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们帮会来了一个道长,他穿着T3校服带着白发

那天我们帮会来了一个道长,他穿着T3校服带着白发

楼主 天香谷二师姐  发布于 2018-02-02 15:02:00 +0800 CST  
那个号被封了蜜汁,我先搬过来然后持续更新。
cp真香,bg向。
同人文,或许有点错误,欢迎大家指出。

楼主 天香谷二师姐  发布于 2018-02-02 15:03:00 +0800 CST  
我第一次见离渊是在开南。
作为一个副本党奶香,但是金兰亲友又热衷于pvp搞事PLAY,我在野外或者看风景的时候也经常被杀。
终于忍不可忍的情况下。
我决定来学习PVP,跟上他们的脚步
虽然知道pvp呢,是很难的,并不适用于我这样的手残党。
只是没想到这也太难了…
这些无情的人愣是把我打的技能都放不出来。
但是,倔强流的天小香是不会就此放弃的
在广场上绕来绕去,看见一个穿着T3外观朴素也没有飘在身边幺蛾子的真武道长。
见他外观情怀,想必是个没钱买时装的小萌新
于是,我就开开心心的点了他切磋。
可能现在的大佬都喜欢穿的朴素出来骗人虐菜吧…
他不光外观朴素,连id都不带符号。
但是有种…宣传片里那个道长走出来的感觉
突然就惊醒了我曾经对天刀最初的情怀。
我也没忍住穿了身天香T3的校服~
再次打满元气点他切磋。
他没接。
我再点!
又不接?!
我:???????
离渊:你不会玩,先学学再来吧。

楼主 天香谷二师姐  发布于 2018-02-02 15:03:00 +0800 CST  
见他泼一盆冷水与我,我也气鼓鼓的不再点他。
天小香独战八荒启动!
伞舞旋!
风墙!
绝命伞!
…………………
天小香,失败…
新的一天过去了,今天的天小香也没有赢一次切磋。
准备下线的时候,组队的邀请界面突然弹了出来。
离渊:这里太卡,去真武殿打。
一次次的虐打让我逐渐对PVP失去兴趣,对这个游戏感到了绝望。
在广场上打坐着,突然我嗅到了暗杀的气息
我熟练的卡到了墙角,紧贴着墙壁,然后一个千斤坠就卡进了bug里。
我:老铁,看你暗杀人也辛苦,要不咱俩分下赃款?
杀手老哥:可以,我六你四。
我:不行,倒过来,不然我不出来
杀手老哥:行吧老妹儿,赶紧出来。
当我准备出来的时候,飞到了真武殿的神行点,帅气温柔的道长体贴的带我上了他的大白马。
我:道长,咱俩是不是走太远了?那老哥追不上咋整。
离渊:关我什么事。
我:??????????????????啥啥啥
感觉不太对劲,立即跳下了马。
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
我已经是一具尸体,躺在地上,看着灰色的天空。
杀手老哥吭哧吭哧追上来,在那儿不满的吐槽
杀手老哥:兄弟咋回事儿,别坏我生意,我情缘都还没有,我攒老婆本呢。
他这番话我都不禁感动了,然鹅你龟一动不动的站那儿。
吐出了三字儿。
离渊:我不许。
。。。。。。。。。。。。
龟龟,这莫非是天秀?
你不许啥啊不许,就你天天这么多事儿的吗????
于是我等个原地起,打算善良的送杀手老哥一个人头。
说时迟,那时快。
真武道长抽出了剑匣中的两柄剑,
以雷电迅猛之势在杀手老哥一个不注意的时候砍死我了。
如果我命里有个劫,我想那一定是你了,龟兄
那杀手老哥也是有点菜,没比我好太多。
他感觉我俩在联手逗他玩,于是气愤的下了。
离渊:我觉得你回复活点再来送人头会比较快。
?????????????
怎么欺负人的啊!
我生气的回复活点,他果然悠哉悠哉的骑着马来堵我。
在不理智的情况下我乱放了很多技能,然后他轻松收下我双手奉上的人头。
离渊:傻。

