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味适中】《比翼双飞》男主四肢瘫

【口味适中】《比翼双飞》男主四肢瘫


楼主 書山压力大00  发布于 2019-12-29 20:20:00 +0800 CST  
十天后∽
道灵羽在婚房里,头上蒙着红色盖头,微闭双眼,心脏碰碰乱跳。
两世为人,她第一次结婚。
这时,她听到门外有些响动,仔细去辩,隐隐听出。
“主子,您的身体要紧,别去洞房了。”这是一个略显焦急的声音的。
“好了,冷锋,我没事。”一个带笑的声音响起。“结婚第一天,把新娘子一个人扔在婚房,丈夫跑了?说出去还不好听呢!推我进去吧!”
“主子。”“冷锋。”
“是。”
接着,道灵羽就听见了轮子转动的声音。
门被推开又关上,接下来,是许久的沉默。
终于,那个人打破了平静。
“抱歉,王妃,我身体不好,你自己摘下来吧!”
哦对。道灵羽突然想起,那个人的手不能动。她自己一把撤下盖头,用力过大,盖头飞到了天花板上,然后又稳稳的落回了她的头上。
凤琉辉“……”
道灵羽“……”
摸了摸鼻子,道灵羽又减小力气,摘下来盖头。
眼前的遮挡不见,视野里出现了一个身着红色喜袍的男子。男子面色苍白,身子修长而消瘦,宽大的礼服好像要把他压扁了。他斜斜的靠在轮椅上,双手搭在轮椅的扶手上,脸上挂着个淡淡的笑容。
“后悔了吧!”那人道。声音中并没有自卑,却有着点点愧疚之意。
道灵羽的脸上也露出来一个大大的笑容,“不后悔,我就喜欢长的帅的。”
“……”瞬间,又有些冷场了。
“哈!”很快,平静又被打破,道灵羽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对他说:“今天折腾一天,我困了,咱们睡觉吧!”
“正好,我也有些倦了。”
“呃。”道灵羽想了想,“我抱你上来?”
“那,麻烦了。”
然后,道灵羽一个打横将凤琉辉抱了起来,不知是原主这身体力气太大,还是凤琉辉太轻了,竟不费吹灰之力。
将他放在床上,道灵羽自己也上了床,憋起腮帮子一口气上去,吹灭了蜡烛。洞房花烛夜,两人就这样并排的躺着,一个赛一个的睡得熟,就差打呼噜了!

楼主 書山压力大00  发布于 2019-12-29 20:22:00 +0800 CST  
第二天清早,冷锋在门口急得团团转。主子的身子……
凤琉辉早就醒了,小腹的胀痛憋的他冷汗直流,但他斜眼看去,小丫头还睡得正香。
他内力传音给冷锋道:“冷锋,稍等一会儿,我还坚持的住。”
过了不知道多久,道灵羽幽幽转醒,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摸了摸肚子,自言自语道:“快饿死姑奶奶了。”
似乎想到了什么,她突然转头,看向凤琉辉“饿了么?要不要去吃饭。”
他脸上依旧挂在淡淡的笑容,对她说:“王妃自己去吧,饭在外面。我还不饿,一会叫冷锋进来就好。”
“行。”道灵羽爽快的很“那你自己小心,我去吃饭了。”
“去吧。”
冷锋进来后无奈的看着凤琉辉,心中叹息。
凤琉辉进去后冷锋就一直在门口守着,昨天折腾了一天,但也不至于从更定(晚上八点左右)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吧!
只是苦了他家爷,原本晚上要排便一次,不然第二天定时又要疼得紧了。
道灵羽在大快朵颐,凤琉辉被冷锋带着去了他自己的房间。
凤琉辉躺在床上,冷锋为他脱下裤子将一片尿布垫到底下。然后开始柔着凤琉辉的肚子。
凤琉辉的肚子不大,但底下的小东西却肿得极大,紫红紫红的。揉了很久,依旧吐不出一丝尿液。
抬头再看凤琉辉,面色平静,只有夹背的冷汗和颤抖的身体出卖了他。
“主子。”
“我没事,你继续。”
“嗯。”冷锋低低的应了一声。
主子当年被抓去,早到知秋人的极尽羞辱。一群人扒光了主子的衣服,还对主子那个地方拳打脚踢。
直到他和陛下找到主子的时候,他还在遭受非人的折磨。
主子脸上总是笑着的,无论之前还是现在。他总是将一切隐藏在自己心底,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所有的痛苦。他知道,主子是傲气的,毕竟是一个天骄之子,只是主子的傲气一直被敛在内里,未曾对人。
过了许久,凤琉辉的那里才第一次喷出一点东西,却黑红粘稠,更多是血。

