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角受伤吧]bl《许你浮生梦》第三次开文,男主胃病,各种

[男主角受伤吧]bl《许你浮生梦》
第三次开文,男主胃病,各种受伤。
每一次新开文,都会遇到许多新朋友。
如果喜欢,就来看看吧。


楼主 颖菲尔  发布于 2018-09-04 23:14:00 +0800 CST  
那次是你不经意的回眸,
成为我永世爱你的执着。
温君晔 顾回
第一回 黑夜出走
小野,缘何不曾见你?
风吹雨落,四季无风。
如若起风呢?
风中无酒,酒不醉人。
——《小野,是朵花》

黑夜。离家出走不需要理由。哪里用得着收拾行囊,从床底的信封里拿出近几个月积攒的零零整整的几百块钱,有的很旧,却还算平整。脑海里无数次的冲动,这次终于成真了。蹑手蹑脚出了门,一路上快快的走。总害怕后面的那道门突然开启。后面的那些嘴脸又像鬼魅一样的追出来。他们把你抓回那个小屋里去。让你从此之后,再没有逃离的办法。
所幸的是,一路上都很顺利。直到此刻坐在火车上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心里才突然有一种释怀的感觉。这次恐怕,自己多年的梦真的要成真了。心里的想法说不上是激动还是紧张。
有时候自己的心,恐怕也弄不清自己的想法吧。在你心心念念的愿望终于成真的那一刻。你又突然不知道你的脑海里,是在想些什么了。
火车上的人没有想象中的多。因为是夜晚,大家看起来都有些疲惫。坐在座位上,看着这夜色,此刻的我是真正属于自己了吗?
大家一坐定了以后都开始拿出自己的手机来看。
顾回可是没有那么轻松。虽然脚步已经逃离了那个家。可是心里依旧是沉甸甸的。对一个小女孩儿来说逃离的兴奋感早已经远去了,随之而来的是对未来的恐惧。可此刻脚步沉重,她知道自己再也没有回头的力量了。我知前面是荆棘遍布,可是我不想回头,如果人生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这一刻早点到来。

楼主 颖菲尔  发布于 2018-09-04 23:15:00 +0800 CST  
或许他们会找她,也或许他们根本没有把她的离去当做一回事儿。她的心更希望是第二种结果。没有寻找就不必躲藏。她可以像一个成年人一样游走在这个世界。不是旅行就好像是在追寻自己心里的一种想法吧。她最害怕的是被那些号称警察叔叔的人,把自己当做一个叛逆的迷途少女离家出走一样,教育一通,然后再送回到那个黑暗的家里。只有她知道那个灯光如此美丽的家里是多么的黑暗。
曾经,她的心里梦想着无数想要去的地方,那些地方有漂亮的山,有美丽的水,更重要的是那些地方没有认识的人,是,只要没有认识的人就够了。
在陌生人的眼中,自己是一个陌生的人。而在自己的心里自己却可能是一个全新的自己。
她凝视着窗外,透过玻璃窗,她好像看见一个朦朦胧胧的自己,眼底有一种不知名的东西在闪烁。突然,有个身影与镜中的自己重合在了一起。
想来这就是初见。没有任何预兆。他的时间地点和空间,和他的时间地点和空间就在刹那间重合。他穿着一身黑色大衣。如同她。
一样好像被这黑夜紧紧的笼罩。他们都好像想要这样做。让黑夜掩自己的一切,从面孔到灵魂。
他的步伐坚定,不似旁人,好像有着对这个空间的留恋和不舍。更重要的是她好像看穿了他的眼底,那眼底有着无尽的悲伤。
我知道我不是上帝,可在刹那间,我仿佛真的成了神人,能够看穿你的心底的悲伤。我知道你的悲伤有多深。在那一刹那间,我祈祷。我能成为拯救你的那个神人。把你从那个悲伤的世界拉出来。

