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同人】梦深不觉(汤薰)

新人挖坑,一楼度熊

楼主 来点音乐消遣  发布于 2013-07-31 18:01:00 +0800 CST  
咦···我才发现刚才发的文被度娘吞了么么么····

楼主 来点音乐消遣  发布于 2013-07-31 21:34:00 +0800 CST  
谢谢大家喜欢~~满满的动力啊!~~所以来更文了

楼主 来点音乐消遣  发布于 2013-08-01 11:38:00 +0800 CST  
发了两次都被吞了是个什么情况····

楼主 来点音乐消遣  发布于 2013-08-01 12:18:00 +0800 CST  
·····我是真的人品不好么····发文字被吞,传图片也传送失败····

楼主 来点音乐消遣  发布于 2013-08-01 12:56:00 +0800 CST  
总觉得这一更的岸谷有种躺着也中枪的感觉····

楼主 来点音乐消遣  发布于 2013-08-02 21:36:00 +0800 CST  

翌日清晨。

在一如既往地啃完心理书籍塞着耳机练着听力到凌晨后,内海在出门时大大地伸了个懒腰,然后用手拍了拍自己脸颊。

让她意外的是,公寓外面正停着一辆黑色尼桑,而岩崎正靠在车边等候着。与以往在研究室不同,出了校园的他脱去了白色实验服,穿着休闲随意的T恤,丰神俊朗。

“健一君?”内海小跑了几步,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岩崎,“你是来接我的?”

“是啊,顺路过来,就想载你一起去警/局。”岩崎爽朗地笑了一下然后绅士地替她开了门。

“啊,真是不好意思,本来就很麻烦你,现在还让你开车来接我。”内海点了点头,然后坐进了副驾驶位。

岩崎帮她将门关上后,绕进了驾驶位:“没关系,反正我也没有特别的事要做。再加上,我对于森田教授夸赞的你也特别感兴趣。”

“嗳?”

岩崎看着内海眨了眨眼脸上带着诧异的模样微微勾起了嘴角,然后伸手从后面勾出一个塑料袋。

“还没吃早饭吧?呐,你肯定会喜欢的。”

内海好奇地打开了塑料袋,发现里面的保鲜盒里装着三个可爱的饭团,顿时眯着眼笑了起来:“啊,是饭团!好怀念啊。”

“就猜到你平时肯定很忙,顾不上自己做饭。果然还是喜欢日本的料理吧?”岩崎一边开着车一边用余光看着内海幸福的表情。

“当然的啊,每天都好想吃日本的料理呢。”

打开保鲜盒,双手合十地说了句:“不客气地开动啦。”将饭团咬进嘴里后,内海觉得自己都要幸福地哭了。

“是我喜欢的鲑鱼饭团,呜···好好吃。”接连咬了两口后,一侧头发现岩崎正含笑地看着自己不太淑女的吃相,内海一下子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啊···真是不好意思。可是,真的太好吃了。”

“不用介意,”岩崎体贴地转回了头,看着前方:“看着你吃的样子,觉得真的很幸福啊,明明就只是普通的饭团而已啊。”

“因为想了好久了嘛,而且,真的很好吃哦。”内海满足地捧着饭团看,“是健一君你自己做的?”

“嗯,因为在这里很难吃到正宗的日本料理。”

“好厉害。”内海又幸福地吞完一个饭团。

“你喜欢的话,下次来我家吃饭吧,森田教授也经常到我家来改善伙食。”岩崎边说边递过一盒牛奶。

“真的吗?不会打扰吗?”内海心动地看着岩崎说道。

“当然不会。”

“啊···好幸福····”内海靠在椅背上笑了起来,“有种世界都变美好了的感觉呢。”

岩崎看着身边因为好吃的而变得极为满足幸福的小女/警,眼角弯了弯,真是可爱啊。

“健一君真是体贴的人啊。”内海歪歪头似是想到了谁然后轻笑起来。

体贴?岩崎微微愣了一下,这个词对于他来说还有些陌生,因为从来没有哪个女性会用这个词来形容他。不是没有交过女朋友,也不是没有想结婚的打算,只是好像一相处下来,都始终抱怨的是他专研时的古怪与执着,好似眼里只有科学,而后就都不了了之。

他侧头看着身边正扬着嘴角靠在车窗上的小女/警,细碎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像只满足的小猫一样。

“那是你还没有看见我怪起来的样子。”

内海闻言侧了侧头,想到了初次见岩崎时的样子,歪了歪头:“如果健一君你指的是在对待科学方面的执着的话,那我可是见过的哦。而且啊····”她细长的手指顽皮地点着下巴,脑海里蓦地想起了汤川一边写公式一边怪笑的模样,然后忍不住也笑了起来,“这才是科学家的本性不是吗?”

岩崎听着内海说的一番话,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紧了紧,心里生出一丝柔软,像是在沙漠中久行的人终于找到了一片可以安心栖息的绿洲。

他用余光看了看又恢复猫儿姿势的内海,心底感慨,森田教授果然说得没错啊。


楼主 来点音乐消遣  发布于 2013-08-03 10:37:00 +0800 CST  
来更文了,这一更里的第二季时间稍稍串了一下,把岸谷酒醉的地点也改了一下。

楼主 来点音乐消遣  发布于 2013-08-03 22:05:00 +0800 CST  
楼主很勤快地在构思明天要更的案件结尾啊···要分裂了怎么办啊啊啊啊····

楼主 来点音乐消遣  发布于 2013-08-04 19:24:00 +0800 CST  
刚刚看了几个自制的视频,才知道原来今天是小幸生日啊。虽然没有太关注她,不过真的很喜欢她扮演的内海薰,也完全想象不出别人来演这个角色。不过看完视频真的觉得33你亏大了啊啊啊,在其他剧里面又是吻戏又是拥抱的,让我看得出戏地在内心PS,这就是内海薰抛弃33后的N种可能,叫你傲娇!←_←(这货已经语无伦次不知道在说这么了,拍下去。)

