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第五天(纯调教)

见标题,此文纯属调教文,不适者慎入。

楼主 绪_1926  发布于 2010-11-10 23:19:00 +0800 CST  
    他来找我的时候,我很惊讶。
     我是一名高中教师,也是一位调教师。很贴切的身份不是吗?老师通过校纪校规、考试奖惩,调教师用鞭子和糖果,其本质都是训诫。
     我注意这个孩子已经很长时间了,他是我班上的学生,成绩并不好,身上却有着许多令人着迷的品质,犹如一块等着被开发的璞玉。碍于我是把不同层面的生活分得很清楚的人,从来不让私生活和学校生活有任何交集,所以只是默默地关心他,把他当做一个普通的学生来教。没想到,他竟主动来找我,要做我的被。
     “为什么?”我没有问他是从哪里得知我调教师的身份,他既来找我,必是知情的。
     “我想考去A大学,但是以我现在的成绩根本不可能考上。还有半年时间,我想发奋努力,可意志力又不够,所以……”
     “所以你希望我帮你重建一个足够强大的人格,支撑你走完这半年?”
     他点点头,咬着嘴唇,好像生怕我不答应。
     我笑了,今天正值寒假放假的第一天,因为高三近乎疯狂的补课,整个寒假不过十天:“一周后是大年三十,你必须回家过年,如此算来,我们只有五天的时间,要知道,一场完整的调教至少需要一个月。”
     “怎么,你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他略带挑衅地仰起头,故意激我。
     我朗声大笑,捏起他的下巴:“你若是我的被,仅凭刚才那句话,今晚上就别想睡了。”
     他眼里微微露出怯惧之色,却仍不依不挠地问:“你算是答应了?”
     我扬手拍了一下他的屁股:“今天先饶过你,明天开始,五天之内,你是我的。”
     我看着他欣喜的眸子,五天,足够了。


楼主 绪_1926  发布于 2010-11-10 23:20:00 +0800 CST  
因为咱对英国鸟语毫无好感,M这个字冰冷冷的一点也不好玩
再说名字什么的不都是浮云嘛 - -

楼主 绪_1926  发布于 2010-11-10 23:28:00 +0800 CST  
更了   但是审核中
困死了 不等了 先去睡觉
表示度娘各种傲娇我也很无语

楼主 绪_1926  发布于 2010-11-12 04:13:00 +0800 CST  
回复:23楼
白天为了赶deadline全力以赴,晚上神经亢奋睡不着,继续通宵工作。。。

楼主 绪_1926  发布于 2010-11-12 11:08:00 +0800 CST  
审核中 - -
抱歉更得少了一点 我的电脑今天早上 傲娇得厉害


楼主 绪_1926  发布于 2010-11-14 10:50:00 +0800 CST  
    昨天看了一篇讲上帝死了和人的终极价值的论文。突然觉得姚兼书和钦墨之间建立起的绝对信任,恰恰类似于宗教里信徒对上帝的绝对崇拜与服从,不可怀疑,更不可违抗。主人是唯一的信仰,“它使得个体生命的脆弱与短暂在至高精神的永恒不变中找到了归宿,动物性的人从上帝的神性中获得自身完善的根据。”
     调教是为了打破人的生理和心理极限,全封闭的调教过程宛如一场美妙的梦境,甚至于我希望能让调教对象进入一种被催眠的状态,去感受最原始的东西。所以第一天确定主人的身份的时候,才会出现类似于《盗梦空间》里的陀螺的设定(“地球是方的,我是你的主人”这句话)。这场梦终归是要醒的,五天结束之后这俩人还是得回归现实世界,回归“师生”的身份,该干嘛干嘛去。


楼主 绪_1926  发布于 2010-11-15 13:40:00 +0800 CST  
回复69楼:
只有五天  没时间循序渐进了
衰竭那个我也听说过,不过一直没搞懂原理 - -

