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千江月(戬娥)

一楼百度

楼主 素姮  发布于 2009-05-23 15:51:00 +0800 CST  
自小就很喜欢嫦娥这一传说中的仙子,看过宝莲和宝前后,希望她与杨戬能有一段真实美好的感情。首次写文,文笔欠佳,请多指教。不喜欢的,请勿口出恶言。谢谢!
因学业紧张,更新不能保证时间。请多担待。

楼主 素姮  发布于 2009-05-23 15:52:00 +0800 CST  
第一章

 广寒宫,凝碧池旁,吴刚抡着斧头用力地砍着月桂。“咚咚咚”单调的伐木声回荡在空旷的宫殿中,听得人心里越加烦躁不安。

 吴刚突然停下,皱眉道:“仙子怎么还未回来?你也不去瞧瞧出了什么事?”玉浓懒懒地掀了掀眼皮,慢吞吞地回道:“仙子能出什么事,这三界内谁敢对仙子不敬?就你整天瞎担心!好好儿砍你的树吧,别总东想西想地想歪了!”

 吴刚听了,脸上神色微微一变,瞥了一眼那团圆滚滚的白毛球,没有答话,抡起斧头狠狠地在桂树上砍了一道深纹。玉浓合上双眼,继续闭目养神,听着耳畔忽缓忽急的伐木声,撇了撇嘴,暗自皱眉。忽然竖起耳朵,利索地蹦起来,冲着宫门的方向跳了过去。吴刚看着她远去,轻轻舒了口气,喃喃道:“总算回来了。”



 嫦娥俯身抱起脚下的玉浓,原本黯淡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低声细语:“跑得这么急!一刻也离不开我吗?”怀里的玉浓扭了扭身子,前爪扒住了嫦娥的臂膊。嫦娥轻抚着玉浓光滑的毛发,缓步走进房中,轻轻落座,若有所思地凝视着房中央的云母屏风。

 “你知道吗?我刚刚去看他了……”嫦娥忽然低声道,“原来他并非是贪图权势,冷酷无情的卑鄙小人。我以前错怪他了,还以为他变了,幸好他没有。他受了重伤,他说……”,猛地停下,然后下了什么决心似的,急急说道:“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披上月光!我去了!我去了!大家都在看着我,可我管不了那么多了!”玉浓不安分地扭动了一下,嫦娥下意识地拍了拍她,絮絮言道:“我去见了他。他只是看着我,没有说一句话,但他的脸上的神情很柔和,微微地在笑。那一刻我好像重新见到了那个千年以前的他,而不是现在这个看起来冷漠无情的司法天神。以前我那么待他,他应该很伤心吧?我去见了他,他应该是欢喜地吧?可我怎么却总感到不安,还有说不出的难过呢?”玉浓再次扭了扭胖乎乎的身子,这次嫦娥没理她,脸上一片惘然。清冷的月光映在脸上,清丽绝俗的面容上露出一丝哀伤。

楼主 素姮  发布于 2009-05-23 15:53:00 +0800 CST  
这个"玉浓"是个什么东东 啊 
 
 
 作者:独孤听箫 2009-5-23 18:14   回复此发言 
-------------------------
正是兔子。

楼主 素姮  发布于 2009-05-23 20:23:00 +0800 CST  
几日后,灵霄宝殿上,玉帝威严地宣布天庭会遵循新天条的规定,今后一切事宜均按新天条来处理。嫦娥静静站在一侧,眼帘低垂,凝神静听,当听到玉帝将新天条的整理执行之责交予司法天神杨戬时,浓密的睫毛不由轻轻颤动了一下,脸上仍是一副漠然。

 退朝后,众仙三三两两散去。嫦娥慢慢踱出宝殿,只见杨戬正与太上老君互相行礼作别。看到杨戬脸上的笑容,嫦娥不由心安。不防杨戬一转身,两人的目光恰好相遇。

嫦娥定了定神,举步上前,先施一礼,轻声道:“真君,听闻沉香不日即将与小玉完婚。我不便亲自前去贺喜。劳烦真君代我将这份薄礼转交于沉香,并祝他们夫妻同心,幸福安乐。”说完,从袖中取出一紫檀木盒,双手奉上。

杨戬结果木盒,含笑道:“多谢仙子美意,杨戬代沉香与小玉先行谢过。”正不知该再说些什么,只听嫦娥继续言道:“不知真君的伤势恢复得如何?我这里有一些月桂香料,是为沉香做贺礼时剩下的,有宁神安眠之效。还请真君收下。如今新天条的整理实施还需真君劳心,且莫过于操劳,致使伤势难愈。”

