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清新】君心能否似我心 BG HE 双男主 脑损

男主:秦夜 秦绪
女主:李拾忆
时代:现代
结局:He
过程有虐有甜……

楼主 不为人知的黑  发布于 2017-05-05 22:52:00 +0800 CST  
【一】
“你这是要做什么?”秦绪将我从病房里拉了出来。
“小拾,别再刺激小夜了,好吗?”秦绪一脸严肃地对我说,这是这些年来惯有对我的样子。
“我又对他做了什么?”
“你知不知道那天你走了之后,小夜痉挛发作得有多厉害,闹得有多狼狈!第二天出去一趟回来之后就发起了高烧,一直到现在人还是迷糊!他真的经不住你再这样对他……”秦绪带了一丝怒意,竟令他苍白惯了的脸也浮上了一层血色。
“你可不可以也对我好一点?”我紧盯他的双眼,带有一颗泪痣的眼眶中也涨起了泪水。“为你们秦家传宗接代我早已经做到了,现在能够放了我吗?”
他同样也看着我,面对我的发问他一个字也说不出。
我的声音引来了值班的护士,虽然这里是高级病房,但终究还是要保持安静的。
他伸手从西装内侧掏出一个卡包,从中拿出了一张签着“拾”字的券:“好好进去陪着小夜,直到他完全恢复到五天前的样子。”
我看着他从西装内来拿出券,我还有点高兴,可是他说的话为什么那么刺耳!看着他修长苍白的手中的券,不忍问道:“你真的……要这样用掉……这张券?”
我的泪将流不流,尤其在左眼角下方一颗泪痣地点缀下,显得极其隐忍,楚楚可怜。
“不算数了?”一句话铿锵有力。
“算,当然算!”一滴泪终于落下,却被我一挥手擦得连痕迹也不剩。
那张券是当初他生日我送的生日礼物。因为毫无准备,所以随手撕了张纸,签上“拾”表明是我送的。当时我眨着带有一颗泪痣的左眼角,俏皮地对他说:“这张券可以要我做任何事,一次即废,好好珍惜呦!”他微微上扬的嘴角,透露出满意的心思:“这样太不公平了,不如你给我一次,我还你一次,就当是我给你的生日礼物了。好好珍惜呦!”同一天生日的我们都甜蜜地笑了……
有两份生日礼物我一直都铭刻在心,这便是其中之一。碰巧!另一份也是他送给我的——结婚证,持证人不是我和他。
好好珍惜?这种话只有像你李拾忆这种傻瓜才会相信吧!
我从他曾带给我温暖的手中抽过券,一边自嘲一边进入了温暖的病房坐到床边。做事负责,算是我身上最大的优点了,否则我也不会当了病床上这个瘫子八年的妻子……

楼主 不为人知的黑  发布于 2017-05-05 22:53:00 +0800 CST  
【二】
我打了两盆热水,给秦夜简单地擦洗了一遍,毕竟他还在生病,仔细擦洗反而不好。又将两块毛巾卷好,各放入他十指蜷缩的手心。他虽然从小就这样,但一直很爱干净。即使自己连涎水都不能控制,也一直坚持仪表整洁,我也随他折腾。这么多年,都成了习惯。
一开始我还坐着,渐渐地困意就像潮水般涌来。我轻轻地掀开被子的一角,慢慢地就睡着了。
说来也神奇,第二天早上我一睁眼就看见秦夜醒了——呆呆地看着医院雪白的吊顶。我特别高兴,太好了!照这速度下去,我没两天就能恢复自由身了!要知道平常他生个小病都得拖个把月。我翻身而起,洗漱一番出来之后发现他还是呆呆地望着吊顶。
略微感到一丝不对,我走到他眼前:
“你没事吧?”
他眼里好像根本没有我这个人,还是一动不动地望着天板,除了微微抽动的嘴角和缓慢流出的涎水……
“李拾忆,你一定是脑子坏了!竟然还去管他!这种讨嫌的人死了是最好!”我气不打一处来,心里话竟然就这样脱口而出!
我愧疚地看向他,毕竟这么多年我也没有说过这么重的话,今天一定是被气糊涂了。
我偷瞄了一眼,他还是像没事人一样,仿佛处于一个平行空间,看不见我,也听不到我。
他之前从来不这样对我!从来不会不理我!从来没有!
我气得把准备给他擦口水的帕子用力地扔到他的脸上,帕子在口水的浸染下,紧紧捂住了他的口鼻。我急忙上前,想赶紧将帕子拿下,他呼吸向来不好,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突然!两声响起——
“爸!”

