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pay」<原创> 同归 舞修

舞修文,原来发在终极三国吧,鉴于现在那个吧都是广告,所以把文搬过来,换了一个号写,这个文原来叫待浮花浪蕊俱尽

楼主 月雅5  发布于 2017-08-30 22:38:00 +0800 CST  
时空之门边上,修正与银时空的兄弟们告别。他的身边,是要与他一同回铁时空的叶赫那拉.宇香。修望着依依不舍的一帮兄弟,思绪万千。本来,在银时空只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除魔任务,没想到会阴差阳错得在这儿待了这么久,也收获了弥足珍贵的友谊。
“兄弟们,别送了,就此别过,”修拱手道别,“阿香,走吧。”转身踏入时空之门。本来在任务结束后,曹操他们准备给修摆桌送别宴,但铁时空传回来的消息让修不得不加紧时间回去。再说,修也想家了。
时空之门内,走在长长的时空隧道里,阿香思绪万千:在东汉书院的时候,修总是对我敬而远之,不给一丝幻想的机会,等回到自己的时空,修会不会给我机会呢?正想着,到了。
时空之门外,早已有两个禁卫军在等着,修一踏出来,俩人就上来行礼。“统领,您回来了。”顺手把禁卫军统领的军服递给修。“嗯,情况怎么样?”修问道。“统领不必担心,政要方面的人已经让盟主解决了。”“这一帮子人,真当盟主是个病猫了。”修微讽,一边向路边停着的车子走去。
等到坐上车,修手里已经拿了资料在看了。清和奥坐在前座上开车,一边向修报告一些事务。
“ 对了,统领,这位小姐怎么办?”清问道。“先去禁卫军总部,”修对着清说,而后转头对着阿香:“阿香,待会儿你先在车上等我,处理完事情,我带你去见你大伯他们。”“好。”阿香回答。从上车后,阿香一直很安静,眼前这个修和他在银时空接触的完全不一样。银时空的刘备温柔善良,性子和软。而眼前的人,杀伐果决,从容淡定,略带冷漠也更加有魅力。许是看阿香有些慌张的样子,修难得安慰了句:“不要担心,你大伯父一家很好相处。”“有修你陪着我,我并不害怕的。”闻言,修一愣,看着女孩略带期望的眼神,微不可闻得叹气,但还是狠下心道:“抱歉,我可能没办法陪你,你需要一个人待在夏家,你的哥哥们很好相处,不要担心。”从一开始就没给过的期望,自然现在也不会给。阿香听了,不知道是失望还是松了口气,本来也只是不带期望的试探,听到这个回答,也是彻底死心了。
铁克禁卫军总部____
修一边往里走,一边对给他行礼的禁卫军们点头:“长老们都请来了吗?”
“统领放心,长老们都在会议室等你了。”
“资料都备齐了?”
“一切都备好了。”

楼主 月雅5  发布于 2017-08-30 22:39:00 +0800 CST  
说话间,会议室到了。会议室里,都是妄图从修手里分军权的人,牛鬼蛇神,各怀鬼胎。长长的会议桌边坐满了人,修进去后,直接走到了台前,“各位长老久等,修来迟了。”
“统领公务繁忙,我们等会应该的。”开口的是一位瓜洱伽罗家的长老。“不过,统领,禁卫军事务繁忙,您一个人恐怕是忙不过来的,今天您让我们等等是没关系,日后要是有什么突发事件,您恐怕力有不逮。”
“禁卫军自有应急预案,实在不劳您费心会应付不来,况且,有四大城卫帮忙分担。”
“诶,统领这么说就不对了,四大城卫再能干,也不及事务太多阿?”
“那您说该怎么做呢?”修不动声色得看着瓜洱迦罗长老。
“我看可以多设几个城卫嘛,这四大城卫完全不够用啊!”
“哦?照长老这么说,那么谁来担任新设城卫的团长好呢?”修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位长老,这就是他们的计谋吗?也实在是好笑。
“我看方克楼默家的少主就可以担任其中一个的团长。”
方克楼默家,竟然没有推荐自己家的少主,修仔细打量了下瓜洱迦罗长老,又看了看方家长老,扯了扯嘴角,这帮老家伙,为了自己手上的军权也是够拼了,联合起来,互相推荐对方家族的少主绝了自己以举贤避亲为理由拒绝的方式。
“松墨迹象家的少主也可以。”
“还有和说非常家的。”

楼主 月雅5  发布于 2017-08-30 22:40:00 +0800 CST  
…………
底下人纷纷推荐人选,誓要让修同意几个人选。修皱着眉头,纤长的手指带了点异能,敲了敲桌子。长老们立刻安静下来。
“长老们所说的人选,也不是不可以。”撇了眼眼里压抑不住喜色的众人,“不过,修记得,方家的少主刚在上个月犯了禁卫军军法,而且,刚刚禁卫军报给我,这个少主,三个小时前,在麻瓜面前使用异能,还打伤了一个麻瓜。您确定这个人可以胜任团长的职位?”修这话说出口,各位长老们都被吓了一跳,三个小时前方生的事,修刚回来就清楚了。更不要说,一个月前,修还在银时空执行任务,却对发生在禁卫军里的事了如指掌,看来,这位统领对禁卫军的掌握程度远超过众人的想象。
满意的看着底下人都沉默了下来,修微不可见的勾唇一笑,随手拿起右手边的文件,用异能把他们送到各位长老的桌子前面。“各位长老不妨看看眼前的文件,再来和我谈禁卫军的问题。”听了修的话,各位长老惊疑不定得相互对视,又纷纷把目光看向自己身前的文件上。打开文件,随着时间的流逝,各位长老们的脸色也越来越差。而修坐在主位上气定神闲的看着各位长老。
长老们终于看完了文件,都抬头看着修,目光中带了点惊恐却又佯装镇定。这些文件都记载着他们家族的一些辛密事情,属于各个家族的隐秘,虽然文件上所写出来的只有冰山一角,可以足够让他们心惊胆战。看着各位长老的反应,修满意极了。
“各位长老都看完了,现在,我们来谈谈,新增的团长问题吧!”修说道,“各位长老推荐的人选,我相信假以时日,他们都会成为铁时空的中流砥柱,不过现在他们还需历练。就像,方长老推荐的和家少主…………”修一个个都驳回了他们所推荐的人选,一一说出了,那些被推荐人的缺点,然后等着各位长老的反应。
长老们的反应也没有让修失望。他们合起了文件,纷纷表示统领说的太对了,以后一定不会随便再推荐什么人选,关于禁卫军新增城卫的问题也可以来日方长现在不急着讨论云云。在修的手段之下,这场军变就悄无声息的结束了。而关于政变方面的事情,早在灸舞的雷霆手段之下被镇压了。修从银时空回来,其实事情也只有让各位长老打消分权的想法的事情了。
其实灸舞和修都不是恋权之人,也早有把手里的权力分出去一部分的打算,不过这件事只能不动声色得进行,需缓缓图之。而不能像这些长老一样,妄图用简单粗暴的手段逼着就范。权力的变更绝不能一夕完成,更重要的是,盟主和禁卫军统领的威严必须得到保证,今天这场变故如果成功了,铁时空异能界将受到巨大的震动。
会议室很快就空了下来,各位长老都是心怀鬼胎得来,满怀失望而去。站在空无一人的会议室里,修头疼得揉了揉额角。忽然,一道传音入密接了进来“修,在吗?”是灸舞
“属下在,盟主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你?”戏谑的语气。“对了,修,在银时空这么久,有没有想我?”九五招待所里,灸舞满脸笑意,眼里有些紧张。
“盟主……”修的语气有些无奈,但他的脸上却有些微愉悦。
“好了,我不逗你了。”果然不能指望修能解风情,虽然知道修的性格本就如此,但灸舞还是有些失望。就在灸舞准备把话题转移到公事上时,却听到了修的传音“在银时空这么久,我很想你。”修这话说的极其认真。
“你说什么?修,可以再说一遍吗?”灸舞有些不敢置信,毕竟,以修的性子,很难说出这样的话。
“我说,灸舞,我很想你,在银时空,我想念铁时空的一切,最想的人却是你。”修的话,说得认真而又缓慢,没有一丝敷衍。
灸舞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猛得切断了传音,他拿起桌子上的水,猛的灌了几口,手捂着心脏,勉强平复了听到修说想他时如擂的心跳。愣了愣,又看向右手无名指上带着的戒指,实

