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受伤吧】(bg)《对不起,重新爱你》『原创』重生,大概

【男主受伤吧】(bg)《对不起,重新爱你》
『原创』重生,大概甜虐。




楼主 傻漓一路孤单  发布于 2019-02-02 21:37:00 +0800 CST  
楔子
游乐场应该是欢乐的地方,充满一片祥和和笑脸,而现在游乐场的后台蔓延的,只有一股股浓烈的血腥味,整个后台都坍塌。
一股烧焦的味道开始蔓延,很快游乐场的笑脸全都消失,换上一幅幅惊恐的脸,游乐场起了大火,欢乐的场地瞬间成了趋之若鹜的场地。
她早该想到的,早该知道…知道王温恒,不是和名字一样的温柔,他早就密谋好了一切,赌的竟然是她的自负和高傲。
手心的粘稠越来越多,血腥味让狭小的空间,变得更难呼吸,她不知道他的手为什么,总是那么凉,而凉逝去的却是怀里鲜血浸染人的生命。
“韩兮…我说过别信他……咳咳咳…”她看他说话第一次感到了害怕,“我求你别说了好不好,你那么厉害肯定能活着出去对不对?”
她看不了陆瑾言一口血一口血的和她说话,也看不了王温恒鄙夷的笑,他在笑她蠢,笑她心高气傲,笑她的愚蠢和无知。
是啊,我怎么会不蠢…
是啊,我怎么就不信陆瑾言…
是啊,我怎么那么自大高傲…
脸上温热黏腻的触感,韩兮的眼泪顺着弯的嘴角流下,她在笑,笑她自己。
“韩兮…我这次…好像救不了你了……”陆瑾言看着韩兮笑,韩兮也看着陆瑾言笑,两人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对彼此笑的释然。
表现的坦诚。
陆瑾言用了他最后一丝力气,笑出他认为最好的笑,他一直都把最好的给心爱的人,他觉得值得,不会表达就用行为告诉自己爱的人。
他真的很爱她啊……很爱…很爱…
韩兮握住陆瑾言的手然后抱紧,她知道,那个一直默默护着她的人不再能护着她,那个怎么会笑的人,再也看不见,那个最爱她的人,也不会再有……
笑着哪怕脸上有眼泪,低头吻住没了颜色的嘴唇。
“陆瑾言,我爱你。”
大火很快蔓延,四周寂静没了声音。
消防队赶到只剩下一片残缺。

楼主 傻漓一路孤单  发布于 2019-02-02 21:38:00 +0800 CST  
第一章可以重新开始?


刺痛的灼热感,好像还在继续,吞噬着皮肤直达心底的恐惧和怨恨,韩兮叫着陆瑾言的名字惊醒,“陆瑾言…陆瑾言!”
“大小姐?哎呦!您可终于醒了!夫人担心的都快吃不下饭嘞!”韩兮听着夸张的声音,不由的蹙眉。
不对…是李妈,不过她不是早就背叛了韩家,被赶出门了吗?怎么回事?我不是已经死了吗?那场大火印象深刻又怎么会错?!
不顾脚下没穿的鞋子,打开门寻着记忆里的家,现在她迫切的想要见到简落,她的母亲,“兮儿你这孩子,鞋子也不穿…”
正想说几句,还没开口就被韩兮抱的紧,“妈妈…”简落无奈的顺着自家孩子的背,“刚醒饿了吧?去洗漱妈妈去给你做饭。”
韩兮还想说什么,背后刺耳的声音又传到耳朵里,刺的难受,“是啊,大小姐您这才刚好,不要乱跑啊!”简落看李妈来了放心的去做饭。
可韩兮知道,这个李妈留不得“李妈!你下去帮我妈,不用跟着我。”伸手关门不想再看见,“大小姐您要干什么啊?!”
“怎么?我做什么,还要告诉你一声吗!”韩兮知道自己的高傲和自大,这样才不会漏出破绽,“是是是,不用不用。”
“砰!”
像是放下一切伪装,韩兮扑在床上。
从抱到简落开始,她就知道自己是所谓的重生。
尽管有些不信会发生这样的事,但是感谢上天给了她又活一世的机会,陆瑾言…这一次我来爱你,怎么也压不住内心的迫切。
迫切的想要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是不是又不吃饭只喝咖啡……恍神间手里的手机已经拨给了陆瑾言,很快就被接通“韩兮?”
和以前一样的声音,熟悉而陌生,低沉的嗓子里藏着温柔,从来没有那么认真听过他的声音,“陆瑾言…”她知道他不会说话,总是用行动告诉自己。
以前的自己信的都是别人做的表面功夫,那些表面看起来好极了的,看来不一定是真的,“怎么了?”正在开会的陆瑾言抬手示意散会。
不为别的,韩兮的声音听起来,太过委屈和哭意,“对不起…”韩兮挂了电话,刚刚看了时间,前世这个时候刚和陆瑾言闹别扭。
原因极其可笑,王温恒故意挑拨,说是陆瑾言有想伤害妈妈的念头,前世自己还愚蠢的相信,找到陆瑾言后没做多想,也不在意。
单方面的开口中伤一个,爱自己那么深的人,陆瑾言从自己开始冤枉,到后面自己讽刺的嘲讽,都没说一句话,只是这样听着。
静静等自己发完脾气,“我没有”这句我没有,点起所有的自大,“我不信你!”当时陆瑾言眼里有分明的痛色,可自己做了什么?
“碰!”
一时间安静下来,自己推了陆瑾言,而且摔门而去,这个时候陆瑾言的胃已经出了问题,根本经不起自己用力的一推。
清凉的眼泪划下滴在手机屏幕,
对不起…我总是伤害你…
韩兮的一通电话,却让陆瑾言乱了分寸,遇到韩兮的事,他其实更像个傻子,平常的稳重和沉稳,一时间消失殆尽。