楼主 不为人知的黑  发布于 2017-05-09 21:38:00 +0800 CST  
【三】
“滚开!怎么会有你这么恶毒的女人!想害死我爸,是不是!”
烈歌一把推开我,十四五岁的少年已经有些气力了,我差点就要跌倒在地上。
烈歌赶忙将妨碍他呼吸的手帕扔到一旁,又微微把他扶起,用力拍了拍后背,给他顺了顺气,再缓缓放了回去。嫩歌熟练地将床边的呼吸机打开把呼吸罩牢牢地给他戴好,再轻拍他的手背以安抚他的情绪……
秦夜除了呼吸稍重,其他似乎没什么事,还是那副瘫软无力的样子。他的双眼紧闭,不理世事的样子……
以往这种时刻,他都会训斥烈歌为我撑腰的!
我眼睛一红,眼泪漫过泪痣顺势涌出,转身跑出病房。
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为什么?都要这么对我?
秦绪,为什么八年前你要骗我,让我失去一生的幸福?秦夜,为什么你不放我离开,现在又对我不理不睬?秦烈歌,为什么总那么对我,我是你的亲生母亲啊!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我才是最大的受害者,为什么你们都要这么对我……

楼主 不为人知的黑  发布于 2017-05-09 22:47:00 +0800 CST  
【四】
我一口气跑上了医院天台,挨着边坐下,双手撑在水泥地上,泪水止不住地流,心中还在翻波涌浪……

身后传来一阵小洋鞋踏地的声音——
“妈,你没事吧?”
“我没事,他……你爸……现在怎么样了?”我收了收哭腔,拾起一个做母亲的样子。
“爸已经睡了,妈你放心,爸什么事也没有。”
也不知道嫩歌说的是真是假,这丫头最会教人省心。
“妈,我们回去吧。爸爸肯定想一醒来就看到你,上回他醒来的时候你还没出门,你走的时候还对爸说了声‘再见’,爸兴奋地念叨了一天。”
上回是什么时候,我怎么什么印象也没有。
每天天刚亮就出门,晚上到他快睡的时候才回来打个照面,给孩子们看一下功课,帮他洗漱一下,就匆匆关灯睡觉了——我不想见到他——秦夜。
“……”
“妈妈,你别怪哥,他也是担心爸爸。 ”
我抹了把泪,转过头,拉起了嫩歌的比我小不了多少的手。
“嫩歌,你真好,先回去吧,我还想一个人待一会。”
“嗯……”嫩歌走了两步又转过头来,犹犹豫豫地说,“妈妈,今天……你和爸爸……发生了什么吗?五天前是——”
“嫩歌,你先回去陪着爸爸。”这声音,是秦绪!他怎么来这了?也是来指责我的吗?
“好的,大伯。”嫩歌走到门前又停了下来冲我一笑,“妈妈,我先替你陪着爸爸,你待会就要来接我的班,要快一点噢!”
我硬是挤出了个微笑给嫩歌,对于这个家中唯一一直给我温暖的人我自然加倍珍惜。
秦绪低头朝我伸出了他的手,正如我们初见一般:
“小拾,跟我走。”
我抬眼吃惊伴喜地看向他,什么叫——跟他走?

