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311】【原创】紧握还是放手?

上次删帖纯属手贱,重来

楼主 散了de流年  发布于 2017-03-11 21:25:00 +0800 CST  
1
自走在寂静的长街,回忆一幕幕重演。我告诉自己要勇敢地面对,就算心碎也完美。想起和你牵手的画面,泪水早已化成雨下满天。回到我们相遇的地点,才知道我对你有太多的不了解。以为爱得深就不怕悲伤,偏偏爱让心成雪,让你痛得更深,更寒。
————————————————————————————
同样的咖啡馆,同样的人,但离开的人,走着不同的路。
柳时镇鼓起很大的勇气,沉默很久后,终于开口“姜医生,我明天要去百货商店。”姜暮烟本以为乘着他休假,自己跟理事长请假后和他一起到处散心,但……看了计划泡汤 了。
“哦,知道了,别受伤,我可不想你回来时我要以主治医生的身份和你见面。”明明很担心,却还是努力的装作没事。不想让他担心吧?“我们,分手吧,我们……不合适。”柳时镇看着面前的女人做那样的努力,还是狠下心说出来这样的话。这是他做了很久的决定,不想她为自己担惊受怕,却不知道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就像明珠说的,比起他的工作,她更怕与他分离。 姜暮烟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不相信,“柳少校,别开玩笑了,这可不好玩哦。”强颜欢笑。 “我没有开玩笑,姜医生,我们……”“给我个理由!起码,我总要知道你这次甩我是为什么?不合适,只是借口。”姜暮烟不想听他说出下面的话便打断了。不合适?要是不合适第一次分手就应该结束了不是吗? 姜暮烟眼眶已有些微红,但眼睛却直直的看着对面的男人,多么希望他说只是一个玩笑。 “因为……我变心了,所以,我不爱了,放手了。”柳时镇别过视线,淡淡的说。不敢对上她的视线,怕自己狠不下心对她说出这种话。 嗯,自己没有理由挽留了吧?他已经说不爱了“所以,我该怎么做呢?是消失在你的生活里呢?还是祝你幸福呢?”姜暮烟有些哽咽,但,她也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女人,她有自己的骄傲,不想在他面前那么不堪,强忍着眼泪。 面对姜暮烟的问题柳时镇的心狠狠地痛了。可不是嘛?消失在自己深爱的人的生活里或者看着自己深爱的人和别人幸福生活,当然,只要他快乐,对自己何尝不是一种幸福?但,怎么会不难过?“祝我幸福吧,我也会祝你幸福,也许,真的只是有缘无分吧?”柳时镇有些自嘲的说道。
“嗯,好,那祝你幸福,柳少校!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再见。”起身迅速离开了这家咖啡馆,消失在柳时镇的视线里。柳时镇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自己视线里,心突然有些难受,“真的有些痛呢!过几天就会好了吧?”像自言自语,又像是安慰自己。

楼主 散了de流年  发布于 2017-03-11 22:26:00 +0800 CST  
2
我以为我能坚强地面对,眼泪却出卖了,说要忘掉你的一切
————————————————————————————
离开了咖啡馆,姜暮烟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去医院?不才请假吗?那么回家吧?但是,那个充满两人回忆的地方怎敢回去?还嫌自己不疼吗?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来几杯烧酒,也许醉了就不会那么痛了吧?拿起手机便拨打了明珠的电话“喂,明珠啊,你有空吗?陪我一起喝酒吧?三天三夜怎么样?”面对姜暮烟突然的邀请明珠还有些转不过来,“前辈,你怎么了?没事吧?怎么突然找我喝酒啊?”有事吗?没事吧?只是心很痛而已,用酒精麻痹就好。“呵呵,没事,就是……失恋了,你有时间吗?我在上次的地方等你。”说完没等明珠回过神来便挂了电话。
————————————————————————————
半小时后
“呀,前辈,你别喝了!”明珠推开门便看到姜暮烟不停的给自己灌酒,但一句话也没说。“前辈,你们到底怎么了,这次是谁把谁甩了?”姜暮烟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认真的看着明珠“明珠啊,你说,是不是真的可以轻易的对一个人说不爱了?嗯?呵呵,也许他真的没那么爱我吧?我却把他爱得那么深,可是,我真的好痛,你知道吗?他说……他,不爱了,放手了,但是,我能怎样?死皮烂脸的缠着他吗?我不能,我也有自尊心,他已经说他不爱了,我能怎么办?”说着情绪有些激动,说着说着眼泪流了下来,胡乱的擦了擦眼泪。“前辈,别哭了,他应该有什么难言之隐,要不我帮你问问?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阿?”姜暮烟是个多么要强女人,但为了柳时镇这个男人掉了一次又一次眼泪。“能有什么误会?他什么都没说就提出分手,能有什么误会?来,明珠,我们一起喝,三天三夜!”整理好情绪,拿起酒杯又开始不停地倒酒,不停地灌酒……
终于,她倒下了,但已经很晚了。眼角还残留着泪珠,嘴里还不停嘀咕着。看着醉得一塌糊涂的姜暮烟自己也没办法,明珠便拿起手机拨打了柳时镇的电话“喂,前辈啊,姜暮烟前辈喝醉了,你快过来吧,话说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今天突然找我喝酒,自己还没喝,她都醉得一塌糊涂的了,你们到底怎么了?我说你们能不能……”听到明珠说姜暮烟喝醉了自己便打断了明珠“你们在哪?以后再和你解释。”还以为她会回家或者回医院,但是如果知道她去喝酒的话自己怎么敢让她一个人?



一进门看到醉的一塌糊涂的姜暮烟,看到她有些红肿的眼睛,她刚才哭过了么?不禁有些心疼。“前辈,你们发生了什么,不是说一起去散心么?怎么闹成这样?”明珠不解的问。“有时间再和你解释,我先送她回家,我打电话给徐大荣叫他来接你,大晚上的你一个人也不安全。”说完准备拨打电话。“哎,不用了,你先送暮烟前辈回家吧,我自己打。真搞不懂你们俩……啧啧啧”无奈的摇了摇头。“好,那你注意安全,我先走了。”说完抱着姜暮烟离开了酒馆。走出酒馆,打开车门,轻轻地把姜暮烟放在车的副驾驶上,缓缓的抽出了手,生怕吵醒了她,看着她红肿的眼睛自己有些心疼,这个笨蛋,怎么不会回家?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女人。
突然这个女人搂上了自己的脖子,靠在自己怀里。“柳时镇xi,你好自私,你不爱了就可以潇洒的说分手,呵呵,也是,欠债累累的女人就是容易被甩,呵呵。可是,我……真的,好疼,我不敢回家呢。”姜暮烟搂着柳时镇,迷迷糊糊的嘀咕着“因为,一回家里就会想到你,我怎么敢回家?嗯?听说喝酒了就不会痛了,可是,我喝醉了还是很想你,你这个坏蛋,闯进了我的生活,然后就潇洒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坏蛋!”柳时镇听着她说着,心里不禁心疼了起来,好想抱着,安慰她,告诉她,他爱她,但是,一想到自己如果回不来,那她怎么办?不想自己毁了她一辈子,“对不起……”说完便掰开她的手,坐到主驾驶座位上,发动了车子。
车停到了姜暮烟家门前,扭过头看到刚才的人已经安静的睡着了,不禁嘴角上扬。下车从口袋里拿起钥匙开了门,抱着姜暮烟进了充满两个人回忆的房子里。一切还是那么熟悉。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帮她盖好被子,准备离开,看着手里的钥匙,不知道是该还给她还是……“柳时镇xi,别走,别又丢下我一个人,不想再被丢下了。”床上的人儿眉头紧皱,手不安分的从被子里伸了出来。“我不走,我在。”柳时镇把钥匙放回口袋,上前握住了姜暮烟的手,轻轻的说。柳时镇轻轻的躺下,手轻轻的环住她,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怀里的人儿头往他胸膛里蹭了蹭,找到了熟悉的味道,像是有了安全感,稳稳的睡着。

