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同人\/重制】阑珊

《深爱》重制版续

楼主 rurutya  发布于 2010-11-12 21:43:00 +0800 CST  
     走出实验室大门的时候扑面的雪花冷气令头脑猛然清醒发疼,他看到草坪上白晃晃的颜色堆积。整个世界耀眼的雪,多边的晶状体被风吹成有角度的倾斜,天空上,还是浅灰色的云。整个校园陷入某种压抑着的、近乎被梦魇迷惑的宁静中。

     ……为什么你和内海君有血缘关系?

     脑海真空,理智退席,巨大的事实是失控的列车,在这个大雪的夜晚,在这个时光与感知混乱的时刻,狠狠撞击碾过汤川的灵魂,徒留一副散碎的行尸走肉。

     ……为什么你和内海君有血缘关系?

     泪色,铺天盖地的泪色,她像是刚出生的幼儿,蜷缩着觅不到容身的暖。

     悲伤眠于细雪之中,他的身影在她眼前倒影一般晃过,然后眨眼之间,天崩地裂。

    
     不能靠近,才是真正的距离。

     忧伤深处,绯梦阑珊。
    

楼主 rurutya  发布于 2010-11-12 21:44:00 +0800 CST  
【第一章   汤川】


     一年前。准确地说,是她忽然接到汤川打来的电话的时候。

     “……老师?”

     二十分钟后在第十三物理试验室。

     “已经查出档案丢失的真相,是新野平介在我的咖啡中下了安眠药,然后趁机盗走相关的文件,”她很自然地放下包和外套,掏出记事本道,“又担心会暴露用心,便索性将其他无关的卷宗也盗走,以期达到混淆视听的目的……”

     汤川把那对黄玉挂件并排摆开,试图比较出二者的不同。

     这个……有男女之分?

     她在他对面桌子边啪啦啪啦的公事公办语调搅得人心头隐隐不悦。

     “除了汇报,你能不能说点别的?”

     “……诶?”

     她翻页的动作定格。

     他亦抬头看向她。

     两人就这样视线交汇,不剧烈,不稀薄,她看到他的眼角有嫩芽般清冽干净的汁液,忽的慌乱,不自然地移开视线。

     “……那该说什么……”

     他试图板起脸,发现有些徒劳:“……比如解释一下这两件东西的功用,你不觉更为实际?”

     “啊——”还当是什么,“就是……西野先生送的。”

     “就这些?”

     “他说是古埃及太阳神的象征,没了。”

     “怎么用。”

     “诶?”

     汤川投来一个又好气又无力的眼神:“我是说,这个挂件的功用是什么。”

     “不知道。”

     “你没问?”

     “干嘛要问?”

     “不知道功用就收下,不是浪费别人的一番好意吗?”

     “可是人家一番好意送来,却回过头问‘哎这是干什么的’,不更伤人感情吗?”

     “不知道功用后束之高阁,被西野发现后哪个被忽视的含义更大?”

     “……当然是……”

     “就和遇见难题一样,你这种思维反映在课业上就是知难不问,打个更恰当的比方,好比有人送你一本原文书希望你能看完后交流感想,结果你根本看不懂上面的语言,又不明说——我请问你,到最后送书人问起你看得如何,你怎么回答?直接说‘对不起我看不懂’?”

     “……这个和原文书有什么关系……”

     “我说过了,是个类比。”

     “……好奇怪的类比……”

     “嗯?”

     “啊——不是,”她赶紧坐直,“那个,我没问清挂件功用这件事很给老师你带来困扰吗?”

楼主 rurutya  发布于 2010-11-12 21:45:00 +0800 CST  
     汤川慢动作直起上半身:“这是当然。不清楚物件的用途,闲置着会是一种资源的劣化配置,简言之,就是浪费。”

     内海只能跟着点头:“浪费?”

     “对,浪费。”

     “那我就去问问西野君这两个挂件的具体功用……”

     “手机。”

     “诶?”