 杨戬眼中闪过一丝讶然与惊喜,躬身微施一礼,收下香料,道:“有劳仙子挂心,杨戬伤势已无大碍,多谢仙子。”一时之间,两人再无话可说,气氛略有一丝尴尬。

 待在一旁闷了半天的哮天犬突然说道:“仙子,你能这样待我家主人,我真太感激你了。”此话一出,杨戬立刻举扇在哮天犬头上狠狠一敲,斥道:“不可无礼!”嫦娥脸上一红,道;“真君尚有正事,不敢耽误真君。嫦娥先行告退了。”说罢施了一礼,,不待杨戬回话,转身离去。

 杨戬凝视着嫦娥的背影,鼻端传来一丝幽幽淡淡的香气,不觉有些怅然。

楼主 素姮  发布于 2009-05-23 20:24:00 +0800 CST  
嫦娥一路上心神有些恍惚,暗悔送香料之举太过莽撞。不知不觉中走偏了路,又来到了天闸弱水之处,待发觉时已晚,微微一怔,匆匆走过,惟愿弱水未曾察觉有人经过。不料天不遂人愿,刚走到一半,“扑”的一大滩水扑洒在身上,只听弱水疯狂地嘶喊着:“太寂寞了!我太寂寞了!我实在受不了了!”

 嫦娥浑身湿透,虽有些狼狈,却仍不失端庄典雅之态。听到弱水痛苦的嘶喊,内心一颤,不觉心酸。思索片刻,便温言相劝:“弱水,我明白你数万年来的寂寞孤独之苦。如今新天条出世,天规已改,我会向玉帝禀明你的苦楚,恳请他赐一些生灵给你,那时你便不用再忍受孤单冷清之苦了。”

 弱水听罢,惊喜地连声问道:“是吗?天规果真改了?玉帝会答应生灵来陪伴我吗?”嫦娥微笑点头称是。弱水连忙道:“多谢仙子!适才冒犯得罪了仙子,还请仙子宽宥恕罪!”随即归入平静。

 嫦娥回到广寒宫,只见玉浓一蹦一跳欢快地来到跟前,前爪抬起紧紧抓住自己的衣摆,哑然一笑,抱起她,轻点她的额头,佯嗔道:“你如今也有上千岁了,怎的还是如此顽皮毛躁?”

 边说边在曲水栏杆前坐下,沉默了片刻,又缓声道:“不过你如此也好,这广寒宫里太冷清了,幸好有你陪在我身边。有你听我讲话,有你陪我捣药,有你逗我开心,为我解闷。如果没有你,说不定我也会像……,”忽地住口不再言语,无意识地抚弄着玉浓,清亮的双眸笼上了一层迷离之色。

不知过了多久,嫦娥轻叹一声,又言道:“今日我送了些月桂香料给他,以此来弥补我以前对他的伤害,只盼他别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才好。”说到此处,似是想起了什么,眉峰一皱,语音中带了些愠怒,“那哮天犬真是好生无礼!”苍白的脸上显出一团红晕。

嫦娥说罢又陷入了沉思,怀里的玉浓安安分分地窝着一动不动,三瓣嘴只是冷冷地撇开。

此刻月色如水,凝碧寒冰。

楼主 素姮  发布于 2009-05-24 13:54:00 +0800 CST  
第二章

 已是更深漏残月将沉,真君神殿内,案头的烛火不知熄了几次,重燃了几回,此刻随风摇曳款摆,映在墙上的人影憧憧不定。

 杨戬时而凝神静思,时而奋笔疾书。写下最后一笔时,轻舒一口气,眉目间虽带疲惫之态,却难以遮掩那股清朗之气,与衷心的喜悦之情。新天条终于整理完毕,自此那陈腐守旧、罔顾世情事异的旧天规便可弃之一旁,不能再危害三界了。

 杨戬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发酸的臂膀颈脖,随步踱到窗前,但见月斜烟重,唯觉清风满袖。回首望了一眼那袅袅娜娜缭绕而升的青烟,似有若无的清幽淡雅之气萦绕殿内,眼底一片温柔。

 一串叩门声突然响起,敲碎了前一刻的静谧,门外之人低声道:“二爷,你休息了吗?”杨戬神色一敛,朗声道:“是大哥吗?快快请进。”

 推门而入的正是梅山老大,他站定抱拳行礼道:“二爷,这么晚打搅你,实在是出了件事儿,我们几个不知如何是好,特来请示二爷。”

 杨戬见梅山老大脸上一片焦急忧虑之色,心下暗疑,不动声色地问道:“康大哥,究竟出了何事?”梅山老大匆忙回道:“二爷,适才老四和老五从下界巡查回来,二人却是身受重伤,不知是何方妖怪所为。”

