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口味】忽见陌头杨柳色 bg 多类型

男主:病弱,多类型,叔叔
女主:侄女
无三观无逻辑,无三观无逻辑,无三观无逻辑。
写这篇就是为了爽。


楼主 百部山奈  发布于 2019-06-12 08:42:00 +0800 CST  
成安公主府有一大片竹林。公主喜竹,皇帝便派人从闽运送竹子进京,种在公主府内。

竹林里有一座小六角亭,亭子下坐着两个人,一个是成安公主,一个是当朝太子。

太子慕霖今年二十有九,平日里最是仁厚和善。此时却表情狰狞,眦目欲裂。“成安我是你亲哥哥!你难道要看着我去死吗?”

成安公主慕岁今年十七。慕岁面上冷漠,似是对哥哥的话语半分不动情,手却紧紧抓着胸前华鬘项圈坠着的玉石挂件。“叔父既选了哥哥做太子,自是不会,不会再下杀手。”

“你懂什么?” 慕霖掀翻了石桌上的茶案,“他是谁?他是杀了父皇篡夺皇位的冷血怪物!成安,他现在宠着你只是因为你没有威胁,总有一天他要把我们这些前朝遗留全部解决!”

不待慕岁说话,慕霖站起身,两手抓着慕岁的肩膀:“慕昭、慕远已经死了,今天慕琅斩首,马上就要轮到我了。成安,你救救哥哥。”

慕岁不敢直视哥哥的眼睛,她偏过头,看着亭外翠绿的竹林。“慕昭是病死的,他身体一直不好。慕远是惊马摔死的,是他自己要去驯野马的。慕琅他造反,他铸私兵!哥哥,叔父不会杀你,只要你听话就好了。”

慕霖气得甩袖,他在亭子里不停地来回踱步。十年前,小皇叔慕堇初造反,亲手将先帝慕堇玟斩于龙椅之上。那天以后,先帝的子嗣都只有战战兢兢地活着。十年间,龙嗣死伤不断,如今只剩他们兄妹二人。慕霖感觉那把刀现在就抵在他喉咙上,马上就能要他的命。

“成安,哥哥求你。你每天都在他跟前伺候,你只要帮哥哥一次,就一次。你把毒下在他身上,哥哥就得救了。”

“不可能!” 慕岁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疯了!”

“皇叔他没有孩子,只要你安分守己,皇位就还是你的。”

“我活不到那天!我活不到!” 慕霖跪在慕岁面前。“岁岁,我的好妹妹,他杀了父皇啊,你杀了他不应该吗?”

慕岁不愿再与他就此事多言,她站起身朝外走,最后警告他:“我不可能做的。我也劝你不要做。”

留下慕霖在她背后嘶喊:“慕岁,你这个叛徒!你认贼作父,你枉为人子!”

楼主 百部山奈  发布于 2019-06-12 08:44:00 +0800 CST  
慕岁当晚未在公主府留宿,她下午便赶回了皇宫。
皇帝御赐的轿撵让她不必从宫门步行进入内宫。慕岁坐在轿撵上,想着哥哥的话心神不宁,手不自觉地又摸上了那枚玉石挂件。
她低头去看,这个华鬘项圈是她及笄时皇叔送的。皇叔当时说,这不是什么贵重的物件,只求它保佑岁岁平安。这原是皇叔小时候常年带过的,玉石挂件当初不小心摔碎,现在用金镶着。她自及笄那年带着,一直到现在。
她突然很想皇叔。
轿撵停在养心殿,慕岁不等传召就走了进去。路上自然没有人拦,她十二岁就自由进出养心殿,已经代替了一等女官的位置,常侍于御驾前。

