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重生之言不由衷(女尊)

小北又肥来了!快点儿跳坑!敏感女尊的小亲们慎入哦~~~

楼主 北冥有雁  发布于 2018-06-18 15:23:00 +0800 CST  
第一章:
入夜,窗外夜色冷淡,青竹随风而动,偶有几抹剪影投入进来。

前凌夜国的凤帝正提笔伏案,上好的云香宣纸铺散了一地,若是细看,便能看到那些散落的宣纸上画着同一个人,眉眼清俊,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只是眼角却携着几分冷意,平白生出些不好相与的感觉来。




凤阑自退位后,便整日待在这座偏殿,她已然完成对凌夜的所有使命,现在剩余的时间,只想随性而活。



她才三十五岁,却好似走完了这一生,应当名垂青史的凤帝,目前所执着的,只有眼前的画中人。



当最后一笔落下,宣纸上又是那个有些清冷的身影,凤阑深深闭眼,脑海中又浮现方宁晏在她怀中咽气的样子,她以为他虚情假意,心思恶毒,城府太深,却不想最后一刻方知道他的真心,那时方宁晏气息微弱,脸色苍白到毫无血色,整个人伏在她怀里,敛去一身刺儿,竟是意外的乖巧,他死死握着她的手,露出一丝释然的笑,最后留下的话,竟然是:凤阑,你自由了。






她拼命挣脱,等到想要亲自回到那束缚她的“牢笼”时,却发现青砖裂缝,宫墙不在。




凤阑眼角溢出一抹晶莹,她垂眸盯着画中人,纤细的手指一遍遍抚上去,最终指尖一转,将旁边的红烛拨翻。




景荣一年,凤帝自焚于寝宫,有关她的一生,笔墨难尽,终是传奇。




……




凤阑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意识,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她按着床榻起来,望着眼前微有熟悉的一幕,心道地府长这个样子?

楼主 北冥有雁  发布于 2018-06-18 15:25:00 +0800 CST  
挣扎间不小心碰到了手边的桌案,茶杯跌落在地发出一道脆响,几乎是同一时刻房门被推开,一个十五六岁模样的姑娘冲了进来,见到凤阑醒了,惊喜地说道:“殿下!您终于醒了?!”




凤阑蓦然瞪大眼睛,好似见了鬼一般,眼前的人……分明就是蝶鸾,可她不是死了吗?!





“殿下?殿下您别吓我啊!您怎么不说话啊?”看凤阑这样蝶鸾登时捂着嘴巴哭出声来,“那个天杀的二皇女,您放心,陛下一定会让她付出代价的!”





二皇姐?这是……凤阑脑袋空白了一瞬,电光火石间似乎明白了什么,她呆呆伸出手,感觉到烛火散发出的微热,真实存在的……她转而眸色沉静地看向蝶鸾,“蝶鸾,现在是什么时候?”







“殿下?您在说什么啊?”蝶鸾愣住。






“回答我!”凤阑气势骤起,她是凌夜在位时间最短的帝王,却也是最厉害的帝王,此刻一怒,蝶鸾自然招架不住,急忙跪地说道:“德隆三十六年!殿下您到底怎么了?”






凤阑紧张到头皮发紧,冷汗一层接一层,她颤抖着下床,却身姿挺拔,垂眸直视蝶鸾许久,像是终于鼓足了勇气,语气极轻,“方宁晏呢?”










“王君?”蝶鸾脸上露出几分同情,“殿下,您别折腾王君了,若不是正君及时赶到,怕是……”





话音未落,凤阑已经抓起屏风上的外衫,不顾一切冲了出去。





天边正飘着小雨,夜色沉寂,凤阑迎风狂跑,从来没觉得自己像此刻这么活着。德隆三十六年,她竟然回到了十五年前!方宁晏……方宁晏……凤阑脑海中只剩下这三个字,此时她还是澈王,方宁晏还是她的正君,一切都来得及!





沿着熟悉的路,跑到方宁晏的小院时,凤阑衣衫已然全部湿透,她看着破败的房屋,前世的一切涌入脑海,心疼得欲要裂开,世人皆道凤帝有情有义,仁慈无边,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起来就不是个东西!