 杨戬闻言立刻与康老大匆匆赶到大厅,只见梅山老四和老五瘫坐在椅子上,脸上均是乌黑一片。梅山老三和老六正在一旁运功试图为兄弟疗伤,却显然毫无起效。

楼主 素姮  发布于 2009-05-24 20:18:00 +0800 CST  
为了不让楼主写的文像某些戬心文那样挨批,希望楼主注意一点,不要让小二说些琼瑶式的情话,尽量让他平淡中见关切,这样就和原剧的小二符合了, 
 
 
 作者:122.136.185.* 2009-5-24 20:25   回复此发言 
--------------------------
谢谢ls的提醒,我会注意的。坚决遵照某人的指示,尽量把二哥毒哑。 所以,现在写到二哥就头大,他的对白现在少得可怜。

楼主 素姮  发布于 2009-05-24 20:40:00 +0800 CST  
谢谢楼上诸位的支持。
因为最近几天较忙,没能更新,先向各位道歉。

谢谢前面的“草莓小颜”童鞋指出我文章的不足之处。我自己也明白自己的文笔欠佳,经常是心有所感,而笔力不足。对此,也甚是苦恼。所以写文时,常常为一个字,一个词苦思半天,以至于速度缓慢。在此,还要劳烦看文的童鞋们费心指出我文章中的不足,我好改进。再次感谢。

楼主 素姮  发布于 2009-05-29 16:28:00 +0800 CST  
正在一旁乱转的哮天犬见到杨戬,急忙窜上来:“主人,主人,老四和老五中毒了!您瞧,他俩的脸都黑成锅底啦!”杨戬皱眉不语,趋步上前。梅山老三、老六赶忙退到一旁,老六慌道:“二爷,四哥和五哥一回来就晕倒了,我们几个运了半天功,都没法子把他们弄醒。现在两人的气息越来越弱,恐怕……”说到此处,语音已略带几丝颤抖。康老大厉声喝道:“老六!胡说什么丧气话!”

 杨戬微一摆手,众人皆住口不言,紧张地盯着杨戬的一举一动。杨戬伸出右手去把老四的脉搏,只见他手部却并无乌黑之色,略一检查,却是只有面部发黑。杨戬抚住老四的手掌,输了些微法力进去,左手抵住老四的胸口,发觉输入的法力竟是石沉大海,无踪无迹。再看老五,也是同样一番情形。

 梅山老六见此,忍不住问道:“二爷,两位哥哥究竟怎么了?”杨戬却是不语,沉思片刻,眸光一闪,出手按住老四头顶的百会穴,微一发力,便察觉老四头内一股强大的气流在东奔西撞。杨戬心里暗道:“果然如此!”,凝神运力引导这股气流顺着经脉缓缓注入全身。

 哮天犬眼尖,看到老四的嘴唇略略嚅动,大喜叫道:“主人!老四醒了!”众人急忙拢上前,只见老四脸上乌黑之色渐退,缓缓睁开双眼,当真清醒过来。梅山兄弟喜笑颜开,正要向杨戬致谢,却见杨戬眉头紧皱,神色冷峻,手下并未撤力,反而又加了几分法力。众人正感迷惑,不想那刚刚苏醒过来的老四猛地一掌,直冲身前的杨戬拍去。

 众人还来不及有任何反应,杨戬已轻挥衣袖,卷住了老四的胳膊,随即将他施法定住。老四动弹不得,脸上却是一片狰狞恶毒,目光凶狠阴鸷。

楼主 素姮  发布于 2009-05-29 16:30:00 +0800 CST  
谢谢ls诸位的关心与爱护。
我很清楚自己的不足,所以有童鞋指出来,我很感激。要是都不说的话,我可能只会一味自大,固步自封了。

近几天忙于投票,不能更新,还请原谅。

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楼主 素姮  发布于 2009-05-31 20:13:00 +0800 CST  
老四的魂魄已是通体黑透,没了身体的拘束,凶恶之气愈浓,胡乱舞动着手臂,在房内飘忽不定,似要与众人打斗一般,嘴里还不断恶狠狠地咒骂着。梅山兄弟既惊又急,杨婵一时之间也惊慌失措。杨戬喝道:“三妹!快用宝莲灯!”闻听此言,杨婵强定心神,举起宝莲灯,默念口诀,五彩光华闪耀,将老四的魂魄笼罩在内。不多时,随着魂魄的乌黑之色渐渐消褪,老四也逐渐安静下来,待到黑色尽除,魂魄已是无意识地悬浮于半空。杨戬先让杨婵停下,然后施法将魂魄牵引回老四的身体。

身体与魂魄一经重合,老四就歪倒在地,陷入昏迷,但脸色已恢复正常,神情也是一片平和。梅山兄弟悬了半日的心这才略略放下来一些,将老四搀扶回床上躺下。有老四在前,再为老五疗伤时自然顺利了许多。见两人均已安定下来,又有梅山兄弟在旁照顾,杨戬兄妹便回到外厅叙话。

哮天犬在二人身旁跳来跃去,愁眉苦脸地问:“主人,刚才房里怎么那么臭?幸好我在外面!要不然老四、老五没死,我倒要给熏死了!”

