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痛故事 短篇合集

都是楼楼的脑洞清水小短篇,每篇都是写完再一口气发上来。目前来看至少会有四篇,之后随时有脑洞随时写。
[真*不定期更新预警]

楼主 写文匿名小号  发布于 2018-02-15 11:16:00 +0800 CST  

“受大雪天气影响,多趟B市到A市高铁停运”正在赶往高铁站的媛媛查到自己的高铁被取消时几乎是崩溃的。
今天下午A市有省级组织的国际艺术交流活动,负责人李启明今天竟然早上七点一通电话打到媛媛家,要她代临时来不了的佳茵学姐当现场翻译,说是已经给她定好了十点的高铁票,只求她立刻动身。
这下高铁停运的消息让媛媛一下子傻了眼,赶紧打电话“启明学长,我刚知道这边下大雪高铁取消了,中午估计是赶不到你那边了。”
“我去!”电话那头传来李启明崩溃的声音。“我的小姑奶奶,这都快九点了你让我上哪再临时找个人来啊。那什么,你打车过来!出租的话三个小时左右能到,就算比高铁慢上俩小时你也能赶上下午一点半的活动。车费我报销,就这样啊!”
只好转战出租了。媛媛倒是运气不错,抬眼就看见路边停着一辆出租。媛媛一着急跑过去上来就拉车门,竟然还真把门拉开了。车里的司机正举着一个面包在啃,瞬间瞪了媛媛一眼。“师傅真对不起,我有特别急的事儿到A市,麻烦您带一程好吗?”

楼主 写文匿名小号  发布于 2018-02-15 11:17:00 +0800 CST  

凌晨两点,霍天把终于把客人从自己所在的W市送到B市。大半夜整整三个半小时的车程,可把他累坏了。要不是那人直接答应给他双倍车费,他绝对不会跑这么一程。本来就想把车熄火在车里稍微眯一会儿,没想到再睁眼就是八点半了。
到底还是社会经验不够不想事儿啊,霍天今年不过二十有四,昨晚听到那么好的价钱想都没想就直接拉活了,完全没考虑自己怎么回W市去,总不能空车跑回去吧。
活动活动有点僵了的手脚,霍天苦笑,不会运气这么好能碰见人愿意直接从这打车去W市吧?一边想着,一边从副驾驶的车斗里找出自己几天前扔进去的面包开始吃起来。吃了两口就发现味道已经有点不对了,霍天也硬着头皮吃下去。只因为从醒来开始肚子就不太舒服,霍天想着自己肠胃一向不错,估摸着自己是饿的。眼下这面包虽然有点过期也总比没有好。
车门一下被拉开了,撞进来一个挺漂亮的小姑娘,急冲冲地说自己要去A市。
A市和W市是挨着的。呵,老天开眼啊。

楼主 写文匿名小号  发布于 2018-02-15 11:18:00 +0800 CST  

媛媛打心里感谢这个司机小伙子愿意拉自己,看他的信息牌,叫霍天是吧。看面相他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想想他刚刚三口两口吞下面包差点噎到,赶紧猛灌半瓶矿泉水的样子,媛媛又差点笑出来。
“霍师傅咱们走高速吧,能快点”媛媛一边说一遍把车窗打开了一点让冷风吹进来。“我有点晕车,窗户开个小缝行吗?”
“你请便,就是千万别忍不住吐了弄脏车。”
“知道了知道了,你放心我才不干那种事。”
俩人年龄相仿,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两句,倒是投缘。媛媛越聊越起劲,霍天这儿但是越来越难过了。刚刚的肚子疼不仅没消下去,反而越来越明显了。那半瓶带冰碴子的水一口灌下去他就感觉不太好,这下开了窗户凉风一吹,霍天更是感觉小肚子那块一下一下抽着疼。他试图把一只手搭上去护着点,无奈自己的手也冰凉冰凉的,放上去反而难受。只好稍微弯点腰,轻轻扭动扭动,在媛媛察觉不到的范围里缓解一点疼痛。堂堂男子汉,不能因为这点事在美女面前失了态,太丢人。
可是疼痛显然没有放过他,一阵更激烈的疼袭来,仿佛小腹被人捏了一把。霍天浑身一颤,一只手开车另一只手不动声色地放下来,用小胳膊压在小腹上。霍天的姿势保持一直挨到了高速休息站,中途只要一把胳膊从肚子拿下来,就又一抽一抽疼的厉害。
“我去趟洗手间,马上回来。”
霍天快步走进洗手间里,确定媛媛看不见了,才立刻弯腰两手捂住了肚子靠着墙。嘶——怎么会这么疼。蹲了半天厕所无奈什么也拉不出来,又不想让车里小美女等太久,霍天只好靠着小隔间的门板隔着衣服揉了揉肚子又使劲摁了摁,感觉稍微好一些了就赶紧走出去了。