楼主 绪_1926  发布于 2010-11-17 00:12:00 +0800 CST  
第二天,打破
    第二天的调教是从早上醒来正式开始的。因为习惯于晚睡晚起,我直到早上八点才自然醒,可他居然还没醒。我摇摇头,真是一点觉悟都没有,果然欠收拾。我撩起盖在他身上的被子, 经过一晚上,昨天打的伤泛出紫黑,我对准他臀腿交界处的一条肿痕,使劲掐了下去。他的身体随之颤抖了一下,发出一声呜咽,缓缓睁开眼,对上我饱含怒气的眸子。他吓得立即从床上翻滚下来跪到地上,略带惶恐地说:“主人……我错了……”
    “错哪儿了?”我眼睛都不抬一下。
    “我不该在主人之后起床。”
    “还有呢?”
    “还有……”他思考着,抬起头用迷茫的眼神看着我,“对不起,我不知道。”
    “跪下去,把屁股撅起来。昨天我说过如果你再不知道错哪儿了,会打到你知道为止。”我取出一根又细又长的竹条。被打肿了的屁股最怕的就是这种细长的抽打。
    “不要……主人,我错了,别打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早上刚醒还未完全清醒,他居然敢双手捂着屁股连连膝行着后退。
    我顿时火起,看来昨天简直对他太仁慈了。我一把把他抓起来扔到床上,用红绳牢牢地把他手脚绑在四个床柱上,厉声道:“很好,有胆子反抗!既然之前教你的全忘了,只能再教一次。”

楼主 绪_1926  发布于 2010-11-17 08:18:00 +0800 CST  
回复88楼:
这么渴望被(度娘V5这也能测出来)操
身后酥(哔----)痒难耐

楼主 绪_1926  发布于 2010-11-18 00:30:00 +0800 CST  
他好像突然清醒过来一样,软下声音哀求,眼泪都要出来了:“主人,我错了……恩啊……求主人……啊…”他咬了咬嘴唇,像是下了很大地决心似的,“求主人把放在我……后面的……东西取出来……”
    敏感那一点哪里经得起话梅的蛰噬,他浑身绷紧了肌肉,嘴里抑制不住发出“恩恩”“唔唔”的呻吟,一张脸羞得通红。
    “告诉我,你现在是什么滋味,说得够详细了我就帮你取。”
    他抿着唇,微微摇了摇头。
    “不肯说么?那今天一天都夹着它吧。”
    “别……”他吓得一个激灵,小声地嗫喏,“我……说不出口……”
    “哦?那要不要我帮你一把?”
    他瞪大了小鹿一般无辜的眼睛,想不通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我脸上的愤怒被笑意代替,真是单纯善良的孩子。
    “要……”他顿了一下,立即更正了态度,“主人,求您了……我实在是……受不住了……”
    我微微露出赞赏之色,他尽管不听话,学得倒挺快。

楼主 绪_1926  发布于 2010-11-18 08:45:00 +0800 CST  
爪机表示表情基本靠猜

楼主 绪_1926  发布于 2010-11-18 12:10:00 +0800 CST  
“给你三分钟,取不出来就夹着它过一天。”
他哆嗦了一下,强忍着浑身的无力伸手到身后,经过药(哔--)水和梅子两番折腾的xiao.xue非常放松,手指很容易就长驱直入。    但是hou.xue被撑得死死的,仅凭食指和中指根本夹不出来,只能把梅子顶得更深。
身后的异物感越来越强烈,他本就潮红的面色更红,最后不得不作出楚楚可怜的模样哀求我:“主人……求您帮我……”从他勉强的脸色来看,他显然是不想这么做的。
    “忍着,下次再敢无视我的命令,就不是一颗话梅那么简单了。”
他一愣,从昨天到现在,只要他肯低头求饶,我都会帮他,谁料这次竟一口回绝了。
    “可我真的很难受……”他有些失望地嘀咕,下一秒,却尖厉地叫了出来,“啊---”
    我拾起之前准备揍他的竹条,对准臀峰狠狠地一下:“重复我说的话。”
    “唔……主人要我忍着,而且不准再违背您的意思,可是我……”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行为是赤(哔--)裸_裸的反抗,垂下眼睛,“对不起…”
    “烈焰,”我格外严肃,“你竟敢一次又一次违抗我,我要给你一个非常严厉的惩罚,两百下竹条,不准躲避,不准求饶。”