哟西,回归正题,来更文了,今天会把案件结掉。不过我总觉得你们看完后会有放狗咬我的冲动···/(ㄒoㄒ)/~~

楼主 来点音乐消遣  发布于 2013-08-05 10:42:00 +0800 CST  
啊,抱歉,总觉得还是哪里不对想修改一下。先去吃饭,一会更(  ̄ ▽ ̄)

楼主 来点音乐消遣  发布于 2013-08-05 11:48:00 +0800 CST  

“你知道了手法,所以我不可能让你活下去。而就算你的同伴发现你不在了,可是却仍旧找不到你,就像他们至今都还没有找到那四个失踪人一样。”Owen越说脸上得意的笑意就越浓,然后轻轻抚上内海的脸颊,“可是你和之前的那几个人是不同的,背叛英雄的人,就该背负上叛徒的罪名。”

内海被他狂热而失去理智的目光盯得生寒,却仍旧隐藏起了自己害怕的情绪:“谁说他们没有找到?”她挑衅地看了他一眼,“就算你现在将我灭口,也都再也隐瞒不下去了。你将溶解的大部分尸水倒进了屠宰场的下水道里,可惜却依然被我的同伴发现了。”

“什么?不可能。”Owen的手微微一抖,锋利的刀锋划伤细腻的皮肤,又有血腥的味道在漫延,“明明上一次你们带着警犬什么都没有搜查出来,而且尸水早已经顺着下水道流走了。这些液体只有氨气的味道,根本不可能被警犬发现。”

内海稍稍在心底呼出一口气,虽然Dick告诉她鉴证科下了下水道去,不过他们都实在没有报什么希望,毕竟如Owen所说,证据应该早就被冲走了,而且就算有证据也不可能一时半会验证得出来。如若不是她知道了手法,她也根本不会想到那棕色的液体就是他们所寻找的尸体证据。本是一时情急随口说说,可是看着此时有了一丝无措的Owen,她决定继续开口:“准确地说,我们的警犬不是自己找到尸水的,而是靠着你的Seraph带的路。”

“什么意思?”Owen一脸冰冷。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内海的长睫扇了扇,“你每次都将被害人尸体的一部分割下来给Seraph吃吧?”

她看着Owen嘴边浮现了阴冷的笑意,再一次证实了自己的想法:“Seraph对于生肉有着特别的执着,应该也是你从小培养的。而如果我没有想错的话,你今天去找山口的目的就是要杀害他吧?所以Seraph才会焦躁不安地守在那里等你去喂它。真讽刺啊,明明是拥戴神的第一使者,却成了暴露你行凶证据的败笔。”

内海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Owen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在看到Owen有一瞬呆滞的同时,她手腕一用力,将他手中的水果刀打落在地,然后把他反手压在了墙上。在她掏出手铐准备拷上时,脚边的恶犬却猛地扑了上来,她只好顺势一弯腰,却也放了Owen的自由。

“吼···”恶犬又是猛地一扑,将内海压倒在地,然后一口直接要咬上了她的咽喉。

“不要!”她下意识地伸出双手阻挡,眼睛却不自觉地闭了起来。

“Seraph!”

随着Owen一声叫喊,内海只觉得手上一疼,再睁眼,发现恶犬站在身侧张着獠牙怒吼着,而自己的手则被拷了起来。

尽管小女/警的眼中还带些恐惧,但是身体却已经自己行动了起来。可是手刚刚一动,一旁的恶犬就又上前了一步。

“不要轻举妄动,下一次,我不会再叫住它了。”Owen看了内海一眼,然后用绳子将她被拷在一起的手绑在了桌角上。

他轻轻抚上她的脖颈,眼里带些炙热与癫狂。

“败笔?怎么可能是败笔。”他边说边笑,“Seraph可是我唯一的同伴,你看,要不是它在,你刚才早就将我抓住了。”

“Owen,你····”

“为什么,明明难得才遇见一个可以站在身边的同伴。”Owen的手微微用力,感觉到了手下内海的战栗。

恐惧。

在脖颈再一次被人锁住的那一刻,内海想到了上一次差点被上念掐死的经历。她经历过一次那样的痛苦,离死亡那么近,所以才会这样害怕,身体不受控制地开始颤抖。

“真是舍不得。”Owen低身轻轻吻上了那双因为害怕而睁大的猫眼,继而将头埋在内海的颈间,然后张口开始撕咬。

“痛!”内海感觉到颈间一疼,然后闻到了更浓烈的血腥味,而身边的恶犬更是因为血的味道开始不安分起来。

舔舐、撕咬,可是却不是情人之间的缠绵火热,而是一种想要崩溃人的神经慢慢折磨的开始。

“放开我。”内海并不想示弱,忍住了想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开始挣扎。

桌子因为她的挣扎拖动而嘎嘎作响,内海曲着腿,踢向了Owen。男人吃痛地放开了她,继而眼神变得更加暴戾,双腿将她的死死压住,一只手狠狠地掐住她的脖颈,另一只手解开了她的衬衣扣。

“我要在你的胸口刻上五角星,这样你就会得到应有的救赎,然后就可以改头换面重新来过。”此时的Owen已经呈现出一种接近癫狂的状态,他大声地笑着,然后重新抓起了水果刀,像握笔一样握着刀柄,认真地想着该如何在内海的肌肤上纹刻。

内海脑袋里一片空白,因为缺氧的原因,她的脸泛着不正常的红晕。

双手握成拳,不甘心地捶打着地板,也试图想抓到些什么,哪怕只是一支笔。

好怕····

她控制不住自己的颤抖,却努力地想要挣脱桎梏。

“嘭”的一声,有破门的声音,有玻璃碎掉的声音,然后就是接踵而至的脚步声。

内海在隐约听到声响的那一刻闭上了眼,心中有了些安定。

“薰!”

“Augus,小心那只狗!”