楼主 不为人知的黑  发布于 2017-05-10 22:37:00 +0800 CST  
就没有人心疼我们家小夜吗

楼主 不为人知的黑  发布于 2017-05-10 22:38:00 +0800 CST  
【五】
我高二的时候,还整天流连酒吧,白天上课补觉,晚自习从来不上,夜夜泡在酒吧喝酒,反正老家伙不管我,偶尔兴致高了还会上台唱几句,最喜欢《如果爱忘了》,这首歌如今是多么应景。
有次喝多了,下台时,一下就摔到地上,我醉醺之间就看见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朝我伸来,我抬手扶上,借力站起。那个人就是秦绪——二十二岁的阳光活力的秦绪——我最最深爱的秦绪!
此后我每次唱歌他必来捧场,我为了能多见到他就经常上台。后来我们慢慢……
现在他又要我“跟他走”?我情不自禁地将手搭了上去,心中尽管明了他带我远走高飞只可能是泡沫一般的幻想,还是抑制不住心中的憧憧期待。
秦绪开车带我回了沁园,那是这八年来我的栖身之地,也是他们秦家人的家,不是我的,因为秦绪不在这。
“为什么带我来这?”
下车之后,他一路走得很快,我一直凝视着他的脸,阳光撒在他脸上真是好看。他比我高了不少,几乎是两个头,所以每每总是仰视他,崇拜他……我很享受此时此刻,因为他又拉着我的手在阳光下奔跑,好似当初……
我的高三,在他的督促指导下,还是中规中矩的过了。秦绪发现了我对珠宝的兴趣,就替我填了本地一所大学,当时珠宝鉴定师还没有“走红”,我也就勉强考上了……
大学时,在没有课的早上,他就经常陪我晨跑,因为他也很忙,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所以记忆中最甜蜜的画面就是暖暖的晨阳下暧昧暖暖的我们手牵着手朝着同一个终点奋力奔跑……
秦绪一路不说话,只是紧紧地攥着我的手,我也不愿再打破这难能可贵的温馨。
我们进了别墅上了二楼,他带我进了他的书房,随即松开了我的手,我的心里爬上一层落寞。
秦绪的心我看不清已经很久了,但是他现在竟然有些喘。
他怎么了?以往我们参加半马,跑完后他整个人一点事也没有,这些年他的身体貌似差了很多……
秦绪打开电脑,点开了家中的监控记录,又点了一下,将我拉到台前。
“嗬!”我倒吸一口冷气。
那是怎样的画面!秦夜死寂的身子像是开了发条!手,脚全都可怕地动了起来,原本蜷缩的手指一根根都挺得笔直!手掌向后翻起,在胸前低低地抽动!双腿岔开,脚掌抬起,不断地抽搐!头向右边偏斜……
极其怪异!
只是一眼,我就扭头不敢再看一眼,竟有几滴泪水被惊出。
秦绪见我反应如此大,立马将电脑关闭。
“你特意拉我来看这个是什么意思?”