我!怒不可遏!
非常生气!火山爆发!
我:以后我会把今天送的几十个人头让你还回来。
离渊:可以可以,那我拭目以待。
这只老龟还好意思加我好友
我面前已经脑补出一只一脸坏笑的老龟的样子了。
我:我才不加你好友!
离渊:好。
我再不理他,飞了开南就下线了。

楼主 天香谷二师姐  发布于 2018-02-02 15:05:00 +0800 CST  
其实,对于离渊这种人,转过天来我就基本忘的差不多了。
后来的日子呢,我也没怎么见到过他。
跟着小伙伴们搞事的时候,偶尔看见过他几次,就想起来这么奇葩的一只龟。
杭州,百里荡。
搞事之热门地点。
我缩在后面,磨拳擦掌暗搓搓的准备劫下那红的发亮的三倍车。
镖车靠的愈来愈近,我们也不犹豫的直接开刀。
进了位面,看到熟悉的id,又想起夕阳西下的襄州我那送了几十个的人头。
嗯…很好,不意外的。
全队覆没。
对面很有素质的没理我们。
只有这只龟。
离渊:傻子,缩后面打架手法不会有太多长进。
突然就对搞事也没了什么想法,默默退了队伍。
像是商量好要拍一部情定真武殿一样,我们俩冤家路窄的再次相逢。
心中MMP可说。
切磋的旗子稳稳的落在我面前。
我也稳稳的拒绝。
旗子又落下
我也再次拒绝。
离渊还坚持,我也不懈的拒绝。
离渊:让老师看看傻学生什么水平,距离她报仇解恨距离还有多少。

真是无语。
然后,我脑子抽筋了一般的接下了。
结果自是不必说了。
离渊:你可能差的不止有点远了。
我决定不再理这个傻子龟了。
越理他越是来劲。
坐在真武殿观光处看着云海静心打坐。
离渊也跑了过来,坐在我旁边。
→_→
离渊:来我帮会吗,看你还挺喜欢切磋的。
我:那你这么喜欢跟我打架,来我帮会呗。大帮会激情多啊~
离渊:那可能不行。
我:你来我给你切菜。
离渊:我是帮主。
我:…
离渊:切菜的话,还是可以考虑的。


我:溜溜球了!
离渊:好。
离渊加了我好友,我俩的战争算是落幕了。
后来的日子呢,也算是欢快啦。
楼主每天和离渊大战开南800回不亦乐乎,虽然我依旧打不过他。
但是,天小香是不会低头的。
在离老师的训练下,我的手法也算是PVP入门剑香了,和亲友一起搞事儿也能偶尔收获人头了,生活乐无边。

楼主 天香谷二师姐  发布于 2018-02-02 15:07:00 +0800 CST  
不过呢,离渊的表妹,玩了个天香,叫她沐雨好了。
沐雨平时喜欢跟我们一起玩,在野外搞事,奶人技术杠杠的,就没见人说她水。
因为搞事,在野外认识了同为水龙吟的一个五毒,叫他穿风。
这个毒哥呢,外观好看亮闪闪,手法也不错。
有次沐雨在野外被一个秦川哈士奇追着砍,就是穿风砍的太白屁**流,于是,俩人就这样认识了。
沐雨自然也对穿风心生一点好感,后来穿风也时不时跟着一起搞事儿。
沐雨也从我们小团体中的大众女神变身为了痴情少女,引得金兰里的嗜血大汉都大哭难过,毕竟要指望我奶可能还不如吃药来的快…

