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清新】良人归 bg 瘫痪男主:宋言女主:孟一一时代:现代

【小清新】良人归 bg 瘫痪

男主:宋言
女主:孟一一
时代:现代
结局:ing

楼主 暖小壶  发布于 2018-04-10 23:29:00 +0800 CST  
吾自任之良人托…
交与素帕…
倾以实语…
盼与同守一木一花四季轮回…
待尔予青丝褪尽…
定还可相看俩情投…

楼主 暖小壶  发布于 2018-04-10 23:30:00 +0800 CST  
很遗憾…
我是在手机上知道你结婚的…
这算是个特别的日子…
终究我们曾是最亲密的人…
当然…
无论是精神…
还是肉体上…


你结婚的时候…
我们认识了九年…
而我结婚的时候…
我们才认识了八年…
无论分开时我有多么狼狈…
不过这件事上…
我赢了…

故事开始吧…

楼主 暖小壶  发布于 2018-04-10 23:32:00 +0800 CST  
“晚上想吃什么?”
徐先生,我老公,头顶着24孝老公的头衔,又在他坚持不懈的努力下给这个头衔镀了金,画了彩。
吴先生在求婚的时候说,“一一,我想你嫁给我,我也不知道我能给你什么,给你多少,可我就是想把你放在身边,这样看着你,守着你,疼爱你,就是…总之…把你留在谁身边我都不放心,一一,嫁给我,好不好?”

楼主 暖小壶  发布于 2018-04-18 15:46:00 +0800 CST  
徐先生的下班时间很准时,我走到约好的地方时刚好看到他拉上手刹,随手勾到手机,我小跑过去,边打开车门边说道。
“晚上去吃烤肉吧。”
“一一你终于放弃减肥了?谢天谢地,这是不是代表我也可以一起解禁了?”
“嗯嗯,解禁了解禁了,今天可以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可说好,别自己把自己喝趴,我可不管你!”
“哈哈哈哈,肉管够就好啦,吃完晚饭天就黑下来了,还是我来开车。”
“我就说吧,偶尔不按着医嘱也是可以的,一一你就是太听话了…… ……”

一路上徐先生都在说话,也许是因为被“释放”的嘴巴申诉,终究能因为我的固执而唯命是从的男人,让这个年纪的我踏实的只想靠着,就这么靠着,我想要的不多,计较的也不多,你给的那些,我根本不需要。

楼主 暖小壶  发布于 2018-04-18 18:10:00 +0800 CST  
他好像瘦了很多,还是白白的衣角,映着脸色更加净透,好像“老了”些,怎么有点谢顶的倾向呢,哦,对呢,你爸爸就是这样,你看,你叨叨了那么多次,还是中招了吧。
你看,你还是后悔了吧。
你看,你还是觉得我是这世上对你最好的人吧。

一一想,一定是肉吃多了,阻碍了大脑接受身体发出的要睡觉的请求,没困意,就自我催眠,睡觉,睡觉,睡觉……

楼主 暖小壶  发布于 2018-04-18 18:12:00 +0800 CST  
“一一姐,明天见喽,数据我10点前一定发到你邮箱里。”
“嗯,好的,辛苦了。”

不太好过的一天,满满泱泱的账单,算着算着耐心指标就开始蹭蹭上涨,一一早就过了当一个毛躁小姑娘岁数,只是……

“那你的意思是,孩子又不要了?”
“不是不要,是……”
“是什么?折腾了一通,发现还是两个人好?还是因为外派,没有办法要?我说……你家徐先生是不是不行呀?”
“去去去,谁不行呀,我就是觉得事情太多,孩子这种事还是准备妥当,身心都相对轻松的时候再去考虑。”
“考虑?还考虑?你考虑个啥?你一定是要变心。你说,你家徐先生知道你不要孩子啥反应。”
“……他说,都行。不过我看出来他不开心。”
“你呀,你自己说,要谁谁会兴高采烈的回答“好呀,可以呀一一,反正我们结婚5年了,我可以再等你5年,到时我们生不来,就去造一个,造不出来就去领养一个”孟一一,你到底在考虑什么?”

