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清新]黔城余味 手杖 后期病情加重

[小清新]黔城余味 手杖 后期病情加重


楼主 何两济  发布于 2018-10-06 23:13:00 +0800 CST  
码字中……别不信题目,就是小清新……

楼主 何两济  发布于 2018-10-06 23:14:00 +0800 CST  
c1
.
秦黔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正是圣诞节,她冷漠的看着金发小美女给圣诞老人一个亲吻,不由得想起她拍过的照片。
.
周余恪扮成的圣诞老人,没有夸张的白胡子。那时她二十一,在他给的冰暖交织的漩涡里迷了路,两个人浓烈的亲吻着,不分彼此。
.
如今她二十四,周余恪大她九岁,是一个蛮大的年纪。
她不在乎这些的。就这么胡乱想着。
.
想着过了三年,既然她都快忘了他,那么他也快忘了她。
虽然周余恪一家来纽约过圣诞,她逃离纽约也没有必要了。
.
口袋里的机票叫冷汗打了数遍,被揉乱了扔进垃圾桶,堪堪掉落在垃圾桶边。
秦黔凌乱的头发,一如她纷杂碎腻的心,无处安放冻在外面,没人看管,结了很厚的茧。
.
她是秦家温室的花朵,刺软根软,好说话的很。不似周余恪的手杖,冰凉坚硬。
.
这也是为什么她成不了他的肋骨,他的支撑吧。
.
女人架着雪茄在街边胡思乱想,报废的机票却被人捡走了。那人拄着拐杖,瘦长的手展开机票,把秦黔的名字摩挲的泛起毛边来。
.

楼主 何两济  发布于 2018-10-06 23:41:00 +0800 CST  
c2
.
秦黔是一个有城府但从来不住进去的女人。她想,她和周余恪未能走到一起,也是心地使然。
.
周余恪的母亲厌恶自己这个被儿子从街边捡来的女醉鬼。当然她事后道歉并离开,也不能阻止周余恪飞了一万公里来找她。
她还太小,刚刚成年没几年,周余恪却已经是周家的掌门人。他当然是心机颇重的,用了三个月,把幼稚鬼小丫头秦黔的一切都握在了手里。
然后狠狠捏碎。
.
想到这路,秦黔的眼泪大滴大滴的掉下来,无声的蒸融在空气里。她不难过,只是心疼自己怎么那么傻。
.
她不难过的。
真的。
.
周余恪看着女孩在街边哭的放肆没有礼数,也不去阻拦,露出少有的无奈来。
.
他淡薄的嘴唇微微抿紧,右腿不断颤抖着,那根手杖好像扎进棉花里。
.
周余恪仍是目不转睛,看着女孩抹着眼泪走开。手心里那张破纸似乎还带着秦黔的温度,让他不忍放手。
.
周余恪对药物的反应速度慢,哪怕吃了他该吃的,心口的绞痛也丝毫不减。这痛分不清缘由,到底是为谁而疼,他早已经习惯看不清楚。
.
可事到如今,唯独秦黔的温度,恐怕由不得他再索取了。
.
男人艰难的转身,重重的吐了几口气,忍耐着噬骨疼痛,消失在黑夜里。
.

楼主 何两济  发布于 2018-10-07 21:37:00 +0800 CST  
有人吗?

楼主 何两济  发布于 2018-10-10 18:30:00 +0800 CST  
周余恪的习惯就是管秦黔叫黔,我觉得这样叫很有风味

楼主 何两济  发布于 2018-10-13 22:05:00 +0800 CST  
在这里跟大家说一下,我两三天更一次不仅是因为打字奇慢,而且文章也需要构思,而且文笔不好,希望大家有些耐心,保护我的玻璃心
.
.
.
.
c4
周余恪知道自己让秦黔难过了,他也知道秦黔不愿意见他。秦黔在美国潜伏了三年,他从未见过她一次,从未接到过她一次电话。
.
可是谁愿意拖累自己喜欢的人呢?秦黔不是他的肋骨,是他的魂。魂都不在了,要这一身皮肉,一腔病骨支离,要那几根骨头有什么用。
.
周余恪住进医院,情况又恶化了。明明可以挺过去,偏要恨命作践,颓废不已。那两个亿周余恪给了秦黔的母亲,一个疯狂迷恋金钱的赌徒。若不是周余恪护着她,秦家早把她弄死了。
.
这两个亿,彻底斩断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周余恪觉得值。他能成功,是因为他是商人,秦黔是女人。
.
如今,他是爱一个女人的商人,秦黔是恨一个商人的女人。这在商业上,秦黔不用欠周余恪什么。
.
“周余恪,你打得一手好算盘。”
.
秦谧这样对周余恪说。
.
电话里,周余恪喘息着,沙哑冷笑道:“两不相欠,于我于黔,都极好。”
.

