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清新】一纸婚书(宦官BG,短篇已完结,有番外)

这篇文在去年的这个时候就已经写好了,还有一万多字的番外存稿。

男主殷烛,宦官,女主郁如生,医者。


突然想整理发出来,是因为……最近写的一篇长篇宦官BG里,两个主角长大太慢了,还没到谈情说爱的年纪,可楼楼,已经想写谈恋爱了。


主角长大缓慢还不能谈情说爱只能亲亲抱抱举高高的《公主千岁》又名《与光同尘》,宦官BG甜宠温馨日常向,以下传送门。
https://tieba.baidu.com/p/6500652043

楼主 桃夭煎雪  发布于 2020-02-21 07:31:00 +0800 CST  

【2】
直到一小厮略带慌乱的声音传入内院,众人才恍然惊醒。

“郁掌门来了!郁掌门来了,快让开路!”门外的小太监急急跑着进了大门,远远叫喊着,生怕园中紧张的气氛会使人办事失了分寸,惹得神医不快。

恍惚间,听见那名号,殷烛原本逐渐缓慢无力的心跳,陡然加快。

她……真的来了?

女子身着一袭青衣黑袍,肩披医仙谷才能出产的月池锦裁成的披风,披风上的纹样时圣药阁的家徽,黑色的袖上纹着繁复的金色暗花,脚踏碧落蚕丝履,她行得匆忙,让人看不清面容,一路走来带过阵阵清冷的风。

殷烛得的院子,好像是该这样走…

她本不愿穿着如此正式,只是殷公公的暗卫找到他们时,怀揣着小德子写的书信,代表的是殷府,而不是殷烛,请的是圣药阁掌门,而不是郁如生。

郁如生不愿多做纠缠,还是随着鸣翠她们折腾,快马加鞭赶了过来。

心中担忧与欣喜并存。她担忧殷烛的病情,也欣喜,她提前三年完成了师父的心愿,如今可以稍微放松些,去做自己的事了。

见到小德子,郁如生便径直向他走来,小德子匆忙迎上去。


“郁掌门愿意前来,小德子感激不尽!”小德子惊喜道,“郁掌门为何只身前来,未带一二仆从?”小德子生性活泼,且心中并没有他主子如今那般繁复的心事,见到郁如生便真的高兴得忘了形,连行礼都跳过了,一心只想着赶紧寒暄完毕让郁如生进去给公公诊病——

“他们去为沿途遇到的患者诊病——如生先去看殷公公。”无心回应看到救星般的府医们,郁如生微笑着拍拍小德子的头,便转身,纤细高挑的身影带着一抹冷香,利索地进了內寢。听闻身后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青衣女子再度开口,声音恢复往日的平静:“本座看诊时,不便有旁人,诸位不必寒暄,还请先到前厅歇息。”

语气清冷,听内容却是有种招呼自家客人的味道。

探头探脑的众府医者菜退去——他们本以为自己屏气凝神很安静,却没想到还是被发现,看来偷学两招的事情是不用考虑了。


小德子面上收不住的笑意,公公不让他联络郁如生,前因后果与他讲了个通透,公公不愿再与她攀附关系,小德子心中却不忍,便还是修书一封,差人送到了圣药阁。左右,郁如生来了,她不会让公公罚他的。

楼主 桃夭煎雪  发布于 2020-02-21 07:33:00 +0800 CST  
【3】

青衣女子穿过两层纱帐,暗叹,殷烛这脾气可变了不少,如今只有轻纱,若是放在从前,他放两块铁板将外人隔开都不稀奇。

榻上的人面色苍白,双目紧闭,她却能从呼吸中听出,他醒着。


他不招呼,她便连椅子都不搬,直接坐在他床边,微凉的手缓缓探入锦被,搭上那陡然加快的脉搏。

细腻的触感让殷烛一惊,朝堂之上的心机被吓到九霄云外,无措到甚至不知是否该睁眼。他轻轻皱眉,想到她触碰他的缘由,见到郁如生的惊喜便退去了,本就重病低落到情绪更加跌入谷底——这般狼狈的姿态被爱慕之人见到,自不是什么令人心生愉悦的事。

郁如生诊了脉,随即银针出手,刺了几处穴位后,温凉的指尖点着最后一处,轻轻转动着针,边沉默着皱起清冷的眉。

他的身体太差了。本就虚弱,还日夜操劳,如今又不知被谁下了两年的慢性毒药——能活到现在真是个奇迹。

半晌,她无奈的叹息在他耳边响起。
“几年未见,就把自己搞成这副样子……殷先生,您太大意了。”

殷烛听到郁如生的话,有些难过。“郁掌门说笑了……殷烛何德何能,让您这等大人物挂心。”他艰难地开口,声音有些嘶哑。

“殷先生,如生看得出您不悦。可是……”郁如生眉宇间泛起浅淡疑惑,“十年之约,还剩三年,立了字据的。”
——潜台词即,我没悔约,你有何可怨?