楼主 暖小壶  发布于 2018-04-18 19:24:00 +0800 CST  
外派的工作很轻松,夸大其词的艰巨,一一深知是有人而为之,不过一一不太感冒,生活不易,何必事事争抢,针针计较。
那天和小姑姑见完面后,小姑姑的电话每天按点按时的准时响起,话说是关心我这个被外派到远离家乡2小时车程而住在宾馆的大侄女的温饱和人身安全,可每个周末还要把我约出来,耳提面命的度过,一一的确头疼的厉害。
拿着已经发热的手机,终于可以让屏幕暗下来,洗完澡后躺在床上的一一开始想。
我在考虑什么?
徐先生很好,当然也会是个好爸爸,耐心,细心,包容心,这个不尴不尬的年纪。刚结婚的时候,徐先生和一一在孩子的问题上面相对是统一的,徐先生觉得一一刚刚开始小家庭的实践生活,需要适应对方的生活习惯,例如,徐先生偷用一一的牙刷,就让一一费解不已,而一一觉得,婚后的生活氛围很特别,这里相对于出嫁前,好像变的开始有了更多的自主权,凌晨两点的烧烤摊和周五晚上的机场,都让一一觉得,放肆的人生才刚刚开始。结婚三周年的时候徐先生同一一开始讨论要宝宝的问题,一一觉得生活是要开始新的阶段了,没有犹豫,点头同意,备yun半年后,徐先生和一一迎来了10次失败,拿着第十一个月的验yun棒,一一同徐先生说。
“要不去看看医生?”
“嗯,明天咱俩一起去。”
检查的当天徐先生和一一被哪里都满满的大队伍搞的精疲力竭,还好结果都没什么大问题,一一随后又去了朋友介绍的中医诊所,之后徐先生开始了西医医嘱的减肥,忌口,一一要每周去中医诊所拿回一袋袋苦药,和陪徐先生一起忌口的日子。
考虑,只是当时脑袋有一丢丢的乱,只是那段时间工作太过忙了,只是随口…一说。

楼主 暖小壶  发布于 2018-04-19 14:45:00 +0800 CST  
“一一姐,这里没有茶了,喝别的吧!”
“水就好,矿泉水。”
好像回到上大学的时候,每周五都要挤上熙熙攘攘的列车,没有了学生时期的厌烦,提不上回味,可感觉不差,虽然徐先生每次都会叮嘱,一定要在宾馆等他来接,可下了列车再出租到他的单位门口等他一起下班,这样运用的时间才算最合理,当然也最环保。

“一一姐,你认识那个帅哥哥?”
“嗯,认识,老同学。”
“你看你外派到这里多好,还能碰到老同学,姐,你留下来吧,我们好舍不得你回去呀。”
“你们甩了那么大的摊子,我还没给你都收拾干净,我能逃到哪里去,你们这帮小猴子,别琢磨些没用的,都要认真工作,知道么?”
“姐,别生气别生气,息怒呀!”
“姐,你的的那个同学什么……”
徐先生的午间签到电话很准时,我对同事点头并用手指指了下手机,同事神会的颔首,拿着午饭就上了电梯。
吃了没,吃了什么,今天可以休息时间长些么,一一回答完徐先生,徐先生也一并报备了他晚上要与同事聚餐的事情,晚上到家后会微信给我。
挂断电话,一一走向安全通道。那里比大厅的温度低很多,一一觉得,她现在需要一段相对长一点的上楼时间,和一个可以让自己稍微冷却下来的空间。

楼主 暖小壶  发布于 2018-04-19 17:17:00 +0800 CST  
苍凉掘了心门里的根基…
冠汝姓氏…赏尔白雪…
也要经得起白玫瑰变成了…
一碗一碗的白饭…