Augus是第一个冲进来的,在看见眼前的景象时,直接冲到了Owen身边一拳揍了下去。而Max紧跟其后用绳子将张着血盆大口的恶犬牢牢套住。

内海在被Owen松开后,大口地开始喘息,下意识地侧过了身子将自己蜷成一团不让他们看见她此刻的模样。

“薰,薰。”Max替她松开了手上的绳子与手铐。然后内海双手发抖地慢慢摸索着为自己扣扣子,嗓子难受得不停地咳嗽喘息。

“薰。”接着而来的Coral一跑进来就看见躺在地上的内海,又看了看她倔强的样子,鼻尖一下子就酸涩了,两步跑上去将她抱住然后替她扣好了扣子。

“薰·····”

“没事,我没事。”内海用自己已经沙哑的嗓音轻轻说道,然后拍了拍Coral的手。

她试图自己站起来,却发现腿有些软。忽的被一双有力的手拉了起来,肩上也披上了温暖的外套。

一抬头,对上了岩崎担忧的双眼。内海有一瞬的恍惚,然后冲他扯开一个笑。

“薰,剩下的交给我们。Coral,麻烦你带薰去车上休息。”Sam一边制止着发怒的Augus,一边侧头有些心疼地看着内海。


坐进了车里,Coral体贴地看了看她:“我去给你买点喝的。”然后慢慢走开了,留下内海一个人在车里锁上了门,然后眼泪终于是夺眶而出。

在痛什么呢?为什么要哭呢?内海将头深深地埋进了双臂中。

明明就已经说好要变坚强的,要变得更强大的,为什么还要哭呢?

明明这一次有好好的冷静下来分析犯人的心理,也最大限度地保护好了自己。

可是····果然还是好可怕。

身子到现在都还止不住地有些颤抖。

内海伸出双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慢慢抽泣着慢慢抽泣着,脑袋里此时什么都不想去想,不想去管。极度紧张后的疲倦在放松过后席卷而来,眼皮渐渐就合在了一起。

好温暖。

朦朦胧胧地觉得又坐回了那个熟悉的位置,闻得到速溶咖啡特有的味道,耳边是粉笔“哒哒”写在黑板上的声音。可是,好安心。


楼主 来点音乐消遣  发布于 2013-08-05 14:30:00 +0800 CST  
5555````吓死个人了,刚才显示我的ID被永久屏蔽,帖子也不见了,折腾一阵子又手机绑定才恢复····再次拜度娘···

楼主 来点音乐消遣  发布于 2013-08-05 17:17:00 +0800 CST  

不知睡了多久,内海是被一阵铃声吵醒的。睁开眼才发现Augus正开着车,岩崎坐在副驾驶上,而身边的Coral正一脸关切地看着自己。

伸手摸上脖颈,已经被包扎好了。比起上一次,这一次的伤并不算严重。

“喝点东西润润嗓子。”岩崎转身递过热饮,内海轻轻说了声谢谢,然后掏出了响了两遍的手机,一看来电显示,苍白的脸上终于有了些生气。

“樱子姐。”内海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正常些。

“小薰!”那边传来了城之内笑眯眯地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内海听着她的声音,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浮出了眼眶。

“小薰,最近都没有联系,在那边还好么?”

“我很好,你呢?”

“我当然还是老样子,”城之内打开了一罐啤酒,却也敏锐地发现了不对,“小薰,你感冒了?还是哭了?怎么了?”

“没有···我只是太想你们了。”内海吸吸鼻子,嘟起了嘴。这个表情,让车上的其他三人都笑着松了一口气。尽管Augus和Coral都听不明白此时内海在说什么,可是却感觉到了她欢愉起来的心情。

“傻丫头···”城之内笑了笑,然后又调笑起来,“你说的你们里面,可有伽利略老师啊?”

习惯了她和草剃的取笑,内海只是自己鼓了鼓嘴,并不接话。

“好了好了,我不跟你开玩笑了。这个时候打电话给你,其实是想跟你说件事···”

“什么事?”平日就算是联系,也都是美国的晚上,这样一说起来,内海一下也紧张起来,“出什么事了嘛?”

“没有没有,没有出什么大事,小薰你不要太紧张了。”城之内安抚到,“其实,今天是想跟你说一下伽利略老师的事情。”

“汤川老师?”内海一听到是关于汤川的,心里就越发不平静了,“老师怎么了?”

“是这样的,你走后不是一直是那个叫岸谷的后辈在和汤川搭档吗?”

“是的。”

“俊平他啊,忘了嘱咐那个后辈,结果那个后辈这一次拿了一个案件去找伽利略老师帮忙,而犯人是伽利略老师的中学同学三田凌音。”

内海心中猛然一跳,怔住了。

“虽然不合规矩,不过我还是看了俊平拿回来的案件报告,相当的有震撼力呢。”

“老师呢?他有什么反应吗?”内海忽然觉得喉咙又疼了起来。

“嘛,你知道的,伽利略老师一向都是那幅石板脸,不过,我觉得就算是他,也不可能完全没事吧,所以才想着打电话来告诉你。”

内海垂下了眸子,继而轻声开口,“樱子姐,你能给我讲讲这个案件吗?”

接下来的时间,车内都一片安静,只是偶尔会听见内海应答或是提问的声音。

当听完整个案件挂掉电话以后,内海也完全陷入了沉思。偏偏,又是爱啊。

明明当初悄悄承诺过再也不让汤川卷入案件,再也不想看见他那个样子,可是现在····

“薰·····薰?”Augus连着叫了几声,内海才回过神。

“咦,健一君呢?”她看着空荡荡地副驾驶位疑惑地问。

“他和森田教授先回学校了。”Augus无奈地笑了一下,发现原来她刚才什么都没听进去。

“这个案件算是告破了,Dick组长说请我们去吃饭,顺便一起去酒吧看篮球赛,好歹可以好好过一个周末了。他们都已经先过去了。”似乎是被谁嘱咐过不要提起刚才案件的事情,所以Augus也完全绕开了话题。

“哦····”内海点了点头,然后想了想说道:“你也先去吧,我有些累了,你帮我替Dick队长还有兄弟们说一声吧,下次我再请大家喝酒。”

“也好。”Augus点点头,“那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要先回一趟办公室,你先去吧,不是很想看球赛么。”

“真的没事?”