     科学家眼神往她手边努了努:“手机。你的。”

     虽然不清楚到底要干什么,不过她还是听话地把黄色的机子递给他。

     他的手,带着理工科男人特有的简洁沉稳,内海知道,有时候他经手的实验一做就是几个月,甚至是几年,所以这双手宽阔身后,带着某种细心的阴柔特质,不缓慢,不急迫。

     “好了。”

     他把黄色的机子还给她,上面多了那串黄玉。

     “……这个是……”

     鲜黄映衬土黄,一个活泼热烈,一个内敛沉静。他忽然有些感激这位喝了多年尼罗河水的朋友,古色古香的挂饰原来也可以这么顺利地融入她的气质中。

     “老师之前解释了这么久,原来早就知道怎么使用了!”

     “不过是按你的逻辑往下推,既然觉得询问不好意思,那就自己闭门造车,”他把手插进实验褂口袋,带着某种欣赏的得意之色,“看情况是对了。”

     “感觉挺搭的——竟然是一个色系。西野君真是有心了!”她试验性地晃了晃机子,看着黄玉灵动的模样,不由伸手托住,“这样一来,我倒要小心着别让它碎了。”

     “你应该小心你的手机,不是小心这个挂件。”

     “老师?”

     他伸手捏起另一串近乎深绿的黄玉,想想又放下:“手机的价值和挂件的价值,大小一看就知,如果是因为相对便宜的挂件坏到了更为重要通讯工具,不是本末倒置么?再说了,只有维护好手机的安全……哎你干什么?”

     理论间她已自作主张抓过他的翻盖手机,穿孔,拉线,收紧,最后递到他面前:“好了!”

     近乎深绿的挂件在他面前晃荡。

     他有种被以己之道还将一军的憋闷:“……没经过允许就擅自拿别人的东西,不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吗?”

     “诶?”

     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答,只觉得指尖一松,他也自作主张地拿过配了挂件的机子,有那么一瞬间,内海似乎看到了他近乎窃喜的表情。

楼主 rurutya  发布于 2010-11-12 21:46:00 +0800 CST  
说明一下,重制之后考虑很久决定把阑珊系列也混进来一起,不过不多,《阑珊》过后就是大结局《群青》,换言之《阑珊》这一篇会把之前《风荷》《浮云》的事情都照顾到(事情好多的说

然后,因为两个系列的合并,人物设定上也会合并,有些角色会不出现,但是性格会体现在已出现的人上,大家看下去就会知道(为什么有点邪恶。。。)。

好吧,我承认是自己犯懒了。



楼主 rurutya  发布于 2010-11-12 21:50:00 +0800 CST  
回复:9楼
没有了 这回预备在“和内海君有血缘关系”这句话上做点研究 于是兰实的性格和戏份被华丽丽果断拆分了

楼主 rurutya  发布于 2010-11-12 22:14:00 +0800 CST  
回复:12楼

回复:13楼
真正的虐文还没写出来 吧里也有喜欢虐的亲吧?

回复:14楼
今晚更新有点困难 因为明天一大早有面试

回复:15楼
现在应该是期中考吧?某R反正是很久没有做试卷了,最近主要在忙工作。


楼主 rurutya  发布于 2010-11-13 18:37:00 +0800 CST  
好啦 先赔罪 最近更新会放慢

先放一段不能说是预告的预告 这个清水是内海的大学学长 于是 嗯哼

===================================================================================
     “长生不老?”内海提高了八度,“清水学长,你的意思是,在研究卟啉病的过程中,他们发现了长生的药?”

     “我说过了只是传说,”清水连连摆手,朝汤川露出求饶的苦笑,“咳咳,应该说是一个意外。但这个意外让整个事态急转直下,一发不可收拾。”

     “请等一下,”汤川打断,“你之前说这个实验迄今为止有一个成功者,是不是这个人有治疗卟啉病的抗体之外,还有了你所说的……长生的能力?”

     内海挑眉。

     清水被两人看得有些局促:“……传言可信度你们也知道。不过,卟啉病是吸血鬼的源头,凡是得了这种病的人,怕光,嗜血,惧蒜。吸血鬼能够长生不老,我想这是不是在一定程度上暗示,卟啉和永生有关。”

     “那个成功者后来怎么样了?”内海问。

     汤川一样好奇。

     清水由局促发展成脸红:“这就不清楚了。那场实验事故后老一代研究员不是病故就是事故。老师在世时,费尽心血查来一份当年的实验者名单,上面只有两个女性没有明确生死。我查过这两个人,没有任何线索。”

     汤川接过重制过的档案,看完交给内海。女警咂咂舌:“长生不老啊……”

     “要是药方证实有效公开,现今的生物学将面临一场暴风。”清水喃喃。

     “不仅如此,”汤川敛眉看向清水,“医学、病理乃至整个人类世界都要集体地震,这还仅仅停留在学术这个角度。一旦把这件事放大去看,加入现在的意识形态,人类历史恐怕也要在这个关节处急转突变,随之产生不可预测的多米诺效应。”

     “世界就不太平了……”内海感叹。

     “恐怕到时候人类看待自我的方式会彻底改变也说不定,”汤川抬眼看向清水,“你很期待这种药物吗?”