 杨婵笑道:“那适才二哥打发你出来,你还一脸的不乐意?”哮天犬一拍脑门,恍然大悟,蹭到杨戬跟前,喜笑道:“原来主人是怕哮天犬鼻子太灵,给熏着了!主人待哮天犬真是太好了!”杨戬淡笑,举扇在哮天犬头上轻敲了一敲。

 杨婵笑容渐敛,略带一丝不安,“二哥,梅山四哥和五哥究竟是受了什么伤?看样子,并非是中了毒。”杨戬微微点头,“他们不是中毒,而是被强行注入恶念,污了魂魄。究竟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等他们醒了,再问不迟。”说完此话,呷了一口清茶,抬眼笑问:“沉香和小玉还好么?小两口没拌嘴闹别扭,给你这婆婆添什么麻烦吧?”

 杨婵“噗嗤”一笑,“那两个孩子孝顺得紧!沉香虽然性子毛躁了些,但小玉乖巧伶俐,又懂事,他们能给我添什么麻烦呢?你还以为天下的夫妻都是吵吵闹闹……”话说到此,猛地住口,偷眼斜觑杨戬。但见杨戬神色如常,才松了一口气,心中暗自庆幸:“幸好二哥没留意我刚才的话。”
 
 两兄妹又闲聊起了家常,杨婵把近日家里的趣事拣了几件说来逗趣儿,杨戬一脸笑意,偶尔插上一句来取笑妹子。哮天犬蹲在一旁也听得津津有味,当听到沉香犯的糗事时,笑得前仰后合。阳光透过窗棂洒落进来,柔和地将人罩住,殿内一片恬宁。

楼主 素姮  发布于 2009-06-06 19:31:00 +0800 CST  
杨婵因惦念着嫦娥,与杨戬聊了一会儿后,便起身告辞,笑道,“二哥,我趁此机会去广寒宫一趟。上次嫦娥仙子送了月桂香给沉香和小玉做贺礼,我去向她道个谢。”杨戬闻言,也不再多留,送了三妹出去。望着杨婵的背影,心中泛起一丝淡淡的喜悦。

 却说杨婵离了真君神殿,向着广寒宫方向一路款款而行,心下暗暗思索,“适才二哥是真没察觉我的失言,还是已完全放下那段过往了呢?果真不在意了倒好。嫦娥仙子公然违抗王母之命,去看望二哥,她对二哥不可能丝毫未动心。只是两人都是闷嘴葫芦,性子又一个比一个冷,若没人从中撮合,只怕二哥就是再望上一万年的月亮,到头还得是一个广寒宫,一个真君殿,各想各的事,各伤各的心。”想到此处,不由一笑,暗叹,“杨婵啊,杨婵,看来你还得要给他们二人再说合一次了。凡间的婚嫁管的多了,不知这仙家的婚事能不能管得成?若两人鸳盟得结,你可谓天庭第一冰人了!”越想越自觉好笑,脚下加快,飘行到了广寒宫。

   来到广寒宫时,杨婵毫无意外地见到嫦娥正默默垂首择选药材,玉浓两只前爪抱着捣药杵没精打采地上下捣弄着。杨婵上前,盈盈一礼,笑道,“仙子近来可好?”嫦娥一见杨婵,甚是欢喜,忙请杨婵坐下,奉上清茶,然后歪头打量杨婵,抿嘴一笑,“你当了婆婆,不好好和你家官人坐享儿孙福,跑到我这冷清清的广寒宫做什么?”

   杨婵甚少听到嫦娥如此调笑之语,此时听来,便知嫦娥心情甚好,于是也打趣道,“我家办喜事,收了你的厚礼,却没请你喝上一杯喜酒,这叫我怎生过意得去?这不,我特意来向你道谢,顺便问问,你有什么缺的,或是想要的,我好送了给你来还礼。” 嫦娥闻言失笑道,“我会缺什么?更没什么想要的东西。你还是把你的那些宝贝留着等着给你的孙子重孙吧。”

   两人又说笑了几句,杨婵才向嫦娥略略提了一下真君神殿发生的异事。嫦娥面上淡淡的,只是随口问了几句,再无他话。杨婵微一皱眉,长叹了一口气,“这次梅山兄弟受的伤着实有些古怪,只怕二哥又有的忙了!他为了救我,被咒语反噬,伤得颇重,未曾好生将养,又忙着整理天条。眼下,又出了这等怪事,他要劳心劳力的,我真担心他的身子吃不消。”