楼主 暖小壶  发布于 2018-04-19 18:43:00 +0800 CST  
刚刚站在收银台前,同事拿着午饭和水迎着走过来,确认好食物的份数,转身准备把购物筐放在台子上。
篮球场,相同的队服,不停的走位,晃动的身体,橘色的球跳来跳去,开完学生会例会赶忙跑来的一一,第一刻就看到宋言,太阳的光是橙色的,和身上的队服相同的颜色,是呀,不管多嘈杂的环境,人海,密密麻麻的背影,我都会一眼认出你。
宋言坐在收银台后面,收钱的时候并没有抬头,递出硬币时,嘴上呢喃。
“不好意思,没有纸币了。”
一一没搭腔,伸出手去接,硬币落在手掌,宋言愣住3秒,抬起头时眼里的东西,让人一时便认不清。
愈合后的伤疤,这应该是宋言第一次见到,那条斜纹刚映眼,身体就开始颤栗的下滑,宋言觉得自己太过妄想了,忙握住扶手把身子坐正,抬头看到一一,却又瞬间呆住了。
一一想,遇到好的或是坏的,只管是突如其来的一切人和事,宋言都要以这副呆若木鸡的样子来第一时间迎接,不过一一觉得,现在的宋言还是不再一样,他终于可以把这种表情从10秒缩短到3秒了。

楼主 暖小壶  发布于 2018-04-20 23:08:00 +0800 CST  
走出安全通道,热感就瞬间霸占了身体,空气都是燥的,思绪也随之换了频道,看向正在拼命摇晃着一把上面画满起司猫折叠扇的前台小妹。
“空调没修好?”
“是呀,孟姐,说是今天估计修不完。”
一一想,今天又可以减肥了,走向办公室,桌子上放着午饭和身上布满汗珠的水,喝了一大口,觉得靠住椅背,双手叠着放在头后。
宋言,又回到这里了。
宋言,怎么回到这里?
宋言不能再出现了。
一一讨厌这种感觉,就像是一直被期待的电影,经历了多次撤档之后终于又能上映,排到了很好的位置,用心化了妆,穿好了裙子,出门的一刻,却被别人不得已的事情,要被迫取消。
和徐先生这种合拍又让人觉得安全的生活,让一一餍足,无悲无喜的日子,让她不敢欲罢。
宋言,你别再出现了。

楼主 暖小壶  发布于 2018-04-21 10:54:00 +0800 CST  
纠错…“不自觉的靠住椅背”

楼主 暖小壶  发布于 2018-04-21 11:27:00 +0800 CST  
夏半阴气始,雨水终于给努力工作了一整个夏天的太阳公公怠工的机会,揉着太阳穴边走出公司大门的一一想,好吧,老天给福利,加班不头疼,嗯,我不头疼。
“那你周末也要好好吃饭,明天我去找你,你想吃什么?桂花糕,雪媚娘,还有什么想吃的么?”
“顺利的话,明天就能完成了,我下午就回去了,你折腾什么,要是早的话,我们明天晚上去四爷爷家吃饭,你去车站等我就好,记得拿着橱柜下面那两瓶酒。”
四爷爷念叨一一有段时间了,上次小姑姑来送东西,一下了车就开始抱怨“大老远非要送这几个包子,还要费尽唇舌的劝你四爷爷下车,他非说要看看你,看见他做的包子高不高兴,说了好半天,最后告诉他,你这里忙的一塌糊涂,才下了车。”明天带着给他老人家留的那两瓶酒,好好陪陪他,听他喝到美美时唱的那几句戏词。
然后周日我要睡一个大懒觉,大的,一一觉得她要好好利用周末补补觉了,这床还是熟悉不过来,每晚都要醒上两三次然后转天又要不得已的用咖啡帮助头脑欺负胃,大的,我要大懒觉,还要徐先生的猪肝粥……

