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bl】堕胎(皇帝篇)by苄亽卅

《堕胎(太后篇)by车狸子》姐妹篇

一心想当慈父的皇帝*一点不想当儿子的太子

皇帝流产梗



楼主 苄亽卅  发布于 2019-09-22 00:20:00 +0800 CST  
先占坑,等隔壁车狸子大大更完,续梗~

楼主 苄亽卅  发布于 2019-09-22 00:21:00 +0800 CST  
皇帝离开的时候,太后宫里的太监奴婢跪倒一地,直到他离开很久,才有小太监撞着胆子抬起头来,跌跌撞撞就往那大敞着着的寝殿跑去。

片刻后,就听到一声尖锐的惊叫,紧紧是一瞬间,就没了声音。

小太监紧紧捂着嘴,生怕自己会露出一丝一毫的声音,他眼睛瞪得大大的,满满都是恐惧。

眼前,鲜血淋漓一片,地面上,座椅上,床榻上……

太后脸色苍白如纸,那勾魂夺魄,曾让先帝迷恋不已的眼睛紧紧闭着,半裸的玉腿挂着淋漓血迹,当初有多诱人,如今就有多让人惋惜。

小太监踉跄着扑上去,惊恐地伸出手,才脱力地跌倒在地上。

谢天谢地,太后还有故意。

院里没有人抬头,即使皇帝身影早就不见,只落了这更是荒凉寂静的院子。

也就那太监还小,太后那般容颜昳丽,稍对他好点,便让他头脑发热一头撞上去,可不就犯了忌讳?

“来人啊!快去叫太医!”小太监一声声悲鸣。

仍旧没有人动。

刚刚,殿里传出的一声声哀鸣犹在耳畔,让他们忍不住浑身发冷,更有胆小的,屎尿都流了一地。

他们不知道寡居已久的太后堕了胎,也不知太后肚里是如今皇帝的龙种,更不知道,皇帝在明明知道的情况下,把那孽胎一点点用靴子碾成肉泥。

不过他们也不需要知道。

皇帝向来狠厉,亲生母亲都死在他手里,折磨一个看不顺眼的先帝继后,又何必找甚么借口?!

更何况,皇帝向来厌恶太后。先帝对他这位男后甚为痴迷,在年老体虚时候,更是怕自己大限一至,他这位狠辣的太子为难自己心上人,动了废储的心思。

只是,当时还是太子的皇帝陛下运筹帷幄,直接发动宫变,一朝黄袍加身,老皇帝惊怒交加,直接吐血而亡,留下太后独居深宫。

而现在,陛下终于对太后下手了……

一众太监无不悲凉。

楼主 苄亽卅  发布于 2019-09-26 21:24:00 +0800 CST  
坑挖了,还是要挖的更深一点的

楼主 苄亽卅  发布于 2019-09-26 21:25:00 +0800 CST  
皇帝今年四十余岁,在这个寿过七十古来稀的时代,他这般年过不惑,已经渐呈老态。

哪怕他是皇帝。

出了太后寝宫,皇帝坐上御辇,直接回了中宫。一路上,太监宫女远远跪地,尽显威仪。

其实皇帝多喜步行,不过近日似乎倦怠许多,不仅让御辇随时备着,连早晚的练拳也歇了。

听闻,近日陛下心情不好。

前几日,有位颇受宠爱的嫔妃爬上龙床,半夜里,却是一具尸体拿破席裹了扔到乱坟岗里。

一众宫人无不战战兢兢,生怕自己哪里招了陛下厌弃。

皇帝回到中宫,直接闭门不出,说是倦怠了,吩咐周围侍卫严守宫门。

过了许久,皇帝身边服侍的大太监偷偷抬起眼皮,发现他家陛下不甚端庄的靠坐在龙椅上,两手交叉搭在腹部,那喜怒无常的眸子无甚神采,定定望着某处,却是出神许久了。

大太监用眼角的余光顺着皇帝的视线看去,却落在一个书架上面,他赶紧收回视线,眼观鼻鼻观心,不敢再看了。

他知道,这是皇帝陛下又在缅怀过世的皇后了。

要说他家果敢又狠厉的皇帝陛下与懦弱无能的先皇有什么相似之处,那便是痴情了,只是自从前些年皇后怀了六皇子难产而亡,一尸两命,皇帝便一天比一天喜怒无常起来。

“元福。”皇帝声音飘忽,仿若梦呓。

“奴婢在!”大太监忙上前一步,躬身跪下。

“把今儿收到的证物呈上来。”

