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清新】《言少情深》古风玄幻架空 伪兄妹 重生甜宠HE

男主腰伤,胃腹伤,头晕头痛,各种内伤外伤,后期短暂瘫痪不定。前期较轻,逐渐加重。不纯虐,会走一部分剧情。处女作,不喜勿喷。

楼主 静风雨璃  发布于 2018-10-17 01:00:00 +0800 CST  
据说二楼要祭度娘,那就祭吧。

楼主 静风雨璃  发布于 2018-10-17 01:01:00 +0800 CST  
【文案】身为神女,她受八方所托,万人敬仰,她一心求道,不问红尘世事,却无意伤了最不该伤的人。自幼失怙失恃,他寄人篱下,偏偏迷恋上那辉映寰宇的光,从此哪怕倾尽所有,也要护她周全。重来一次,她哽咽:哥哥,这次换我守护你。

楼主 静风雨璃  发布于 2018-10-17 01:02:00 +0800 CST  
身后却响起一个不客气的声音:“人都没了,你还想怎么样?连全尸都不给他留?”带着浓重的鼻音,是锦淑。
夜灵鹭一下子找回神女的身份:“谁许你进来的?”
“将军吩咐过,宫中每处,锦淑均可踏足。”冷冷的女声不卑不亢。
夜灵鹭心思还乱, 不及开口,就听锦淑道:“真不知你这样的女人,哪一点值得将军舍命去爱。”
夜灵鹭心知谁的人向着谁是无需多言的,听到这里便不欲与她多说,放下夜明曜已微微发冷的身子,站起来:“圣元宫行九天哀礼,厚葬。”
……
……
……
九天哀礼隆重庄严,对于逝去的人是莫大的尊荣,毕竟在灵魔大战之时,片刻之间皆有生死。然而夜灵鹭只是呆呆地看着,全不似以往的闲庭信步,优雅从容。
“神女。”生硬的话音从身后响起。
夜灵鹭回身,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是你。”
来人是锦淑,夜灵鹭记得,哥哥身边那个多事的婢女。
“可否,请神女移步别处讲话?”锦淑的手死死抓住衣角,不知是紧张还是怨怒。
夜灵鹭一顿,不发一言,随即转身,锦淑跟在她身后,二人一前一后入了一间暖厅。
锦淑立在屋中,夜灵鹭则坐在软椅上:“何事?”
“神女,我知道我们这些下人,是没资格站在这里以这样的口气说话的,但是即便您下一刻就处死我,我也要说。”
锦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质问道:“您知道将军受伤的事吗?”
夜灵鹭轻轻抿唇:“武者拼杀战场,伤痛皆是平常。我自是不会多问的。”
这回答滴水不漏,却让锦淑的表情更加不忿:“神女,那我这么说吧,将军变成这样,全是因为你,但是你什么也不知道,还觉得只是死了个可有可无的人。”
夜灵鹭想,的确,哥哥灵力精纯浑厚,身手了得,如何竟到了危及性命的地步?药宫的人看了说是长期亏损了身子,肺腑也伤得一塌糊涂,灵魂更是虚弱不堪,最后是因为寿元尽了,才会……而究竟是怎么伤的,她竟一无所知……若锦淑所说是真,全是……为了她吗?
自责之意忽然涌上来,夜灵鹭问道:“他做了什么?”

楼主 静风雨璃  发布于 2018-10-17 01:04:00 +0800 CST  
我的天怎么回事,为什么更文发不出来?