穿风手法犀利,人呢,声音好听,外观还是亮闪闪惹人注目的天赏时装。
换我是沐雨,也很难不心动吧。
就这样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沐雨穿风,也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楼主 天香谷二师姐  发布于 2018-02-02 15:07:00 +0800 CST  
沐雨和穿风也是非常恩爱,每天在我们面前秀来秀去的恩爱简直是亮瞎人眼
当时感觉,真是羡慕不来。
后来呢,俩人就转战开南切磋了,也不怎么来搞事儿了。
加上那段时间正好过年,大家也忙,只有我一个学生党寒假悠哉。
离渊也上的不多了,导致我的手法上升的速度变慢了。因为我也在开南切磋,所以经常能看见他们三个人。
为什么要说三个人呢,因为穿风身边总是跟着一个功力没多高的太白妹子,三落
总是很少说话,在团队打字不多,好像只会切磋似的。
沐雨也不说什么,我平时也只是看看他们,并没有太多的去注意。
开封从晴天到下雨,从白天到晚上,从沐雨上线再到沐雨下线。
那个三落一直在。
可是我也只能看着,不能说什么。
渐渐的,穿风的YY也很少来这里,秀恩爱的两个人好像真是只是在秀恩爱。
情侣名,似乎真的只是为了挂着。
自从那天,沐雨来YY和离渊小房间挂了很久很久之后。
沐雨穿风为期三个月的情缘,彻底告吹。
曾以为天造地设的一对,劳燕分飞也不过一时,不得不唏嘘。
越来越多的冷漠与疏离,冰面的裂痕也越来越大。
后来得知,人家俩人沉迷切磋,交流手法。
沐雨连话都插不上。
三落高段位的很,从来都只是默默组队,什么都不说,像一个安静的刺。
所有的委屈哭闹,都像是沐雨的咎由自取。
开封又到了下雨的时候,我和离渊在雨里对望,以往并未注意游戏里的天气,这次却感觉,这场雨很烘托气氛。
他没说话,只是带着我双骑。
沐雨伤心的换了联盟,这下,连搞事都没法在一起了。
我表示遗憾,沐雨说她只是去散散心,过段时间会回来的。
身边的人上的都没那么多了,好像就剩离渊还记得每天都来殴打暴揍我。
开南,天小香,再一次被K的头都飞了。
离渊:你上YY来,我有点话跟你说。
这蛇皮又搞啥骚操作??
我心里也阵阵儿疑惑着,进了他YY的小房间。
我:老哥啥事儿啊?
离渊:…喔,我有点忘了。

我:果然是傻子。
这次离渊没反驳我。
或许该说,他来不及反驳我。
因为那天,他被开了帮战。

楼主 天香谷二师姐  发布于 2018-02-02 15:10:00 +0800 CST  
原来是九州里的天枢向离渊发的帮战,很不巧,穿风和三落都是天枢的。
而离渊也不过是一个小帮会的帮主,就那种吃瓜种菜帮会。
这无疑是以石击卵。
两个人和平分手,怎么又来惹争端?
后来得知,那天原来是三落成功上位的日子。
一群人喜气洋洋的在杭州西湖看风景庆祝,却好死不死碰见了在万里杀的仇家。
孽缘的是,仇家一列的最后面,站着沐雨。
沐雨说,她什么也没做,人也不在那个联盟里,只是跟他们一起押镖后来看看风景。
完全没想到会遇到他们。
鸡蛋和石头对上的结局从来都只有鸡飞蛋打的破碎。
正如离渊的菜地帮,也告吹了。
好不容易拉进来几个萌新,也被打退了帮。
离渊的亲友也都因为工作繁忙而暂A了。
又是开封南,又是下雨天。
这是他带我最后一次双骑。
他说,希望下次我回来的时候,你能打的过我。
挽留的话打在了聊天框里却没有勇气发。
以前别的游戏亲友A的时候,都没有这次的难过。
心里复杂莫名的情绪在蔓延。
他说,没事儿多看看攻略贴,多少有用。
他说,AFK的时候记得比别人早,这样不会自己留到最后一个。
我只回答一个好字。
他点了我欢见。
这还是我俩第一次用交互动作。
离渊:这动作我买了就留给情缘用的,今天便宜你了,我也不留遗憾。
抱完他下了线。
名字彻底灰了。
签名改成了一句英文。
move on
不巧,这句台词是我曾提起过的某部言情剧中的台词。
我在屏幕前泪水决堤