楼主 写文匿名小号  发布于 2018-02-15 11:18:00 +0800 CST  

“你还好吗?身体不舒服吗?”霍天刚回到车上就撞上这么个问题。自己还是暴露了吗?
“我…哪里不对吗?”
“哦没有没有,就看你从刚刚开始脸色变得挺不好的。”媛媛说完就想抽自己一嘴巴,瞎编也不能编这么个原因啊,显得自己一直在看人家一样。
“没事,就肚子有点难受,可能是凉着了。”霍天倒是没在意这点,肚子确实疼的厉害,干脆顺杆爬承认了,并且开始光明正大地用一只手按揉起自己的肚子。他哪里知道从他刚刚把小臂压上肚子开始,媛媛就看出来他肚子难受,碍于两人不熟装不知道而已。可刚刚看他从厕所出来明明皱着眉头一只胳膊摁在肚子上,却还努力挺直身子装成没事人的样子,媛媛有点心疼,只想随便编个借口让他别再强装了。
媛媛把车窗摇上去“你车开的挺稳的,我不晕,用开窗了。”车子开上高速了,霍天的手依旧在不停地揉着小腹,嘴上倒是没停地和媛媛聊天。
“咕噜噜噜噜”一阵响亮的肠鸣,霍天没忍住“唔”的一声呻吟出来。媛媛一转头,就看见了他手死死摁进小腹,眉头紧皱的样子。“咕噜噜噜噜噜”又是长长的一声,霍天只感觉小腹剧烈的绞痛,肚皮之下的肠道在疯狂蠕动。更可怕的是,一路从肚脐疼到肛门,一股强烈的便意涌上来。靠!又羞又恼的霍天在心里骂到,怎么偏偏是这个时候!
旁边的媛媛显然知道他难受极了“喂你要不要紧啊,不行就别死撑啊。”回应她的只有一声压抑着的“嘶——呃——”
“铃铃铃铃铃”李启明的电话打进来。“媛媛你别着急了,外籍专家那边也有点事没法按时到,我们推到三点开始了。” “你说什么?!你这…算了算了也好,车费还报销就行啊。”
媛媛挂了电话,发现霍天虽然一只手还按着肚子,神色已经正常了不少。当然,除了他脸上一直蔓延到耳朵根的绯红。“那边的事推迟了,我不那么着急赶到了,你要是还疼的厉害就停下歇会啊。”
“这是高速停不了车!”霍天拼尽全力维持着形象,肚子里一阵阵的翻搅让他快连开车都集中不起精力了。
再说了,前面还有快70公里才能出高速,而这中间,再没有休息站了。