楼主 傻漓一路孤单  发布于 2019-02-03 15:08:00 +0800 CST  
新文,大家多多指教啦♥

楼主 傻漓一路孤单  发布于 2019-02-03 15:08:00 +0800 CST  
小天使们,新年快乐吖,希望你们能一直那么幸福下去~以后你们能钱包满的,衣柜满的,连书柜都是满的啊,吃的饱饱的,长的…嗯差不多高(咦?说的什么鬼)最后,一直支持我的小天使们,新的一年又长大了,可是我依然记得你们吖,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
『今天过年就没更文,忙呐,明天可以抽空更,不过有那么多的回复,真的很开心很开心啊,就是感觉有好多好多的喜欢和支持,爱你们呐,你们写文了可以告诉漓漓,漓漓会去支持你们的,新的一年继续互相理解帮助吧!( •̀∀•́ )
——时间00.00嘿嘿』

楼主 傻漓一路孤单  发布于 2019-02-05 00:00:00 +0800 CST  
(接上)
“叮咚,叮咚——”
“来了来了,谁啊?!大中午的真是…”门铃一直按个不停,李妈烦操的用力拉开门,“谁来了?”却在听到简落的声音时换上了笑脸。
“哎,夫人,也不知道是谁呢”简落走到门口,就看到陆瑾言头发湿潮有些凌乱,还在微微喘气,“是小言啊,来来来快进来。”
看着李妈的行为,陆瑾言微微皱眉。
“好”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一会才憋出了一个好字,“小言你是来找兮儿的?这孩子这几天着凉病了,前几天去你那闹太不懂事。”
生病了吗…怎么不好好照顾自己…
“简阿姨没事,我去看韩兮”陆瑾言转身走向韩兮的房间,就被简落叫住,“小言啊,把粥也拿上去吧”
“好”陆瑾言突然觉得手里的粥,有些烫手,她会想看到我吗?会生气吗?病好了吗?怀着心里的担心,犹豫的敲起韩兮的房门。
简落看了无奈的摇摇头,小言这孩子,沉稳有礼,倒是个好孩子,就是话还是和以前一样少,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原因。
抬头看表时间差不多,该去给家里的大孩子做饭,想着那人西装革履,偏要趴着撒娇说今天要吃鱼丸子,就觉得好笑。
真是,养不大啊
“谁?”听见敲门的声音,韩兮有些期待,“是我,陆瑾言”是他?!韩兮一噜骨从床上坐起,冲到门口,整理好心情。
后面的李妈很煞风景,“李妈你别在这站着了,不是还有活要干吗?”韩兮一边说一边把陆瑾言往里拉。
“碰!”
完美的关上了门。
陆瑾言盯着地下,韩兮总感觉毛毛的,“病着为什么不穿鞋”低头才发现,刚刚太着急都忘记穿鞋这回事,“我喜欢不穿不行啊”
在别人眼里这是是自大,在他陆瑾言眼里就是闹脾气,“不行,会病严重”伸手去拉韩兮的手,不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勇气。
触及是冰凉修长的手指,青紫的手背上针孔密麻,韩兮心底狠狠抽了几下,思考间已经被拉着坐在床上,说不出的暖。
头发那么湿,一定是堵车跑来的,陆瑾言你真是…让我怎么办才好啊,你那么好,我以前怎么那么笨…就看不见呢…
“你的手背那么多针孔,是不是我前几天推你…”才说话,那人就把手背往身后缩了缩,“只是感冒,快喝粥”
感冒会扎那么多针吗?
韩兮知道他只是不想让自己愧疚。
粥很香,很久没再喝过妈妈做的粥,前世自己偏执的要和王温恒在一起,连爸爸都拦不住,从那以后没在回过家。
也没再吃到妈妈做的粥。
眼里的眼泪在打转,越想越忍不了,眼泪一滴一滴,滴在碗里粥里,偏偏韩兮还在笑着吃,“别哭,告诉我怎么了?”
低沉温柔的嗓音传进了耳朵,却莫名的安心,拉下正在轻柔擦眼泪的手,把手上的碗放在一边,死死抱住陆瑾言。
她有太多太多话想要和他说,“我想抱你…”现在却只想抱紧他。

楼主 傻漓一路孤单  发布于 2019-02-05 20:21:00 +0800 CST  
今天更新会很晚,困了的小天使不要着急吖,明天再看,身体最重要知道吗?揉揉

