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班级】【原创】此去经年(F\/F)

必去经年,浮生未歇。

楼主 冒冒学姐吖  发布于 2017-08-14 10:47:00 +0800 CST  
一短篇故事,源于几日前的一个梦。认识六年,想来也该留些纪念,只当写给自己看,若是有人喜欢冒冒自然不胜欣喜。

楼主 冒冒学姐吖  发布于 2017-08-14 10:54:00 +0800 CST  
或许以后还会写写之前的故事,只是从高中到现在时间太久不知从何说起,所以,随心随意。

楼主 冒冒学姐吖  发布于 2017-08-14 10:57:00 +0800 CST  
二十一岁的小鱼垂头丧气的站在沙发扶手旁,有眼泪从通红的眼眶里不受控制的跑出来。沙发上坐着的三十岁的女人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人默默哭鼻子疼的皱眉却仍死要面子的不肯去揉一揉身后灼人的痛。
太久没有过像今日这般的情形,以至于小鱼想不起上一次带着这样强烈的疼痛站在她面前是什么时候,是两年前,还是三年前?
“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打你”沙发上的人将那把尺子扔到面前的茶几上,声音辨不出情绪,“你二十一岁了,不是需要靠疼痛帮你记住教训小孩子了,我希望以后你能真正的像一个成年人一样,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是呀,二十一岁的小鱼确实不是个孩子了,她是学校里干练果断的学生干部,是大一大二学妹眼里潇洒又随性的学姐,是辅导班孩子眼里刚柔并济的小鱼老师。她早已经有了自己生活的能力,却唯独在这个人面前,怎么也长不大。林越在认识江趁的时候的就是个孩子,现在还是。
江趁的几十下戒尺几乎每一记都用了六七分的力气,尽管隔了两层薄薄的布料,想来站着的人身后也一定红肿不堪。“如果再有这样的事,你也就不用来见我了”江趁弯腰打开茶几抽屉翻了几下,找出一盒消肿的药扔给旁边的人,“我这个做老师的,职责早就尽完了。”小鱼听罢抹了一把眼泪,不讲理的小孩模样又浮现出来,“江老师教书的职责早在三年前就结束了,可趁姐姐的育人职责还差许多呢!” “我可担不起这大任,费心费力的教了这么些年,一样的没有长进,可见我这姐姐做的实在是不称职。”听见江趁这样的揶揄,小鱼不由得红了脸颊,低了头。
江趁第一次打小鱼,是因为对自己不负责任,今日仍是。
小鱼这一年里参加了两次教师资格证的考试,她在高中毕业的时候就说,将来要做一名老师,像江趁一样,嗯,比江趁温柔一些的老师。第一次考试的时候小鱼有一门没有通过就被江趁责备了几句,叮嘱要好好复习,不可以自负贪玩。江趁想着孩子大了,周旋于学校的各种学生工作也是辛苦便没有苛责,只说事关未来的工作马虎不得。可小鱼呢,在她跟前毕恭毕敬的答应,转身便在朋友圈发布到处旅行与朋友聚会的照片。半年里江趁一直想着若考试过了也就罢了,如果过不了一定要好好改改她这学习上散漫的毛病。
成绩发布那天,江趁接到了小鱼说考试通过的短信,打电话过去祝贺却被电话那头的人挂掉,说正在开会不方便接电话。凭江趁对小孩的了解,若真通过了必定会兴高采烈的找她要奖励,怎会像眼下这样平静?
肯定有鬼。
从电脑里找出来了她当时用来报名后没有删掉的证件号,江趁犹豫了下,如果真的是撒了谎,自己难道还像以前一样将如今长大的小孩扯了裤子按到沙发上打一顿么?纠结再三,怀着连自己都怀疑的期待跟信任,江趁还是点开了网址。
68分的成绩赫然显示在屏幕上,70分合格,差了两分。
果然有鬼。
江趁这样想着,怒意也就不请自来。“小鱼通过考试,姐姐晚上亲自下厨做菜为小鱼庆祝,下课直接过来吧。” “好呀,谢谢姐姐,晚上见?”不知死活的小孩丝毫不知道把戏早就暴露。