     “当然不会!”清水义正词严,“有始有终是大自然法则,你活着,必定会死。身为生物学家,不该想着怎么违反这股基本的规律,生命本身是有尽头的,我不能逆天把它变得无穷无尽,这样会遭天谴!”

     内海饶有兴味看着面冠如玉的生物学家涨红脸:“学长真是个有趣的人。”

     “这不是在说笑!”清水眼一瞪。

     “她就是这样,”汤川淡淡道,“你先别激动,这的确是个严肃的问题。”

楼主 rurutya  发布于 2010-11-13 18:42:00 +0800 CST  
     青春期躁动。

     对,从内海章介脸上的青茬就能读出的答案。但是并非所有人都能制住此类危险的小雄性生物。

     比如说,内海薰。

     此刻女警正对着侄子的推特惊愕以及无语。不是因为上面的内容有些少儿不宜,而是太过于酸气文艺。

     比如说:春天去了,秋天到了,落叶飘了,树木枯了,我的心,碎了。

     女警抚额感叹“真是令人想不到的一面啊”,那头浴室门轻声打开,内海章介头裹着厚浴巾闷声不吭地出来,在客厅沙发前兀自坐下,打开方才一直待机的电脑。

     内海是今天上午接到哥哥嫂嫂打来的电话,说是男孩逃了一个礼拜的课,现在干脆离家出走。她也是利用午休,费了一块手机电池的力量,把泡在网吧里通宵到昏天暗地的侄子揪了出来。

     “章介,我刚才和你父亲打过电话了。”面对这么个不作声就离家出走的叛逆少年,内海觉得很有必要摆起长辈的架势教育几句,“今晚就在我这边住下,明早我送你回去。”

     “你不要上班了?”内海章介熟练地操作触屏,短发上的水珠还没有完全揩去。

     “……上班的事没有关系,重要的是你不能再跑了,听到了没?还有学校那边也要和老师多沟通……”

     新款手提啪地扔到一边,内海眼皮跳了一下。

楼主 rurutya  发布于 2010-11-21 23:33:00 +0800 CST  
     “烦死了!”少年直接躺倒,拿湿漉漉的毛巾围住脸孔,“你自己都翘班,还有什么立场管我翘课?”

     “喂!你这是什么话!你就是这么对长辈说话的?”女警把险些被他踢倒的手提抱起来,“内海章介,你给我起来!”

     “无聊!”他索性站了起来跳到一边,极不耐烦地把毛巾摔到桌面,“动不动把身份亮出来拿特权压制人,这和独裁有什么区别?暴君!”

     “我好好和你说话你这是什么态度!这就是你受过的教育?!你说啊,现在升学考试在即,你没头没脸的闹什么离家出走?!”

     “要你管!”

     “我是你姑妈!”

     “那又怎样?”

     “你……”

     内海被他六亲不认状噎到,一时没了词,章介趁机抢过手提蜷缩进沙发:“我不碍你事,你也别管我,回不回去还有以后怎么样,你别管!”

     “你还要离家出走?!”

     “啰嗦!”他很不耐烦地夹起电脑冲进内海的房间,甩手反锁门。

     “喂!章介?章介!!你给我开门!!”

     内海反应慢了半拍,气得在门外大敲,可惜里面的同学戴上耳机选择性失聪。

     “混蛋!!”

     女警冲自己的房间吹气瞪眼。

     “怎么回事?”

     另一面的卧室门打开,身着家居服的岚初显然下午觉刚醒没多久。

     “啊,抱歉,我一急就忘了……真是……”

     真是两头不是人了!

     “刚才出了点状况,真是不好意思……”

     岚初宽容地摇摇头,指指紧闭的房门:“小孩子?”