楼主 百部山奈  发布于 2019-06-12 08:44:00 +0800 CST  
慕堇初年已四十,却未有老态。他继承了其母顺毓皇贵妃的精致容颜,五官出色,惊艳异常。一身金尊玉贵养出来的白皙细腻的皮肉,只眼尾有时间留下的些许纹路。
慕岁进入寝殿,就看见他正卧在床上,伺候他多年的御前太监德一正在给他换尿巾子。
慕堇初的身体一直不好,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羸弱。据说小时候大病小病连绵,差点没保住,所以皇贵妃对他十分溺爱,养得他一身懒病。他六七岁时喝药喝伤了憋不住尿,有尿意了下体就已经淅淅沥沥的,后来干脆就包着尿巾子再没放下。
慕岁接过热帕子,替了德一给慕堇初擦拭下体,仔仔细细地把性//器、腿/根、股/沟都擦干净,之后扑上珍珠粉,包上干净的尿布。她用胰子洗了手,才扶着慕堇初坐起来。慕岁挨着他,让他好靠在自己身上。
“岁岁怎么这么快就回了?”慕堇初半阖着眼,懒洋洋地说话。“朕可再舍不得放你回公主府了。”
“我也舍不得叔父。这不事一完就赶回来了?”慕岁顺了顺皇帝披散的头发,他头发白得早,白发也多。“我帮您梳一下吧,发尾有些打结呢。”
慕堇初未有表示,只是靠着不动。
慕岁招手让德一拿梳子来,轻轻地帮他把及腰的长发梳顺。她将掉下的头发收在一起,交由德一去烧掉。
“岁岁猜,叔父今天肯定没有走路。”慕堇初懒得动,德一身强力壮地就是方便抱他。“岁岁扶着叔父走走。”
“唉。”每天运动虽是太医的嘱咐,但他也是为了让小侄女开心。“嗯。”
慕岁扶着慕堇初慢慢地走。他一步一步都漫不经心,从床到门没几步路的距离都比常人慢两倍。
门外有几处精心布置的花坛,御花园慕堇初登基十年没去过十次,他们只有费心思把花放到他眼前。
“茉莉不是什么珍稀的花,但这两天是它的花期,香味怡人,我便吩咐花匠们移植过来。”慕岁声音轻柔动听,仔细地为男人介绍花的品种习性,不让他无聊反感走动。
“岁岁有心了。”慕堇初并未看花,眼神温柔地注视着身边的小姑娘。
慕岁察觉到他的目光,回看着他,眼里满是盈盈的笑意。

楼主 百部山奈  发布于 2019-06-12 08:46:00 +0800 CST  
走走停停了一炷香的时间,慕岁搀着慕堇初回房。待慕堇初在紫檀圈椅上坐好,她坐在矮板凳上给他按摩腿部。
“叔父要谨遵医嘱,每天多走走是为了您身体好。您不是忘了,是压根不当回事儿。”慕岁念叨着,她陪在他身边十年,经历了他的大病小病,惟愿他安康。
“你每天都拉着朕走,朕可听话了。”
“岁岁不能一直陪着您走,您得自觉。”慕岁现在是力谏君主的言臣。
“岁岁要去哪?你不在朕身边又去哪了呢?”慕堇初神色莫名,目光深沉。她从没有忽视过他帝王的身份,可真正面对他严肃的一面还是应对不及。
“岁岁不知。”慕岁回避着他的目光,她对叔父的孺慕之情甚至于爱慕,都驱使着她常伴他左右的愿望。
可今天竹林密谈对她影响颇深。她不认为慕堇初于她有杀父之仇,父皇刚愎自用暴戾苛政,自食其果是迟早的事。可太子哥哥若是与皇叔之间必有一争,那她该如何?
慕堇初将她拉起来,圈椅宽大,慕岁可以坐在他身边。“岁岁不知去哪,就一直待在朕身边吧。”他的手揽上侄女的腰,头和头轻轻挨着。“岁岁帮朕换巾子吧,朕乏了,想眯会儿。”
“是。”慕堇初不愿再走动,德一把他抱上床。
慕岁撩起他的衣摆,露出里面的开裆裤,解下布巾,上面已有尿渍。她拿起托盘上的暖玉尿壶,给慕堇初疏解。娇嫩细腻的手轻抚过腿根性//器,男人的身体打了个尿颤,汩汩尿液泻出。
一切收拾妥当了,慕堇初的呼吸清浅,已是浅眠状态。他睡得有些不踏实,眼下露出一丝眼白。
慕岁给他掖了掖被子,手伸进被子里握着他的手。几个呼吸后,慕堇初才算是睡沉了。
她并未即刻抽手离去,坐在床边的脚踏上,一只手仍放在被子里。德一送来了今晚膳食的单子,她单手持着翻看。慕堇初在吃食上也不上心,每顿动不了几口,她总要用心些。
指了一处汤饮,将油腻的菌汤换成清爽的甜汤,交还给德一。慕岁趴在床沿看着她所恋慕的男人的睡颜,祈愿若是时间停留于此刻该有多好。