楼主 散了de流年  发布于 2017-03-11 22:26:00 +0800 CST  
3
清晨,姜暮烟缓缓睁开了眼睛,感觉头有些眩晕,有些口渴,准备起身去倒水喝,才发现自己被一个人紧紧的从背后环住,轻轻的掰开他的手,想看看这个人是谁,却听到熟悉的声音,“醒了?头还疼吗?我给你倒点水。”说完便起身去倒水。看着他的背影,觉得昨天的分手像是自己做的一个梦,但,却被他一句话拉回了现实。“因为昨天你喝醉了,我不放心就留下了,我给你做点早饭,你吃点吧,等下我就走,水我放这了。”把水放在床头柜上,转身就往厨房去了,不久后就听到了从厨房传来的切东西的声音。
“呵呵,原来还是要走……”手拿着水杯,喝了几口,便起身往卫生间去洗漱了。几分钟后,洗漱好的姜暮烟便往厨房走去。“你回去吧,我自己可以,你不需要做那么多。”语气淡淡的,与往日不同。说完便自己动手起来。“我来吧,反正我回去也……”“不是分手了吗?所以,你不需要这么做!回去吧,我自己可以!”对于她的回答柳时镇竟不知道说什么,明明很难过却还要装作什么事都没有,轻描淡写的。唉,这个倔强的女人,柳时镇心里不禁感叹。“那……我走了,再见。”说完便转身准备离开。“你以后不需要这么做,我们谁也不欠谁,所以,我的事,你不用管,你的事,我也不会管。柳少校!”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冰冷,谁知道她说这些话是心里有多痛?有多难受,但,她说的没错,分手了,谁也不是谁的谁,所以,以后谁也不会插手谁的人生不是很好吗?“知道了,所以,你要幸福……”背着她,没看到她的眼睛,但自己也知道她肯定在红了眼眶。“我会的,少校你也是。”“嗯。”说完走出来厨房,直到听到了门关上的声音,姜暮烟才发现自己好累,强装得好累,靠着冰箱缓缓滑落,感觉厨房里还残留着他的气息,心狠狠地痛了“真的,不可能了吗?”最后,蜷缩在厨房的一个角落默默哭泣,哭累了,叫了外卖,一个人吃着。天黑了也没开灯,点着蜡烛,一切关于他的回忆一点点浮现出来。眼泪划过脸颊落下,开始抽泣,然后,红肿着眼睛,渐渐睡了过去。
————————————————————————————
“中队长,听明珠说你和姜医生……”“我们分手了。”柳时镇一个人坐在宿舍门口,看着天上的星星。“这个女人,现在还在哭泣吗?” “为什么?”徐大荣怎么也不理解,难道这次又是姜医生甩她的吗?除了这应该没有可能了啊,但是这次甩他的理由又是什么?“不知道。唉,真的有点后悔提出分手了呢,怪想她的,呵呵。”自嘲的笑了笑。 “你提的?你把姜医生甩了?为什么?”中队长把姜医生甩了?徐大荣还有点缓不过来,柳时镇有多爱姜暮烟他也不是不知道,才见过三面却一直想着她八个月,但,这次中队长提出分手又是因为什么? “我怕我给不了她未来,干我们这行的,生死说不清楚,所以,不想耽误她。”“所以,就分手了?你真的想好了?”想好了吗,心里一直问着自己。“什么时候开始任务?”没有回答徐大荣的问题。 徐大荣看着这样的中队长有些同情的摇了摇头,说“9点开始登机。”“哦。”从口袋里拿出一小串钥匙,这,应该是自己唯一一个拥有的与她有关的东西了吧?

楼主 散了de流年  发布于 2017-03-11 22:26:00 +0800 CST  
4 或许,转身是为了忘却,可是,转过身,却发觉,有一种撕心裂肺叫做思念。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姜暮烟还是决定回医院上班,也许只有自己工作忙起来自己才没有时间去想他吧? 一进医院便迎来了各种目光,姜暮烟也没有在意,直接往理事长办公室走去。 “扣扣扣”“请进!———哟,这不是姜教授吗,怎么有空来找我?我说,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和柳大尉在一起吗?莫,难道……分手了?谁提的?”“理事长,我找你只是想撤回假期,我和柳时镇xi怎么样是我们的私事,所以没有必要和理事长你汇报。还有,不是柳大尉,是柳少校。”本以为来到医院就可以逃避关于柳时镇的一切,没想到刚来医院就有人提到柳时镇,真是的,怎么哪里都有你啊?姜暮烟心里嘀咕着。“莫?你这个态度是什么意思?如果我不同意你撤回呢?”看着姜暮烟的态度韩元锡有些恼火。 “嗯,你不同意我也没办法,那我去找柳时镇xi去了,本想浪费约会的机会来医院上班,看来不去约会是不行啊?”说着准备想走,但理事长听到后马上改变了主意。“没有,姜教授那么敬业我怎么会不给你机会呢?我同意撤回你的请假,今天现在立刻上班!”“好的,那我走了,再见理事长。”说完离开了办公室。 走到一个熟悉的办公室门口,伪装好自己,推开了门进来办公室。“莫?姜暮烟,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和……”“没怎么,想你了就来了呗?”又是柳时镇,怎么到医院还是柳时镇? 表智秀看着姜暮烟,上下不停的大量着。“没怎么?看着你的眼睛怎么感觉你好像哭过呢?分手了?谁提的?”“他提的”轻描淡写的,像说的事与自己无关。“这次为什么分手?”说实话表智秀对柳时镇工作有些偏见,但听医疗组的人说了他俩的经历,感觉他们俩走到现在挺不容易的,所以以为柳时镇是值得把姜暮烟托付给他的人。现在闹的又是哪一出?“他说他不爱我了,所以分手了。”表智秀当然知道她到底有多难过,她也知道姜暮烟到底有多爱柳时镇,只是强装着而已。之前他俩只见过三面她就想念了他八个月,现在,估计她一辈子都很难放下吧?“暮烟啊.你没事吧?”表智秀看着如此镇定的人感到有些不安,怎么感觉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嗯,没事。”真的没事?怎么可能?现在她只希望赶快有急诊让自己没闲着就没事。突然,手机响了。“喂,前辈,快到急诊室来,有车祸患者。”“哦,好……”挂了电话。