楼主 rurutya  发布于 2010-11-21 23:34:00 +0800 CST  
     “对,”内海一边收拾客厅里的狼藉一边忍不住叹气,“我的侄子,马上就要升学考试了,结果在这边闹情绪,学也不上,什么都不听。现在——你看,我明天还要请假送他回家。”

     “哦,这样啊,”岚初已经给自己倒了杯热水,坐到餐桌前一点一点抿:“独子?”

     “对。宝贝得不得了的那种,从小到大没被大声骂过。”内海直起腰,“我也奇怪了,这么一个平时乖巧的孩子,怎么就忽然暴躁起来。我哥哥那边都不知道怎么办了,你看看他的推特……”

     岚初托腮浏览完上述提过的酸性文字,“哦”地端起杯子缓慢咽下一口热水:“没被骂过,对吧?”

     “诶?”

     女医生理理刘海:“你还有备用钥匙吧?”

     “哦——给!”

     岚初接过钥匙,没有开门,先温和地敲了敲:“内海章介同学?”

     没理会。

     “可能是电脑……”

     “那就得罪了……”

     “诶?喂,新野君你……”

     岚初已经开了锁抬脚踢门冲进去:“内海章介——是男人的话给我滚出来!!”

楼主 rurutya  发布于 2010-11-21 23:34:00 +0800 CST  
     初冬的校园文化祭有时候就是这么无聊,摆起来和烟火大会上的摊贩差不多感觉。

     对汤川而言,每次文化祭唯一一个称得上是好处的地方大概就是全校宣布停课。他可以舒服地看上几篇论文,然后有足够充沛的下午进行喜欢的工作,并在第二天大课时成为少数头脑清醒中的一员,心情益发愉悦地来一次随堂测试。

     不过,眼下这个情况是……?

     内海薰和一个高出她一个头的男孩。

     学者不禁怀疑,是不是往年这个时候都太过清闲招致惩罚了。

    
     内海章介提出合作的理由很简单:参观一下大学。

     “为什么要这样?”

     下班的时候,内海惊愕地发现早上送回家的侄子竟然在自己的帕罗杰边冒出来。

     真见鬼。

     “你们都说大学有多好,”大男孩撇撇嘴,单手背包,“我亲眼看了才算。”

     真的见鬼。

    
     “其他大学也没有熟人,所以……”

     汤川摘下眼镜:“参观的话,你自己就可以了。”

     “我只认得这一段路而已!”

     学者哦的把手放入大衣口袋,视线越过她落到身后不远处的章介身上,后者明显第一次进大学,虽然极力掩饰,仍然克制不住的好奇。

     “……挺大的嘛,和我那个破学校比。”

     内海投来一个“你看嘛”的眼神。

     学者权当没接收到,朗声朝章介道:“是的,不过大学也有各种形式,极端的根本没有校园。”

     “诶?有这种学校?”

     “函授学校。简言之就是自学。”

     “诶……自学也能上大学啊。”章介感叹,抱起双臂。

楼主 rurutya  发布于 2010-11-22 00:31:00 +0800 CST  
     三人正好经过文化祭主景点,各院系承办的活动比赛都在这里,内海注意到物理系的一拨在观看掰手腕比赛。

     两派人,哄哄吵吵,只见其中一方脸蛋还没怎么涨红就把对手撂倒,人群中一阵鼓掌喝彩。

     章介想了想就掺和了进去。

     “章介……”

     “哟!汤川老师和内海警官!”围观群众中村濑眼最尖,扬手就朝两人打招呼。汤川点点头笑笑,回头继续看比赛。

     高中生男孩已经把两个对手撂倒了。

     “厉害!看不出你小子还有两下子!”内海在第三个对手被放倒后赞了一声,“我还以为你……”

     章介酷酷地甩甩手腕:“一般,一般。”

     “你还会谦虚啊?”

     “不是谦虚,是事实。”见没人上来应战了,章介喉咙里一股不屑,背起书包预备要走,“我就说嘛,大学有什么了不起,高中毕业的人,只要肯吃苦,什么比不过这些所谓的大学生——反正呢,我是准备高中毕业就去谋一份职,将来指不定谁比谁呢!”