楼主 冒冒学姐吖  发布于 2017-08-14 11:12:00 +0800 CST  
五点半下课,七点十分到江趁家门口,小鱼调节了下情绪推门进去,瞅了一眼餐厅的桌子空空如也,便不满的抱怨道“姐姐不是说做好吃的给我嘛?小鱼都饿了,咋什么都没有?”沙发上的江趁抬头看看小鱼,“不急”似是微笑,“小鱼能不能先告诉姐姐,考了多少分?” “唔…”小鱼别开眼神,硬着头皮道“78分!” “哦?是吗?成天到处的玩儿还能考过,我家小鱼还真是聪明呢。” “那当然…” “而且…”小鱼得意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江趁打断,“撒谎的本事也越来越厉害了呢,小鱼说是不是?”江趁的食指一下一下的点着那把终于被小鱼注意到的尺子,空气陡然冷了下来。
“还是不肯说实话吗?”
瞬间寒冷的空气让小鱼一下子僵住了身体。那人手里的东西在过去几年里给了自己不少实在算不得美好的回忆,虽然她几乎确信现在的自己已经实在不需要江趁再使用那样的方式,但江趁这样子也实在不像是在吓唬自己。低了头不说话,要现在的自己亲口在这人面前承认撒了谎,去直面她那些自己所不愿承受的失望,她真的没有勇气。
“过来。”江趁打破了小鱼的沉默,被唤的人磨磨蹭蹭走到离说话人更近了一些的地方站定,仍不言语。“小鱼看着姐姐说。”江趁抬头直直的看着她,目光里并没有小鱼所惧怕的汹涌的失望,带着淡淡的愠怒,更多的是希望她面对现实的鼓励。可此时的小鱼无暇去细细剖析这目光所含的情感,被人拆穿的丢面子,辜负重要之人期待的愧疚,将小鱼压迫的只想逃离那人的灼灼目光。没了学校里沉稳的模样,小鱼下意识的躲避那人的眼睛,别了头,小声嗫嚅辩解“只是……只是差了两分而已……”
“啪!”沙发上的人扯住小鱼的一只手臂,拽着她稍稍侧了些身子,不轻的一记戒尺抽在身后。小鱼没料到江趁真的会打她,江趁已经很久没有打过她了,熟悉又意外的痛感让小鱼兀的红了脸颊,还未来得及辩驳就听到那人又开了口,“我想你不会不明白在这样的考试里差零点二分,差两分,差二十分的概念是一样的,我计较的也不是你离合格差了多少。”江趁被小孩的辩驳惹的添了几分怒气,冷着脸看着眼前这个局促不安的孩子。“林越,我希望你能告诉我,这张资格证书,这个站在讲台上教书育人的工作,这种承担着几十个孩子信任的生活,你是不是真的想要?”即使是在高中的学校里江趁也极少叫她的全名,今天却这样严肃的喊出“林越”两个字来,小鱼知道江趁问的认真,她也不曾犹豫,做一个像江趁一样的老师,是她的向往和憧憬。“是。”抬头直视了那人,眼神坚定。
“那好,”江趁听完提着戒尺站了起来,本着矫枉必须过正的原则开口道,“既然是真的想要,七十分及格,那就七十下吧。”不等小鱼做出反应,江趁径自走到沙发扶手旁,点了点扶手,“过来趴好。”