楼主 颖菲尔  发布于 2018-09-04 23:16:00 +0800 CST  
等到顾回回过神来,那个身影却早已经消失在窗外。她拼命地左顾右盼,却始终连他的半分背影都寻不着。顾回看着自己玻璃窗里脸上的泪痕,不禁哑然失笑。怕是人从过度的紧张当中一下子放松下来,就会产生这样的错觉吧。
扭头一看,不偏不倚,对着她的真是那张脸。那可能会认错的五官,可是却不会认错的黑色眸子,她确信。她没有认错。他确信这一定就是刚才的那个人。她感觉她想要与他说话,对他微笑。可是却做不出微笑的动作,喉咙也发不出声音来。他不知道在对方的眼里,她这样的纠结会不会让人觉得非常可笑。
可是当她回过神来他才突然间发现对方的眼神根本没有注意到她。他扭过头去,好像对面不曾有人一样,这样的动作让顾回觉得心里有些觉得难过。
她也扭过头去,扭过头的刹那间,她突然发现他们再一次有了交集。他们俩的脸同时出现在那面玻璃窗里。隐隐约约,朦朦胧胧。虽然他不曾注意到她。可是她呢?没错!她已经注意到他就够了。他们的交集不是他不注意自己就不会产生了。这样想来她的心里不仅不觉得难过了,反而有一丝欣喜。
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等到醒来,夜色已经更浓了。她下意识的去看他,他坐在那里眼睛微闭着。他有着浓黑的眉毛,而且他的睫毛也异常的长,那种长度,比一般女生的眼睫毛都还要长。此刻当他长长的眼睫毛遮住他黑色的眸子的时候,仿佛把他的悲伤隐去了一大半。

楼主 颖菲尔  发布于 2018-09-04 23:16:00 +0800 CST  
他脸色很白皙,看起来就像是生病了的人一样。正当顾回仔仔细细地端详他的时候。他突然皱了皱眉头。顾回赶紧假装把眼睛闭起来,心想:睡梦中的人,怕是察觉有人盯着他看呢吧。
过了好一阵儿,他睁开眼睛。等视线移到他脸上的时候。没想到就和他的视线对了个正着。此刻的顾回就好像做小偷被人发现了一样,一边站起来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嗯,我要去上卫生间。我真的要去上卫生间。
她此刻看着卫生间的镜子上自己红扑扑的脸庞,顾回不禁感到疑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究竟是车厢里太冷还是车厢里太热,自己的脸怎么会红成这样的?他想洗一下脸,清醒一下。没想到一把冷水敷过之后的脸,却愈加发红了。
回到座位上。什么?他去哪里了?难道是自己去卫生间的一瞬间他下车了吗?真后悔自己在那里浪费那么多的时间。不对,在刚才,好像没有听到报站。那么他就没下车。对。没下车。那么他去哪里了?可能是坐的累了,出去走走,也可能是去卫生间了。坐下来,安静的等他。为什么要等?算了,和为什么脸红都是一个谜语,自己暂且还猜不到答案,索性不猜也罢。
1分钟,5分钟,10分钟,15分钟……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等待让人觉得格外漫长。等他来做什么,什么也不做罢了。只是能看的到,就够了。
有些人,初见仿若重逢,你只是不忍再次轻易说别离。

楼主 颖菲尔  发布于 2018-09-04 23:17:00 +0800 CST  
出去找找他吧,或许他出了什么事,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多想的让脑子不想停下来。一节节车厢走过去,除了半梦半醒和睡得一塌糊涂的人,唯独没有看见他。每节车厢的卫生间要么没人,要么等的出来后也不是他。
眼看走到最后一节车厢了,这节车厢的人格外的少。稀稀落落的散布在座位上,也就显得比别的车厢更为安静。眼看就要走到头了,她都不抱希望的准备回头了,结果看见了一抹黑色。她的心猛然一抖,往前一步,没错,果然是他。没找到之前,目的强烈,可看到之后,却不知所终。她愣在那里,看着眼睛微闭的他,仿若得了最终答案,却不知这答案真假是非。
“能帮我吗?”他微闭的嘴唇发出一声轻弱的声音。

楼主 颖菲尔  发布于 2018-09-04 23:17:00 +0800 CST  
应该是bg,可是写错了,也懒得改大家知道就好。

楼主 颖菲尔  发布于 2018-09-05 21:14:00 +0800 CST  
接着更一段

楼主 颖菲尔  发布于 2018-09-05 21:17:00 +0800 CST  
可顾回却听得真真切切。她来找他,仿佛有了答案。此刻,她才注意到他的手紧紧的按在好像是胃部的地方“能,当然。我可以。我,我……”
“能帮我倒杯热水过来吗?”他睁开眼睛看向她。
“好。可是拿什么倒呢?对,我有杯子。”一边说一边从书包里拿出杯子。杯子用的时间比较长,看起来有点旧。她还想说点什么,看到他又闭上的眼睛,索性什么也不说,拔腿跑到热水器前面,接了一大杯热水。
“给。我刚接的,刚开的水。很热的。”
“我想要喝药,这水恐怕……”
还没等他说完,顾回已经明白过来。好,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正准备接自来水,又想他胃疼,让他喝这种水恐怕不卫生。正好乘务员推着小车路过,她顺手买了一瓶矿泉水。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兑过一次水,反反复复,直到那水温令自己很满意。
“对不起。我来晚了。”过去后才觉得自己是不是让他等的久了。
“没关系。你能帮我从口袋里拿下药吗!”
“五粒。”
“可是这上面写的一次最大剂量是两粒啊。”
“听我的。”
“好吧。”
看他实在是痛的没有半点力气了,顾回只好轻轻的把他扶起,把药放在他的嘴里。