楼主 月雅5  发布于 2017-08-30 22:40:00 +0800 CST  
在忍不住脸上的笑容。若是有人在场,肯定会以为盟主傻了,笑的跟个傻孢子似的。
而修感觉到灸舞把传音切断了,也愣了几秒。而后,把脖子上坠着一枚指环的项链取了下来,拿在手上,取下戒指,慢慢戴在左手无名指上。修看着手上这枚戒指,眼里是深切的温柔。手指慢慢摩挲着戒指,嘴角逸出一丝浅笑。如果阿扣在场,肯定以为修大师疯了,毕竟认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见过修这样的笑容。又站了一会,修走出了会议室,准备去夏家。
把修送到夏家附近后,禁卫军就离开了。刚靠近夏家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的鸡飞狗跳的声音。
“雄哥,今天是那个阿香要来,可不可以让势力鬼做饭啊?”这是夏美崩溃的声音。与此同时,修也闻到了雄哥菜的味道,无语了,暗想待会儿用什么借口免受雄哥“佳肴”的荼毒。
“备……那个修,这怎么回事啊?”闻到酷似垃圾场的味道,阿香的脸色有点难看。
修回头看到阿香略带惊恐的神色,有些无奈,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上前去按了门铃,等了好久,还是没有人开门。不得已,只好拉住阿香的胳膊,直接瞬移了进去。
屋子里,真真的鸡飞狗跳。夏家众人依旧为了逃避雄哥所烧的菜各显神通,每个人手里都备齐胃药和垃圾袋,神色紧张的盯着厨房门口。连修站在屋子里好久了,都没有人注意到。修上前,拍了拍夏天的肩膀。夏天转过头,惊喜得笑了:“修,你来了!”其他人这才注意到修已经到了。修摇了摇头,有些无语:“夏天,雄哥怎么会想到做饭啊?”
“听说今天我们那个堂妹叶宇香要来,雄哥特地说要做饭替你和她接风洗尘,拦都拦不住。对了,我那个堂妹呢?”夏宇说道。
修侧身让出身后的人,向众人介绍道:“这是叶赫那拉宇香,你们的堂妹。”“大家好,我叫孙尚,,不对,是叶赫那拉宇香,你们可以叫我阿香。”阿香拱手,大方的向夏家众人介绍。…………略过一阵相互介绍,阿香和夏流阿公的认亲,夏天他们对银时空礼仪的不解和好奇,众人齐心协力应付对雄哥菜的荼毒之后,总算是坐下谈正事了。
正当修想要说关于阿香的后续安排时,屋子里出现了一股熟悉的异能波动,是灸舞来了。夏流阿公见到灸舞来了,连忙下跪行礼,嘴里还念叨:“夏兰荇德流简称夏流,见过盟主”
灸舞连忙拉起夏流,来了一个招牌笑,无奈得说:‘’好了,夏流前辈,又不是在拍古装戏,就不用行礼了。”
灸舞的目光转向修,故做严肃的说道:“呼延觉罗.修,回铁时空的第一时间竟然没有向本座述职,该当何罪!”
修一愣,看到灸舞眼里促狭的神色,有些无奈:“是,属下知罪。”修低头,行了礼。
“那今晚跟我回九五招待所,我要好好审问你。”灸舞满意极了,那副故作威严的面孔就快崩不住了,就在灸舞忍不住笑容的前一秒,阿香突然上前一步:“盟主,备备……修都是因为我才没有第一时间向你述职的,你不要怪他。”“对啊…………”夏天也想要向灸舞求情,却被夏宇死死拉住。
阿香没得到回应,奇怪的抬头看灸舞,却见灸舞的脸色很奇怪,似笑非笑,似怒非怒,略有些扭曲。被灸舞怪异的表情吓了一跳,阿香向后退了几步,不小心撞到了修的身上,灸舞的脸色更难看了。
看到灸舞的表情,众人都被吓到了,修连忙说:“修一切听从盟主的安排,”一边不动声色得离阿香远了点。灸舞的脸色稍微缓和了点,上前拉住修的手,瞬移离开。
看到灸舞和修忽然走了,阿香有些慌乱,担心。夏宇拍了拍阿香的肩膀:“不要担心,盟主不会把修怎么样的。”
“可是,盟主好像很生气啊,他会不会罚修啊?都是我

楼主 月雅5  发布于 2017-08-30 22:42:00 +0800 CST  
错。”阿香实在是担心极了。
“对阿,大哥,我看到盟主脸色不好诶,你刚刚为什么不让我给修求情啊?”夏天不解。
夏宇无奈得翻翻白眼:“拜托,你要是求情,盟主会更生气好吗?”
“啊?为什么?”夏天更不解了。
“因为盟主一开始根本没有生气,就是因为阿香求情才生气的。”夏宇无奈。
“啊?为什么?”夏天阿香懵逼脸。
“我看出来的。”夏宇简直要给迟钝的俩人跪了。
…………
与此同时,九五招待所。
修有些苦恼得看着从刚才开始就不理人的灸舞,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了。灸舞也面无表情,坐在沙发上。修坐到灸舞身边,“盟主,你在气什么?”“哼!”灸舞转过头,就是不理人。
“灸舞你是因为我没有在处理好第事马上来见你生气吗?”修猜测。灸舞不理,“那是因为这次那些长老们生气?”灸舞还是不理人“因为我们把雄哥的菜倒了?”……又继续说了几个,灸舞还是不理人。修苦恼得单手脱住下颌“难道是因为阿香?”“哼!”灸舞冷哼。
修转头看着灸舞:“真是因为阿香?为什么?”
“阿香阿香,叫的真亲!”灸舞语气奇怪。
“阿香是我朋友。”修更不解了,灸舞的脸色更差了。
修看着灸舞难看的脸色,愣了几秒钟,终于反应过来“你这是因为阿香,”看着灸舞黑着的脸,修立刻改口“叶宇香生气了,你吃醋了?”
“那个叶宇香很喜欢你。”灸舞有些委屈。
看着灸舞气鼓鼓的样子,修却有些高兴,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好像是从心尖上冒出来。修挪了挪位置,坐到了灸舞边上,伸手握住灸舞的手,认真的说:“可是我不喜欢她,叶宇香只是我普通朋友。”
听到修这么说,灸舞的脸色好了起来,看着被修握住的手,动了动,反手也握住修的手:“那你喜欢谁?”
修看着灸舞变好的脸色,松了口气,听到灸舞这么说,又有些羞涩,可看到灸舞期待的眼神,还是很认真得道:“我……”张了张口,却依旧是说不出来。
灸舞看着修眼里苦恼又纠结的神色,偏偏他脸上又没什么表情,有些无奈。终归是不舍得为难他,灸舞伸出另一只没拉住的手,拥抱住
灸舞看着修眼里苦恼又纠结的神色,偏偏他脸上又没什么表情,有些无奈。终归是不舍得为难他,灸舞伸出另一只没拉住的手,拥抱住了修,手放在修的后背上,头靠在修的肩膀上,在修耳边轻声说:“好了,我知道你喜欢的是我。”
听到这话,修的耳根有些泛红,感受到灸舞的体温和稳健的心跳声,修忽然冷静下来,终于开口说:“嗯,我喜欢你。”好像说喜欢也并不困难。
听到修的话,灸舞却并没有向听到修承认想他时那么激动,只是更紧的抱住了修,好像是心里缺的那块终于被补上了,感到宁静而又圆满。修也把另一只手放在灸舞的背上,气氛安宁。
过了许久,忽然,有一道传音进来:“修大师,在吗?”修拍了拍灸舞的背,示意他放开自己。灸舞放开了修,显然也听到了阿扣的传音。
“阿扣有事吗?”修回道。
“修大师,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告诉我,我们什么关系啊?我谁啊,阿扣诶,我你最好的兄弟啊,你回来怎么可以不告诉我呢,我去了夏家夏宇才告诉我你回来了……”
“阿扣,说重点!”修打断了阿扣的话,要是再让他啰嗦下去,不知道他会碎碎念多久。
“咳,我今天不是刚从铜时空回来,任务完成后不是想去老屁股放松一下吗?然后就遇上夏宇了,他不是告诉我你回来了……”阿扣依旧碎碎念中。
“阿扣,再不说重点你就完了。”灸舞突然出声,仔细听,声音里还有些咬牙切齿。
“小学同学,你怎么也在?”
“怎么,我和修一起很奇怪吗?”
“是有一点奇怪啊,修大师怎……”