楼主 冒冒学姐吖  发布于 2017-08-14 11:15:00 +0800 CST  
这转的也太快了!江趁虽然凶残,但这么“庞大”的数字还是第一次喊出来,七十下……想想就觉得疼的慌。“我都已经这么大了……” “哦?是吗?”江趁被她害羞害怕又努力假装淡定的模样逗的嘴角上扬,“那为什么从你身上我看不出一点成年人该有的理智和自律?” “我以后都不会那样了……”许是在学校里被老师看重被学弟学妹敬仰惯了,小鱼连认错的话都说不出口,微微红了的眼眶让江趁明白了她的心意。“嗯,我相信你以后都不会了。”江趁这样说着,可要罚的态度丝毫没有动摇。江趁虽然平日里对小鱼还算是比较温柔迁就,但每次说要罚的时候没有一次让她躲了过去。
比起要承受的疼痛,小鱼更害怕她在失望自己不够努力的同时还要失望自己的不听话。一点一点蹭到那人身前,咬咬牙英雄就义般的趴到沙发扶手上,伸手拽了个抱枕过来垫在下巴底下两手抓紧。
“啪!啪!啪!”连着重重的三下抽在同一个地方,小鱼本能的想要伸手去护,还没来得及把手从抱枕上松开,江趁又沉着脸甩过来几下。此时的小鱼恍惚觉得自己像是回到了高中做江趁的学生,闯了祸或是惹恼了那人被狠狠教训的时候。“姐姐……”小鱼带了哭腔“轻点好不好……” “错哪儿了?”江趁对她的话不为所动,声色冷淡。
江趁素来情绪内敛少有波澜,连声音都是清浅平淡,而此刻的责问因得气恼更是冷峻疏离。错在哪儿了?小鱼自然是清楚自己此番受罚是为何,可是她没有办法像小时候一样,一边哭一边认错一边求饶的事她现在做不来。正纠结如何开口,身后的江趁似乎失了耐心,狠狠的一尺抽下来,“啪!” “唔……”小鱼使劲忍住了那一声差点就脱口而出的痛呼。江趁看着疼的浑身一颤的人,心里下意识的怜惜却更添了怒意,她气小鱼不明白,在自己面前她根本不需要为了她想维护的尊严拼命隐忍,气她连在自己面前都放不下。

楼主 冒冒学姐吖  发布于 2017-08-14 11:17:00 +0800 CST  
“既然不想说,那就别说了,好好数着你的板子!”既然受罚的人不说,那掌罚的人也就没了理由宽恕什么,六七分的力气一下一下敲打,看着身前呼吸越来越重肩膀微微颤抖的人不自制的小幅度扭动身子想要躲避,江趁微微别了脑袋,假装看不见。臀峰及上已挨了近二十下,江趁掂量下自己的力气,约摸着将尺子朝下方挪了一点,“啪!啪!”又几下狠狠砸下去。
“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不敢了……”趁那人挥尺的间隙,小鱼将手从抱枕下抽出微微撑起身子,随着又颤又怯的声音眼泪也终于纷纷滑落。江趁闻言轻吐一口气,声音也温和了些,“现在想跟我说说你错哪儿了么?” 什么尊严什么面子统统都不要了,小鱼将身子又往上撑了撑回头看一眼江趁却也没敢起身,身后的皮肤一跳一跳的疼的厉害,撇撇嘴抬手抹一把眼泪,小心翼翼的开口,“不该……撒谎,不该不认真学习,不该对自己不负责任。”三个不该却没有主语,江趁听得出她认错的诚意也听得出委屈,可这哪一个错也不是第一次犯,哪一个都曾作为理由让她挨了自己的罚,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长记性,这么不听话!“因为你撒谎我有没有罚过你?”本以为认了错江趁就会饶了自己,但冰冷的表情和声音将哭着的人的美梦打破,心里恐惧又滋滋生长,甚至做好了继续挨打的准备,小声回答道,“有……” “学习散漫呢?” “有……” “对自己不负责任呢?” “……”
“说话!”江趁提高声调怒道,随即又一尺挥去。“唔……也有。”小鱼回头将满脸的泪水呈在江趁面前,撑着的手却仍旧不敢离开沙发,“姐姐……好疼……” “疼就记住,趴好。”奈何被唤的那人毫不妥协动容,提起尺子点了点身前人的背。“姐……江老师,江老师,我真的再也不会了,别打了……好不好?” “做了决定承担后果,这么些年姐姐教给你的也不过这一句话而已,小鱼怎么就是记不住呢?”江趁轻叹一声,语气似是无奈,抬手抚上小鱼的背轻轻拍了拍,“趴好。”