楼主 傻漓一路孤单  发布于 2019-02-06 22:28:00 +0800 CST  
第二章一切才刚刚开始
手犹豫了很久,才慢慢放到韩兮背上,感觉到背上的手传来的冰凉,韩兮楞了几秒,一头扎进不算暖的怀抱里,放肆的哭。
背上的手又紧了紧。
她知道她没多少时间,沉溺在前世自己的愚笨里,她还有很多事要去做,这一世她要守护的爱的都在等她,她应该有那个勇气。
“我没事了,突然就好了不难受了耶”韩兮坐好冲陆瑾言笑了笑,她是真的好了,可陆瑾言不那么觉得。
眼里的只有心疼,“别哭眼睛会痛”我会心疼,哭成这样…一定不想再说吧…陆瑾言知道韩兮不想说,那他就不问。
韩兮看陆瑾言的表情,再去听他的话,真是一个别扭的人呐,其实可爱到不行吧。
“瑾言,我就那么叫你啊,没有反驳的余地”摆出一副自认为很凶的表情,“好,我不反驳”也不会反驳,这样叫…算是关系好一点了么…
在陆瑾言发呆的时候,韩兮仔细看着他,嗯…
睫毛很长衬托着眼睛很深邃,看着看着就跑偏了点,就是太瘦了,脸色也太白,连嘴唇也没什么颜色,这人就是这么照顾自己的吗?
额头上的冷汗都冒出来了,肯定是在胃疼。
“陆瑾言你吃饭没?”一向韩兮一问就回答的人,没了声音,他要怎么和她说,和她说午饭吃和不吃有什么区别吗?
至少他是那么认为的。
“你没吃饭?一点东西都没吃?”过了好一会,在韩兮灼热的目光下,才有了一丝极小的声音,“嗯…忘了吃”
陆瑾言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紧张。
明明心里知道,就算没吃饭,眼前的人也不会在意,可一遇上韩兮,他总是方寸大乱,连一点点的思考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房间里安静的可怕,韩兮把陆瑾言的不安都看在眼里。
“你工作那么忙吗?忙到连吃饭都没有时间?陆大总裁你可真够忙的,等着!”都快到晚上了还没吃东西,不行我要给他弄点粥。
陆瑾言就看着韩兮出了房门,而他没有任何理由留下她,每到这种时候,都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
这几天胃里都不太舒服。
胃疼几乎成了习惯,但今天好像格外的疼,疼的指甲掐到肉里,都转移不了胃里刀搅一样的痛,刚干了的头发又被冷汗盖过。
一阵阵恶心感徘徊不前,明明什么都没吃,想吐的感觉却越来越清晰,冲到厕所马上反锁费力的呕吐,呕出的都是带血丝的酸水。
“呕…咳咳呕…”怎么会那么疼啊…
痛的到底是心,还是胃已经分不清,喉咙里的甜味越来越重,已经没了多余的力气阻止,“咳咳…呕…”入眼是习以为常的鲜红。
手还是不住的往下按,好像只要那么按着就不会再痛,胃里的抽动磨的人难受。
衣袖上的鲜红带着腥味,陆瑾言突然慌张的想要躲藏,这样狼狈的自己怎么能让韩兮看见,可是他已经没有力气在动了。
身体一歪倒在地上。
这几天本就是感冒易发期,天气潮湿还下雨,腰上次受伤没及时休息,再加上长期的熬夜工作,现在竟然丝丝的疼起来。
从腰椎传来清晰刺骨的疼,像是快要裂开,地板的凉气一股脑的涌进腰里,疼的发抖眼前黑雾重重。
“嘶…”死死握紧手咬住嘴唇忍痛,至少不能再吓到她,可陆瑾言不知道,就这样就把韩兮吓到了恐惧。
韩兮端着刚煮好没多久的粥,进来却没看到人,找了一圈才发现只有厕所锁着,“瑾言?!瑾言?!”没有任何声音回答。
韩兮害怕会出什么事,问简落要了钥匙打开门。
“碰!!!”
陆瑾言听见东西掉在地上碎掉的声音,他知道韩兮还是看见了,“陆瑾言!你怎么样?!”韩兮心里很慌乱不知所措。
她不敢乱动他。
她看到陆瑾言躺在地上,嘴边还挂着一缕深红,衣袖上的鲜红多的刺痛的心底,“咳咳咳…”衣领上多出的鲜红,生生刺痛了韩兮的眼睛。
“120…对打120…不要慌…”
是她吗……
直到闻到一股属于韩兮的清香,模糊间听到她的声音,陆瑾言才放松下来,还好她还在…一放松意识就石沉大海。
前世陆瑾言几乎满身是血躺在自己怀里,这一幕永远都忘不掉,现在是又要失去他了吗?恐惧和害怕一瞬间涌上心头。
“别睡…你别睡啊…”
韩兮去拉陆瑾言的手,却发现掌心血肉模糊,这该有多疼啊…
“瑾言对不起…”



(被一点胃痛拖到了现在,苦逼都凌晨了,嗯哼晚安小天使们~悄咪咪说一句,胃疼这章更得可能有纰漏,欢迎指正啊。)

楼主 傻漓一路孤单  发布于 2019-02-07 00:27:00 +0800 CST  
医院的救护车很快赶到,简落一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兮儿?兮儿?!小言这怎么回事?”听到简落的声音,韩兮却像疯了一样。
“救他…救他…快救他!”恐惧漫上心头,韩兮没办法冷静思考,救护车只能带一个人,简落看了也是心疼的紧,安排着韩兮先去医院。
救护车上,氧气罩盖住了陆瑾言的半张脸,冰凉的药水输进身体。
韩兮握住陆瑾言冰凉的手,她想捂热一点,却怎么也捂不热,那样的冰凉,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是实打实的惧怕。
我才刚抱住你,才刚重新见到你…不要离开…不要再离开我了…不要再这样…我真的很害怕啊。
“我不签!我不签…”韩兮看着眼前的病危通知书,眼前上演的,都是了无生息的陆瑾言,是没有温度的,是极其痛苦的…
简落开车赶到看见自己孩子这样,心里也不好受,但是理智告诉她,要冷静,从护士为难的神色里,接过笔签下字。
陆瑾言这个女婿自己早就认定了,先不说他能忍兮儿长不大一样的脾气,就单单是他对兮儿明显的爱,连旁人都看得出。
兮儿的脾气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一起好好的相处,能忍受兮儿脾气的,能多爱兮儿自己也是看的出。
简落按住韩兮的肩膀,盯着她的眼睛,“你要冷静!如果你慌了小言那孩子怎么办?”身为一个长辈能教给孩子的不多。
剩下的只能自己细细琢磨。
是啊…我不能还是那么没用,还是那么不懂事的闹,我要冷静,“您说的对,我要冷静,我要相信他”都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韩兮死死盯着门,等着医生出来也等着陆瑾言,不知道过了几个小时,她没看时间,只是一直盯着门等。
门从里面打开,韩兮冲上去问,“医生怎么样?”那医生黑着张脸,冷冷的开口。
“怎么样?你们这些年轻人个个都不想要命,怎么不弄死送过来更好?胃溃疡那么严重,能不吐血吗?我问你他是不是经常喝咖啡?”
“是……”
“急性胃炎,就知道是咖啡和刺激性的东西喝多了,出血点起码有两三个,肯定是拖久了没来医院,还以为没事,哎…算了,醒来观察后没有呕血迹象,12个小时后可以吃点流食。”
医生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韩兮都记下,“妈妈…你先回去吧,爸爸应该到家了,这里我守着就好…我想守着他到他醒。”
知道自己孩子是这样的倔脾气,简落也不好说什么,“好,你也别死守容易感冒”韩兮点点头没在说话。
“哎……”微叹一口气,简落转身离开。
床上的人,脸色依旧苍白,手还是冷的捂不热乎,韩兮小心的避开,那些插在陆瑾言身上的管子,轻轻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手里暖着。
趴在床边就那么睡,她不敢和他躺在一起,她怕不小心乱动弄疼他,更怕自己弄到那些冰凉的管子,又伤了他。
——分割线——
清晨的光线无论是冷的还是暖的,都是柔和的,风吹过窗户吹到房内,带着一起清凉和舒适感。
韩兮心里害怕没睡一会,就被惊醒,手里的冰凉的手终于有了暖意,拿起手机看时间早上6.35,还有一会才到7.00医生们值班。
“趁这个时候,可以去做一点粥”好像自己会的也只有粥,要熬的软一些好消化,单间病房正好配有简单的厨房。
缓缓睁开眼,眼皮有些重,入眼的是白花花的天花板,气味有些熟悉。
费力的扭头,对上韩兮含泪的眼睛,“瑾言…”陆瑾言听到韩兮叫他。
努力冲她笑笑。
嘴里还有胃管不能说话,“我没事”韩兮看他嘴形,知道他在说我没事。
“你有事…别再吓我了好吗?疼你就告诉我啊…”