楼主 天香谷二师姐  发布于 2018-02-02 15:26:00 +0800 CST  
其实游戏啊,谁能没得了谁啊。
离渊走好日子还是得继续过,钱还是继续充,游戏继续玩。
我习惯了在开南发呆看着你一剑我一枪的比武切磋,有人点我也是依旧被虐菜,可能确实比原先好些了吧。
我和金兰还是每天浪,每周清下CD。
打完傀儡杀场出来后在开南挂机,才注意到帮派聊天时好像在欢迎新人。
瞅了两眼近聊,才看到是联盟里隔壁帮纵横的帮会女神含光在勾搭这真武进帮。
唔,不过这道长好像进错帮会了,进成我们帮了。
我这种不太参与帮会事儿的老咸鱼,一般也不关心这些。
只知道,那天,我们帮来了个道长,他穿着白发和T3。
其实,自离渊后,我有个毛病就是喜欢点真武切磋。
虽然我的手法没什么长进,但是对于炖甲鱼汤这方面也算是剁遍小龟无敌手了
我都摩拳擦掌准备炖汤了,结果对方甩来一个欢见。
然后我手滑的接了。
机智如我,一个翻滚出去然后看他在
那里自我表演。
我:有情缘了,不好意思啊。
归玄:手滑。
这么巧,我也手滑,咱俩手上抹油了?
我还是点了他切磋,归玄停顿一会儿,还是接下。
完美的控制与连击,打破了职业克制的规则,套路走位却感觉到熟悉。
其实天下乌鸦一般黑,大概不过如此了,只是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我被他打下了半血,而他只掉了三分之一。想像以前和离渊一样点他切磋好多遍,那种不服气的感觉莫名涌上心头。
终于打他到半血,而我已接近了血皮。然后他自断了。
蛇皮?什么操作?
我刚想密聊的时候,才注意到白字,原来是含光要和他一起看风景去了。
归玄:先走了,明天再打。
我:嗯。

你手法比以前好了。
停在了聊天框,最终还是删除。
就像那天他明明抱着了吉他,最后却什么也没说

楼主 天香谷二师姐  发布于 2018-02-02 15:35:00 +0800 CST  

日子过的风平浪静,也无波澜,和金兰的小伙伴也依旧每天浪的飞起。
因为期末考的原因,我也有一段时间没上了。只是没想到,回来之后吃了一口大瓜。
原来是天枢的八卦。
大概过程呢是这样的,含光和天枢的几个老人关系都非常不错,那天她们亲友团里的妹子芳华过生日,就请归玄过去帮忙唱歌祝生。
十几个人在小频道里热热闹闹的,寿星芳华也是非常的感动,那种感动的氛围令人心生向往。
只是不巧的是,偏偏有人来打破了这个好气氛。
这个人正是天枢的新晋妹子管理,飞雀。
飞雀是帮会里的热心人,对帮会事务也非常积极
其实飞雀与天枢老年团体并无太多交集,但是到了打掠夺的时间,芳华一等人也迟迟不进团,在帮会频道喊他们也不来,只好在yy叫他们了。怎么讲,在人家喜庆头上泼盆凉水啊你这属于自己个儿找挨骂,可是飞雀又做错了什么?
飞雀也是为了帮会好啊,打掠夺呢你不进团在那儿唱歌玩?
小频道里芳华一干人也没有太过分,只敷衍几句说过会儿再来。
飞雀心里虽然不服气的很,但是也卖个面子给她们就退了YY上跳了大厅。
等了十几分钟,眼看掠夺就几分钟了,芳华他们还是不进团。
飞雀实在是气不过,于是在帮派里打字说道,现在打个掠夺都要求着你们来了是吗?
其实吧,你说要不理的话也不说啥了,估计也没这事儿。
偏偏芳华还是个气性大的妹子,估计心里想着我过生日你在这儿踩我脸来?
于是,她也不甘低头。回道,就你事儿多了?飞雀受这莫大的委屈,她情缘夺怀能忍?
芳华不低头,飞雀又如何能受的了委屈?
两方人僵持不下,芳华一干老人退帮,如此局面,以退为进,反倒是飞雀的错了似的。
且他们一走,原本天枢的老人也是心中多有不快,不分对错,只不过因为和芳华认识的更久一点罢了。
穿风身为帮主,好说歹说,用尽哄人十八式才把芳华她们劝了回来。
嗯…你别说芳华哭麦确实听着令人心生怜爱。芳华一哭,大家的心都软了。
可是,就你芳华会哭?人家飞雀不能对着哭了?
虽然并没有对着哭啦,那样的话都可以录搞笑综艺了估计。
但是大家各有不同哭法咯。
夺怀与九州的联盟新盟主无痕最是相熟,俩人辗转各个游戏。飞雀只念叨几句,事情如何自然传入无痕的耳中。
纵你芳华如何楚楚可怜,也总是温柔不过人家的兄弟情谊。
照理说呢,芳华她们也回来了,事情也该尘埃落定了吧。
偏偏有那么一个小号混入了天枢,id格式还和飞雀他们相似。
一句,芳华女神可真是哭得胜将军呀。
战争硝烟再次弥漫,飞雀如何解释芳华她们也不信。
既然你不信?那就不信吧,接着吵呗。
穿风和芳华都是帮会老人,多少对芳华有一些倾向,劝架的时候自然会更向着芳华些。
几个人中还没那么明显,偏偏无痕也加入了这场闹剧。
穿风可以偏心,作为他的领导,无痕更可以。
最后的胜利者是飞雀,而作为帮主的穿风也被无痕记上一笔偏袒老人的帐。
芳华呢,自然来了我们的八荒联盟中的纵横。
也被人津津乐道为,女神天团。