   嫦娥抬头瞧了一眼一脸忧虑的杨婵,轻声道,“他总是为他人考虑得多,不顾念自己。你是他唯一的亲人了,也该多陪陪他,多关心照料一下他才是。”

   杨婵心下暗喜,脸上却仍是愁云堆叠,“我在凡间的事也较多,而且我也不便总来天庭。即便我能照料二哥一时,也不可能长久陪在他身边。二哥性子沉,有什么事总是压在心里,从不向人多言,天大的事都自己一个人扛”说到此处,眼里泛出泪来,“这次因为我的任性,不懂事让他为我操尽了心,吃了这么多苦,我之前还那样待他,肯定伤了他的心!”一时激动,哽咽难言。

嫦娥劝慰道,“这次的事,他本就在刻意隐瞒,你误会他也怪你不得。况且,你二哥最疼你,只要你过得开心、幸福,他就心满意足了。你若总为以前的事心怀愧疚,难以释怀,他心里也不会好受的。”

杨婵轻叹一声,“还是仙子了解二哥,难怪二哥对仙子一直都是敬重有加。”停了一停,低声继续说道:“上次仙子违拗王母之意,去小树林探望二哥。我知道他心里欢喜得紧。他望月千年,这番心思,如今能得仙子怜念,我也为他高兴。”

   嫦娥双手细细揉搓着药料,缓道:“ 我之前因你被压华山一事,对他误会颇深。后来得知实情,心中难免有愧。我敬佩他心系苍生,舍生取义,宽广无私的胸怀,又见他伤势颇重,所以才去了小树林。与你说的什么望不望月的,实不相干!如此无稽之言,以后切莫再提,免得别人误会。”

   杨婵一怔,见嫦娥脸上冷冷的,微觉尴尬,笑道:“刚才是我说错话了,仙子莫怪。我明白仙子心中始终记挂着后羿。不过,三千多年来,仙子独守广寒宫,清冷寂寞,可曾想过去下界找寻后羿的转世?若能寻到,再续前缘,也好免了相思之苦。”

   嫦娥微微摇头:“转世之后,人已非,情已断。何苦自寻烦恼呢?清冷寂寞吗?我倒不觉得。在我心中,后羿从未离开过。有他陪伴,我怎么会寂寞呢?”说到此处,嘴角不由泛起一丝淡淡的微笑。

   杨婵沉默片刻,轻叹道:“仙子果然看得通透,我自愧弗如。”

   两人再闲聊几句,杨婵就告辞了。出得广寒宫,禁不住回头一望,只见清冷素白的月光笼住广寒宫,一片冷寂。

   嫦娥送走杨婵,瞧着满桌的药材,却无心再捣练下去。随手抱起卧在脚下的玉浓,喃喃道:“转世?我爱的是那个顶天立地、胆识超凡、万人敬仰、世间无匹的英雄!与我两心如一,情比金坚的良人!这般人物,哪里再会有呢?即使留有一丝一缕的相似,也已不是他了!寂寞?我与寂寞作伴三千余年,难道还不习惯吗?”说着,将脸轻轻贴在玉浓光滑柔顺的毛皮上。再抬头时,玉浓身上已湿了一缕。

   玉浓微歪着头,愣愣地盯着那片惨白死寂的月光,一动不动。

楼主 素姮  发布于 2009-06-29 21:20:00 +0800 CST  
第三章

  真君神殿外,嫦娥蹙眉凝立片刻,缓步上前。门外守卫不敢怠慢,忙请入内,出来接待的却是梅山老大。康老大抱拳施礼,道:“仙子此来,可是找二爷?不巧,二爷往下界去了。”见嫦娥面带忧色,遂问道:“仙子可有急事?不知我能否帮得上忙?”

  嫦娥勉强笑了一笑,道:“其实也无甚大事。只是我宫中的玉兔忽然不见了,我四处寻找不见。一时心中焦急,想请哮天犬帮我找一找。”

  康老大道:“二爷带了哮天犬同去下界。待他们回来,我立刻请哮天犬过去,可好?仙子无需担心,那玉兔想来是跑出去玩耍,忘了时辰。有哮天犬在,应该很快就找到了。”

  嫦娥谢过康老大,即告辞离去。适才不好与康老大多言,嫦娥却自知玉浓失踪一事透着蹊跷,故而心中忐忑难安。

  杨戬此番下界却是查访梅山兄弟受伤一事。原来梅山老四、老五清醒之后,众人问起二人受伤缘由,二人竟也是茫然不解。只是言道,在下界青州巡查时,偶见一僻陋山村黑雾层层,似有妖魔作祟。二人刚接近村落,未及入内详查,便被一股狂风迫倒,紧接着就有什么东西按在自己头部,二人拼命挣脱不得,待那怪物消失之后,只觉胸中一股浊气翻腾,恶心欲呕。二人自知不妙,强力支撑下才回得天庭,之后的事便一无所知了。