“是。”大太监元福缓缓退下。

他知道皇帝陛下说的证物是什么,也不外乎是几张银票,和未曾用完的堕胎药物罢了。

虽不知皇帝陛下要这些东西做何,可元福知道,在陛下身边伺候着,有些时候无知才能更长命。

片刻后,元福端着盘子上来,躬身将东西呈于案头。

“退下吧。”皇帝吩咐,声音低沉,似乎心情不爽。

元福不敢耽搁,忙退下,在掩上殿门的那刻,听皇帝嗓音低沉,似带了些沙哑:“朕有些倦怠,便歇息了。”

“是。”元福应着,他知道,陛下是想独自安静会儿了。

殿中,皇帝又坐了许久,抬头看看,天色有些昏暗,他才有些艰涩地活动下身子,一阵唉声叹气:“年纪到底大了,身体不如往年啊……”

只是这样想着,他心中的犹豫更坚定了些。

这个孩子不能要。

他撑了撑酸痛后腰,抚着肚腹,宽大龙袍下,那圆润隆起,似乎比太后更大许多。

是的,皇帝肚里怀了孩子,双胎。

如今已是五个月了。

楼主 苄亽卅  发布于 2019-09-27 21:53:00 +0800 CST  
皇帝终于不再犹豫,掀开盘子上盖着的明黄色帕子,看到那明显没剩多少的堕胎药皱皱眉毛。

这么少?!

他肚里胎儿已经五个月,似乎这胎坐的还甚是稳当,不知还能不能堕的下来?

不是没想找御医开副药,到最后把所有知情人都处死也没甚大不了的,只怕万一不慎走漏风声,让太子知道,又会是一番波折。

皇帝拿起所剩不多的堕胎药,打开就要往口中倒去,他又突然想起刚才太后那濒死挣扎哀嚎的样子。

皇帝不由打了个冷战,手顿住了。

不得不说,他有些害怕了。

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门外有嘈杂声音传来:“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您不能过去!”

还有太子虚弱却坚定的声音:“孤还不能见父皇了不成?闪开!”

皇帝不再犹豫,利落地把剩下的药倒在口中,又端起一盏茶冲服下去。

只是这阵功夫,太子已经到了殿门口,轻叩响殿门:“父皇?儿臣见您今晚未曾用膳,已经令人端来了。”

“下去吧。”皇帝声音压抑,“朕胃口不好,今晚就算了。”

“父皇!”太子却不顾,直接推开殿门,看到皇帝正端着一盏茶饮着,才松口气,亲昵笑着,“父皇~您好歹吃上几口?难不成还真是为了太后肚里孽胎伤神不成?”

突然听太子爷把这般隐秘的消息大大咧咧,当着皇上的面直接说了出来,宫人门哗啦啦跪了一地,冷汗直流。

陛下宠爱太子,自不会怪罪什么,可是他们听了这些,怕是命不久矣!

皇帝还不答话,就见太子笑容不变,口中又道出更要命的消息:“难不成,父皇还真是心疼自己龙种不成?”

“放肆!”皇帝面色突然变了,一甩手,桌上东西稀里哗啦碎了一地。

一众宫人噤若寒蝉,而太子仍笑地蛮不在乎:“哦?父皇忘了,曾答应过儿臣什么吗?”

皇帝脸色阴沉,怒道:“把太子给朕压下去!明天选秀之前,不许出东宫一步!”

他环视一周,见此处跪地的,都是心腹,暂时熄了灭口心思,却仍冷冷道:“管好你们的嘴!”

“滚!”

太子被一众侍卫压走,在即将走出殿门时,他又突然回头,低声问:“父皇将儿臣真心至于何地?”