楼主 写文匿名小号  发布于 2018-02-15 11:18:00 +0800 CST  

在包里一通翻,媛媛终于找到了两个旧巴巴的暖贴,二话不说直接撕开贴到霍天小腹最外层的衣裤上。
霍天的小腹被人突然一摁,又“呃”了一声,捂着肚子喘粗气,“你干什么!” “暖贴,能发点热量给你解解疼的,它不热了的时候撕下来就行。”霍天蚊子哼哼似得吐出一句谢谢。
媛媛不知道自己刚刚摁的这两下,让霍天好不容易平静一点的小腹又闹腾起来了。霍天浑身一颤赶快夹紧臀瓣,强顶着一股股暖流的冲击,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打颤。
要快,一定要忍到出高速找到厕所,霍天把车开到了最高限速。绷紧了全身的肌肉,霍天终于熬过这一波强烈的便意。已经不敢揉了,霍天只是用手按着小腹,期盼着暖贴的热量可以让肚子好受一些。
便意冲上来的间隔时间越来越短了,霍天被折磨的几乎想要放弃了。可是,难道要泻在车上?弄脏裤子弄脏车,关键还当着这个小美女的面?霍天咬紧牙,就是憋死过去,也绝对不能在车上拉出来。可是,嘶,憋起来真是不容易啊。
“您…帮我查一下…出了高速最近的…厕所在哪儿好吗?”霍天僵在那里已经不敢动了,甚至不敢大幅度的喘气,生怕一个不慎泻出来。
“公共厕所太远了,不过出口附近有家大咖啡馆。我进去买点东西,你用他们的厕所就行。”媛媛刚才看他一次次的提臀动作时就已经上网查了。
快到了,快到了,还有五六分钟就能开出去了。可又是一阵无比强烈的便意在冲击肛门,霍天的屁股直接出溜到座椅最前端,维持着一种近乎蹲着的姿势。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在发抖,冷汗一大滴一大滴往下落。
也亏得霍天平时肠胃不错,身体也强健,才开着车还愣是憋了三十多分钟都没泻出来。看到出口了,看到远处的咖啡馆了。
肛门就要被撑开了,肚脐肠子肛门全都疼的不行。霍天现在满脑子只想着一件事,夹紧,忍住!

楼主 写文匿名小号  发布于 2018-02-15 11:20:00 +0800 CST  

霍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车开出高速停到路边的咖啡馆边上的,只知道自己的肛门真的收紧到极限了。稍稍一动稀便仿佛就要喷出来了,每动一下都要停下闭眼忍很久,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车里出来的霍天,一步也不敢动了。
“快走,马上就到了” 媛媛架住霍天,一手轻轻搭在他的肚子上。“不行…再迈开腿…就真的拉出来了…”霍天已经顾不上什么姿态,一只手摁着肚子,一只手攥拳堵在屁股后面,眼底已经有泪水涌上来了。媛媛急了把心一横,一下抱起霍天冲进了咖啡馆。“诶呦,疼…你别…啊!”
媛媛不顾的店员震惊的眼神,进门就问“卫生间在哪?!”之后就一口气直接把霍天抱了厕所,把他放下才发现他已经哭出来了。真的不赖霍天,刚刚那几秒钟的折腾已经让他几乎是摁住臀缝才没有拉出来,浑身又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看他僵在那儿不动两只手都死死摁在后面,媛媛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上手“咔啦”解开了他的皮带,往下拉了拉他的裤子。霍天这才慢八拍地回过神来,慌张地挥手赶媛媛走。
就是这一挥手,霍天的外裤一下子滑了下来,惊慌之时括约肌也彻底放松投降了。“噗滋——” “呃——”媛媛在关上厕所门之前,清晰的看到霍天的内裤突然往外鼓出一个包。
霍天真的憋坏了,不管不顾地一把扯下内裤就开始狂泻。棕黄色的稀便争先恐后地往出喷,哗啦啦的声音伴随着霍天“啊呦,嗯——”的呻吟声一直持续着。
直到蹲到脚有点发麻身体发颤了,霍天才好不容易淅淅沥沥地停住不泻了。忍住小腹刀绞一样的疼痛站起身脱掉了外裤换下兜着一小坨稀便的内裤,霍天闭着眼把脏内裤丢进垃圾桶。可是还没来得及穿上外裤就又感觉肠子又猛的一拧,痛的他立马诶呦一声蹲了下去。“噗噜”,一个带着稀的屁滚了出来,紧接着又是“噗嗤噗嗤”昏天黑地的一通泻。
等到只穿了一层外裤的霍天面色灰白扶着墙弯着腰捂着肚子走出厕所时,他已经在里面泻了停,停了泻地折腾了四五次,拉的一次比一次稀,到最后连菊Ф花都被刺激的有些发疼了。霍天感觉自己所有的力量都被抽空了,肚子却还死疼死疼的。不曾想一抬眼就看见媛媛两手提着不少东西站在靠门口处给他打手势让他上车,霍天忙把捂在肚子上的手放下来,和她一起上了车,笔直地坐下。脑子已经被疼和累折磨的不太转了,霍天在那僵硬地保持姿势。

