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味适中】男主宦官 伤痕

【口味适中】男主宦官 伤痕


楼主 笙言冉心  发布于 2020-07-31 20:41:00 +0800 CST  
男主:商温
女主:宵言
男配:时默
女主为朝臣之女。

皇城之下,每天都有新鲜的事情发生。而近来最让人在意的事情则是当今东厂总长商大人的一件私事。东厂历来为皇帝的暗党,专处理一些帝皇家和朝廷上见不得人的事情。而这位商大人就是东厂总指挥,手底下一群如狼似虎的太监监视着整个皇城,谁家大人今晚说了什么话,明早就能上报到那姓商的阉人桌上。如果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找个由头送到东厂走一圈,不死也得脱层皮。
对于这个东厂,大家是敢怒不敢言,那宦官权势不小,皇帝对这东厂的态度也十分暧昧,于是这东厂也就成了百姓心中魔一般的存在。如今这恶魔头头的要成亲了,整个皇城也算是轰动不小而在宵府中,宵言看着镜中妆容精致的自己,却不似众人猜测中的悲愤和难堪,反而是一种很复杂的害羞和恐惧夹着着期待和迷茫。
在宵言看来,太监并不如常人口中那般低贱,对东厂也没有如皇城百姓的那般恐惧。毕竟她并非在皇城长大,而是在一药庄中由师傅带大。
她是这府中的嫡女,至少以前是。宵母在宵言出生后就死了,宵父很是不喜那位被父母逼着娶进门的正妻,连带着对她生的女儿也就是宵言也不喜欢。再加上她出生便克****,于是就更加厌恶这个女儿。宵言在府中过得并不好。五岁那年,宵言遇到了师傅。
师傅是江湖上药王庄庄主。医术了得才华横溢,很受先皇的欣赏。只因为师傅是女子,且轻薄名利看重自由,所以皇帝没法把师傅了留下当官。
师傅会算卦看面相,看见宵言便道她是有缘之人,带走了宵言收做徒弟。宵言在药庄中过得可比在府中好。
就在前些日子,宵言在整理药草时被师傅召去。
宵言走到了门前,对师傅行了个礼,便坐到师傅面前。看见师傅眉头微皱,宵言开口问到"师傅可有什么烦心的事?"
师傅看见自己的爱徒,瞬间展露了笑颜"言言啊,你今年已经17了,在这个时代也是到了该嫁人的时候啦。"
宵言有有些无奈,这种玩笑师傅开了多少遍了,却还是有些脸红"师傅,您又在操心徒儿的婚事了?那时默比我还大一点呢,你怎不操心下他呢?"
"言言,可不是师傅瞎操心呢,前段时间,你父亲想要接你回去,我知道你那父亲不安好心,本想拒绝,可我算了一卦,你命中的缘就在这皇城之中。"到了大婚之日,宵言一大早就被一群人围着,上了妆,头戴金爵钗,腰记翡罗群,这算是她人生中最盛装的一次吧。上了喜轿,宵言披着的红盖头遮掩了她的世界,隐约能听到路人的窃窃私语。"我那位夫君很有名呢。"宵言突然便有了这样的认识。

楼主 笙言冉心  发布于 2020-07-31 20:43:00 +0800 CST  
婚礼的过程应该是繁杂的,可宵言的婚礼却很是简便。没有宾客盈门,没有长辈的祝福。唯一有的大概就是夫妻的周礼了。就在媒婆喊夫妻对拜时,宵言感觉到了有个人靠近了自己,她只能从盖头下面看见一双黑色的鞋子,上面有简单的银纹。
行过周礼之后便入了洞房,烛光静静的跳动,等待让时间变得更漫长了。好在宵言很有耐心,心底的情绪不断的在发酵,最后变成了一丝品不出酸甜的酒。