  众人见老四对疗伤之事毫无印象,遂也不提。

  杨戬因此事诡异,单听老四与老五之言,想不出是何方妖魔在兴风作浪,便在梅山兄弟二人伤势稳定后,带着哮天犬往青州而去。
  
  待到回转天庭,迎上来的康老大不及问起查寻情况,便先将嫦娥来访一事禀明。哮天犬一旁笑道:“找只兔子还不容易。主人,我们这就去广寒宫吧。”

  杨戬随口应道:“你去吧,早去早回。”正嘻嘻而笑的哮天犬顿觉惊讶:“主人,你不去见仙子吗?”

  杨戬冷冷扫了他一眼,哮天犬不敢再多话,扭身窜了出去。

  康老大这才问起下界情形,杨戬冷声道:“妖物不知去向,哮天犬也嗅不出他的踪迹。那个村庄的百姓已尽数惨死,皆是遍身乌黑,面容凶恶。不过,看情形,应是众人互相残杀而死!”想到在村中所见被撕扯裂碎的幼童残骸,神色更是冷厉。

  康老大听得心惊,忙又问道:“二爷,那当地的山神、土地可有见到?”

  杨戬摇头道:“山神、土地也已身亡,死状与百姓无异。我去地府查过他们的魂魄,发现这些魂魄也是凶狠异常,心智俱失。据我推测,他们与老四、老五一般,俱是被强收了三魂中的胎光,以致体内阴阳失衡,百邪阴毒之气入侵,秽浊遍体。幸好老四、老五拼死保住了一丝清明,否则,已是凶多吉少了”

康老大愈发惊骇:“这般害人手段闻所未闻,我们不知那妖物来历,又寻不到它的踪迹,这该如何是好?”

杨戬冷冷一笑:“那妖物首次作恶,料来还不知已被咱们盯上。依它伤人的手段来看,妖术尚未修成。老大,你速速加派人手盯紧青州地段,若有异常,立刻来报!只要妖物再出现,我定不会放过它!”

楼主 素姮  发布于 2009-06-30 16:05:00 +0800 CST  
楼主写得挺好的,看到目前挺喜欢。而且最近两天似乎更新比较积极,是不是放假了? 

作者:慕英灵2009-6-30 16:21 回复此发言   
---------------------------
已放假,所以写作时间充裕,我会尽力多更文的。
谢谢你一直以来的支持,希望接下来的文不会令你厌恶生憎。

楼主 素姮  发布于 2009-06-30 17:20:00 +0800 CST  
杨戬因整理天条,多日未眠,又为梅山兄弟疗伤,此后连日奔波,此时难免有些倦怠。嘱咐了康老大一些事宜细节后,便回到内殿寝室歇息。

康老大正在调兵遣将之际,哮天犬急冲冲地奔了进来,一进大厅就喊:“老大,主人呢?嫦娥仙子要我与她到下界找她的兔子。”

康老大顾不得细问,随口说道:“二爷歇下了。仙子让你去,你就去吧。”

哮天犬不敢打扰杨戬休息,只得去往南天门会同了嫦娥又往下界奔去,嘴里不好说,心里不免嘀咕:“那只兔子着实混蛋!哪里不好玩儿,偏要跑下去,与野兔子捉迷藏!害得狗爷爷还得辛苦跑上一遭。乖乖待着别四处乱跑还罢,若不然,我非得把你连皮带骨,囫囵吐下才是!嗯,野兔子吃过不少,这天上的玉兔倒是没尝过,不知道该烤了吃,还是煮了吃。要不,一半烤,一半煮?”

哮天犬盘算着兔子的种种吃法,想到美处,不由垂涎欲滴。嫦娥一瞥之间,见他脸上笑得古怪,也不多问,自不知那厢哮天犬已将自己的玉兔视作镬中肉,盘中餐,心里正自大快朵颐。

杨戬歇息了个把时辰,顿感神清气爽,出了寝殿,便直到议事厅,只见那案上又已堆满了新呈上来的文牍。抽出最底下的一份,细看却是姑射山神呈报,因新天条出世,造成世间山川异动,治下伏龙滩内被禁锢了三千年的一条恶龙竟破咒而出,逃遁他处。只因这姑射山神乃新任,于往事不大清楚,不知这恶龙的来历,囚禁缘由,故而言之不详。再翻看其他文书,竟有多起类似逃逸了被镇妖魔的事件。当地管辖之神无力追捕,皆上书天庭,奏请除妖。

杨戬看罢,不由皱眉。新天条刻于七彩石之上,裂山而出,竟然搅了天气,动了地脉,以致有些原被镇压的妖魔趁机入世,若他们怙恶不悛,再次兴风作浪,必会危害生灵,引发三界大乱。

杨戬略一思索,起身打开封锁历年旧案卷的文柜,检出青州卷册,快速翻阅,却查不到有关吸人善魂的妖魔异怪的记载。杨戬微感失望,正打算再查青州旁近的冀州册,看有无线索可寻,却听到外面一片喧哗,只听那哮天犬嘶声狂喊:“主人!仙子被妖怪掳去啦!快去救她!”

