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错嫁(MF古风)

如若不是嫡姐生病,誓死不在病好之前嫁人,又怎会轮得到她暂时代嫁,代嫁就代嫁吧,反正她从来没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又怎会在乎这些。


楼主 南宫名露  发布于 2017-09-16 16:15:00 +0800 CST  
壹.
大喜之日,江府和将军府必是张灯结彩,大红绸子整个府上上下下到处都是。
江城月身穿大红喜袍,坐在周体通红的轿子里莫名感到心慌。
“阿月,我们就要走了。”江城月的婢女安绫站在轿外轻声说道。
“阿绫,我怕。”江城月揭起帘子,虽看不到安绫的脸,但是她知道阿绫听得到。
“别怕,我们一起走。”
“起轿——”闻言,江城月赶忙放下帘子,在轿内坐好。
…………
到了将军府,被人扶着进了中厅,将一红布递于她手。
“一拜天地——”她一拜。
“二拜高堂——”她二拜。
“夫妻对拜——”她转过身,三拜。
“礼成——”礼成后便直接被人扶进了内房,而她的“夫君”则是去敬酒了。
…………
她不知自己候了多久,她只知道自己在那里坐的快要睡着,结果,真的睡着了。
…………
待她醒来时发现自己已躺在榻上,遮面的红纱也已放置一边,凌轩洺则是伏在书桌上不知在写着什么。发觉她的动作,凌轩洺朝她看去,嘴角微微勾起。
“娘子睡得可好?”这一句话说的她登时满脸通红,在新婚之夜睡着的估计也只有她了,不过这也不是她的新婚之夜,毕竟她只是代嫁。
下床穿鞋,将大夫人给她的檀木板子捧过头顶,膝行至他面前。
“请夫君责罚。”说道“夫君”两字时,她的心都在颤抖。
但凌轩洺似乎没听到一般,继续写着。
“请夫君责罚。”江城月咬着牙又说了一遍。
“你就那么想讨打吗?”凌轩洺蹲在她面前。
“我...我没有!”江城月慌忙摇着头。
“起来。”
“不...不行...”江城月继续摇着头。
“非要挨打是吗?”凌轩洺有些无奈。
江城月低着头不说话。
凌轩洺一把将她抱起,放在榻上,将她压在身下。
“大喜之夜,为何要挨打呢?”凌轩洺爱怜的抚上她姣好的容颜,那一刹那,江城月似乎陷了进去,可是她知道,她只是一个代嫁,待嫡姐病好了,自己便要回去了。
凌轩洺轻轻拉开喜袍上的丝带,将那繁琐的衣服层层脱下,留下薄薄的内衫。江城月的呼吸急促起来,白皙的面庞上带着淡淡的粉。凌轩洺解开衣带,吻上她的唇。
凌轩洺朝内侧探去,弄得江城月登时一惊,身体慢慢僵硬。
“别......”江城月小声说道。
“我会很轻。”凌轩洺在她额上落下浅浅一吻。
…………
花香轻绕着阁内,淡淡的,轻轻的,若有若无。

楼主 南宫名露  发布于 2017-09-16 16:16:00 +0800 CST  
贰.
第二日天还未亮江城月便醒了,身边是空荡荡的,他睡的那边已经变凉,很明显,他早已起来。
掀开被子准备洗漱,却无意间瞥见床上那一抹嫣红,心中顿时如打饭了五味瓶一样,不知是何滋味。
“醒了?”凌轩洺推门进来。
江城月点头。
“不多睡一会?”
她摇头。平常这个时候她早都醒来了,她有许多事要干,虽然顶着江家小姐的身份,但是和府里的婢女干着差不多的活。
“你为什么不能多说说话呢?”凌轩洺似乎有些无奈。
她咬着唇不说话。她平常就不敢怎么多言,若是一句话惹了那个小姐不高兴,那她就要挨板子了。
“阿月。”
江城月登时一惊,但又想到嫡姐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是“悦”,便以为叫的是“阿悦”。
“嗯。”
“去吃饭吧。”凌轩洺握住她的手,轻声说道。
江城月也不做挣扎,任由他握着。
…………
“父亲,母亲。”有两人已在一旁坐着。
“父...父亲,母亲。”江城月犹豫了一下,也向两人问好。
“月儿醒了呀,昨晚睡得可好?”凌夫人笑着说。
“都...都好。”凌夫人对她似乎没有意见,说话很是温柔。
凌厉是凌轩洺的父亲,凌厉本就是出自将门,曾经,凌厉也是在疆场上驰骋的一员大将。但人终是会衰老,所以待他觉得自己身体愈发不好时便向皇帝辞官,推举了自己的儿子。儿子从小跟着自己一起上战场,见过无数的场面,早已培养出刚硬的性格,面对一切更是无所畏惧。
“醒了就过来吃饭吧。”凌厉在一旁说道。
“谢父亲。”江城月受宠若惊,毕竟她从未有人这样关注过她,让她一时间有些激动。
凌轩洺拉她在父亲身边坐下,期间不停的给她夹菜,让她有些沉溺在其中,他对她的好让她有些透不过气来,但却迷恋他的气息,可是她真的不能陷进去,她怕,她真的好怕。