楼主 散了de流年  发布于 2017-03-11 22:27:00 +0800 CST  
5“啊,手术终于完成了,累死了。”李志勋敲着自己的肩膀,有些疲惫。“好好休息吧。”姜暮烟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嗯,哎,前辈,你怎么回来了?我记得你不是和……”“想回来了啊,怎么,不欢迎我啊,莫,我才走了一两天就赶我走了?我太伤心了哦。” 努力的开着玩笑,只为不想他的听到名字。“不是,只是你怎么会突然回来?是柳大尉出任务了吗?哦,不对,是柳少校。”“嗯。”也懒得解释,自己心里有点乱,不想再去想关于他,胡乱的回答后只想赶快离开,不然又被问出什么。“那我走了啊,今天我帮你们值夜班吧,反正我也没事。”之前以为他牺牲的日子里自己也是这样,只要有机会就会不停地工作,好像又回到了之前。“嗯,好的,谢谢前辈,那再见了!”说完李志勋朝着姜暮烟挥了挥手, 进了电梯。
表智秀的办公室内
“姜暮烟,你真的没事?你做了一天手术还有帮他们值夜班,你不休息啊你?你这样身体会出问题的。”看着眼前的人,自己也有些无奈。智秀本来就担心她会做出什么想不开的事,现在,这不是折磨自己嘛?一想到之前她以为柳时镇牺牲时那段时间,现在都还觉得可怕,每天没日没夜的工作,从不给自己放假,休假还给别人值班,看得她拼命的工作自己都觉得累,劝了就说没事,反正也没事做。现在,又是重蹈覆辙吗?哦,但这次不是柳时镇牺牲,而是两人分手了,但她还是用同样的方式折磨自己,啧啧啧,看来失恋也很可怕。智秀摇了摇头
平淡日子就这样过去了半年,姜暮烟还是没日没夜的工作,值班,就差没倒下了吧。“姜暮烟,今天你给自己放个假吧,这样下去会出事的,我请你喝红酒,怎样?你一天别都闷在手术室里了,快住在里面了都。”但姜暮烟却被红酒两字勾起了回忆。红酒?那是自己与他第一次接吻,那是自己心跳的很快,不敢看他的眼睛,只说了句“晚安。”就拿着红酒就匆忙离开,想想那时自己真是……姜暮烟不禁低头轻笑。 “喂,姜暮烟,你笑什么?”表智秀拍了拍桌子,一脸认真地看着她。 姜暮烟用手撑着脑袋,所有有关柳时镇的回忆浮现出来“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零碎的回忆。蜡烛,矿泉水,红酒,录音,项链……”“你说什么啊?”有些弄不明白,这个人怎么了? 突然眼睛不知不觉地红了。“智秀,我好想他,我真的好想他!”原来,自己还是很想他。心真的痛了呢,真是的。“但是,他不爱我了,我一直告诉自己该放下,可是,我真的……好想他,想和他在一起,和他拥抱,牵手,一起吃饭,聊天,像以前一样……智秀,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回家吗……因为我不敢回家,家里充满了与他的回忆,我怕,我怕痛,所以不敢回家。在医院我只有工作时才没时间想他,所以,拼命地工作强迫自己不去想他,也许就不痛了,但是现在,我还是很想他,我该怎么办……”说着自己已经哭了,“他现在怎么样了呢?过得很幸福吧?比我幸福吧?是不是有一个比我优秀的女人陪在他身边,不像我动不动就会甩他,不像我这么俗,不像我这样爱发脾气,无理取闹吧?那女人应该很幸福吧……被他宠溺,拥抱,关心,保护……他会对她撒娇,有时他会吃醋,他会有些幼稚,像个大男孩,有时会孩子气,真的……好羡慕他的她。他现在是不是……过得很好,至少……比我要好吧?”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模糊了眼眶,哽咽的说完了后,低着头,一直低声哭泣,也许只有在他和闺蜜面前哭泣吧?“姜暮烟,放不下就算了,但是你别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啊!”智秀心疼的看着她,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姜暮烟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女人,但在自己面前那么不堪还真的很少。“智秀,我想找一个男朋友。我想忘了他,我……不想痛了。”对于姜暮烟突然提出的智秀有些惊讶“呀,姜暮烟,你没事吧?”“我想试着放下他,爱上别人,他说祝我幸福,所以,我更要幸福。”是啊,他说祝我幸福,可是,自己现在真的辛福吗?“唉,真是搞不懂你们。”智秀摇了摇头,“走,我们去喝酒吧,我请你,我已经请假了,你去和理事长说下。”说完滑着轮椅出了办公室。“看来今天又要白天喝酒了呢。”擦了擦眼泪,也出了办公室。

楼主 散了de流年  发布于 2017-03-11 22:27:00 +0800 CST  
6
突然手机响了“喂,前辈,有Vip病人,听说是军队的,在急诊室,前辈你快点过来!”一听说是军队的自己不禁有些忐忑,害怕那个男人出现在急诊室里。“哦,好,我马上来”说完马上挂了电话,马上拨打了智秀的电话,电话马上被接了。“智秀啊,我有台手术,下次在一起喝吧,嗯,那挂了。”挂了电话马上跑去了急诊室,却被眼前的一幕吓着了。 柳时镇安静的躺在担架上,一切就像之前那样,浑身是血的躺在那。反应过来后马上对着周围的人说”送到手术室,快!准备手术!”他受伤她还是会有些慌乱,害怕,他在一次真正的消失在自己生命里,彻底的消失。“柳时镇xi,为什么……再次见面我要以这样的身份?为什么要浑身是血的出现在我面前?你这个坏蛋!”一边忍着眼泪一边推着他。“准备手术!”
手术进行4个小时后
“取出子弹了,太好了。”李志勋长呼一口气。“还好中枪不在要害,不过伤口因为受伤没有及时处理,不知道有没有感染,如果感染就很容易发烧,不过手术过程这么顺利,就应该没什么大碍了。等麻药药效过了,休息一个月左右,慢慢恢复就好了。”可是,突然,各种机器不停的响着“怎么回事?” “血压突然持续下降,怎么办……心脏,停止跳动了”李志勋看着机器焦急的说。 机器传来了一声长长持久的“嘀”声。姜暮烟看了一眼机器马上对周围的人说“150焦,充电。快点 ,发射。”“嘀”声还在持续,“200焦,充电,发射”还是没有反应,“生命体征,消失了”李志勋看着机器,对着姜暮烟说着。“姜暮烟马上放下了手机的机器,双手压在柳时镇胸口,“1 2 3,1 2 3. 1 2 3.”一直重复着动作,最后想要放弃时,手术台的上人终于有了反应“咳,真是痛死了。”机器响着“嘀 嘀 嘀”的声音,不再是持续的“嘀”声,李志勋看着心好图的变化,终于被救活了。“脉搏,回来了。”姜暮烟松了一口气,“前辈,呼吸16EKG正常,血压,脉搏逐渐恢复正常” 看着血压个方面恢复逐渐正常,姜暮烟终于没那么担心,刚才,他差点……“嗯,好,接下来你来结束手术吧!”说完看了手术台上的人一眼,准备走出手术室。“哦,好,前辈,你有什么事吗?”“没有,我先出去和徐上士说柳少校没事了。别让他担心。”说完便出了手术室