楼主 天香谷二师姐  发布于 2018-02-02 15:37:00 +0800 CST  
女神天团当然以含光为首,【天香】含光姐姐声音好听,手法尚可,外观美丽,人又温柔,感觉全身上下无死角的完美。
【天香】芳华与【太白】雪漫更是为其左右相衬,绿叶红花的姐妹组合,一时风光无限,在联盟里是相当有头有脸的人物了。
而我听亲友在YY叨叨一堆八卦后感觉还是挺精彩的,并且表示6666这波不亏。
上线,号停在开南,磕牌子交委任,天刀卸载。
额…卸载还是不会的。
当我准备下线的时候看见了归玄也在,身边跟着含光。
男神音与女神音,看着真是一对璧人啊。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鸟里不光有归玄含光,也有敌对,比如穿风。
看见他呢,那我肯定也是要例行在当前频道刷一段话了。
锦锦:渣男抛弃情缘为爱痴狂,**小仨上位终得心愿,二人恩爱羡煞旁人,渣男剑女模范标兵,值得学习好榜样
以往每次我喷他呢,他还不敢还嘴,额,今天也不敢还嘴。
只是情况不同,也着实让我吃了一惊。
沐雨:锦锦,算了。
当我以为列表永远全灰下去的时候,一点火星复燃都足以燎原。
什么穿风渣男三落碧取,都被我抛到脑后去了。
我:离渊去哪儿了?为什么他微信永远都不回我呢?

楼主 天香谷二师姐  发布于 2018-02-02 15:41:00 +0800 CST  
沐雨:我也好久没和表哥联系了…他工作调外地去了…

加速的心跳被强行按压下去,燎遍原野的火也被倾盆大雨所熄灭。
我掏出手机来,点开微信对着聊天界面看,起初他还会回我的消息,后来,就再也不理我了。
他不理我,我还会发消息。
直到他彻底的沉寂,我也把他删了,可是却一直留着这样一个曾经有过交集的聊天界面。
埋在心里,深藏。

楼主 天香谷二师姐  发布于 2018-02-03 03:13:00 +0800 CST  
再说回沐雨吧,我以为沐雨穿风会老死不相往来再也不见的。

没想到今天他俩看着还算和谐,开南还是开南,今天没有了三落,让我有种穿越到半年前的感觉。
还少了个离渊

沐雨骑上了新出的梅发怒,令我吃惊的是她还带了穿风双骑?
龟龟,这也太秀了?
那时,我或许该看看不远处的无痕。

楼主 天香谷二师姐  发布于 2018-02-03 03:22:00 +0800 CST  
女神之争,沐雨含光谁能独占鳌头?
蠢蠢欲动的影子,是否选择甘心?
合区再即,最终谁才是最终水龙吟的霸主?是高战聚集的精英联盟八荒还是众志成城的天枢?亦或是半路杀出的程咬金?
平稳无澜的湖面终浮上翻滚的海浪,疾风呼嚎带过群林的躁动,在暗处的人是否选择见光?
各位看官敬请期待!