殷烛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在她干净到令人发指的衣襟。

不过,她不愿也难怪,当年她是伸手拿错了纸,原本的“效忠”变成被调皮的师妹掉包过的“婚配”。


名扬天下的圣药阁大掌柜郁如生,嫁给一个太监,她脑子怕是被驴踢过。


可他偏不愿高风亮节地放她离去。即使明白这是一个天大的误会,他也要绑着她——七年前那几个月的相处,她的精湛医术,她的温润平和,她对他柔柔的笑,无一不在蚕食着他的心,让他愈发地渴望这个人。

话虽如此,他却是真的有几分怨,怨她给了他希望却又沉默下来,虽然时期未到,她也并未毁约,但心底还是隐隐期待她时常来看一眼,未曾想,他这次见她,竟差点搭了命进去。

只是,心中的幽怨,在她对他无奈一笑时,便消散而去。

见到她,他好像,又稍微想要活下去了。



殷烛壮起胆子,直勾勾地盯着她:“十年未到,我便成了这般模样,若再等个几年,你怕是只能与一抔黃土成亲了。”

说完,殷烛扭过头去,耳根泛红。他当然知道这个如天边弯月般的人是他所不能及的,却还是期待奇迹发生。她当年救活了他,便是给了他第一个奇迹,而后他动心,她便定了婚期,这是第二个奇迹。

“殷烛,七年过去了,你心意未变吗?”

郁如生的声音听不出喜怒,殷烛背对着她,当然也看不到女子眼中的笑意。

只是心中一片戚然。是啊,她都如此直白了——七年过去了,你竟还没看清现实吗?你们二人之间天差地别,一个是在泥泞不堪的皇宫里生活,手下不知有多少杀孽的阉人,一个在江湖中来去如风,自由自在,悬壶济世名扬天下的江湖人。

殷烛被戳中心事,有些恼怒,却发现郁如生方才还在为他诊脉的手,轻轻挪到了他的手心,与他交握住。

他面上一热,梗着脖子道:“还不是你说了算。”

第三个奇迹,会就此出现吗?

“婚书,如生带来了。”她见殷烛像是等不得了,便想了个法子,从怀中掏出一张薄薄的纸,七年过去,纸张变得非常脆弱,却几乎没什么破损,可以看出它一直被人小心翼翼地保护着。

殷烛心中一震,她竟如此珍惜这张婚书?这是否意味着,他们之间还有可能?

他甚至有些希望她是那种愚昧的、不懂得变通的、一味信守承诺的老古板了。

可下一刻,他却眼睁睁地看着她,将手中盖着大印,签着他们二人姓名的婚书,用内力烧成了灰。

楼主 桃夭煎雪  发布于 2020-02-21 07:33:00 +0800 CST  
【4】

他顿时脑中一片空白,忽地坐起身,顾不得眩晕,拼了命地抬起手,也没能抓住最后一点灰烬。

“你……”他眼中的光暗了下去,他的心仿佛也像那张婚书一般,化作死灰。

“你走吧。”他的声音几乎干涸。

“什么?”郁如生怔愣,圣药阁六堂运转平稳,近期也没什么事需要她处理,既然她都来了,又烧了十年的婚书,不就代表着,他们可以立刻成亲,不用再多等三年了吗?

“给本座滚出去!”殷烛几乎在用最后的生命嘶吼着,一个玉枕砸向郁如生的面颊,后者整个人都懵了,连忙接住,三两下制住简直要被气疯的殷烛,力道恰到好处,既不会被他挣脱,又不会真的伤了他。她道:“殷先生,您现在不便剧烈活动,请保持心态稳定。”

殷烛被她压在床上,郁如生特有的冷香扑面而来,他因身体不适又气急而剧烈地喘息着,声音透着寒意彻骨:“郁掌门好手段。只是,不知是谁特地托您来,羞辱我这个命不久矣的阉人?”

郁如生更懵了。什么,他不愿意提前完婚,意思是,他想再等三年?

“如生不明白您在说什么……”她隐隐觉察有什么事不对,又没办法确认是哪里不对,只好试探性地问:“殷先生您……若您不愿与如生近日成婚,那如生回到医仙谷重新起草一份婚书,为期三年,咱们还是按照计划,三年以后完婚,您看……行吗?”

???
殷烛被气到耳鸣,隐约间,仿佛听到了什么让人难以置信的事,他也愣了,挣扎的动作顿了一下,问:“什么?郁如生你再说一遍?”

“我说您……如果您觉得近年的计划被打乱,如生便回谷重新起草婚书。无非是多跑两趟,但您因为这件事大动肝火,未免也太伤身——”

“前一句!”殷烛简直要崩溃了,吼得声音都有些尖利。

“您……不愿意咱们近日成婚?”

………………

殷烛思绪翻飞,终于将这场闹剧的前因后果整合在一起,一口气没上来,真的一口鲜血喷在郁如生那白得令人发指的衣襟上。

“殷烛!”郁如生忙扶正了他,纤指搭在殷烛的脉上,却发现之前的肝气郁结之症竟好了大半,一时间又有点懵。

“您……您不气了?”