楼主 散了de流年  发布于 2017-03-11 22:27:00 +0800 CST  
7有一种爱,明明是深爱,却说不出来.有一种爱,明明想放弃,却无法放弃.有一种爱,明知是煎熬,却又躱不开.有一种爱,明知无前路.心却早已收不回来.
————————————————————————————————
一推开手术室的门便看到满脸焦急的徐上士迅速地走了过来“怎么样了?”期待的看着姜暮烟。
“没什么大碍了,中枪的地方不在要害,子弹取出来了,结束手术后等麻药药效过了就会醒过来。我还有点事,先走了。他醒过来如果有什么事你就找宋医生,他会解决的。”明明很想看着他醒过来,却选择远离,因为不知道怎么面对。
“好,如果他醒了我会告诉你”说完,柳时镇就被推出了手术室,徐大荣马上跑了上去,“子弹取出来了,没什么大碍,休息休息就好。”李志勋对着徐上士说。看着躺在手术推车上,脸上没有任何血色,干裂的嘴唇,脸上好像又多了一些伤痕,这男人,什么事都这么拼命吗?姜暮烟看着他,好想认真的看看他,好想等他醒过来抱住他,对他说她好想他,但,她有什么身份这么做?于是,选择逃避,逃避关于他的一切。
进到办公室,关上门,无力地靠在门上,“怎么,那么久还是会痛?”泪模糊了眼睛,溢出,滑过脸颊,滑落。
手机突然响了,看到上面显示的是明珠,用手胡乱擦了擦眼泪,努力的让自己声音听不出哽咽
“喂,明珠啊,有事吗?”
“前辈,我听徐大荣说柳时镇中枪了,在你们医院抢救,你……”明珠还是不太放心,毕竟他是她曾经那么深爱的人。
“嗯,现在没什么事了,子弹取出来了,手术很成功呢。”努力的让语气平淡,呵呵,还要做这样的努力呢!
明珠怎么会不知道姜暮烟在做这样的努力,但还是从她的话语中听到了哽咽,“前辈,你哭了。”不是疑问句,而且陈述句。
姜暮烟顿了顿,扯了扯嘴角“是啊,明珠,过了那么久,看到他还是会痛呢。”对于明珠的戳穿没有否认,是啊,连明珠都知道自己伤心难过,你不知道吗?还是,知道了却装做不知道,但是,我们分手了我又有什么资格让你安慰我?知道了又怎么样?姜暮烟心里不禁自嘲着。
“前辈,柳时镇前辈他……”明珠想说点什么安慰她,但,却不知道说些什么?柳时镇为什么和姜暮烟分手她也不知道原因,所以,不知道从何开口。
“明珠,没什么事我就挂了,我还有点事。”原来听到他的名字心还是会狠狠地抽了一下,分手后,从来都是。
“嗯,好吧,那我挂了。”
自己静静地靠在桌子上,不知不觉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手机突然响了

楼主 散了de流年  发布于 2017-03-11 22:28:00 +0800 CST  
8 不打扰,却铭记,是我对你最后的爱
————————————————————————————————
“姜医生,你现在可不可以到中队长的病房来一下,队长他,醒了。”徐大荣看着躺在床上发呆的中队长,无奈走出了病房,拿起手机拨打了姜暮烟的电话。
“是有什么事吗?没什么事的话我很忙,所以,有什么事就说吧。”
“中队长他……有话想对你说,所以,你可不可以过来一下。”徐大荣又望了一眼病床上的人。
“那好,在几号?”姜暮烟心里还是有所希望着,抱着一丝希望,抱着一丝和他在一起的希望。就算不能在一起,远远看着他幸福,也好!
“XXX号”
“好。”
挂了电话,整理好情绪,走进来电梯。
“扣扣扣。”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敲着门。
“进来吧。”柳时镇望着窗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尴尬,曾经那么相爱的两人现在只剩下尴尬。听到熟悉的声音,柳时镇扭过了头,看着站在病床不远处的人,看着一直住在自己心里的那个人看着自己没日没夜思念的那个人。她好像瘦了呢。柳时镇心想。等等,她说我找她?我没有说过找她啊?
“莫?我,没有找你……啊。”怎么回事?……呀,徐大荣。突然想到了什么,准备说出来却被抢先了一步。
“哦,看来是别人耍我了,没什么我先走了。再见。”从进来姜暮烟的目光从来没有停留在柳时镇身上过,害怕对上他那炙热的目光,害怕,自己最后一道防线崩溃。
“过得好吗?”在她转身的一瞬间说出来了自己最想知道的,过得好吗,没有我的日子里,过得好吗?还是一样的性感吗?在手术室里,和你的那个他,过得好吗?他是不是不像我,随时都可能消失,他可以陪你看你想看的所有电影吧?不像我,总是留下你一个人,他不会让你担心,难过吧,不像我,总是会受伤,可能会回不来,让你一个人哭泣,过得好吗?这是我最想知道的。
“很好,少校你应该也很好吧?”是啊,我很好,总是在不经意之间想起你,自己一个人默默哭泣,总是想起所有关于你的,总是,放不下你。少校你呢?你过得好吗?你和你的那个她,过得很好吧,她会接受你的工作,不像我,甩了你好几次。她至少比我好吧?默默承受你的一切,不像我,总是和你闹脾气。你过得好吗,这也是我最想知道的,没有我的日子里,过得好吗?
“很好……姜医生还是一样的美丽呢!”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再见。”姜暮烟再一次准备离开。
“我们还算是朋友吧?就算不是情人,朋友,可以吧?”不能以情人的身份陪着你,以朋友的身份,看着你幸福,就好。