楼主 静风雨璃  发布于 2018-10-17 01:35:00 +0800 CST  
锦淑望着夜灵鹭,眼中情感复杂,半晌才道:“幻历六年,血神教反水相助魔人,目的是生擒你,将军孤身潜入阻止,越境击杀魔人塔特,却没料到魔人自爆,那时便伤了肺腑。”
“幻历八年,魔人大规模入侵,将军知你四处奔走压制邪魔,为替你分忧急于破境,却因心神不稳反伤了灵魂。”
“幻历十三年,……”
“幻历十四年,……”
这些情况夜灵鹭都知道,但她仅是言语上关心几句,转身便去修炼,竟不知他伤势沉淤。她记得再后来幻历十五年,他表明了心迹,还欲以**得偿所愿,幸而她挣扎逃离。那夜过后,他们便几年说不上一句话了。
“幻历十八年,冥族大规模参战,在你的祭典上,有冥人混入欲要扰你精神,将军察觉到时已经有些来不及了,遂生生替你受了一击,伤及神魂本源,日后时常头痛不止。”
“幻历七十二年,……”
“幻历一百三十三年,……”
“幻历一百八十四年,……”
……
“幻历三百零三年,将军知你闭关破境,渡劫凶险,不顾身体以自身修为替你化劫,受反噬所伤心脉肺腑俱损,自此卧床不起,药石难医。”
“幻历……三百零四年,他去了。”锦淑落了泪,哭着埋怨:“将军那么好一个人,你就那样对他……他受伤,你不闻不问就算了,还不顾他伤势一次次让他出战……神女,你算什么神女?!”
夜灵鹭怔住,都没有怪罪锦淑的不敬。怎会,怎会这样?竟是这样?纵观八方,谁不知圣元宫之战宫主鸣夔将军提剑策马的英姿,哪里能想到他体内已经残破不堪?她记得,她央他出手的那些战斗,无一不是凶险之至,他却没败过一场……她不敢想,他是怎么撑下去的。
为她扫清前路,为她挡下明枪暗箭,为她化劫,她不知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付出如何才能更多,甚至连天劫都替她抗,这分明是以命易命啊……
夜灵鹭静默半晌,回过神来却发现脸颊冰凉,她目光悲戚,似自语一般:“是我……对不住他……”
锦淑眯起哭红的眼:“一句对不住就算了?”
“夜大姑娘,你还不明白吗?!将军他要的不是你的感激!不是你一句对不住!更不是你的同情!”她忽然激动起来,“他,他爱你啊!!”呼喊过,她又放声大哭。
夜灵鹭心绪乱极,她素来不懂男女情爱,更不可能接受亲哥哥做自己的伴侣,可是想想那个靠在她怀里去了的瘦弱的身子,她的心忍不住钝钝的疼。
“我……”夜灵鹭只觉词穷,找不出合适的语言表达自己的心意,叹道,“若非是亲生兄妹……我自不会如此绝情。”

楼主 静风雨璃  发布于 2018-10-17 23:23:00 +0800 CST  
锦淑抬头,诧异道:“你竟不知?”她本是来兴师问罪的,却被夜灵鹭泪流满面的样子打动,心里软了些,现下听到这个,好似明白了什么,不可思议地解释道:“将军是上代神女捡来的孩子,为了省些麻烦,才对外说是自己所出。怎么,你竟不知?”
“什么?怎么会?”夜灵鹭一怔,秀美的脸颊上尽是泪水,有些语无伦次起来,“是真的?这怎么可能……那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若早点知道,是不是现在就不会……”
锦淑低着头没再开口。
“锦淑?”夜灵鹭好似抓住了绝望中的曙光,“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知道的吧?”
“不知。”锦淑遗憾地摇了摇头。她心中怅惘,原来并非神女无情,这二人是生生错过的。
可将军为什么不说呢?
是因为担心没了血缘的羁绊,就什么也不剩了吗?可是将军与神女自幼一同长大,应当是很了解彼此的,他怎可能不知道二人之间最大的鸿沟便是血缘?
那到底为什么?
“谢谢你,锦淑。”夜灵鹭流着泪笑起来,“谢谢你,我明白了……”
年幼时她彻夜修行,晨光熹微之时便在院中练习身法,他心知她醉心修炼,好在长她八岁,初时常状若无意地指点。后来她精修净灵之道,他却悟了雷灵的真意,以她不善战为名陪伴她左右。闹剧一般地点明心思后,他默默消失在她的视线中,却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默默替她补足了错漏之处。
一桩桩一件件,尽数浮于眼前,她后悔,她好后悔。
她想,她大概明白生命最大的意义在于什么了,只是,什么都没有意义了。
……
……
……
七日后,大雪山。
“娘。”素衣白冠的夜灵鹭立在一片风雪中,有些失神地唤了一声。
大雪山上代神女雪心、夜灵鹭的母亲,从一片冰雪中走出,“何事?”
“娘,哥哥他……”夜灵鹭张了张口,怎么也说不出下面的话。
“你是来问我,为何不将血缘一事透露给你?”雪心聪慧,直接点出夜灵鹭心中所想。
夜灵鹭呆呆地点了点头。
她本是想给自己一个了断的,可是想了想,她还想要一个理由,一个大雪山瞒着她的理由。
“唉……”雪心摇了摇头,“你以神女之身降世,怎可拘泥男女情爱?”
“娘不也是神女?不也是和爹爹有了我?”夜灵鹭淡淡的反驳。
雪心笑道:“傻孩子,但我并未动情啊?”
“为何?神女必是要冷心冷情的吗?”她上前两步,不依不饶。
雪心但笑不语。
这绝对不是真正的理由。夜灵鹭碰了个软钉子,想想便罢了,知道了又如何呢?娘是有私心的,她只是不希望自己爱上哥哥,却不阻止她与旁人,个钟因果怕只有雪心自己清楚,以是无论她怎么追问,得到的答案都只会让她心凉。
算了。都结束了。什么圣元宫威名,什么天下大势,她夜灵鹭只得一人足矣,若不得,便弃了那繁华锦绣又如何?
哥哥,别怕,我来陪你了。
幻历三百零四年,雪山神女、圣元宫之净宫主,自刎。