楼主 颖菲尔  发布于 2018-09-05 21:18:00 +0800 CST  
“咳咳,谢谢你。”喝下药后,他轻轻说了这么一句,便闭住了眼睛。顾回想要把他放下来,可是她能感觉靠在她肩膀上的人因为疼痛正在忍不住的发抖,他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脸色在灯光的映衬下愈显苍白,嘴唇发紫,手还死死的按在那个位置。
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待一会,等他好一点再走吧。或许他还会发生什么别的事情呢。刚才如果不是自己找到这个位置来,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他一定是不想别的人注意到他。否则他也不会拖着那么疼痛的胃走到这个位置来。
黑夜寂静。顾回就这么让他轻轻的躺在自己的肩膀上。她的手有点不知所措。
“没关系”她心里小小的回应着。这一刻安静的,刚刚好。
时间仿佛过去了好久,黑夜本就该这样平静而漫长。

楼主 颖菲尔  发布于 2018-09-05 21:19:00 +0800 CST  
第二回 我的名字
常在想:什么是人生的旅程?
人生的的旅程大概就是你思考他的时候。
我不爱对未来做设想,
但我总爱做梦,不是晚上。
因为有太多的明天是未曾设想过的,
所以常常到一个地方,
总会想:我如何又来到了这里?
这里的足迹是谁走过?
那些未曾传说的故事又是怎样?
没有人回应你,
如此你可想一个你心里的样子。
踏雪无痕,长歌无声,
你本无意来去,但你又注定到达。
火车是一个神奇的东西,
那小小的一张票,轻易地,
把人们从熟悉带到陌生,
从陌生带到熟悉,
从流浪漂泊到落地生根,
在这样繁忙的迁徙中,
人们熬过了时间,
才找到了他想驻足的目光。
或许,他不辞万里,
又或许,他一直就在脚下。
八百里山川与戈壁,
耳畔错过的风,
忘了的前尘旧事,
风尘仆仆的脚步追逐,
多少人,留在原路,
又要走,走过这八百里山河。
问旅途,还是问你的心思,
我已无意纠结对错,
你付出或抽离的爱。
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原来相遇就是分别。
--《远行》

楼主 颖菲尔  发布于 2018-09-05 21:20:00 +0800 CST  
随着他的眼睛慢慢的睁开,这一切安静仿佛跟着一起远去,那依偎在肩膀的温度仿佛也随之走远。
“对不起,是我冒犯了。”随他这句陌生话语一起来的,是他像闪电一般的抽离。
“没关系。我只是·······”顾回不知所措,她不知道此刻该做出怎样的反应,换句话说,她还没有从刚才的情境中反应过来,那黑夜一般的寂静,总会让人的思绪飘得很远,远的宇宙的边际都不算远。
他走在前面,她亦亦步亦趋跟在后面。跟着他的时候,她的心里有一点小窃喜,至少此刻他们行进的方向是一致的,她甚至学着他走路的步伐和节奏,只为跟上前面这个悲伤的背影,想要让这小小的身影隐匿在他的身影里,好像那样是一种美好的感觉。

楼主 颖菲尔  发布于 2018-09-05 21:21:00 +0800 CST  
“快来救救我老伴,求求你们,快来救救他。”刚走到车厢的交界处,突然听见车厢之中传来了一阵骚乱。
“这是怎么了呀?”
“天呢,快去叫列车长过来。”
一群人围在一起,让他们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
“老伴呀,老伴,你可不能丢下我呀。我们还没看那山楂树开花呢。”一个老妇人的声音悲切而激动。
“大妈,您冷静一点,大爷平时有什么病史吗?”旁边的乘务员一边安慰着她,一边急切的询问道。
“他平时的时候身体挺好的,就是有点高血压。”大妈一边说的,一边从口袋里颤抖的拿出一瓶白色的药。
“距离最近的车站还有15分钟,我们已经和车站的工作人员进行了联系。车一到站,大爷就能得到急救了。”
“这大爷情况看起来挺严重的,能撑到那会吗?旁边的一个妇人满脸担忧的说到。
“哎呀,老伴呀,没有你我可怎么活呀,你不能扔下我一个人,你说过的不会扔下我先走的。”大妈一听旁边的话,情绪更加激动起来,趴在大爷的身上嚎啕大哭。
“我是医生。我来看看。”只见一个人穿过人群,蹲在了大爷身边。顾回觉得声音怎么有点熟悉,扭头一看,再往前一看,竟然是他。