“没事没事!”内海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就跑上了楼。


楼主 来点音乐消遣  发布于 2013-08-06 14:06:00 +0800 CST  
在将所有心思抛开,专注着将案件报告写完以后,内海伸了伸懒腰,觉得自己好像太过精神了一些。可是在合上报告册的那一瞬,内海真的觉得压抑在心底的一种情绪就这样跟着散去了。终于···结案了啊。

桌上的指针已经指向了晚上十点,因为是周末的原因,所以大家都早早地下班了。内海这才悲催地发现,自己竟然被锁在了办公楼里。

“啊拉·····”大概是因为破了一个大案,所以都跑出去庆祝了?内海挠了挠头,掏出自己的手机一看,却发现它早已没有电关机了。

哈?···难道她今天就要睡办公室了?

内海无奈地转悠了一圈,视线却紧紧地锁在桌上的电脑上。

心,一点一点在跳动。

日本···应该是星期六的早上吧?应该···没有上课吧?

像是受到蛊惑,内海走了过去,开了电脑后Call向了那个她正担心着的人。

可惜,那边一直没有人接。

“不在么····”内海有些失望地垂下了眸子,右手正准备点击取消时,画面突然跳出了她熟悉的白色实验服与黑板。

“汤川老师?”

内海叫了一声,然后看见画面不停地抖动,最后停下后,画面上终于浮现出了那张石板脸。

“什么事?”

内海挑眉看着那个与往常无恙的汤川,然后撅起了小嘴,眼角带笑:“汤川君。”

汤川被这突如其来的称呼定住了动作,眨了眨眼看着电脑上那个有些得意的小女警。

“噗···汤川老师,想不到你也有去幼儿园被小孩子逼迫到无路可走的时候啊。”内海歪着头说道。

“你传视讯来就为了说这个?”汤川喝了一口咖啡,然后侧头不自然地避开了那带着笑意的猫眼,“完全不合逻辑,我什么时候被逼迫到无路可走了,那只是····”

“老师,你还好吗?”柔软的女声从电脑中传来,没有了刚才玩笑的语气。

汤川的长篇大论再一次被她的一句话所堵住,他抿了抿唇,然后开口:“如果你们警/方不再拿案件来烦我的话。”

“又是这句话。”内海鼓了鼓嘴,继而脸上又带了些歉意,“老师,这次的案件真的很抱歉,岸谷她并不知道····”

“没什么。”汤川在定定地看向屏幕,看清小女警的模样后,微微皱起了眉。

“老师,多亏了你,这个案件才能破。也许,这对于凌音小姐来说,由你来结束这一切,赎罪也是一种救赎呢。”内海看着屏幕慢慢地说道。

汤川没有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她,两个人就那么对视着,好似对方就在面前一般。
隔了几秒后,汤川忽然笑了起来:“内海,你的直觉真的是超自然现象。”究竟是她的直觉,还是她对他的了解?为什么她又再一次说出了他对真柴凌音说的话?

“老师,真的没事了?”内海看着汤川的笑,然后也就跟着放心地笑了。

“嗯。”汤川应了声。想起了那时内海对他说的话:“如果老师你经受不住痛苦,我会帮你来一起承担”。

“那么···”汤川推了推眼镜,继续看向屏幕。

“嗯?什么?”

“你那边又是怎么回事?”

屏幕后的背景明显不是她的公寓,看起来是办公的地方,可是却黑漆漆的。

“哦,我被锁在办公楼啦。”内海孩子气地鼓嘴,然后说道,“那个守门人太不负责啦,都没有确定一下,我写完报告一看就已经这样了。”

汤川看着抱怨的小女/警,轻轻说道:“瘦了,眼睛也肿了。”

“啊····”内海不好意思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不想让他看见,“那是···那是因为今天终于把案子破了啊。”

“那么····你的声音和脖子是怎么回事?”早在一开始就发现了,只是没有开口问。

尽管灯光不好,可是依旧可以看见她脖子上的刀痕以及被勒过的青紫,而且···那个带着紫青的咬痕,又是怎么一回事?

“啊···”内海的手又一下遮住了自己的脖子。刚才自己上药的时候,忘记把纱布贴上去了。

“你们行动组难道就只有你一个人有能力抓犯人么?”汤川看着内海有些尴尬的样子与那些伤,眉头不自觉地皱了一下,“为什么你就不会吸取教训呢。”上念那一次····当草剃拉着不知所以的他到她的公寓去看望时,她那尴尬无措的神情,与现在一模一样。

内海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汤川看着她,心底微微叹了口气。

“没事吧?”低沉磁性的声音传入了内海的耳朵里。内海觉得眼睛又开始有些潮了,于是只好低着头摇了摇头。

汤川看着不肯抬头的小女警,握着马克杯的手微微紧了紧。

这是他不曾明白的心情,可是却并不是第一次。只是每一次他都将它置之脑后,而这一次,他却试图去找到答案。

“所以,犯人是怎么让那四个人消失的?”转移的话题成功让内海抬起了头,他才发现,小女/警的眼睛有些泛红,连鼻尖也是红红的。

“老师也有兴趣吗?”

“算是吧。”

“呐,我刚好写完了报告,我就勉为其难地把案件告诉你吧。”小女/警又恢复了一些精神,带些小骄傲地扬了扬下巴。

“什么叫做勉为其难,而且,我什么时候说了我想知道案件了?”汤川失笑地说道。

“老师就是这样,最喜欢狡辩了。”小猫儿翘起了尾巴。

“你这又是哪里得出的结论。”

“这是直觉,直觉。老师不是说了吗,我的直觉是超自然现象。”

“完全没有逻辑,你的直觉的确是常理不能解释,可是这跟···”

“啊···老师,你还要不要听了?”