楼主 写文匿名小号  发布于 2018-02-15 11:21:00 +0800 CST  

“疼就把椅子放下来躺着歇会儿或者直接揉揉,总之在我面前就别装了”媛媛进了车就开足了车内暖风,还顺带往霍天怀里塞了一杯热橙汁,“反正你该丢的人在我这儿都丢了一遍了是吧。”语气到不像是嘲讽,更像是玩笑。
霍天听她这么说,慢慢从头昏脑涨和腹痛中清醒过来。想想刚刚一路上都发生了什么,他真的恨不得现场死掉算了。扭扭捏捏了半天,挤出一句“对不起”。
媛媛看他红着脸纠结半天,还以为他要说什么。这一句对不起,真是逗得她笑出声。他怎么是这种,这种犯了错的小孩的样。
“我和你开玩笑的,谁还没有难受的时候,你千万别忘心里去。刚刚一路上我都心疼死你了,实在替你着急,没和你打招呼就把你扛起来了对不起啊。我抱你多少吃力点,那几步跑的颤颠颠的你一定很难受了的吧?这些吃的喝的算我给你赔罪的。不过我把所有东西都买完了看你还没出来真的担心死了知道吗,就差当场打120了。来来来先别干坐着快喝点橙汁,我是热的特意买给你的,喝下去肚子里能好受些。我还带了两个三明治出来,一会儿当午饭吃了昂,得吃点东西才有力气…”
挺媛媛一大通真诚地说下来,霍天总算是不在羞愧难当,反而有点小感动。真诚地对这热心的小姑娘说了句谢谢,喝了点热橙汁,也不再顾及什么形象了,直接蜷在放倒的座椅上按着依然疼痛肆虐的肚子。便意消失之后,小腹的绞痛越发明显了。这种持续不断的,尖锐的,仿佛要把肠子都拧断的疼,几乎搞得他犯恶心。
“所有吃的你一个人好好享用就行,我不用了。”霍天自又把身子蜷紧了一些,弱弱的哼哼着。看一个这么高高大大还算壮实的人虚成那样,简直都要跟自己十岁的小表妹闹肚子的时候一个样了,媛媛没过脑子就蹦出来一句“还疼的厉害吧?过来姐给你揉揉。”说完才发现不对,他他他他是个大男人不是自己那个十岁的妹啊,哪能拉过来就揉揉?可是霍天竟然…真的把座椅立起来了?这眼巴巴的小表情…是真的想让她给揉揉?
现在是中午12点,时间,确实还够。