殷烛喘着粗气,见她这副迟钝的模样,差点又一口气没上来气昏过去。

“莫要说本座是个阉人,本座便是个健全之人,和你说上几句话,也该是要被气得去见阎王了……”

郁如生面露疑惑与惊异:“殷先生,如生当年交白青堂主的公务准备即位掌门时,师父与您讲过同样的话。但师父他老人家从没说如生气人,他只是……”只是……只要她一回谷,师父便闭关修炼?

望着陷入沉思的郁如生,殷烛不禁疑惑,小丫头这些年究竟经历了什么?拿自己试药试坏脑子了吗?她曾经一颗七窍玲珑心,现在何处?

见她竟真的在思考着什么,殷烛顿时气结,很好,这就是他们的久别重逢,真是令他印象深刻,深刻得咬牙切齿。

殷烛糟心地翻了个身,背对她,初重逢的或是惊喜,或是怅然,或是忐忑与期待,被这一折腾全都无影无踪了。

这个重逢,太荒唐了,比他们签婚书的那日还要荒唐。

耳后一热,缓慢而坚定地吻落了下来,在殷烛一个激灵,僵直着身体不敢妄动,心中晦暗的角落闪着一个光点,弥漫出让他几欲落泪的狂喜。

清冷的声音染上笑意:“如生方才算过了,下个月初久是好日子,殷先生,今日咱们定亲,待您痊愈,初九成亲,可好?”

殷烛不说话。

随便吧,都随便你吧。

左右,他这颗心折腾累了,这会儿就丢在她手里,都随她去了。

他,真的是很在意她。这个发现让郁如生开心地弯起了唇。

郁如生双目微合,垂下头,将湿润的舌尖在那耳廓里探了一圈,满意地听见一丝压抑的喘息,才笑意盈盈地,伸着修长的手臂轻轻将人揽到入怀中。

殷烛赌气般地不予回应,直到耳垂被含住轻轻吸了一下,才一個机灵,想要回头,又听垂首在他耳畔的人低声道:“此前,如生无权无势,只一心想得了那些來让先生安心,让先生相信,如生並不是为了钱财与权力才愛你。如今我已小有作為,也好说出那爱慕。往后,若先生不知如生心意,就直言来问,如生会不断回应先生,我心仪您。”

殷烛耳朵通红,红到了脖子根。

身后的郁如生还好死不死地来一句,“先生这是怎么了?可是有什么发热的症状——”见到殷烛回头用杀人的眼神瞪着她时,才笑倒在他肩上,不停地吻着他的脖颈和耳朵。

——“先生,您真可爱……”

——“闭嘴!”

END

楼主 桃夭煎雪  发布于 2020-02-21 07:34:00 +0800 CST  
以上【1】【2】【3】【4】部分已发,全文完。

楼主 桃夭煎雪  发布于 2020-02-21 07:35:00 +0800 CST  
因为楼楼想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公主千岁》的小晏夕和常远身上,所以本篇之后的番外不会太多,去年的存稿大约还有一万字,随机更新两人相识、相认的具体细节,全部以番外的形式。


为了防吞,本文的大纲、正文与番外也会更新在爱发电中。

楼主 桃夭煎雪  发布于 2020-02-21 07:38:00 +0800 CST  
爱发电有《一纸婚书》的专用作品集。

楼主 桃夭煎雪  发布于 2020-02-21 07:46:00 +0800 CST  
为了防吞,爱发电也同步更新了,有专门的作品集【宦官BG短篇】《一纸婚书》。


只是是作为答谢章节发表的,如果帖子被吞,楼楼不一定会补发。到时候看被吞的程度吧qwq


以后讲述二人相遇回忆、相恋和黏糊糊的番外,会作为发电答谢发表在爱发电里,用来表达对小可爱们的感激!


预祝大家食用愉快!

楼主 桃夭煎雪  发布于 2020-02-21 07:58:00 +0800 CST  
番外整理好啦..爱发电已上传w

现在创作者审核还没结束,所以直接查找是找不到的qwq大家可以下载爱发电 app用上面的码链接到主页查看番外~

楼主 桃夭煎雪  发布于 2020-02-21 08:30:00 +0800 CST  
好消息好消息~楼楼爱发电的认证通过啦,搜索“与光同尘”就可以找到楼楼~里面有贴吧里更新防吞的内容,还有正文的隐藏番外哦~

楼主 桃夭煎雪  发布于 2020-02-21 16:53:00 +0800 CST  
五点下课,去一趟银行,六点回来整理更新一篇,大约是国内半夜两点钟开始整理吧,大家不要等太晚啦,明早起来看更新就好~爱发电会同步更新一篇正文和一篇黏糊糊发电番外~

楼主 桃夭煎雪  发布于 2020-02-21 16:55:00 +0800 CST  
qwq喜欢的小伙伴记得留言呀,这样楼楼才知道有人看,才有动力写下去哦

楼主 桃夭煎雪  发布于 2020-02-21 16:56:00 +0800 CST  
好像被吞了,补发第一部分。欢迎大家去爱发电看另外十篇番外哦~

楼主 桃夭煎雪  发布于 2020-02-21 16:59:00 +0800 CST  

楼主:桃夭煎雪

字数:4656

发表时间:2020-02-21 15:3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2-22 00:33:50 +0800 CST

评论数:1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