楼主 月雅5  发布于 2017-08-30 22:42:00 +0800 CST  
阿扣,说重点。”修不得不重新强调。
听到修话里的冷意,阿扣立马快速得把自己切换到正经状态,把正事说了出来:“修,我在铜时空执行任务的时候,追踪到一股铁时空的魔气,可追到时空之门附近时它不见了。”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它遁入时空之门里,现在我也不知道它跑到哪个时空去了。”阿扣的声音严肃。
修思考了片刻,才说:“这样,阿扣你先写一份报告出来给我,我先让南城卫去铜时空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是!那个修大师啊……”阿扣报告完正经事,显然是还想说什么。修果断得切断了传音。
“灸舞,阿扣说的魔气……”修有些担心。
“的确,我们铁时空的魔怎么会跑到铜时空去,现在还不知去向了,如果不找到,恐怕会有大麻烦。”灸舞也皱眉。
“如果是跑到位于x轴上的时空倒还好,我们还可以派禁卫军过去,如果到了其他象限上的时空就麻烦了。我们没权利派人过去不说,即使和那里的盟主协调好了,禁卫军跨时空执法异能损耗会比在x轴上大的多。”修显得忧心忡忡。
“修,或许可以让夏宇先去金时空,银时空查探一下。”灸舞提议道。
“也对,夏宇体质特殊,对魔气的感应会比一般的异能者强的多,那我明天去夏家,”忽然想起什么,修说,“说到夏家,盟主你去夏家是有什么事吗?”
灸舞愣了愣,好像想起来,懊恼得长舒一口气:“被那个叶宇香闹得,我连正事都忘了,我去夏家是去找夏流阿公的,我想去让他联系一下海乔奥兰.明前辈。”
“海明前辈是长老会的前会长,在任期间秉公执法,公正廉明,当时威望极高,现在也是铁时空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不过他卸任后就隐居了,灸舞你找他有什么事?”修有些不解。
“这次长老会政部军部一起闹起来,修你查到幕后的人了吗?”灸舞反问修。
“禁卫军里有自己的情报系统,我也是正想向你汇报,军部那边,禁卫军情报部查到策划这次事件的是禁卫军的前副统领楼卫。”修回答,“单单楼卫一个人也搞不出那么大的动静,难道……”修有些不可思议。
看出修的想法,灸舞点头:“没错,这次真正的幕后人是海明。”
“难怪这些长老们敢这么干,单单一个楼卫撑死了也翻不过天,如果加上海明前辈就说不准了。”修的语气平淡,声音冷冽。
“楼卫在禁卫军中虽然有一定地位,但到底比不上你,可海明前辈就不一样了,他说话,不管是谁,都是要给三分面子的。”灸舞话里带了点讽意。
“楼卫不奇怪,毕竟他一直不甘心我越过他成为禁卫军统领,可海明前辈是为什么?”
“总归有他的原因,夏流阿公和海明是好友,让阿公把海明约出来,修你陪我去见见就知道了。”
“嗯。”修回道,还是忍不住抬起手,揉了揉眉心:“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些心神不宁,好像要发生什么大事。”
灸舞看着修皱眉的样子,左手拉下他正在捏眉心的手,握住,右手揉揉修紧皱的眉头,把他的眉间的愁意揉开:“别担心,只要我们在一起,无论什么事,都是可以过去的。”
修看着灸舞脸上大大的温暖的笑容,也微微一笑,反手握住灸舞的手:“嗯!”
看到修笑了,灸舞松了口气,但也有些隐隐的担忧,因为不止修有些心神不宁,灸舞也有。异能者的感觉很准,往往会预示一些未来的事情,更何况是灸舞和修这样的超级异能者(异能指数65000点以上)。不过就像灸舞说的,只要他们一直在一起,并肩而行,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我的设定里,终极铁克人有75000点异能,所以夏天的异能比灸舞和修高,不过因为灸舞和修战斗经验比夏天丰富的多,见过的生死也更多更残酷,所以真打起来不知道会是谁赢的。
茶餐厅里