楼主 冒冒学姐吖  发布于 2017-08-14 11:19:00 +0800 CST  
做了决定承担后果……
到底是自己错了,而她要承担的后果也并非是江趁今日的疾言厉色狠心责罚,而是在拿到那张证书前无法撇开的自责后悔恐慌愧疚。小鱼心想若是江趁没有拆穿她,也不知道自己要瞒多久,这样也好吧,省的费许多心思还要承受着愧疚。重新抓过了抱枕趴下去,扭着的脑袋侧放在抱枕上,露出的眼睛里水汪汪亮闪闪的。
看她这副可怜模样江趁不禁有些哑然头痛,这的确是她所听说的学校里独当一面的那个人么?怎的一点都不像?一贯的只会耍赖闯祸挨揍的时候装可怜罢了,这家伙,是人格分裂还是故意气自己来的?
江趁不再说话,换了个地方继续扬手抽打,夹风而下的尺子伴着尴尬的声音让趴在前面的人频频颤抖,机械的挥舞甚至让江趁的手臂都有些酸痛,可现下小鱼却不躲不闪,只是把脑袋越来越紧的埋进手上的抱枕,小幅度的扭动宣示着身后肆虐的疼痛。一记狠击落在臀腿交界处,江趁在小鱼忍痛不自制抬头的瞬间看到了浅灰色抱枕上两片深色的痕迹。江趁走到她身侧,轻轻给那人擦了下眼泪。

楼主 冒冒学姐吖  发布于 2017-08-14 11:21:00 +0800 CST  
“姐姐……不打了好不好……”小鱼带着浓重的鼻音可怜巴巴期期艾艾的询问。
“就疼成这样?”江趁伸手替她揉揉身后。
自己明明没打够七十下,最多不超过五十下,怎的哭的这么可怜?罢了罢了,本也没想真让她实实在在的挨上那么多,只给些惩罚让她记住也顺带省的她自己太愧疚是了。
“起来吧。”一面说着一面伸手扯了张纸巾递给满脸眼泪的小孩,小鱼费力爬起来接过纸巾也不擦,任由眼泪往下掉,好一副委屈可怜模样。
江趁瞥一眼站着的人,轻哼一声,自顾自的坐到沙发上将尺子扔上茶几,找出药扔给小鱼,又教训几句,后者倒也没因的挨了打闹脾气,仍同自己讲歪理。别了头不再理她,余光瞥见那人一点点的朝自己蹭过来,江趁看她,她便不动,耷拉着脑袋还偷偷试探拿眼睛看自己。心里一阵好笑,只面色依旧冷淡,“做什么?” “总生气的女人会老的快的,你这么好看长了皱纹多可惜。” 小鱼抬头咧咧嘴冲她笑,脸上还挂着两行眼泪。
没大没小,哪像有一点怕的。江趁瞪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要是不疼了就去罚站,好好反省反省。”
“不要,很疼的。”小鱼反手捂在身后,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明显的温度,肿胀得难受,不用看也知道身后有多惨。又蹭几步到江趁身边,拽拽她的衣袖可怜巴巴的开口,“我还饿着呢,你都把我打坏了总不能还不给饭吃吧?”江趁看着她这小模样也终于扬了嘴角有些笑意,“想吃什么?”“红烧茄子!”江趁闻言笑意更深,起身揉了揉小孩的脑袋,“都凉了,我去热一下,你先去上点药。”在小鱼惊喜的目光和微红的脸颊里顿了顿,狡黠一笑。
“还是,要我帮你?”

楼主 冒冒学姐吖  发布于 2017-08-14 11:22:00 +0800 CST  
小故事到这里结束,有很多次都冲动的想写一下以前的故事,可每次都不知道怎么下笔,从十五六岁到现在二十出头的年纪,几年的时光早把我打磨成了另外的模样,而我也无法再回想起当时自己的心境,却渐渐能明白她的想法。站在如今稍微成熟的角度去看才发现那时候的自己竟是那样幼稚,而她也竟是带了那样巨大的勇气和耐心来靠近。九月13日距我遇见你整整六年,何其有幸得你六年陪伴

楼主 冒冒学姐吖  发布于 2017-08-14 11:36:00 +0800 CST  
记一发对话小日常
林:我写了个故事。
江:什么故事?
林:关于你的
江:还关于我呢,给我看看
林:不给
江:不给看你告诉我干嘛
林:就是告诉你一下啊
江:很闲是么?刚巧我也挺闲的,过来咱俩谈谈打发时间
林:……