楼主 百部山奈  发布于 2019-06-12 08:48:00 +0800 CST  
慕堇初睡了一个时辰,被慕岁哄着醒来。若是再睡下去,怕他晚上便睡不着了。在日常生活上,小侄女最是用心。比方说现在,一觉醒来觉得身子干爽,她必是为自己清理过了。
慕堇初被人伺候惯了,他幼时失禁,对旁人给他换洗一事不甚在意。可慕岁十二岁时第一次开始尝试着服侍他,他心里很欣慰。如今五年了,他的身体已经习惯了她。
晚膳时胃口不佳,慕堇初神色恹恹,提不起兴致,只闭眼坐在桌案前,满身的抗拒。
慕岁跪坐在他旁边,小意地劝着。“叔父,只当是为了岁岁,好歹吃些。您疼岁岁。”
舀了半勺粳米粥放在他嘴边,他仍闭着眼张嘴含下。只半勺粳米粥,他咽得困难。慕岁放下勺子,手放在他胃部打圈按摩。好一会儿他皱起眉头,慕岁会意,拿着方巾递到他嘴边接着他吐出的粥液。
慕堇初靠在慕岁怀里,头侧着埋在慕岁脖颈间,一副无力可怜的模样,让慕岁很是心疼。慕岁留下了甜汤,挥手让宫婢将其余撤下。
“咱们不吃了,不吃了。”每逢用膳,慕岁觉得自己这个叔父还像个孩子。“我留了桂圆红枣汤,叮嘱了少放糖。我喂给您。”
摒退旁人的喂法自是不一样,慕岁含着一口甜汤,寻着慕堇初的嘴,口对口地喂下。
慕堇初抿了抿唇,终于睁开眼,欺上侄女的嘴搜刮着残余的甜味,直到那唇艳艳得红。
“赏。”
赏赐从养心殿到御膳房,皇帝爱喝甜汤的消息又传出去了。
“叔父,”慕岁无奈地看着他,“您又耍赖。”
慕堇初还担心侄女和自己待在一起时间太长而失去活力,如今看见她顾盼生姿的形容魅力放下心来。“总是让岁岁为朕操心。”
叔父眉间的疲累还在,慕岁心里不忍。“叔父是岁岁最重要的人,岁岁甘愿的。”

楼主 百部山奈  发布于 2019-06-12 08:48:00 +0800 CST  
晚膳过后是漫长的药浴。太医院院首杜明礼虽然脾气怪异但医术极佳,药浴确实能让慕堇初少些病痛。
慕堇初赤/身泡在黑色的汤药里,身边只有德一守着。他心疼小姑娘太累,让她先行洗漱去了。
他和慕岁之间没有世俗的隔阂,因着他早就破了界。
药浴的方子是改过的。第一个方子第一次用就出了大错。他没有子嗣不仅是性/冷/淡,他还不/举。第一个方子的壮阳作用没能让他振起雄风,却掀起了他的欲/火。借着那股气,他破/了岁岁的身,用手。
岁岁当时吓坏了,哭得直喘气。他原是要安慰她的,结果因为情绪波动太大,力竭抽搐晕过去了。 再醒来已是三天后,岁岁已经原谅他了,她担心他太内疚会出事。
所以他不会放慕岁从他身边离开,她的身心已经完全属于他了。
泡过澡,德一抱慕堇初上床。慕岁已经在床上等着他了。
慕堇初全身赤/裸,连尿/布也没包。是慕岁说的,白天裹着是为了出行方便,晚上睡觉便不用了,也好透透气。她说这话时,正在给他换尿巾子,他的皮肤被捂得微微发红。
没想到他躺进被窝后才发现,今晚慕岁也什么都没穿。他难得有大动作,八爪鱼一样扒着她,手抱得紧,腿也环着。
慕岁是念着他今日心情不好,才有如此情态,虽然害羞,但看他高兴便心满意足了。
两人其实什么也没做,慕堇初身体不好,也不敢做什么。他抱着慕岁蹭了两下,便压着她睡着了。

