。“咳咳…”
佟纪年饮尽这杯酒,赶紧放下酒杯坐到小涟漪旁边,“你喝得太急了!”
“谢谢相爷体恤。”药性发作得很快,小涟漪快要听不出刚刚是自己发出的声音了。
“是不是觉得很热?”佟纪年凑到小涟漪耳边说道。
“嗯~”小涟漪仅仅是答应了一声,这声音也快让她羞愧不已。
佟纪年横抱起小涟漪,放在床上,一点点褪其衣物,欺身而上…
那一瞬间,小涟漪还是感到了钻心的疼痛。小涟漪忍着疼痛,迎合着眼前人。
本可以今晚就解决了此人,但是自己还要留着这一条命看着陆家洗刷冤屈,自己必须得忍!
待陆家沉冤昭雪那一日,我肯定亲手结束了你的狗命!
……
老鸨关门离开,慕容华坐在桌旁自顾自地倒了杯茶水,喃喃道,“涟漪,陆涟漪。”
“官人,你在说什么。”涟漪惊讶地看着眼前之人,脸上却露不出任何颜色,也坐到了桌旁。
“我说,你叫陆涟漪,前户部尚书陆秉熙的嫡亲孙女,已故皇贵妃陆宛晴的亲侄女。”慕容华小声地叙述了一遍。
“你是怎么知道的?”涟漪轻声问道。
“哈哈!”慕容华笑道,附在涟漪耳旁说道,“熄灯,我们上床说。”
翌日,慕容华起床,给涟漪整理着衣着。慕容华再次问道,“你肯愿意跟我去作证?”
“为何不愿?涟漪就是等着这一天给爷爷爹爹沉冤昭雪呢!”涟漪轻声笑道,又自嘲道,“殿下如此是嫌弃涟漪吧,也是,这四年涟漪的身子早已破败不堪,遭殿下嫌弃这是正常。”
是的,昨夜慕容华在和涟漪商讨完此事后就让涟漪休息了,什么都没有做。
“不是的,涟漪,你有所不知。”慕容华紧握着涟漪的手,“五年前母后寿辰,百官府中女眷来宫中赴宴,我在那时就已经见过你了,晴娘娘也有意向父皇请旨赐婚。只是当年事发突然,一切都没来得及就…”慕容华说着神情落寞。

楼主 肆_旋律  发布于 2016-12-29 21:50:00 +0800 CST  

楼主:肆_旋律

字数:118463

发表时间:2016-10-06 08:1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4-21 15:38:17 +0800 CST

评论数:146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