杨戬手一颤,冀州卷本滑落一地。

楼主 素姮  发布于 2009-06-30 18:03:00 +0800 CST  
楼主给你提个意见,感觉你的文中有刻意让杨戬话说的成份少,杨戬是性格深沉但绝不是哑吧!有时候该说也要说的,乃塑造的杨戬也太安静了  
 
  
 作者:清河幻2009-7-7 13:39 回复此发言 
-------------------------------------------
这的确是我自身的问题。因杨戬太难着笔,不敢胡乱多写,唯恐流于肤浅。
至于你提出的“在外在气质和情节上强化意境”,我只有苦笑。正如某位IPTX所言,我真是无此能耐。只好一点一点慢慢写下去,希望能有提高的一天。
谢谢你的关注及建议,不胜感激!

楼主 素姮  发布于 2009-07-08 20:31:00 +0800 CST  
刚刚看开头.我觉得把嫦娥表现的有点小女人了  
 
  
 作者:Hong薇2009-7-12 12:48 回复此发言 
---------------------------------------
嫦娥只是因吃了灵药,飞升成仙。她未经苦修,凡人的七情六欲仍在。小女人就小女人吧,圣母做久了,也会累得不是?(*^__^*) 



惊见加精,惶恐不安!恐怕之后要令好心的吧主失望了。无奈地仰天长叹:怎么文章写着写着就变味了呢?

楼主 素姮  发布于 2009-07-14 23:28:00 +0800 CST  
看来杨戬马上要见到西三了,楼主可以给西三另外一份感情,让两人彻底两清最好  
 
  
 作者:贺兰源儿2009-7-18 02:33 回复此发言    
--------------------------------------
这得问问那条笨龙肯不肯。


看来杨戬马上要见到西三了,楼主可以给西三另外一份感情,让两人彻底两清最好  
 
  
 作者:贺兰源儿2009-7-18 02:33 回复此发言    
----------------------------------------------
这个,怎么生?八百年没同房,寸心又没再嫁,孩子哪里来的?嗯,神仙或许应该可以“感而孕”。



天哪,别三角恋  
 
  
 作者:若芸年华2009-7-18 18:28 回复此发言    
-----------------------------------------------
正正经经地答复:担心三角恋的朋友大可放心!

被写烂了的题材,我才不会写!

写就写六角恋!九角恋!



小孩子们会不会碰到妖怪遇危险?  
 
  
 作者:慕英灵2009-7-19 21:22 回复此发言 
---------------------------------
妖怪在窝里蹲着呢,我不让他出来,他就不敢出来吓唬小朋友。等哪天高兴了,再给他放放风。



摸摸LZ~别伤心了
作者:喵言喵语2009-7-20 09:50 回复此发言    
 
----------------------------------------------
谢谢乃滴关心抚摸,好感动。555555555555
不好意思地悄悄告诉你,其实我看到那些留言很开心的,心里那个乐啊!
不过,话说回来,我的文的确问题不小,我自己也清楚。人家虽是说得狠了些,可还是有道理的。


最后的最后,万分感谢欣汝的粉丝热情顶贴。下次咱们换几句话,好不好?敬请对本文批评指正。啥?没看文?眼含热泪,垂头自伤,默默自问:“我写得很幼稚吗?幼稚吗?不幼稚吗?”

楼主 素姮  发布于 2009-07-20 14:25:00 +0800 CST  
杨戬默默凝视着那名女子,见到她脸上灿烂的笑容,大感欣慰:“寸心,愿你永远如此刻这般幸福安乐。”

   看着那群欢悦喜乐的背影向西渐行渐远,杨戬微微一笑,拂开柳枝,转身而去。

   街上游人已散尽,彩灯一盏盏烛尽灯灭。嫦娥漫无目的地信步前行,心绪纷乱:“这里是哪里?我和你可曾来过?我们的家呢?你为我搭建的花架呢?你亲手为我作的瑶琴呢?你可知道,这三千多年来,我再没碰触过琴弦?既无知音,何必鸣琴?相思情浓,我只有凌空而舞,想象着你在一旁观看,欢笑,一切还如从前;舞罢,却又是更加迫人的寂寞孤单。三千年了,我在月宫从不敢回头下望旸谷,只怕物是人非,徒增伤感。如今故地重游,却发觉物非人非更令人不堪忍受。后羿,我找不到我们的过去了。”

   不知走了多久,恍惚间竟来到一个小湖旁。清风拂过,湖面上涟漪层叠,月光荡漾。嫦娥怔怔地盯着湖心的明月,忽抬头睇望月宫,眼中露出一丝憎恨与厌恶:“月宫?不过是万年寒冰做成的华美牢笼!”