楼主 百部山奈  发布于 2019-06-12 08:52:00 +0800 CST  
第二天两人起床着实狼狈。慕堇初一晚没松手,慕岁也就没起夜给他收拾。结果就成现在这样,两人身上都是慕堇初的尿。
慕堇初登基后改了上朝的时间,非得日上三竿去才行,这下有了时间慢慢收拾。
皇帝一脸未睡醒的茫然,被德一抱去洗澡,同慕岁一起的鸳鸯浴。慕岁在浴池里扶着东倒西歪的男人,不想他倒进怀里的时候竟然叼上了她的茱/萸。当事人还全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寻着记忆吮/吸/舔/弄了一番。
德一在浴池边看着为主子开脱,“陛下二十三岁时有一场大病,进不了食物,太医就为陛下找了乳母。陛下断奶也比较晚,皇贵妃娘娘疼爱,乳母一直吃到十岁有余。”
慕岁红着脸,怕推开他会呛水,任由他动作。好在没两下就松了口,只是她皮娇肉嫩的已是有些破皮。
送走了去上朝的男人,慕岁才找着机会为自己上药,心里想着硬气些今天再不理他,放下药瓶又释怀了她心疼他多灾多病。

楼主 百部山奈  发布于 2019-06-12 08:57:00 +0800 CST  
下朝之后回了养心殿,慕岁在宫门口等着他。她与德一配合默契,帮他褪下繁琐的朝服,换上轻便的直衫。
他累极了,窝在她怀里不愿动,闭眼感受着她对自己的悉心照料:下摆被撩起,她的手放在裆部感受尿布的干湿;翻看袖口和领口,怕他被衣服磨伤;按摩头皮,冕冠确实沉。他觉得贴心,舒服地呻吟出了声。
“叔父的声音像只小奶猫。” 慕岁调笑道。
“岁岁大胆。” 慕堇初懒懒的模样一点威慑力也没有。
他嗅着女孩身上清新的香味,忽的开口:“岁岁十七,朕已四十。” 他的心境悲凉起来。他一生执念三件,一是活下去,二是天下,三是岁岁。
从出生起便被预言活不过三岁、十岁、二十岁,他如今已经不惑。一个病秧子,起兵造反手刃皇帝,他也做到了。而岁岁……
“岁岁,岁岁~” 慕堇初的呢喃声里带着哭腔,他的岁岁会一直陪着他,甚至死亡吗?
慕岁还没来得及安慰突然失态的情人,就见他身体一瞬僵直,接着猛地抽搐起来。
“宣杜明礼!” 慕岁大喊。她迅速把他衣领拉开方便透气,手拦在外侧怕他跌下榻。这些她已经做过很多次了,可仍未习惯,她心里极度不安。
慕堇初双眼翻白面部狰狞,头向后仰着在榻上乱蹭,嘴里冒着白沫,还发出阵阵尖叫,面色青紫。双臂收在胸前,手心向外翻,大腿夹在一起,小腿却八字撇开,脚板僵直,脚趾张开。
杜明礼还未到,慕堇初的大发作就结束了。他赶到时,慕岁正在为皇帝清理。
他两闸大开,尿巾子已被尿液与稀便浸透。慕堇初并未昏迷,这会儿神志不清,眼睛没有聚焦地四下张望。慕岁为他擦屁/股时,他又看着慕岁,也不知有没有认出她。他一身被脱了干净,赤条条地躺着,透着一股懵懂无知的气质。
待杜明礼诊断结束,慕岁抱着慕堇初安抚他有些躁动的情绪。他无意义地哼唧着,头在侄女身上乱蹭。过了一会儿,他便力竭睡着了。