楼主 天香谷二师姐  发布于 2018-02-03 17:39:00 +0800 CST  
本来还想再问些什么,就好像商量好了一样,切磋的旗子竖在了我面前。
本不想接的,一看原来是归玄。
鬼使神差的接了切磋,心里的鼓咚咚咚的敲打起来,每一招一式的交互都觉得紧张。
他的走位更有技巧,没有一个技能是浪费,把技能发挥出最大的效益来。
我血量自然比他低了不少。
按照以前的咸鱼性格就选择认输了。
不想低头,不想认输,就是想要跟面前的人较劲。
一局以我的失败告终,再点,他已经上了含光的马选择了拒绝我。

楼主 天香谷二师姐  发布于 2018-02-03 17:48:00 +0800 CST  
正好无聊,就点进了联盟里嚷嚷着开的15人战场,因为怎么说都是一个联盟的,上YY还是很有必要的。
跳到了纵横的yy房间还不太熟悉,找了好一会儿才看到大家在哪儿。
上麦指挥的是个来帮会没多久的神威,烈风。
烈风虽然来的不久,却是在服务器里名声传开了的,指挥非常有一套,带领着纵横打掠夺争锋帮战,只要人到齐,基本是未尝败滋味。
而且本人声音还算是可以,外观也不缺那早早愁白了的吹雪白发,性格开朗大方,和小伙伴们相处的非常好。
前两天就已经跻身步入了纵横的高管行列,就连八荒的盟主踏浪也对他多有几分垂青看重。
只碍于,他来的还是不够久罢了,多少有一些的防备。
人说呢,有雪漫在必然是跟在烈风身后,而雪漫作为女神天团中的左护法,也肯定是带上了姐妹们的,很不巧,我也在莺莺燕燕中,看见了我不是很想看见的人。

楼主 天香谷二师姐  发布于 2018-02-05 02:53:00 +0800 CST  
进战场我也切了奶,不玩剑香。
原本我和归玄都在4队,含光在团队里打字让队长把她换到4队去。

然后我就被换走了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一直感觉很莫名,他好像总是出现在我视线里,又总是和别人出双入对。

安安静静,就在那儿,也不和你打招呼,和你也没有任何的交集,除了几次切磋之外。
我好像只能站在远处偷偷的遥望他。
唉,何必,对着一个游戏模型内心戏这么多的吗?
烈风指挥的不错,战场中我方一直占着上风。
而我正在骑着小灰慢腾腾的跟队友后面,在中间拖住对面这些看着分涨不上去只好抱团收下人头的老铁们。
这叫牺牲自我成全大局。
当我正被对面太白追着咬的快没血被动都出了的时候,其实我已经双手离开键盘划水嗑瓜子了。
不知哪儿冒出来个襄州绿毛龟一个离渊套住太白,连招啪啪啪的拍死了这半血的太白。
正是归玄男神。

楼主 天香谷二师姐  发布于 2018-02-05 18:09:00 +0800 CST  
不知道说些什么,心情又有些复杂。
其实这种情况,就很常见,没准人家就想抢个人头啊。
我这种戏精少女,内心又忍不住想到点啥。
没克制住自己,M了他一句,谢谢。

楼主 天香谷二师姐  发布于 2018-02-07 22:03:00 +0800 CST  
归玄也很快回复我说没事。
然后,断了话题。
也不知道继续说啥,好像多说一句都是尴尬和故意。
我也做不到硬着头皮跟他搭话,打完战场默默退了队。
烈风:要不要做我绑定奶啊妹子?

难道我也有春天了?

楼主 天香谷二师姐  发布于 2018-02-08 01:44:00 +0800 CST  
我:………………………………??
烈风:刚才你一直奶我的啊!
什么鬼?
我:碰巧一个队伍
烈风:那你以后就都跟我一个队伍不就好了吗?
我:我还是喜欢玩剑香。
烈风:哈哈,先上马!
不知什么时候烈风出现在我面前,骑着他的白公子邀请我双骑。
其实我本来想同意的,然后我被暗杀了。
NMH

楼主 天香谷二师姐  发布于 2018-02-08 01:47:00 +0800 CST  

楼主:天香谷二师姐

字数:24724

发表时间:2018-02-02 23:0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1-03 12:25:52 +0800 CST

评论数:35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