"大人,这边请"
"恩,下去吧"
听到声音,宵言一瞬就提起了精神,调动了全身的感官去观察,这个声音和她熟悉的时默的声音不同,时默的声音是温润的,却带着独有的冷静与傲气。而这个声音很沉,并不是低沉,而是情绪的平静,无端让人感到阴冷。可这个声音,来自自己未来的相公呢……这么想着,宵言也不觉得冷了,反而有一丝燥热从心底攀到脸上。然后,她听到缓缓靠近的脚步声,一步一步也仿佛是踩在她心上。盖头一掀,世界便明亮了,眼前的人梳着如墨般的发,苍白的脸,黑色的瞳孔默默的注视着他,她看着他突然微微勾起嘴角。她觉得自己的脸好像更红了。对于商温来说,今天并不是值得期待的一天。他之所以答应宵父的联婚,只不过是因为那老头的二女儿宵芮是皇帝目前宠爱的后妃罢了。女儿受宠,可惜自己却只是朝廷一小官,无法支持女儿,所以迫不及待的想要榜上一个靠山。而商温,他当然也是出于某种目的。

总之,这是双方的需求,可他并不认为宵言也会乐于接受这种交易,跟随着商福走进喜房,他就看见了静**在那里的宵言。白皙的手握着苹果,腰板挺的笔直,能感觉到柔软的腰肢的纤细。红盖头遮住了脸,但妹妹如此漂亮艳绝后宫想来姐姐也不会差。他恶意的想,在这张盖头下面的脸,到底会是何种表情。"是屈辱还是厌恶?或许是恐惧呢。"这么想着,商温到不急于掀开了。走到宵言面前,他觉得对方最好不要是太惹他生气的态度,毕竟东厂太监的脾气可都不太好。掀开盖头之后,商温看见的并不是如他想象中的情况。宵言长得很好看,并不是美艳或者知性的长相,反而带着一丝稚气,五官都不算绝好,但却很秀气,组合在一起看着很乖,就好像是棉白的软糖一般。现在她脸上有着少女独有的红晕,微微抿起的嘴唇,和打量他的闪烁的眼神。就好似是一个寻常人家的姑娘嫁给自己的爱人一般。
这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商温打翻了原本只是走走形式就不再管宵言就把她养在府上的打算。"或许可以对她更好一点。"双方都静静的看着对方不发一言,最后还是宵言先开的口,微微张嘴,字

楼主 笙言冉心  发布于 2020-07-31 20:43:00 +0800 CST  
双方都静静的看着对方不发一言,最后还是宵言先开的口,微微张嘴,字在舌尖滚动了几圈,最后还是突出了两个字"大人?"
"嗯"
听到了回应,虽然还是听不出情绪的一个嗯,但还是让宵言微微感到宽心,至少不那么尴尬了,她思考几秒,最后还是只能说"现在到了喝交杯酒的时候了吧。"话刚说完,宵言就后悔了,这不是更尴尬吗?! 在本朝,交杯酒是男女手互挽着对方的手喝下一杯苦酒,意味着夫妻携手,同甘共苦。 对于宵言来说 这举动似乎有些太亲密了,宵言的心中涌起阵阵悔意,按照师傅的话说,就是想找找时光机回去踹死刚刚的自己的心情。

楼主 笙言冉心  发布于 2020-07-31 20:44:00 +0800 CST  
商温挑挑眉“不了,本座不喝酒。”是的,商温不喝酒,当年他入宫的时候阉割的时候,伤了膀胱,憋尿能力本就不好,只要有了便意就得马上解决,否则会当众出丑,所以他一般会垫上棉布,现在他裤子里就垫着呢。喝了酒就更不得了了,基本上会直接失禁,有事伤口发炎还会带来阵阵尿疼,排尿不畅等情况。
这么想着,商温的刚刚有几分舒缓的心情又沉了下去,看着面前的“新婚妻子”。觉得有些讽刺,他本就是个无用的阉人,哪里需要妻子呢。不知道面前的人知道他的隐疾,又会是什么表情。
商温心中的小剧场宵言是完全不知道的。她还在为自己的失言而懊悔,听见商温这么说,又感觉到他隐约的低沉,想都不想就接了一句“没事,我们可以以茶代酒啊”还很迅速的端起两杯茶,递了一杯到商温面前
“……”
“……”
所以,时光机是真的存在吗?师傅。空气如同静止一般,商温看着眼前的宵言和递到他面前的茶.也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而宵言努力的保持着笑容,端着杯子的手有些发酸却也不好收回。最后还是商大人大发慈悲接过了这杯茶,微微点头同意。