汤川瘪瘪嘴,然后示意:“你说吧。”边说边抓过了一张写满题目的纸开始演算。

就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变过一般,她依旧是每次破了案就跑来报告的小女/警,而他依旧是面上毫不在乎,自己做自己事情的物理怪人。明明隔着半个地球,却让人感觉,依稀只是一个实验桌的距离。

楼主 来点音乐消遣  发布于 2013-08-06 14:17:00 +0800 CST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悄悄滑过,一年的进修时间转眼就过去了一大半。在内海所属的新人行动组连破了几个离奇案件以后,不仅是整个警/局对他们刮目相看,就连上级指挥官也十分看好他们。而内海更是与警/局的大家相处得不能用一个友好来形容了,再加上她那谦逊认真的个性以及超乎寻常的直觉推理,让她更是成为了许多刑/警的崇拜对象,完全是名符其实的“mystery hunter”。

而另一方面,作为一个单身的美女刑/警来说,暗自想追求她的人也数不胜数,只是都碍于各种原因没有行动。其中一个原因,也是极大的一个原因就非岩崎健一莫属了。

作为警/方的咨询合作对象以及内海的绯闻男友,警/局里时常都会出现岩崎的身影,而每次体贴地为内海送来的便当更是羡煞旁人。两人站在一起,像是一对完美的东方恋人。

再内海又一次不好意思地接过便当,送走了来警/局帮助填写协助报告的岩崎后。一直站在一旁的Coral八卦地用手肘碰了碰内海:“呐,薰,你们两个····?”

“嗯?什么?”内海一边翻看着手中的报告一边问道。

“哎呀,你跟我就不要隐瞒了。你们两个是情侣吧?”

“哈?”内海猛然抬起了头,觉得有些好笑,“怎么可能!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骗人吧!他绝对喜欢你!”Coral不相信地说道。

内海听了也笑了起来:“你们真是的,怎么总是乱猜呢。我和健一君只是因为同是日本人所以比较互相关照啦。这叫同胞爱,同胞爱!”

“那你还常常去他家吃饭,他还给你做便当。”

“啊···我又不是一个人去的,森田教授也在啊。而且,每次我都有负责去买食材。”

“才不信呢,他绝对喜欢你。”Coral哼了一声,依旧满脸不信。

而内海只是微微笑了一下,低下了头不再说话,忽然想起今天与城之内约好了要视频:“报告已经写完了,我今天就先回家了。”

“咦?你居然会准时下班?”Coral瞪大眼睛看了看表,然后又开玩笑地说道,“怎么,你有约会?”

内海俏皮地歪了歪头,然后扬起了眉:“是啊。”

“嗳??!!”


回到家洗了个澡从浴室出来后,内海从冰箱中拿出牛奶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美美地喝了下去。

真舒服啊····她眯起眼睛感叹道。

最近案子不断,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一下了呢。

桌上的电脑传来了视讯请求的声音,内海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因为刚洗完澡的原因,所以也就随意地裹了条浴巾,一边用毛巾擦拭着头发一边慢慢走到了电脑前。此时的她身上都还带着些水汽,而头发上的水滴就顺着肩膀滑过锁骨,然后继续向下,直到藏进浴巾里若隐若现的地方,带着些性感诱人的味道。

“樱子姐!”内海随意地坐下,因为在擦头发,所以她的脸侧对着电脑,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注意屏幕。

有那么一瞬的安静,接着就传出了城之内有些憋笑的声音。

“咳,小薰啊····”

内海应声一转头,却是在屏幕上看到了汤川的石板脸,而城之内则一脸揶揄地站在一旁。

“啊!汤川老师!!”几乎是一瞬,内海就跳了起来,想想自己还只裹着一条浴巾的样子,红着脸跑出了屏幕。

而这一边的汤川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了一下,只看见屏幕上的小女/警瞬间不见了踪影。

真是个不可理喻的女人。

“咦,怎么了?我怎么刚才听见小内海的尖叫声了?”手拿着一瓶酒和三个酒杯的草剃有些不明所以地走了过来,“汤川你又说奇怪的话了?”

汤川斜看了草剃一眼:“我什么话都没说。”

“是啊,什么话都没说。”城之内似笑非笑地说道,“伽利略老师对于突如其来的礼物也很吃惊,是吧?”

汤川抬眼看了看城之内,扭过头依旧不说话。

而这时,换好了一身家居装的内海已经重新坐回了电脑前。

“为什么汤川老师在樱子姐家?”一边坐下一边就冲着屏幕鼓了鼓嘴,显然对于刚才的事情耿耿于怀。

“不合逻辑,就现在来说,这也是草剃的家,为什么我不能在这里?”汤川扫了一眼小女/警粉色家居服上有些傻傻呆呆的长颈鹿,这个样子,和刚才那样的她完全像是两个人。

“那,刚才为什么不出声,害我以为是樱子姐。”内海不依不饶地继续抱怨,然后低声嘀咕,“老师是色狼。”

细微的声音也没能逃过汤川的耳朵,他微微挑动了一下眉头:“是你自己没有搞清楚状况就那么以为了,身为刑/警,连基本的观察力都没有,而且····”

“啊啊啊,我才不要听闷骚的老师长篇大论呢!”内海直接大叫着打断了汤川的话语。

而在汤川再一次准备开口时,一直在旁边看着两人斗嘴的城之内和草剃终于出面了。

“嘛,嘛,算了,算了,汤川,今天可是有正事跟小内海说的。”草剃拉过了汤川,而城之内也趁机转过了电脑。

“你和伽利略老师的斗嘴可真是完全没有变啊。”城之内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侧头看了看某位脸上露出不合逻辑表情的物理学家。

而内海也轻轻哼了一声,然后问道:“樱子姐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吗?”