楼主 不为人知的黑  发布于 2017-05-11 22:35:00 +0800 CST  
【六】
“这就是那天你不顾小夜离开后,小夜所遭受的痛苦!”
“那天?”
“那天你和小夜出去,遇见了洛维,你们聊了一下午,小夜就等了你一下午……”
那天我和秦夜出去遇见了当初在酒吧驻唱的他,洛维当年追求过我,难得一见,就邀我去古城玩。我们都很喜欢户外运动,因为这一点当初和他关系也比较好。现在天天忙工作辅导孩子照顾秦夜闷死了,我就答应了。我们聊了一下午,秦夜就在旁边安静地坐了一下午,后来有些撑不住就睡了会。
傍晚,我心满意足地开车回家,突然后座弱弱地传来他的声音:“阿……李拾忆,你。。。什么。。。时候。。去。。”他说得慢,声音不大也不是特别清楚,凭着八年来的经验听懂没问题。
“明天。”我向来不喜欢和他废话,语气自然也不好。
“我。。我。。。。”窗外不断传来喇叭声,我听不太真切。
“你在说什么?能不能说大声点!”
“我。。。我。。。”他的声音确实放大了不少,不过我从后视镜里看到,他流出的涎水也不少,得赶紧叫他闭嘴了,万一呛到怎么办。
“闭嘴,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
之后就只有听见他如蚊音般不舒服的哼哼唧唧的声音,我的车速不知不觉又加了二十迈。
五分钟之后就到了沁园。我将卡座松开,把他轮椅推下,用手帕将他嘴旁和颈部的涎水擦净。见他又想开口,我连忙道:“刚给你擦干净的,你又成心弄脏,是不是!”
看他的嘴又要张开。“不是,就给我闭嘴!”
他一双鹿眼可怜地眨巴眨巴。三十岁的人了,怎么还那么嫩!
我有些妒忌地把秦夜用位移机移上床后,就开始准备东西,根本就不搭理他。我们俩打算骑自行车,反正也就几十公里的路,还要在古城玩几天,充电器什么得带上,衣服什么不方便带,就到那再买好了。
我正将东西打包,就听见秦夜细如蚊吟的声音:“我。。。我。我。。也想。。。。和你。一。。。起去。去。。我。。。们——”
他话还没说完,我“噗嗤”一声就笑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
“我。。。不。不。。会。。。。很。。很。麻烦。你——”他紧张解释。
“哈哈哈哈哈哈……你想去?哈哈哈……我们骑自行车,你骑什么?开轮椅上马路?不对!你连轮椅也不动不了,难不成要我吊根绳子拖着你走?哈哈哈……你是在故意逗我吗!”
我真是被乐到了,换了口气又边笑边说:
“我们要轻装上路,你要去东西得准备一大堆,就今天出去吃个饭,东西就堆满了后备箱,更何况我们还得再玩几天,带上你岂不是带上了个大累赘?”
“而且我们还要去探险,那深山老林你这四个轮子能上得去?太逗了!哈哈哈……”
轮椅爬山?太好笑了!我在这边笑得根本停不下来,压根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也没有注意到他一脸的失落和难为情。
等我笑着清好了东西,准备去洗漱,先去给他擦涎水。他紧张地看着我的眼,耷拉的睫毛一扇一扇,含糊小声地说:“你。。。可。。不。。不。。。可以。。不。。。要去?”
我以为我听错了!秦夜怎么可能说那样的话?
“你说什么?说大点声!”我停下来手中动作,仔细听他说。
秦夜仿佛鼓足勇气一般,瞪大鹿眼期盼地看着我:“你。。。。不。不。。。去。。好。好。。。不好?陪——”
“你说什么!秦夜!当初我们怎么说的?说好了你不许干涉我的自由!”
“阿拾。。那。你能。。不。不能。。。。早。早。。回来。。。后。。天——”我根本没注意到当时他的情绪已经有些激动,还只顾刺激他:
“闭嘴!秦夜你给我听着:我爱去哪就去哪,爱跟谁就跟谁去,爱玩几天就玩几天!统统和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还有,不许这样叫我!我觉得很恶心!”
说完我什么都不顾地跑出了沁园,给西曼打了个电话……

楼主 不为人知的黑  发布于 2017-05-12 22:31:00 +0800 CST  
【七】
西曼用微信给我转了一笔钱,我用它打车去了西曼家。
门一开,我就抱住了我家小侄女。“西曼,小侄女……” “得了吧,我的小姑,姐姐我可比你还大上一岁呢!”
西曼一句话我的心情就好了不少!我这个李家捡来的便宜孙女比李家正统血脉长孙长女还小上一岁,西曼小时候一直都被养在李家别墅,和我从小玩到大,感情好的不行!直到那老头出事了,才被大哥接了回去,那段日子不说也罢……
我恋恋不舍地松开西曼后,看到西曼面容有些憔悴,不过仍旧是个地地道道的大美人!
不得不说李家的血统真是不错,李仲宁成植物人那么多年了,容貌基本没什么变化,英俊挺拔,好像只是睡着了……
那黑炭球睡得正香,她男人不在家,我正好和西曼挤一张床。刚趴下,我就闻到了一股古龙水和类似奶味混合的香味,这味道可瞒不了我。
“他怎么来你家了?”
“阿杉吗?”
……
第二天一大早
“西曼……你怎么……起那么……早?”
昨夜我们聊到凌晨两点,现在谁会比谁舒心自在呢?
诶,西曼和那个小毛孩真是……算了,算了!
现在天还只有微微亮,西曼怎么就急着出门?
“拾忆小姑,有些事还是要用心去看。” 说完就走了。
“用心看?你用心看清了,现在又如何呢?”我看着没有人的玄关处,呢喃自语。
我在古镇玩了五天才回来,本来因为秦夜身体情况,我只打算稍微玩玩就回去,但是他竟然想限制我的自由,我偏偏把每一寸土地都踏遍了,每一个地方都玩遍了,每一种小吃都吃遍了才回来!
为什么一回来,变成了这样?