楼主 写文匿名小号  发布于 2018-02-15 11:21:00 +0800 CST  

媛媛轻轻碰碰他摁着肚子的手,他扭扭身子把手拿开了。只是没有了压制,他明显更疼了,轻轻哼了一小声。媛媛赶快伸手他的小腹揉了两下,可是隔着一层毛衣,媛媛对该怎么下手完全没概念。“你…里面穿秋衣没有?隔着一层毛衣我手底下没谱。要不…”
不等媛媛说完,霍天一手拽起她的手腕把她的手从毛衣里伸进去摁着小腹。可能是因为已经在媛媛包里放了很久,也可能是因为直接贴在最外层毛衣上了,之前的两片暖贴已经不怎么热了。媛媛感觉手底下一片皮肤都凉凉的,甚至能感觉到肚皮下的肠道在一下下地抽,像是痉挛了。自己那表妹有次也是这样,小丫头都活生生的疼哭了。刚刚那么狠的拉过肚子,他现在一定浑身乏力疼的不行吧,事到如今,媛媛母性大发也顾不上什么男女有别了。
“一会儿觉得我揉轻了或者重了就说话昂”媛媛一边说一边赶紧把手抽出来贴在热饮纸杯外,把手心手背都烫得暖暖的,就赶紧把手伸回去小心地安抚着他的肚子。
毕竟是给妹妹揉过很多次的人,媛媛下手不重但倒是让霍天的小腹安分了不少。媛媛控制着手上的力道和速度,耐心地一下一下打着圈。看霍天一直没说话,媛媛有些心虚地暂时停了手。霍天的身体立刻颤了一下,小腹不自觉地往媛媛手上贴。看来是挺受用的,媛媛边想边继续揉起来。
20分钟过去了,媛媛感觉他手底下慢慢热乎起来也不再一抽一抽的。“怎么样,好些没?”媛媛收了手,把霍天的衣服往下撤了撤盖严实肚子。
“好多了,上路吧,刚刚真的谢谢你。” 霍天轻轻摸了摸小腹就准备开车了。“等等,车跑起来的时候吃饭我会犯恶心,等我吃口饭再走好吗?时间还够。”媛媛扬了扬手里的两个三明治。答案毫无疑问是可以。
“来这一个给你的,我一个人吃不了俩,三明治这种东西下午的会场里肯定也带不进去。再说你光在这儿看我吃不馋啊,趁还热乎吃了吧。”
霍天最终接过了三明治,点头冲媛媛一笑,张嘴吃起来。“你一笑倒是还挺好看啊”媛媛打趣到。
Q省的冬天,即使是中午也依旧很冷,但是霍天感觉暖暖的,从肚子里暖到心里。

楼主 写文匿名小号  发布于 2018-02-15 11:22:00 +0800 CST  
第一篇完结,感谢度娘不吞之恩(´・ω・`)

楼主 写文匿名小号  发布于 2018-02-15 11:23:00 +0800 CST  

大年三十晚上,媛媛不情不愿地留在医院值班。不像那些个大医院,媛媛所在的这小医院平日人就没那么多人,这下更是显得有点空空荡荡的。好在她今晚值班的这片儿有个带电视的输液室,媛媛便把自己闷在里面抱着个抱枕看会儿春晚。
“您好,输个液”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飘过来,媛媛一个激灵差点以为鬼来了。偏过头一看,更觉得自己这是撞鬼了。面前直挺挺的站着一个一身黑西装的瘦高男人,整张脸煞白,黑眼圈倒是浓重,满脸的汗水想被人拿水泼了似的把头发都打湿了。看着这个极其虚弱还面无表情的人,媛媛愣了两秒才赶快伸手拿过他手里的药液瓶。顺便看了一眼,打的就是补充体液的生理盐水和葡萄糖,再一看果然是脱水了,怪不得是这幅鬼样子。
“好的好的您随意坐,我去准备一下马上就来。”不一会儿媛媛就端着托盘回来了,正看见那人窝在最后面靠边的椅子上,眉头微皱两眼有些空洞,双手用力摁着腹部。
“姓名?”
“何天”
“腹泻导致轻微脱水对吗?”
他偏了偏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嗯”。
说话间媛媛已经利索地挂好输液瓶准备齐全。
“这次就打点生理盐水葡萄糖,大概两到三个小时能好。来吧,伸手。”
何天把左手伸出来,右手依然用力地摁住腹部,可是这点动作变化还是引起了腹部的疼痛,他轻轻缩了一下,“呃”一声闷闷的轻轻的呻吟。把这一系列小动作尽收眼底的媛媛有点替他难过,大年夜的肚子疼成这样,拉肚子到脱水,孤零零的一个人来这灰丢丢的小医院打点滴,这要是换成自己恐怕早就崩溃了。
轻轻把他的手摆正,媛媛这才发现他虽然指尖冰凉,可是手掌和手腕都热得不正常,再加上他整个人竟然在微微发抖…难不成发烧了?媛媛直接上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果真有点烧。
“你…” “我没事!”媛媛的话刚开了个头就被他插过去。“我休息休息就好了,你快打吧。”仍旧是一张扑克脸。
碰上这么爱逞强的,媛媛也是没了办法,只好垫稳他的手,小心地给他绑好止血带。“握拳,我扎了昂,松手,好了。”把点滴的速度特意调慢些后,媛媛就端着托盘走出去了。这次倒是隔了好一会儿才回来,一只手拿着个热水袋,另一只手臂上挂着她的超长羽绒服。
“来,帮个忙,稍微起下身好吗?注意手别动啊”也不知道是不起这么温柔的说话起了作用,何天这次倒是挺听话的站起来,媛媛趁机赶快把带来的靠垫放在椅背上,又把自己的超长羽绒服往何天身上披。何天一下闪开,冷冷地瞪了她一眼。媛媛从来最不怕跟人来硬的,不打磕地瞪了回去“在医院就得听护士的话,就你这一身汗还只穿套西服不是找冻死去吗,都烧成这样了就至少暖一暖。这大过年的爱惜着点自己的身体。”媛媛一边说一边直接把羽绒服披在他身上,又半推半扶地让他坐下,拉了拉羽绒服把他彻底包住。说实话,媛媛还真是怕他这么虚弱还硬扛再扛出点什么事。