楼主 笙言冉心  发布于 2020-07-31 20:45:00 +0800 CST  
之后一切顺其自然,宵言微微向前,靠近商温手腕抬起,袖子滑动露出了白皙的腕。对面的人也抬起了他的手腕。宵言才第一次看见他的手,并非宵言想象中的养尊处优的手,上面布满了茧,还有些细小的伤痕,看上去有些时间了。宵言有些恍惚,她觉得她对于这位相关的印像似乎还是有些偏差。伸手绕过那人手腕时,她隐约感到了那人微微的僵硬,不过到底没有拒绝。视线随着茶杯移动,碰巧和商温对上了眼,赶紧地下头,燥热感再起侵扰了她。茶碰到嘴唇她才想起茶已经凉了,“我应当重新倒一杯的才对。”商温则坦然的多,他一直都在观察,察言观色是他的强项,当初他也是靠着这本事一步一步的往上爬,爬到了今天这个地步,谁的面具下面藏着什么心他知道的一清二楚。他自然看的出在他掌权后那些接近他的女人心里都想着什么。
不,她们心里想的什么就算不用观察都知道。
一个女人能图一个太监什么呢?这也是他为什么一直都没有人的原因,他并没有那方面的需求,又何必找一个口不对心的人来碍自己的眼呢。
商温看着宵言的紧张,也知道她有些在意自己的手,这有什么值得在意的呢?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命好的公子,自幼没了父母,在叔叔家过着下人都不如的日子,当牛做马最后还是因为他那表弟想吃肉而被卖了。卖了便卖了吧,至少他在这宫里还有出头的一日。去势之后他便丢了原来的名字,免得平白侮辱父母的名号,商温这名字也是当年带着他的老太监取的,那老太监有几分文化,取的名字似乎也有典故,但他不懂,也不想了解,再好的寓意放在他身上都没什么意义。宵言把茶喝干了,喝完之后才觉得这样似乎有些失仪,忙抬头看看商温。商温也刚巧在看他,他把杯子微斜杯口对着宵言,示意他也喝光了这杯茶。宵言明白他的意思,“我家相关还是蛮体贴的嘛~”宵言有些膨胀,一膨胀就有些跳,一跳就有些说话不过脑。于是在商温说了“你也累了一天了,早些歇息吧”之后准备离开屋子时连忙拉住了他的衣袖,
“大人不和我一起吗?”
“……”
"……"
就这样吧,师傅说过反正人生就是不断的发现从前的自己是傻子的过程。

楼主 笙言冉心  发布于 2020-07-31 20:45:00 +0800 CST  
对于商温来说,这次婚姻是完全不值得期待的,可宵言是认真的,所以当商温表示他们会分开睡的时候会完全不理解,她可不认为她们连床都分开睡之后在白日里还能有什么交集。
而商温……则很惊讶……。他在成亲之前还是了解过这位宵小姐的,自幼丧母被父亲冷落,后来更是送出去由别人抱养,还不容易父亲想起来这么个女儿召了回来,在自己家还没待熟就迫不及待的被送来和一个连男人都不算的家伙成亲。他以为她应该会更不情愿一点。
商温微微眯起眼,她到底是在图谋些什么?
不过
商温转过身,带着一丝笑意问到"你想和本座一起?" 商温不害怕她图谋什么。这个世界上盯着他的人多着去了,眼前的这个小姑娘有什么资本让他害怕。他并不讨厌她,至少到目前为止他并没有感觉到厌恶。如果她想要献身图谋些什么他也不会拒绝,他突然开始觉得这个联婚带来的妻子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多余。
如果你想像我献媚,那你最后把你的小心思藏好,别让我察觉到。别像那些一边爬床却一遍了连厌恶都隐藏不好的人一样。
宵言还是无法领略到商大人的境界,如果让她知道的话她可能会想"这大概就是师傅说的脑洞吧"
可惜宵言不知道,她只是觉得腿有些软,总觉得自己在回答什么很重要的问题(O_O)?