楼主 百部山奈  发布于 2019-06-12 09:01:00 +0800 CST  
杜明礼同成安公主分析皇帝病情,这已是惯例,皇帝也是默许的。
“陛下病症起因有二,一是遗传,皇贵妃在世时曾回忆她幼时有此症状,但随着年龄增长病情减轻再没复发。二是药物,陛下常年服药且种类繁多,是药三分毒,药救了他的命也同样带来了隐患。陛下经由悉心照顾,病情并未减轻甚至无法稳定,臣猜想是因为神思不属,郁结于心,导致痫症发作频繁。”慕堇初虽然平时对诸事都打不起精神,但其实是个心思重的人。慕岁自然清楚,叔父白日觉多,也是因为晚上睡不好多有梦魇。
“可有什么法子解决?”
杜明礼双手交握在前,“想太多,不想就好了。”
慕岁瞪了他一样。
杜明礼为难地开口:“用药玉。药玉裹挟着药油送入陛下后/庭,药油宁心安神,药玉温和养人,是最稳妥的法子。”他斟酌着看了慕岁一眼,“只是陛下若接受不了,还望公主娘娘勉力劝说。”
慕岁贝齿轻咬下唇,下了决心。“杜大人去备东西吧,本宫自有安排。”

楼主 百部山奈  发布于 2019-06-12 15:56:00 +0800 CST  
慕堇初醒来时只觉得浑身酸痛无力,这感觉太熟悉了,他又犯病了。
“叔父。”是小侄女在唤他,她永远陪在他的身边。
“岁……哈……咕咕……”慕堇初喉咙肿痛,来不及下咽的口水含在嘴里,说话含糊不清。
慕岁轻轻地为他翻身,让他侧躺着。他的下巴无力合上,多余的涎水流出来被慕岁用棉帕接住。
“叔父睡了好长一觉,现下可有哪里不好?”
“疼,酸。”慕堇初伸出舌头舔了舔慕岁拈着帕子的手,她一定担心坏了。
慕岁俯身亲在叔父的嘴角,“一会儿我给您按按,按了就不疼也不酸了。”
杜明礼拎着药箱进来,跪着磕头请安:“参见陛下。”
慕堇初没理他,他最不待见的就是杜明礼。
慕岁没有立刻解围,想到她马上要说的话,杜明礼还是跪着比较好。
“叔父,杜大人研究了一个新法子,岁岁听着很靠谱。”她把药玉的药性和使用方法详细地解释给他听,慕堇初越听脸越沉。
慕堇初的身体孱弱,性//功/能等于没有,他在这方面又很要面子。他四十年里下//身出//精的次数屈指可数,这大大损伤了他男人的尊严。药玉的使用法子可以说和床//事“走后门”没有区别,男人觉得自己被羞//辱了。
“叔父,”慕岁红了眼眶,拉着他的手恳切劝他。“这个月才过半,您已经大发作抽晕了三回。那天扶着您走路,您失神栽在地上岁岁都扶不住。”
“这次真是把我吓坏了。我一点也帮不上您,我太没用了。”
见慕堇初神色缓和,慕岁说:“办法总要先试试,岁岁还想陪您再走很多个十年。”
慕堇初动容,“岁岁,抱抱朕。”叔侄俩抱在一起哭得好伤心。
杜明礼跪在地上,心里感叹还是慕岁有法子。

