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微臣有罪〖MF〗

顾南华穿着朝服,玄衣金冠,朝堂百官称她顾相。
顾南华很受用,她说,“楚淮你看,我终于坐到了这个位子。”
“楚淮,你困不住我,这大楚的江山亦困不住我。”说这话时顾南华在阳光下微眯着眼,她觉着自己忒霸气了。
后来,楚淮登上帝位,顾南华眼看着就要沦为阶下囚。
她跪在地上,颇为狗腿的说,“陛下饶命。”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6-04-04 20:17:00 +0800 CST  
微臣有罪

——
这是一个坏透了的奸佞臣子和一个欲谋朝篡位的王爷狼狈为奸的故事。
——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6-04-04 20:19:00 +0800 CST  
扫雷:
1.女主非小白,非圣母,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与男主斗智斗勇。
2.男主表面温文尔雅,实则腹黑狡猾,多年谋划最终登上帝位。
3.HE

——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6-04-04 20:19:00 +0800 CST  
[第一卷]
——
〖楔子〗
景德八年,太子谋反,帝大怒,贬为庶人,赐匕首自尽。
景德十一年,帝召宁王回京,京都谣言四起,闻陛下欲另宁王为太子。
宁王,先帝九子,当今陛下胞弟。封地宁州,故称宁王。
陛下特宁王三日免朝,以慰其奔波劳碌,赐九冠珠。一时间宁王府官员来往络绎不绝,百官无不恭敬跪拜,称“九千岁。”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6-04-04 20:20:00 +0800 CST  
〖醉酒迷情〗
顾南华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酸痛,她睁大了眼睛,看着白色的帷帐,大脑里一片空白。
昨日,她升官为殿中丞,众人吵着要她请客,席间被灌了不知多少酒,她迷迷糊糊的出来,随便拐进了一个屋子倒头就睡。
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身边躺着一个男人,为什么她两腿酸痛,为什么白色的床褥上有一滩血迹?
顾南华脑袋嗡的一声,她颤抖的拽过自己的衣服,手忙脚乱的穿上,她要立刻,马上,离开这个鬼地方。
“等一下!”
身后传来低沉的声音,她回头,看见那男子披着衣裳起来,露出胸膛,上面有明显的几道抓痕。
身为罪魁祸首的顾南华脸瞬间就红了起来。
男子淡淡的扫了一眼顾南华,甩给她一个荷包,顾南华呆呆的接住,荷包鼓鼓的,一看就是分量不小。
顾南华终于回过神,感情这男子是把她当成了怡红院里的姑娘了。
顾南华冷笑,重重的放下荷包,从衣襟里掏出一张银票,扔在了地上。
她仰着头,几乎是用了平生最不屑的语气说道,“伺候的不错,这是赏你的!”
说完,不顾男子讶异的目光,转身离开。
顾南华可是被气坏了,生平第一次去喝花酒,姑娘没调戏成,反倒被人当成姑娘给睡了!
去他奶奶的怡红院!
去他奶奶的一夜春宵!
本大人就当被疯狗咬了一口。
没错!疯狗!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6-04-04 20:20:00 +0800 CST  
〖竟然是他〗
幸好这日是休沐,不然自己这样的状态,难免不会在早朝上晕过去。
休息了一整日后,翌日一早,顾南华容光焕发的去早朝。
轿子在宫门口落下,顾南华刚刚下了轿子,就看见守在一旁的内侍急急忙忙的过来!
顾南华心里那个骄傲啊!肯定是知道她升官了,迫不及待来巴结了。
顾南华清了清嗓子,眼看着内侍跪下,刚要说请起,就见内侍尖着嗓子说道,“参见宁王殿下!”
顾南华怔了一下,宁王?就是那个自己送了大半个家底却连面都没见到的九千岁?!
顾南华连忙回头,不看则罢,这一瞧,差点把顾南华吓得晕了过去!
这九千岁!不就是那个睡了她的疯狗吗?
楚淮这还是从宁州回来第一次早朝!昨日忙着找那个敢羞辱他的女子,闹的人仰马翻,大半个京都都翻过来就是没找到。不想今日竟在宫门口遇到了……
只是…她身上穿的…是官服?