楼主 傻漓一路孤单  发布于 2019-02-07 23:05:00 +0800 CST  
第三章不会重来
他多想现在就去抱韩兮,可这些烦人的管子,和提不上的力气,让他怎么也做不到,医生进来检查终于可以拔掉这些个管子。
“没有咳血迹象,可以吃点流食,注意休息少食多餐”说完也没多停留,毕竟还有其他病人,“咳咳…韩兮…”声音极其嘶哑。
韩兮没说话,自顾自的摆弄手里的粥,一副我现在很生气的样子,陆瑾言有点着急,难道刚缓和的关系,又要变回去了么……
想着就像不顾后果的从床上坐起来,韩兮看针管在回血,就知道这人根本不安分!“躺好!别动”一时间他就真的没动。
就这样半撑着。
无奈的走向前,把人轻轻扶坐好,拉过一边的被子盖的严严实实,现在可不能再感冒,要不然会有多不舒服。
她的脸…好近…
“先喝点水,嗓子都成什么样了?”陆瑾言还没从韩兮脸离我那么近里缓过来,愣愣的接过水杯,一点一点的喝水。
以前怎么没发现他那么小孩子,“喝点粥,先说好我煮的,不好吃你也吃了哼。”她其实尝过味道了,不是很难吃,煮的很软。
“啊…好。”
她煮粥给我啊,一定是在做梦,嗯…对做梦,做梦的话可以大胆一点?“我……唔…”我要你喂,还没说完嘴里已经有了一勺粥。
就这样一勺又一勺,一小碗粥很快见底,她没敢多给他吃,怕吃太饱反而难受,放下碗搓热了手,伸进被子里给人暖着胃,倒是平和安静的一幕。
可是也免不了煞风景的。
熟悉的电话铃声,韩兮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到名字却一愣,是王温恒,陆瑾言看到了名字,感到的却是来自心里的害怕。
啊…果然是在做梦吗?是王温恒她一定会离开的,只要是王温恒,她就不会留下,更不会和自己好好说话,也不会理自己……
胃上暖和的手离开,他知道她又要走了。
韩兮起身走到门外,她不想让陆瑾言听到,“兮儿,听说你病了,现在感觉怎么样?你在家还是医院我来看看你。”
呵…听说,怕不是李妈告诉你的吧,“不用了,只是一点感冒有什么大不了,我有那么弱么!”既然这样,我的自大就通通给你好了!
“好好好,兮儿没那么弱,那和我去餐厅吃饭?”正好可以找理由辞退李妈,“好啊,你定地方”韩兮冷笑,这一次不会重蹈覆辙。
“那就午暖餐厅,那的午间茶点很不错”午暖么,离医院很近,看来李妈已经告诉王温恒,昨天在家的所有事,包括瑾言在医院。
这样,就是想故意让瑾言看见吧。
“好吧,去吃吃看,好了我要休息挂了”不过这次,她要让陆瑾言知道。
一开门进去,陆瑾言靠在床头看着自己的手,不知道再想什么,我没拉住她…我可以拉住她留下她吗…我可以吗?
突然额头上有温润的触感,带着丝丝凉意却又柔软温和,“等我回来,瑾言”她…她…她吻我…韩兮看到陆瑾言瞬间红了的耳朵。
有些无奈,这人一定是被自己突然的举动,吓到了,一副呆愣住的样子,把人塞进被窝里,盖的严严实实才满意的点点头。
伸手遮住他的眼睛,“快休息!等等我就回来了,知道吗?”陆瑾言乖乖闭上眼睛,表示听到韩兮说的话。
过了一会韩兮感觉他已经睡着了,才轻手轻脚拿好东西离开。

楼主 傻漓一路孤单  发布于 2019-02-09 08:53:00 +0800 CST  
明天恢复更新,勤更的那种,这几天在调理自己的情绪,已经调成好了,等我♥(虽然很不厚道,但是我没忘记小天使们)