     “喂!”内海注意到周围的目光,捶了他一下,“在大学生面前说这些话很失礼,你知不知道!”转而朝汤川,“——真是对不起……”

     汤川的手伸了出来。

     “完全没有逻辑——你从掰手腕就看出大学教育和高中教育没有差别?真是毫无理论可循。”

     “老师……”

     汤川已经在桌前坐下,撩起袖子露出整个小臂,眼神犀利扫过男孩自以为是的表情:“三局,还是一局?”

     围观的人群登时激动起来,章介提着包没动:“哟,你这是挑战呢?”

     “随你怎么说,有一点我倒是很确定”汤川不急不缓开始活动手腕热身,“看你的架势,不论是一局定胜负,还是三局两胜,你都输定了。”

     章介的面目霎时凶狠,包一丢一屁股坐到学者面前:“老师,要是输了怎么办?”

     “请不要做违反现实条件的假设。”

     章介腮帮子鼓起来,嘭地搁上右手摆出架势:“好!就一局!”

楼主 rurutya  发布于 2010-11-22 00:32:00 +0800 CST  
     内海从没想象过这一幕的出现。或者说,应该是她从没见过汤川干过除了研究和运动之外的事情。

     眼下的他,严格意义上来说和平日里的汤川学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即使在僵持中依然不过淡淡蹙眉,仿佛面对的又是一道过程复杂解决了然的难题而已。
可是,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她怀疑自己是不是看到他咬牙发狠的表情。

     用力,相抵,僵持,再僵持,寻求突破口,力度方向调整。

     汤川的肩膀硬起来。保持不动的交握,看似平衡,掌心掌心间已经过招不下十回。

     那头内海章介的脸已经通红。

     汤川眯起眼,眉头都没动,一个用力,一锤定音。

     人群登时“哇哦!!!”惊爆。

     汤川淡定地收回攻势,按摩了一下右手掌,拉下袖子站起来。

     内海章介还有些不敢置信:“……明明刚才……你力气真大!”

     学者不缓不急收拾起放到一边的物件:“我的气力不如你,内海君。不过,掰手腕不仅仅是表面看上去的纯力道角逐,还涉及了包括杠杆原理在内的运用。尤其是技巧,对胜负起百分之七十的决定作用。你光用蛮力,自然会输——无论比几局都一样。”

     “杠杆原理?”

     汤川微微一笑:“没错,杠杆原理。找对了支点就能搬动地球,何况这样的小比赛。”

     “阿基米德说的。”章介喃喃,摩挲着发疼的手腕。

     “对。你之前说的话不在我的研究范围内,所以我无法质疑其准确性。若要真的问我大学能教会什么,就拿这件事情作比方好了,高中生只能学到阿基米德和杠杆原理的联系,但不懂怎么运用到掰手腕上。”

     内海忍住笑,朝他投去感激敬佩的一瞥。

     “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光靠力气是解决不了的。你不认识到这一点的话,最后只能被技巧打败——这也是当下社会的事实。”汤川面容稀松道。

     大男孩头一次正视面前这位一板一眼的副教授。

楼主 rurutya  发布于 2010-11-22 00:54:00 +0800 CST  
     “今天真的很谢谢老师!”

     只有两人的实验室,内海熟门熟路地揽下泡咖啡的工作,近乎讨好谄媚地把第一杯递给学者:“请用!”

     “以后和科学无关的事,再重申一遍,不要来找我。”

     “可是老师你做的不错啊,干嘛谦虚!”

     “很抱歉,这不是谦虚。你叫一只狗去抓老鼠本来就颠倒对象。”

     “可是老师你这只狗的技能很好嘛!”

     杯子搁下来:“什么?!”

     “啊……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内海梗了一下,“我的意思是,老师是全能型的那种,而且教育学生也是很拿手——不比科研差!”

     “那个不是我的学生。”

     “呀,教育家不都要有教无类吗?”

     汤川几乎是横眼,内海赶紧端咖啡塞住自己的嘴。

     “不过,没想到老师能这样教育人……”

     汤川手中的咖啡晃出一圈费思的涟漪。

     “一直以为老师是那种不管学生听不听懂,依然我行我素的人,今天才知道,原来,”内海咕嘟下一口热烫的液体,一脸真诚,“原来也是深谙教育心理学啊。”

     “再怎么说我毕竟是个老师,既然从事这份工作就要做好该做的事。”石板脸表情古怪了一下,转移似的对咖啡埋怨了一眼,“研究和教学是两种事情,后者更需要回应。就是这样。”

     内海看着他试图板起脸说教的模样,心底滋长出的安宁舒适随着氤氲的香气化成嘴角的温柔弧度:“不愧是汤川老师呢!”