楼主 颖菲尔  发布于 2018-09-05 21:21:00 +0800 CST  
只见他一边熟练的检查大爷的心跳,脉搏,瞳孔等一边说“大家散一散,给病人流通的空气。”
“是因为高血压引发的急性心梗。现在情况紧急,我们等不到15分钟以后,所以,我现在必须给老人做CPR。”他的话简练却有一种威严,明明是医生,怎么会把自己弄到那样窘迫的状态。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老人衬衫最上面的纽扣解开,人工呼吸,心脏按压,动作熟练。顾回看着这样的他,这是自己从未见过的他,这时的他身上的那种悲伤味道好像渐渐散去,她看到的是一个成熟男人的魅力。
他不断的重复着这样简单的动作,看是简单,可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大家都在等在那一刻的到来。不知道一个结果的一刻。
顾回的眼前好像回到了13年那天,她也是眼睁睁的看着病床上的两个自己最爱的人,在医生的这样一模一样的动作中,最终永远的离开了自己。她知道5岁的自己没办法接受这样的结局,但结局何时又能由得在自己的选择?
“看来是没救了。都这么长时间了。”旁边的人小声低喃着。
这句话将顾回拉回了现实中。他看着那个蹲在地上的人仍然没有半点想要放弃的念头,他一下一下的按压着,顾回看着他额头上冒出了细汗,甚至她都看出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动作都有些许的颤抖,但他相信旁边的人是看不出来的,他们只会觉得他是有些累了,可只有她知道,现在这个正在拼劲全力抢救病人的医生,刚刚因为胃痛,甚至连说一句话,倒一杯水的力气都差点没有了。

楼主 颖菲尔  发布于 2018-09-05 21:23:00 +0800 CST  
晚上是我的更文时间

楼主 颖菲尔  发布于 2018-09-06 21:24:00 +0800 CST  
他紧闭着嘴唇,她知道他已经快到临界点了,但作为一个医生的使命,或者是旁边那位老者的眼神,让他无法说出放弃的话。
顾回的心里开始默默的为他祈祷:祈祷他能坚持下去,祈祷这个世界上会有奇迹发生,哪怕奇迹从来没有真实的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
“咳咳咳,”随着几声轻微的咳嗽,老人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老伴,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的。”老奶奶紧紧握着老爷爷的手,布满皱纹的手,此刻好像是世间最有力量的东西。
“傻瓜,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奇迹想必是发生了,老爷爷一边说着一边还笑了笑。
顾回不知道自己的眼睛里什么时候充满了泪水,随着大家的一阵掌声,她才赶紧抹掉那脸上的泪水。“好了,到站了。医护人员已经做好准备了。”乘务员说着。一位医生简单检查了一下情况:急救措施做得很到位。随后,一群人将那位老爷爷抬下了车“帮我谢谢那位小伙子,记得啊,记得啊!”老奶奶一边往前走,一边对乘务员说着。
此刻,顾回才从这种混乱的情境中反应过来,那个人,又消失了。她扒开人群,快速的去找他,她想着刚才他胃痛的场景,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或许是担心。 不过这次,她好像不担心找不到他了。果然,再那个车厢的相同位置找到了他。

楼主 颖菲尔  发布于 2018-09-06 21:26:00 +0800 CST  
他靠在背椅上,额上布满了汗珠,脸上不知是因为刚才的劳累还是之前的疼痛变得惨白,手还轻微的放在胃上,一定是刚才的紧张让胃又疼起来了。
顾回坐在他的旁边,旁边的人许是察觉到旁边有人来了,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不过,他没有睁开眼睛,他怕是已经感觉出了旁边的人是谁。
顾回想要张口问他“你还好吗?” 可是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
“我觉得老奶奶和老爷爷一定会回到那个地方,看到那棵山楂树开花的。”
对面的人没有说话,顾回像是自言自语,又是在说给旁边的人在听“他们坐在我们的后边,我从他们的对话中听到,他们是在下乡的时候认识的,他们都是来自城市的孩子,所以,自然而然就走在了一起。后来,回城的时候,老爷爷先有了回城的名额,但是老奶奶没有。老爷爷执意和老奶奶一起留下来,但是老奶奶知道不能耽误老爷爷的前程,所以坚决要老爷爷先走。后来他们终于达成了一致。在老爷爷临走的时候,他们在住房的后面种了一颗山楂树,并说等到山楂树开花的时候,老爷爷就回来接她。
幸运的是,还没有等到山楂树长大的时候,老奶奶也回城了。他们结婚,生子,为了家庭一起努力,等到某一天两个人无意间聊过去的故事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当时一起种下的山楂树,所以萌发了回去看一眼的想法。我觉得,那棵山楂树一定还在那里,他们一定能一起看到山楂树开花的样子。一定能。一定能。”最后一句话顾回好像在自言自语,他觉得有些东西得靠希望活下去。
“你叫什么名字?”顾回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主动和她说话。
“顾回。奋不顾身的顾,死不回头的回。”