虽然心情极度忐忑,担心目前的一切都是幻觉,可脚下步子却极快,走到房门口,凤阑听到几声压抑的咳喘,那么真实,她眼眶一热,猛地推开房门。

楼主 北冥有雁  发布于 2018-06-18 15:27:00 +0800 CST  
冷气骤然灌入,房内的人咳得愈加艰难,伏在床上几乎没怎么动,他听到动静朝凤阑看来,仍旧是清俊的眉眼,嘴角携着三分嘲弄,从前凤阑一直以为方宁晏嘲讽的人是她,直到这人去了她才明白,他嘲讽的,不过是他自己罢了。








“殿下来了?咳咳……可是要秋后问罪?”方宁晏急急喘了两声,抓着被子的手骨节泛白,眼神却异常坚决,“为了容公子?只可惜……唔……”似是想到了什么,方宁晏脸色愈加苍白,猛地按住胸口,瞳孔放大。








凤阑再也压抑不住,她猛地扑上去,死死抱住方宁晏。怀里的人瘦的只剩一把骨头,被子盖在身上,竟然没有一丝暖意,方宁晏揪着胸口,咬着牙齿“咯咯”作响。








方宁晏虽然身上难受,但此刻也比不上心中的惊讶,凤阑这是做什么?无力地靠在凤阑肩上,方宁晏忽然想到了什么,不由得苦笑一声,然后伸出瘦弱的手,浅声说道:“容公子又需要血吗?咳咳……给你就是了,不用这样的。”






“别说了!”凤阑几乎是从嗓子眼蹦出这三个字,为什么她不重生得再早一些?回到这里,有些伤害已然无法挽回,她当年因为秦容的旧疾从方宁晏身上取血,直到这人临终时几欲干呕,却连一口血都吐不出来。







“我们走!”凤阑将方宁晏的手塞回被子里,然后连人带被一并抱起来,动作虽然迅速却极尽温柔,屋外的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偶有雨滴飘落,方宁晏觉得胸口的疼痛更甚,却又清明了几分。他怔怔望着凤阑精致的侧颜,一时间分不清自己是在梦里还是身处现实。








一脚踢开自己的房门,凤阑朝呆住的蝶鸾厉声吼道:“叫大夫来!”








蝶鸾忙不迭点头,随即才反应过来凤阑说的是什么,脚下生风般冲了出去。








将方宁晏放在床上,抱着他靠在自己肩上,握着他冰凉的双手,凤阑狠狠吸了口气,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她终于活了。

楼主 北冥有雁  发布于 2018-06-18 15:29:00 +0800 CST  
再来波大旗!@云嫣德馨@雪洛渊@绝版尛囡生丶蝶@梦的天使nice@许君安vae

楼主 北冥有雁  发布于 2018-06-18 15:29:00 +0800 CST  
@尹潇wanan@射手双夜@🍭妍小妮🌈@司马玉晨l@小粉板栗

楼主 北冥有雁  发布于 2018-06-18 15:30:00 +0800 CST  
哎呀妈啊人太多我去群里喊

楼主 北冥有雁  发布于 2018-06-18 15:30:00 +0800 CST  
你们喊我老公我今天加更。

楼主 北冥有雁  发布于 2018-06-18 15:38:00 +0800 CST  
第二章:
凤阑的房间温暖无比,将屋外的寒风邪雨全部隔绝开来,方宁晏浑身都疼,此刻暖意袭身,欲要裂开的胸口也逐渐缓和下来。



沉默了许久,房间内只有红烛燃烧偶尔发出的“噼啪”声。



还是方宁晏先开口了,其实他很眷恋此刻从凤阑身上感觉到的温暖,可又不敢多贪,他认定这人不过是一时兴起,又或是有求于他,等到不需要的时候再一脚踹开,届时让他怎么办?爬着回到自己房间吗?