楼主 傻漓一路孤单  发布于 2019-02-13 23:59:00 +0800 CST  
第四章不会让你得逞
前几天还在下雨,今天就出了太阳。
悄悄打开病房的门,就对上了一双好看的眼睛,正是太阳顶空的中午,经过墙壁反射的微弱光线,打进那双眼睛,朦朦胧胧却又十分细腻。
偏偏那人还笑的柔和,还是低沉温柔的声音,只是带了些嘶哑,“你回来了”一看果然穿的单薄,连外套都没披。
“穿那么少?就算出大太阳也没多暖,多穿点总是好的,你怎么站在这?不在床上躺着。”韩兮皱眉拉起陆瑾言的手准备进去。
一股力让她没再动,低头发现是陆瑾言拉着她,我看你不在,想去找你,找不到就等你,可话到了嘴边,就变成了“我…找你。”
愣了一会,才反应是在回答她,怎么站在病房门口,话还是那么少吗…要是没经历过那件事,他会不会不是现在这样。
起码…会说自己想要什么,你没欠谁的啊…
她想吻他,那么想也就那么做,踮起脚就吻到了他。
陆瑾言愣了会,鼓起勇气一样反客为主,带着些害怕和温眷。
只一小会,陆瑾言就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放下还在门把手上的手,猛然退了几大步,“对…对不起…你…我…嘶……”韩兮还没来得及反应。
连人都没拉住,就看到陆瑾言退了好几步,直到狠狠摔在病床栏杆上,又滑坐在地板。
好疼…砖心的痛顺着腰椎蔓延开,撕裂般的疼止不住,韩兮慌张地冲向前,尽可能轻柔的把陆瑾言拥进怀里,他太疼了。
冷汗一下就流了下来,“你怎么样?哪里痛?”陆瑾言僵着身体没动,好一会才缓过来一点,“胃…腰…”一番折腾胃也丝丝的抽疼。
胃里搅的难受,想弯腰蜷在一起压着胃,好舒服点,可是腰疼的厉害,稍微一弯,腰就和断了一样,前也不是后也不是。
陆瑾言用力揪紧韩兮的衣角,他疼的有点看不清楚,甚至有点晕…韩兮把手放在陆瑾言胃上,里面的抽动让韩兮心疼。
“都疼成这样了…地上凉能坐到床上吗?”忍着腰透骨的痛,缓缓坐在床上,韩兮知道他现在不能弯腰,撑着他坐好靠在自己身上。
“忍忍…我帮你揉开”顿了一会,韩兮狠狠心搂紧陆瑾言,开始揉开胃痉挛,“呃…不要……痛…”声音越来越弱。
韩兮感觉不对劲,慌张的按了应急铃,陆瑾言疼的眼睛都快睁不开,虚眯成一条缝,“对不起……”声音很小,韩兮凑近了才听清。
陆瑾言…你没有对不起我啊,那么痛前世你到底怎么熬过来的啊…你爱我,却总是被我伤害还来守着我,你是最大的笨蛋!
“我问你,你喜欢我吗?”迷糊间听到她在问话,下意识就去回答,尽管已经痛的快没了意识,“是…爱你…”医生早就在一边准备好。
马上就可以检查,韩兮最后搂紧了陆瑾言,“那我也是啊,你没对不起我…瑾言…快点好起来,我等你。”没有力气再说话。
却还是向韩兮点头表示,好。
退出病房,眼泪再也留不住眼眶里,一滴一滴顺着滑下,韩兮捂着嘴,不愿意哭出声音,她怕里面的人听到会担心。
哪怕已经关了门…隔开了他(她)们。
模糊的视线里,简落拿着一袋水果正走来,韩兮再也忍不住,扑在简落怀里无声的哭,水果掉在地上发出脆响。
简落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自己孩子哭成这样,心里难免也跟着难受起来,简落伸手抱住韩兮,温柔的抚摸她的背。
韩兮突然就想起很多她的狠心。
陆瑾言生日那天,她做的就是砸了他的蛋糕,然后讽刺他过的清闲,其实他连蛋糕都没给自己买,那是他经常去的孤儿院里,稍微大一点的一些孩子,亲手给他做的。
她记得那天陆瑾言一个人,对着一片狼藉,蹲在地上看了很久……
明知道他胃不好,还同意王温恒说的吃火锅,带他去吃最辣的火锅,他都是笑着吃下去,当晚却躺进了医院…
而她还在和王温恒约会。
他疼的站不起来,甚至嘴角都挂着一丝鲜红,她说的是什么……“你的苦肉计可演的真像,我都快给你鼓掌了!恶心!”
然后他就真的不在意,擦干净嘴角的鲜红,忍着痛讽刺自己,“是啊…我装,也恶心…”
到后面他病的严重,还是不肯休息,直到保护她的最后一刻,他终于可以休息很久很久……

楼主 傻漓一路孤单  发布于 2019-02-14 23:30:00 +0800 CST  
忙而迷茫了一天,也累了一天,还有两章明天发,因为小天使们都睡了,明天不会很晚的,大概9点10点,明天更新就是除了早上的两章,还有四章,甚至更多,嘿咻!勤奋起来吖!
(那么晚是因为,偷偷玩手机的原因♥)

楼主 傻漓一路孤单  发布于 2019-02-14 23:36:00 +0800 CST  
没逮到什么机会更文T^T,怎么办……只能明天了,熬夜更文这几天还真有点受不了,更文也是偷偷更的,今天就没逮到机会,我该怎么办啊,要一直蒙在被子里更文吗?(心情复杂)
白天不能明面当着更文,他们会问会看,看了肯定会被骂没收手机也有可能,只能晚上蒙被子,怎么办?唔……我要想办法了,这样下去更的那么慢,你们催更也很期待,有了!每天早起有一段时间,晚睡有一段时间,中午可以借午睡更新两个小时,睡不了多久,就是更新很不定,怕你们不习惯嘿嘿,今天没有,我表示很抱歉,明明答应好你们的,看来我是一个做不到承诺的人,我会努力改正自己的错误,对不起。

楼主 傻漓一路孤单  发布于 2019-02-15 23:39:00 +0800 CST  

(接上)
哭的够了,韩兮擦干眼泪去了趟厕所,洗把脸看起来像是没哭过,医生正好看到韩兮,推推眼镜翻开了病历,进了办公室。
韩兮着急的跟着,等韩兮坐好,医生才开口“腰肌劳损,比如长时间久坐、腰部受伤不注意休息都会引起,疼痛是随气候、劳累程度而变化,休息会减轻,但大多都是时轻时重。”
他每天都在工作,根本都没怎么休息,难怪…“胃还是老毛病了,刚动完手术没多久,不良反应也是有的,除此之外,我建议你应该带他去看看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很严重啊,“医生您是说,他…不爱吃饭和心理有关?”我都没说,她怎么知道?
看来是个聪明的姑娘,就可惜瑾言身体不好,哎…
“这个我不太清楚,毕竟我不是心理医生,这些东西都是在医院和同事耳融目染,大概的判断,所以我建议你去确认,毕竟你丈夫看起来不是很好。”
“碰!”
“老木头,今天中午吃啥?”韩兮愣愣的看着被用力推开的门,这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真的除了神秘感,就是完全被吓到了。
………特别安静,直到那人进来后,被一个纸团砸。
“你再叫一个试试?”那人捡起纸团,扔进垃圾桶,韩兮看的出来他们关系很好,“不叫就不叫,老林,是林不是木头行吧?”
“老顾,我说你这么大岁数了,还和以前一样整天没个正形”林医生瞪着顾医生,仿佛早就习惯这样,“又是你?你丈夫又怎么了?”
她真的想问,你们是怎么一个两个看出来,他是我丈夫的,韩兮并不想解释,因为他一直都是,也必须是他,所以又是你,是什么个情况?
林医生把病历本拿给顾医生看,一页一页翻着,越看脸色越沉重,“不太好,按之前给他的检查,他对咖啡完全是依赖,甚至可能心里没有吃饭的概念,心理有问题。”
韩兮捏了捏手,决心等后天就带陆瑾言看心理医生,她突然想起来,这两个人是谁,一个叫林讪(shan),是陆瑾言好兄弟的父亲。
在医疗界很有响度,家里有买药的连锁店,甚至这家医院的一半投资都有参与,创办的医药品牌公司,也很有响度。
另一个叫顾纪生,和林讪是从小到大的朋友,关系很好没有杂质,做着医生的工作同时,还兼有酒业,旗下有数十家酒店。
为人不拘小节很爽朗。
他们对瑾言有很多帮助,林讪的儿子心不放在药业上,反而对酒业有兴趣,是个马大哈的人,和他父亲没一点性格向像。
顾纪生的儿子却是个心细的人,喜欢研究做了一个医生,说白了就是一个书虫子,这样一个人却和瑾言是要好的朋友。
韩兮心里千思百转,旁人叫她也没听见,“丫头!丫头!哎,这丫头还是和呆丫头!”缓过神来刚好听到后面那句呆丫头!
“不是!我去看他”韩兮知道顾纪生没有恶意,出于本能,她反应过来说不是,走到门口还听见“这呆丫头还挺急,连医嘱都不听了~”
咬咬牙,心里一遍一遍告诉自己,没有恶意…他没有恶意,微笑的退了回来,只是这笑有些勉强。
老顾这坏毛病又来了,哎…长不大啊,“叫什么名字?拿着去看瑾言吧”林讪撕了一张纸给韩兮,懵懵懂懂接过原来是写好的医嘱。
看来,林讪故意装不认识我,是想试探。
“韩兮,韩国的韩,山有木兮的兮”说完没多停留,她现在太想去看陆瑾言,其他的她都不想管,她承认她现在很着急。
她怕陆瑾言醒过来又跑出来找。
“老木头我还想逗逗这丫头,有趣的很你怎么就让她走了,算了算了,不早了吃饭去啊。”顾纪生看林讪越来越黑的脸色。
立马麻溜的转移话题。
两人和少时一样勾肩搭背的走。
另一边,韩兮果然没猜错。