楼主 静风雨璃  发布于 2018-10-17 23:33:00 +0800 CST  
1.
夜灵鹭睁开眼,是熟悉的净宫布置,她轻轻皱眉,怎么,没有死成吗?
三百年多来养成的习惯让她习惯性地探查自己体内,她微微吃惊,死前本是八品玄圣,现今却只有五品如意的修为。
是被人救活,却损了修为?夜灵鹭的眉心拧得更紧,这样还不如死了。
那便不如寻个机会再死一次好了。
她听到外面唤她神女的声音,有些耳熟,却有些久远,她道了声“进”。
这小婢女一身浅粉的衣裙,夜灵鹭愣住:“春儿?”
“神女。”春儿一低头,看来她的称呼并无不妥。
“嗯。”夜灵鹭心中已掀起惊涛骇浪,春儿是她二百多年前的婢女,早因为无法突破寿元不够逝去,可如今……?她面上不显,淡淡道,“何事?”
“禀神女,西南的三流势力水月宗、赤炎会受到了魔人的袭击,其依附者二流势力大夏王朝向圣元宫求援。”
她顿了顿,小心地抬眼看了看夜灵鹭的神色,继续道,“战宫鸣夔将军请战。”
夜灵鹭一个激灵:“谁?”
春儿吓了一跳,忙道:“鸣夔将军啊?神女您怎么了?”
“如今……”夜灵鹭长出一口气,“如今是什么日子?”
春儿诚惶诚恐,道:“幻历二十二年,季秋。”
幻历二十二年!
她、她重生了!
她竟回到了一切的开始!
夜灵鹭掩在衣袍下的手紧攥成全,直攥得指节泛白,好半晌才道:“我去看看他。”
哥哥,这一世,我定不负你。
春儿讶然,唯恐自己听错了:“您要去看谁?”
“我哥哥。”夜灵鹭想起那时的自己,幻历十五年的那一场闹的不愉快,日后的厌恶,后来随着时间流逝,厌恶淡了,却疏远得不如陌路相逢之人,也不怪春儿惊讶。
慢慢来吧。
说着,她已经走了出去。
熟悉的圣元宫,比起三百年后似乎隐隐多了几分人情味。
夜灵鹭走在路上,心中暗想,一会见了哥哥,和他说些什么呢?重生是不能说的,起码现在不能,那就说,西南的支援我与你同去?会不会太突兀,会不会惹他多想?他身体怎么样了?按锦淑所说,他更早就伤过了,不知好了多少?快入冬了,夜里寒凉,伤势发作会很痛吧?
这般想着,她站在了战宫宫门前。
大门敞着,她却有些不敢迈步。
“神女?”春儿出声提醒。
夜灵鹭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呼出,抬腿迈入院中。
院中几名男仆见了她,都不无惊讶地行礼,一边低着头,一边拿眼角偷偷看她。
她问其中一人:“哥哥在吗?”
那人不迭地点头:“在,将军和近侍阿松在屋中。”
她转身推门进屋,一刹间,浓郁的药香扑鼻而来,呛得她几欲窒息,她几乎是用飞的,闪到了内室。

楼主 静风雨璃  发布于 2018-10-18 00:14:00 +0800 CST  
emmm……如果有人在看的话,吱个声好嘛?