楼主 百部山奈  发布于 2019-06-12 15:57:00 +0800 CST  
正式行药时,慕堇初全身都在抗拒药玉。他侧躺着头枕在慕岁膝上,脸埋在侄女腿/间,肌肉酸痛的手颤巍巍地抓着她的手。
第一次用玉自然是由杜明礼来做。他看着皇帝露在开裆裤外的屁/股,白皙细腻的皮肤,由于缺少运动而松垮的皮肉,和那从未被进入的深褐色的小//洞,深刻地思考他今天犯上会不会被砍头。
杜明礼拿出温热的药油,食指和中指并拢挖了一大块在指尖,慢慢地由外至里至深地按摩着慕堇初的后//庭,他在润*滑和拓宽肠/道,肛/门触感窄紧,药玉直接进入怕是会损伤龙体。他是大夫,最懂得生理结构,几下按摩后,皇帝的穴//口就微张开,分泌出了肠液。杜明礼抬起皇帝的一条腿,使药玉进入得更方便。药玉玉璧并非光滑,而是雕刻龙凤,这样药油才能更多地进入皇帝体内。
玉势整根没入时,一直未有动静的慕堇初昂头挺直了腰背,嘴里发出一声甚是娇柔的叹息,可他面容悲切,眼角泛红。
慕岁心疼地抱着他,从额头向下亲到他的嘴。“叔父,岁岁陪着你。”
慕堇初自厌地躺在床上,慕岁跪坐在一旁小心守护。杜明礼立于床边,他要记录皇帝的用药变化。他不时查看皇帝的面色,请他伸出舌苔,还要掰开穴//口查看药油的吸收。中途还收到了皇帝的报复,他故意撒在他手上的尿。
慕岁被这两人闹得哭笑不得。
“岁岁,朕要便解。”慕堇初不耐烦身下鼓胀的感觉。
杜明礼听了,伸手在他腹部按了两下。“公主娘娘,皇上是骗你的。”
慕岁当然不会依他,柔声劝他耐心等待。慕堇初觉得心累,又因着药效最终睡了过去。
杜明礼翻看着记录,“是预期的效果。陛下嗜睡是还未适应,过段时间就好了。”
慕岁心终于放下,有作用就好。
“只是,药玉佩戴时间越长越好。除了陛下便解的时候,最好都不要拿下,每隔两个时辰换一次就可以了。之前陛下便解也有困难,药玉对此大有益处。”
“多谢杜大人,我会劝叔父的。”慕岁客气地送走杜明礼。

楼主 百部山奈  发布于 2019-06-12 16:00:00 +0800 CST  
请给我一些评论点赞好吗,朋友!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楼主 百部山奈  发布于 2019-06-12 16:01:00 +0800 CST  
慕堇初头几日还是药玉的适应期,罢了早朝,日日都倚在床踏上,用着这个借口,连每天的走路任务都躲掉了。
御前伺候的有个叫小和子的内侍,音色特别,他说话有着泉水叮咚的清新感。因着这个,他小小年纪就在慕堇初跟前露了脸。这几日一直在养心殿给他读奏折。
慕堇初手支棱着,撑着头,斜倚在榻上闭目养神。小和子跪在榻前,那里摆了张桌案,上面累着前朝送来的奏折。
小和子读了奏折给皇帝听,皇帝略思索便口述批语,再有同样伺候在养心殿里的秉笔太监在奏折上批红。
慕岁觉着室内人多了有些挤,悄悄退出去,搬了太师椅坐在殿外透气。今天是阴天,温度也怡人,她看着那些精心栽培的花丛发着呆。
太子慕霖这时候来了养心殿探病。内侍疾步进殿内通报,他却走向了慕岁。慕岁知道他来了,也不做理会,只是看着那些花儿。
慕霖握起她搭在扶手上的柔荑,轻轻摩挲。“成安,许久不见。”
呵,明明前几日见过。慕霖那时本应该领了皇命在沧州办事,却约了她在京中公主府密谈,她这个哥哥呀。“请哥哥安。” 慕岁懒得与他虚与委蛇。
那边内侍来请他进去面圣,慕霖丢下妹妹的手,就转身离去了。
养心殿里,小和子和秉笔太监已经退下,只有慕堇初和德一。
慕霖行至床前,跪下磕了三个头。“儿子领命前往沧州,事已办妥了。才到京郊驿站听闻父皇病重,儿心里担忧不已,只盼父皇圣体安康。”慕霖被册封为太子的时候就已经过继到了慕堇初膝下。
“你辛苦。朕身体还不错。”慕堇初对这个嗣子无甚感情,毕竟那年出事时慕霖已经大了。“你见过岁岁了?”
“回父皇,儿臣刚才还在殿外和成安说过话呢。成安养在父皇膝下是她的造化,看着比小时候开朗许多。”
“是,岁岁是不错。”慕堇初想到慕岁,才同慕霖有了个笑脸。“你回东宫好好休息吧,别累坏了,帮朕把岁岁叫进来。”
“儿臣遵旨。”慕霖毕恭毕敬地退出去,到了外面被冷风一吹才觉得透上了气。长袖掩盖下他的手一直紧握成拳,指甲在掌心留下深深的印记。想到那个玉面阎王,慕霖就恨得咬牙。
“慕岁,皇上唤你。”他撂下话就走了。