城之内仰头看了草剃一眼,而他也笑着看了看她,然后微微揽着城之内的肩,凑到了电脑前。

“小内海,我们准备结婚了。”

出乎意料的,电脑那头没有传来小女/警兴奋的叫声,汤川转过了头看向了屏幕。

屏幕那边的内海呆滞了几秒,然后眼眶鼻尖就开始泛红。

“嗳?这是什么状况?”草剃有些状况外地看了城之内一眼,却发现她正温柔地看着屏幕中的小女/警。

“真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不知怎么的,眼泪自己就开始冒了出来,止都止不住,心里觉得暖洋洋的。内海用手不停地擦着眼泪,却仍然止不住泪水。

“什么嘛,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喜欢俊平所以大受打击哭了呢。”城之内开玩笑地说道,语气却是宠溺。

哈?草剃心里叫唤了一声,又不明所以地看向汤川,却发现自己的好友正斜眼看着他。

那边的内海被城之内逗笑了起来,吸了吸鼻子:“我是很崇拜草剃前辈啦。不过啊,真是太好了···”说完又用泪盈盈的猫眼看向一旁的草剃,“前辈你要好好对待樱子姐哦,不然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那是当然的。”草剃笑着回答道。

“想不到那个草剃前辈也会有安定下来的一天啊。”内海边说边笑了起来。

“难道我在你眼里的形象真的那么没有责任感么?”草剃装作不满地说道,然后换来小女/警嗤嗤地笑声。

“好想你们啊,前辈。”笑完过后,内海看着屏幕上幸福的两人轻轻说道。

城之内看着屏幕里有些消瘦的小女警,柔声问:“受委屈了?”

内海摇了摇头:“这边很好,大家都很好,可是····果然还是最喜欢日本了啊。”

“小薰,你也快要回国了吧?”

内海怔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草剃,又低了低头。

“咦?怎么了吗?”城之内疑惑地问道,然后抬头看了草剃一眼。

“前一段时间,森田教授问我愿不愿意在美国多呆一段时间。我的上司也跟我说希望我多呆一年,让我好好考虑一下。”

“那么,你是怎么想的?”

“我啊····”内海抬起了头,眼角扫到了隔着一段距离坐在一侧的汤川,“虽然我在这里过得很好,大家相处也很融洽,可是我还是想要回来呢。但是····”

“但是?”

“想要学的东西还有好多,总觉得这一年过得太快了一些,还想变得更加有能力,学习更多,所以····”

“你答应了。”

“嗯。”内海点了点头。

在听到内海答案的那一刻,汤川的背稍稍僵直了一下,随即又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样也不错啊,终于找到自己想走的路了呢,小薰。”城之内鼓励地说道。

“嗯。”因为城之内的支持,内海脸上又浮现了笑意。

“不过啊···”

“不过?”

“我听俊平说了哟,那边有很多人追你。如果有遇到好的,小薰你要好好地把握住啊。”城之内边说边用余光看了汤川一眼。

“嗳?!”内海眨了眨眼,“前辈,你都跟樱子姐说了些什么啊!”

“不要害羞嘛,小薰不是也很羡慕吗。上一次开完同学会还来找我哀怨说大家都结婚生子了,有体贴的丈夫和可爱的孩子。所以,你也要加油把握啊。”

内海撅了撅嘴:“但是果然现在我还是比较喜欢当刑/警啊····”

“这又不冲突····”城之内笑了起来,“听俊平说····啊,是叫岩崎健一是吧?他好像很不错的样子啊,那个岩崎老师。”城之内故意用“老师”来称呼岩崎。

而内海对于这个称呼明显也觉得有些异样,于是怔住了也忘了反驳。

汤川听着两人的对话,心不在焉地拨弄了一下杯中的冰块,心底的烦躁又开始升起。

“啊····不要说这个了,”内海转了话题,“樱子姐,你们的婚礼是在什么时候啊?”

“定在新年过后哦,1月7号。”

“咦?!那不是就是下个月了吗?”内海叫了一声,然后抓过了日历看了起来,“啊!1月7号我应该还在放圣诞假,所以可以回来参加婚礼耶!”

“真的吗?”

“嗯,因为我已经答应了还会留一年,所以圣诞假应该可以放全假的。”

“真是太好了···”城之内笑了起来,“那么,小薰来给我当伴娘吧?”

“咦?”内海愣了一下,然后弯了弯眼睛,“当然好啊!我可也算是前辈和樱子姐的见证人啊!”

“啊···真是太好了。之前商量时间的时候,就猜你可能会有假,不过没有想到那么顺利。”

“樱子姐,就算没有假,你们的婚礼我也会拼命抽时间赶回来的。”内海刚还想说些什么,结果手机就开始响了起来,只好起身去拿过了手机。

“薰。”

“Dick组长!”

“上面有紧急任务下达,要求行动组全体人员立刻回警/局。”

“出什么事了吗?”

“详细情况待会再说,现在去会议室集合。”

“是,明白了。”

内海一脸正色地挂了电话后,看向了屏幕的另一边。城之内和草剃都了然地点头:“又有任务了?快去吧,快去吧,注意安全。”

“嗯,那么,下次再聊。”内海也有些依依不舍。

“小薰,”城之内叫住了她,“你要注意身体啊。”

“放心吧,”内海扬起一个笑,然后歪歪头说道:“忘了说一声恭喜,恭喜你们啦,前辈、樱子姐。”

草剃看着他这个偶尔有些冒失却总是认真热血的后辈笑了起来:“行了行了,你快去吧。”说完转向了汤川,“汤川,不跟小内海说一声吗?”

汤川微微抬头,看着那个此时又带着工作神情的小女警,想着要说些什么。却只看见她对着他粲然一笑:“老师,我们圣诞节见哟。”

圣诞节么····汤川的石板脸上难得浮现了笑意,于是微微点头:“啊,圣诞见。”

说完那边的视频就挂掉了。汤川都可以想象此时她有些慌乱却迅速地准备出发的模样。


“呐,老同学····”草剃扬眉勾过了汤川的肩膀,“我上次说的事情考虑地怎么样了?”

“你上次说过很多事情。”又恢复了石板脸的汤川喝了一口酒。

“当然是说的让你当伴郎的事情了!”

“我拒绝。”

“为什么!你看人家小内海刚才答应得多爽快!”

汤川不说话,只是依旧用手指拨动着冰块。

“你难道想让小内海穿着小礼服挽着别人的手走吗?”

汤川看了草剃一眼,然后又低下头:“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啊····”草剃挠了挠头,然后继续说道,“汤川,我可一直把你当好兄弟。这可是我一辈子一次的婚礼,你就不能好好地恭喜一下兄弟我吗?”