楼主 南宫名露  发布于 2017-09-16 18:26:00 +0800 CST  
自顶

楼主 南宫名露  发布于 2017-09-16 19:05:00 +0800 CST  
有人吃阿尔卑斯吗

楼主 南宫名露  发布于 2017-09-16 21:07:00 +0800 CST  
忘记艾特人了@紫裳[email protected]
楼主 南宫名露  发布于 2017-09-16 21:19:00 +0800 CST  
有更吗

楼主 南宫名露  发布于 2017-09-17 10:39:00 +0800 CST  
叁.
“相公。”吃过早饭见凌轩洺要走,赶忙拉住他的衣袖。
“要去上朝了,下朝就回来。”凌轩洺捏捏她的脸,轻声说道。
“嗯,你早点回来。”江城月向后退了一步,小心点避开了他的手。
凌轩洺叹了一口气,转身走了。
…………
“恭喜凌爱卿。”
“恭喜恭喜。”
那些老官宦又在恭维他了,当初定下婚期他们就恭喜过他,大婚之日也恭喜过他,现在还恭喜他,让他有些烦躁了。
“多谢。”凌轩洺不与他们多说,道了两字便站回自己的位置。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太监扯着嗓子喊道。
“臣有事启奏,兵部兵器战马都一有短缺,如外敌来犯,恐是不足。”
“那就劳烦谢卿家去购买了。”皇帝慵懒的靠在龙椅上,微闭着双眼。
…………
乏味的早朝很快就结束了,凌轩洺同往日一样,没有在大殿中过多的逗留,直接回了将军府。
“阿月。”
“相公,你回来了。”江城月眼中尽是喜悦,但很快就消失了。
“在干什么呢?”
“什么也没干。”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平常在江府她已经干活了。
她着实是乏味呢,真是不知该干什么,于是就在那里站了一个时辰。
“你可以做女红,也可以吃点心。”凌轩洺不知该说什么好。
“嗯嗯。”对呀,她可以做女红,在江府的时候她整天帮她的姐姐绣荷包,绣衣裳。
…………
凌轩洺在木几旁看着竹简,江城月在一旁认真的绣着花。
“真好。”不知何时,凌轩洺站在了她的身后。
“你还会绣什么呢?”
“鸟,荷,兰,好多好多。”
“那绣个比翼鸟如何?”
“不!”江城月下意识摇头。
凌轩洺的脸色登时有些难看,江城月立即发现自己说错了话,不知所措的低下了头。
空气中透着尴尬,你不说,他不说,都不说。

楼主 南宫名露  发布于 2017-09-17 11:52:00 +0800 CST  
有人猜剧情吗猜对奖励阿尔卑斯
楼主 南宫名露  发布于 2017-09-17 16:53:00 +0800 CST  
今晚不用更了吧

楼主 南宫名露  发布于 2017-09-17 19:32:00 +0800 CST  
哈哈哈,一个数字我生日


楼主 南宫名露  发布于 2017-09-17 21:51:00 +0800 CST  
肆.
“对不起。”江城月开口道。
凌轩洺没说话,大手抚上她的肩。
“阿月,我都知道。”
都知道?!
知道什么?!
江城月诧异的看着他,但是他却不再说下去了。
“中午想吃什么?”
“都好。”
“没有一样最爱的吗?”
“没有。”即便是有,她也不知道是什么了,她和那些下人吃的一样,好一点的也都是赏下来的。
“我知道了。”凌轩洺眼神有些黯淡。
“我...”江城月想要说什么,却终究没有开口。
…………
夜,渐渐的深了,江城月还在绣着什么,凌轩洺也不觉困乏。
…………
“睡吧。”他的声音还是那么的轻,可两人之间始终隔着一层薄薄的膜,只待捅破它。
江城月沉默着上了榻。
他这夜只是抱着她,抱着她睡了一整夜,力气大的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
又是一个清晨,鸟儿还没有起来啄虫,树枝上的猫头鹰还在“咕咕”的叫个不停。
凌轩洺依旧如平常一般早早的起了,动作很轻,深怕吵醒了还在睡梦中的江城月。
无意间瞥过案几,一件藏青色的单衣放在那里,他不由自主的上前,将那衣服握在手中,轻轻摩挲着。
阿月,你知道吗?
我知道。
…………
边疆已有许久未来犯,许是被打怕了,暂时不敢再出击攻打大赣了。
边疆不打仗,武官不升官。
管他什么升官不升官,于他来说无所谓。