楼主 百部山奈  发布于 2019-06-12 20:05:00 +0800 CST  
慕岁冷眼看着慕霖的身影,理了理衣服,这才进了养心殿。
慕堇初平躺在床上,黑白夹杂的长发披散在身后,他今天穿着一身白锦嵌银丝芙蓉纹绣的直衫,腿叉开,那双不怎么走路的脚骨感苍白裸露在外。
“叔父,岁岁给您穿的袜子您又脱了。”慕堇初不喜欢穿袜子,慕岁才离开一会儿他就偷偷把他蹭掉了。
慕堇初轻蹙眉头。“岁岁,朕热。”
慕岁不理他的瞎话,把他的脚抬起来放在自己腿上,拿着袜子给他套上。他的脚在慕岁手里轻轻踢动,慕岁看他面上正经,指不定心里又在小气地哼哼唧唧。
“叔父叫我是有什么事吗?”慕岁问他。
“朕见了慕霖,他从沧州回来。”皇帝说,“朕还没去过沧州呢,好多地方都没去过,朕去过最远的地方是京畿军营。”
慕堇初身体不好,他父皇母妃留着他在宫里长大。他哥哥登基时,母妃追随父皇而去,他才搬进宫外的王府,他的身体不能支撑他长途出行,去封地的计划也搁浅。最后他杀了皇兄,又搬回了皇宫。他去京畿军营是为了调兵造反。
“岁岁,朕带你出去玩吧。”慕堇初想去很多地方,比如皇贵妃的故乡,海边,群山峻岭,他都想去。
慕岁看着神游在自己世界里的皇帝,不忍心戳穿他的梦。他的身子骨注定了他被囚于金笼的命运。
“这次的药方好,叔父的身体也一天天好转,咱们总有机会出去看看的。”慕岁的话成功地打击了他。
慕堇初思及自己破败的身体,心中郁闷。“岁岁抱。”
慕岁俯身去抱他,被他一个翻身压在身下。慕堇初狗啃一样的亲她的嘴,一定破皮了,慕岁心想。
慕堇初放弃了她的嘴,脸埋在她的颈间,长吁短叹地呻吟。德一探头进来看他们,见无事又缩了回去。
“叔父。”慕岁也无从安慰他,比起他的这会儿子伤心,他的远游大计慕岁才觉得不靠谱呢。
“叔父今天的奏折还没批完呢,咱们先处理政务。你要是觉着烦闷,岁岁扶您去御花园,兽园四处走走。”
“我哪也不去。”慕堇初扯开了侄女的衣襟,在她的锁骨上又是舔又是咬的,慕岁怕他动作太大滚下床,手在他背后扶着他。
忽的,他动作停了。慕岁偏头看,叔父眼睛半眯着失神发呆,嘴还没闭上,涎水淌了她一胸。
慕岁知道他又犯病了,轻柔地和他说话:“叔父不怕,我在呢,在呢。”她亲在他的脸颊上,柔软的嘴唇触碰他微凉的脸颊。
慕堇初恢复得快,他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只是含着岁岁的嘴唇,又是一个长吻。

楼主 百部山奈  发布于 2019-06-13 10:48:00 +0800 CST  
你们有什么想看的梗吗?可以告诉我诶。

楼主 百部山奈  发布于 2019-06-13 10:48:00 +0800 CST  
我今天去面试实习工作,不知道能不能通过。难_(:_」∠)_

楼主 百部山奈  发布于 2019-06-14 13:52:00 +0800 CST  
黄了,嘻嘻。

楼主 百部山奈  发布于 2019-06-14 18:07:00 +0800 CST  
做个头发开心一下。

楼主 百部山奈  发布于 2019-06-14 18:07:00 +0800 CST  
它说我有min感词汇,只能这么发了,不要删我贴啊。

楼主 百部山奈  发布于 2019-06-17 09:03:00 +0800 CST  

楼主:百部山奈

字数:11210

发表时间:2019-06-12 16:4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7-10 13:17:21 +0800 CST

评论数:38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