楼主 暖小壶  发布于 2018-04-22 11:33:00 +0800 CST  
“喂?”
入眼的黑色被楼下的路灯从正中间渲染开,一一惦念的粥香在梦里也没能出现,翻身打开台灯,身体的酥痛让人不想再挪动,错过了晚饭,一一不敢再去吃退烧药,估摸再睡一觉,明早就能好了吧,明天还是要徐先生来接吧。一一摸索着拿起手机,给徐先生发完微信,又昏睡过去。
噔噔蹬的头疼,让摆正身体的一一想把全身的不舒爽和莫名委屈的情绪全都发在这个在门外敲个不停的人头上。
“一一姐,我给你……送点饭。”
小姑娘被一一怨气颇深的眼神怼着,有点慌,真不应该心软,湿漉漉的跑来一趟,本应该坐在ktv包间的大沙发上狂吼着呢。
“哦,谢谢了。”
“一一姐,很严重么?”
这样没有气力的一一姐真可爱,嗯嗯,就是嘛,生病就该这样,刚才的戾气是假象,假象。
“没什么事,睡一觉就好,你快回去吧,他们都等你呢!?”
“没,我们去便利店买水,韩姐给你打完电话,说你病了,我就代表大家来送温暖了,他们去‘锦城’等我了。”
今天约好要聚餐的,白天被断断续续的头疼扰到的一一,本是打算下班后回来洗个澡缓解下,就忽变成病号了。
“那我走喽,塑料袋里有退烧药,一一姐好好休息。”
锁好门,拎着袋子走到桌前,一一先从饮水机里接了杯水,一口气灌进烫热的身体,召回智商的一一想,小姑娘还是不错滴,还有买退烧药。可等一一打开餐盒发现自己还是看偏了,肉包子,看着破了口子的面皮下的肉馅,一一断定,这个时刻,在这个世上任何的食物都比肉包子好吃,而且是好吃一万倍。
“一一姐,一一姐。”
一一吓了一跳,心里默默的抱怨也能被发现,这是循着从房门缝隙飘散出去的怨气,又杀回来报复了。
“喏,白粥,一一姐,包子吃不下,就喝点粥吧!”
“谢……”
谢谢。耽误姑娘太多时间了。
不再去推断别人的品行,因为,一一无暇顾及,因为,一一饿了。

楼主 暖小壶  发布于 2018-04-22 13:56:00 +0800 CST  
“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亡一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且听军情报如何。”
“丫头,四爷爷唱的好不好?你要常来呀,四爷爷都这个岁数了,再活上10年,一年来上两次,咱爷俩也就再能见上20次了。”

“你四爷一喝多,就伤春感秋的,一一你别跟着他瞎琢磨。”
小姑姑送我们出门,看我眼睛还红着,一边看着徐先生一边叮嘱,我和徐先生都在点头。小姑姑随口说要明天一起去spa,发烧刚好的我没忘记计划的懒觉,就和小姑姑约到了下周。
回到家,徐先生先去洗澡,我抱着蜂蜜水坐在沙发上想着四爷爷刚刚说的话,是不是到了暮年,每件事,每个人,每样东西,都会不自觉的给它们标记上数字,这是同生命捆绑着的本能,倒数的量词预示着一切都会归结为零。

楼主 暖小壶  发布于 2018-04-22 14:37:00 +0800 CST  
依仗着生病要多休息的理由,徐先生在工作日的早上送一一回到了公司。一整个周末都面露踌躇的徐先生,让一一很费解。
“这边的工作还要多久结束?”
昨天不是刚问过么,失忆了?
“不会太久,等这边的同事做完这次报表,验收合格,就可以回去了。”
“在这边遇到熟人没?”
“?”
“你大学不是在这边上的么,没遇到同学老师什么的?”
“没有。”
一一觉得徐先生是对每周5天的分居生活开始抵触了,要加力‘鞭策’这帮小朋友了,一一也讨厌死临住房里的那张床了。嗯嗯