楼主 月雅5  发布于 2017-08-30 22:43:00 +0800 CST  
茶餐厅里
“夏流,你今天怎么忽然想起来找我了?”说话的正是夏流阿公的好朋友海明,铁时空长老会的前会长。
“没事,我们好久不见了,想叙叙旧,”夏流一边说,一边拿起桌子上的糕点,“来来,多吃点,多吃点。”把糕点塞进嘴里。
海明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夏流,这么多年都没有和我联系,现在有什么事直说好了。”
听了这话,阿公扁了扁嘴,低声嘟囔:“要不是盟主要我来找你,我才不想见你这个老狐狸。”
“盟主?我退隐这么久,不知道盟主找我有什么事?”这话,是对着背对着这个位置的相邻卡座说的。
卡座里,灸舞和修对视一眼,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来,走过去。看到灸舞和修来了,阿公迅速把桌子上的糕点打包好,光速跑走了。
修替灸舞拉开了海明对面的椅子,等灸舞坐下后,自己顺势坐到灸舞的旁边。看到这一幕,海明挑了挑眉,看来,盟主和禁卫军统领的关系挺好啊!
“前辈,您应该知道我们来找你是什么事吧!”灸舞看着眼前的老前辈,说道。
“老夫退出异能界已久,对异能界的事务已久不插手,的确不知道盟主来我有什么要事。”海明不动声色得放下手里的茶杯。
“前辈,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说着,灸舞看了一眼修,修抬手,布下了一道防护罩,防止周围的人注意到这里。修是风的原位异能者,若是周围有什么动静,他是第一个知道的。“前辈最近和禁卫军前副统领走得近了些。”灸舞说道。
“不过是找一个小友聊聊天而已,也值得盟主大惊小怪?”海明依旧冷静。
“哦?”灸舞转头看修,“修,你怎么说?”
听了这话,修面无表情得看着海明,说道:“据我所知,前禁卫军副统领楼卫不管是本人还是他的家族都与您毫无联系。他第一次和您通话是在一个月前。”
“准确的说,一个月前,是你主动联系的他。”灸舞接着修的话说了下去。
听了灸舞和修所说,出乎意料的是,海明并没有并没有惊慌或者羞恼,反而是高兴的笑了:“不愧是铁时空历史上最年轻的盟主和统领,宁奎(前铁时空盟主)那老东西果然没有看错人。”
修和灸舞诧异得对视了一眼,这什么意思?沉默半晌,还是修开口:“前辈这是什么意思?”
海明收起脸上的笑容,正色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龙影卫?”
“龙影卫?我好像在呼延觉罗家的藏书里看到过一点,好像是铁时空的一股神秘武器,具有毁灭天地的能力,不过已经很久没听到它的消息了。”修忆起在家族藏书阁里看过的只言片语。
灸舞也是一脸回忆:“这么说的话,我记得师傅也曾经跟我说过这件事,他说这龙影卫是铁时空第一任的盟主和禁卫军统领一起使用的武器,极其神秘。只有每任的盟主和禁卫军统领才能用。不过,我上任的以后,没有见过,所以我一直以为这只是个传闻。”灸舞说完,修也点了点头,在上任时,修也从来没有见过龙影卫。
“龙影卫,在我这儿。”海明说出这样一句不可思议的话来,满意得看着面前的两个小辈表情大变,两个人不约而同得瞪大眼 惊疑不定得看着海明,心情更好了,“年纪轻轻的,一个整天笑得比哭还难看,一个么,连表情都没了,看看,这样多好看。”
呆了一瞬,灸舞先恼了:“本座笑的哪难看了?”
“笑的这么假,怎么不难看了?”海明拿起茶杯,气定神闲得喝了口茶。
“不笑,难道哭吗?”灸舞不甘心了。
眼看着灸舞和海明把话题越扯越远了,修只好敲了敲桌子,:“前辈刚刚说到龙影卫
是怎么回事?”
灸舞正经下来,而海明则扫了一眼灸舞和修放在桌子上的手,才正经的说:“当初魔界大肆进攻十二时空,我们措手不及,宁奎和成珂这俩老家伙也殉职了。当时你们两个一个在金时空帮助那儿的白道异能者,以挽回十二时空颓势,一个在总盟接受训练以接掌铁时空,都没在。前盟主和禁卫军统领才把龙影暂时交给我保管。”
“这个武器只有铁时空盟主和禁卫军统领才能用,我当初算是临危受命,我并没有见过前任的盟主。”
“当初我从金时空回来,就得到消息,说是成珂统领殉职了,临走前把禁卫军统领的职位交给我,所以我也并没有听到过关于龙影的消息。”
谈到这个话题,三个人都有些沉重,海明叹了口气,神情萧索:“那时候,那两个老家伙把我叫到时空招待所,把龙影交给我,说是怕没机会再见到自己的下任了,托我保管龙影,没过多久,他们俩就走了。现在,我想把龙影交给你们。”
“前辈,那龙影现在在哪?”修问道。
“你们怎么不问问为什么现在才把龙影交出来,明明在极阴之日时铁时空更需要这武器。”海明觉得诧异,灸舞和修好像并不介意他把龙影藏了这么久。
灸舞笑了笑:“据我所知,这个武器只有两枚配合才能最大程度的发挥出战斗力来。那时候,我和修刚刚上任,互相之间并不熟识,而龙影必须时空盟主和禁卫军统领之间互相信任,才能发挥作用,一旦其中一个人有异心,就会让使用者受到反噬。反噬所爆发的能量极其巨大,会危害到铁时空。”
“前辈当时不信任我们也是正常。”修接着灸舞的话说道,“那个时候,我和盟主刚刚认识,的确不能共同使用一个武器。”海明的眼里浮现出赞赏的神色,这两个年轻人清醒又自知

楼主 月雅5  发布于 2017-08-30 22:44:00 +0800 CST  
”海明的眼里浮现出赞赏的神色,这两个年轻人清醒又自知:“你们说得对,当初那两个老头力排众议,选你们当盟主和禁卫军统领的时候,我是不同意的。坦白说,在今天之前,我依旧不是很信任你。所以,我就利用了我当初在长老会的一点人脉,给你们制造了一点小小的麻烦,这是我对你们的最后考验。”
小小的麻烦,听到这句话,灸舞和修一脸黑线。这麻烦还小的话,就没什么大麻烦了(除了当初的极阴之日)。
“那么前辈,我们通过考验了吗?”灸舞笑着看向海明。
“那是自然,这次的事,如果不是有决对的默契,不可能这么顺利的解决,毕竟铁时空的盟主和禁卫军统领并不是单纯的上下属关系,更像是一主政权一主军权类似平起平坐,如果你们相互扯皮,互拖后腿,这次麻烦就大了。”海明一边说,一边拿出俩个盒子,“这就是龙影了。”
灸舞和修看着眼前的盒子,感受到盒子里的神秘的气息,都有些莫名的期待,正当他们准备打开盒子时,海明猛不丁说:“对了,我刚刚通知了楼卫那小子,你们不抓紧点,他可就不知道跑哪去了。”修猛的抬头瞪着他,瞬移消失。
“哇,你的那个修那一眼可真吓人。”
灸舞只是慢吞吞收起桌子上的两个盒子,挑挑眉:“那是自然。”毕竟修式死光不是说说的。
“怎么,你不担心?”
“有什么好担心的?他是呼延觉罗修。”莫名骄傲的语气。
海明撇嘴,秀恩爱的没眼看。
“对了,前辈,”灸舞忽然凑前,伸手扣住海明的手腕,“前辈这次真给我们惹了不小的麻烦呢!不如去时空监狱住几天?”
看着灸舞脸上纯良的笑,海明讪笑:“你是开玩笑的吧!”
更紧得握住他的手,灸舞笑了笑:“您说呢?”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为了修那小子报复我。”灸舞不说话,脸上的笑容更深了,拉住海明瞬移走了。
在去时空禁卫军基地的路上,修传音了给阿扣,让他拖住楼卫,不要让他走出禁卫军总部的大门。