   正欲拂袖离去,却听得一声惊呼:“女鬼!”紧接着“噗通”一声,有人落到了水中。嫦娥细看湖中,只见一人在湖中拼命挣扎,高声大叫:“救命!救命!水鬼抓替死鬼啦!”

   嫦娥连忙施法将那落水之人救上岸来,那人受惊之下,忽地抱头哭嚎:“鬼奶奶不要吃我!鬼奶奶不要挖我的心!我只是在这儿睡觉的,没做坏事!鬼奶奶不要抓我!”

   嫦娥顿觉又好气又好笑,又担心此人就此吓出毛病来,遂柔声安慰道:“我不是女鬼,我只是在这里看月亮的。对不住,惊吓到你了。”

   那人却只是哭叫不断,嫦娥不由皱眉,本想丢下此人不理,终究不忍,只得好言抚慰了半响。那人哭声渐停,抬头愣愣地盯着嫦娥,突地咧嘴傻笑:“嘿嘿嘿嘿,你不是鬼奶奶,你是观音菩萨。俺娘说鬼奶奶都是青面獠牙,你长得这么好看,你是观音菩萨。”说完又是一阵傻笑。

   嫦娥哭笑不得,再看此人虽是身材高大,却一脸蠢钝,目光呆滞,浑身衣着肮脏破烂,心下暗生怜惜:“原来是个傻子,定是无家可归,露宿湖畔,却被我吓到了。”又见他衣衫单薄破损,浑身被冷水浸透,凉风一吹,瑟瑟发抖。嫦娥心生歉意,挥手一拂,那人身上已换成一套崭新衣衫,身上也已全干。那人拍手嘻嘻而笑:“真好玩儿!观音菩萨变戏法!”

   嫦娥忍不住一笑,又变幻出一锭银子,交给那人,话语轻柔:“你收好这锭银子,可以拿它去买衣服,买吃的,千万莫丢了。”

   那人手里攥着银子,傻呆呆地瞧着嫦娥直笑。嫦娥望了望天色,见与杨戬约好的时辰快到,不再逗留,转身离去。那人呆望着嫦娥的背影,嘴里嘟嘟囔囔:“观音菩萨给我银子,观音菩萨变戏法……”

   嫦娥回到小店时,杨戬与哮天犬已等候在门外,却不见那玉兔。杨戬上前先施一礼,道:“仙子,对不住了,哮天犬未能找到玉兔的下落。”

   哮天犬一脸委屈:“仙子,我原闻到了一点点那兔子的味儿,可后来那一群小海鲜满街乱跑,害得我鼻子又难受发痒,兔子味儿再也闻不到了。现在我还是满鼻子呛人的海鲜味儿。”说罢,低头呜呜出声。

   嫦娥心内虽感失望,却也无法埋怨哮天犬,劝慰哮天犬道:“狗王不辞辛苦,帮我四处寻找玉兔,嫦娥心中甚是感激。回到天廷后,我送狗王一瓶月华凝露,以助狗王神清灵通”

   哮天犬闻言大喜,连声道谢。

   杨戬也代哮天犬谢过嫦娥,又道:“仙子,看来一时难以找到玉兔。不如我们先回天廷,待我处理完障日山妖人一案,再详查玉兔之事,如此可好?”

   嫦娥盈盈施礼拜谢,道:“此番劳烦真君与狗王,嫦娥心里着实过意不去。玉兔之事小,妖人祸害人间事大,不敢再耽误真君正事,我们这就回去吧。”

   三人腾身而起,飘然向天廷远去。嫦娥不禁回望日照城,暗下决心:“就此永别,绝不重返。”

   杨戬知晓嫦娥故园重回,思及前尘,心内惨然,遂故意引了哮天犬说些逗笑的话,虽不能使得嫦娥欣然解颐,倒也驱散了几分嫦娥心中的孤清凄苦。

楼主 素姮  发布于 2009-07-21 17:35:00 +0800 CST  

楼主:素姮

字数:29032

发表时间:2009-05-23 23:5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2-05-16 12:28:09 +0800 CST

评论数:50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