楼主 書山压力大00  发布于 2019-12-29 20:22:00 +0800 CST  
直到道灵羽都吃完了,凤琉辉才去吃饭。
看着冷锋一口一口喂那人吃饭,对一切都充满好奇的道.好奇宝贝.灵羽决定亲自尝试。
道灵羽接过碗勺,舀了一大勺粥,送进凤琉辉嘴里。
“等。”冷锋正要阻止。凤琉辉已经被呛得剧烈咳嗽了起来。
“咳咳,咳,咳。”一口粥全部吐了出来,虽然大部分都吐在了地上,但依旧有一点吐在了道灵羽的衣服上。
“诶呀,王妃,主子一口吃不了这么多。不对,这么一大勺,就算我也吃不了。”冷锋道。
“哦,抱歉。”道灵羽有些愧疚,赶紧又将碗还给冷锋。
“我无事。”凤琉辉轻轻的摇了摇头,“倒是你,赶紧把衣服换了去吧。”
“不用。”道灵羽摆摆手。“这又不脏。”
说着,她眼中放出自豪的光彩:“想当年,本姑娘为了抓泥鳅跳下河里,满脸满身都是泥,但抓着了好几条泥鳅,爹他们都夸我呢。”
“那你可,真厉害啊!”凤琉辉脸上的笑容都僵住了,使劲斟酌了一下用词,才幽幽的道。
冷锋扶额,他家这新王妃可真回聊天,三句话把天就聊死了。
这时,一个小斯跑进来,禀报道:“王爷,王妃,皇上来了。”
“父皇?”凤琉辉微微诧异,然后对冷锋道:“冷锋,走。”
“丫头,你也跟上吧,父皇怕是要见你。”
“嗯。”道灵羽激动,这可是活的皇上耶,稀罕着呢!
皇上已经接近知天命年了,今日是穿着一身便装出来。
看到皇上,凤琉辉微微低头,道:“儿臣拜见父皇。”
“行了,六儿,别弄这些虚的了。”皇上摆摆手,道。
凤琉辉很听话,果然不再管这些虚的礼节了,直截了当的问道:“老头子,您老今日,怎么又来孩儿的府邸了?当皇帝当真有这么闲吗?”
“……”
“咳咳咳,六儿这两年不在京里,怕是忘了秋日围猎的习惯吧!今年正好有时间,带你媳妇一块去看看吧。”皇上说道。
凤琉辉侧头看向身边的道灵羽,“丫头,去吗?”
“去。”道灵羽一听围猎,可兴奋了,一个劲的点头。
“好,你们先回去换衣服,朕在外面等你们。”皇帝笑了笑,催促着说。

楼主 書山压力大00  发布于 2019-12-29 20:23:00 +0800 CST  
刚到秋日,道灵羽并不觉得冷,只穿了一件橘色的裙子。但再看凤琉辉,身着厚厚的蓝白色棉衣,身上还裹着一件披肩,比过冬天更像过冬天。
他身子这么差吗?道灵羽有一点心疼。
到了围猎场,来宾已经基本到全了。随着皇上的宣布,秋围开始。
各家的公子都骑上了马,提着弓箭,朝深林里冲去。
道灵羽看的兴奋,骑马射箭,超帅啊!
她转头问凤琉辉,“我能试试吗?”
“你可会射箭。”凤琉辉问。
道灵羽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不会。”军营里训练打枪,格斗,却早都不学射箭。
“冷锋,拿一套弓箭过来。”凤琉辉喊到。
“来,拿好箭。”凤琉辉道:“你力气大,学起来应该不难。”
道灵羽依言拿好了弓,搭上了箭。
“你先使劲拉,不要怕拉断。”
使劲,道灵羽点点头,果真用尽全身力气,一拉,弦断了!
“……”我还是低估了她的力气。
“这样,你拉到半满,试试。”
道灵羽闻言,又换了把弓,拉到半满。
嗖~
箭矢破空而去,停到了六十步开外。毫无准度可言,却比很多公子哥射的还远。
道灵羽跑到一边喜滋滋的开始练箭,却突然听到旁边破空声响起。
一支快速飞行的箭矢直直的刺向凤琉辉的头颅。
就看见凤琉辉险而又险的避过要害,箭支刺入了他的轮椅。巨大的力量将轮椅直接弄翻了过去,沉重的轮椅压在了凤琉辉的身上。
凤琉辉被压在地上,死死的,不能动弹。