     她一副什么都明白的模样,他一副什么都不明白的模样。

     算了,趁着热度,多喝几口两人咖啡吧。
    

楼主 rurutya  发布于 2010-11-22 01:08:00 +0800 CST  
     像梦。
     最惨烈的梦境里也不会有这样的景象。
     “简直是个地狱!”
     说这句话的弓削已经捂着加厚升级般手帕夺门而出呕吐去了。内海捂着口鼻,依旧不能遮挡现场浓烈的血腥甜味。
     连鉴证科的几位前辈都面色苍白,端相机的手都有些不稳。最镇定也最不正常的大概就是蹲坐在尸体前的法医城之内,手套虽然血红条理依旧不乱。
     “初步结论是大型犬种的齿痕,”人体被翻过来,血红的伤口赫然在目,城之内面色如常,“不过除了脖颈处的咬痕之外,其他部位都呈规则切面状,初步断定是人为因素。”
     “你是说,这个凶手精通解剖?”内海别过脸问。
     “应该是这样,而且手法熟练,经过专业训练。”城之内的手指往伤口深处探了探,眼神倏地犀利,“没有。”
     “诶?什么没了?”
     “脾。这个人的脾被取走了。”
     内海差点倒退两步:“脾脏……”
     女法医倾身向前检查其他几个伤口,脸色益发严肃:“不光是脾,肝脏、心脏、肺、肾——都被取走了。”
     多么强悍的心脏和承受力啊。
     女警感叹完,接过同事递过来的物证搜集袋,里面是浸了血的被害人钱包。她掏出来打开,从夹层里抽出一张身份证。
     “安藤——信男?”
     相机的快门咔嚓咔嚓,她透过重重闪光再次竖着胆子打量中心那具惨不忍睹的尸身。
     不行,撑不住了。

楼主 rurutya  发布于 2010-11-27 22:34:00 +0800 CST  
     警方黄色的警戒线外早就围了一群看热闹的观众,叽叽喳喳地已经讨论揣测出里面情况的大概。当然,围观群体中不乏别有用心者。

     “……听说是被怪物咬死的?”

     “不是吧?哪有这么厉害的怪物!你以为是中华街里放出来的老虎啊!”

     “可是,听说咬得很恐怖呢!想想看,被活活咬死啊,一个大男人的……”

     “不知道呀!据说连心都被剜出来了……”

     一个理着平头的年轻男人正飞快地在本子上记着什么,还不时伸长脖子往现场里面看——他刚才就试图凭记者证进入,结果自然是被门口的警备轰了出来。

     他正要第五次吐槽警备的过分恪守,衬衣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拎出来一看,哇,是主编。

     他咬咬牙,还是摁下接听键。

     “……东野君!你说好的特约稿呢?!!!!!马上就要截稿了!!!你人死哪里去了!!!快给我滚回来!!!!!”

     “……啊,马上就好!!您放心!!今晚的特约稿头版不会有事的!!——啊,这个嘛……我还在沟通……啊啊啊出来了出来了我这要去采访了挂了啊拜拜!”

     正好里面有警员出来了,看制服的样子应该是鉴证科的,东野深呼吸了两下,斗志昂扬地冲了上去。
    

楼主 rurutya  发布于 2010-11-27 22:35:00 +0800 CST  
回复:56楼
慢慢插 不急

楼主 rurutya  发布于 2010-11-27 22:56:00 +0800 CST  
那位“把新闻报道写成具有推理和悬疑相交织”的记者,呃,东野桑,你再次被某R拿来开涮了~\(≥▽≤)/~

楼主 rurutya  发布于 2010-11-28 00:15:00 +0800 CST  
先去收个党费 大家慢等

楼主 rurutya  发布于 2010-11-28 21:51:00 +0800 CST  

楼主:rurutya

字数:166655

发表时间:2010-11-13 05:4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2-09-28 12:19:33 +0800 CST

评论数:58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