顾南华好歹醒过神来,噗通跪了下去,“微臣叩见宁王殿下,殿下千岁!”
一侧的内侍小声道“殿下,这是殿中丞顾南华顾大人。”
楚淮勾了勾嘴角,虚扶了一下,“顾大人多礼了,本王对顾大人一见如故,不知顾大人下朝后可否赏光。来宁王府一聚?”
内侍有些惊讶,显然没想到顾南华竟会入了九千岁的眼。
“微臣定当前往。”顾南华勉强笑了笑,满嘴苦涩。
完蛋了!这下子自己还算亨通的官运估计可以到此为止了。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6-04-05 21:38:00 +0800 CST  
〖初次惩罚〗
早朝后,顾南华乖乖的跟着去了宁王府。
进了正厅,楚淮叫下人们都退下了,一时间大厅里只他们二人。
顾南华手心里都出了一层薄汗,低着头不敢说话。
楚淮看的好笑,这还是那日敢羞辱他的女子吗?
楚淮板着脸,不轻不重的咳嗽了一声。
顾南华一听,身子一激灵,噗通就跪了下去!
楚淮挑眉,“顾大人这是做什么!”
顾南华轻咬着下唇,“殿下,微臣死罪!”
楚淮轻笑,“女扮男装混入朝廷,是为欺君。”
顾南华沉默。
楚淮饶有兴趣的问道,“不过本王倒是很好奇,你为何要这么做?莫非你是前朝哪个被处死大臣的女儿?来报仇?”
“……不是”
“那你是敌国的探子?”
“……不是”
楚淮皱眉,“如此,本王实在是想不通了。”
“微臣想得到的,同殿下一样!”
楚淮脸上的笑意渐渐隐去,“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微臣知道。所以微臣斗胆叩请殿下允许微臣为殿下分忧!”顾南华重重叩首。
“你一个小小的殿中丞,能为本王分什么忧?”
“只要殿下给微臣机会,微臣不会让殿下失望的。”
楚淮伸手,勾起顾南华的下巴,看着她明明怕的要死,却一脸倔强的模样,心中蓦地一软。
“好!本王就给你这个机会。”
顾南华心中一松,这条命总算保住了,“微臣定当鞠躬尽瘁,助殿下功成!”
楚淮伸手拉起她,顾南华跪的两腿发麻,如今猛地被拉起,一时不稳,竟摔进了楚淮的怀里。
“臣僭越了……”
“那么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算账了!”
顾南华没反应过来,呆呆的开口,“什么?”
楚淮淡笑,把顾南华压在了腿上,“你身为一个女子,却去逛花楼,该当何罪?”
这尴尬的姿势让顾南华明白了什么,当下剧烈的挣扎起来,“殿下,您不能……”
“不能什么?”楚淮凑近她的耳朵,吐出的热气让南华红了脸颊,“不能打你屁股?”
楚淮不再废话,在顾南华的惊呼中撤掉了她的里裤。
“殿下,求您!”
“怕什么,你身上哪里我没看见过!”
如果昨日不是遇到了自己,顾南华说不准会和别人……楚淮一想到这,就只觉得心中发紧,恨不得打烂她的屁股,让她有个记性,再不敢到那样的地方去。
楚淮扬起手,不再犹豫,冲着臀峰就打了下去,屋子里响起啪啪的声音。
顾南华疼的厉害,却也不好意思大叫,只得小声的哀求着,却并未有什么效果。
臀肉被打的乱颤,臀峰更是红的厉害,原本白皙的屁股上此时布满了红彤彤的巴掌印。
楚淮也是不忍心再打下去,把手放在红的最厉害的地方压着,顾南华身子一颤。
“可长记性了?”楚淮冷冷的开口。
“长记性了,长记性了。”顾南华忙不迭的开口。
楚淮终于松开了手,顾南华忍着疼,躲到一侧穿好了裤子。
楚淮淡淡的看着她,“若是再被我发现你去了那种地方,可不是几十巴掌的事了……”
顾南华低着头,“臣知道了。”
当顾南华走出宁王府大门的时候,耳侧仿佛还回响着楚淮的声音,“回去不许上药,疼上几天你才会记住!”