楼主 暖小壶  发布于 2018-04-22 18:22:00 +0800 CST  
最后的“嗯嗯”,是乱入的。

楼主 暖小壶  发布于 2018-04-22 18:24:00 +0800 CST  
确认好周五列车到站的时间,徐先生就赶回去上班了,一一看着电梯楼显正出神。
“一一,身体好了吗?”
别过头,就看到韩姐收敛了脚步走到了身侧。韩姐的老公是别公司的高层,人算不上精致,可款款限量的新品傍身也显得不平易,性情却是随气,让人接触起来也不会费神。
和韩姐一同走进会议室,可能是因为周末都休息的很充盈,大伙对接下来的工作布置都有条不紊的开始准备。
“梵梵,一会儿把小夏的工作分配传到她的邮箱,如果有不清楚的地方,你们再给她讲一下……还有,给她打个电话,家里的事处理完了再过来。”
早上在电梯里韩姐告诉一一,小夏因为家人生病,所以要晚来一会。对于这种事,一一一向不太在意的,其一,所有人都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道理,其二觉得没人愿意用家人的身体打幌子。
午休,不喜公司食堂的饭菜,走到楼下的便利店准备买些关东煮的一一,恰巧看到拿着保温桶的小夏从店里走出来。
“一一姐……”
“什么时候回来的,家里的事情弄好了。”这秋天的老虎还是凶猛的狠,小姑娘估计是用跑的,不至于大喘嘘嘘,可红樱桃一样的小脸也让人有点心疼。
“9点半到的,没什么事一一姐,工作安排他们都和我说了。”
“早会说的很详细,有不明白的地方来问我也可以,你拿着保温桶…干嘛?”
“嗯…中午要去送趟饭,我也不会做,只好从这里买些粥。我午休结束前一定回来。”
“不急不急,晚点没关系。”
“很近的,不会晚的,一一姐,我走喽!”
……
“一一姐,呼呼……我下午不能和你一起去看房了,还要去送饭。”

楼主 暖小壶  发布于 2018-04-24 13:55:00 +0800 CST  
一一受够了宾馆里的那张软绵绵的床垫,前些天中介帮忙找到了公司附近的一所民宅,用笔记下地址时,小夏姑娘恰巧在身边,姑娘告诉一一刚好有亲戚住在那所小区,就主动要求陪着她去看看,一一也乐得其所。
下班后,向同事打听好大概的方向,到了约定地点就看到了中介的小王已经在等她了。离公司有15分钟的脚程,是一件小型的复式,提不上什么风格,家具很少,一一还是很满意,因为一到两个月的租期,房主能同意,就很庆幸了。

“一一,窗户晚上一定要记得锁,电源,灶台,防盗门,睡觉前也都要检查好!”
周末,徐先生来帮忙收拾房间,把不多的行李大概规整好,一一就躺在徐先生从家里带来的被子上,红白格的罩子上面有太阳的气味,目光清亮的看着把牛奶和速冻馄饨放进冰箱的徐先生。一一觉得很好,就是这样的感觉,不管是不是最初设想的,现在都已经是最好的了。
“粥我也放进冰箱了,明天如果起的早就热热喝,最晚明天当作晚饭,剩下的就要扔掉了,知道么?”
“晚上出去吃?”
“稳个小居,出去吃,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么?”
徐先生喜肉,最后决定到公司附近一家不错的传统火锅馆解决晚饭。简单的洗漱干净后出发,锁门的时候徐先生发现门舌有些不顺畅,还好徐先生在准备煮馄饨佐料的时候带了些香油,勉强用上。
时间难免耽误了久些,天也已经暗了下来,兴许的是搬家的原因,一一觉得有点疲累,心思也隐隐的提不起来。

我依旧能一眼认出你,就算你从弱冠英姿换成了现在伶仃单薄的背影,我为什么还要认得你,为什么,宋言。

楼主 暖小壶  发布于 2018-04-24 23:25:00 +0800 CST  

楼主:暖小壶

字数:19663

发表时间:2018-04-11 07:2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9-24 13:08:14 +0800 CST

评论数:12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