楼主 绪_1926  发布于 2010-11-19 09:08:00 +0800 CST  
卡在这里非我所愿  所以忍不住跳出来说一句  请相信姚老师的人品

楼主 绪_1926  发布于 2010-11-19 09:10:00 +0800 CST  
回复美雅: 打破的过程必然是痛苦的  而且有老师掌控着呢
(其实……就是喜欢他那个样子呀~)

楼主 绪_1926  发布于 2010-11-19 14:18:00 +0800 CST  
回复118楼:
死小孩儿,敢掀桌催文,拖出去xxoo了

楼主 绪_1926  发布于 2010-11-19 14:41:00 +0800 CST  
看了大家的留言  难道只有我觉得真打两百会抽死人吗  (扭头)  老师请尽情虐  这帮读者的重口味程度显然和你不相上下
---等我从ktv回去就更文  如果还写得动的话

楼主 绪_1926  发布于 2010-11-19 23:37:00 +0800 CST  
说得我心动了  老师你快来  拿藤条抽小经典五百下  我在旁边观察记录

楼主 绪_1926  发布于 2010-11-20 03:05:00 +0800 CST  
两百……
    烈焰听到这个数字,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会儿,也只有一会儿,他便撑着酸软的身子从床上下来跪伏在地上,把青肿的臀部高高翘起,摆在我面前。
    我抬手重重地打下去,每一下虽没有破皮,但也都深深凹陷进入。
    “啪啪啪啪----”
    我打得不快,故意要他疼个够。有节奏地从后腰打到腿根然后打回来,他的身子随着手起手落不住地颤抖,昨天刚挨过狠打,今天又被这细厉的竹条抽在肿胀的伤处,那滋味真是每一下都疼进骨髓里。
    他死死捏紧了拳头,指节握得发白,冷汗一滴一滴打在地板上。跪伏不比趴着或吊着,除了应对身后的疼痛,还要努力稳住身型防止身体下意识地躲避。
    “起来吧。”打了一会儿,我停下手,淡淡地吩咐。
    “主人……才二十下。”他脱口而出。
    “烈焰,你又犯错误了。”
    主人不可质疑,不能抗拒的事,要教到什么时候他才学会?
    我本来并不打算真打他两百,先前这么说只是为了考验他的顺从度。很显然,他通过了考验,我也打算饶过他。
    可是现在……
    “过来,跪上去,身体跪直了。”我把一袋碎石子倒在地上,扬起嘴角露出一个微笑,声音却带着浓浓的怒气,“学不会服从,是吗?很好,学不会我有的是时间慢慢教你。”

楼主 绪_1926  发布于 2010-11-20 11:17:00 +0800 CST  
“双手伸平,五指张开。”
    我拿出三个鸡蛋,分别放在他手心和嘴里让他握住、咬住。
    “我只打你十下。但如果这十下中间鸡蛋碎了,打在地上的蛋清要自己舔干净,然后从头打过。”我顿了顿,用格外温柔的声音出声威胁,“学不会的话,慢慢学好了。要是这样还学不会,我就拿烙铁烧红了,在你脸上烙一个奴字,一辈子都别想离开这里了。”
    这是很严厉的调教了,我一般很少用。因为要在板子抽上后臀的时候还能隐忍住不通过握拳、咬唇等方式对抗疼痛,必须是很高层次的信任和顺从,真心实意地怀着感激地接受主人带给他的一切---包括痛苦和羞辱。我很少要求我的调教对象能达到这样一种状态,但这个孩子不同。我对他不仅仅是冷冰冰的驯服欲,还掺杂了一些更为复杂和温暖的情感。事实上,我如果硬要打破,有十几种更粗暴也更迅速的办法,但既然答应了调教他,就意味着彻彻底底的打破之后,还要在一片荒芜之上重建。
    我不需要用酷刑逼迫他放弃自己的意志,但他的意志必须与我同步,完全听令于我的。

楼主 绪_1926  发布于 2010-11-20 12:30:00 +0800 CST  

楼主:绪_1926

字数:66179

发表时间:2010-11-11 07:1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3-26 09:31:11 +0800 CST

评论数:105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