楼主 静风雨璃  发布于 2018-10-18 00:28:00 +0800 CST  
夜明曜感受到她的泪都滴在自己肩头发间,忽然忍不住想,灵儿单纯,不擅伪装情绪,那是否说明她对他的心疼都是真的?
或者,哪怕只有百分之一,不,千分之一的真心,他便满足了。
“灵儿,不哭……不疼的……”
他本不想说话的。自从七年前那一场后,他们仅有的几次当面对话皆是一板一眼谈论正事,他是真心贪恋她的温暖,多一刻多一分都好……但他更见不得她哭。
“怎么样了?”夜灵鹭收了泪水,感觉他腰间终于暖了些,也柔软下来,便问了一声,“可还有哪里不适?”
夜明曜万般不愿地挣扎着要坐起来,忍着微微发作的心悸,一边回答:“并无。多谢灵儿,哥哥感觉好多了。”
夜灵鹭不想放人,但也觉得这样搂搂抱抱未免不雅,便扶他靠回软垫,自己坐远了些:“怎么伤的?”
“昨夜练习御空术,不小心摔了一下,不碍事的。”夜明曜觉得一被放开便全身都难受起来,心肺间一阵刺痛不说,灵魂也是阵阵发颤。他语气不惊,用了早就想好的借口。其实这是好多年前被逼落崖时,撞在横木上伤的,这么些年用了不少药,却半点没有好转,稍坐久些便是一片僵冷,他都习惯了,后来服了药,便那样僵着上战场也没什么知觉。
夜灵鹭低着头没说话。怎么可能?哥哥天赋极好,区区御空术,要飞多高才能伤得这么严重?
他不愿说,她也不好再问。
“灵儿还没有说,是有什么事?”夜明曜主动开口。
“你请战西南。”夜灵鹭不知怎的,将这句话脱口而出,竟带着些不满。
“是啊?”夜明曜听出了弦外之音,心下惊喜更甚,暗里忍笑,忽觉疼痛轻了不少,这是心疼他呢?她果真是他的良药啊……这般想着,口头上偏要一本正经地逗她,“二流势力求援,另外几宫怕是镇不住场面。怎么了?”
“你受伤了。”夜灵鹭怒视着他,“伤那么重,还请战!”
这人,怎么就不知道好好爱惜自己?!
夜明曜更觉得身心愉悦,果然灵儿还是在乎他这个哥哥的,顺势想着能回到以前那种兄妹关系也不错,一得意,有些得寸进尺,脱口便道:“那灵儿可愿随我同去?”
方才按揉时,当真是很舒服的。无论身心。以至于他可以将她七年来的冷淡一笔勾销。
话出口,夜灵鹭没说话,夜明曜一颗心忽然坠入冰窟,自己说了什么?他暗暗在自己手臂上掐了一把,问自己:夜明曜,你以为她对你好一点,就代表她忘了当年那一场了?你还敢奢求什么?
他却不知,夜灵鹭沉默只是在想,要不要强行不理会求援,把他留下,乐善好施的名声有什么用呢?也换不来自己最爱的人。
“灵儿莫要多心,哥哥和你说笑呢。”夜明曜忍着阵阵头晕,压住喉间腥甜,“战宫明日便出发。”
他掩饰得再好,夜灵鹭也还是听出了一丝颤音,观他目光微散,便知他是头痛得厉害,伸手替他按揉着太阳穴,道:“你才多心,我又没说不去。”
夜明曜一阵恍惚,这是什么意思?她同意了?
只听女子清脆的声音继续道:“以后哪里不适都要告诉我,要用药的,不可以自己忍着,不然,嗯,不然我就不理你了。”
话到这里,她心中微乱,顿了顿,像是有些难为情,又有些紧张,虽手下动作不停,“哥哥,七年前你说过的话,如今可还作数?”
夜明曜正头痛得厉害,隐隐听到七年前,心中忽然一凉。
哈……果然……她不会原谅他的,纵然鸾凤香是受人算计,可那些话皆是他的肺腑之言,那些放浪之举亦皆是他所为……
灵儿……灵儿啊……
夜明曜一时只觉身上无处不痛,却不肯再吭一声,咬紧牙关,冷汗瞬间布满额头。
夜灵鹭见他面色难看,这才反应过来他是疼得厉害,根本听不进她说了什么,心中暗自懊悔自己大意,也不再开口解释,专心替他按揉着。

楼主 静风雨璃  发布于 2018-10-18 23:38:00 +0800 CST  
呐,是这样,lz是高二理科生,每晚都要上晚自习到很晚,还有刷不完的题,只能是这个时间更新,尽量保证日更吧,现在在吃存稿,快吃光了,以后能不能日更就不一定了,还是希望大家能喜欢吧……还有就是,在看的话一定要多冒冒泡、让我高兴一下呀~