顾南华直到离宁王府远了足足有一条街,才敢恨恨的跺脚!
“狗屁的宁王,就是个暴君!”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6-04-06 21:28:00 +0800 CST  
〖京中惨案〗
大雨瓢泼而下,雷声大作,几个乡间农夫自田地里回来,路过西郊的一个小山坡,土地泥泞不堪,其中一个农夫小心的走着,心里念叨着可怜了新做的鞋子,突然有什么东西绊了自己一下。
农夫低头一看,惊得魂飞魄散,只见一截手臂挡在自己的脚边……
——
金銮殿上,楚帝烦躁拍了一下桌子,“西郊一案,刑部到现在还没有结果吗?”
底下的的臣子无声,没人敢提醒楚帝刑部尚书因为触怒他,昨日刚刚被下了大牢。
近年来楚帝身子愈发不好,性格也变得乖张暴虐……
楚帝支着下巴,仿佛想起来昨日刚刚发作了刑部尚书,余光扫到一个人,楚帝随意一指,“从今日起,殿中丞顾南华暂代刑部尚书一职,调查西郊一案。”
顾南华皱了一下眉头,出列跪拜,“臣领旨。”
火辣辣的阳光刺得顾南华眼睛生痛,她有些不耐的看着脚下跪着的那几个农夫。
“大…大人,事情就是这样的!”
顾南华深呼吸了一口气,烦躁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南岭前几日还泥泞的山坡如今地面已经干裂,那几个无首女尸也已经被整整齐齐的堆在了一侧,仵作正在检验。
“如何了?”有男子穿着一身蓝袍,递给顾南华一把扇子。
顾南华接过,随手扇了几下,却也是暖风。她半眯着眼,懒懒的开口,“毫无头绪!”
男子是内廷的侍卫统领沈铎,此次也被皇上召来协助处理此事。
仵作收好了工具,摸了一把汗,“大人,是正常死亡,时间……已有两三年。”
顾南华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暴躁,一下子跳起来踢了仵作一脚,“脑袋都没了你跟本官说是正常死亡!”
仵作被踢到在地,捂着胸口敢怒不敢言!
顾南华胸膛猛烈的起伏着,“再验!”
仵作闻言,愁眉苦脸的又去检验了。
沈铎蹙了蹙眉,没有说话。
直到半晚,顾南华才拖着一身疲惫回到了府邸,刚进院子,就看见一大堆丫鬟都战战兢兢的守在大厅外。
“大…大人,宁王来了。”
顾南华心中一惊,大步跨进去。
果然,楚淮端坐在大厅里,手里把玩着一个茶杯,火光明灭照在他的脸上,晦暗不清。
顾南华撩起袍子跪了下去,“参见殿下!”
楚淮笑了一下,招了招手,顾南华没有迟疑,顺从的起身走过去。
楚淮放下杯子,“可用晚膳了?”
“未曾!”
楚淮皱了皱眉,扯过顾南华,不轻不重的在她屁股上拍了两下,“我之前怎么同你说的?”
顾南华臊得慌,却也不得不开口,“查案再忙,不能不顾身子!”
“明知故犯!”楚淮瞪了她一眼。
令顾南华微微吃惊的是,楚淮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吩咐丫鬟把晚饭端上来。
“多少用一些!”
可顾南华看着盘子里各式各样的菜肴,心里却想的是南岭的女尸,竟没有半分食欲。
可楚淮就在一侧坐着,顾南华无奈,强忍着恶心吃了小半碗饭。
楚淮看着她实在吃不下去,挥挥手让丫鬟撤了,没怎么勉强。
顾南华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的。
楚淮有些心猿意马,他向来不是个委屈自己的人,有了想法当下就抱住顾南华往里屋走去。
顾南华心底琢磨着楚淮今日来访的用意,自那日宁王府会谈后,他们除了朝堂上,再没见过面,可顾南华知道,自己近日来青云直上,定少不了楚淮在背后的推波助澜。
正想着,身子一轻,被楚淮拦腰抱了起来。顾南华有些惊慌,刚想挣扎,突然想到了什么,身子一僵,就不再动了。
楚淮舔了舔顾南华的耳垂,“这么乖,嗯?”