楼主 傻漓一路孤单  发布于 2019-02-16 22:58:00 +0800 CST  
第五章做出改变
单间病房里,韩兮只看到有人一手输液,一手在电脑上打字,简落在一边看起来劝不动很无奈,好啊,没收了手机他还能整(弄)个电脑!
韩兮又开始给自己做心里建设,不生气不要生气,心平气和地问他为什么端电脑,再这样下去,都可以去做看破红尘的和尚了。
“妈,晚上你回去把李妈辞了吧,我不喜欢她”事情太过复杂,她不想简落再卷进这些纷乱里,她只想简落平安度过一生和爸一起。
简落听孩子说不喜欢,也没说什么,只是点头应下,家里就那么一个孩子,难免是溺爱过头,养成这娇纵的性子。
本来还想要个孩子,家里那行不对头的人,说什么也不肯,说是又要痛一次还不如不要,哎…又不是他生孩子,比自己还紧张纠结。
那么一想该回家做饭去了,和韩兮说好后就离开了医院,只留一个突然僵着不动的陆瑾言,还有一个默默告诉自己别生气的韩兮。
从韩兮故意忽略陆瑾言开始,他就想说话想解释,可是…话到嘴边,怎么也说不出口,如果…如果说了,会…讨厌我吗?
还是会像父亲一样,找另外一个人代替自己,然后随意抛弃在黑夜的巷子里…任凭人欺压打骂……冷的刺骨却只能徒劳的缩成一团。
感受唯一一点点自己的温暖……
不要…不要那样…
韩兮从保温壶里拿出简落带过来的粥,打算趁着喂粥和陆瑾言好好聊聊,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难道不痛吗?休息就有那么难吗?
舀出一勺粥喂到嘴边,却没看见有什么动静,韩兮气恼的用力放下粥,站到一边,他这样对自己身体不在意,她就觉得很生气。
克制不住的生气。
陆瑾言听到响声,才从她会不要我的怪圈里走出来,他抬头看着韩兮,眼里有泪花,他真的很怕再来一次小巷子里无边的痛。
每次回忆起来,都…觉得痛苦、恐惧、还有绝望……
“瑾言?你怎么了?”韩兮看到陆瑾言眼里的泪花,突然就慌了,这人极疼也不会哭的…这是怎么回事?
不顾手还扎着针,陆瑾言挣扎着往韩兮这挪,手颤抖着伸向她,韩兮站的远他够不到,又颤巍巍的收回手,在收回的时候眼里分明是死寂,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绝望的气息。
韩兮着急的拉住陆瑾言微凉的手,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重活一世有些东西,早就有了变化,无疑现在她是心疼的。
要不是经历过什么,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慌张的坐到他身后拥住他,“瑾言我在别怕,韩兮在这还抱到你了,没事的没事的。”
即是在安抚陆瑾言,也是在安慰自己没事。
“不要…疼…冷…”陆瑾言看着前方,整个人都抖的不成样子,韩兮一脚蹬掉鞋子,坐到床上用被子围紧,再抱紧陆瑾言。
“我在,韩兮在这那也没去,哪里疼告诉我好不好?还冷吗?”这次怀里的人好像听进去一些,“都疼…好黑…”不安的往怀里缩。
转头看到放在病床边柜子上的小刀,猛的扑上去拿在手里,连腿上原本放着的电脑,也摔到了地上,“瑾言!我在你别怕!放下刀别伤了自己!”
尽管韩兮反应过来叫他,还是割到了手指,陆瑾言看着手指冒出的红色,瞪大眼睛扔了手里的刀,反而更加往韩兮这边缩。
韩兮捧起陆瑾言的头,看着他没了神采的眼睛,她说“我在,我一直都会在,瑾言别伤害自己了好吗?”或许是韩兮看过认真的神情。
或许是韩兮坚定的话语,陆瑾言感到了心安,渐渐安静下来,慢慢恢复神智,从韩兮怀里出来靠坐在病床头。
韩兮用纸擦干陆瑾言额头上的冷汗,怕他等会自己干了容易感冒,现在身体虚着,还是要注意些,又拿了一边的粥慢慢喂。
她知道他清醒的时候,绝对不会那么做。
吃到第三勺粥,韩兮感觉有人扯了她的衣角,“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吓你,刚刚我拿电脑是因为,父亲找我有事,我没找到手机…我…”
韩兮没来得及感叹这人话终于变多了,心里已经密密麻麻的疼了起来,要他再说一遍经历过的痛苦,那得有多残忍?
都不敢再想下去。
“我太担心你,是我不好故意不和你说话,现在还难受吗?瑾言我们在一起好吗?在你手术前你说你爱我,我很高兴。”
她…这是真的吗…假的也没关系,只要是她就好…没事的,“嗯…饿了”韩兮知道一时半会他还不能接受,但愿意稍微敞开心扉就好。
“好,我们继续喝粥”韩兮一勺一勺的喂,陆瑾言又紧张的揪东西,这次是医院的被子,边揪边接受韩兮喂过来的粥。