楼主 何两济  发布于 2018-10-13 22:16:00 +0800 CST  
被吞了,重发看到了吗

楼主 何两济  发布于 2018-10-13 22:18:00 +0800 CST  
这篇文有商战背景,忘了告诉你们。。。。

楼主 何两济  发布于 2018-10-18 18:59:00 +0800 CST  
码好了忘了发真是对不起,我这脑子没法用了。。。。
.
.
.
.
.
c5
.
秦黔轻轻推开房间门。灯光下,秦谧修长的身子被投射在墙壁上,形成浓密的晕影。
.
秦谧是秦家长子,容貌清秀,举止优雅,自小接受贵族教育,和市井小巷里疯跑到大的秦黔不一样。
秦黔刚到秦家,竟然出门去买菜,还为了一两白菜和大棚主斤斤计较,着实吓坏了管家。
.
秦谧回头,看见妹妹站在门外,不禁笑了笑。
.
秦谧此生,唯状若癫狂过一次。
当他和周余恪明争暗抢、撕扯不休的争夺秦黔的时候,他面目狰狞仿若厉鬼,和周余恪整整缠斗两年。
.
他把周余恪拖下了万丈深渊。
.
这场战争从秦黔和周余恪认识半年后就开始,一直到他胜利。
.
眼前的这个女孩,是他的战利品,也是周余恪的最心爱的宝物。
.
“哥,”
秦黔从身后端来一杯茶:“我给你泡的太平猴魁,你尝尝。”
.
秦谧收敛了笑容。他抬手接去,茶香萦绕,为他柔顺的附上了一层面具。
.
秦谧暗暗握紧了手。
“周余恪,要怪就怪你,心太软。”

楼主 何两济  发布于 2018-10-18 19:03:00 +0800 CST  
我明天更文吧。今晚要写征文

楼主 何两济  发布于 2018-10-19 22:14:00 +0800 CST  
上首页啦哈哈哈


楼主 何两济  发布于 2018-10-20 20:14:00 +0800 CST  
c6
.
周余恪和秦黔谈了497天的恋爱,结了369天的婚。
.
秦黔二十二岁生日那天,他向她求婚时,目光里像是砸碎了金红色的火星子,他说,他永远不会放手的。
黔,如果我死了,我也要让你当周家的寡妇。
.
秦黔看着他单膝跪地,赶紧拿了手杖。周余恪看见她匆忙的样子时,笑的眼尾泛红,单手撑不住,顺势坐在地上。
.
“你还没要我的戒指。”他忽然不笑了,声音有些紧张。
.
秦黔生气的埋怨他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却顺从的把戒指戴在手上。
.
她也知道凭借自己的力气拉不起来他。周余恪故意遣走了佣人,秦黔只好小猪拱食似的抱着周余恪,和他一起拱到地毯上,省的他冻着。
.
周余恪享受似得把脸埋在少女喋喋不休的唇边,像只小兔子,细细嗅着她的发香。
.
秦黔呜哩哇啦的教训周余恪,骂一句亲一下,不知道是开心多还是生气多。
.
周余恪一个三十岁的人了,猫着腰笑的像个孩子。
.
那天是圣诞节。周余恪逆转股市,净赚大桶美金后,明明亲眼看着华盛顿经济圈的爆炸。可当他下楼来求婚,却像是变了一个人。
.
周余恪赖皮的样子很可爱,只是少有人能看到。

楼主 何两济  发布于 2018-10-21 20:17:00 +0800 CST  
c7
.
周余恪性子是极冷淡的。他早年独自留学在外,养出了冰冷的心性。
.
也许是骨子里存在的德国血统在作祟,他近乎苛求的严厉实在让他人无法理解。早年秦黔在周家旗下做工,竟当面和周余恪大吵一架。
.
周余恪被吵急了,用法语骂了一句脏话。秦黔当然听的懂。周余恪自知失言,勉强停了话。
.
秦黔乘胜追击,用人格受损换来反击:“你这就叫品格缺陷!人家辛辛苦苦做的东西到你眼里一文不值就罢了,如今更是变本加厉的压榨。大家这么多天的心血你不当回事,如今,我就要让你看看,什么叫付!之!一!炬!”
.
她怒气冲冲的杀回两米开外的办公桌,把包里的辣条和雪茄扔了一地,从中翻出打火机,然后一把抢走了周余恪秘书的公务夹。
.
周余恪面色一寒。他腿脚不好,还未等他冲过去,那几张纸早就燃烧起来。
.
两个身强力壮的秘书员向她走来,秦黔脱了高跟鞋砸过去。周余恪停住脚,饶有趣味的看着三人缠斗。
.
秦黔大骂:“你这个心胸狭隘的小人!周余恪我告诉你,我今天就是死在这里,也得把话说清楚了。你就是毫无缺点是吧?你别自恋了!策划案小组出了十八份,十七份扔了,第十八分最为金贵,你竟然用来试验碎纸机的工作效率!你从来不在乎别人,我看呐,你就一个人守着根棍子过一辈子吧!”
.
周余恪面色瞬间阴沉如水。他手上爆出一根根青筋,死拧着眉头,双眼和秦黔对峙着,眉目精致可怖,令人胆寒。
.
秦黔承认,当时她怕了。
.
周余恪秉持着良好的素养,并未出手打人。秦黔算是看出来了,周余恪确实是一个不能容忍自己有错误更不能容忍错误被指出的人。他那张薄脸面赛纸薄,自己这般说他痛处,确实不对。
.
从此,两个人半年再没见过面。
.