楼主 書山压力大00  发布于 2019-12-29 20:24:00 +0800 CST  
看了好久的文,就是没有看过吧务。还得重发。😓

楼主 書山压力大00  发布于 2019-12-29 20:26:00 +0800 CST  
本人主要写男频的,可能写虐文写的不太好。

楼主 書山压力大00  发布于 2019-12-29 20:27:00 +0800 CST  
“殿下。”道灵羽回过神来,忙上去把轮椅抬开,蹲下身来,问道:“殿下,还好吗?”
“嗯。”凤琉辉趴在地上,低低的应了一声。巨大的疼痛刺激着大脑,令他还没缓过劲来。
道灵羽想将他抱上轮椅,想了想大庭广众之下,若真的将他打横抱起,定时会让他难堪。所以道灵羽选择将他架起来,扶到了轮椅上。
过了一会儿,凤琉辉才缓过劲来,射箭之人也慢悠悠的走到跟前。
“呀,六弟,还好吧!你看三哥这箭,射的不太准,你不怪三哥吧!”一个阴阳怪气的青年走了过来,朝他道。
道灵羽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着眼前的青年。三哥?莫不是当朝三皇子?
凤琉辉又恢复了笑容,但眼中却没有丝毫笑意。声音冰冷,又略带嘲讽的说道:“三哥的箭法挺准的,你要射的猎物可是差一点就要中招呢!”
“不过,三哥,可要小心猎物的反扑哦!”凤琉辉又道:“羽儿,今日回府吧!”
“好。”道灵羽应了一声,推着凤琉辉出了猎场。
后面,青年气的跺脚,面目狰狞,恶狠狠的道:“老六一个**,有什么资格和我斗,他要死,老头子要死,只有我才能是这江山的主人。”


楼主 書山压力大00  发布于 2019-12-29 20:51:00 +0800 CST  
到了府中,刚刚将凤琉辉挪到塌上,他就撑不住了。
“丫头,你出去吧!”凤琉辉疲惫的道。
“为什么?”道灵羽不解。
“王妃,主子要方便一下,您在这里不太方便。”
一个从来都直来直去的21世纪的丫头,彻底懵了。
“为什么他方便我不方便?”
“……”齐无语。
许久,凤琉辉咳了咳,解释:“我是要小解,挺羞的,别吓到你了。”
“为什么会吓到我?”耿直的丫头又问到:“那我们以后住一起,你每次都让我出去吗?”
“以后,应该不会住在一起,我不太方便。”
“那我不白结婚了吗?还是让我照顾你吧!”小姑娘开始撒娇了。
“唉!”凤琉辉叹了口气。“那你在这吧,想离开可以随时离开。”
冷锋脱下了凤琉辉的亵裤,露出了红肿的小家伙。
道灵羽凑了上去,作为一个未经人事的穿越者,她难免会有些好奇,男人那玩意儿,长什么样啊?
又大,又紫,但并没有使人感到害怕,只让她的心一揪一揪的疼。
“丫头,离远点。”凤琉辉无奈,说道。
“哦,噢噢噢。”小丫头吓的一个机灵,连蹦带跳的对了好几步。
冷锋开始揉凤琉辉的肚子,因为刚才摔倒的缘故,凤琉辉此时早已经虚脱了,他半闭着眼瘫在床上,任由剧痛刺激着他的身体。
“主子,出不来。”过了许久,冷锋急声道。
“那就算了,憋着吧。”凤琉辉淡淡的道,就像再说别人一样。
“是,主子。”冷锋为他穿上亵裤,盖好被子。
“殿下,我能看看这里的兵书吗?”看凤琉辉躺好,道灵羽试探的问。刚才走过,道灵羽在凤琉辉的房间里看到了许多兵书,对于一个酷爱军事的耿直girl来说,这相当于满屋子的宝藏。
“看吧!”凤琉辉答应到,然后又说:“以后别叫殿下了,怪生分的,换个称呼吧!”
“那……”道灵羽思索了一会儿,试探的问道“六儿?”
“六什么六儿,那是老头子叫的。”凤琉辉笑骂道。“算了,你就叫我辉吧,总好过你嘴里再蹦出几个奇葩称呼。”