楼主 笙言冉心  发布于 2020-07-31 20:46:00 +0800 CST  
“我确定。”商温的笑容渐渐放大,却并不是那种开心的感觉,眼里有着很复杂的情绪,至少宵言看不懂。他率先坐到床上"那好,记住你的话。"
他对着宵言招招手,宵言听话的走到他面前,她并没有意识到那动作很像是在招一只狗。商温很满意宵言的顺从,他说"我不喜欢有人碰我的腹部,更不喜欢有人跟我出尔反尔,记住了吗?"
这话可真不客气,可惜宵言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商言的自称上
"他没有自称本座了耶~"
宵言忙忙点头,"记住了。不能碰大人腹部和不能出尔反尔"
商温点点头,对着宵言张开双臂"来,替我宽衣,脱下外衣就好。"
我已经可以拆,阿不,我已经可以做这种事了吗!!
宵言突然有种赚到了的感觉……

楼主 笙言冉心  发布于 2020-07-31 20:46:00 +0800 CST  
宵言有些忐忑,心跳越来越大,她怀疑那个对她张开双臂的人也能够听到。她的手有些颤抖,两个手指拉着他要带的一段,一拉要带便脱落了,外面的袍子微微敞开。
那种感觉有点像是在拆师傅送给她名为礼物的玩意,那个四角的盒子,拉开丝带里面总是有惊喜。
这种心情以前从未有过,她的指尖刚刚触及他的衣领,似乎所有的触感都被放大,她能感觉到上等衣料丝滑的触感,冰冷的。等探到衣领的边缘在微微想起,就有了一丝丝温暖,那是体温。
想着这点,宵言觉得似乎有一只小奶猫在自己心间磨着抓子。又似乎有火苗在心里燃烧,蔓延。
让她有几分口感舌燥。商温微微感到有些不自在,这种仿佛被什么东西盯上的感觉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了,他有些想让宵言住手。可眼前的人分明只是个小姑娘,有什么值得他怕的。这么想着,商温也沉住了气。眼前的人做得很专注,动作也很轻,似乎是在做什么精细的活路,又好像是在对待什么宝贝。

楼主 笙言冉心  发布于 2020-07-31 20:47:00 +0800 CST  
感觉到宵言的双手在他胸前移动,商温也有了些脸红,这对他来说,也是第一次。
随着衣服划过肩膀,外跑终于脱落,商温现在只身着里衣。白色的里衣配上红色的房间,晃得宵言有些头晕。她明明滴酒未沾,却觉得自己有些醉了。就在她想接着拔,不,是为商大人宽衣时,手却被突然握住"已经够了,现在你更衣吧"
宵言第一次觉得又开心又可惜……宵言脸上的表情太过怪异,商温觉得有些不悦,怎么?不肯在一个阉人面前脱衣吗?觉得难堪吗?
等宵言从情绪中回过神的时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她家相公神色似乎不太对。
这算是宵言的天赋吧,她对人的情绪很敏感,就算不能直接察觉却也会有种本能反应,比如现在
她觉得自己应该干点什么来摆脱这种感觉。
她开口“这个我一个人脱不下来……”
宵言没有说谎,这衣服她自己根本穿不上,当然也脱不下来。

楼主 笙言冉心  发布于 2020-07-31 20:47:00 +0800 CST  
商温看着宵言异常陈恳的神色,觉得……算了。
他再次招招手示意宵言过来,不过这次比上次亲近了些。折腾了好半天,两人总算是褪去了婚服。
商温移到了床的内侧,宵言跟着坐了下来。两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商温,看着商温掀开被子,看着商温躺进去,看着商温对她说道“睡吧”
睡啊