楼主 月雅5  发布于 2017-08-30 22:45:00 +0800 CST  
卫军后勤部___
刚到门口,修就听到了阿扣喋喋不休的声音。
“哟!man,都说了不要跑不要跑,你怎么不听呢?你看看,你这样让我很难做的,你一跑,我就必须捉住你,要不然修大师会砍了我的,都说了…………”阿扣不停的说,但是楼卫却没有回答。整个后勤处统领办公室回荡着阿扣的声音。
修推门进去,只看到楼卫姿势僵硬的站在房间中间,好像是抬腿往外跑时被人定住了。而阿扣则闲闲的站在楼卫跟前,嘴里不停的说话,楼卫对着阿扣怒目而视,显然气的够呛。但因为阿扣异能比楼卫高,所以他毫无办法,只有默默忍受着阿扣气死人不偿命的毒舌。
修走过去,拍拍阿扣的肩膀,阿扣猛的一抖,矮下肩膀,手握住修的手腕,就想来一个过肩摔。修抬起另一只手,成手刀向阿扣双手砍去,同时开口:“阿扣,是我。”阿扣猛的回头,松了口气:“修大师,你怎么走路没声啊?吓死我了。”
修放下手,淡淡的说:“是你警惕性太差了,训练加倍。”说完,无视了阿扣瞬间苦下来的脸,看向被阿扣定住的楼卫。楼卫自从修进来后,一直以杀人的眼神瞪着修。
修推开了挡在自己身前企图说服自己收回成命的阿扣,解了楼卫的定身。楼卫一个趔趄,活动了一下酸麻的身子,凶悍得看着修。顶着楼卫的眼神,修顺手从旁边拖出一把椅子 好以整暇得坐下了。
“不知统领今天是什么意思?”楼卫看着修的动作,知道自己跑不掉了,但还是存着一丝侥幸心理。
“不必装蒜,我今天来干什么你心知肚明。”修冷冷的说,“我刚刚见过海明。”
愣了一下,楼卫说:“对,都是我干的。”
“你倒是爽快,”修扯了扯唇角,“那好,禁卫军后勤部部长楼卫以下犯上,扰乱军心,废除部长一职,逐出禁卫军,阿扣,送他出去!”
从刚才就一直安静的阿扣回神,敬了一个军礼:“是!”上前准备扭送他出去。
楼卫挣脱了阿扣的动作:“不用,我自己会走。”说完,摘下禁卫军的徽章,狠狠的扔在了地上,向门口走去。修拦住了想要打人的阿扣,静静的看着。
在拧开门之前,楼卫问修:“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这么做?”
“不必问,我也没兴趣知道。”修淡定回答。
“呵,你总是这样。”楼卫回身,瞪着修,“不论怎样,得到什么,失去什么,都没什么感觉,冷血又无情,当年明明是我是副统领,你凭什么越过我成为统领,他还说视我如子,不过都是骗人的。”说完,楼卫摔门出去了。
“什么人啊,看他的样子,好想揍他。”阿扣义愤填膺。
“阿扣,你先出去。”修坐在椅子上,闭着眼。
阿扣担心的看了看修,还是出去了。
修的脑海里浮现出老统领临走前的话:“修,楼卫他性格暴躁,但人不坏,他不适合做统领,他的性子会害死自己的。我把他当儿子,想他平平安安的。你以后把他调到后勤部去,保他平安,修,拜托了。”
修看着地上属于楼卫的禁卫军徽章,嘲讽的笑了笑,老统领,他始终没明白你的苦心,不过离开禁卫军,或许他可以平安。看着空犷的房间,修忽然感到了寂寞和茫然,老统领临死前还心心念念着楼卫,想为他安排好后半生,以后我若死在战场上,会怎样呢?阿扣会想我吧!
修忽然撇到了手上的戒指,微微笑了,心安定下来。觉得自己刚刚的软弱有些可笑,无论如何,灸舞会一直和自己并肩而立。自己并不会孤独,忽然,很想见到灸舞,明明分开不久。
修摩挲着手上的戒指,微微而笑。
“修,在吗?”在修准备离开铁克禁卫军总部去九五招待所时,忽然接到了夏宇的传音。

楼主 月雅5  发布于 2017-08-30 22:47:00 +0800 CST  
“夏宇?有什么事吗?”修感到奇怪,夏宇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他,应该是出事了。
“修,你快到我家来看看,阿香晕倒了。”夏宇语气焦急。
“好,我马上过去。”切断传音,修瞬移去了夏家。
夏家___
现在夏家正一团乱,本来一家人正好好的坐在客厅里闲聊,夏家人都围在一起听阿香讲银时空的趣事,感慨一下修在银时空与铁时空的性格差异。聊得正嗨,阿香却忽然晕倒了,而且异能在不断流失,脸色越来越不好。夏家人立刻叫了异能医生来,却也查不出什么问题。
修到夏家时,就看到夏美在门口团团转,脸色焦急,看到修到了,来不及说什么,就拉着修上了楼。
楼上,阿香房间,夏家众人都围在阿香的床边,夏宇正握着阿香的手,输异能给她。
修上前,代替了夏宇的位置,握住阿香的手腕,小心得输了一丝异能进去探测,却发现阿香的异能在不断流失 基本上是输进去会流失一半。修一翻手,把一个匹克放在了阿香的手上,金色的光芒一闪,匹克消失在阿香的手上。
看到这一幕,夏家众人都诧异得看着修。夏美偏过头,和站在旁边的夏天咬耳朵:“阿香不会真是修女朋友吧!你看他都把神风匹克给她了。”对于异能者来说,贴身兵器相当于半条命。
听了夏美的话,夏天下意识点头:“阿香和修也是蛮配的。”站在两个人旁边的夏宇有些无语,示意两人看修。
因为是风的原位异能者,修的感应能力很强,早就听到了夏美和夏天的对话,暗自庆幸灸舞不在这。夏天和夏美抬头一看,修已经站起来,正面无表情得看着他们,不禁觉得有些冷,毕竟不是谁都能适应得了修的冷。不过了解修的就能看出来,修现在很无奈。
其实修给阿香的并不是神风匹克,而是另一个叫微风的匹克,微风匹克并没有神风匹克那么强大,除了保护心脉外并没有什么作用。而修的神风除了有强大的能量外,还可以护持心脉。所以对修来说,微风匹克就像是个鸡肋,从得到它后,修基本没怎么用过。因此,即使把微风匹克给了阿香,对修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况且,如果修把神风匹克借给阿香,灸舞得炸,指不定到时灸舞得多担心呢。
虽然夏家众人误会了,但以修的个性也是懒得解释的。这时,修感到衣袖处有拉扯感,低头一看,阿香醒了。见修看向她,费力的笑了笑:“修,你来了。”
修点点头,安抚性得拍拍阿香的手背,退开了些,寒上前把阿香扶了起来,又往阿香腰后垫了一个枕头,让她靠着舒服些。
待阿香坐好了,夏家众人都围上来你一言我一语得关心她。过了一会儿,修看夏家众人的话说完了,才开口问她:“阿香你这种情况出现多久了?”
阿香愣了愣,回想一下:“好像是一个星期前。”
修有些惊讶:“你回铁时空开始就有这种状况?”他们回铁时空刚好一个星期,“你是从出时空之门就是这个状况吗?”修的眉毛皱了起来。
阿香想想,点了点头。
修沉下脸,心里有了一个不太好的想法。修又查看了下阿香的状况,看她的情况稳定下来。
“我回去查查典籍,阿香你好好休息。”说完,修告辞准备离开。
“修,我送你。”夏宇叫住了修,送修出去。
夏家门口
修停下脚步,看着夏宇:“夏宇,你是有什么事情要问我吗?”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夏宇叹气,“我实在担心阿香,也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状况。”
“阿香的事,我已经有些眉目了,回去我会查查。”
看修的脸色不怎么好,夏宇也有些不安:“怎么,有什么不好吗?”
修摇头:“我已经有些头绪了,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事就大了。”