楼主 不为人知的黑  发布于 2017-05-13 22:42:00 +0800 CST  
大家觉得秦绪同志对咱们小拾同学是什么样的感情呢?

楼主 不为人知的黑  发布于 2017-05-13 22:44:00 +0800 CST  
【八】
“不能怪我!是他不自量力想限制我!”
“你记不记得答应过小夜什么?”
“你答应说,他生日你会一直陪着他。你走后第二天就是小夜的生日!他只是想和你一起完成这个承诺,他还——你却那样羞辱他……”
“生日……”
我与秦夜结婚后一年,他主动把嫩歌过户给我,他说,孩子也该有我的一半。
秦烈歌,李嫩歌,是我们俩的孩子——是我十五岁生下的孩子。
我当时感动得不行。这事我之前不是没提过,到不是为了自己——我本身就是一个孤儿,是为了李仲宁——我名义上的父亲,他需要后人……
可是秦家世代从政,态度强硬,那是那么容易说话的。也不知道秦夜是怎么劝动他爸,我当时真的很感激他,脑门一热张口就承诺,以后每年他生日我都好好陪他过。
说是好好陪他,实际这些年也就是我在家里休一天假,该干嘛干嘛,只不过旁边永远跟了个秦夜……
“小拾,小夜真的很在乎你。”
“为什么你要对我说别人很在乎我?为什么你不把别人换成你自己?”
“小拾,小夜真的非常非常在乎你。”
“闭嘴!我不要再听你说话!”
“小夜他第二天一大早不顾身体去找你,想和你道歉,却看见一个健壮的男人正在给轮胎打气,像是一位鞍前马后的骑士,而公主在一旁与他有说有笑……”
“小拾,你知道吗?那样轻松的事小夜永远无法为你做到,你那般轻松的笑容他也许久未在你们独处时让你绽出。小夜是自卑的,一直都是!在你的刺激下,他更是!所以当他看见他所不能及的事情,他便退怯了,病怯了……”
“小拾,你应该去完成你的诺言——对我的诺言——对小夜的诺言。”