楼主 冒冒学姐吖  发布于 2017-08-15 09:13:00 +0800 CST  
过十字路口的小鱼只顾着戳手机被电动车蹭了一下这下是惹恼了我们亲爱的江老师。
走到小区楼下看到一个小男孩和他妈妈闹腾被打了一下,江老师说,甭羡慕,咱回家也打
……怨念

楼主 冒冒学姐吖  发布于 2017-08-16 08:20:00 +0800 CST  
在一起待了十多天,一下子分开了还真是不习惯呢
江老师说,人呐还是不要轻易习惯什么的好。
猛然一下子没她催我早睡早起看书做题,还真是空落落的呢
晚安啊我嘴硬心软的趁姐姐


楼主 冒冒学姐吖  发布于 2017-08-16 21:37:00 +0800 CST  
早安
做梦回到了高中的学校里,压的人抬不起头的课本试卷,还有那个讲台上闪闪发光的江老师。
所以,好纠结要不要写一下一开始的相遇,又怕自己水平不够毁了那样的回忆。

楼主 冒冒学姐吖  发布于 2017-08-17 07:52:00 +0800 CST  
遇见

第一次遇见江趁是在六年前的九月十三日,周二,下午第一节课,林越的第一堂高中生物课。
她还能清晰的记得教学楼前有一棵很大很大的梧桐树,树枝蔓延的有半个教学楼那么宽。
那天下午,江趁踩着斑驳的树影走到高一六班的教室里,书本放到讲桌上,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江趁”两个字,动作连贯没有自我介绍。
开口第一句话是“请同学们把书打到第三页目录。”没有开场白,声音清浅但又自信干练。
九月份的天还有些明晃晃的灼人,靠后排的座位能够很清楚的看到梧桐树上那个古老的钟铃,林越脑袋趴在桌面上侧着脑袋看它却被阳光晃了眼睛。
“要在这里过三年呐!”叹口气揉揉眼睛,回头瞅向讲台,入眼的不是那个年纪轻轻穿白色T恤牛仔裤的老师,却是黑板上行书字体的名字。
干净利落。
再看一眼字前的人,看这模样也比自己大不到那里去,虽然尽力的保持着严肃认真,但眉眼透露出来的还是温和平静,怎么都像是温文尔雅的小姑娘,怎的字写的这么大气!
天生对好看的字没有免疫力,只凭这两个字,林越对讲台上的人便有了兴趣。
平心而论,江趁的课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可凭着因字而生的先入为主,林越竟破天荒的有了想认真听课的念头。
手指触到课本的瞬间,林越被自己下了一跳。她在干吗?要装的像个好学生一样去刷好感引江趁注意?还是真改邪归正从此走向低头课本抬头题的不归路?累的和狗一样的生活。
可怕。她林越才不是这样的人。
“哎,”林越又趴回到桌子上伸手戳戳同桌陈言。陈言是林越高中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她至今为止最重要的朋友。如果说江趁占据了她高中生活的一半,那么陈言就是贯穿了她三年的存在。
“你打算学文科还是理科?”
“理科啊。”陈言连头都不转的回答。
“为啥?”林越一直觉得学理科的要么是大神要么是怪物,可目前看来陈言和二者都不同种。
“政治好烦。”
嗯,是哦,政治好烦。
抬头看看讲台上那个人,在午后的阳光里格外的明媚。
要么?学理?
后来的林越才明白,当初自己萌发了去选自己一点都不擅长,甚至可以说是一塌糊涂的理科的念头,是因为政治很讨厌,也是因为不想和陈言分开,更多的是因为当时站在讲台上的人,是江趁。
而现在的她也庆幸当初的自己任由这颗种子在心里生根发芽。

楼主 冒冒学姐吖  发布于 2017-08-17 22:36:00 +0800 CST  
大晚上的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我说笑一个江老师给我一个微笑还好近段时间见不到。
好了好了这下真的晚安了