楼主 月雅5  发布于 2017-08-30 22:48:00 +0800 CST  
看着修凝重的神色,夏宇有些忧心:“很难解决吗?阿香她会不会有事。”
看着夏宇忧心的样子,修回道:“别担心,若我没猜错的话,阿香的事很好解决,她不会有事。”修担心的是另外的事。
“那就好,”夏宇松了口气,转而又话风一转,“对了,你对阿香……”最后的语气有些尴尬。
修无奈:“我们只是朋友。”
“哦。”夏宇确定了一下。
“行了,”修拍拍夏宇的肩膀,“有什么情况及时通知我。”说完,就离开了。
夏宇目送修离开后,转身进了家门。
呼延觉罗家族
门口,修看着呼延觉罗家族那巍峨的大门,思绪万千。呼延觉罗家族作为铁时空第一大战士家族,在铁时空地位超然。而修作为铁时空禁卫军统领,在家族的地位却有些尴尬。因为呼延觉罗家族在铁时空的特殊地位,呼延觉罗家族的族长在铁时空的话语权很大。所以为了防止权力叠加会对铁时空政治造成巨大影响,呼延觉罗家族和铁时空时空盟之间有协议。但凡在铁时空位居高位的呼延觉罗家族的人,绝对不能掌握呼延觉罗家族。正是因为如此,修作为呼延觉罗
家族小辈中最具实力的人,在家族里的地位却是极为普通的。
修整整思绪,走进了大门。
门口的士兵看到修,都低头行礼:“修少爷。”
修一边点头回礼,一边往里走。走在这熟悉的地方,修感觉到来往的人看自己的眼神极其复杂。
毕竟修在五年前明明是族里公认的少主,可就在族长准备宣布修继承少主之位的前一天,前任盟主和禁卫军统领出其不意的把禁卫军统领的位置交给了修,越过了当时的副统领楼卫。正因为这样,修迅速退出了家族的权力中心,而偏偏之前修在家族中已经有极大的权威,正因为如此,每次修一回家族,族里的人都会用复杂的眼神盯着修。毕竟以前在你之上的人忽然之间和你平起平坐,但这人在铁时空又位高权重。所以族里的人都不知道怎么和修相处,而修也不知道怎么和族里的族兄弟们相处。正是因为这样,修才不怎么喜欢回家族。毕竟每次回来,都要被迫接受各种各样的复杂眼神。另一个方面,却是因为族里的新任少主。
呼延觉罗家族
门口,修看着呼延觉罗家族那巍峨的大门,思绪万千。呼延觉罗家族作为铁时空第一大战士家族,在铁时空地位超然。而修作为铁时空禁卫军统领,在家族的地位却有些尴尬。因为呼延觉罗家族在铁时空的特殊地位,呼延觉罗家族的族长在铁时空的话语权很大。所以为了防止权力叠加会对铁时空政治造成巨大影响,呼延觉罗家族和铁时空时空盟之间有协议。但凡在铁时空位居高位的呼延觉罗家族的人,绝对不能掌握呼延觉罗家族。正是因为如此,修作为呼延觉罗
家族小辈中最具实力的人,在家族里的地位却是极为普通的。
修整整思绪,走进了大门。
门口的士兵看到修,都低头行礼:“修少爷。”
修一边点头回礼,一边往里走。走在这熟悉的地方,修感觉到来往的人看自己的眼神极其复杂。
毕竟修在五年前明明是族里公认的少主,可就在族长准备宣布修继承少主之位的前一天,前任盟主和禁卫军统领出其不意的把禁卫军统领的位置交给了修,越过了当时的副统领楼卫。正因为这样,修迅速退出了家族的权力中心,而偏偏之前修在家族中已经有极大的权威,正因为如此,每次修一回家族,族里的人都会用复杂的眼神盯着修。毕竟以前在你之上的人忽然之间和你平起平坐,但这人在铁时空又位高权重。所以族里的人都不知道怎么和修相处,

楼主 月雅5  发布于 2017-08-30 22:48:00 +0800 CST  
而修也不知道怎么和族里的族兄弟们相处。正是因为这样,修才不怎么喜欢回家族。毕竟每次回来,都要被迫接受各种各样的复杂眼神。另一个方面,却是因为族里的新任少主。
迎面走来一个人,是呼延觉罗家族禁卫军统领,呼延觉罗云起。这也是呼延觉罗家族里除了戒,唯一一个无论修的身份怎么变化,对修态度始终如一的人。
“云起。”修对着云起打了个招呼。
“修少爷。”云起恭敬得行礼。
看到他毕恭毕敬的态度,修无奈得一笑:“云起,叫我修就好了。”
“无论如何,修少爷始终是是我最尊敬的人。”云起郑重得说。
正在这时,传来一个刻薄的声音:“呼延觉罗云起,注意你的身份,你是我呼延觉罗家族的禁卫军统领,向这个家族里一个普通的少爷行礼,传出去让人笑话。”是呼延觉罗家族的现任少主,呼延觉罗端。
呼延觉罗家族有规矩,无论在外面是什么身份,回到家族,必须按家族里来。所以无论修的铁时空的地位有多高,一会回到家族里,只要碰上了都会刺那么几句。
“少主。”修和云起低头行礼。
看到这个,呼延觉罗端笑了,看着以前在你之上的人低头行礼,实在是很爽。
“修,你这个大忙人怎么有时间回来,我还以为你看不上家里都懒得回来呢!”端趾高气昂得看着修和云起。
修拦着想要回嘴的云起,淡淡的回:“少主说笑了。”
“哼!”端轻嗤一声,“这次回来,你又有什么事。”
“恕修不能说。”
“你……”端恼怒得看着修,修平静的回视。
这时,呼延觉罗家族的族长走了过来,看到这个场景,哪还想不到是什么情况。修三人看到族长,都低头行礼。
族长看向端:“修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又在闹什么?”
“明明是修太过目中无人。”端不服气。
“行了,修是什么人我会不知道吗?”族长皱眉,“你先下去,别在这闹。”
端开口,还想说什么,可修和族长却没有再理他的意思了,只有恨恨得瞪了眼修,忿忿得离去了。云起也行了礼退下。
族长把修带到了书房叙旧。
“修,你这次回来可以住几天啊?”族长慈爱的看着修。
“大伯,我这次回来有急事。”族长是戒的父亲,也是修的大伯,自从修的父母战死之后,就把修接回家抚养,就像修的父亲一样。而戒也一直在修小的时候保护他,所以他们兄弟感情从小就好。而端却是修二伯的儿子,虽然同为呼延觉罗家族的嫡系,却因为族长与二伯有矛盾,所以和修他们并没有什么来往。直到端成为少主。
“哦,那你这次回来是有什么事吗?”
“我想借阅呼延觉罗家族的异闻录。”修说道。
“异闻录在藏书阁里,你把我的令牌拿去,门口的禁卫军会让你进去。”家族中的藏书阁只有族长和少主有资格进入。
修接过族长递过来的令牌,倒了谢,转身就往门外走。
“等一下,”族长忽然叫住修。“修,你和盟主究竟是怎么回事?”
修惊讶得回头,看到族长脸上纠结的表情:“您是怎么知道的?”
看到修的反应,族长也确定事情是真的了,本来在铁时空会议上看到灸舞手上呼延觉罗家族的戒指时还不确定,后来会议结束后灸舞又单独和他说了和修的事,当时给他的感觉好像是一个暴击。