楼主 静风雨璃  发布于 2018-10-19 00:34:00 +0800 CST  
4.
晨,夜灵鹭收拾好了自己,早早等在了圣元宫门口。一切尚未尘埃落定,她有所顾忌,没有去战宫接人,宫门口,两匹赤色的火云驹也是备好的,为了这个,她昨日便不大高兴。
夜明曜信步走来,身后跟着二十多人,皆是战宫的精锐,他朝她点了点头,目光落在马上:“会上吗?”
这个时候的夜灵鹭本是不会的,但是重生的夜灵鹭会,她不发一言,转身上马。
夜明曜吩咐身后的人:“我与神女先行一步,你们到了以后等我讯号。”
“是!”
夜明曜亦翻身上马:“走吧。”
夜灵鹭虽会骑马,却不甚熟练,是以夜明曜始终领先她半个马身,留给她一个飒然的背影。
她怔怔地想,哥哥真是好看啊。
“哦?灵儿当真这样觉得?”夜明曜调侃的声音传来,夜灵鹭才惊觉她竟把心中所想说了出来,双颊浮出一片红云。
却又听那人正色道:“加快些走吧,大夏王朝的黄帝也不过四品定魂,怕是撑不了太久的。”
“他们撑不了,你就能撑?”夜灵鹭轻飘飘地道,心说也不知是谁昨日才坐一会儿便惹得腰背僵痛,这会儿赶路颠簸倒像没事人一般。
“灵儿,我说了这点伤不碍事的。”夜明曜确是不痛的,昨夜灵儿说备车辇,他坚持要骑马过去,那时便悄悄服了药,于伤势无用,却可以完全止痛,代价便是药效过后,疼痛会加重十倍不止。
骑行半日便可赶往,车辇怎么也要两日,魔人可不会手下留情。
夜灵鹭不再说话。她本不是善谈之人,上一世连感情都几乎没有,重来一次她把所有的温柔给了那个人,可骨子里的性情淡漠却是磨不去的。既然他自己坚持,她陪着就是。慢慢来吧,她想。
夜明曜听她不说话了,心中惴惴,莫不是生气了?会不会不要他了?之后反应过来又自嘲地一笑,他果真是贪心啊,尝到一点甜头便念念不忘了。
这两人各怀心事,一路上都没有再说话。半日转瞬便过,他们到了。
大夏王朝看到救星一般,举国欢庆。夜灵鹭下了马,本想去扶哥哥,一回头却发现那人好好地站在地上,神情自若。
她见此便转向大夏皇帝:“可有备下祭坛?”
“有,有。”年过半百的皇帝疲惫至极却欣喜,“神女不用休息一下吗?”
夜灵鹭摇头:“带我过去吧!”
祭坛上,白衣女子舞姿灵动,周身笼罩着炫目的华光,她倏然振臂,华光凝成光浪,播散开来。所过之处,浊气尽散,为整个皇宫平添几分生机。
祭坛周围是激动的大夏武者,这些人无论修为境界,皆是感受到一片融融暖意。
夜明曜仰头望着,眼中尽是痴迷爱恋,她的净源祭天舞,那样出尘,恍若月下仙女,高洁缥缈。

楼主 静风雨璃  发布于 2018-10-19 21:27:00 +0800 CST  
呃呃呃,所以说刚刚那段又被吞了吗?