楼主 散了de流年  发布于 2017-03-11 22:28:00 +0800 CST  
9
不可以做朋友    因为彼此伤害过    不可以做敌人    因为彼此深爱过     所以只能做最熟悉的陌生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还算是朋友吧?就算不是情人,朋友,可以吧?”不能以情人的身份陪着你,以朋友的身份,看着你幸福,就好。 “嗯”也好,起码,还能在你身边,以这个身份。 “姜医生,可以,陪我聊会天吗?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对他突然的请求她有些一愣,柳时镇期待着她的回答,但是也害怕,怕她拒绝。沉默,还以为她会拒绝自己,准备说“没时间的话你先忙吧”起码让自己不那么尴尬时,但姜暮烟的回答让他有些惊喜。 “好,以朋友的身份”说完便自然坐在隔壁的病床上,静静地看着他,谁也没有说话,终于在沉默很久后,柳时镇开口了。 “姜医生,好像还是很漂亮呢!”一如既往的玩笑。 “嘁,真是!”白了他一眼,“少校你还是……很帅呢。”尴尬的氛围慢慢化解。 “迷住你了?”有些得意的笑了笑。 是的,迷住了,不过从前还是现在,看到你还是很,心动呢!“有过很多女人吧?”这样的你,迷住过很多人吧?包括我。 “吃醋了?”习惯性的说出口,然而,再一次尴尬,吃醋了呢,但是有什么资格? 沉默,两人再一次沉默。突然,被手机铃声打破了这样的寂静。 “喂,哦好,我马上到”挂电话后“我还有台手术,如果有什么不舒服按这个,那我先走了,再见。”马上跑出了病房。 “看来很急呢。”看着她背影,摇了摇头,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突然想到了什么,伸手往旁边的柜子上拿了手机,输入一串号码。
接通后“呀,我说,徐上士,我说你私自用我的名义找别人啊?”这主意也没谁了。徐上士听后心虚轻咳一下,但他听得出中队长心情不错,看来发展还行。“嗯?哦,那是不是应该感谢我啊?” 这老兄,真是,“啊,我说你真是……起码你得告诉我一声啊,有你这么损队友的吗?” “中队长,看来你心情真的还不错嘛……”这老兄,明明心里高兴的要命。“可是中队长,你这次,还是不打算和她说原因吗?你和她说,我觉得她应该可以理解,你看,我连明珠都没告诉,如果她知道我知道原因并且没和她说,还不得被折磨死。不过话说回来……你不和她说……如果她结婚了,你不后悔吗?自己深爱的人。”真是搞不懂,他到底想什么? “不打算告诉她,从之前提出分手时就想好了,现在,看着她幸福就好。” 其实对柳时镇的回答徐大荣也大概知道,只是想在劝他一次而已。“唉,中队长你为一个女人到底要费多少心啊?”宁可自己伤心,也不想让对方难过,可是,他却不知道,比起和他工作,她更怕与他分开,不是生与死。可是有时候远离,不是不爱了,而是太爱了。

结束手术后的姜暮烟,突然发现手机上多了一条未读短信 先发一更

楼主 散了de流年  发布于 2017-03-11 22:28:00 +0800 CST  
10
可不可以,不勇敢,这样就不用仰头赶走 泪水。可不可以,不爱你,这样就不用默默无 声看你。可不可以,不想你,这样就不用一个 人独自寂寞。可不可以,不期待,这样就不 用煎熬的等待。可不可以,不呼吸,这样就不 用忍受陌生气息。可不可以,不落日,这样就 不用在黑夜等黎明。可不可以,我们不那么懦弱。
——————————————————————————————
结束手术后,姜暮烟突然发现手机上多了一条未读的信息:暮烟,下班了么?一起聚一下怎么样?
——闵润基
对于这条短信姜暮烟有些惊讶!润基欧巴回来了?太好了,现在还有点想他呢!便马上打了电话过去,对方很快的接通了,“润基欧巴,你回韩国了?”有些不可相信。“是啊,呵呵,刚回韩国,有时间聚聚吗?”闵润基轻轻的笑了笑。 “好啊,在哪?”真的,好久没见面了呢。 “在XXX,你现在下班了吗?我过去接你吧?” “好啊,要我叫上明珠一起吗?我打电话给她。”相比姜暮烟,伊明珠要激动得多,“什么?润基欧巴回来了?真的,大发!在哪在哪,我也要来!!” 对于明珠的反应,姜暮烟有些难以相信明珠是一个有了男朋友的人……
“在XXX,快过来吧,我们正要去呢。可是你这样反应如果让徐上士知道了,又要吃醋了。”上次只是嘴上提到那两个男人就吃醋成那个样子,现在如果知道还不得冒火了?姜暮烟不禁打了个寒颤,不过,自己已经和柳时镇分手了,自己和谁一起吃饭,喝酒,他没必要吃醋吧,所以,自己干嘛多想?
不知不觉走到了医院门口,“暮烟!这里!”闵润基站在医院门口朝着姜暮烟不停挥手着。姜暮烟加快了脚步,最后在闵润基面前停了下来。“润基欧巴,好久不见。”姜暮烟微笑着对着眼前的男人打着招呼。
“好久不见,暮烟啊,感觉你今天心情不好?怎么了?”闵润基打量着面前的女人,刚才看到她在发呆,自己叫了好多声都没反应,是有心事么?
“没事的,本来心情有点乱糟糟的,但看到欧巴你呢,心情就好了,走吧,别让明珠等急了。”说着自己上了车,记上了安全带。
“你这丫头!”自己也上了车,随意车子发动,远去,站在不远处的人才进了医院。〔猜猜是谁?😌😌〕

车上
“欧巴你这次回来还走吗?”姜暮烟随口一问,尽量找着话题。“我打算在这里结婚,不打算走了,你呢?你男朋友放心你跟我走啊?”闵润基打趣姜暮烟道。 “我……没有男朋友。”姜暮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出来,也是,自己年纪也不小了,同龄的同事同学都已经结婚生子了,自己,现在连一个男朋友也没有,怪丢人的。不过不是找不到,而是不想找,追姜暮烟的男人多的是,以前觉得心里已经有一个了,所以住不下其他人了。不过现在想想,真的该找一个好男人嫁了呢,不然妈妈那里总是催着听着也烦。可是,柳时镇xi,我们真的不可能了吗?
“怎么会呢?以你这样的美貌?”还真的有点难相信,不过,自己也有些高兴。那,我是不是还有机会?
“是啊,怎么会呢?不过,这么困难的事我总能做到。”低头轻笑。