楼主 月雅5  发布于 2017-08-30 22:49:00 +0800 CST  
“我是怎么知道的?盟主都明晃晃把我们家的戒指戴上了,我能不知道吗?”族长气哼哼得说。
修下意识得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灸舞家族有同样意义的戒指,语气温和又坚定:“族长,如你所见,我们的确是……”
族长长叹一口气,看着修的样子,只怕是态度坚决,族长也想起了灸舞和他说起的时候那笃定又温柔的眼神,无奈的摇摇头。
“修,你一向懂事,却也是最坚定的,决定的事不会轻易更改。”族长叹气,“我也老了,年轻人的事也不想管了,你好好的就好。”
听到这话,修眼眶一热,连忙低头掩饰:“大伯,谢谢。”
“你只要记得,呼延觉罗家族永远站在你身后的。”族长挥挥手的。”族长挥挥手,“你先去忙吧!”
修点点头,退了出去,临出门前,修说:“大伯,过一阵子忙完,我和戒回来陪你几天。”
族长点点头,看着修出门往藏书阁而去。
族长想起了那天灸舞的话:“我喜欢修,会一直和他在一起。”
“那你就不怕长老会的质疑吗?”自己当时是这么回应的,那灸舞是怎么说的呢?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长老会的质疑又算什么?”灸舞笑得自信又张扬。
回想后,族长也忍不住笑,反正修开心就好,不过抱孙子的愿望只能指望戒了,得加紧催催了。
在家族的异闻录里查到一些东西以后,修又去夏家了解阿香的情况,却看到灸舞也在夏家。
你怎么在这儿,修盯着灸舞,眼神里传出了这个意思。
灸舞微微一笑,看着修,语带狡黠:“来看看你带回来的叶宇香小姐。”说到最后,却带了酸意。
修抿抿嘴,有些无奈,灸舞这是和阿香杠上了吗?“我和她……”修想要解释。
“好了,修你可真不禁逗,你和叶宇香什么关系我最清楚,跟你开玩笑的。”灸舞笑着,虽然知道修对阿香只是普通的朋友之意,再加上总归是修带回来的,所以修总是要负一定责的。但是刚刚看到阿香的第一眼,就知道她对修用情至深,实在忍不住要吃醋,这个状态有些危险。
清楚灸舞是吃醋了,因为在夏家,修也只能安抚性得朝灸舞笑笑。
看出了修的意思,灸舞撇嘴,“修,这几天你去哪了?听阿扣说你从禁卫军总部离开后就没回去?”
“对啊,修师傅你这几天去哪了?我们都找不到你。”见到修很开心,想打招呼,但一直插不进去灸舞和修之间对话的夏天听到这儿,终于插上了话。
“这几天阿香的情况好转一些了,不过每天依旧在流失异能,应该是你那个匹克起了作用。”夏宇想到阿香苍白的脸色,很是担忧。
“匹克,什么匹克?神风?”灸舞捉住了夏宇话里的重点。
“不是神风匹克,你放心。”修转头向灸舞解释,看着灸舞放心下来的表情,又对着夏天问:“阿香现在怎么样了?”无视了夏宇看着自己的诡异的眼神。
“还是和前几天一样,只不过有了你给他的匹克后,异能流失速度慢了些。”夏天抬头,看了看楼上阿香房间的方向,“现在她在房间里休息。”
“这样即使有修给的匹克恐怕也撑不住。”夏宇皱眉。
“修你这几天应该是去查这件事了吧!”灸舞说道。
“嗯,”修点头,“我回了家族一趟,查了些资料,现在基本确定了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夏宇夏天异口同声,看来是很担心这个新来的妹妹。
修并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而是问灸舞:“你刚刚有没有见过阿香。”
“见了,”灸舞点点头,“这几天夏宇找不到你,又实在担心叶宇香,异能医生又查不出什么,就找了我。”

楼主 月雅5  发布于 2017-08-30 22:49:00 +0800 CST  
“那你见了,有没有觉得阿香有些异常。”
“异常?”灸舞摸摸鼻子,“的确有些,我总觉得她有些格格不入。”
“什么意思?”夏宇疑惑。
“就像是……”灸舞皱眉,想不出什么形容词来。
“像不像一个外来者,与铁时空格格不入。”修淡淡的说。
“对。”灸舞恍然大悟,“我看到她总有些排斥,本来还以为是……”吃醋呢。最后三个字没有说出口,灸舞有些不好意思。
“外来者是什么意思?”夏天问道。
“难道修你的意思是阿香不是铁时空的人?”夏宇一针见血。
“对,就是这个意思。”听到夏宇的话,修赞赏得看了他一眼,接着,修把这几天在家族异闻录里查到的资料一五一十得说了出来。
…………
“你是说,叶宇香可能已经是银时空的人了?”听了修的想法,灸舞问道。修的想法的确有些匪夷所思,但却也有理有据。
“本来只是一个不确定的想法,但是我回家族里查了异闻录,三百年前,是有个类似的情况的。”修回答道。
灸舞沉吟片刻 ,接着修的话说:“你说的,的确不是没有可能,我们都知道,维持一个时空自然运行的,人力因素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自然秩序。”
“对,就像麻瓜他们所说的,人类再强大,也抵不过自然。时空秩序存在于无形之中,却又无处不在,它推动自然进化,历史变迁。”修顿了顿,又接着说,“所以,当初叶赫那拉思缇被叶赫那拉家族流放到银时空,其实是破坏了时空秩序的,因为按照银时
。”
“但是银时空这20余年却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是因为叶思缇顶替了原本银时空孙坚的位置,他代替孙坚推动了银时空的历史进程。所以银时空的时空秩序默认了叶思缇就是孙坚。”灸舞说到这,回想了下,“而且叶宇香从小在银时空长大,她从一出生就是孙尚香,而孙尚香是三国里的重要人物。银时空的秩序从一开始就默认了叶宇香作为孙尚香存在。”
“而叶宇策也作为孙策在24岁的时候死了。所以阿香和他大哥是被银时空秩序所认,即使他们本来应该是铁时空的人,却也因为这样,不为铁时空秩序所容。”修接下了灸舞的话。
“而我看到孙尚香排斥的原因是因为我是铁时空的盟主,铁时空的防护罩是我建立的,所以我是铁时空秩序的一部分,才会下意识得排斥不属于铁时空的人。”灸舞敲敲桌子。
“可是这样的话,阿香怎么办?”听了灸舞和修的话,夏宇问。
“这样,也只能送她回银时空了。”修也有些无奈,这样,对阿香的确有些残忍。原本她作为银时空的人好好的,好不容易接受自己是铁时空的人,被带回了铁时空,现在又要她回银时空。
灸舞也皱眉,对一个女孩子来说,的确有些过分:“夏宇,这件事只能拜托你和她解释一下了。”
修叹气,也对夏宇点头,:“我会让南城卫去银时空看看,确定一下那里的时空秩序有没有破坏,再来决定什么时候送阿香回去。”
“没有破坏时空秩序的话,不是不用送阿香回去吗?”夏天不解。
夏宇翻了一个白眼,上手就刮了下夏天的后脑勺:“就算没有破坏时空,在不属于自己的时空里都会被时空秩序排斥,到时候 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哦,”夏天委屈的摸了下自己的后脑勺,“可是修师傅你不是经常穿越时空吗?怎么没事?”
“每个时空穿梭者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况且我每次在异时空待的时间都不超过三个月。”修解释,“这次在银时空待了差不多一年,已经是极限了。阿香没受过训练,异能又不够,所以她受不了异时空的秩序排斥。”

楼主 月雅5  发布于 2017-08-30 22:50:00 +0800 CST  
“那你见了,有没有觉得阿香有些异常。”
“异常?”灸舞摸摸鼻子,“的确有些,我总觉得她有些格格不入。”
“什么意思?”夏宇疑惑。
“就像是……”灸舞皱眉,想不出什么形容词来。
“像不像一个外来者,与铁时空格格不入。”修淡淡的说。
“对。”灸舞恍然大悟,“我看到她总有些排斥,本来还以为是……”吃醋呢。最后三个字没有说出口,灸舞有些不好意思。
“外来者是什么意思?”夏天问道。
“难道修你的意思是阿香不是铁时空的人?”夏宇一针见血。
“对,就是这个意思。”听到夏宇的话,修赞赏得看了他一眼,接着,修把这几天在家族异闻录里查到的资料一五一十得说了出来。
…………
“你是说,叶宇香可能已经是银时空的人了?”听了修的想法,灸舞问道。修的想法的确有些匪夷所思,但却也有理有据。
“本来只是一个不确定的想法,但是我回家族里查了异闻录,三百年前,是有个类似的情况的。”修回答道。
灸舞沉吟片刻 ,接着修的话说:“你说的,的确不是没有可能,我们都知道,维持一个时空自然运行的,人力因素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自然秩序。”
“对,就像麻瓜他们所说的,人类再强大,也抵不过自然。时空秩序存在于无形之中,却又无处不在,它推动自然进化,历史变迁。”修顿了顿,又接着说,“所以,当初叶赫那拉思缇被叶赫那拉家族流放到银时空,其实是破坏了时空秩序的,因为按照银时
。”
“但是银时空这20余年却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是因为叶思缇顶替了原本银时空孙坚的位置,他代替孙坚推动了银时空的历史进程。所以银时空的时空秩序默认了叶思缇就是孙坚。”灸舞说到这,回想了下,“而且叶宇香从小在银时空长大,她从一出生就是孙尚香,而孙尚香是三国里的重要人物。银时空的秩序从一开始就默认了叶宇香作为孙尚香存在。”
“而叶宇策也作为孙策在24岁的时候死了。所以阿香和他大哥是被银时空秩序所认,即使他们本来应该是铁时空的人,却也因为这样,不为铁时空秩序所容。”修接下了灸舞的话。
“而我看到孙尚香排斥的原因是因为我是铁时空的盟主,铁时空的防护罩是我建立的,所以我是铁时空秩序的一部分,才会下意识得排斥不属于铁时空的人。”灸舞敲敲桌子。
“可是这样的话,阿香怎么办?”听了灸舞和修的话,夏宇问。
“这样,也只能送她回银时空了。”修也有些无奈,这样,对阿香的确有些残忍。原本她作为银时空的人好好的,好不容易接受自己是铁时空的人,被带回了铁时空,现在又要她回银时空。
灸舞也皱眉,对一个女孩子来说,的确有些过分:“夏宇,这件事只能拜托你和她解释一下了。”
修叹气,也对夏宇点头,:“我会让南城卫去银时空看看,确定一下那里的时空秩序有没有破坏,再来决定什么时候送阿香回去。”
“没有破坏时空秩序的话,不是不用送阿香回去吗?”夏天不解。
夏宇翻了一个白眼,上手就刮了下夏天的后脑勺:“就算没有破坏时空,在不属于自己的时空里都会被时空秩序排斥,到时候 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哦,”夏天委屈的摸了下自己的后脑勺,“可是修师傅你不是经常穿越时空吗?怎么没事?”
“每个时空穿梭者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况且我每次在异时空待的时间都不超过三个月。”修解释,“这次在银时空待了差不多一年,已经是极限了。阿香没受过训练,异能又不够,所以她受不了异时空的秩序排斥。”