楼主 冒冒学姐吖  发布于 2017-08-17 23:25:00 +0800 CST  
当时的江趁刚刚入职,却不巧的赶上了学校的教师资源短缺,有经验的教师基本上都被抽去带了高三年级。高一生物教学组由年纪四十出头的王老师担任组长,而江趁,也不得不承担起了四个班的教学任务。
四个班,每个班六十名学生。
以二百四十分之一形式存在的林越似乎并没有被江趁注意到的理由,好感,只是单方面的存在。
彼时的林越还是很容易被感情操纵行为的浅薄小孩,她想要靠近那个人,想要被她注意。但是,她又不敢。
二十五名开外的成绩,迟到旷课不写作业不听课,这样的自己,凭什么被江老师注意到,她有什么资格。
林越十五年来第一次深刻的体会到了自卑的失落,或者说,对自己深深地不满意。
讲课时认真严谨的江趁,答疑时耐心温和的江趁,走在路上目不斜视却又带一分浅笑的江趁,那样美好的,江趁。
林越有时不自觉的会去想,几年以后自己也好想成为像她一样的人。呵,怎么可能,这样的自己不可能够资格成为她。
尽管矛盾的要死,尽管几乎能够确定自己不可能和江趁有太多交集,可林越还是控制不住的想要去靠近,似乎靠近了她就是靠近了未来更好地自己。
鬼使神差,三周过去,林越没有迟到过一次生物课,没有在课上睡觉,甚至作业都是认真完成。
江趁偶尔会在收上来的作业上写评语,林越的作业上,有时候是个“好”,有时候是一句鼓励的话。依旧是好看的行书,寥寥数语,能让林越这一整天都是高兴的。
“你很喜欢生物吧。”记得陈言曾经这样问她。
真的喜欢吗?
爱屋及乌罢了。

楼主 冒冒学姐吖  发布于 2017-08-19 12:44:00 +0800 CST  
林越后来才知道,江趁是有注意到她的。
刚刚进入高中生活,三两周的时间根本不够这些从各地来的学生适应一中的教学模式,二百多个孩子,能在课堂四十五分钟里时刻紧跟江趁的人至多不超过一半,而在这一半里坐在后排的学生更是少之又少。
一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按成绩排座位,成绩好的学生可以优先选择自己的位置。像林越这样的学生,大多都在后排。
对于这些孩子,江趁曾说她也很是头疼。
江趁说,林越听自己讲课的时候,眼里是带着光芒的。
不记得是哪一天的第几节课,江趁像往常一样讲着课本的知识,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是低着脑袋,或是看课本内容,或是做自己的事情。只有林越翘着头将眼神紧紧的锁在讲台那人身上。江趁将眼睛从书中挪到台下的时候,刚好撞上林越的目光,后者却忙不迭的别开了脑袋,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
当即有些不明所以的发愣,稍后才回想起那孩子的眼睛澄澈明亮,里面像是带了对什么美好东西的憧憬,一闪一闪。
一边讲着书,一边装作不经意的踱步到小孩身边停留,余光却瞥见她兀的红了脸颊,不自然的拿起笔在书上记下江趁说的话。
江趁说一句,林越写一句。
微微一笑,转身踱回讲台。
新课授完,江趁安排剩下的十五分钟做课堂巩固习题,再度走到那小孩身边,看她咬着笔头皱眉思考的认真,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自己。
江趁一下回想起自己坐在教室里的时候,默默感叹一句学生时代的日子还真是让人怀念呢。
下课之前,江趁从座位表上找到了她的名字,林越。

楼主 冒冒学姐吖  发布于 2017-08-19 19:37:00 +0800 CST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的小鱼还真是羞涩啊,三四个周都过去了都没有和江老师说过一句话但是在当时的小鱼心里已经把江老师当女神一样看了真真正正有交流应该是在半学期以后了还真是浪费哈

楼主 冒冒学姐吖  发布于 2017-08-19 19:54:00 +0800 CST  
为了以防万一啊的确有毒


楼主 冒冒学姐吖  发布于 2017-08-20 10:26:00 +0800 CST  

楼主:冒冒学姐吖

字数:7631

发表时间:2017-08-14 18:4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8-20 14:39:39 +0800 CST

评论数:4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