“滚!”

回答他的,是身后桌椅板凳被踹到地上的狼藉声。

太子自嘲笑笑,他知道父皇会生气,可是……明天他就要选秀,选一个他不爱的女人作为他的太子妃。

他……不甘心!

他也不知何时对父皇起了龌龊心思,可父后死去的时候,他无法隐藏住心中的欣喜——那个占据父皇全部心绪的人终于死了!

装着悲痛的样子,他骗着父皇答应他,日后,宫中不再生出皇子。

他费尽心机,让父皇爱屋及乌,将所有的视线转移到他这里。

可是,父皇却让他成婚!!让他娶另外的女人!!

楼主 苄亽卅  发布于 2019-09-27 23:04:00 +0800 CST  
他突然失去理智,表白心意……并且……他……qiangle父皇!

便再不能挽回。

就这样了吧。

太子脚步从容,笑的越来越肆意,心却一片冰凉。

明天,父皇会为他指了太子妃。

楼主 苄亽卅  发布于 2019-09-27 23:05:00 +0800 CST  
殿内,宫人已经利落地收拾完,一切锃然如新。

皇帝不安地踱着步,时不时托着肚腹停住,上下抚摸几下,又撑着腰走动。

他心情有些烦闷,也觉得腹中不适起来。

“来了?”他喃喃自语,捂着有些疼痛的肚腹挪到恭桶处,半天又没了声息。

想必是药太少了。

他一边焦躁,一边又忍不住胆怯,捂着肚腹坐在恭桶上半天,似乎腹中疼痛又渐渐平息。

要是堕不下来,却怎生是好?

皇帝盘算着,是否要趁着夜色让暗卫绑个御医再开一副药方了。

“嘶……”腹中又疼痛骤起。

楼主 苄亽卅  发布于 2019-09-27 23:06:00 +0800 CST  
艰难,没写啥,又被吞了…

楼主 苄亽卅  发布于 2019-09-28 08:54:00 +0800 CST  
妈哒!连着吞了三次,哪我就跳过去不发了

楼主 苄亽卅  发布于 2019-09-28 09:00:00 +0800 CST  
算了算了,放弃放弃

楼主 苄亽卅  发布于 2019-09-28 09:01:00 +0800 CST  
被吞剧情:要吃少了,皇帝肚子疼了一晚上也没流产

楼主 苄亽卅  发布于 2019-09-28 14:57:00 +0800 CST  
皇帝脸色阴沉,只以为这堕胎药效力过去,却白白让他疼痛许久!

却不料,刚刚挪回龙榻,还没睡着,便又觉腹中疼痛骤起!

这样开回几次,只痛的皇帝面色苍白,汗出如浆,两股都在打颤,再不能站起,那腹中只是疼!

顿顿地疼,闷闷地疼,又时而绞痛至极。

他已不知几次挺腹用力,可肚腹只是干疼着,腹中胎儿半点堕下的意思都没有。

皇帝气闷,只想让暗卫直接去拎个太医过来,一副药下去完事。但看看窗外天色,大半夜已经过去,要是现在吃了药,不知何时能堕下胎儿,明日一早,为太子选妃怕是要耽误了。

几番思绪,皇帝又捂着仍是闷痛地肚子迷迷瞪瞪地睡去。

楼主 苄亽卅  发布于 2019-09-28 14:57:00 +0800 CST  
又被吞了?

楼主 苄亽卅  发布于 2019-09-28 15:51:00 +0800 CST  
我的妈呦

楼主 苄亽卅  发布于 2019-09-28 15:51:00 +0800 CST  
东方才露出些朦胧的亮光,元福便准时扣响了殿门:“陛下,今日太子选妃,时间已不早了。”

皇帝zt了一晚上,如今似睡非睡,脑子昏昏沉沉。

“进。”他呻吟了整整一晚,嗓音已经沙哑。

元福虽听说不对,却不敢多问,恭恭敬敬的捧着朝服进来。

皇帝正要起身,突然捧腹,发出急促痛呼:“呃!”