顾南华扯出一个微笑,竟自己动手去扯楚淮的衣服。
楚淮挑了挑眉,没说话,任由顾南华动手。
顾南华心里骂着绣娘,没事把衣服设计的这么繁琐做什么,她憋红了脸,却还是没扯下来。
楚淮忍不住了,拨开顾南华的手,自己飞快的脱了干净,连带着把顾南华也剥了个精光。
淡紫色的纱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扯下来了,灯烛照在上面,倒映出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的身影……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6-04-07 21:49:00 +0800 CST  
〖清客月娘〗
多日调查终于有了结果,无首女尸其中一个人带着一只晶莹剔透的玉镯,内里刻着两个小字‘月娘’。
后经调查,月娘失踪,整三年。
说起月娘,京都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京都有一茶馆,名‘玉笙馆’。这茶馆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入门者须缴纳金十两。
玉笙馆内有陪客的姑娘,当然不同于怡红院的姑娘。这里的姑娘卖艺不卖身,被人称为‘清客’。
来玉笙馆的人大多都是要打听消息的,等级越高的清客知道的越多,同样的,花费的钱也越多。
而月娘…就是玉笙馆最有名的清客。
顾南华握紧那只玉镯,名动京都的月娘失踪整三年,玉笙馆竟无人报案!
三年前风花雪月的美艳女子,三年后泥坑中无首的女尸……
这后面,到底隐藏着什么呢?
顾南华不再迟疑,快马来到了玉笙馆。
玉笙馆的老板娘有恃无恐的站在顾南华面前,脸上不知道扑了多少曾粉,一笑起来仆仆的往下掉。
顾南华遮掩住眼底的厌恶,清了清嗓子,“月娘可是你们这儿的清官?”
老板娘无所谓的点了点头。
“她失踪了三年,为何京兆府尹没有收到你们报案的消息!”
老板娘嗤笑一声,“她是清客,又不是卖身到我这来的,爱走走,爱留留,我哪管得了那么多!”
顾南华蹙眉,“你的意思是,她从你们离开了?她去哪了?”
老板娘懒懒的开口,“这我可不知道。”
顾南华冷着脸,“我是尊皇上的旨意办理此案,你这样的态度是什么意思?”
老板娘不轻不重的瞟了她一眼,“大人可别把这么大的帽子压过来,我哪敢对大人不敬,只是我不知道的事情您叫我怎么说?”
顾南华当场摔了杯子!
从玉笙馆出来的时候顾南华憋了一肚子气,斥退了仆从一个人漫无目的的瞎逛!
走了不知多久,顾南华气消了一点,正想打道回府,突然被人叫住,“顾大人!”
回头一看,竟是宁王府的管家。自己竟不知不觉走到这里来了。
“您不进去吗?”
顾南华迟疑了一下,“好。”
楚淮正在和别人商议事情,顾南华就在隔间等了一小会儿。
楚淮处理好事情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顾南华无精打采的坐在软榻上,看他来了,起身行了个礼,“殿下。”
楚淮点了点头,“听说你今儿个在玉笙馆发了脾气?”
顾南华闷闷的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惊涛骇浪,消息传的这么快,难道楚淮在自己身边安了人?
楚淮看着她泛青的眼眶,有些心疼,可有些东西还是要教的。
顾南华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被楚淮压在了腿上。
这危险的姿势让顾南华暗叫不好,却无力反抗。
楚淮毫不犹豫的撤掉了顾南华的里裤,看着白皙的皮肤裸露在空气中,一巴掌就甩了上去。
“啪”的一声脆响在屋子里回荡,顾南华挣扎不开,开始求饶。
“殿下,有话好说,别动手啊!”
“殿下,您到是说说臣又哪里惹到您了?”