“殿下有什么要求,您说,说完好将我扔回废院之中。”方宁晏嗓子微哑,说出口的话也不怎么客气。




方宁晏知晓,换做从前凤阑定然容忍不了他这种性子,可出乎预料,她只是将自己抱得更紧一些。




这张嘴啊……凤阑在方宁晏脖颈边深吸一口气,嗅到淡淡的药香,前世便是,无论心里多么欢喜,这张嘴永远不给人留半点余地,怎么蛰人怎么说,她竟也信了,从未注意到这人眼底的深情与眷恋,若不是爱到深处,方宁晏凭什么在自己一次又一次伤害他之后,仍旧愿意抵命相帮,助她登上帝位?而现在,她无比喜欢他的一切。




“继续。”凤阑虽然回到了十五年前,可心性到底是凤帝的心性,再加上看通透了诸多东西,方宁晏现在的嘴硬在她看来毫无杀伤性,甚至可爱眷恋得厉害。






方宁晏微愣,没想到凤阑竟然无动于衷,他一时间也不知道凤阑打着什么主意,他虽然什么都愿意给她,但这不代表,自己是她闲暇时期的玩|物!方宁晏就是这样的性子,他爱着凤阑,愿意为他做一切,可那是他愿意的事情,凤阑可以不爱他,但不能折辱他。





“凤阑!”方宁晏狠狠推了凤阑一把,但因为浑身无力,并未推动凤阑,他抬眸恶狠狠瞪着女人,“你不能这样。”说完眼底溢出片刻的悲恸,喃喃道:“你不能这样……”




凤阑心中一惊,刚要说话便见方宁晏剧烈地咳嗽起来,他似乎要断气一般,靠在凤阑怀中面色惨白,忽然,方宁晏抬手捂住嘴巴,殷红的血顺着指缝流出。




至少不能吐在这里,她已经……很厌恶自己了,这么想着,方宁晏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起身扑倒在床边,松开手时淅沥的血撒了一地,凤阑看得心跳都要停了。





“敛之!”凤阑喊出方宁晏的表字,将人一把捞回怀里,同时抬手砸了身侧的茶杯,厉声呵斥,“人呢?都死哪儿去了?!”






方宁晏感觉到凤阑将自己嘴边的血迹小心翼翼拭去,动作带着明显的疼惜,他身体微微僵硬,过了好久才睁开眼睛,就那么静静望着凤阑,将所有情绪收敛起来,凤阑第一次叫他的表字,这是夫妻之间,尤为亲密的叫法了。




“到底为什么?”方宁晏将胸口的淤血吐出,此刻气息顺畅了一些,他执着问道:“为什么忽然这么对我?凤阑,你可以不爱我,但是你不能……”





眼瞅着方宁晏微微皱眉,心疾又有发作的架势,凤阑急忙接话,“你听我说!”可说完这句,她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前世等她发现自己已经很爱方宁晏的时候,这人已然回天乏术,现在她得以苍天庇佑,终于回到了十五年前,可面对方宁晏这性子,要如何开口?直接说我心悦你,爱你,想要你,只怕这人会气得再次呕血吧?