楼主 写文匿名小号  发布于 2018-02-20 15:46:00 +0800 CST  

以何天平时的逞强劲儿,他根本不会让人有机会像媛媛这样待在自己边上。可是如今拉了一下午肚子再加上发烧,整个人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任由媛媛来回摆弄。
一个热水袋塞到自己怀里“肚子疼不要使劲摁,我知道那样能止点疼,但是也容易把肠胃按坏了知道吗。喏,拿这个暖暖之后着揉揉能好些。”
“谢谢。”何天终于没再顶她,直接拿过热水袋捂上肚子。这小护士嘴上不饶人,倒是挺会照顾人的。况且自己从下午开始肚子里一刻不停地又冷又绞,后来开始浑身都开始冷的哆嗦,现在能暖和些确实舒服不少。
不一会儿,何天只觉得肚子里突然翻腾起来,喉咙里开始猛烈地犯恶心。本想着忍一忍就能压下去,结果胃里肠里一阵阵翻腾的他胸闷头晕实在受不了,抖落掉羽绒服拎起输液瓶就要往厕所跑。脚下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倒,好不容易稳住了也还是撞到了边上的椅把。
正在和闺蜜发信息吐槽逞强小帅哥的媛媛听到声响回头一看吓得不行,赶快跑过去帮他拿高吊瓶防止回血。“怎么了这是,哪里不舒服说话?”何天没回应,直接大步往出跑,媛媛慌忙举着吊瓶一路跟着跑。直到他跑进洗手间,撑着洗手台呕出一小口水来,媛媛才彻底明白过来。看他还在不断的干呕,媛媛一只手拿高吊瓶,一只手拍拍他的后背。看他实在呕不出什么,又给他一遍遍从上往下捋着胸脯。何天撑在那喘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感觉那股恶心劲下去了。
“好点了吗?还想吐吗?”
“没事了,回吧。”
媛媛放下手,举着吊瓶跟着他一路走。看这人又挺的特直还走得挺快,媛媛不由得叹了口气。就这还装得跟没事人似得?这种人是逞强习惯了吗?
只是这次回去坐下后何天倒是主动披上衣服抱住暖水袋。媛媛架好输液瓶本想给他倒口水来,结果一眼瞥见输液管心里咯噔一下。“你自己调输液速度了?”
“以前都输得挺快的。”
“你知不知道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这么乱来有危险啊!这么大人了不知道点滴不能打太快啊?”媛媛赶快把速度调回去“难不成着急回家还是怎么的?”一晚上接二连三受刺激的媛媛有些口无遮拦了。
“没有,家里没什么人”他的声音很疲惫, 他也确实累了,甚至懒得搭理媛媛在那边一个劲的道歉,闭上眼休息了。
他原本一直把让母亲过上好日子当成自己一切努力的动力,可如今那个动力也离他而去。这大半年来他一直过得很坚强,反反复复告诉自己能撑下去。可在这个窗外已经零零碎碎地响起鞭炮的晚上,再也没有她给自己做的菜熬的粥。可能人生病的时候都会变得脆弱吧,他忽然感到一阵钻心的难过。