楼主 静风雨璃  发布于 2018-10-20 19:18:00 +0800 CST  
5.
“不痛了吧?”夜灵鹭撤下灵力,没什么多余的态度,仍是温柔,“地上凉,先起来吧,还有力气吗?”
夜明曜借着她的搀扶站起,被她一路扶到床上,他看了看天色,药效还有两个时辰。
他想,无论如何不能再让她看到自己药力反噬的样子了,怎么才能劝她离开呢?
这般想着,却又忍不住问道:“灵儿都看到了是吗?”
夜灵鹭眯起眼,眸中寒芒一闪,那一瞬间如同吐着信子的毒蛇:“无论他是谁,我必让他百倍偿还。”
“……”夜明曜沉默了许久,“不觉得很恶心吗?”
“你说什么?”夜灵鹭抬眸,先是疑惑,随即面上浮现愠怒,“你就是这样想自己的?就是这样想我的?你知道不知道,知道不知道……”
她的眼泪毫无预兆地滑下来,“你知道不知道我有多心疼,有多害怕……”
“灵儿?”夜明曜记得除了很小的时候,灵儿就再没有在他面前这样哭过,可是从昨天开始,她已经哭过两次,还都是为了他。他心中一片柔软,和声道:“别怕,哥哥没事,真的没事……”
女孩却极快地停下哭声,抹下眼角的泪水,双目微红:“我不哭了,我乖,哥哥……别丢下我啊……”
天知道重生回来这两日,她有多么不安!仅仅两日,他偏偏两日都吐了血……一如前世去前那般虚弱,她真的好怕,怕重来一次仍旧太迟,仍旧留不下他。
“嗯,不会的……不会丢下灵儿的,不哭了啊……”夜明曜完全忘了他的初衷,不迭地哄着人,心里却是舒畅的。
夜灵鹭平复下心情,回想起自己刚刚的失态,莫名有些脸红,逃避似的换了话题:“那是噬心蛊吗?”
话音一落,夜明曜尚未开口,额上已沁出一层冷汗,夜灵鹭恍然惊觉,立刻补救一般伸手替他抚揉心口:“对不起,我不问了,不问了……这样好些了吗?”
语气小心翼翼,隐隐带出哭腔。
“唔……没事,不是很疼……”夜明曜笑了笑,“比起方才真正发作时,这不算什么。”
夜灵鹭继续替他揉着,却没有再说话。这个,锦淑也是没有提到的。一个婢女,这般隐秘之事不知是自然,还是怪她自己,上一世也好这一世也罢,偏要绷着那礼数,若能多关心他一些,也必是可以发现异常的。
转而,夜灵鹭又试了试他腰部,果不其然又是一片僵硬,比起昨日更甚,她都不敢用力,只轻轻抚了两下,问道:“这样受得住吗?疼不疼?”
“不疼。”药效未过,腰背几乎没什么知觉,夜明曜宽慰道,“本就没什么大事,受得住的。”
夜灵鹭知道这人有多不在意身体,手中没敢加力,却释放了灵力缓缓揉着,她的灵力性暖,就算无甚用处,起码可以让他好受些。

楼主 静风雨璃  发布于 2018-10-21 16:00:00 +0800 CST  
夜明曜沉吟半晌,却是打算谈论正事:“近来冥人愈发嚣张了。”
冥魔本一家,魔人体魄强健却头脑简单,冥人狡猾且专修灵魂,肉身则是极为孱弱。
幻历前四年,魔人率先祸乱人间;幻历前三年,夜氏兄妹出山,圣元宫建立……而到了幻历十八年,冥人终于沉不住气,正式和魔人站在了一起。
“嗯。”夜灵鹭不想听,更舍不得他费神:“不说这个,你养养神,说不定何时就要开战了,脸色还这么难看……”
夜明曜有些疲惫地垂眸:“我没事……灵儿,你记着,战时万万不可深入战场,你该是被保护着的,只是不知大夏是否顾得上。你自己要当心。”
“都是我没用……”夜灵鹭忽然失落起来,“既不能与你并肩作战,又不懂医不会照顾你,还要害你受伤……什么净灵道……医不了你,救万物有什么用……”
“灵儿,别难过了。”夜明曜轻声哄着,“你能在这陪着我,哪怕什么都不做,我也觉得满足了。”
夜灵鹭忆起前世,心中五味杂陈,却不知如何开口,想了想,便小声道:“哥哥,我好喜欢你,好爱你……”也好想你。
却听那人“噗嗤”一下笑出声来,一脸促狭,“灵儿说什么?可否再说一次?”
夜灵鹭立时红了脸:“我说,我说,我爱你……”
“亦同此心。”夜明曜语罢,顿时脸色一变,运起周身灵力,全力汇入心脉,声音低哑却字字铿锵:“听好了,无论你是谁,从此以后,休想再阻止我!”
“哥哥!”夜灵鹭一惊,迅速反应过来,双掌抵上他后心处,将大把灵力源源不断地输入他体内。
夜明曜又吐了几口血,神色却愈发坚定,最后吐了一口夹着灰黑色碎末的血,气息顿时虚弱下来。
背后的灵力却丝毫不敢大意,仍是如同泉水般涌入。
夜明曜缓了口气,哑声道:“灵儿……灵儿,可以了。”
夜灵鹭只减缓了些灵力,腾出一只手替他按揉心口:“这是做什么?逼出了那蛊吗?怎的也不提前示意一下!太冒险了!你知道下蛊之人是什么境界吗?你还要不要命了?!”
夜明曜脸色很难看,听到灵儿冲他发火,心知她是担心在乎他,心中舒缓,顺势便道:“是,哥哥错了好不好?可是这样哥哥就可以一直陪着灵儿了啊……乖,别吵了,哥哥难受……”
最后几个字几乎微弱到只剩下气声,夜灵鹭贯是单纯,没猜到他半是装的,只以为是耗久了灵力,身子受不住,放缓了声音附在他耳畔道:“我多输些灵力给你会不会好些?”
“不必。”夜明曜道,“歇息一会便好。”