楼主 颖菲尔  发布于 2018-09-06 21:28:00 +0800 CST  
顾回看着他,脸上竟然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那笑容很浅,但顾回相信他确实笑了,而且是因为自己笑了。
他们就那样静静的坐着。窗外的天一点点的亮起来,那一点点笑足够让阳光焕发的更加有生机。
不知不觉,顾回竟睡着了,他睡得异常的安稳,以至于这一觉睡醒的时候,他发现身边的人已不知去往何处去,只留下那一瓶矿泉水和旧的杯子。

楼主 颖菲尔  发布于 2018-09-06 21:28:00 +0800 CST  
第三回 人来人往

借我昨夜的星光,与梦中的低吟,
借我一枝花,枝桠开在来时路,
借我脸庞,目光蔓延成狂风,
借我来与去,往旧上下,
借我蔚蓝的苦,无关你,
借我无解的非与是,
借我抵住指尖的沙,
吟路风下,你是沙……
未经冬,已缥缈。
--《借》
此刻处在这人来人往的车站,顾回头一次感到了人生的绝望,一个人的孤独。他莫名其妙的从火车上下来,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但她觉得自己是对的,她能感觉到那个人就在他的身边,哪怕他看不到那个人究竟身处何方。
我们本来去无影,偏偏遇到你,我就有了目的地。
身旁不断有那些操着本地口音的招揽客人的人过来,问她要不要打车,要不要住店,顾回看天色已晚,夜风寒冷,总呆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毕竟现实总是打败你的幻想。
“住店一晚多少?”顾回小心翼翼的打探着旁边那位看起来还算温和的大姐。
“什么价位都有,走吧走吧,我领你过去。”还没等顾回考虑清楚,大姐已经推着她往前走去。
那位大姐领着顾回不知拐了多少个弯,路也越走越黑。顾回突然害怕起来,正当她准备拼尽全力逃跑的时候,眼前出现了“红姐宾馆”几个闪着霓虹灯的招牌,她悬着的心才渐渐放了下来。
“红姐,招呼一下,住店的。”那位大姐和坐在柜台后边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看着**偶像剧的中年妇女说完,自己又转身走了。
从称呼的名字看,这宾馆大概是里面坐着的人开的。
“单间80,双间200.”那位红姐头也不抬的说到。
顾回掏出口袋里所有的钱,数来数去还是差了5元,如果火车上不买那瓶水的话就够了。她想开口和这位红姐商量,可是想来想去不知如何开口。

楼主 颖菲尔  发布于 2018-09-06 21:30:00 +0800 CST  
那位红姐好像也察觉出了异常,抬头看她“你到底住还是不住?”
“我住,可是,我,我的钱不太够。”顾回能感觉到自己的尴尬,就像每次开家长会,她回答老师自己的家长来不了的时候一样。
“差多少?”那位红姐可能看她面相年少,竟然有了商量的余地。
“差5元,我只有75”如果不成功就出去在试试吧。
“207.”那位红姐又是不抬头的把一把钥匙扔到她面前。
“谢谢。”顾回小声的说出这句话,大概只有自己能听见。她把那75块钱整整齐齐的放在柜台上,然后拿起钥匙朝前走去。
顾回没有看到红姐又抬头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不过那目光是短暂的,她又低下头去追她的偶像剧了。
楼道里很昏暗,只能凭着外面的一点点光亮看清路,每走一步楼梯都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顾回生怕自己哪一步太重,把这楼梯压倒。 她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才好不容易找到了207的房间,她打开门,房间小的可怜,只是一张床和一个小小的床头柜,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这些家具和那个楼梯一样,处处都透漏着他们年代的久远。
顾回说服心里的自己坐在床上。她明明想着很多的东西,可是脑子昏昏沉沉的,她睡着了。梦里她又看到了他的侧脸,那悲伤的侧脸让她觉得压抑,她在梦中不知不觉的哭了起来。等她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楼主 颖菲尔  发布于 2018-09-06 21:32:00 +0800 CST  

楼主:颖菲尔

字数:99360

发表时间:2018-09-05 07:1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2-07 22:22:05 +0800 CST

评论数:78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