楼主 写文匿名小号  发布于 2018-02-20 15:46:00 +0800 CST  

媛媛看他直接闭眼不搭理人了,简直想抽自己两下,但凡有脑子的都知道不该在这时候戳人家痛处。不敢再打扰他又怕他一会儿再出点事,媛媛干脆捧着自己的保温杯坐到最后和他空一个的位子上,以便随时看着他。
仗着他闭着眼睛,媛媛大胆地看了看他。还挺年轻帅气的人却透着一股疲惫,手抱着热水袋依然轻轻按在小腹,看起来还是挺难受的。一瞬间媛媛甚至有种冲动要给他揉揉,想起他刚刚的反应还是打消了念头。
整个输液室只有电视里春晚的声音。又是有些俗套的小品,来来回回一阵误会,到头来又是煽情的音乐中喊出“这就是最幸福的年,我们一起回家过年!”。不过此时此刻孤零零地待在医院看这个,媛媛倒是有些感慨,对着何天苦笑了一下却正好看见何天脸颊划过一滴泪。他紧咬着下嘴唇,眼圈红红的,顶着小电视不知道在想什么,甚至没注意媛媛在看他。
媛媛已经想不明白他是被自己刚刚的话气的还是看节目感动的,只是默默伸出手捏捏他的肩头,又捋捋他的胳膊。何天一下子惊醒过来,看见媛媛直接挪到他旁边,正拧下保温杯的杯嘴把热水递给他。“喝点热水吧。对不起我不该那么说话。乱调点滴真的有危险我有点吓到了,刚刚那阵恶心说不定也是因为这个。但是无论如何这是我的错,大过年的惹得您难过我很抱歉,如果能做什么弥补一下请您一定告诉我。”
说话间媛媛一直低着头不敢看何天的脸,心里默念老天保佑。“不是你的事,看节目看得有点感慨而已。”他说话还带着很重的鼻音,可是情绪还算稳定。媛媛抬起头才发现何天竟然也在低着头讲。“我从小和妈过,那些日子当时不觉得怎样,现在想起来真是…”
何天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今晚忽然特别想说话,特别想对着人把自己的苦水都倒出来。一讲就根本刹不住闸,甚至一直讲到自己怎样一个人在断了暖风的办公室加班,怎样肚子疼得站都站不起来,怎样拉肚子虚脱到摔倒在厕所冰冷的地上。何天的声音越讲越打颤,因为一种越来越浓的悲伤和孤独,也因为自己的肚子又不安分地绞了起来。他停下来咬住牙害怕让媛媛发现,刚刚闭眼忍耐了几秒就感受到已经有点凉了的热水袋被拿开。一睁眼,正看见媛媛向他这边俯过来,一只手搭在他肩头一只手放在他的小腹上轻轻按揉。
“是这里疼得厉害吗?”媛媛感受着手下最不安分的地方,开始轻轻揉动。隔着薄薄一层衬衫,媛媛能感觉到他小腹瘪瘪的,有点轻轻的在抽。抬头一看,他苍白的脸上竟然有点点发红。这人,还害羞了?
媛媛轻轻一笑“虽然我们平时是喜欢你这种安安静静不喊疼还配合治疗的患者,但是今天破例,哪里难受就说,疼的厉害就叫出来没事的。还想讲故事的话我听着,累了就眯一会,大过年的过得轻松点。”手底下倒是一刻没停的转圈揉着。
何天彻底卸下了铠甲,往媛媛身边靠靠“呃…嗯…就那里…疼,好疼”。

楼主 写文匿名小号  发布于 2018-02-20 15:47:00 +0800 CST  

“今晚你得值一宿的班吧?”
“是啊,怎么了?”
“没事,那我一会儿就留在这儿了。陪你过个年。”
“想要人陪就直说!”