“殿下…疼…”
“本王不疼!”楚淮淡淡的回了一句,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减。
楚淮到底是留了力气的,屁股被打到大红色,却只是肿了一点而已,楚淮按了按,并没有肿块。
顾南华已经放弃抵抗,只觉得屁股疼的仿佛是要炸开一样,不由得可怜兮兮的说道,“殿下,臣的屁股是不是被打烂了?”
楚淮轻笑,“还没呢!”说着,又打了一巴掌!
顾南华又是一阵哀嚎!
楚淮随意的掐着顾南华的屁股,看着红肿的臀肉在自己的掌下揉捏成各种形状,“知道为什么打你吗?”
顾南华疼的直冒汗,“不…不知道。”
楚淮皱眉,手下用力,“为官者,最忌讳喜怒露于表面,今日那老板娘不敬你,你可想过原因?”
顾南华听着话,细细的思索起来,几乎忘了身后的疼痛了。
“她…身后有人撑腰?”
楚淮面色淡淡,却松开了手。顾南华连忙起身,不顾身后的疼痛,快速的穿好衣服,又是疼的一身冷汗!
“那她身后的人是谁呢?”顾南华问道。
“不论她身后是谁!”楚淮顿了一下,“这件案子你不要查了。”
顾南华瞪大了眼睛,“为什么?”
“那人你惹不起!”
“可是皇上……”
“我自会帮你周旋!”
“不要!”顾南华大声说道,“这是我办的第一个案子,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楚淮不悦,轻哼了一声,“不自量力!”
顾南华咬了咬牙,“总之,我一定会查一下去的!”
“不准!”
顾南华难得瞪着楚淮,“凭什么?”
楚淮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回去!
顾南华突然冷笑,“您不是真拿自己当太子了吧?”
楚淮狭长的双眸眯成危险的弧度,“顾南华,你放肆!”
“自太子死后,陛下只余三皇子一个儿子。三皇子年幼,陛下怕藩王有不轨之心,这才召您入宫,为的,就是替三皇子挡掉那些明枪暗箭!”
楚淮指着门,“滚出去,”
顾南华有点害怕,却还是继续说道,“您不是恼羞成怒了吧?因为……您只是一颗棋子。”
楚淮突然怒喝一声,“滚!”
顾南华看到他指着门口的手有些颤抖。
眸子闪了闪,顾南华终究是走开了。
楚淮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面色阴沉的可怕。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6-04-08 21:09:00 +0800 CST  
〖尹氏卿梨〗
顾南华憋着一口气,发誓要把案子查好,一连几日扑在刑部。
沈铎来看她,实在是看不过眼,抢过她手里的卷宗,“你回去歇着吧!”
顾南华也没拒绝,她清楚自己的身体,再是不能熬了。
轻轻舒了一口气,“好,我明日早点来。”
沈铎挺想说你最好晚点来,多休息休息,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好。”
顾南华摇摇晃晃出了刑部,猛地一照阳光,竟有些恍然,腿一软,差点跌到地上。
“王爷,您请!”
有说话声传来,顾南华抬头,是他!
数日不曾见了,她把自己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可他却俊朗依旧,甚至在和他人谈话的时候嘴角还带着微笑。
楚淮也看见了她,停下了脚步。
顾南华低着头弯腰,“殿下!”
楚淮淡淡“嗯”了一声,没多说什么,面色平淡,继续同身侧那人交谈起来,两人很快离开。
顾南华还保持着弯腰行李那个姿势,她觉得自己快喘不过气了,面色愈发苍白。
好半天,她才直起腰,对着刺眼的烈日,大步离开。
休息了一整日,顾南华总算打起了精神,一大早来到刑部,又扑到了卷宗里。
几日来的劳苦,总算有了一点结果。
这……玉笙馆身后的人,竟然是尹司徒。
顾南华揉了揉太阳穴,或许她真的应该听楚淮的话……
“你听说了吗?九千岁有意尹家的女儿为宁王妃呢!”
“哪个尹家?”
“尹司徒啊!他家的小女儿可是名动京都的才女呢!”
“那倒是天作之合了!”
“……”
顾南华心头一跳,猛地站起来冲到外面揪起那小官吏的领子,“你刚刚说什么?”
“大…大人…”
“说!”
“九千岁有意尹司徒小女儿为妻!”