楼主 南宫名露  发布于 2017-09-18 18:09:00 +0800 CST  
自顶

楼主 南宫名露  发布于 2017-09-18 20:18:00 +0800 CST  
楼主要去渡劫了

楼主 南宫名露  发布于 2017-09-18 20:39:00 +0800 CST  
楼楼建的群的号码:593827611,发图片出不去

楼主 南宫名露  发布于 2017-09-18 21:23:00 +0800 CST  
这周断更哪一天或者哪两天好呢?不如你们来选周几吧不断那是不可能的

楼主 南宫名露  发布于 2017-09-18 22:44:00 +0800 CST  
伍.
“夫人呢?”凌轩洺回来没有见到江城月有些着急。
“回将军,江府派人将夫人接走了,说是和夫人叙叙旧。”婢女毕恭毕敬的答道。
凌轩洺赶忙骑上马去了江府,江芜悦病还没有好他知道,但是他们接阿月回去干什么!
…………
“报——凌将军来了。”小厮快步来到江彦面前,低头道。
“来的这么快。”大夫人淡淡的说道,顺便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江城月。
“你带着她进去。”江彦说道。
…………
“岳父大人。”凌轩洺进来抱拳道。
“贤婿来了啊,快坐快坐。”江彦笑道。
“小婿就不坐了,小婿只想带阿月回将军府。”
“悦儿?我们只是想悦儿了,和她叙叙旧,本想着过一会亲自送她回将军府,没想到贤婿你亲自来了。”江彦那一张脸上尽是谄媚的笑,也对,凌轩洺的官位比他要大,日后打仗,他的官位还要继续升的,他又怎能不巴结自己的女婿呢?
“那阿月呢?”
“啊...这...里屋走,她在礼物。”江彦迟疑了一下。
“轩洺来啦。”大夫人笑道。
凌轩洺点头,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江城月,面色苍白不已。
他握住拳头,大步上前,将江城月抱在怀里,对江彦道:“告辞。”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江彦和大夫人在那里干瞪眼。
…………
“阿月。”凌轩洺将她放在榻上,她眼中尽是慌张。
凌轩洺握住她的手,却看到她明显的颤动了一下,慌忙松开了紧握住她的手。
“他们干的?”凌轩洺声音有些低。
江城月的指缝间深处尽是青紫的夹痕。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凌轩洺喃喃道。
“你没有,和你没有关系。”江城月赶忙摇头。
“他们来接你的时候你为什么要跟着他们去?”
为什么,没有理由直接跟着去了,他们说要带她走她就跟着走了。
“我不知道。”
“那你去的时候为什么不带一个侍卫?”她若是带了侍卫,江府的人就不会这样动她了。
江城月麻木的摇头。
看着他脸色越来越黑,江城月扯了扯他的袖口。
“夫君,我知道错了,下次他们再叫我去我一定带上侍卫。”江城月小声说道。
“那这次怎么办?”
“你打我吧。”江城月自知理亏,便心甘情愿“伏法”。
打?打了她就一定能记下吗?罢了,最起码会让她记住一段时间。
“过来。”

楼主 南宫名露  发布于 2017-09-19 19:34:00 +0800 CST  
自顶

楼主 南宫名露  发布于 2017-09-19 20:57:00 +0800 CST  
陆.
凌轩洺拿着成亲那日江城月带来的板子坐在木椅上。
江城月下床,站在他面前。
“自己说多少下。”
“我不知道。”
不知道?哎,她不一直都是这样。
凌轩洺也没再多说,将她摁在自己膝上,褪下亵裤,便朝她那小巧的半丘招呼上了。
“啪!啪!啪!”三下,于凌轩洺来说下手已经算轻的了,但于江城月来说只是比平常在江府每月一罚的大罚轻了一点。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打了十几下却不见她喊一声,让凌轩洺着实有些奇怪。
“痛就喊出来。”
江城月咬着唇,不吭声。她平常在江府若是喊了还要加罚的。
“啪!”清脆一声,却不是落在江城月的身上,是凌轩洺把板子扔在了地上。
凌轩洺将江城月抱起,放在他的膝上,吻上她的唇。
“真的不疼吗?”凌轩洺咬了咬她那水润的唇。
“疼。”江城月声音软软的。
“那为什么不叫出来呢?”
“我怕。”
“怕什么,我会吃了你吗?”
江城月摇头。
“我怕会加罚。”
“为什么会加罚呢?”
“在江府就是这样。”话一出口江城月就发现自己说错了什么,她现在顶的是嫡姐的身份,嫡姐怎么会在挨打时因为喊出来而加罚呢?
江城月偷偷看了一眼凌轩洺,发现他表情没什么变化,心这才慢慢放下。
…………
入夜,她又做了和以前一样的梦。
“潋儿,快走!快走!”一个模糊的女人面孔朝她喊着。
潋儿?潋儿是谁?
随后是烽火四起的场面,死了好多人,好多人,遍地横尸,白骨森森。
她好怕,她真的好怕。
“姐——”一个童音响起。
是谁?!是那般的无助,他到底是谁?
…………
“啊!”江城月从梦中惊醒。
“阿月,怎么了?”凌轩洺抱住她。
“没事,只是做噩梦了。”
“我抱着你,你不会怕。”他安慰她道。
她缩进他的怀中,紧紧的靠着他。

楼主 南宫名露  发布于 2017-09-20 17:56:00 +0800 CST  
自顶

楼主 南宫名露  发布于 2017-09-20 20:20:00 +0800 CST  

楼主:南宫名露

字数:16299

发表时间:2017-09-17 00:1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5-27 12:54:01 +0800 CST

评论数:87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