楼主 散了de流年  发布于 2017-03-11 22:29:00 +0800 CST  
11
其实不是不会爱,不是不敢爱,只是怕受伤,怕自己受伤,也怕伤了别人,所以不去爱。我不是不想去爱。我爱得太辛苦。爱得太无奈。也不是不去爱。怕只怕爱也是一种伤害。
——————————————————————————————
车在一个咖啡店门口停了下来“到了,下车吧。”闵润基说完便解开了安全带。自己先下了车,随后姜暮烟也下了车,并肩的走了进去。
医院
“扣扣扣。”“进来吧。”徐大荣进了病房,正犹豫要不要告诉他自己刚才看到的,沉默。“徐上士你干嘛一进来就站在那里不动?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罚你站呢?干嘛,是有什么事吗?”半分认真半分玩笑地问着他。
还是说吧。“刚才,我看到……姜医生了。”吞吞吐吐的说出了一句。
“哦,在医院看到她很正常啊”白了他一眼,这算什么,切,搞得那么认真干嘛?还以为又有什么艰难的任务了呢。
“她和一个男人在医院门口聊天,之后上了那个男人的车。”说完自己不禁噎了一口口水,可是想想自己把全部告诉他也是为了帮他,这老兄,等到姜暮烟身边有男人才会知道后悔吧?
脸上的表情有所变化,“是吗?她幸福就好。”别过视线,看着窗外。自己这么做不就是为了让她幸福吗?现在她辛福了,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打扰?
“中队长,其实你还没有放下姜医生吧?但是你为什么不可以勇敢一点,抓住她,不让自己后悔呢?你怎么知道你这么做她就会幸福?把自己觉得对的强加在别人身上,不仅伤害了自己,也伤害了对方。”勇敢?他何尝不想勇敢一下,抓住她,但是,一想到自己可能随时离开,留下她一个人,便不敢迈出这一步。她是他致命的弱点,他柳时镇连牺牲都不怕,但,却在爱情里,勇敢不起来。因为姜暮烟这个女人。
“可是,徐上士,如果你有一天牺牲了,剩明珠一个人,怎么办?她怎么办?”
“中队长,我们的确随时可能会牺牲,所以,不是应该自己所爱的,珍惜和彼此在一起的时光不是吗?如果有一天我牺牲了,会从明珠的世界里淡出,直到被她遗忘,就算可能她忘不了,如果自己回不来了,我相信她不会让自己不幸福的,她知道我不希望她不幸福,所以,不会不幸福。就算陪她走到白头的不是我,但至少曾经幸福过不是吗?不后悔了不是吗?”但至少曾经幸福过,自己后悔了吗?

楼主 散了de流年  发布于 2017-03-11 22:29:00 +0800 CST  
12
一座城市再喧闹,没你,便是空城。——————————————————————————
镜头切换
“莫,欧巴,还是一如既往的英俊呢,不知道是哪个女人这么幸运每天可以看到你这么帅气的脸呢!”虽然有了男朋友,但是看到那张脸自己还是会不禁有些心动,自己的青春啊!
“呀,伊明珠,你可是有男朋友的人哦!”姜暮烟不忘提醒她。
“没事,欧巴,你女朋友长什么样啊?”有些好奇,这样帅气,温柔的学长的女朋友长什么样呢?不禁有些好奇。
“我没有女朋友。”此话一出立即惊呆了两人。
有些不相信。“怎么可能?不会吧,欧巴,你这样的人走在街上应该会有不少人问你要电话号码的,怎么可能没有女朋友?”“就是,欧巴,你怎么会没有女朋友呢?眼光太高?”
看到两人惊呆的表情,觉得有些好笑。“干嘛都是这种表情?”
“欧巴,那你有喜欢的人吗?我们说不定可以帮你,也想看看什么样的女人如此幸运呢!”明珠又是一脸好奇的看着闵润基。
闵润基很自然的接了话,“她啊,她是一个医生,也是我的学妹,她温柔,善良,美丽,曾经以为自己对她只是像是对妹妹一般的感情,但,自己出国这些年,才发现自己,对她不只是对妹妹的感情,多了一种说不出的情感,这次回国,就是想回到她身边,想告诉她,我喜欢她,当听到她也没有男朋友时,自己竟有一丝高兴,可能上天给了自己一个这样的机会,所以,我想抓住她。”闵润基突然扭头认真的看着姜暮烟,眼底有一丝说不出的温柔。
“那,她是?”伊明珠更加的好奇了。
“就是海星医院的明星医生!暮烟!暮烟,做我女朋友吧?我会好好照顾你一辈子的,不会让你受委屈,愿意给我机会吗?”突如其来的表白也吓到了两人。姜暮烟有些不知所措,那个人,是自己?
“我……”姜暮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其实,前辈她……”伊明珠也不知道怎么说了,阻止太明显的话显得像是自己还暗恋润基欧巴,不明显的话两人如果真的在一起了,那时镇前辈,不就……虽然自己不知道柳时镇为什么这么做,总觉得 他应该有什么难言之隐。所以,自己还是力挺柳时镇的吧,虽然对象是润基欧巴。
“没事,你不用马上给出答案。”闵润基对于两人的表情变化没有放在心上。突然,明珠手机响了。看了一下来电的人,突然一顿,然后看了一眼姜暮烟,缓缓的接了电话“喂,前辈,现在?在XXX这里,你有什么事吗?”明珠心里祈祷着柳时镇千万不要过来,他来了的话,那么徐大荣还远吗?自己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了都。“暮烟前辈啊?在……在啊,你找她有事吗?什么……现在?好,那挂了。”明珠挂了电话后,有些尴尬的看着闵润基和姜暮烟。缓缓开口“那个,时镇前辈他说他过来找你有点事。”

楼主 散了de流年  发布于 2017-03-11 22:29:00 +0800 CST  
13
我不后悔爱过你。哪怕你伤的我那么深。———————————————————————————————
“现在?”和明珠刚才的表情一模一样,闵润基看到两人这么大的反正,大概知道了这个人对两人的重要性。
怎么办?姜暮烟突然显得有些慌乱,不过努力的平静自己后,想了想,自己已经分手了干嘛还要害怕他吃醋,生气?可能他看到了都不会生气呢。明珠正打算等下怎么和徐大荣解释。店内一直沉默,只有一些人进进出出。门被推开,两个熟悉的身影进了这家店。
“姜医生,我找你有点事。”柳时镇准备拉着姜暮烟离开这里,姜暮烟另一只手也被死死的抓住。“有什么话一定要走出去说?再好的朋友也不能随意拉着别人的手吧?”闵润基也站了起来,眼神对上了对方的眼神。姜暮烟一直没找男朋友难道是因为他吗?
面对柳时镇突然的动作姜暮烟刚开始有些懵。但反应过来后急忙像甩开他的手。“柳少校,你这是干嘛?放开我。”说着有些生气,这又是干什么?自己凭什么任他命令自己?想甩开,却被他抓得更紧。
“她说叫你放开她!”闵润基抓她的力度也有些加重。
对于两人手上都加重的力度,姜暮烟有着吃痛。“呲,痛,放手,你们两个都放手!”最后,两人终于在姜暮烟的话后放开了手。
“暮烟,我有话想和你说,所以才急着拉你出去,刚才抓得重了,对不起。”看着姜暮烟被自己抓红的手腕,柳时镇有些抱歉。
“柳少校,我们什么时候这么亲密了?连敬语都不用了?” “姜医生,我们聊聊吧?” 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直奔主题。
“出来吧。”俩人走出来这家咖啡店。姜暮烟走出这家店,突然停了下来。“说吧,什么事?”对上他的视线,两人没有闪躲。
犹豫了一下后,才开口。“我们……和好吧?这半年我想了很多,总以为这样做就可以让你幸福,却不知道你一个人默默承受了这么多,米啊内哟……和好吧,再给我一次机会,这一次我不会轻易放开你的手。”再给彼此一个机会。温柔地看着她,拉近了距离,好久没有这么看着她了呢,两人就这样对视着,突然,柳时镇轻轻的把她一拉,在怀里,轻抚着她的秀发,她靠在他的怀里,感受着他的心跳,直到他放开她,想听到她的答案。