楼主 静风雨璃  发布于 2018-10-21 20:47:00 +0800 CST  
6.
适时,一道传音入耳:“神女,楚某已在门外,不知眼下是否方便?”
她以神念回道:“楚先生请进。”
门便被推开了。
夜明曜登时睁开眼,神色一厉:“来了多少?”
“不是魔人进犯,哥哥,这位是药师先生……”夜灵鹭解释道,“让他替你检查一下吧?”
楚黎丰面目俊朗,好似一位翩翩少年郎,与大多数药师的老态龙钟大相径庭。年轻却稳重,一直候在门口没有进去的意思。
夜明曜皱眉不语。
“怎么?哪里难受?”夜灵鹭心下一慌,“楚先生……”
这位药师先生楚黎丰,乃是二百年后的圣元宫下、药宫宫主,此人素来低调,若不是后来冥人魔人联手攻势太猛,他开炉济世,圣元宫也不会有机会招揽他,但他一手医术实在出神入化,重来一次,夜灵鹭怎么可能错过这样的人才?
楚黎丰老神常在,点了点头,这才走到床边,伸手搭上夜明曜的脉。
这一探,他神情有些古怪,用充满磁性的声音道:“恕我直言,鸣夔将军可是服用了绝识水一类的药?”
夜明曜轻哼一声算是回答。
听名字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夜灵鹭微微皱眉:“敢问先生,何谓绝识水?”
“哼。”楚黎丰年纪不大,脾气倒是不小,冲着夜明曜哼了回去,才解释道:“就是把药效之内应有的病症伤痛压制,过效后再爆发的药;我若没看错,鸣夔将军服用的,怕是‘去留散’吧?”
夜明曜点了点头,神色不愉。
楚黎丰没完没了,又哼了一声:“去留散是其中品质最高的一种,无论是什么伤势,它能让人在十二个时辰内感受不到半分痛楚,然而药效过后,用药者需承受十倍于原来的伤痛。”
他喘了口气,再哼道:“不入流的东西,一看就不是正经药师会炼的药。什么玩意……”
夜灵鹭不知何时掐紧了衣角,咬着牙道:“何时服下的?可是昨日……”
“药效大概还剩一个时辰多些。”楚黎丰抢话,“以后别用了,那药太伤身子,损寿元,我能炼温补的药,止痛效果可能差些,却是好东西。”
夜灵鹭忙道:“有劳楚先生。”

楼主 静风雨璃  发布于 2018-10-21 22:03:00 +0800 CST  
其实哥哥是个很要强的人,他可以为了所爱之人隐忍,但是一旦打定主意要好好和灵儿在一起,他的反抗是非常激烈而且不择手段的,也是这样的哥哥,才会把自己弄得一身伤病……对了,不知道筒子们注意到了没有,幻历和幻历前是不一样的,就好比公元前一样,嘻嘻,套用了一下纪年法。

楼主 静风雨璃  发布于 2018-10-21 22:27:00 +0800 CST  
再说一次,看文的baby们一定要冒个泡呀~要知道你们的每个回复都是小璃坚持下去的动力呢~~~爱你们哦