他露出痛楚,一手急促的揉抚着膨隆的肚子。

“陛下?”元福担忧搀扶住他,觉得手下身体隐隐颤抖,忧心问:“陛下可是身体不适?”

皇帝蹙着眉,喘息了片刻,才哑着声音道:“无妨……昨儿吃坏了肚子,腹中绞疼的紧!”

吃坏了肚子?

元福却是不信的。皇帝昨儿午时还好好的,晚上虽没进饮食,却没有一点腹痛的征兆,又怎么可能一晚上成了这般样子?

元福却没拆穿。

楼主 苄亽卅  发布于 2019-09-28 15:54:00 +0800 CST  
那是两三个月前的某一天,皇帝突感不适,恶心呕吐,元福曾进言招个太医,皇帝本是应了,却不知突然想到什么,脸色一变,只说肠胃不适,开些强健胃脾的丸药就好。

却不料恶心干呕竟持续一个多月,皇帝一度瘦削许多,便是这两个月才养得丰腴,小肚腩都遮掩不住了。

只是元福怎么也想不到,皇帝陛下原是坐了胎。

如果这样……皇帝陛下腹中胎儿是……太子!!

元福倒抽一口凉气,把一切都死死压在心底。

元福本无意去探究许多,可是不经意间,缺发现他昨日送来的“证物”,只有几张银票还在那里。

所以……陛下他吃了那药?!

元福公公心中浮上与皇帝昨日一样的担忧——那点分量,不知能不能d地下去?

看陛下样子,怕是已经苦挨了一晚上。

楼主 苄亽卅  发布于 2019-09-28 15:57:00 +0800 CST  
皇帝尚且不知,这位服侍他三十几年的老太监已经把一切都猜了出来,他还以为自己瞒住,捧着肚子“哎呦呦”叫唤着:“肚疼!这会儿疼的紧!朕怕是要泄肚!”

“可要请了太医?”元福故意问道。他知道,皇帝定是万万不肯的。

果然,皇帝表情一瞬间有些狰狞,又捂住动弹不休的肚腹,唉声道:“无妨,泄出这些东西就好了。”

元福瞅着,皇帝肚型仍然坚挺饱满,一时半会儿绝对是出不来的,也就只是白白绞疼罢了。可他什么都不能说。

果然,皇帝在恭桶上折腾许久,疼地坐都坐不住,却是什么都没下来。

元福怕皇帝起疑,故意用担忧的声音问:“陛下腹中可是秘结许久?可需要用些清肠的丸药?”

皇帝果然顺着他的话道:“不用,太子选秀要紧,朕腹中秘结许久,肠子里硬的厉害,一时片刻也是下不来的。”

楼主 苄亽卅  发布于 2019-09-28 15:58:00 +0800 CST  
分开发,吞楼不补,就这吧

楼主 苄亽卅  发布于 2019-09-28 15:58:00 +0800 CST  
皇帝示意元福扶他起来,为他整理好龙袍,腹中虽是仍旧绞疼,但疼了这一晚上,皇帝也就没这么在意了。

他坐上御辇,一路仍不住揉着肚腹,唉声不断。

等元福扶着皇帝过来时,所有人都已经到期,皇帝虽是来晚了些,但没谁敢多问一句。

只有太子,有些担忧地看着皇帝面色苍白、脚步虚浮的样子。

莫不是病了?所以昨天才懒怠进食。却不知是否病的严重……

太子的心一下拧紧。

但转念一想,这人病成这个样子,仍不忘给他选秀指妃,便狠狠心,咬咬唇,再不肯看向皇帝。

皇帝由元福掺着,到首座坐了,坐下去的一瞬,嘴唇似是抿了抿,而后便双手拢在宽大衣袖中,搁在腹部位置。

元福弯腰在皇帝耳边低声问:“可用加个垫子?”

陛下腹中胎儿已大,此时dt必然难忍。

楼主 苄亽卅  发布于 2019-09-28 16:30:00 +0800 CST  

楼主:苄亽卅

字数:10833

发表时间:2019-09-22 08:2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10-21 10:38:16 +0800 CST

评论数:26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