楼主 書山压力大00  发布于 2019-12-29 21:55:00 +0800 CST  
夜里,道灵羽是挨着凤琉辉睡的,虽然两人在一个床上,却分盖两床被子。可饶是如此,在秋日的晚上,道灵羽依旧觉得热气扑面。
终于,她忍不住了,从床上跳起来,爬到凤琉辉身边,将手探向凤琉辉的额头,不出所料,一片滚烫。道灵羽初步估计,至少有四十度了。
她想了想,唤醒了外屋的冷锋,向他说明情况。
冷锋去厨房端了一杯温水,道灵羽扶着凤琉辉的上半身,让他勉强能喝水。
整个过程,凤琉辉都是处于迷糊状态,整个人浑浑噩噩。
“嗯,憋。”他有些含糊不清的说道。
冷锋褪下他的裤子,心中抽痛,尿道已经发炎了,主子他……
冷锋小心翼翼的按揉着凤琉辉的小腹。
“疼,呃,疼。”床上的人呻吟了几声,却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道灵羽看去,却对上一双琥珀色的眼眸,原来他已经醒了。
“天还没亮,你换个屋子,再睡会去吧!”凤琉辉开口,声音很虚弱,确让道灵羽感觉全身一暖。
“不用,我火力壮”道灵羽乐呵呵的回他。
“你这丫头。”他苦笑。“那随你吧。”
揉了足足一柱香时间,凤琉辉肿胀的小东西才吐出一丝尿液,一滴一滴的漏了出来。
就见凤琉辉脸色惨白,眉头紧锁,抿着的唇角渗出血丝来。道灵羽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凤琉辉,收了笑容,默默忍受病痛的折磨。
“你还好吧?”道灵羽心疼的问。
凤琉辉瞥了他一眼,脸上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还好,不是很疼。”
道灵羽有些懊恼的看着他,“就知道你要这么说,看你疼得,逞强。”
凤琉辉笑她:“你既都知道了,怎么还要问?”
“你,不理你了。”道灵羽气的跺脚,一个人跑到角落里生闷气去了。
冷锋扶额,这俩人,凑一块,真愁的他俩哪日把王府拆了。王爷本就口上不饶人,王妃又脑回路奇葩,两人说起话来,三句怼死一头牛。
待凤琉辉这边打理好了,道灵羽转身就要往外间,冷锋住的屋子走。
“诶,回来。”凤琉辉叫住她。
“干什么?”道灵羽回头“我要去和冷锋一块睡。”
“回来睡。”凤琉辉苍白的脸色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慢慢说:“冷锋的床小,你别挤到他。”
道灵羽:😤😤😤

楼主 書山压力大00  发布于 2019-12-30 23:24:00 +0800 CST  
推文,《云海迷侠》
自己写的,男频,不是特意用来虐的,但男主残疾。

楼主 書山压力大00  发布于 2020-01-01 15:19:00 +0800 CST  
起点中文网上发表的

楼主 書山压力大00  发布于 2020-01-01 15:20:00 +0800 CST  

楼主:書山压力大00

字数:4758

发表时间:2019-12-30 04:2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1-06 00:40:11 +0800 CST

评论数:1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