楼主 静风雨璃  发布于 2018-10-21 22:32:00 +0800 CST  
7.
“别以为跟我客气我就会温柔。”楚黎丰想了想,瞥了夜明曜一眼,忍不住又哼了一声:“除此以外,心脉损毁严重,看着像是留过蛊、硬逼出去反噬的?”
“真是无知。逼蛊要辅以解药的,这么硬逼没废了修为算你走运,哼。”
夜灵鹭本就不安,听了这个更是追悔莫及,忙问:“能治好吗?”
“当然!”似乎感觉自己回答得太过爽快,楚黎丰立刻挽回道:“得配合我,还得用各种好药,慢慢养,切不可再牵扯伤处了。”
夜明曜抬头看了看他,道:“我知。您放心,无论您有什么高超的炼药技艺,我二人皆会替您保密,您不必顾虑太多。药师只需炼药即可。”
楚黎丰立刻怒道:“瞎说什么?我有什么技艺?哼,我好心医治你,你倒疑心我藏私,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夜灵鹭皱眉:“莫要打岔。先生,还有什么?”
“多了去了。哼。”楚黎丰恨不得扳着手指一一数来,“本源魂魄有失,神魂脆弱就算了,胃腹也伤的一塌糊涂,还有腰背,是撞击伤吧?”
“天啊,神女,容我好好想一想,这么多伤病的,若是寻常法子治,只怕一天到晚不必用饭了,光喝药就够填肚子的了,容我想想,容我想想……”楚黎丰一脸悲愤,最后好似抱怨,又好似别有深意地加了一句:“鸣夔将军,你不是人。”
说完,他看了看夜灵鹭:“说好的,圣元宫药材随我用?”
夜灵鹭轻轻颔首:“先生自便。”
她想了想,从手上脱下一枚空间戒递过去,补充道:“我二人会在大夏耽搁一段日子,还请楚先生先想办法替哥哥缓缓一会儿的去留散。这里的药材随您用。”
楚黎丰没客气,顺手接过来:“这没问题,不过……”
他看了看夜明曜,一脸纠结,最后道:“神女,出来一下。”
夜灵鹭回头看了看夜明曜,见他面上恢复了些血色,便以眼神稍稍安抚,未发一言,随着楚先生出去了。
夜明曜望着那娇小的背影,神色沉沉。
门外。
楚黎丰一改方才的轻浮玩笑,迅速道:“你们逼蛊做的不对,那噬心蛊是蛊王,又名恙,极具智慧,若是察觉真身不保,便会舍弃真身,化卵潜伏。”
“此蛊暗含一股劲道的灵力,想来背后操纵之人不可小觑,依我之见,不应再除,当以镇压为主,辅以溶蛊之药,徐徐图之。”
夜灵鹭暗自心惊,忙点头道:“我知道了,劳楚先生费心,此事是否需向哥哥保密?”
“自是必然。”楚黎丰还加了一句解释,“他若知道,必然牵动心神,那恙便也知道了,怕不会让他好过的。”
夜灵鹭明白这个道理,心有所念,已不欲听他磨烦,匆匆回了屋。

楼主 静风雨璃  发布于 2018-10-22 23:23:00 +0800 CST  
8.
楚黎丰炼药技艺精湛,不过片刻就捧着碗折身而返。把碗递到夜灵鹭手中,他退后几步,右手捻着左袖上独属于药师的纹饰,静静等待着。
然而计划总是没有变化快。
夜明曜本是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夜灵鹭一勺一勺地喂他,可还没喝下几口,便听大夏王朝来人高喊道:“魔人入侵啦——”
随后是紧促的擂鼓之声,夜明曜心中苦笑,当下便接过碗一饮而尽,披衣坐起,动作雷厉风行,不过片刻又扣好了轻甲,系上披风,冲身边人点头道:“走吧。”
夜灵鹭亦点头回应:“嗯,小心些啊。”
楚黎丰就这样被遗忘,也不恼,自顾自回了自己的住处,把能用的阵法全部开启了,老老实实地做了个缩头乌龟。
……
……
……
“神女,鸣夔将军,二位总算来了!”大夏皇帝俨然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还请神女拯救这些大夏子民。”
夜明曜皱眉。几天的时间,大夏王朝阵法全开,却让全部武者躲在城内,没有丝毫迎战之意。如今阵法摇摇欲坠,民心亦散……
眼见局势危急,夜明曜又一次叮嘱道:“灵儿,切莫深入战场。”
随后,他从城楼上一跃而下,稳稳落入护城阵的阵眼,喝道:“战士们!”
“大夏的子民们!”
“你们是大夏的武者,你们生根于此,你们的家人朋友,都在这座城里!”
“你们身后,是你们的挚爱,是你们坚持下去的动力!”
“如今阵毁在即,你们珍视的一切即将不复存在!你们可愿,随我出战、绞杀魔人、用双手亲自守护这城?”
下方沸腾了,呼喊之声不绝于耳,每一位男性武者,甚至不少女性武者,都跃跃欲试地挥舞着手中刀剑,聚在了城门口。
一门之隔,后面便是剽悍的魔人。
人族武者,无所畏惧。
夜灵鹭适时跃上半空,净灵力量散发,顷刻间,众武者身边污浊的魔气散尽,灵气则浓郁了几分。
大夏皇帝极会察言观色,立刻撤下阵法,缓缓打开了大门。
夜明曜身化电光,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大夏武者口中高呼着“杀——”,也都跟了出去。

楼主 静风雨璃  发布于 2018-10-23 00:30:00 +0800 CST  

楼主:静风雨璃

字数:28342

发表时间:2018-10-17 09:0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7-22 17:25:45 +0800 CST

评论数:28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