楼主 何两济  发布于 2018-10-24 21:46:00 +0800 CST  
谁想看文

楼主 何两济  发布于 2018-10-28 17:48:00 +0800 CST  
c9
.
秦黔从未想过,周余恪有一天会推开她。明明那个人说过的,两个人,永远不分开。
.
可只是曾经说过的话,如今当真,岂不是寻旧账。秦黔生来散漫,又何必在乎那些前尘往事。
.
秦黔漠然的躺在沙发上,手指一下一下敲击着桌板,发呆。周余恪的脸清晰的出现在电视大屏幕。
.
周余恪今年三十三岁,就公布了遗嘱。
.
秦黔手指弹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猛的把桌子上的玻璃杯摔在地上。
.
杯子粉身碎骨。
.
秦黔猛的起身,大步走回卧室,翻箱倒柜的,挖出她珍藏的宝贝来。这都是秦谧不知道的,她的珍宝,她的命。
.
周余恪的衣服,周余恪手表,周余恪的照片,周余恪的眼镜框,还有周余恪的领带,她曾经在上面打过一个个温莎结。周余恪曾经穿带着这些,温柔的唤她,黔。
.
她怎么敢扔掉呢?周余恪是她用命去爱过的人,哪怕周余恪背弃了她,她也不会忘记周余恪说过的话。
.
“周余恪,我还没死呢。”秦黔掏出打火机,点燃了周余恪的相片。
.
“谁给你的权利,就此阴阳两隔呢?”

楼主 何两济  发布于 2018-10-28 21:48:00 +0800 CST  
你们的黑化心机黔即将开启捉夫之旅。

楼主 何两济  发布于 2018-10-28 21:49:00 +0800 CST  
我来更了。有人么

楼主 何两济  发布于 2018-11-01 18:30:00 +0800 CST  
c10

是很深的夜了。周余恪独自卧在藤椅上,翻着书出了神。

.

他生的很好,面似凝脂白玉,眼尾微微上挑,勾出旖旎的千笔桃红。周余恪性格漠然,不喜交谈,就是秦黔和他在一起,有时他也是一夜无话的,却总是听着秦黔零零碎碎的说一些学校里的琐事,然后颤着新月似得眉眼,露出细碎的一抹笑来。
.
秦黔这时候就狂妄的大笑出声,说,你个大冰山,忍笑忍得这么辛苦,实在少见。
.
周余恪冷笑一声不理她,转头做自己的事。秦黔知罪惹恼了家里的娇气包大少爷,惶惶然跪榴莲。
.
窗外冷的发慌。周余恪在的地方总是寂寥无比。他或许是习惯了,没有什么反应。
.
细细想来也是对的。周余恪十岁独居异国,因父早亡而被刚强的母亲送到外国,经常数年不得团聚。后来他身体出现异常,渐渐的,腿便不大动得了。
.
他也许生来便带着孤寂吧。秦黔知道他是个极贪恋温暖的人,便竭尽所能的去给他热度。她是小火炉,周余恪和她在一起,会感到暖和的。
.
这就是秦黔最心痛的地方,最恨的地方。
.
凭什么她什么也没有做错,周余恪却把她卖了。
.
但她不知道,也许这就是秦谧说的,秦黔和周余恪在一起,都会累的。
.
周余恪是拼命地想对秦黔好,却发现自己拿不出什么。
更可悲的是他既不是一味索取的性子,更不是需要陪葬品的人啊。
.

楼主 何两济  发布于 2018-11-01 19:46:00 +0800 CST  
刷到一百一十楼,我就双更,让你们看看存稿得厉害

楼主 何两济  发布于 2018-11-02 18:53:00 +0800 CST  

楼主:何两济

字数:21287

发表时间:2018-10-07 07:1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7-22 14:58:34 +0800 CST

评论数:56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