楼主 傻漓一路孤单  发布于 2019-02-16 22:58:00 +0800 CST  
看大家那么喜欢,我很开心,今天日常痛,就是太晕了,同学找有事,还处理了一些事情,恶补学习了文笔,更了也怕卡文,于是我暗戳戳决定,明天一起发出来,让小天使们一次连着看,不憋在心里难受,明天不会那么晚更,我保证不超过10点,快开学了忙的差不多了,有时间惹~谢谢你们愿意等我包容我♥

楼主 傻漓一路孤单  发布于 2019-02-17 23:39:00 +0800 CST  
(接上)
然而粥并没有在陆瑾言胃里留多久,几乎是刚吃完,韩兮正在放碗,他就跑到病房卫生间里吐的难受,“呕……呕…”
强行扯离的吊针,在手背上留下有一道针孔,几滴血滴在被子上有些刺眼,韩兮只瞄了一眼,就拿着毛巾急忙进了卫生间。
刚进去陆瑾言已经没了什么力气,韩兮冲上前用力扶着他,“这么还那么难受?让医生来看看行吗?”撑着人一手把毛巾沾湿。
擦着陆瑾言的嘴角,他却红着脸摇头,“不用,习惯了”习惯?那就是经常这样,还是让医生来看看,“看看吧,我放心些。”
对于韩兮给他擦嘴角,手指偶尔拂过脸和耳朵,陆瑾言还是有些不习惯,难免会脸红,毕竟除了韩兮,他没对其他女人敞开过心扉。
“不用…是我吃不下”每一次吃饭,脑海里那一幕就会恶作剧似的涌现,今人作呕让人恐惧,到嘴边的食物往往都会引起恶心。
韩兮隐约感觉到陆瑾言,不是胃里不舒服,伸手摸去也是安分,难道是心理问题?前世自己从来没有关心过他的身体。
更别说关心他心理上的状况。
“那就不看去床上休息,现在有力气吗?”看到陆瑾言小幅度地点头,韩兮用了力扶着他到了病床上坐好。
“瑾言,我想带你去看心理医生”韩兮太过在意,她知道他吃不下饭,只能每天喝些咖啡,吃点营养片就觉得没事。
偶尔吃点也没多久吐了,更别说胃里还不安分,本来没吃多少,还直接吐了,和没吃没什么区别,反而吃更让人难受。
除了吃点水果,稍微逼着自己补充热量,他几乎都吃不下东西,甚至是挂葡萄糖。
久而久之他就直接能不吃就不吃。
床上的人一愣眼神闪躲不安,“为什么…”韩兮坐到陆瑾言身边,拉过他的手放在手心里,“我担心你,更在意你,我想要一直照顾你,不管以前的我怎么样,现在韩兮是真的喜欢陆瑾言。”
现在不能说爱会吓到他,也不会信,毕竟以前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自己还不清楚吗?高傲自大目中无人,骄傲莽撞。
陆瑾言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好像这一切发生对于他,都太过惊喜,这一切他以前都不敢多想。
许久,陆瑾言朝韩兮笑的勉强,“好…”那样不堪的陆瑾言,你会喜欢吗?或者…你会讨厌,只是重新回忆起来还是痛苦不堪。
“不要勉强自己做不想做的事,如果你不想就告诉我好吗?”韩兮看出来他的勉强,有些不忍让他去回忆从前。
陆瑾言还是笑着,只是有些苦涩,“没事…你别讨厌我就好…”直到见了心理医生,韩兮才明白陆瑾言为什么会那么说。
这个男人让人心疼……他却认为自己不堪…
“我建议催眠,他心里已经把那段过往认为是不堪,埋在内心深处,像根刺一旦记起来,就会让他产生一定的恐惧和刺痛,明面上他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只有通过催眠知道原因,才能根治他吃不下食物的问题。”
韩兮点点头,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
催眠开始后,韩兮却紧张的不行,她怕他回忆起来会恐惧,可不找出原因,他身体早晚会垮……
那是一段恐惧又恶心的回忆…