顾南华深呼吸一口气,放下小官吏,面色平静,仿佛刚刚暴怒之人不是她一般。
顾南华轻轻的替他整理好领子,语气温柔,“下次不要再让我在刑部听到任何谣言!”
小官吏早就被吓傻了,不住的点头。
顾南华似是不经意的问了一句,“那尹家小女儿叫什么?”
“尹卿梨”
“退下吧!”顾南华转身离开,心里仿佛压了一颗大石头,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尹卿梨,尹卿梨。
尹司徒的女儿?顾南华脑海中有什么念头闪过!
难道,他当日不让她继续调查,是为了尹卿梨?
顾南华心突然狠狠的疼起来。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6-04-09 21:33:00 +0800 CST  
〖我算什么〗
顾南华再次见到楚淮,是在宫里的晚宴上。
南岭的案子愈来愈扑朔迷离,尹司徒背后,仿佛还有着别人。
顾南华在宴会上多喝了两杯,多日不见,楚淮却像没看到自己一般,眼睛倒是不住的往尹卿梨身上瞟。
顾南华忍不住了,猛地站起来。
“顾大人……”
“我…我出去醒醒酒!”
摇摇晃晃走出去,绕到了假山后头,想起楚淮看着尹卿梨的眼神,心中又是一阵酸涩。
“楚淮!你个混蛋!”
“呦,不知本王又如何惹到了顾大人?”
顾南华听着这熟悉的声音,心中一惊,酒醒了大半。
“殿下?”
楚淮凑近,温热的气息搔过脖颈,“南华,你有想我吗?”
顾南华心中一软,嘴上却不答应,哼了两声。
楚淮将人搂到怀里,“你这没良心的,我可是想你想的紧呢!”
顾南华撇了撇嘴,“您不是有尹卿梨了吗?”
楚淮轻笑,咬了咬她的耳垂,“吃醋了?”
顾南华扭了扭身子,“哪敢!”
楚淮就势要脱顾南华衣服,顾南华哪敢在这里做那档子事,一时间有些慌乱。
楚淮可不管那些,他觉着顾南华生来就是克他的,他向来不好女色,可一看见顾南华,小腹的邪火就控制不住的往上窜。
顾南华到底没拗过他,最终还是被他压在了石头上。
吃干抹净后,楚淮像是一只慵懒的猫抱着顾南华斜倚在石头上。
顾南华身子酸痛的要命,这石头铬的她后背生疼。
楚淮突然开口,“南华,别查下去了!”
顾南华的心像是被人泼了一桶凉水,哇凉哇凉。
他怎么可以这样!
顾南华浑身气的颤抖起来,她和他欢好后,尚且被他拥在怀里,他却替别的女人说话!
顾南华咬了咬下唇,扯出明艳的笑容来,“好啊!”
楚淮像是很惊讶,“你答应了?”
“之前是我不懂事,这件案子,我本来就不该查的!”
顾南华嘴里说着好话,心却冰冷的如同寒冰。
楚淮,在你眼里心中,我算什么?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6-04-10 21:50:00 +0800 CST  
楼楼在上自习啊!!回家就更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6-04-12 18:07:00 +0800 CST  
〖还有证据〗
顾南华不是傻子,她走到今天这一步靠的不是别人。
可她觉着自己这一回是真傻了,九千岁何等人物,怎么会瞧上她?
顾南华想了很久,楚淮把她当什么呢?一个上可以朝堂分忧的帮手,下可以暖床撒气的婊子。
多好啊!
顾南华斜倚在榻上,她吃醋了吗?没有!她又不是傻子,如何看不出尹卿梨只是宁王的一颗棋子,她生气的是自己,明明清楚他是何等薄情冷酷的一个人。明明清楚自己和他根本不可能,可她还是对他动了心。
尹卿梨是棋子,她自己何尝不是?
一场雨为何会冲出那么多尸体?为何案子会由她来查?为何她那么轻易的查出了尹司徒?
顾南华突然冷笑起来,楚淮啊楚淮!你为了扳倒尹司徒和他身后的人,真是煞费苦心!