楼主 北冥有雁  发布于 2018-06-18 16:57:00 +0800 CST  
怜惜地蹭了蹭方宁晏微凉的脸颊,一向才学惊艳绝伦的凤帝词穷到打草稿半天,这才小心措辞地开口:“敛之,我知道很多事情我现在解释已经没有必要,那我就挑眼下的说,你是我的正君,我想好好跟你在一起,余生都跟你在一起,可以吗?”
方宁晏难得眼神迷茫,他深刻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可凤阑这犹如情|话一番的说辞,他真的很受用,于是语气也温柔下来,“凤阑,你不必这样,你想要什么,你说就好。”
“你。”
“嗯?”
“我想要你。”凤阑一字一顿,语调温柔,却带着不容反驳的气势。
方宁晏仔细看着眼前的人,是凤阑没错。他心思一重便疲惫不堪,想不通索性便不想了,闭上眼睛任由凤阑折腾,如果利用他的前提便是这些梦境,那他不介意镜花水月一场,索性他也就这一年的时间了,能听一些便是一些吧。
蝶鸾带着一身寒气的老大夫进来,一看就是从外面扯来的,凤阑微微抬头,眼神一眯,“等等。”
她语气沉稳,老大夫跟蝶鸾却如脚下定钉,不敢再动,蝶鸾呆滞说道:“殿下,这是……?”
“等身上寒气去了再过来。”凤阑沉声说道,她怀里的方宁晏,指尖微微一动。
等大夫给方宁晏诊脉完,看到少年有醒来的迹象,凤阑直接点了他的睡穴,这才示意大夫开口。
老大夫脸色不是很好看,其实要他来说,一个王君怎么会落魄至此?
“王君身体到底如何?”凤阑心里一沉,冷声问道。
老大夫只觉得一股煞气扑面而来,差点儿就要站不稳,急声说道:“情况很不好……王君本来就先天不足,可这若是日常保养得当也能弥补,可从脉象来看,王君并未调理过,脉象虚浮,五脏俱损,畏寒心疾,都很棘手。”
凤阑紧紧握着方宁晏的手,神色在烛火的映衬下有些恐怖,沉默片刻,她沉声说道:“你尽力为王君调养,药材什么的不必担心,只管开就好,若是调理得好。”凤阑朝老大夫看去,“我保你家三代无忧。”
“是是是,谢过澈王爷!”
待老大夫走后,凤阑又叮嘱蝶鸾,“将王君的一切重新置办,按照本王的享用制度来。”
蝶鸾急忙点头,心道王爷终于想通了吗?
“废院还要重新修葺吗?”蝶鸾问道。
“废院?”凤阑眸色微冷,那地方若不是在澈王府内,她定然拆了,“王君从今往后同本王住,修什么废院?”

楼主 北冥有雁  发布于 2018-06-18 16:58:00 +0800 CST  
说好更新就更新!哼唧╯^╰

楼主 北冥有雁  发布于 2018-06-18 17:01:00 +0800 CST  
@鸭梨苹果橘子橙@阳阳宝贝轻奢@rea梦中镜@风信子的落寞5@丶E糯米团XO

楼主 北冥有雁  发布于 2018-06-18 17:15:00 +0800 CST  
第三章:

“难受吗?”剩下半碗凤阑也不敢再让方宁晏吃,正好蝶鸾端着药进来,她顺势接过药,将少年禁锢在臂弯内,轻轻搅拌着。




方宁晏闻着药味,本来顺畅的心肺登时有难受的趋势,他盯着凤阑认真的侧脸,鬼使神差地问道:“可以不吃吗?”说完又赶紧别开脸,从前他哪儿有这么多要求,旁人递药也好,她取血也好,自己都是面色不变地尽数收下。方宁晏狠狠闭上眼睛,他真的是……给点儿甜头就能忘乎所以了。






谁知凤阑很认真地盯着方宁晏看了看,然后浅声问道:“味道闻着不好吗?”





方宁晏垂眸不语,轻不可查地点了点头,他一是享受凤阑难得的柔情,二是想试试,这人的耐性能有多少。





凤阑见状将药碗搁置在一旁,手探进锦被中,无视方宁晏轻微的躲避,直接按在他胃腹上,力道刚好,方宁晏微凉的手指覆在她手背上,似是有些舒服,轻轻阖上眼睛。







凤阑看得心头一软,附耳浅声道:“以后若是难受了,我便这么照顾你,再喝药,好吗?”






方宁晏真是看不懂凤阑了,从昨晚到现在,她对自己事无巨细,却没有提出条件,这又是为什么?






你是我的正君,我想好好跟你在一起,余生都跟你在一起。脑海中忽然响起凤阑之前说过的话,方宁晏觉得自己那许久不曾颤动,甚至都落了灰的心弦,铮然一声,响彻心扉。







他从前一直希望凤阑能看到自己的心意,不必体贴入微,至少不用再厌恶自己便好,可现在凤阑这样做了,甚至做得更好,他竟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殿下。”方宁晏轻声开口。




“嗯?”