楼主 傻漓一路孤单  发布于 2019-02-18 21:50:00 +0800 CST  
第六章痛苦不堪
昏暗无光的小巷子里,他一个人缩在角落里企图获取温暖,然而身上仅存的衣服,单薄的瑟瑟发抖,他冻得发起了高烧。
鼻子上脸上还沾着血,左脸很肿,膝盖的血还在一点点的流,他就捂着膝盖,把头埋在自己手臂里。
过几天就会好的……
但是一个孩子哪里来的钱去看医生,在外面一个人吃饭都是难的,更别说去拿一盒药,他已经被丢出来两天了。
没有人找过他,也没有寻人启事,这一切都在告诉角落里发抖的人,你是被抛弃的……他起初还会哭着缩在角落,想着爸妈怎么还不来接他。
他哭红了眼睛,哭的都快要脱水,漫长黑夜里除了刺骨的风,和无尽的冷意,没有人上前也没有人来找他,后来他不再奢望。
他是一个被抛弃的人,连孤儿院都去不了。
因为他不是孤儿,他只是一个有父母却被抛弃,没有资格成为孤儿的可怜鬼。
听爸爸说,是他偏要让妈妈带着自己出去玩,才害得妈妈过了一条马路,却不见踪影,直到现在都没找到,所以这一切都怪他。
后来爸爸说,妈妈找不到了,可能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他不信,于是他不死心的打开家门,准备出去找回妈妈。
弟弟的哭声越来越大,爸爸抱着弟弟耐心的哄着,看见自己却是眼里布满了恨,弟弟吃着爸爸给的糖,被家里的保姆阿姨抱着。
“爸爸,我想出去找妈妈”只是那么简单一句话,爸爸突然好像很生气,冲上来踢了一脚,他的腰很痛小小的身躯根本抵不住这一脚。
被踢飞出了家门,滚过几节门口的楼梯,很疼很疼…他痛苦的捂着鼻子里被摔出来的鼻血,小小的孩子无措的叫着爸爸。
“爸爸……”换来的是一个巴掌,他不知道嘴里甜甜的是什么,只知道吐出来的时候是红色的,爸爸看着那团红色突然没动。
只是不再像以前一样,抱起他然后回到暖暖的家里,把这些红红的东西,用一个软软的叫医用棉花的东西,轻轻擦掉然后涂一些他不知道的东西。
虽然爸爸很随意的弄,也弄疼了自己,最后自己试着包扎好伤口,抬头爸爸和妈妈逗着弟弟笑的很开心,自己就掂着脚把医药箱放到柜子上。
可惜没成功,箱子摔到他的腰上,小小的脸疼的皱成一团,不过还好没发出声音,咬咬牙又掂起脚放好,家里没有他可以搬动的凳子。
可是就算这样,过几天伤口还是会好的。
所以没关系。
爸爸站起来走到家门口,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只是我看不懂他眼里的东西,只知道在弟弟的笑声里,爸爸关了门。
“你走!我不要你这样的孩子!”
之后无论他怎么拍打,怎么叫喊爸爸都没再出来过,保姆阿姨看着他,眼里蓄满了泪水,却被一个眼神和唯一的工作逼的不再看他。
他吹着冷风一直在街上走着,走的累了就缩在巷子里,“现在很晚了,我应该不会打扰到别人吧…妈妈…我明天可以见到你吗…”
睡着睡着,他突然梦见了爸爸。
“要不是你,你妈妈的身体怎么会那么弱,就为了生你!要不是你,害得你妈妈身体弱还生下了你弟弟,又怎么会身体一直好不了,连你弟弟也是身体也不好!”
“连那么一点小事都做不好,麻烦!”
他又梦见了妈妈。
“小言乖,妈妈要带弟弟去看医生,你乖乖的待在家不要乱跑,不要闹了!弟弟很不舒服。”他求妈妈不要走好不好?妈妈很生气让他别闹。
之后他乖乖的说好!妈妈连一眼都没看他,转身抱着弟弟和爸爸开车走,可妈妈忘记了那天是他生日,也忘记那天是保姆请假回家有事。
于是他等了两天,爸爸妈妈终于回家了,他高兴极了,可爸爸妈妈没和他说一句话,抱着弟弟上房睡觉,他们对对方说很累。
他想着爸爸妈妈都那么累,就不要和爸爸妈妈说自己肚子疼了两天,很痛很痛,原来两天没吃饭是会肚子痛的啊。
小小的孩子不知道那是胃,不是肚子。
他安安静静的回了自己独立的小房间,缩在被子里按着肚子咬着被子睡觉。
早晨的到来让小巷子变得亮了一点,已经是第三天了,他站起身去找妈妈,还没走出巷子,就被人故意撞了回去。
很疼…被撞的很疼……
那些人对他拳打脚踢,笑的开心,“看,这还有个小傻子!”他的反抗在一群人里微乎其微,好疼…好痛……又是红红的东西。
那些人看了却慌张的跑开了,鼻子里又流出红红的东西,这次他没去捂,过几天就会好了……压到一些细小的伤口也没感觉到有多疼。
他躺在那里动不了,眼前黑黑的睡了过去,等他醒来,脑袋旁边有一个面包和一瓶牛奶,还有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给你吃小屁孩,别再被别人欺负了怪惨的”
虽然看起来有些不开心,但是心里暖暖的。
慢慢吃着面包喝着牛奶,突然眼泪就下来了,“好吃……不疼了,过几天会好的…”
早上中午在马路边躲好,等着妈妈偶尔低着头不吓着别人去找,晚上一如既往地睡在角落,睡的不安稳,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走到巷子口却又没了声音。
准备回去睡觉,一个只有6岁心智发育不成熟的孩子,亲眼目睹了两个人拿着刀,捅进了一个人身体里,拿了钱开始往口袋里塞。
那个躺在地上满身被,红色沾染的人一动不动,他…他还看到那两个人割了那个人的头…好恶心……
“嘿!有个小孩快追!”
他开始跑拼命跑,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衣服戴帽子,那么晚还没睡的人,他不认识

楼主 傻漓一路孤单  发布于 2019-02-19 00:52:00 +0800 CST  
可他太怕了,他冲过去抱住那个人不住地发抖。
“小朋友你怎么了?那么晚还不回家是迷路了吗?”警察看着那么一个伤痕累累的孩子,还以为是迷路才成这样。
“大哥哥…前面有两个人拿着刀好可怕…还有好多红色,他们好恶心…好可怕…”警察发现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拿出手机打了电话。
“马上派人过来,疑似有人犯罪!再不远处小巷子马上让人去追!”挂了电话大哥哥抱起了他,“小朋友别怕,大哥哥是警察会保护你的”
他那时候一直听爸妈的话,在房间里读书,他刚满6岁还不知道什么是警察,脑子里挥之不去的都是刚刚,那副恶心的画面。
他圈紧了大哥哥的脖子,在大哥哥怀里忍不住的哭。
大哥哥摸着自己的背,一直再和自己说话,但这已经成为他永远的阴影……
后来大哥哥给他擦了药,很温柔只有一点点的疼,爸爸来了和他高兴地说妈妈找到了,他也很开心,可是眼前黑黑的好晕…
在医院躺了十几天,醒来后,他像是变了一个人,不会再甜甜地对爸妈笑,不会过分靠近弟弟,不再爱说话,变得更有礼貌。
只是这礼貌带着疏离,对几乎所有人的疏离。
(困=_=现在00.53就不一个个回复更新了啊,晚安♥写完之后感觉,心里特别难受,我也看过别人满手鲜血……不说啦~小天使们不要难过,晚安♥)

楼主 傻漓一路孤单  发布于 2019-02-19 00:55:00 +0800 CST  

楼主:傻漓一路孤单

字数:60403

发表时间:2019-02-03 05:3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8-29 18:01:52 +0800 CST

评论数:126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