你口口声声劝我不要查,其实心底怕的就是我真的不查吧?甚至搬出尹卿梨激我。
顾南华觉得好笑,笑得她眼泪都出来了,他想让她入戏,她便如他所愿,装出他想看到的样子!
可他怎么能那么残忍,他追出来的时候,她真的以为,他是来哄她的。
他甚至在刚刚欢好后就来激她,忙不迭的让她落入圈套。
顾南华蹲在地上捂着脸,有泪水顺着缝隙流下。
——
第二日顾南华早早的来到刑部,面色淡然,仿若昨日崩溃痛苦的女子不是她一般。
沈铎来得也早,只是面色阴沉,手里还拿着薄薄一叠信纸。
顾南华接过,看了半天,突然轻轻笑了起来。
“你还笑的出来!”
信是从玉笙馆秘密搜出来的,里面是镇南王和尹司徒的通信。
事情到这里就昭然若揭了,显然尹司徒和镇南王结党营私,被月娘等清官知晓了,被杀灭口。
虽是查清楚了,却也难办了,镇南王官至一品,朝堂至上除了九千岁再无人与其争锋。
楚淮打得一手好算盘,一石二鸟。
“多好的事啊,案子终于查清楚了。”
沈铎看了她半天,“你是认真的?镇南王他你惹不起,这些清客体内估计是中了蛊毒所以仵作才查不出来,也就是说,镇南王极有可能与南疆有联系。”
“惹不起也要惹。”顾南华别过头,楚淮把她逼到这个份上,她还能怎么样呢?
顾南华终是将实情禀告给了皇上,楚帝大怒,镇南王尹司徒等一百多人口尽数处斩,离着京都菜市场老远都能闻到那股子血腥味。
那日退朝,楚淮扯过她的手,“去我府上!”
顾南华歪着头,笑的一脸灿烂,“好啊!”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6-04-12 21:21:00 +0800 CST  
宝贝儿们喜欢的话收藏呦!回复呦!粉我呦!!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6-04-12 21:25:00 +0800 CST  
容哀家休整一日,明日更新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6-04-13 21:08:00 +0800 CST  
小剧场之霸道总裁
楚淮:给你一个亿,做我的女人。
南华:我不是爱钱的人。
楚淮:那我就把你囚禁在我的身边。
南华:你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
楚淮:女人,你已经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南华:妈的智障,我不认识你…
楚淮:坐上来,自己动
南华:喂!幺幺零吗,这里有一个疯子,没错,三环宁王府……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6-04-13 21:13:00 +0800 CST  
〖你吃醋了〗
楚淮这次倒是干脆利落的很,没训话,直接扯过人压在腿上就揍!
身后火烧火燎的疼,顾南华的心却冰冷冷的。自己如了他的愿,他却好像多气愤似的打自己,就是为了做戏给自己看吗?让自己知道他楚淮多么心疼自己,舍不得自己犯险。
臀肉被打得乱颤,顾南华掐着自己的指甲,愣是没发出一点声音。
楚淮是真生气,他觉着自己快要被腿上这个不知好歹的人活活气死了。
他一开始的确打着利用她的意思,可后来不知怎么的,他舍不得了,他舍不得她犯险,他想让她安安全全的呆在自己的羽翼下。
可她呢!答应的好好的转身就变卦,她当镇南王是什么?她当南郡的蛊毒是摆设?要是没有自己给她挡着,她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楚淮气的头疼,当初和她冷战,他是吃不好也睡不好,只要一闭眼脑海里都是她一颦一笑,以至于竟疏忽了当初设局时放在玉笙馆内的通信,不巧的是竟又那么快被沈铎搜出来了。
这样想着,不禁又加重了手中的力气。
臀肉已经是深红色的了,顾南华头上冷汗淋淋,楚淮见此也是不忍心了。
却也不会这么放过她,伸手掐着她已经肿起的臀肉,惹得顾南华闷哼一声。
“为什么不听我的话?”
顾南华把头埋在臂弯里,声音闷闷的,“我知道你就是为了那个尹卿梨,我偏不让你如意!”