楼主 散了de流年  发布于 2017-03-11 22:30:00 +0800 CST  
14 时间在变,人也在变,有些事,不管我们如何努力,回不去就是回不去。——————————————————————————————— 他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柳时镇xi……你还是依然的帅气。在半年的时间里我努力的放下过去,渐渐地将你淡忘,但你突然的出现,打破了我的原则,可是……我还是,不想原谅你呢,怎么办呢?”怎么办呢?我怕你再一次的分手,所以,不敢在走近你了。“原来如此……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吧……对于刚才我没经过你同意就抱你,我应该怎么做呢?道歉呢……还是告白呢?”柳时镇眼眶竟有些微红。
“告白吧,但我有权利拒绝……”第一次她选择了道歉,但他选择了逃跑,这一次,她选择告白,他呢?对于她的拒绝,他还会逃跑吗?
“和你分手的那天之后,我真的很后悔,后悔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提出来分手,选择远离,以为这样你就会幸福,但却忽略了你的感受,Mia内哟。其实……我……一直很想你……不管做什么都会想到你,折腾过身体,费过劲,喝过酒,试过一切办法……但还是很想你” 看着她静静地说。
“那嘟喲,肯嘚……真的有缘无分吧?”努力的让自己眼泪不流下来。
“原来如此……”
“柳时镇xi,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对于已经有男朋友的女人搂搂抱抱不太合适吧?你不是把我甩了吗?”
“你……有男朋友了……”分开了半年,有男朋友很正常,我又有什么资格要你一直不变心呢?“你,幸福吗?”只要你过的幸福,我退出。
“嗯,很幸福”说这话时姜暮烟避开了他的视线。
“你幸福就好。”
“柳时镇xi你也是。”
“我还要回医院复查,先走了。”转身想走。
“一起吧……我也要去医院。”
“好”

楼主 散了de流年  发布于 2017-03-11 22:31:00 +0800 CST  
我们都躲在某一地点,回忆某一个人。冷冷的台阶冷冷的心,有些人有些事已不用再在意,渐渐远去…为何你还在原地忘不掉那回忆,是他苍白了你的等待,讽刺了你的执着。谁和谁之间,究竟谁是你的过客,谁是你生命中的点缀。———————————————————————————————
回医院的路上,两人没有说话,柳时镇一边开着车,一边看着姜暮烟
“看路吧,会出事故的。”姜暮烟感受到他的目光,却没有扭脸看他。
目光没有撤回。“姜医生……他,是个怎么样的人?”怎样的人,可以拥有如此完美的你,让我着迷的你,曾经赌上未来的你,他,是怎样的人?如此幸运。车在一个路口停下。
“他……很好。至少不会突然消失,不会不顾及我的感受轻易说分手,不会满身是血的出现在我面前。”那样的他,不像少校你,让我心痛吧?
“如果,你害怕的事情,是因为我的,如果你伤心流泪,也是因为我的话,我,可以从你的世界消失,不在走进你的生活,不会满身是血的出现,那你是不是,可以遗忘我,遗忘我给你所带的痛苦?”柳时镇坚定的看着她。
“柳时镇xi,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也许现在是最后的机会了。”对上他的目光,他的目光里,竟然有一丝害怕?害怕远离吗?
柳时镇点了点头,突然姜暮烟搂上他脖颈吻了过去,生涩,的吻技,柳时镇有些发懵,但很快反应了过来,被动反主动。
放开对方,姜暮烟开口“对于刚才我的举动,我该怎么做呢?我不想告白,只想道歉呢!”
“我不接受道歉。”

楼主 散了de流年  发布于 2017-03-11 22:31:00 +0800 CST  
一个人的孤单,一个人的寂寞。习惯了一个人懒懒地听着那忧伤的旋律,习惯一个人默默地看着那伤感的文字。总觉得天那么蓝,蓝的让人有点忧郁;夜那么静,静的让人有点想哭;生活那么苍白,苍白得让人有点无力。———————————————————————————————
“我不接受道歉。”
“为什么?”姜暮烟对他突然的回答自己有些反正不过来。
“因为,我应该道歉。”说完一把搂过她的肩,对准她红润的唇吻了过去。过了许久,柳时镇放开了她。
“去医院吧,我还有事。”对于他刚才的举动,姜暮烟就当没发生过似的。
“姜医生……”
“开车吧。”语气平淡得听不出情绪。
柳时镇只好随着她,发动车子往医院方向。最后,车子在医院门口停了下来,没等柳时镇说话姜暮烟就已经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柳时镇看着她的背影走进了医院,直到消失在他视线里。“好像瘦了不少呢。”
姜暮烟走到理事长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请进!”
“理事长,找我……有什么事吗?”
“哦,姜教授啊,我想把你调到乌鲁克半年,你上次不是已经去过了嘛,而且你有很强的执事和领导能力,所以……”这次韩元锡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心,真的只是姜暮烟比任何人都能胜任,所以只好让她去。
“好,我知道了,什么时候出发?”
“后天,你之前带领的小组所有成员,我会通知的。”
“嗯,没什么事我先去工作了。”

姜暮烟走出办公室,一个人现在医院的长廊上,倚在墙上。这次,自己要离开,她和他,应该彻底的断了吧?姜暮烟沉思着,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姜暮烟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接了电话。
电话那头没有料到她会这么快接电话,有点反应不过来。
“喂……喂,姜医生……”
“我们谈谈吧,天台见。”快速的挂了电话,“真的结束了。”姜暮烟看着壁纸上那个男人,手缓缓的附上他的脸。
柳时镇很快的到了天台,看着瘦弱的背影,风轻轻吹着,附在两人每一寸肌肤。缓缓的走了过去,从背后轻轻的环住她,不敢太用力,怕这突如其来的东西吓到她。姜暮烟没有反抗,就让他再抱抱她,就让她在一次感受他的怀抱吧。真的,就这一次。
最后,柳时镇放开了她,她转过身,认真的看着他,这个男人,这个和她一起弄坏了三辆车的男人,这个和她走过地雷区的男人,这个被他枪打伤的男人,这个她深爱的男人,他们,真的要结束了呢。
“柳少尉,我们不是半年前就分手了吗?所以……”
“暮烟……”
“我们不要再见面了吧。”她真的不知道这句话是怎么说出口的,原来,把自己深爱的人推开,心,是这样的疼。
“可是,我怎么感觉,你是在说谎呢?”〔看过《星你》的就知道这句。〕
“没有。”
“好……那,打扰你了。”柳时镇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她终于卸下了伪装,蹲在地上,像个孩子一样的哭了起来。