这就睡了?宵言这才突然想起,自家相公是宦官。
宵言忍不住回忆起师傅跟自己上过的性教育课。
所以自己是不是该准备点什么东西。
最后宵言还是乖乖的躺了下来,毕竟她不能为难自己相公。
宵言吹灭了红烛,却还是忍不住打量着身边的人。他似乎已经睡了,闭上了那双墨一般的眼,他看上去柔和了很多。客观来说,商言并不俊秀。至少没有时默好看,可她就是觉得商温很好看。她伸出手慢慢的探到了商温那边,手指轻轻搭上他的手腕,感觉衣料传来了他的体温。莫名的觉得满足。心也安定下了,白日折腾了一天的疲惫感袭击了她。
宵言睡着之后,商温睁开了眼睛。感受着手腕的触感。
他觉得宵言的手段可真好,至少他现在觉得她还是值得自己去付出一些东西的。

楼主 笙言冉心  发布于 2020-07-31 20:48:00 +0800 CST  
本应是一夜好梦,可商温却被一阵一阵的疼痛和尿意惊醒,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前段时间皇帝摆宴,他不得不喝几杯酒。当年去势的伤口发了炎,这几天排尿一直不太通畅,他也就尽量少喝水。没想到今晚的一杯茶却如同导火索一般把这几天的隐症全都爆发了出来,他原本睡得迷迷糊糊这下也清醒了,尿意和疼痛驱使着商温忍不住发抖,明明感觉已经带了极限却怎么也排不出来。这种难言的折磨使他异常难堪。

而宵言因搭在他身上的手指也从梦中醒来。
好歹是和师傅习过武功的人。这点感知力还是有的,她察觉到身边的人不对劲,急忙点亮了蜡烛。再回过头一看就看见商温半躺在床上已是满天大汗。
她觉得自己的心都揪紧了,不顾与自己相公约定的不能随便碰他的约定,扑到商温面前询问他的情况,看见商温死死的咬住嘴唇,隐隐留下鲜血,更是心疼得不得了。

楼主 笙言冉心  发布于 2020-07-31 20:48:00 +0800 CST  
商言是不会同宵言讲的,这是他最难堪的秘密,是他一生都无法摆脱的残缺,是他最疼的伤口。他很想让宵言出去,可他现在疼的连说话的余力都没有了。
商温一开口就忍不住发出阵阵**“啊……啊……”
声音虚弱得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宵言是学医的,自然了解自己相公的身体状况。知道他是被什么所扰,她双手互相摩擦加热掌心,右手按在了他肿胀的小腹上,试探性的加重了力度,商温的**直接变了个调。
她不敢再用了力,至少轻轻的在他的小腹画着圈圈,嘴里吹着口哨希望他能排出尿液。

楼主 笙言冉心  发布于 2020-07-31 20:48:00 +0800 CST  
诶,这篇之前是精品贴吧

楼主 笙言冉心  发布于 2020-07-31 21:24:00 +0800 CST  
dd

楼主 笙言冉心  发布于 2020-07-31 22:00:00 +0800 CST  
呜呜呜太太和阿言我都爱!!

楼主 笙言冉心  发布于 2020-07-31 23:59:00 +0800 CST  
终于又能看到了

楼主 笙言冉心  发布于 2020-08-01 00:11:00 +0800 CST  


楼主 笙言冉心  发布于 2020-08-01 00:35:00 +0800 CST  
好惊喜…一直很喜欢的…

楼主 笙言冉心  发布于 2020-08-01 02:43:00 +0800 CST  
顶一顶

楼主 笙言冉心  发布于 2020-08-01 04:20:00 +0800 CST  

楼主:笙言冉心

字数:38130

发表时间:2020-08-01 04:4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11-01 12:30:04 +0800 CST

评论数:26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