“若是厌恶了,别告诉我,着人将我送回小院便好。”方宁晏说道。





凤阑眸色一沉,猛地抬手按住自己的胸口,随着方宁晏那句话,竟是剖心蚀骨般的疼,她哪里舍得?失而复得,甚至不知道这充满奇异的回归什么时候就会画上句号,但就是想牢牢抓着他,一刻都不想错过。







察觉到凤阑的动作,方宁晏面色微正,坚持着起身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快!让蝶鸾将大夫找来,是不是之前……唔……”








方宁晏话音未落,凤阑抓住他的肩膀俯身凑上去,狠狠吻住少年的唇,药香带着几分米粒的清香,让她欲罢不能。她那么对他,那么恨他,那么怨他,为什么只要自己显露出一丝不好,他就那么担心?为什么上辈子从来不曾发现过?








方宁晏,你就是想心疼死我,好报这两世情深不寿的仇对吗?






方宁晏开始还有些挣扎,但随着凤阑的动作,他双手失力,竟也由着她去了。

楼主 北冥有雁  发布于 2018-06-18 21:15:00 +0800 CST  
凤阑吻他了……方宁晏心中一甜,觉得从前种种,他都可以不计较了。这一刻方宁晏开始相信,凤阑是真的想跟他好好开始,因为依照凤阑的心性,不管是有求于人还是受人胁迫,断然不会做到这种程度。



那碗药方宁晏到底是在凤阑的轻声哄送还有这一吻中稀里糊涂喝下去了,这几个月来虚弱无力的身体,好似忽然找到了扎根的地方,心脏某处,实实在在落下了某些东西。










此时正值入秋,天色微凉,满园的菊花盛放,就在这里都能闻到淡淡的香气。






“想不想出去看看?”凤阑抱着方宁晏坐在床头,轻声问道。



方宁晏抓着凤阑的手腕,然后被女人一把纳入掌心,心尖痒痒的,他微微红着脸,点了点头。







凤阑着蝶鸾将新准备的衣物拿来,亲自照顾方宁晏穿好,又取了最好的貂毛领的披风给少年披好,在一众人等瞠目结舌的目光中,将方宁晏打横抱起,稳步走向园子。






“殿下……”方宁晏扣住凤阑的肩膀,觉得不妥。






凤阑闻言垂眸,却没停下来,她本就是绝美的姿容,此刻冲方宁晏浅笑,好似万千世界晕染一片霞色,“我知道你性子要强,但现在没力气不是吗?我抱着你去,以后都抱着你,只抱着你,好不好?”







方宁晏索性闭眼不语,他真不知道凤阑这一步一句情|话的本事是跟谁学的!他哪里知道,凤阑有满腹情|话,对着他怕是这辈子都说不完。







园子里菊花怒放,一片金色好似波澜一般,煞是好看。暖庭内已经陆续放好了茶座还有暖炉,也铺好了小毛毯,等一切安置妥当了,凤阑这才抱着方宁晏进去,之前她就一直抱着少年,动也不动。









将方宁晏放下,凤阑一边给他盖上毯子一边抬眸说道:“以后多吃点儿,轻的好像没怎么抱你一样。”

楼主 北冥有雁  发布于 2018-06-18 21:17:00 +0800 CST  
@锦💕💕💕💕@春芽儿🌱@云嫣德馨@绝版尛囡生丶蝶@梦的天使nice忽然加更,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因为人多小北顺势艾特,没艾特到的小亲抱歉,给我留言,我加关注下次专门艾特。

楼主 北冥有雁  发布于 2018-06-18 21:19:00 +0800 CST  
欢迎加入小北群2号,群聊号码:251974651

有兴趣的小亲加群啊,好多文文的。

楼主 北冥有雁  发布于 2018-06-19 00:06:00 +0800 CST  
疯狂吞楼

楼主 北冥有雁  发布于 2018-06-19 16:33:00 +0800 CST  


楼主 北冥有雁  发布于 2018-06-19 16:34:00 +0800 CST  


楼主 北冥有雁  发布于 2018-06-19 16:35:00 +0800 CST  


楼主 北冥有雁  发布于 2018-06-19 16:35:00 +0800 CST  

楼主:北冥有雁

字数:99150

发表时间:2018-06-18 23:2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2-22 01:12:21 +0800 CST

评论数:309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