楚淮愣了一下,好气又好笑,“你乱吃什么飞醋,我和她不可能的事。”
当然不可能,她毕竟只是你引诱我入坑的一个棋子。心里这么想着,语气却娇嗔起来,“我就是不乐意你护着她。”
楚淮松开手,把顾南华抱在怀里,语气肯定,“你吃醋了。”
“是又怎么样!”顾南华搂着他的脖子,“你不要娶别的女人好不好!”
楚淮抱起她往里屋走去,“好!”
——
顾南华最近总是做噩梦,梦里楚淮登上皇位,娶了邻国的公主为后,而她因为知晓了太多阴私事情,被楚淮以通敌的罪名判了凌迟。
甚至在梦里她都能感受到那种痛楚,刀一片片割下自己身上的肉,很疼很疼。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顾南华觉着,若有一日楚淮真的登上了那个位置,她估计也就离死不远了。
她要做点什么!
这些日子的相处,顾南华明白自己的内心已经有些东西悄然改变。楚淮身为九千岁,面貌英俊,也很体贴,和他相处久了,很难不动心。更何况他们连这世间最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
顾南华攥紧拳头,她一定要在自己还没有完全沦陷的时候改变些什么!
楚淮,别怪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6-04-14 21:31:00 +0800 CST  
求小天使们的回复评论建议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6-04-14 21:31:00 +0800 CST  
〖暗中谋划〗
接连几日阴雨连绵,京都的花被打落了不少,残花遍地,行人不忍踩踏。
顾南华一身官服从刑部出来,见外面已经下起了雨,一时有着无措,早晨出来的急,竟忘记带伞了……
无奈,顾南华压低了官帽,快步冲进雨中。
突然,一把伞出现在头顶,侧头一看,是楚淮。
楚淮把准备好的斗篷披在她身上,有些嗔怪,“我昨日特意叮嘱你要带伞,怎么还是忘记了?”
顾南华低着头不吭声,一身玄色的斗篷更显得她面色白皙,头发被束在官帽里,添了几分英气,此时此刻低着头不禁让楚淮想起了之前养的那只猫,平日里趾高气扬,若是碰坏了什么东西挨他训,就是这幅模样。
楚淮有些心痒难耐,恨不得立刻把她抱紧怀里好好的疼爱安抚一番。
两个人在雨中走了良久,一直到了宁王府。
顾南华突然开口,“臣还有公事…”
“进来喝碗姜汤再走吧!”
顾南华无奈,只得乖乖跟了进去。
喝了姜汤,身子暖和起来了,顾南华有些倦了,想告别回府,却被楚淮挡了回去,“在里屋睡一会吧,等我处理完事情就送你回去。”
顾南华挺想说其实她自己也能回去,可到底还是没开口,不知道为什么,拒绝楚淮的话总是难以说出。
这几日刑部的大案子不少,顾南华也是累坏了,沾枕头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仿佛听到隔间有说话的声音。
“还没有…属下尽力…”
“一定不能让她逃走…务必抓到”
“尹…死…秘密”
顾南华猛地清醒过来,可还没等她听清楚,隔间的声音已经停止了。
接着楚淮走进来,“醒了?饿不饿?”
顾南华心不在焉的点点头,“你在忙事情?”
楚淮也没隐瞒,“是上次的案子,逃走了一个人,还没抓回来。”
“是谁啊”
“尹卿梨。”
顾南华沉默了,却在心里飞快地算计着,尹卿梨不过是一个无伤大雅的小女子,楚淮为什么一定要抓她?
秘密?!!
对,只有一种可能,尹卿梨手里有着楚淮的把柄,致命的把柄,如果没猜错,应该是楚淮和尹司徒的通信。
顾南华咬了咬下唇,“如殿下不嫌弃,臣愿替殿下追查!”
楚淮扬了扬眉,“准了!”
“殿下放心,臣定不会辜负殿下的信任。”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6-04-18 22:27:00 +0800 CST  
顾南华已经在坑楚淮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6-04-18 22:30:00 +0800 CST  

楼主:虞然梦

字数:29814

发表时间:2016-04-05 04:1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1-21 16:57:18 +0800 CST

评论数:144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