【秦绪心言·Ⅰ】
——我永远最爱的小拾,我也真的很在乎你,真的真的很在乎你——不过我一人知道就好,小夜一定会连带着我这一份对你很好,很好,愿你一世幸福……

楼主 不为人知的黑  发布于 2017-05-14 23:54:00 +0800 CST  
感觉扑街

楼主 不为人知的黑  发布于 2017-05-15 18:35:00 +0800 CST  
【九】
秦绪把我送到医院,就开车走了,我们在车上一点也没有交流,还非要我坐后排。感觉他最近身体不太对,我几次想问,他一直不回答,只是专注开车。
走进病房,嫩歌趴在床边睡着,什么也没盖,估计是给她爸按摩按着按着才睡了。秦夜已经醒了,正凝视着嫩歌,那种眼神我看懂了,叫无力。
我走过去,轻拍了一下,嫩歌就立马弹坐起来:“爸!怎么了!”人还是迷迷糊糊的。
“你爸没事,快!回家睡,别着凉了。”
“妈,你来了!”嫩歌揉了揉眼,看清是我,又扑到秦夜面前,“爸,你看,我说妈会来的吧!”
“行了,我不会吃了你爸的,你别在这打扰你爸了,快回去休息吧!”
“mua!我就知道妈妈最好了。”嫩歌起身亲了我一口。
由于我过早生育,对身体损伤太大,身高在十四岁后就没怎么长过,现在嫩歌还比我高出一个额头。
“不。。走。。。留。。”
“爸,你放心妈妈不会走的,是吧,妈妈?”
我刚想回答,
“嫩歌。。不。走。。。”
我气又不打一处来,老娘好心回来接班,你偏要怼我,是吧!
嫩歌见我的火马上要起来了,连忙圆场,却被我一下拉出病房:“快,回家去,别管你爸了!”
嫩歌这个鬼灵精自然是明白我的:
“妈,加油噢!”说着还握拳给我打气。
“你看我怎么收拾他!”我故做凶恶状。
一声门响,我径直走到床前:“你不想嫩歌走,我偏要让她走;你不想我留,我偏要留!你能怎么的?”
说完转身就出了病房。

楼主 不为人知的黑  发布于 2017-05-15 22:39:00 +0800 CST  
是时候放糖了

楼主 不为人知的黑  发布于 2017-05-15 22:39:00 +0800 CST  
我觉得你们会打我

楼主 不为人知的黑  发布于 2017-05-15 22:58:00 +0800 CST  
【十】
等我到护士台领了要换的输液水,就看见秦夜黑白分明的眼珠看着我,见我进来,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地睁大。
我也不管他,只是赶紧把药换上,贮液管已经空了,捏了一下,药很快就连上了……
托秦夜的福,这些年学会的东西还真不少。
等我弄完,发现秦夜眼睛又闭上了。随他去吧……
过了一会,护士把我订的皮蛋瘦肉粥送来了,又帮秦夜整理了一下,叮嘱说病人要少食多餐,就出去了。
一打开餐盒,香气就扑鼻而来,我最喜欢皮蛋瘦肉了,哪像那个矫情的女人,一闻就吐。算了,不说那个傻女人了。
我用包里一直放着的硅胶小勺舀了一点,吹了两三口,放到他嘴边:
“快,张嘴!”
他眼睛睁开了,嘴巴却一动没动。
“没听见护士说要你少食多餐,一早上折腾到现在还没吃东西。”
“快点,张嘴!”
他还是一动不动。
我把勺子往碗里一扔:
“你存心找不痛快是不是?”
我好心好意给你喂粥,你还不喝!反了你了!
要不是为了自己的承诺,我一定不会管你。
愧疚,承诺,我在心中暗暗念道。努力安稳安稳了情绪。
“我知道这是外面买的,您秦二爷不屑吃,可是我买都买了,您就赏脸吃两口,吃了身体好得快。”
“来!”我又用勺子碰了碰他酷似秦绪的嘴唇,薄薄的唇上沾了些稀稀的米糊。
我这样好言好语总行了吧。
他竟然又闭了眼!
我把碗在病床旁的矮柜上用力一放,出了病房。

【秦夜心言·Ⅰ】
阿拾,你知道吗?
对于一些事,不是给颗枣,伤疤就能好。
你突然这样,是大哥说了什么吧……

楼主 不为人知的黑  发布于 2017-05-15 23:00:00 +0800 CST  
发了三道,但是什么都没看到,你们呢?

楼主 不为人知的黑  发布于 2017-05-16 23:00:00 +0800 CST  







楼主 不为人知的黑  发布于 2017-05-16 23:05:00 +0800 CST  


楼主 不为人知的黑  发布于 2017-05-16 23:08:00 +0800 CST  
对小拾今天表现还满意吗?

楼主 不为人知的黑  发布于 2017-05-16 23:10:00 +0800 CST  

楼主:不为人知的黑

字数:23104

发表时间:2017-05-06 06:5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8-17 14:12:13 +0800 CST

评论数:33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