楼主 月雅5  发布于 2017-08-30 22:50:00 +0800 CST  
铁克禁卫军总部,修办公室
修的面前摆着一大堆文件,修正在专心致志的改着文件。
“修,不好了!”阿扣破门而入,“出事了!”
修头都没抬,淡定得翻过一页文件“怎么了?”
“修,出事了,”阿扣看着修淡定的样子,上前几步,手撑在修的办公桌上,“大事。”
修抬头看着阿扣,皱眉:“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银时空出事了。”阿扣认真的盯着修。
修猛的合上了手上的文件,语气急切:“怎么回事?”
“刚刚南城卫来报,说是检测到银时空的时空防护罩出现裂缝。”一口气说完,修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裂缝?”修站了起来,“怎么可能?”
“对啊,银时空没有时空盟主,时空防护罩是由时空总盟负责的,一般不会出问题的。”阿扣边说边偷眼看修,修的脸色已经越来越差了。
听了阿扣的话,修抬手,狠狠得捏了捏自己的眉心:“时空总盟如果出问题,其他十二时空的盟主会第一时间知道。”
“所以修你的意思是银时空自身秩序出了问题?”
来回踱了几步,修恢复了冷静“阿扣,去夏家通知夏宇,让他把阿香送回银时空。”
“啊?”阿扣楞了,“为什么?”
“先别问那么多,”修冷声道,“给夏宇一个异能转换戒指,让他顺便在银时空查查银时空有没有魔气。”
“(⊙o⊙)哦。”阿扣楞道,“那修你不去吗?”
“阿扣你糊涂了?没有时空总盟的召令,我不能随意穿越时空。”修无奈。
“我还以为你会为了兄弟……”
“我没办法,”修的眼里闪过一丝无奈,夹杂着愧疚,“还有,提醒夏宇,不要随意动用异能。”
“是!”阿扣行礼,准备退出去,“如果夏宇不同意帮忙怎么办?”
“告诉他,费用我会打他帐上。”修无奈,“快去!”
看着阿扣出去的身影,修担忧极了,希望银时空没事,要不然兄弟们……
坐下,修打开一个空文件夹,准备给时空总盟打一份关于银时空的报告。铁时空虽然在x轴的时空之首,对其他x轴上的时空也只有监查权,没有权利直接插手其他时空的除魔等事务。
几天无风无浪得过去了,银时空自从孙尚香回归之后,就没有什么消息传来,时空总盟暂时也没有回音。但灸舞和修都觉得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半夜,一阵刺耳的铃声响起,修和灸舞第一时间睁开眼 ,“腾”得坐了起来。修转眼看向床头柜,那里放着的时空手机正在响。修下床,拿起时空手机,转头对灸舞温声道:“你继续睡吧,是银时空的电话。”
灸舞点点头:“披件衣服,别着凉了。”倒回去继续睡,修顺手帮他掖了掖被子,然后拿着手机出了房间。
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修接了电话,刚接通,话筒里就传来张飞的大嗓门:“大哥,你怎么现在才接电话啊?我等好久。”
“我们这是晚上,所以慢了些。”修无奈又抱歉。
“啊?大哥,对不起,打扰你睡觉了。”不用看,也能想到张飞带点小愧疚的表情。
修轻笑:“有事?”
“修大哥,人家想你了啊!”张飞语气略娘。
修被张飞刻意的语气弄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楼主 月雅5  发布于 2017-08-30 22:51:00 +0800 CST  
飞,别闹了。”对面传来争抢的声音,一会以后,电话里换了个人的声音,是关羽。
“宇,你们有什么事吗?”修无奈。
电话里一阵沉默,修也不急,等了一会儿,关羽才吞吞吐吐:“修大哥,你是不是和阿香吵架了?”
“怎么这么说?”修不解。
“阿香今天回来了,可是我看她好像闷闷不乐的样子。”关羽解释。
“你们好好照顾她,”修很无奈,自己把她带回铁时空,却又让他回去,阿香应该有一种被人抛弃了的感觉,“我很抱歉。”
略叹了口气,这个女孩对自己的心思自己也是知道几分的,但既然不喜欢,就不应该给她任何希望。修又略略解释了一下为什么把阿香送回银时空的原因。
“那修大哥,我们会好好照顾阿香的,你不用担心,”关羽承诺,“而且我们和阿香是好朋友啊。”
修点头:“嗯,对了,你们打电话来还有事吗?”
电话对面又传来了吵闹声,不用说,五虎又在抢夺电话了,修等了一会儿,话筒里才又传来声音。
“修兄,是我。”话筒里传来曹操温润的声音。
“会长。”修的语气有微微的暖意。“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哦,是这样,除了阿香的事,我们还想问问你什么时候会再来,我们也许久不见了。”曹操微笑,而他身边的五虎将也都安静下来,屏息等着修的回答。
听出了曹操话语中的期待,修弯了眉眼,“等下次我出任务的时候。”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去银时空,但修也不忍心拂了大家的期待。
…………
不知不觉,修和曹操他们聊了许久,正聊得欢,肩上传来一阵暖意,是灸舞。他正在把一件衣服披在修的身上,修转头看,灸舞低了眉,替修拢了拢衣服。感受到修的目光,灸舞抬头对上,眼里带点责怪。“怎么不披件衣服。”灸舞传音入密,又顺手揽住修的腰。
修笑了笑,抬手握住了灸舞搭在他腰间的手。
许久没有听到修的声音,曹操疑惑:“修,怎么了。”
修回过神:“没什么。”
灸舞把头搁在修的肩膀上,蹭了蹭,修縮缩脖子,转头斜睨。灸舞笑了笑,依旧不松手。修转过头,继续和曹操他们说话。灸舞静静的听着。

楼主 月雅5  发布于 2017-08-30 22:51:00 +0800 CST  

楼主:月雅5

字数:20733

发表时间:2017-08-31 06:3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11-08 19:08:56 +0800 CST

评论数:4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