楼主 写文匿名小号  发布于 2018-02-20 15:48:00 +0800 CST  
第二篇完结。
被回帖的盆友们炸出来了。

楼主 写文匿名小号  发布于 2018-02-20 15:49:00 +0800 CST  
补充一句哈,楼楼起名无能,所以女主又叫媛媛了。每篇故事之间没有任何关系的,别误会哈。

楼主 写文匿名小号  发布于 2018-02-20 15:50:00 +0800 CST  
临时开一个超级短的脑洞,看过“国王的演讲”的朋友们可能比较能看明白吧。

楼主 写文匿名小号  发布于 2018-02-25 22:10:00 +0800 CST  

“我的第一任保姆,她喜欢我哥哥不喜欢我。每次我们被带去见父母的时候,她就…就会掐我,我会哭,接着立刻被送回到她那里。让后她…她就一直一直不喂我。直到三年多以后我的父母才了解情况,所以胃有毛病一点都不奇怪。呵,到现在都是。”

楼主 写文匿名小号  发布于 2018-02-25 22:11:00 +0800 CST  

“伯蒂”伊丽莎白身披绒斗篷,端着热牛奶和白面包从门口探身进来。屋内灯光很昏暗,约克公爵低着头窝在办公桌前的软椅上。
“姑娘们已经上床了”公爵轻轻动了动身子,以示回应了。“伯蒂”她把牛奶歌面包放在桌上,蹲在他身旁“玛格丽特还是个孩子,给她点时间好吗。所有这些礼仪,她能学会的。”
“有人…能再给…给…给…我时间吗”公爵磕磕绊绊地说。伊丽莎白伸出胳膊环抱住他的肩,轻轻捏捏“亲爱的,亲爱的没事的,相信我不会有事的。来,先吃点东西吧,你晚饭时就没怎么动餐具,这样下去你胃会难受的。”
无声。
无声。
她依旧半抱着他,耐心的等。此时此刻她绝不能让他再承受更多的压力。
“呃啊”一声呻吟。
她立刻贴到他身旁“哪里难受吗?伯蒂,伯蒂!” “呵 咳 呵”公爵几次张嘴,表情极为痛苦,却说不出话来,索性直接拉着她的手放到上腹。
“哦天呐”伊丽莎白一声惊呼,他的整个上腹都有些涨了起来,撑得圆圆滚滚的。“我恶心”公爵终于挤出来一个词。“我去找医生”她起身就要往外跑,却被拉住了披风,回头只看见他在摇头。他依旧低着头忍耐着,看不清表情。
“亲爱的,在这等一下好吗,我不会去叫医生。”他松手了。伊丽莎白将披风铺在他身上,就去拿了热柠檬水和盆子来。再次回到小屋,看到那个缩在椅子上的人,她心里一阵钻心的痛。
“柠檬水”她倒了一杯举到他嘴边,他凑到杯沿喝了两口,就闭上嘴不说话了。

楼主 写文匿名小号  发布于 2018-02-25 22:12:00 +0800 CST  

看着他又难受得向前挺了挺身子,她放下水杯把手搭在他的胃上。没有反抗。她并不会按摩,只能轻轻地用帮他手从上往下顺一顺,仅仅几秒钟之后他便捂着嘴挣扎着要起身。
她赶快将准备好的盆放在他面前,他对着盆不停地干呕,却什么都吐不出来。一下一下,他呕到浑身发抖,仍旧吐不出任何东西。他气急了一拳打在胃上,胃里面一阵翻江倒海,他呕得流出眼泪来却还是吐不出东西。“伯蒂,求你别这样,别,别。”她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赶快伸手护住他的胃。
看他依旧难受得不行,一狠心按着他的上腹往上推了又推。“嗝——”他终于把胃里乱窜的那股气吐了出来,紧接着就“哇”的一声往外吐出些没有完全消化掉的糊状食物。
她轻拍他的后背,直到他再也吐不出东西却还是撑着盆子张着嘴想呕。她不敢再动他,默默在旁边陪他跪了好一会,看他喘气声渐渐平静了才把他扶起来又喂了几口柠檬水。把杯子放下来时,她正看到一滴眼泪划过他的脸颊。
“哦亲爱的”她贴到他身边,让自己的脸碰上他的脸“我会在你身边的,一直一直在。这些都没关系的,好吗。”
“去罗格找吧。”

楼主 写文匿名小号  发布于 2018-02-25 22:12:00 +0800 CST  

楼主:写文匿名小号

字数:19403

发表时间:2018-02-15 19:1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6-15 15:58:05 +0800 CST

评论数:14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