楼主 散了de流年  发布于 2017-03-11 22:31:00 +0800 CST  
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但偏偏,风渐渐。把距离吹的好远——————————————————————————————
三个月后,乌鲁克
"前辈,听说又要兵被派遣到这里,人员名单你收到了吗?"李致勋一边清查药品名单,一边问着也在清查药品名单的姜暮烟。
"没有,上面说名单已经到了,我先清查药品,等下我回去再看。"姜暮烟随口回答了一句。
闻声李致勋一把抢过了姜暮烟手里的药品单满脸笑意的说,"前辈你先去看吧,剩下的名单我帮你清查。"
"又要搞什么?"姜暮烟对于李致勋的举动有点搞不懂。也好,有人帮她清查还是不拒绝了。
"好好完成,认真清查。"拍了拍李致勋的肩,双手自然的揣进白大褂口袋里,面带微笑走出了药品室。
回到办公室里,桌子上的确多了一份纸袋。打开纸袋,抽出一份文件"派兵乌鲁克人员名单"几个大字显目。胡乱的扫了一眼,却被"柳时镇"三个字活生生地刺疼了眼睛,平静的心里泛起了涟漪。心被狠狠地揪了一下,有些呼吸不过来。原来,那么久了,还是会因为这三个字,心会狠狠地疼。手指附上他的名字,那个在她心里思念了三个月的名字,‘听明珠说,你有女朋友了,我们,还真是有缘无分啊。’一个人在长廊走着,记忆一点一点像幻灯片在脑海里播放,那一次,他们的争吵在这里得到和好,想着想着,红了眼眶。
报告上显示,到达时间是今天下午,她不能保证她绝对能像个陌生人一样对他视而不见,她害怕,看到他和其他女人牵手,拥抱,甚至接吻,她害怕看到他对她冷漠的眼神,他是她唯一的软肋,可是她不知道,他又何尝不是?这一次,她选择,逃避。
拿着军用电话的手不禁加了力度,犹豫了好久,还是拨打了电话。她和明珠请了半天假去市区,其实她只是想避开他,仅此而已。

楼主 散了de流年  发布于 2017-03-11 22:32:00 +0800 CST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狠下心,盘旋在你看不见的高空里,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
天色渐渐暗下来,姜暮烟开着车从市区回来,她知道她最终还是要避不开与他见面,他是队长,她是组长,碍于身份,见面免不了,她知道。回到营地,下了车,看到很多人聚在长廊外,她鼓起勇气走了过去,“是弄聚会吗?”“前辈,是欢迎会。”李致勋一手拿着夹子。
“哦,开始了叫我吧,我先回去看一下清查好的药品名单。”找了一个看似不是借口的借口溜走。
一个人回到大厅,却没料到,她一直躲避的那个人,会出现在这里,在察觉动静后的柳时镇条件反射的抬头看,目光就这样交汇在了一起,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地对视着。不知多久。
“时镇前辈,欢迎会要开始了,我们出去吧。”一个长得十分清秀,穿着军装的女子挽上柳时镇的手臂,动作十分自然。姜暮烟静静地看着柳时镇任着她挽着,看不出柳时镇的表情变化。最后还是别开了视线。
“嗯,好。”听不出情绪,直到他和她擦肩而过,她视乎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从来没想过,心,还可以这么痛,真的,很痛。
“柳时镇xi,过得好吧?”
“姜医生 ,过得好吧?”
在擦肩而过的瞬间,两个人心里同时问着。
一直站在那儿,不知站了多久,直到李致勋来叫她“前辈,走吧,欢迎会开始了。”姜暮烟闻声,才挪开了步子。
像是有意的,又像是无意的,除了柳时镇右手边的位置,其他的都坐满了,她在他身边坐下,他依旧听着旁边的另一个她说话,时不时会回几句。他,是看不见她吗?她在心里问。
最后,欢迎会开始了。最为医疗队小组组长的她,发言是免不了的。
“我是这次医疗小组的组长,姜暮烟。”
最为队长的他,发言同样也免不了,“我是这次派兵的小队的队长,柳时镇。”
“很高兴见到你。”原来,她可以伪装那么好。
“很高兴认识你。”认识……
姜暮烟怔怔的抬头望着他,原来,他可以云淡风轻的说“很高兴认识你……”原来,只是她一个人舍不得放下,仅仅只是她一个人。
“前辈……”李致勋忍不住叫了姜暮烟。
“暮烟啊……”河护士也忍不住叫了一声。
“很高兴认识你,柳少校。”她说这句话是发现声音竟然哽咽了。当初是自己放弃他的,现在又有什么资格打扰呢?不是吗?
“时镇前辈,喏,给你。”柳时镇左手边的朴秀敏拉住柳时镇的手,让他坐下,夹了一块烤肉,给他。姜暮烟扭头让自己不去看,明珠看的心疼,只好帮她离开。“前辈,我们先去看一下实验报告吧,毕竟这次实验很重要。”拉起着姜暮烟,准备离开“对不起,我们先走了,你们继续。”有些人还是嘀咕着“有什么重要的非得现在啊?”“就是……”朴秀敏怎么看不出姜暮烟和柳时镇的问题。“姜医生……是吧?怎么感觉你好像不太欢迎我们啊?这欢迎会才开始,你就要走了,下午我们到达时,你好像也没来迎接呢,怎么?不欢迎我们吗?”朴秀敏站起来,走到姜暮烟面前。
“下午我有事要去市区,我已经和明珠请假了,我相信她也和你们说过了,还有,这次实验有关M3瘟疫的抗体研究,所以要离开,如果你误认为我这样做是不欢迎你的话,我不想辩解。”姜暮烟用不大到在场的人都可以听的到的声音,不包含任何情感,就是这样听不出情绪的声音,不禁让朴秀敏有些难堪。
“柳少尉,你的人,请你管好。做好自己的事,别人的事,不要问!别到时候,惹得一身祸。”最后一句话,当然是和朴秀敏说的。
“我的人,我自己会管。”我的人……
“最好是!”说完拉着明珠离开了。

楼主 散了de流年  发布于 2017-03-11 22:32:00 +0800 CST  
上次就是写到这里,

楼主 散了de流年  发布于 2017-03-11 22:32:00 +0800 CST  

楼主:散了de流年

字数:22457

发表时间:2017-03-12 05:2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9-26 12:31:36 +0800 CST

评论数:112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