“我当伴郎和恭喜你有什么关系?我就算不当也不代表我不恭喜你。”汤川又开始论起逻辑来,却在草剃哭笑不得地准备放弃的时候,幽幽地说了一句,“好吧。”

“咦?!!”

“你是想让我反悔?”

“当然不是。”草剃说完侧头看了一眼城之内,两人嘴角都勾起了些笑意。



楼主 来点音乐消遣  发布于 2013-08-08 15:03:00 +0800 CST  
刚才有人提醒我说日本到美国免签,所以稍稍修改一下重发····
谢谢提醒···

楼主 来点音乐消遣  发布于 2013-08-09 14:19:00 +0800 CST  
“牛顿第二定律表示·····”帝都大学的阶梯教室里,汤川一如既往地拿着话筒在上面讲讲画画,而下面依旧是花团锦簇。

岸谷美砂坐在最后一排,有些无聊地打了个哈欠。

“真是的···每次上课就关机,害我到处找不到人。”小声地抱怨了一声后又打了个哈欠,将头枕在了手上却不敢再一次在汤川的课上睡着。

突然,一阵有些突兀的铃声响彻了整个教室。岸谷几乎是被炸了起来,抓过了自己的包,按下了静音键。一抬头,却发现所有女生都转过头看看着她,一脸鄙视,而讲台上的汤川也一脸不耐。

完蛋了····岸谷简直觉得欲哭无泪了。

等到汤川重新开始讲课后,岸谷才低下头偷偷看向了电话。

咦?草剃前辈?

刚还在疑惑的时候,手机再一次震动了起来,岸谷看了看讲台上的汤川,然后低下了头,轻声接了起来:“Moximoxi···草···”

“岸谷,你是不是在汤川那里?”草剃不等她说完,就直接问道,语气是难得地有些焦急。

“是的,汤川老师现在在上课呢。”岸谷轻声回答道。

“难怪关机了,”草剃啧了一下,然后说道,“你把手机拿给汤川。”

“咦?!可是····”

“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讲。”

“可是····”岸谷瞟了瞟台上,她可不敢在这个时候当着全班女生的面跑上去打断汤川上课,那会死得很惨的!

“汤川生气了有我担着,这是前辈的命令。”草剃十分严肃地说道。

岸谷觉得她的人生像是要走到尽头一般,垂头丧气地说了一声:“明白了。”然后深呼了一口气候,桌子一拍,站了起来。

这一个动作再一次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岸谷看着汤川明显表露出的不满与送客的表情,在全班女生的瞩目下快步走到了前面。

“你要干什么?汤川老师还在上课呢!”坐在第一排边上的栗林连忙跳了起来阻止她。

“助手闭嘴。”岸谷也心情不好地吼了一句,然后举过电话看向汤川,“汤川老师,草剃前辈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草剃?”汤川有一瞬的疑惑,定定地看着岸谷手中的手机。

“是的,前辈的语气很着急。”

明知道自己还在上课却还来打扰啊····就算是草剃也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

汤川摘下了眼睛,冲着台下的学生们抱歉地点了点头,然后接过了电话。

“Moxi····”

“汤川,内海出事了。”

还未说完的话就被草剃着急的声音堵住了,刚想发泄一下不满,却再一次出不了声。

出事了?背脊又微微僵直了一些,沉默地等着下文。

“我也是刚收到管理官传来的消息,内海在追捕犯人的时候,腹部中/弹,现在在医院抢救。”

“中/弹。”汤川冷冷地重复了那两个字,却透过忘记放下的麦克风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本来还在争吵的栗林与岸谷都同时停了下来,转头看见平日的石板脸此时更加冷峻。

“汤川····”草剃的声音即使是透过电话也能感觉到一丝恐慌,“子/弹是用的达/姆/弹。当时犯人穿的是特/警/队的服装,内海背对着他,短距离射击。”

达姆/弹,弹/头射入人体后爆/炸,创伤面积是弹/头截面面积的上百倍,所以伤者的疼痛感也会是普通中/弹的上百倍。100米内腹部直接中/弹,死亡率,70%。

几乎是一瞬间,汤川那天才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了这些资料。却也是在一瞬间,右手紧紧地握住了手机。

说不出话。

汤川的手死死地握着手机,手背上的青筋隐约暴起。

“虽然救援队来得很及时,但是因为伤口的特殊性所以还是出现了失血过多的昏迷症状。送到医院时,医生说,情况不算乐观。”草剃边说边捂住了脸。明明前几天还活蹦乱跳地说要回来给他们当伴娘,明明今天完成任务后,后天就该开开心心地回国度假了。

“····我知道了。”汤川低低地开口,觉得嗓子有些沙哑,“有新情况随时告诉我。”

“嗯。”

挂断了电话,汤川眯着眼睛觉得灯光有些刺眼,伸手揉了揉眉间。

随手将电话扔给岸谷:“你可以走了。”

“汤···汤川老师?你刚才说谁中/弹了?”岸谷小心翼翼地问道。汤川侧头扫了她一眼,岸谷立刻觉得全身冰凉,再也不敢多说什么,连忙抓起手机告辞了。

汤川转身重新拿起了粉笔,戴上眼镜后看向台下:“继续上课。”

“汤川老师的表情好恐怖。嗳,你说谁中/弹了?难道是草剃学长?”

“不会吧?!”

“嘘,小声点。”

台下的学生们都小声地猜测着,却都小心翼翼地不敢多说。课堂上的气氛突然压抑了起来,完全不似平日的活跃。而讲台上的汤川只是转过身写公式,没有提问,甚至没有讲解,可是谁也不敢举手。一向期盼着上课的女生们,第一次开始期盼起下课铃快些响起。


一整天了。

栗林悄悄抬头看着坐在研究室里沉思的汤川。自从早上接到了草剃刑/警的那个电话后,汤川老师就一直有些不对劲。

“栗林。”汤川突然开口,让栗林吓了一大跳。

“是。”

“今天研究室休假,你可以早点回去了。”汤川仍是保持着同样的姿势,手撑着下颚,眼神有些放空。

“咦?”栗林愣了一下,然后又看向汤川后叹了口气,“知道了。那么也请汤川老师早点回去休息。”

“嗯。”

栗林在出门前,又看了一眼汤川,然后上前端过了他黑色的咖啡杯:“我帮汤川老师泡一杯咖啡吧。”

汤川的脸上露出了一瞬的迷惑与恍惚,然后“嗯”了一声。

随着一声关门的声音,13实验室彻底安静了下来,像是隔绝了所有的喧嚣。

汤川透过黑色咖啡杯的热气看向了实验桌的那一侧。良久,他随手拿过了桌边的物理巨作,开始在草稿纸上重新演算起来。



“怎么样了?”岩崎和森田教授在得到消息后的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发现行动组的各位以及Coral都站在手术室外。

Augus用头抵着墙,两眼通红:“我就不该让她去找人,要是她好好呆在管理官身边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

“医生怎么说?当时究竟是怎么回事?”岩崎揪过了Kevin的衣领,额间青筋浮现。

Kevin看着自己还为洗去的满手血迹,微微侧过头,“我也是后来才赶到的,当时薰已经中弹了。唯一知情的Jim也还在手术室里面,不过伤得不重。”

岩崎将头靠着墙壁,觉得有些脱力。

Augus看了他一眼,有些不甘心地说道:“薰在昏迷前一直在叫你。”

岩崎疑惑地看向Augus,然后他接着说道:“她当时意识很不清醒,说的也是日文,不过我知道那两个音节的意思,是在叫老师。”Augus有些心酸有些心痛地说着,“老师的话,说的就是你了吧。”

岩崎听了微微苦笑了一下,没有接过话。

老师吗?他多希望她叫的是他,可是她从来没有叫过他老师。


楼主 来点音乐消遣  发布于 2013-08-09 14:34:00 +0800 CST  

“我要去美国。”

当草剃告诉城之内这个消息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这个答案。

“樱子,你冷静一点。”

“我很冷静,”城之内红着双眼看向草剃,“小薰可是一个人在那边啊!一个亲人都没有,万一···万一···”

“我不是要阻拦你,可是就现在这种情况来说还是先在这里等着手术消息比较好吧?”草剃揽过了城之内,轻声哄到。

“手术都已经过了十个小时了吧?”城之内握住了草剃的手,“会不会出什么事情?毕竟是炸/子啊···万一伤口处理不当,就算是一个细小的碎片也会引起感染的。”

“不会的不会的,小内海运气一向都很好的。而且美国的医疗那么发达。”

时间就那么一分一秒地过着,对于许多人来说,都将是折磨的等候。


13研究室里,某位物理学家正专注地演算着公式,完全忘记了时间。桌上甚至是地上都堆满了白色的草稿纸。

突然一阵尖锐的铃声打破了一片死寂,汤川的身子明显僵了一下顿住了。在隔了几秒后,他才想起接过电话。

“怎么样。”汤川冷静地开口问,却连自己也没有发现,握着笔的右手微微有些颤,不知是因为不间断地书写还是因为其他。

“汤川,内海的手术刚刚结束,医生说还算比较成功。”草剃激动地说道。

“比较?”

“嗯,虽然说将子/弹碎片全部取出了,但是因为伤口比较严重,所以还需要继续观察,不能完全说是脱离危险。”

“但是碎片全部取出来了吧?”

“是的。”草剃点了点头,“接下来就看小内海的身体能不能熬过来了。”毕竟,那样的伤,换做再强壮的男子也不一定可以,更不要说是内海那样单薄的身体了。

“呐,汤川,其实在知道内海中的是炸/子的时候,我脑海里第一反应是她那么瘦小的身体,怎么可能承受得住那种痛。”草剃的声音透过手机,传入了汤川的耳朵,连着他的心都感觉到了一种异样。

汤川在挂掉电话后,又重新呆坐在了椅子上,然后终于长吁出了一口气。无力感。这是他第一次体验到。像是感觉坠入了悬崖,努力地想要抓住什么,却什么都抓不住,什么都做不了。低头看看自己还有些颤抖的右手,汤川用左手轻轻覆住,然后仰着头再一次叹了一口气。

翌日清晨,当栗林又推开13实验室的门时,惊异地发现他们的副教授正趴在自己的桌子上睡着了,而地上全是散乱着的草稿纸。他悄悄地走过去,慢慢拾起它们。上面全是以前曾被汤川证明过的公式,却不知道为什么,他又重新演算了一次。一张一张,钢笔的力道似乎像是要划破纸张。栗林再又捡起一张时怔住了,他细细地看着,发现上面是子/弹的模拟弹/道图,角度,距离,造成的伤害,以及子/弹在体内爆/炸后碎片可能到达的地方。

“汤川老师····”栗林看了看纸张然后又抬起了头,发现清晨的阳光已经洒在了副教授的身上,而他手边不远处的,是本该置放在架子上的恐龙模型。此时它站着的高度,似乎是亲吻着副教授有些蓬松凌乱的头发。


楼主 来点音乐消遣  发布于 2013-08-09 14:41:00 +0800 CST  
我是觉得现在这一步的33还没有走到在听到薰有危险就立刻飞过去的那个地步,而且我也不觉得33是那种冲动的人。都是很成熟的成年人了,比起没有目的只是关心地飞过去,33这种人应该是属于默默做着自己可以做的事情来支持和关心薰。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帮助她,支持她。我觉得他们两个的关系就是互相守护着,就算隔着距离也是潜移默化地在影响对方。不知道为什么,其实我觉得33这种做法比起盲目地飞到美国更加体贴浪漫。
所以想看33立刻飞去的各位,先暂时抱歉了···不过感情线已经开始展开了。

楼主 来点音乐消遣  发布于 2013-08-09 15:07:00 +0800 CST  

楼主:来点音乐消遣

字数:83864

发表时间:2013-08-01 02:0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2-10-02 00:41:13 +0800 CST

评论数:355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